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尔 洛飞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隙海狂潮:女友竟是机甲战士》最新章节

小说:隙海狂潮:女友竟是机甲战士
分类:都市脑洞
作者:别东南
角色:道尔 洛飞白
简介:洛飞白有三个愿望,期望能让母亲和弟弟过上幸福的生活,盼望能让道尔先生的事务所名扬世界,奢望能让暗恋已久的班花成为自己的女朋友。
一场诡异的委托,一次偶然的相遇,却让他从此走上了一条从未设想过的道路,崭新的大门在他面前敞开。
旧日的尘埃已经扫除,新的时代已然降临。
侦探少年以凡人之躯,踏上比肩神明之路。
当他手握深红大剑,眼中燃烧熊熊烈火之时,漫天神明也无法阻止他前进的脚步。
“心焱!拔剑!”

书评专区


道尔 洛飞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隙海狂潮:女友竟是机甲战士》最新章节

《隙海狂潮:女友竟是机甲战士》第5章 外来之人免费阅读


柯勒斯奇把话说完,道尔算是明白了,自己大概是被骗进来的,要是解决不了麻烦,恐怕想要离开也会很困难。

“道尔先生,我们进来的时候,可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雾气。”洛飞白仔细回忆道。

“的确没有,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所谓的雾气,应该是一种许进不许出的障眼法。”道尔沉吟道。

“如果我们现在出去,试图离开圣丹尼尔,应该就会遇到那种雾气了。”

“道尔先生,您可千万不能坐视不管啊,我从来不知道我们这镇子上居然隐藏着怪物,还有我儿子,那群人说我儿子也是怪物,这怎么可能?我儿子是我养大的,他是怪物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听到道尔说离开,柯勒斯奇顿时急了。

“也许你儿子是最近才变成怪物的,从出现那种诡异行为开始。”道尔认真地看着他。

“飞白,你怎么看?”

“先生,我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洛飞白抬起头,目光落在柯勒斯奇身上:“柯勒斯奇老爷,听您的描述,这一切的不对劲,似乎都是从那次您拜访神父开始的,对于那位教堂神父,你都了解什么?”

“神父……”柯勒斯奇微微皱眉。

“神父是个非常善良的人,他来圣丹尼尔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先前我们镇上的教堂,一直处于废弃的状态,直到他来了之后,自费修缮了教堂,我们才有了祈礼的地方。”

“神父他对镇上的人都很好,经常帮助那些穷困潦倒的落魄贵族,还常常收养孤儿,他同时也是位老师,给那些崽子们讲课的时候,镇上有不少人都会把自家孩子送过去旁听。”

听柯勒斯奇这意思,即使是自己儿子出事之后,他居然一直都没有任何怀疑那位神父的意思,可见那位神父的形象是何等深入人心,洛飞白和道尔对视一眼,算是了然。

“柯勒斯奇老爷,听起来这镇子晚上似乎不太安宁,不然今天休息一晚,明天您带我们去拜访一下那位神父可好?”

“你们怀疑神父?”柯勒斯奇皱眉,思索了片刻,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好吧,我明天带你们去教堂。”

就在这时,楼下突然传来了嘈杂的声音,三人愣了愣,洛飞白打开了门,从护栏上朝下望去,发现大厅内多出了好几个陌生的面孔。

“柯勒斯奇老爷,那些人是……”

“老爷,早上那些人又来了,说是非要在这里留宿,您看……”这时,那位神情有些腼腆的小女仆急匆匆走了上来,低声说道。

柯勒斯奇皱眉望去,看着那些披着兜帽戴着斗篷的陌生人,神情实在有些不喜,在他看来,这群陌生人,比那些外面的怪物还要危险。

“老爷……那些人好像有枪。”腼腆小女仆小声提醒道。

“啧,来者不善啊。”道尔砸吧着嘴。

柯勒斯奇的庄园内虽然有不少下仆,但是自从那次突围后,庄园里的仆人被吓跑了许多,面对有枪的陌生人,显然不是对手。

想到这里,柯勒斯奇叹了口气,苦恼道:“给他们找几间客房,晚上盯着他们,别让他们乱跑。”

“是,老爷。”

大厅内,女仆长露茜保持微笑的站在这几位不速之客的面前:“请诸位稍安勿躁,等待片刻。”

一个披着黑斗篷的魁梧大汉有些皱眉,扭头看向旁边的同伴:“老鹰,咱随便找个地方应付一下不行吗?非得住这里?”

眼神凌厉,面颊削瘦的中年男人低声道:“这座庄园地理位置最好,视野开阔,即使遇上麻烦,也能及时躲避。”

“再说了,来这里的命令又不是我下的,你要问,去问他啊。”

老鹰不着痕迹地瞥了眼身后那个戴着一张青铜恶魔面具的家伙,撇了撇嘴,真是能装模作样。

“行了,别废话,听从安排就好了。”另外一个看上去身材极好,犹如雌豹的女人眼神含煞,冷冷盯了两人一眼,看似随意地扫了那魔面身影一眼,眼底闪过一丝忌惮。

“几位,老爷已经同意让你们留宿在庄园里,但是希望几位晚上能够安分一些,不要到处乱跑,明早便请离开。”小女仆在露茜耳畔说了几句,女仆长便看着眼前的几人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老子都快饿死了,快准备点吃的端上来,钱少不了你们的。”那魁梧汉子揭下兜帽,大咧咧地坐在柔软的沙发上,随手捻起桌上一颗果子嚼了起来。

对于魁梧汉子的桀骜不驯,老鹰和那女子都有些不渝,但也没说什么,都坐在沙发上,显然是没将露茜等人的警惕和敌意放在眼里。

露茜神情不变,眼底微深,转头看着腼腆小女仆:“催催厨房,多准备点食物。”

“是。”小女仆本来就有点害怕,顿时如释重负地退去。

“道尔先生,要不我让人把给您准备的食物端上来,那些人看起来不好招惹。”柯勒斯奇见状,顿时皱眉道。

“不,不用,就跟他们坐一起吃饭就好。”道尔却拒绝了柯勒斯奇的好意。

洛飞白有些奇怪,却听道尔说道:“能在这个时候来到这座镇子的人,目的恐怕都不会太单纯。”

“如果能多了解一些情况,也未必是坏事。”

黑发少年脑海里突兀地想起了,那个穿着深紫色长裙的妩媚灰发女人。

那位女士,来圣丹尼尔,会是为了什么呢?

柯勒斯奇是一点都不想跟那群莫名其妙的人接触,他本来还想跟道尔多聊一会,既然道尔有其他的打算,他也没有阻拦。

大厅内长方形的餐桌前,那一行五人整整齐齐地坐在了一侧,毫无客人自觉地等候着女仆上菜上饭,看上去倒像是下馆子似的。

洛飞白和道尔走下来的时候,老鹰抬起头看了一眼,顿时眉头一皱。

“咦?这座庄园还有其他外来人吗?他们看上去可不像是贵族。”魁梧大汉直白地问道。

“鄙人阿瑟·道尔,今天刚来这里不久,这里的主人是鄙人的雇主。”道尔颇有礼貌地对几人施礼。

“道尔……你是北陆那个有名的私家侦探?”那名冷眸女子有些讶然道。

“区区薄名,让诸位见笑了。”道尔面色如常。

“呵,私家侦探,来送死的侦探而已,什么事都敢搅和,也不看看自己的斤两。”魁梧大汉嘲讽道。

“既然有人愿意相信鄙人,将委托交到鄙人手中,鄙人自没有什么害怕的理由。”道尔随意落座,坐在了那魔面斗篷人的对面,似笑非笑地看着魁梧大汉:“至于鄙人到底有多少斤两,鄙人自己也不太清楚。”

“哟,胆子挺肥啊,敢这么跟老子说话。”

魁梧大汉顿时咧开嘴,从兜里取出一柄漆黑的手枪,黝黑的枪口对准了道尔的脑袋:“有种就把你刚刚的话再重复一遍。”

大厅里的气氛顿时凝重起来,洛飞白暗自皱眉,他没有说话,此时的他要是出头,恐怕第一个死得就是他。

这群人明显不是一般人,一言不合就动枪,每个人身上都杀气凛然,手上肯定有人命。

道尔先生还算有名气,这些人动手还会思量一二,换做是他,估计崩了也就崩了。

“诸位,你们都是我柯勒斯奇庄园的客人,还请麻烦给主人家一份薄面,不要起了争执。”女仆长露茜眉头微皱,上前来沉声说道。

“你算什么东西,管得了老子?”魁梧大汉瞥了她一眼,丝毫放枪的意思都没有。

“暴熊,枪放下。”老鹰突然出声道。

魁梧大汉皱了皱眉,手腕依旧举着一动不动。

唰!

一道幽光陡然闪过,刺啦爆响,大汉突然惨叫一声,捂着手腕直吸冷气,站在桌前的女仆长下意识退后半步,看着眼前的刘海被整整齐齐地切下一缕,扭头看去,泛着寒光的金属铁片深深扎在大厅的炉壁内。

手枪掉在餐桌上,浓郁的鲜血瞬间染红了枪柄。

老鹰瞳孔骤缩,冷眸女人双手微握。

“下一次,就不是你的手腕,而是你的脑袋。”

沙哑而刺耳的嗓音响起,宛如金属摩擦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

洛飞白紧紧盯着那个戴着青铜恶魔面具的身影,那一瞬间,他看到了面具下,那双幽绿色的瞳孔微微亮起,宛若蛇瞳。

暴熊吸着凉气,松开手,看着手腕上那深可见骨的伤口,顿时离开餐桌,从衣兜里取出医用纱布,低着头一言不发地包扎起来。

女仆抖着手擦干了桌上的血迹,众人都没有再说话,露茜催促着上菜,当食物摆上桌时,没有人动作。

“吃饭。”

魔面人开口,将面前的火腿盘,轻轻端在了身旁那瘦小的斗篷人手下。

“谢谢魄叔。”

洛飞白敏锐的听觉,只听到了那瘦小斗篷人以极低的嗓音对魔面人说了一句话。

魔面人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洛飞白坐在道尔的身旁,也就是瘦小斗篷人的对面,在他落座的时候,感觉到魔面人的目光在他身上短暂的扫过,洛飞白低着头,整个人顿时一阵后背发凉,方才那嗜血的一幕,明显让他对这个诡异的魔面人有些忌惮。

余光看了看身侧,道尔先生倒是泰然自若,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吃得颇为起劲,看他吃得香,洛飞白也咽着口水,开始拿起刀叉。

不管了,死就死吧,死也要做个饱死鬼!

不过他吃归吃,却一直没有停止观察。

那名叫暴熊的魁梧大汉包扎完,坐回餐桌旁,这一次却乖乖的吃饭,不敢再有任何争执的意思,显然魔面人的威慑起了作用。

那冷眸女人吃得很快,看起来食量不小。

老鹰却只是简单地吃了两口,便从兜里取出手帕,擦了擦嘴。

而那戴着青铜魔面的家伙,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卸下面具吃饭的意思,只是默默注视着身旁的瘦小斗篷人吃东西,看见有什么够不着的食物,他就将盘子端到斗篷人的面前,桌上的人没一个敢发表意见。

等到用餐结束,众人纷纷离去,魔面人带着瘦小斗篷人前往客房,暴熊和老鹰也跟着去了,那个冷漠女人留在最后,被道尔出言留下。

“这位美丽的女士,能否冒昧地问一下,诸位来到圣丹尼尔所为何事?”

冷漠女人看了他一眼:“道尔先生,这听上去不像是你这种聪明人该问的问题。”

“有的时候,有好奇心是件好事,但有的时候,好奇心会让你送命。”

看着冷漠女人离去,道尔笑了笑,转头看向洛飞白:“走吧,我们上楼。”

“道尔先生……那群人……”洛飞白迟疑道。

“上去再说。”

回到柯勒斯奇为两人准备的客房,道尔坐在椅子上,长叹了一口气。

“这次的麻烦,看起来想要解决,似乎有些困难呢。”

“困难?”洛飞白挠了挠头:“这恐怕不太合适用困难来形容吧。”

“如果真是什么吃人的怪物,就咱们这身板,恐怕撑不太住啊。”

“这的确是个问题。”道尔捏着小胡子。

“所以这一次,我们应该想办法寻找一些外力,比如说……刚刚的那几个人。”

“道尔先生,这……”

道尔抬了抬手,打断了洛飞白的话。

“如果我没看错,除了坐在你我对面的两人之外,其他三个人,恐怕都是类似雇佣兵或者杀手的角色,手上都有人命,且不止一条。”

“那个暴熊举枪的时候,另外两个人虽然不满,但那明显司空见惯的神情,说明他们对此并不突兀。”

“还有,他们五个人落座的位置很有意思,那个明显威慑力很足的面具人,坐在了那三人和最后一人中间。”

“既不居中,也不居首,这明显不对劲,当然不排除他们根本不重视所谓顺序的可能性,但这可能性很小。”道尔伸出食指,眼镜下的目光闪过几分精芒。

“因为那三人很惧怕那个面具人,这一点从面具人动手后,那三人的反应可以看出,一般谨慎的杀手角色,对于细节非常看重,他们对顺序一定会在意。”

“但这个落座顺序,只说明了一件事。”

“而且,从面具人之后的举动可以看出。”

“最后那个瘦小的斗篷人,处于一个被面具人呵护,两者之间有很密切的关系,被面具人下意识的保护。”


>>>点此阅读《隙海狂潮:女友竟是机甲战士》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