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沉霜凤西岚小说_慕沉霜凤西岚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暴君逼我带球上位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月满星河

角色:慕沉霜,凤西岚

简介:《暴君逼我带球上位》(主人公是慕沉霜,凤西岚)是来自月满星河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她慕沉霜堂堂天界药王神,一遭被雷劈,穿成天昭国不受宠的太子妃,还莫名大了肚子。众人羞辱她不知廉耻,不守妇道,令皇家蒙羞,就在所有人以为她会被游街示众。谁知京中贵胄抢着喜当爹。某太子:“孩子是本宫的。”某将军:“我是孩子他爹。”某王爷:“我就是那奸夫。”众人傻眼。某男气急败坏,放下狠话,“谁敢再乱认我儿子,灭他九族。”

书评专区:

梦觉尚心寒:这本书像品茶,喜欢的人会非常喜欢,因为很多对话和侧面描写值得反复品味方能理解妙处,很多旁白反话和故意留白需要读者脑补获得爽点。不喜欢的会觉得是一口寡淡乃至于苦涩的水,半杯都喝不下去。非常极端的双向选择。

霁色冷光:作者的文笔很细腻!怎么说呢,就是整篇文章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像夏季的微风,冬日的暖阳,沁人心脾。
慕沉霜凤西岚小说_慕沉霜凤西岚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暴君逼我带球上位》免费阅读
第2章 太子妃,小心些

慕沉霜听到这声犹如寒霜风雪声线,神经一紧,为何会觉得熟悉?

凤西岚看到了来人,眼眸一拧,猛地松开手来,冷哼一声,“一个毒妇说的话不可信!”

慕沉霜得到松懈之后,脚步不稳,双腿发软的后退了几步。

突然。

一股力量克制又疏离覆在她腰肢上,稳住了她的身形,随即那只手悄无声息的移开。

她的耳边响起男人的声音,“太子妃,小心些。
”低醇却薄凉的声线。

慕沉霜怔愣几秒,侧眸抬首看去,入目的容颜让她整个人愣在原地。

一张绝世无双的年轻面庞,却银发飘扬,头上戴着紫金冠束发,耳髻垂落下的发丝,随着寒风盈盈而动。

而他的双眼之上带着一条蚕丝黑底金云纹的眼带,看不清他的双眼,神秘而又迷人。

不似凡人的气质,如似天神,容颜如玉,身姿清如流风回雪。

就算她再想镇定,但眼前这个男人实在是好看的用言语无法形容。

“君珩,太子妃这是看你看傻眼了,哈哈哈!”跟随在傅君珩一旁紫袍男人戏谑一声道。

慕沉霜一愣,回过神来,饶是见惯各色美男的她,但对这个男人竟然看走神了,实属尴尬。

根据脑海残留的记忆,没记错的话,眼前这个男人是西月国太子傅君珩,天昭国皇帝的亲外甥,一个集万千尊宠于一身的天之骄子。

凤西岚微沉眼眸,蹙眉盯着慕沉霜,“不知羞耻!”

一声戾喝打断慕沉霜的思绪。

只见紫袍男子走上前,轻拍在凤西岚肩膀上,戏笑一声道:“唉,皇兄这也不怪太子妃,谁看到君珩不会多看一眼呢?”

说话间,挑眉看向傅君珩。

傅君珩淡漠无波的神情,阔步朝着凉亭下走去,经过凤西岚身旁时,沉声道:“今日岚太子大婚,若真传出污妻宠妾的事,对岚太子声誉影响怕是不太好。

没有丝毫起伏的声音无形之中透着一股压力。

“是啊,皇兄,既然你的太子妃喊冤,那就再好好调查一番才是。

凤西岚剑眉紧蹙,敛眸收回视线,一甩袖,负手而立,道:“你们有所不知,这女人就是个蛇蝎毒妇,多次陷害玉儿,证据确凿,今日不过是让她长长记性。

“证据确凿?”慕沉霜冷声反问道,“这天寒地冻,路面湿滑,谁知道是不是她自己失足掉下,栽赃到我头上?”

凤西岚怒气更甚,“你的贴身侍女已经认罪,是你亲手将清儿推下,你还敢狡辩?”

慕沉霜秀眉微蹙,眼神异常的平静,即使狼狈不堪屹立寒风之中,却透着遗世而独立清冷气质,让人忍不住瞩目。

“我蛇蝎,我毒妇,但我慕沉霜从来不怕认错,没做的事情,我为何要担责?”

坦坦荡荡没有丝毫畏惧凤西岚的怒气。

“亲兄弟尚能反目成仇,更何况一个贴身侍女做出卖主求荣的事情,再正常不过!”

凤西岚攥紧拳头,怒斥道,“简直就是在狡辩!”

傅君珩审视看着慕沉霜,这女人和传闻中偏执疯子倒不一样,冷静的异常,三言两语就让凤西岚无法辩驳。

“皇兄,就让那丫鬟带上来,再审问一番,切勿真的冤枉了太子妃,”

凤西岚眼眸阴鸷盯着慕沉霜,“来人,把人给我带上来。

随后。

慕沉霜的贴身侍女被带过来,梨花战战兢兢的跪下行礼。

“梨花,把你看到的全部说出来,胆敢撒谎一个字,定不轻饶。

凤西岚冷喝的话,吓得梨花浑身发颤,低垂着脑袋,发颤的声音回答道,“回……回太子,太子妃在亭中赏雪散心,侧妃娘娘前来奉茶,太子妃和侧妃娘娘起了冲突,太子妃失手将侧妃娘娘推入湖中,求太子饶命,我家娘娘不是故意的。

梨花雨泪俱下的磕头求饶着,这还真是忠心护主的好奴才。

凤西岚接着厉声问道:“太子妃和清妃说了什么?”

“太子妃说……说太子是属于她一个人的,谁要抢,就是死。

最后一句话说的极为小声,不知是心虚还是害怕。

但曾经慕沉霜的确爱慕凤西岚到疯狂,凡是接近他的女人,都会被她严厉警告。

梨花这话一说出来,按照原主习性,的确没法怀疑。

“慕沉霜,你还有何狡辩?!”

慕沉霜冷笑一声,清冷的目光落在梨花身上,这卖主求荣的奴才,早就是萧清玉的人。

沉步朝着梨花走去,“梨花,你身为我的贴身侍女,难道你不知道我身患严重旧疾,吹不得寒风,一旦寒气入体,便会久病不起,我会不顾身体去亭中赏雪?”

梨花一怔,慕沉霜身患严重的旧疾,这她怎么不知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暴君逼我带球上位》<<<<


第3章 逼问

让她惊愕的不止于此,慕沉霜性子偏执癫狂,只要太子一质问,她只会发疯似的反驳,根本没人会相信她的话,怎么突然如此冷静。

心莫名一慌,双手攥紧,只能顺着慕沉霜的话回答下去。

“因为……太子妃您说就是让旧疾复发,然后病倒在床,然……然后博得太子同情,以此阻止太子的大婚,奴婢怎么劝您也没用。

此话一出。

慕沉霜突然笑了起来,笑的嘲讽,笑的悲凉,或许身体还残存的记忆,让她切肤感受到被背叛的滋味。

“慕沉霜,你发什么疯,你笑什么?”凤西岚呵斥道,及其厌恶的眼神看着她。

慕沉霜敛去笑意,眸光含冰,梨花似乎感到这凌厉如冰的视线,她不敢抬头,双手揪紧的更是厉害。

但凡观察入微一些,已经能发现她的不对劲。

慕沉霜没有回答凤西岚的话,缓缓抬手,雪花飘落在她手上,化作冰水,手掌一紧握,眼神如冰。

“那年亦如今日一样,我从奴隶营将你救出,待你如姐妹,让你远离饥寒交迫和杀戮,相处七年,最后你还是选择了卖主求荣。

梨花吓得浑身发颤,惶恐和不安刺激全身神经,“奴……奴婢说的只是事实。

“事实?梨花,我根本没患什么旧疾,何来旧疾复发?”

一瞬。

梨花如同被当头棒喝,猛然抬眸,颤抖双眸盯着眼前的女人,明明一样的容貌,但却又不像是她。

“太子妃您……您不能污蔑奴婢……。

慕沉霜不想听她狡辩,侧身看向凤西岚,“太子让人给我把脉检查便知,到底是我在说谎,还是梨花在说谎。

若能证明梨花此话有假,那足以让人怀疑她推萧清玉下湖的真实性。

凤西岚脸色阴沉至极,没等他开口,紫袍男子走上前,“不如就由本王为太子妃把脉看看。

慕沉霜凝眸看着男人,天昭国三王爷,凤寂,容颜俊朗,眉眼之间带着几分不羁的野性,一双黑眸看似无害无欲,清明如镜,隐隐却透着如深渊的杀戾。

凤西岚脸色及其难看。

凤寂为慕沉霜把脉,手一放上去,眉心不可查的拧了一下,不着痕迹舒展开,收回手来,侧身看向凤西岚道:“皇兄,太子妃身体的确有恙,倒也没有特别严重的旧疾,并不是吹不得寒风。

凤西岚阴沉至极的脸,很明显梨花在撒谎。

梨花背脊僵硬,已经吓得脸色惨白,浑身抖动的厉害,脑袋一片混乱,本能的只想求饶保命。

“太子殿下,奴婢……没有撒谎,侧妃娘娘怎么可能会不顾性命陷害太子妃。

忙伸手拽住慕沉霜双腿,“太子妃……你怎么可以污蔑奴婢,奴婢没有做对不起太子妃的事情啊!”说话的声音在发颤。

慕沉霜脑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灵光,竟然给她下套。

慕沉霜垂眸,眼眸冰冷,只见她缓缓弯身,伸手将梨花头戴的簪子摘了下来,“青玉簪,你一个小小的丫鬟能佩戴这种簪子,我记得没错的话,这可是萧清玉的陪嫁,你偷的?”

梨花睁大一双惊恐的眼眸,一眼对视上那双冷如冰刃的眼眸,吓得忙辩解,“奴婢没有偷,是侧妃娘娘……”

话刚到嘴边,梨花意识到不对劲,忙的顿住口。

“是侧妃娘娘什么?”慕沉霜逼问着。

梨花已经害怕的说不出话来,明明如此冷的天,她的额头却不断在冒冷汗。

到底是奴才,定性差。

“皇兄,看来这件事情你需要好好斟酌一番才是。
”凤寂依旧戏笑的语气说着。

如果这还看不出来有问题,那只能说明凤西岚脑子有问题。

凤西岚攥紧手掌,阴鸷的眼眸盯着慕沉霜。

慕沉霜知道他心底不爽,眼下的真相已经足够让他丢尽面子。

还真的印证了慕沉霜的那句话,听信谗言,这可是一个高位者最忌讳的,还是当着傅君珩,这个天昭国皇帝最宠爱的侄子面前。

若这事传到皇帝耳朵里,对他这个太子可没什么好处。

“来人,将这个贱婢杖毙!”凤西岚一声命令。

梨花全身瘫软在地上,正要开口求饶时。

“我的奴婢,我会亲自处罚,真正的始作俑者还望太子殿下一视同仁。
”慕沉霜平静无波的语调透着强势。

凤西岚皱眉,眼神带着怒意盯着慕沉霜,“你在教本宫做事?!”

“并不,毕竟我刚刚差点被太子殿下淹死,这天寒地冻的,我强撑站在这里证明我的清白,难道太子殿下不应该还我一个公正,陷害皇室太子妃可是重罪。

“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暴君逼我带球上位》<<<<


第4章 不惜一切保住胎儿

凤西岚眸光紧缩,拳头攥紧,若非老三还有君珩在这里,他岂会纵容这个女人,让她牵着鼻子走。

这时。

一个老嬷嬷急忙跑了过来,“太子殿下,不好了,清妃娘娘晕倒了。

凤西岚神情慌张,没再理会慕沉霜,甩手离开去了清落宫。

慕沉霜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眼露感伤,或许这是原主最后的绝望。

这样的男人根本不值得爱。

“太子妃不必难受,来日方长,可得打起精神。
”凤寂安慰道。

慕沉霜敛眸收回视线,看着凤寂,微微福身,“今日多谢三王爷……”视线看向移步走来的傅君珩,一眼足以惊艳岁月的男人,令这世间天地在他面前失了颜色。

若非这两个影响力大的人物在这里,凤西岚怕绝对不会这么算了。

“不必言谢,我们只是顺道路过而已,是不是君珩?”凤寂挑眉看着傅君珩。

傅君珩神情漠然没有丝毫情绪,完全没理会凤寂的戏笑,经过女人一旁时,顿住脚步,微微侧首,淡冷着声音道:“天气冷,太子妃还是回屋歇着。

说完,傅君珩大步离开。

慕沉霜微微福身,颔首道:“多谢君珩太子。

总觉得这男人认识原主,他们可不像顺便路过的。

“太子妃,早些回房,等会儿本王让人送几服药给太子妃驱寒。

凤寂的话拉回了慕沉霜思绪,眉眼一拧的疑惑,记忆中她和凤寂似乎没多少交集,但她也没拒绝。

“多谢三王爷的好意。

院落外。

“她的脉象如何?”傅君珩冷声问道。

“如你预测,她的确怀孕了,但看样子她并不知情,不过她体内有残留毒素,从脉象看中毒已久,不过应该有人为她治疗过,所以伤不及根本,但现在怀着胎儿,按照凤西岚这么折腾下去,估计想保住都难,若被凤西岚发现她怀孕,那慕沉霜便罪无可恕。

傅君珩抬眸,看向远处,神情淡漠,“那就尽快让他们和离,不惜一切保住胎儿。

话落。

阔步离开。

凤寂跟上前,唇角勾起,“不过刚刚看太子妃的表情,对凤西岚是依依不舍啊。

傅君珩冷沉的声音道:“本宫要的只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她喜欢谁与我何干。

“是是是,君珩太子无情无欲,怎么可能会喜欢女人呢。
”凤寂戏谑一笑说着。

傅君珩没再理会他,冷声吩咐:“派人监视好她。

“行!”

慕沉霜强撑回到玉曦宫,哪怕真身为神,但此刻她终究是凡胎肉体。

之前被陷害绑架萧清玉,身体挨的板子还没好,现在天寒地冻被溺冷水,全身湿透在冷风中吹了半小时,再踏进房门的一刻,再也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她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清晨,轻咳了几声,寒气入体,她怕是感染了风寒。

“太子妃,您醒了。

慕沉霜虚弱睁眼看着出现在眼前丫鬟,是原主另一个丫鬟,和梨花一样是她从奴隶营救出来的,但和梨花这个忘恩负人的人对比起来,玲珑很忠心她。

“什么时辰了?”

玲珑将慕沉霜扶起来,用枕头垫在她的后背上,回答道:“回太子妃,辰时。

说着,端起放在一旁凳子上的药,递到慕沉霜面前,道:“这是三王爷送来的药,太子妃您快喝了吧,待会儿就凉了。

慕沉霜垂眸,视线落在碗中,不知凤寂为何如此。

但现在她的确要养好身体,不然哪有力气收拾渣男贱女。

伸手接过药碗,放在唇边,咽下的第一口,慕沉霜瞳孔一震,动作一滞,这药……

“太子妃,怎么了?”玲珑疑惑问道。

慕沉霜没回答,端着药,扬首一饮而尽,咳嗽了几声,玲珑忙给她顺着背。

“梨花呢?”

话落,玲珑跪在地上,祈求道:“娘娘,梨花跪了一夜,如今病倒在床,她已经知道错了,她只是一时被迷惑了心智,求求您再给她一次机会。

慕沉霜缓缓闭眼,神情冷漠,她本不想救下这狼心狗肺的人,但说出那句话,也是感受这身体残留一丝感情,或许这是原主对她最后的宽恕。

睁眼,看着跪在地上的玲珑道:“给她些银子,让她离开,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娘娘……”玲珑大惊,一旦离开东宫,梨花便流离失所,生存都成问题。

“你不必再说,我没要了她的命,已经是最大的宽恕。

慕沉霜严厉的语气,让玲珑不敢多说一句,如今的太子妃好像真的变了一个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暴君逼我带球上位》<<<<


第5章 她果然怀孕了

玲珑离开后。

慕沉霜收回视线,视线下意识落在自己小腹上,抬起左手,手指覆在右手手腕之上,秀眉微蹙。

果然。

她怀孕了,根据脉象看大抵已经有一个月,不过不仅怀孕,这身体体内还残留毒素,至少存在有一年的时间,到底是谁下的毒?

拧眉盯着小腹的位置,思索着,这个孩子绝对不是凤西岚的。

这个时代红杏出墙怀上别人的孩子,那就是重罪,哪怕是皇室中人,一生怕也是彻底毁了。

凤寂替她把脉,肯定知晓,但他并未将此事说出来,还送来上品的安胎药。

他何故如此?

仔细回忆原主所带的记忆,发现一些端倪。

她穿越而来前几个小时,原主同父异母的妹妹慕雅致邀她共赏烟火,再之后的记忆已经回到东宫,所以烟火节那晚没有任何记忆。

所以是那一晚吗?

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

慕沉霜心中猜测着,这个孩子怎么来的,她还是需要确认。

只是眼下这个孩子,到底是留还是不留,慕沉霜心中泛起了嘀咕。

……

玲珑拿了银子交给了梨花,将太子妃的决定告诉她。

梨花不敢置信大喝起来,“玲珑你说什么,她要赶我走?!”

不,这不可能,她对身边人向来心软。

激动拉着玲珑的手,道:“你没有和太子妃说我已经在雪地跪了一夜,病倒在床了,她怎么可能不原谅我?”

玲珑表情沉重,她和梨花从小在奴隶营相依为命,共处这么多年,如同亲姐妹,哪怕梨花犯错,她一直包庇着,甚至和太子妃撒谎说梨花在雪地跪了一夜。

“梨花,我说过这是我最后一次包庇你,太子妃是我们再生父母,待我们如姐妹,你为了一己私欲竟陷害太子妃,你真的……罪不可恕。

玲珑甩开梨花的手,一转身,眼眸泛红,微微抬首,眼底是失望和悲痛。

梨花攥紧拳头,站起身,不甘的眼神盯着玲珑,“是,太子妃将我救了下来,但这么多年我做牛做马伺候她,当年在战场我替她挡下一箭,她的恩情我早已还清,我早不欠她。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玲珑你就是单纯,她若真的把我们当姐妹,难道不应该为我们终身大事考虑,她却一直让我们待在她身边当丫鬟,她就是自私。

玲珑睁大眼眸不敢置信盯着梨花,“梨花你到底在说什么?那你帮侧妃做事,你觉得她会为你寻得良缘?”

梨花咬着唇,侧身,眼底溢满的恨意,拳头紧握,想到萧清玉允诺的话,只要她当上东宫之主,便给她寻得京城达官显贵之子。

垂眸极力掩藏自己情绪,决定忍下来。

缓缓转身,双手握着玲珑的手,转而难受道:“对不起,只是想到太子妃不顾情分赶我走,我一时伤心过头,梨花你最后一次帮帮我,离开东宫,这天寒地冻,我能去哪里?”

梨花一求饶,玲珑的心跟着软了下来。

“我帮不了你,太子妃很坚决,或许最后一线希望就是你自己去求饶,不要再装模作样。

慕沉霜打坐在床上,试着运气驱寒,最终还是没成功。

原主本身拥有很强的内力,但三年前为了救凤西岚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内力尽失,这笔账她必定要百倍讨回来。

如今在这个吃人不吐骨的时代,她必须想办法恢复内力。

这时。

门外传来一声清柔的声音:“姐姐!”

紧接着门被推开,套着白狐裘的美丽女人款款走了进来。

容颜娇媚,眼神妩媚,难怪能勾得凤西岚神魂颠倒。

“姐姐,听说你昨日晕倒了,今日妹妹特意带了一些滋补品,这些都是殿下送给我的上等补品,价千金,可惜太多了,我一个人吃不完,所以特意拿来送一些给姐姐,还特意熬了鸡汤给你补补身子。

用着温柔的声音,说着最刺骨的话,彰显自己的得宠。

若是曾经的慕沉霜,估计已经发疯似的上前教训萧清玉,这正着了她的道。

萧清玉停住脚步站在床榻一侧,她身后跟着一名老嬷嬷托着托盘,侧身伸手端起托盘上的鸡汤,送到了慕沉霜面前。

“姐姐,趁热喝点。

慕沉霜轻掀抬眸,冰冷的眼神,让萧清玉一愣,这疯子怎么会有如此冷锐沉静的眼神。

“擅闯正妻房门,本宫现在可以将你拉出去杖三十大板。

眼神肃杀,声音冷如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暴君逼我带球上位》<<<<


第6章 渣男就该被火爆油炸

萧清玉脸色骤变,端着碗的手不禁一抖,心一瞬惊恐,她竟然被这个疯子唬住了。

跟随一旁的老嬷嬷到还来气了,“太子妃,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境地,没有丈夫的宠爱,你还以为你是东宫的女主人,也得亏我家娘娘对你好,老奴劝太子妃你别不知好歹。

刘嬷嬷一番话,让萧清玉脸色好转,殿下宠爱她,她才是这里的女主人,慕沉霜算什么东西。

刘嬷嬷话刚说完。

慕沉霜已经起身走到她面前,眼神冷厉。

刘嬷嬷吓得脸色一白,“你……”

啪!

刘嬷嬷被一巴掌扇倒在地上,慕沉霜一脚狠狠踩在刘嬷嬷胸口之上。

突如其来的一幕,吓的众人一惊。

“狗奴才,你也配在本宫面前大言不惭。
”视线瞟向一脸惊恐的萧清玉,嗤笑道:“依附一个狗男人就沾沾自喜,这么说你家主子没了男人就活不了是不是。

刘嬷嬷被踩的的快喘不过气,求救道:“娘娘……娘娘救我。

慕请玉回过神来,喝止道:“慕沉霜,你好大的胆子,你竟然敢羞辱殿下,你还不松开她。

慕沉霜冷笑一声,“好,还给你。

松开脚,一把拽起刘嬷嬷,用力推向萧清玉。

刘嬷嬷人本就壮硕,萧清玉这小身板直接被撞倒在地上。

哐当!

“啊!”疼痛的惨叫声。

见状,跟随的两名丫鬟忙的冲上前。

“娘娘!”

紧接着。

门口传来一声怒喝声,“慕沉霜,你做什么?!”

紧接着一道掠影从慕沉霜余光闪过,凤西岚已经蹲在萧清玉一旁,将她扶了起来,紧张不已的神情,“玉儿。

刘嬷嬷吓得跪在一侧。

萧清玉虚弱无力的模样顺势靠在男人的肩膀上。

“殿下,咳咳……”

凤西岚怒气翻腾,整个空间气压低的可怕,却小心翼翼扶着萧清玉坐在床榻上。

“玉儿你先歇会儿。

“殿下,你不要怪姐姐……”

“你别说话。

凤西岚转身的一刻,萧清玉眼眸一闪的阴鸷,还以为慕沉霜变聪明,还是一样的没脑子。

凤西岚双目赤红,刚抬手。

“凤西岚,你敢!”

慕沉霜一声呵斥,凌厉如冰的眼神盯着凤西岚,震慑的他动作一顿。

这女人……

“凤西岚你最好想清楚你这一巴掌落下的后果!”

“你……”

凤西岚满腔的愤怒竟被震慑住,脑袋一瞬的空白,手掌僵硬在半空,怒视盯着慕沉霜。

只听到她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话,“我乃靖边侯府嫡出大小姐,皇上亲封未央郡主,一个妾,不知礼数,胆敢对着本宫大呼小叫,本宫现在可以命人将她拉出去杖毙。

一句话直接吓得萧清玉惊坐起身。

凤西岚暴怒,“你敢!”

下一秒。

慕沉霜从怀中取出一枚鎏金镶嵌金牌,举起在凤西岚面前。

震慑的凤西岚脸色大变,丫鬟直接跪在地上。

“太子殿下你说我敢不敢?”慕沉霜轻声道。

凤西岚浑身僵硬站在原地,瞳孔睁大。

“太子殿下可认得这是什么?”

凤西岚攥紧拳头,胸腔起伏。

慕沉霜父母同为将门,她军营出生,三岁习武,八岁便上战场,十二岁破敌军,巾帼不让须眉,十四岁班师回朝,皇帝亲封未央郡主,赏金牌,可诛杀万恶者。

就是这样满身功勋,众人高瞻的将女也逃不过一个情字,凤西岚伤她至极,她却从来未用金牌威慑他。

甚至他的太子之位和慕沉霜有着莫大关系。

如今他过河拆桥,忘恩负义。

这样的渣男就该被火爆油炸,打入十八层地狱都不过。

“跪下!”

慕沉霜一声戾喝。

凤西岚满腔怒火,却只有跪下,萧清玉双腿发软跟着跪下,心中愤怒,这个贱人怎么敢如此对太子。

慕沉霜收回手来,冷笑一声道,“凤西岚你记住,不要把我对你的情分当做你可以肆无忌惮踩踏我底线的理由。

说着,缓缓移步走到萧清玉面前。

啪!

慕沉霜抬手狠扇一巴掌。

“啊!”

萧清玉惊痛一声。

“一个依附男人的侍妾而已,也配在本宫面前耀武扬威。

“慕沉霜,你够了。
”凤西岚怒喝一声,那眼神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一般。

慕沉霜嗤声一笑,回眸,“太子殿下紧张作甚,一巴掌打不死人。

“萧清玉,刘嬷嬷以下犯上,来人,拖出去,杖打三十大板。

慕沉霜一声命令,让满腔愤愤不甘的萧清玉彻底白了脸,惊恐的眼神,起身跑到凤西岚身后,颤抖双臂抓着他的手,双眸凝珠盯着凤西岚,“殿下,我没有,我只是来给姐姐送补品,我什么也没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暴君逼我带球上位》<<<<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