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装竹马,你是不是撩定我了?最新章节,傅铭晨 沈安念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戎装竹马,你是不是撩定我了?
分类:现言甜宠
作者:燕楚
角色:傅铭晨 沈安念
简介:「甜宠,治愈,救赎,腹黑消防队长VS软萌大学生。」一场大火男友抛下自己,她本就对生活不抱希望,等待大火吞噬。他一身戎装冲入火海。曾经的初恋,再见已是两年后,他依旧耀眼,而她成了阴晴不定的抑郁少女。他一心想拉她出阴霾,像光照进裂缝,可是她自认不配。
沈安念:“傅铭晨,我早已不是当初的沈安念,我们已经是过去时。”
傅队把人逼到角落,“沈安念,我枪拉满了膛,目标是你,这辈子要么同归于尽,要么琴瑟和鸣。”

书评专区


戎装竹马,你是不是撩定我了?最新章节,傅铭晨 沈安念全文免费阅读

《戎装竹马,你是不是撩定我了?》第5章 他知道了免费阅读


郑茹榕正在做心电图检查,暂时不用自己帮忙,傅铭晨问了前台心里诊疗室的位置,直奔二楼。

这会儿没人,康听荷正在记录着之前的患者信息,这是她的习惯,也是素养。

傅铭晨进来时,她刚好整理到沈安念。没有看见有人挂号,康听荷把书合上放到了一边,问傅铭晨:“你有什么问题?”

“您好!刚刚来的一个病人,叫沈安念,我想问问她的情况。”

“对不起,我不能透露患者的信息。”康听荷拒绝。

傅铭晨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证件题递给康听荷,“我是她男朋友,这是我的证件,上面都有信息,早上有点事,我没有陪她过来。”

康听荷接过,傅铭晨,溪然消防第二支队队长。证件上除了他个人相关信息外,还夹着一张沈安念的照片。

康听荷把证件还了回去,小姑娘太倔,要一个人扛,康听荷有些心疼,便把沈安念的情况如实告诉了傅铭晨:“重度抑郁,有自我伤害情况,你们家属要多陪,开导她,最好的方案就是住院治疗。”

傅铭晨听完,默默攥紧了拳头,眉头紧锁,说了:“谢谢”,心事重重地下了楼。

傅铭晨下来时,郑茹榕已经检查完了,正在等自己,看他脸色不太好,沉默了一会,还是问道:“儿子,刚刚那姑娘,是不是你手机屏幕上的那一个?”

傅铭晨嗯了一声,然后对郑茹榕说道:“妈,您可以自己回去嘛?”

“可以,去吧。”

自己的儿子,郑茹榕知道他想干什么,检查自己也没啥大事,比起这个,儿媳妇重要多了。

傅铭晨让郑茹榕注意安全,到家给自己打电话,说完,冲出医院去找沈安念。

沈安念刚准备上出租车,被傅铭晨拦住,沈安念要走,傅铭晨死死抵住车门,两人在车前拉扯,僵持。

司机没了耐心,不太友好的从车里探出头,“小姑娘,你到底走不走?耽误我做生意。”

“不好意思,她不走。”

傅铭晨从兜里掏出二十,递给司机,“耽误您了,见谅。”

伸手不打笑脸人,傅铭晨如此司机也不好说什么,接过钱,油门一踩,驶离了视线。

傅铭晨把人拉上了路旁的人行道,沈安念有些恼了,她甩开傅铭晨,“傅铭晨,你到底想干什么?”

“手里报告单给我。”

傅铭晨说着就要伸手去拿,沈安念一缩把手藏到了背后,傅铭晨没有拿到。

这一躲,袖口被拉起出来,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划痕跟着露了出来,有些还带着淡淡的血迹。

这次傅铭没给沈安念躲开的机会,精准的抓住了她满是伤痕的手,眼里带着怒意,“沈安念,你就这么折腾自己?生病了为什么不说?”

傅铭晨知道了。

沈安念脑子一下被抽空,他知道了,见到了自己最懦弱,不堪的一面,现在站在自己面前,问自己为什么。

谁都可以见到,谁知道都可以,为什么偏偏是傅铭晨,都分手了,他为什么要管和自己有关的事。

沈安念绷紧的最后一根弦断了。

“你想知道吗?给你!都给你!你看啊!看啊!”

沈安念哭着,喊着,把测试报告单甩到傅铭晨胸口,顾不上路人的眼光和驻足,发泄着积压了太久的委屈,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缩成一团,泪水低落地上,浸湿了一片。

沈安念喊的撕心裂肺,傅铭晨咯噔一下,立马蹲下,将人紧紧抱进怀里,慌乱道歉:“念念,念念,对不起,我的错,我不该凶你,我不问了,对不起。”

沈安念埋在傅铭晨胸口,小声啜泣,泪水已经浸透了他的衣服,傅铭晨轻轻拍着沈安念的背,安抚着。

阳光下,两个身影被拉长。路过的人,偶尔停下来观看,看见女孩在哭,男孩在安慰,大都以为年轻人吵架,看了一会就走开了。

过了一会儿,沈安念渐渐平复了情绪,停止了啜泣,暂时伏在傅铭晨胸口。

感受到怀里的啜泣小了,傅铭晨柔声问道:“咱们回去,好嘛?”

哭完,心里平静了许多,沈安念点了点头。

傅铭晨把人抱起,伸手抹去脸上的泪痕,牵起沈安念,拦了张出租车,坐上车朝师傅报了个地址,山水佳园。

沈安念一听不是学校的地址,急忙和司机说:“师傅,去溪然师大。”

“这……”两人一起上的车,说的地址不一样,司机一时有些为难,不知道该听谁的,好在傅铭晨再次开了口。

“师傅,麻烦您绕一段,先去山水佳园,然后转一截,回师大,我加您钱。”

“行!”司机也爽快。

想着傅铭晨应该要回家,沈安念也没有再说什么,乖乖坐着,看车窗外人来人往。

十分钟后,山水佳园到了,司机提醒下车。傅铭晨靠外,一侧来往车辆太多,没法开门,沈安念心只好下来让他。

傅铭晨把钱给了师傅,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司机笑了笑,之后傅铭晨从车里下来,顺手关上了车门。司机朝他点了点头,然后扬长而去。

沈安念还没有上车,看司机走了,这边都是富人区,很难打到车,她下意识想去追,却被傅铭拉住了。

沈安念一个踉跄,往后倒,跌进了傅铭晨怀中,傅铭晨稳稳接住,低声道:“这么喜欢被我抱?”

沈安念要被这个恶劣行径的男人气死了,猛的推开,愤恨地骂他:“傅铭晨!你到底想怎么样?”

对于沈安念的发火,傅铭晨不以为然,“上去吃了饭,送你回去”。傅铭晨说得很淡,仿佛只是在跟一个老朋友交谈。

说完也不管沈安念反应,转身往小区走,沈安念没有跟上,但他不担心,除非自己送她回去,不然沈安念绝对回不去。

晚上忘记充电,出门也没带充电宝,手机也没电,也没车。沈安念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可她也绝对不会跟傅铭晨回去,她打算走回去,大体路线记得,大概半个小时就能到学校。

正打算出小区,傅铭折了回来,拦住了她的去路,“吃完饭,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能回去。”沈安念拒绝。

“你是不是以为我好说话,最后一遍,吃了饭我送你,别逼我用强。”

傅铭晨说着拿出兜里的手,朝沈安念走近了点。沈安念见状,真怕傅铭晨做出什么出格举动,也不敢和他犟了,转身径直往小区走。

傅铭晨满意了,拾脚跟上。

到了公寓,傅铭晨开门,沈安念讷讷进门,傅铭晨从柜子里拿出拖鞋给她换,沈安念接过,可没有马上换上,傅铭晨出声道:“我妈偶尔会过来,给她准备的,洗过了。”

来都来了,再别扭就显得刻意了,沈安念弯腰,脱掉自己的鞋,换上了傅铭晨给自己的拖鞋。进了客厅。

“平时都在单位,周末偶尔回来,冰箱只有鸡蛋和面条,先凑合,你坐着等我一会。”

沈安念哦了一声,到沙发坐下。

傅铭晨已经系好了围裙,拿着食材去了厨房忙活。

沈安念打量着傅铭晨的公寓,房子面积很大,采光很好,装修很简单,但无不透露着有钱的气息,说实话,这房子,沈安念还挺喜欢。

这个想法一出来,沈安念都不免被自己吓了一跳,这是傅铭晨的房子,自己在想什么,她定了定神,忘掉刚刚的荒唐。


>>>点此阅读《戎装竹马,你是不是撩定我了?》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