【你与我彼此无关】公司蔺夏星辰小说-你与我彼此无关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你与我彼此无关

作者:咸移仁

主角:关俨,叶荏苒

类型:霸道总裁

简介:公司蔺、夏星辰的小说《陷入你的深爱梦境》改编自《你与我彼此无关》(叶荏苒、关俨是原主角)在十七岁那年,夏星辰就许下了一个愿望,她长大之后一定要嫁给那个明媚的少年。上天对她无疑是眷顾的,有情人终成眷属,她嫁给了心心念念的男人。婚后夫妻二人恩爱有加,现如今她怀孕七个月,马上就要迎来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谁料,夏家被爆出丑闻,父亲住进医院,而主导这一切的人正是她的枕边人。直到此时她才知晓,原来恩爱是可以演出来的,她那位丈夫堪称最佳男演员……

书评专区

午睡星球:你是我无人可及的软弱,亦是我无人可触的逆鳞,是天上星,是掌中宝。

胖胖吐司:作者文笔太好了,人物塑造的很有特点,文风幽默又道出人生哲理,特别好!特别喜欢小说的文采,真的很好看!男女主以及她们的朋友都描写的很有趣,有些情绪也很真实, 是一部让人看了就会很开心的小说!

【你与我彼此无关】公司蔺夏星辰小说-你与我彼此无关免费阅读全文

《你与我彼此无关》免费阅读

第六章

看到希望,叶荏苒强撑着进食,下地走路,痛得大汗淋漓也咬牙坚持着,只为快点恢复。
休养了几天,就求着徐妈带自己去育儿室看孩子。
知道孩子的位置后,叶荏苒贪婪地盯着,恨不得下一秒就把孩子抱在怀里。
徐妈笑道:“是个小棉袄,还看不出长得像谁,但肯定是个美人胚子。”
如果可以选择,叶荏苒不想孩子像关俨,她要将那个男人从生命里剥离……
半个月后,叶荏苒收到柏远发来的微信:“荏苒,我查到了一些东西,速来四季酒店1601房。”
心里冒出一丝疑惑,但急于拿到证据的迫切很快占了上风。
柏远总不会害她。
叶荏苒走出医院,打了个的,前往酒店。
来到1601门口,正要敲门,就发现门是虚掩着的。
“柏远?”
叶荏苒推开门走进去,蓦地有人从身后用毛巾捂住她的口鼻……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荏苒悠悠转醒,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并且还在酒店房间。
捶了捶有点晕眩的头,坐起来顿时骇然!
被单下的身体不着片缕,身边还有个同样赤.裸的男人,柏远!
叶荏苒咬唇,他绕了一圈难道是为了……
下一刻,柏远也睁开眼,眼神迷茫,转头看到叶荏苒,瞳孔骤然一缩。
“荏苒?你怎么在这?”
他想起自己被人偷袭打晕,这显然是有人算计!
“快穿好衣服,离开再说!”
柏远掀开被单迅速捡起地上散落的衣裤。
叶荏苒也反应过来,点点头,正要穿衣,可是来不及了,门被推开,涌进来一堆人,拿着摄影器材直接开拍。
更甚者,还有个人用手机开始现场直播!
“接到热心群众举报,早前破产、涉嫌行贿的创荣集团董事长叶康国独女叶荏苒,在这间酒店跟别的男人偷情!刺激的是,她才生完孩子没几天,还在坐月子,居然这么耐不住寂寞!”“胡说!我没有!”叶荏苒紧紧捂住被单,尖叫道:“滚出去——!”
“不要拍!”柏远忙去阻止,抢夺,可是架不住人多。
摄像头都要怼到脸上,叶荏苒捂着脸,缩成一团,不停嘶吼尖叫,泪流满面,怎么会这样?
场面乱成一团。
过了一会儿,酒店工作人员和保安赶过来,制止了这场闹剧。
海岸嘉园。
关俨一手搂着江素洁,一手翻着膝盖上的书。
如果忽略他时不时的走神,画面看着倒是一派岁月静好。
江素洁乖巧依偎在关俨怀里,装模作样刷着手机,蓦地惊呼:“这不是荏苒和柏远吗?他们怎么、怎么能这样?”
“你说什么?”关俨蹙眉,叶荏苒和柏远,两个人名字一起出现,都让他心里莫名不舒服。
“没、没什么,是我看错了。”江素洁把手机按黑,攥在手里,神色慌乱。
这欲盖弥彰的模样,惹得关俨更加怀疑,半是哄劝半是强硬拿过手机。
江素洁眼底闪过窃笑,旋即小心翼翼开口:“阿俨,你不要生气,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关俨摁开手机,直接看到那个直播视频,脸霎时覆上寒霜,手用力地恨不得捏碎手机。
“叶家真是好家教,叶康国教出的好女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与我彼此无关》<<<<


第七章

拘留所。
短短几天,叶康国就由原本的意气风发变得憔悴颓丧,双鬓灰白,仿佛老了二十岁。
跟独女相比,集团的破产只是过眼烟云,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他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荏苒。
要是自己倒下去,她和刚出生的小外孙女可怎么办?
叶康国尽力撑着,“行贿”是关俨那兔崽子下的套,他清者自清。
就算被判坐牢,也要争取早点出去。
“又在想女儿呢?”一个看守的工作人员满脸鄙视,递过一个手机,“看看吧,你担心她,她可是在外面逍遥快活,啧啧。”
叶康国一愣,接过手机,看着看着,脸色涨红,很快又变得煞白。
视频里,女儿宛如疯婆子,那种无助崩溃能透过屏幕传出来。
底下评论更是不堪入目。
“叶康国就不是个好东西,女儿这样不稀奇,这就叫有其父必有其女。”
“她生的那个孩子有必要做亲子鉴定,是不是关总的还不一定呢!”
……
叶康国嘴唇开始发紫,呼吸越发急促,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抓拧。
他恨自己没用,不能帮到女儿,让她受这样的羞辱。
“我的女儿我了解,她不会做这种事!”叶康国目眦欲裂吼道:“这是假的,假的!我女儿清清白白——!”
话落,叶康国瞪着眼,朝后倒下。
周围人慌了,忙打开铁门,并拨打急救电话。
酒店那边,柏远强硬删除那些人拍的视频和照片,无奈直播却没法阻挡。
经过询问,得知他们都是收到同一个号码发出的短信。
柏远打过去,发现号码是空号。
柏远深吸一口气,安慰叶荏苒:“清者自清。”
其实这话很无力,她毕竟是女人。
叶荏苒双眼满是愤恨,颤声道:“是关俨,一定是他!他要跟我离婚,哺乳期离不了,他就设计这种丑事,让法院站他那边!”
柏远咬牙,一时无话可说。
他本来不信关俨会那么卑劣,但此刻并没有说服力。
“我会查清楚。”
叶荏苒失魂落魄走出酒店,一路都拿外套遮住大半张脸,狼狈不堪,低着头瑟瑟发抖。
遮得严严实实,还是有种被扒光的感觉。
关俨真的好狠,这是要逼死她吧!
她还有爸爸,还有女儿,所以绝对绝对不会认输!
叶荏苒打的回到医院,刚在门口下车,就看到对面驶来一辆救护车,警笛声十分刺耳。
这种场景在医院很常见才对,不知道为何,叶荏苒莫名心惊肉跳,眼睛直愣愣看着那车刹住,车门打开。
几个医护人员跳下来,合力抬下一个担架。
叶荏苒看清那上面躺着的人,骇然大叫道:“爸爸——!”
踉踉跄跄扑上去,叶康国面色已经是灰白色,毫无知觉,情况很糟糕。
“爸,不要离开我!你撑住啊!我不能没有爸爸的……”
进入手术室前,叶康国一直紧攥着的手机“哐”地掉到地上。
叶荏苒哭着捡起来,看到手机上的画面正是那个直播。
爸爸是看到这个才发病的!
她不停捶打自己的心口,撕心裂肺吼道:“关俨,你欺人太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与我彼此无关》<<<<


第八章

叶康国下葬的这日,天气阴沉。
叶家垮台,以前所有巴结的人现在都避之不及。
灵堂,叶荏苒双目无神地跪在地上,木然往火盆里丢着纸钱。
她觉得自己陷在了永远醒不过来的噩梦里。
那次病发,叶康国在ICU熬了几天,下了几次病危通知单,终究是没挺过去。
去世后还要被骂活该、报应,舆论沸沸扬扬。
叶荏苒抬眸,看着爸爸的遗像,黑白色的叶康国笑得好慈爱。
世界上最疼爱他的人,没了……
“哎哟,堂堂叶董事长的灵堂居然这么冷清,真是人走茶凉啊!”
幸灾乐祸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江素洁穿着一身艳丽的连身裙,与这暗白的灵堂格格不入。
她怀里抱着个小小的婴儿。
“江、素、洁!”叶荏苒涣散的目光凝住。
这女人莫名其妙失踪,回来就那么恶心的诬陷她爸。
这笔账叶荏苒自然要算,但不是现在。
“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我过来看看你有多惨。”江素洁踱步进来,俯视着叶荏苒,得意道:“我跟阿俨说,当初我被你爸强迫,受不了打击才离开的。就一句话,他直接把你弄得家破人亡!”
叶荏苒眼睛红得要滴血,握紧拳头起身,“为什么你要这么污蔑我爸?我们父女有哪里对不住你?”
江素洁嗤笑,“只因为你喜欢阿俨,叶康国就用钱打发我,给你让路。”
叶荏苒不可置信,“就这样?”
“当然不止这样!同样都是叶康国的女儿,你从小住豪宅享受最好的物质,而我跟着我妈在底层熬日子,这公平吗?”
叶荏苒骇然,江素洁什么意思?
江素洁清秀的面容浮出几许狰狞,“叶康国不肯认我,还把我们母女像打发乞丐一样赶出去,而你,像个小公主,高高在上无忧无虑看我们笑话!”
叶荏苒想起来了,爸爸曾经跟她忏悔过,妈妈去世后,他思念成狂,迷迷糊糊认错人,和当时的秘书发生了关系。
事后清醒过来,叶康国很后悔,给了秘书一大笔钱离开,再三叮嘱她吃事后药。
秘书答应得好好的,谁知几年后,她居然带着个小女孩上门认亲。
叶康国很生气,更怕叶荏苒伤心,坚决赶走了她们。
居然,江素洁就是当年那个小女孩……
叶荏苒咬牙,冷冷开口:“我爸的女儿就我一个,你是你妈妈算计得来的,我爸有什么错?”
她红着眼,几步上前,就要把江素洁拽过来给叶康国磕头赔罪。
“站住,我话还没说完。”江素洁拍了拍怀里的婴儿,被恨意扭曲的脸扬起一抹阴笑,“虽然你这个姐姐不认我,但我大度,不计较,我还好心带你女儿过来见她姥爷最后一面呢!”
说着,她手上一个用力,瘦弱的小婴儿倏地哭出来。
叶荏苒冲过去的身形一僵,惊恐瞪大眼,嘶吼道:“你是不是疯了!这孩子早产,还不能出保温箱!”
“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江素洁有恃无恐,相比叶荏苒的失态,她无比优雅,“我只知道,我有精神病,叶荏苒,你可不要刺激我。”
叶荏苒又气又急,颤声说道:“大人之间的事不要牵涉孩子,快把孩子送回医院……”
可怜的小婴儿声音细弱,不一会儿已经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安安,我的安安……”叶荏苒心如刀绞,不顾一切扑上去抢孩子。
刚把孩子抱到手里,她脸上就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接着整个人又被一双有力的手推开。
熟悉冰冷的暴怒声传来:“叶荏苒,你发什么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与我彼此无关》<<<<


第九章

叶荏苒踉跄着后退几步,站立不稳朝后倒去。
她万分小心护着怀里的安安,背部重重撞在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上,这股力道震到腹部还没完全愈合的刀口,好像又要再次撕裂,痛得她牙齿打颤。
关俨毫不在意,厌恶地移开眼神,看向江素洁的时候已经是截然相反的担忧和心疼。
“伤口有没有被碰到?痛不痛?”
江素洁满眼含泪,轻轻摇头,说不出的楚楚可怜。
“阿俨,我没事,我只是担心荏苒,想带孩子来看看她。”
关俨怜惜道:“你总是这么善良,但有的人,不配你的好心。”
叶荏苒不停深呼吸,等着疼痛缓过去,慢慢爬起来,倔强挺直腰背,懒得辩解。
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不问原因,直接给她一巴掌,连孩子都不顾的直接把她推倒在地。
忘了他也有没完全愈合的伤口。
苦涩地把嘴里血腥味吐下去,庆幸孩子没事。
“乖,安安别哭了,妈妈在这……”
安安,生下来就没有爸爸不要紧,妈妈会把全部的爱都给你。
也许是母女天性,安安渐渐停止嚎哭,只剩下小小的抽泣。
叶荏苒把眼泪硬生生逼回去,抱紧安安朝着门口跑去。
得赶快把安安送去医院。
这么脆弱的婴儿,这么瘦小,外面的世界细菌好多,好冷,好危险。
安安……
这是叶荏苒给女儿取的名字。
关俨滞了滞,看清擦身而过的女人,苍白脸颊上红肿的指印,心脏莫名涌起一丝沉钝的痛。
江素洁看到关俨因为叶荏苒失神的样子,心里恨得痒痒的,眼珠转了转,心生一计。
“荏苒,这是我的孩子,你把她带去哪儿?”
她倏地冲上去抢孩子,完全不克制力道,一拉扯,安安又开始大哭起来。
偏偏江素洁还哭得更大声:“安安不哭,你这样让妈妈好心疼!”
“滚开!”叶荏苒恨得发疯,恨不得一脚踢开她。
江素洁不撒手,“阿俨,这是我的孩子对不对?安安是我跟你的孩子!”
“叶荏苒,松手!”关俨抓住叶荏苒的手腕,施加压力。
素洁不能再生孩子,又这么喜欢安安,那就当作叶家给她的补偿好了。
安安哭得歇斯底里,脸色发紫,再拉扯下去就要出事,叶荏苒只得忍痛松开。
江素洁如获至宝,将安安抱住,“妈妈在这里哦,乖,不哭不哭……”
叶荏苒急道:“关俨,马上送安安回保温箱!”
“啊!不要!你别过来,我求求你别过来,你不能这样对我!”
江素洁突然开始尖叫,满目恐惧,像个无头苍蝇似的,抱着哭泣的安安在屋子里不停乱窜,似乎在躲避什么。
叶荏苒嘶吼道:“江素洁!你别装疯卖傻了!停下!”
“对,她就是疯了!”关俨一把抓住叶荏苒,不让她过去,怕她伤害江素洁,“现在你亲眼看到了,还觉得你爸无辜吗?”
烧纸钱的铜盆被江素洁踢翻,灰烬洒落一地。
叶荏苒要疯了,因为江素洁已经把安安当个玩具布偶一样夹着,腾出手抓起供桌上的水果、糕点、香烛,一股脑砸向叶康国的遗像。
叶荏苒拼命挣扎着,嘶喊道:“我爸没有做过!都是江素洁自导自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与我彼此无关》<<<<


第十章

下一秒,江素洁就拿起了骨灰罐。
“关俨你放开我,那是我爸的骨灰!”
“叶叔叔,你再也伤害不到我了!”江素洁朝着关俨笑道:“阿俨,叶康国再也伤害不到我了,是不是?”
“是的,叶康国死了。”关俨眼里溢出欣慰和希望,素洁知道叶康国死了,摈弃阴影,病情一定能有所好转。
叶荏苒害怕极了,拼命捶打着关俨,奈何他手臂如铁般没有丝毫松动。
“我答应离婚,我以后一定离你们远远的,求求你让我过去,那是我爸的骨灰啊!”
江素洁眼里闪过戾色,嘴角上扬,把骨灰罐狠狠砸向墙壁。
“哐当”几声,罐子四分五裂,里面灰白的尘埃四散开,在空中,在地面。
“爸爸——!”
叶荏苒终于获得自由,撕心裂肺扑过去,跪在地上将骨灰慌乱地聚拢。
眼泪止不住落下,啪嗒啪嗒掉在骨灰上。
江素洁像是解开了心里的一个结,笑得十分灿烂,包着哭得嘶哑的安安,朝着关俨轻巧翩然地跑过去。
“阿俨,我觉得,我的病都好了!”
关俨抚了抚江素洁泛着红晕的脸,柔和一笑,“那就好。”
竟是完全没有低头看过哭得凄厉的安安。
叶荏苒死死看着这一幕,心底那点残留的情意渐渐消散。
江素洁装疯卖傻,关俨也跟着入戏,疯而不自知,真可笑!
“关俨,是不是逼死我们一家三口,你才满意?”
一家三口,叶荏苒,安安,叶康国……
关俨被排除在外,明明该是这样,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莫名不舒服。
“这只是叶康国的报应,他活该。”
“活该,活该,我才是活该!”叶荏苒咧开嘴,笑得比哭还难看,拢着那堆骨灰哭得撕心裂肺。
爱上关俨是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
关俨蹙了蹙眉,将异样的情绪抛开,搂着江素洁离开。
叶荏苒眼泪都哭得干涸,将骨灰一点点收好,安放。
隔天,叶荏苒去医院看安安。
一路上,不少人认出了她,少不了指指点点,难听的话也毫不避讳传进她的耳里。
叶荏苒木然地像是傀儡,不去看不去听,满心满眼都是安安。
“咻”一个物体迎面砸过来,在叶荏苒额头上爆开。
她被砸得有点晕眩,一摸,手上满是黄黄的蛋液。
捣乱的陌生女孩猖狂地比了个中指。
叶荏苒木呆呆的,低着头继续赶路。
女孩吐了吐舌头,“该不会打傻了吧?”
快到医院时,手机响起。
响了很久,叶荏苒才如梦初醒般接通,就听到柏远带着喜色的声音传来:“荏苒,我找到江素洁设计我们的证据了!她的精神病根本就是装的!还有就是……”
叶荏苒吸了吸鼻子,要柏远马上来医院。
将证据丢到关俨脸上,让他看清他维护的是个什么货色,就能带走安安。
她多想跟关俨和江素洁同归于尽,但她还有安安。
要好好养大安安,就得离那对狗男女远远的。
此时此刻,叶荏苒还天真以为这会是自己的余生。
叶荏苒熟悉地找到育儿室,惊骇发现安安睡的那个保温箱空空如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与我彼此无关》<<<<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