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奴安 李夫人《将门贵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将门贵女
分类:宫斗宅斗
作者:忘岁
角色:姜奴安 李夫人
简介:十六年前,算命先生曾言:姜家嫡女贵不可言,但太过聪慧,不见得是好事。
十六年后,姜家倾覆,姜家嫡女步步为营,机关算尽,眼见报仇之时就在眼前,却被最信任的两人联手背叛,最终一杯毒酒含恨而终。
没想到,睁开眼时,又回到了流放逃难途中。为了回京复仇,她处心积虑,步步为营。这一次,她不会再重蹈覆辙。

书评专区


姜奴安 李夫人《将门贵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将门贵女》第5章 惨死免费阅读


“看到了吗?”,姜奴安压低了声音看向两个人。

李夫人和香儿看着那些人,吓得身子都在抖。

姜奴安生怕她们发出声响,给那男子使了个眼色,准备悄悄离开。

就在这时候,一阵疾驰的马蹄声传来,很快,一辆马车出现在了正阳道,看着要比李夫人这辆好许多。

“像是宋校尉家里的马车”,李夫人眼尖,看到那马车的模样,压低了声音说到。

宋校尉官职比李云骁高,所以她的夫人常常对她冷嘲热讽,便是这马车一事上,就被嘲讽了不知道多少次,所以她现下在夜色中也认得出来。

“别出声”,姜奴安将李夫人揽在怀里,轻轻捂住了她的嘴。

男子见状,给香儿使了个眼色,小丫头立刻将自己的嘴捂的紧紧的。

“哇!”,只听哇地一声,那站在路中间的孩子便哭了起来。

这条路很宽敞,便是加快速度绕过那孩子也是没问题的,偏偏那马车停了下来。

“你是哪家的孩子,怎么大晚上的在这里哭”,马车里面是个嬷嬷的声音。

“求求大人给我点吃的,求求大人了,我爹娘快要饿死了”,只见那孩子突然跪在地上,一个劲磕头。

姜奴安闻言,眼神闪了闪,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怕是要坏了,这孩子是在试探。

“嬷嬷,给他拿点吃的吧,可怜见的”,一个女子的声音从马车里面传出,不似李夫人那么温柔,但听着年岁也不大。

“坏了”,姜奴安身边的男子压低了声音说到,将香儿拉到身边,捂住了她的眼睛和嘴。

刚刚应该离开的,现在这情况,救人还是不救。

对上他的目光,姜奴安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刚刚多少人你也看到了,要是不想连你家夫人也搭进去,就尽管去。”

姜奴安的眼神还是刚刚那样,冰冷,没有温度,邢钊甚至怀疑眼前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姑娘。

不过他没来得及回答姜奴安的话,因为那边异变已经发生了,那嬷嬷拿着一块干饼子刚递给地上跪着的孩子,孟宪那些人就冲了出来,将他们团团围住。

车夫显然慌了神,手里的缰绳都扔了,跌坐在地上,惊恐地看着这些难民。

车里的夫人听到外面的声音,刚钻出来,就被人一把扯了下来。

“啊!救命!放开我!”

那妇人吓得花容失色,死命地挣扎,但哪里是这些大男人的对手。

“呦,长得不错啊,大哥”,那抓着宋夫人的难民什么时候见到这样贵气的女人,当下便忍不住了。

孟宪闻言,大笑一声,拖着宋夫人就上了马车,要做什么自然无需多言。

那车夫见状,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就要跑,被一个难民一锄头刨死了。

再看那嬷嬷,看到夫人被拖上马车,就要上去救人,却被一个难民一把拉了下来,推倒在地。

到底是有钱人家的嬷嬷,保养的还不错,所以也难逃毒手。

姜奴安死死地捂着李夫人的嘴,将她的头箍在怀里,不让她看到眼前的一幕。她还是个孕妇,不能受刺激。

李夫人窝在姜奴安的怀里,紧紧地抓着她的胳膊,强忍着没有哭出声。若不是姜奴安,现在遭遇这些的就是她了。

想到她肚子里还有云骁的孩子,她就一阵后怕。

眼前的宋夫人,虽然往日与她多有摩擦,但是她也不希望宋夫人遭遇这样的事情,可是她们几个人,根本做不了什么。

那孟宪从马车出来以后,还抱着一大堆的粮食和干粮,看了身旁那些眼巴巴的人一眼,大笑了一声,“去吧,抓紧时间。”

那些人一听,一窝蜂地钻进马车,马车里面传开宋夫人凄厉的惨叫。

等到他们都完事以后,又将那马牵着,迅速离开了此地。临走之前,孟宪拍着那孩童的脑袋,一个劲夸赞,“干得不错,小子。”

几人又在那巨石后面躲了一会儿,确保那些人走远以后,姜奴安才放开李夫人,看向了邢钊,“去吧,去看看人还活着吗?”

她刚刚一直禁锢着李夫人,动弹不得,现在腿已经麻了。不过不用看她也知道,马车里面是何情形。

上一世,遭遇这一切的还是怀胎五月的李夫人。

等到腿好些以后,姜奴安将哭得站不起来的李夫人交给了香儿,自己走向了宋家的马车。

到了跟前,看到邢钊面色铁青地站在那,拳头紧紧攥着,青筋暴起。

姜奴安蹲下身子,将宋家嬷嬷的衣物捡起来给她盖在了身上,然后掀开了马车帘子。

女子以一个诡异的姿势躺在马车里面,眼睛瞪得大大的,身上全是各种淤青和伤口,下身有一滩鲜红的血迹。

那血迹刺痛了姜奴安的眼睛,她的手猛然攥紧,闭上了眼睛。

宋夫人,也有孕在身。

等姜奴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底又是一片淡漠,好像眼前的一切都不存在一样。

邢钊看了她一眼,哑着嗓子开口,“看到这些,你是怎么做到这么淡然的?”

他想不明白,世间竟还有这么冷漠的人,还是个十几岁的姑娘。

“淡然吗?不是淡然,只是见过比这还凄惨的罢了,逝者已去,若是我们在这里掉几滴眼泪,她们便能活过来的话,我可以陪你嚎啕大哭一场。”

姜奴安的手在袖中,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握紧,指甲都将掌心抠破了,冒出了点点血珠。

上一世,点青的下场比宋夫人还要凄惨,她到现在都不敢回想。

除了点青,还有很多人,很多很多,她一路走来,真的见到了太多太多了。

“把她们葬了吧”,邢钊听了姜奴安的话,无力说到。

他在边疆呆了不知道多少年,见惯了战场的厮杀,见到无数战友英勇就义。

本以为这一切是为了家中亲人安好无虞,是为了大元百姓能够安居乐业,可是眼前这一幕,又算什么呢。

“你不怕李夫人遇上危险吗?”

姜奴安听了他这话,觉得好笑,活人都救不下来,死了又要给那份体面做什么,眼下可是乱世。

“把这块玉佩交给李云骁,若将来有机会,我会找他的,想必你明白,今天我到底帮了你们多大的忙”,姜奴安说着,将玉佩给了邢钊,他比李夫人更合适。

——

作者有话说:


>>>点此阅读《将门贵女》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