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本是道》林婉儿 吴玄机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医本是道
分类:玄幻
作者:需要多巴胺的熊
角色:林婉儿 吴玄机
简介:乞儿吴玄机遇到命中贵人星沙郡守张机后,学成医术。乱世之中,礼崩乐坏,吴玄机带着一身医术济世救人,在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修仙奇缘。自此走上救世医道的道路……
免责声明:书中涉及中药药方请勿擅自适用,书中药方均出自中医典籍,作者并非医生,并未使用过。请在医生的指导下用药。祝大家身体健康(•̀ᴗ•́)و

书评专区


《医本是道》林婉儿 吴玄机小说免费阅读

《医本是道》第5章 玄武祠堂免费阅读


白日里,众人忙碌非常,不觉间已到了未时时分。如今是冬季,天气寒冷,天黑的也快。未时时分便日头西斜,申时落日,酉时已是明月高挂。只因今日是上元节,张机放开宵禁,此时富人家家家户户亮起来大红灯笼,府中孩童在雪地中嬉戏打闹。

贫穷人家用不起那灯油,张机便让衙门和自己府上将自家的灯装裱起来,挂于长杆之上,立于城中街道两旁,灯笼之上附上灯谜,与让穷苦人家一同过节。猜对灯谜者都可到张机府上领一碗羊肉汤圆,但事实上,来了张机府上的百姓都能吃到这羊肉汤圆。这汤圆是张机特意吩咐厨下做的,只因冬季穷苦人家常被冻的生冻疮,这羊肉性温,味甘,归脾、肾二经,可升阳气,温四肢,吃了羊肉汤圆可防冻疮。

吴玄机六人都是孩子,自然也是贪玩的紧,众人在城西走着,不觉间来到一座新落成的道观。此时道观正在做上元节的祈福法事,这上元节在道门中乃是天官下凡赐福之日。众人在道观外伸头入内,一脸好奇地看着观内做法事的一众道士。只见那主持法会的经师正在念经:“志心皈命礼。玄都元阳,紫微宫中,部三十六曹,偕九千万众,考较大千世界之内,录籍十方国土之中,福被万灵,主众生善恶之籍,恩覃三界,致诸仙升降之私,除无妄之灾,解释宿殃,脱生死之趣,救拔幽苦,群生是赖,蠢动咸康,大悲大愿,大圣大慈,上元九炁赐福天官,曜灵元阳大帝紫微帝君,三宫九府应感天尊。”韵律节奏分明,中气十足,常人若是一口气念完怕是要背过气去。

一个时辰后,法会结束,一众道士收拾斋醮法器。一位白发白须,身形有些佝偻的老道从观内走出。只见此人头戴莲花冠,内穿白衫,外穿黑色道袍,背后绣着阴阳太极图。

老道见到猫在门后偷看的六人。笑着对六人道:“要进便进,躲在门后鬼鬼祟祟的做甚?我等是道人不是吃人妖怪,进来玩耍,莫怕。”

五人闻言拉着陆紫虚从门后走出,走进道观,好奇的打量着每一座宫殿。老道笑着对众人道:“你等是哪家孩子,这般晚了,爹娘该担心了,来拿些贡果去吃,早些回家去吧。”

除陆紫虚外,五人闻言,兴高采烈的来到供桌前,向老道伸手讨要贡果。主持见陆紫虚无动于衷,问道:“小女娃,不喜欢吃果子吗?”

见陆紫虚无动于衷,吴玄机道:“道长,她听不见。”吴玄机说完,用手语朝陆紫虚比划了几下。陆紫虚会意,伸出小手,在老道面前晃了晃,表示自己也要。老道会意,笑了笑,也给了陆紫虚一个果子。

老道问:“你等是谁家娃娃?”

年长的林婉儿回道:“我等是太守府上的药童杂役。”

老道有些惊讶的道:“哦?你等就是早间所传,太守大人收留的六个乞儿?”

众人连连点头。

老道和蔼地摸了摸陆紫虚的小脑袋,问道:“今日恰逢天官赐福,不如给上清天尊上柱香再走?有何心愿可说与天尊知道,说不得天尊明日就帮你等实现哩。”

一听这番话,张家三兄弟道:“好。”老道点燃九柱清香交到他等手中,一人三柱。然后在一旁教导三人:“行三拜九叩之礼。”三人依言行礼,齐声说道:“上清天尊在上,我兄弟三人蒙先生大恩,不曾报答,求天尊老爷赐先生长命百岁,官运亨通;星沙百姓,衣可蔽体,食可裹腹。”老道一听他等这么祈福祷告,笑着说道:“祷告当在心中默念,说出来便不灵了。”三人赶忙闭嘴,在心中忙又默念一遍。祈福完毕,站起身来。

老道看向其他三人,“你等呢。”陆紫虚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显然是不想拜,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殿中上清神像,眼睛中充满了疑惑。

林婉儿道:“我也上柱香吧。”老道闻言,点燃三柱清香递给林婉儿。林婉儿接过香,与张家三兄弟一样,拜倒祈福。完毕后将香插在香案上的香炉中。

就在林婉儿起身之时,一阵寒风刮过,吹向香炉,独将林婉儿所插清香吹断。

老道见状,心中大惊,忙道:“小女娃不可不敬神灵。”

林婉儿满脸茫然,说道:“我不曾不敬神灵呀。”

老道闻言,便不在说话,心中琢磨起这事来。

吴玄机走到老道面前,冲老道伸手要香。老道见状便不再琢磨刚才之事,为吴玄机点燃三柱清香,吴玄机没有跪下去,只是拿着香朝上清天尊拜了三拜,看了天尊片刻,就将香插在香炉中。

老道说道:“你这小娃娃心中不诚啊,不拜天尊,天尊可不帮你。”

吴玄机道:“道长,我不曾许愿。”

老道惊讶:“哦?这是为何?”

吴玄机道:“天道酬勤,许愿若是有用,这国也不会破,家也不会亡。道长不知,我自小便住在破庙之中,其中供奉的是道家仙人。我也不知祈求了多少回,若是拜神有用,我也不必衣不蔽体那么多年。我今日拜他,只因我敬他。若是上清天尊真的怜悯世人,为何天下会如此大乱?自己的路要自己走,不是天尊教我走。心存邪念,纵使是烧上九柱高香也不灵;心存善念善待世人,便是不拜,所求之事,天下百姓也会双手奉上。”

老道闻言连连点头,笑道:“好好好。心存邪僻,任尔烧香无点益。胸藏浩气,见神不拜有何妨。太守大人捡着宝了,你这娃娃日后定成大器。”

吴玄机恭谦地道:“道长过誉了。”

老道说道:“如今乱世,你等果子也吃了,祈福也祈福了,夜已深了,早些回去吧。”

林婉儿说道:“既然如此,道长我等就告辞了,多谢道长款待,果子很好吃。”

老道哈哈大笑道:“好吃便好,好吃便好。一路好走。”

除陆紫虚外,五人向老道道别:“道长我等这便回去了,上元吉祥。”

老道和蔼稽首告别:“福生无量天尊,小善人慢走。”

六人陆续走出道观,吴玄机五人头也没回,只有陆紫虚不时回头看看身后的道观,眼中有些疑惑,老道在道观门前注视众人。六人渐行渐远,片刻后,老道就看不见了六人。

老道喃喃自语:“怪哉怪哉,她究竟是何人?”

老道自语间,化为一道流光飞往北方天迹消失不见。

六人回到太守府已是晚间戌时,在府门前见到了扫雪的管家。

管家见六人许久未归便在府门前等着六人。

管家问道:“到何处撒野去了?”

林婉儿说道:“到城西新落成的道观上香去了。”

管家疑惑:“何时落成的新道观?我怎不知?前几日我才到城西为大人办事。那处除你等曾居住的破庙外,并无道观。这才几日时间,如何建成道观?”

五人一听管家这么说都愣住了,难道刚刚他等所见是在梦中?唯独陆紫虚蹲在一旁玩雪。

管家见众人见众人疑惑,也有些好奇地说道:“那道观在何处?带我去。”

吴玄机对林婉儿和张家三兄弟说道:“如今天色已晚,你一女子,就别去了吧。跟着紫虚回府休息吧。怀仁,你等三人明日还要早起上山,早些歇息吧。我与管家去便可。”

吴玄机又用手语对陆紫虚说道:“老师让我等带他去刚才我等所入道观。如今天色已晚,你先回府。”

陆紫虚乖巧点头,回府去了。林婉儿也知道这夜黑风高的,女子在外确实不安全,也不推辞,也跟着陆紫虚回府去了。

张怀义道:“玄机,你不懂武艺,我陪你去。老哥,老弟,明日我若是起不来,你等把我都份做了吧。”

张怀仁想了想:“确实,这深更半夜的,还需有个懂些拳脚的人陪你与管家前去,确实无需这么多人跟着去个道观。路上小心些,我等先回去了。”说完给管家告了声罪也回府去了。

管家自小就是张机书童,与张机所学相差无几,性格也是随和,也没计较。

吴玄机见几人都回去了,便对管家与张怀义说道:“我们走吧。”

管家、张怀义两人点头,三人上路……

那道观离张机府上不过五六里地,两盏茶的功夫就到了。

来到“道观”前,吴玄机与张怀义愣住了。

管家狐疑地道:“这便是你等所说的道观?”

张怀义对吴玄机道:“玄机,没走错?”

吴玄机,思索了一番道:“不会有错,我等来时,在大门之后猫着,你看。”说完指了指大门,今日晚间才下过小雪,雪还不曾消融,此时五大一小六个脚印尚在雪地之中,清晰可见。

吴玄机又说:“我等来时,道观内还在祈福禳灾,你看。”

又指了指门内散落了一地的法器。

张怀义和管家两人看见了门内散落的法器,法器之上还覆了一层白雪。

张怀义头皮发炸:“这,这,这。”

管家冷静地道:“进去看看。”说完率先走了进去

吴玄机点头跟上,反而来时自告奋勇的保护二人的张怀义畏缩在二人身后。

这哪里是什么道观,只是一个有一间院落的破败祠堂而已,祠堂中并无人影。

众人走到祠堂中,借着手中的灯笼微光,打量着这个祠堂。祠堂正中并未供奉上清神像,只是供奉了一个龟身蛇尾,背负太极八卦,浑身由黑石打造的怪龟而已。

管家见到这怪龟,疑惑道:“玄武?”

张怀礼、吴玄机,不知玄武是何物。

吴玄机问道:“管家这玄武为何物?是正是邪?”

管家说道:“玄武并无正邪之说,相传玄武为四圣兽之一,乃是北方圣兽。”

吴玄机问道:“为何会在此处?又为何要蛊惑我等?”

管家也很是茫然,一群乳臭未干的毛孩子而已,为何会被蛊惑。管家摇头说道:“每逢乱世,必有妖邪,是否是玄武蛊惑你等尚在两可之间,不可妄下断论。走,回去。此间之事,你等回去不可乱说。”

吴玄机、张怀义知道其中厉害,连连点头。这事可不得了,若是传出去,必生祸乱。

若是传出张机治下有妖邪出现,定有朝中大臣胡编乱造,张机鱼肉百姓,而生妖邪;若是传出去张机治下有祥瑞之象,这乱世之中定有人会传出张机乃有帝王之相,这若是让皇帝知道了,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点此阅读《医本是道》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