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惊喜:顾少轻点爱最新章节,霍念念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一夜惊喜:顾少轻点爱
分类:先婚后爱
作者:半夜饮酒
角色:霍念念
简介:二十岁的霍念念,突然得知自己罹患脑癌,只想死前放|纵一把的她,误打误撞的和帝国集团总裁顾廷深过了夜,从此,两人纠缠不断,而霍念念的人生也开始彻底反转……""...

书评专区


一夜惊喜:顾少轻点爱最新章节,霍念念全文免费阅读

《一夜惊喜:顾少轻点爱》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深夜,总统套房内。

霍念念躺在柔软的大床上,难受的想死。

她没想到酒精的威力这么猛。

“再问你一遍,这玉坠子哪儿来的?”男人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霍念念凤眸微睁,看向面前的男子,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这个男人也太帅了吧。

立体的五官,深邃的眼眸,禁欲似的冷峻面孔,她长这么大还从没在现实中见过这么帅的男人!

霍念念想着反正自己也快死了,不如就临死前体会一下男欢女爱的滋味,也不枉白活这二十年。

她坐起身,抱住了男人的腰,浅浅对男人笑着,“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你想知道我的玉坠子怎么来的?那你先当君子……”

男人脸上流露出明显的不耐烦,蹙着眉头把她推开。

霍念念却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带,用力一拽,两人一起倒在了床上。

霍念念主动环住了男人的脖子,吻住了男人的微凉的嘴唇。

带着对命运的不满,他热情地回应了她…….

一宿昏沉。。

醒后,坐起来看了看周围,一次性拖鞋,大大的白色双人床,是在酒店没错了。

她掀开被子看了自己一眼,一丝不挂……

霍念念捂住脸,深深叹了口气,哎,老天爷真是太“眷顾”她了。

半个月前霍念念被确诊为脑癌晚期,只剩下一个月的生命,她千里迢迢来S城,寻找不曾谋面的亲生父母。

她只想在死前再见他们一面,结果找了几天也没线索。

昨夜她心情糟透,走进那家酒吧买醉,却又被一个猥琐男灌醉了。

她嫌那家伙太丑,跌跌撞撞扑进了一个冷的像冰山一样的男人怀里,再后来就被男人带到了酒店……

至于后面的事情,霍念念全忘了。

所以那个男的到底长什么样子?还有那事儿到底是什么滋味,他们真的……发生了吗?

霍念念郁闷地叹了口气,忽然眼睛一瞥,看见了自己的挎包,怎么忘了这个了!

她一直随身携带着一枚微型摄像头,就安在挎包的包带上,目的是录下寻亲过程,也防止在此期间遇到各种意外。

毕竟寻亲这事儿有风险,而她的警惕心一向很强,凡事都会留有后手。

那摄像头连接着手机的app,只要她现在打开app,就能知道和她发生关系的男人长什么样子。

但霍念念晃了晃脑袋,算了,还是不看了,万一是丑八怪,看了怪糟心的……

霍念念走去浴室,打算洗个澡就离开。

她站在浴室镜前,看向镜中自己,顿时瞪大了眼睛。

脖子上的玉坠子不见了!

她心里一慌,立即冲回卧室,把床上床下整个翻了个遍。

没有找到。

霍念念彻底慌了神,那个坠子是她亲生父母留给她的唯一东西,绝对不能丢!

正在这时,手机响起,是一条短信。

“玉坠在我这,想要的话,来帝国集团。”

.......................

霍念念风风火火地离开酒店,打了辆出租车,开口就说:“帝国集团!”

她那架势,就好像要去跟人火拼。

出租车司机加大油门把霍念念送到地点,她急匆匆付了账,下了车,走进帝国集团明亮的公司的大楼里。

拿出手机,正要给那人发短信,一个穿西装的帅气男人来到她面前:“您好,请问是霍小姐吗?”

霍念念点点头,面对礼貌的男人,她反而发不出火了,只是冷声问了句:“我项链呢?”

帅气男人对她微微一笑,礼貌而恭敬地说:“霍小姐误会了,是顾总找您,我只是他的助理周明,你以后可以叫我小周,请跟我来吧。”

以后?

霍念念只想拿回自己的坠子,可没想有什么以后。

周助理带着霍念念来到电梯口,两人乘坐电梯到八楼,最终来到总裁办外。

他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男人声音:“进来。”

周助理帮霍念念打开了门,做出了一个请进的姿势,自己则留在了门外。

办公室门关上,霍念念站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看向大班桌后的男人。

他穿着有型的深蓝色手工西装,同色的马甲,干净的白衬衫,条纹领带。

这家伙看着有钱有地位,他想要什么玉石珠宝买不到呢?怎么就看上她的一条小玉坠了!

男人合上手里的一份文件,抬起鹰一样的眼睛,看向霍念念。

她盯着眼前冷峻的男人,高挺的鼻梁,冰冷的眸子,挺帅。

昨晚就是和这个男人做了那件事吗……

好吧,霍念念承认,发现他不是个丑八怪,她多少有点欣慰和满足。

紧接着,更多细节回到她的脑袋里,霍念念的脸上瞬间一片红一片白,窘迫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坠子哪儿来的?”男人手里拿着项链,单刀直入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有什么目的?”

“我只想知道,你怎么会有这么贵重的东西,莫非是偷来的?”男人轻蔑地睨着她。

这句话一下子刺痛了霍念念。

她最恨别人说自己是小偷!

“你别狗眼看人低,这项链我从小就戴在身上。”霍念念说着,腾腾两步走上前,就要从男人手里抢过来。

男人一把将坠子握在手心里,“在确定这不是你偷来的之前,不能给你。”

“你……”霍念念气得涨红了脸,但很快定了定神,说道,“你最好赶紧还给我,不然我就把昨晚的视频,曝光出去。像你这样身份的人,应该不想有这种绯闻吧?”

男人笑了笑,倒挺会讲条件。

他从名片夹里拿出一叠名片丢到她面前:“这是各大娱乐网站编辑的联系方式,你要是真有料,最好现在就曝。”

霍念念微微眯起眼睛,他竟然不怕?

看来,他是觉得,她手里没料可曝,就算有料也不敢发。

那他还真是想错了。

霍念念呵呵一笑,拿出手机,把他们一起到酒店的视频导了出来。

霍念念匆匆看了一眼视频内容,进门后,她就把挎包甩在了椅子上,正好对着床,录上了两人一起倒在床上的情形。

后面的内容,她没好意思看,也不想发出去自己的裸照,就截取了一段,编辑成邮件附件,又一口气写了四五个邮箱,这才把手机举到男人面前。

“还我坠子,我就删掉视频,否则现在就群发。”

男人饶有兴味地看着她,她竟然随身带着摄像头,难道也是像别的女人一样,想以艳照绯闻威胁他,然后嫁到顾家?

男人思量了一瞬,无所谓地撇了撇嘴:“随便你。”

反正不管她是什么目的,他都不怕这种低级绯闻。

霍念念被这个轻视的眼神给刺激到了,想来她一个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可怕的。

既然对方这么欺负人,就别怪她不客气了,发就发!

点击发送,发送成功!

然后她瞄了一眼顾廷深,竟然已经淡定地开始处理他手头工作了!

他真不担心?还是那几个邮箱是假的?

正在她疑惑不解的时候,顾廷深抬起头来,对她说:“你要是没别的事情,可以在这等一会儿,看看这种视频发出来,是你吃亏,还是我吃亏。”

霍念念当即坐在了他办公室的皮沙发上,反正她没拿回自己的坠子,也没打算走。

这样的爆料,简直就像是一石激起千层浪,短短五分钟时间,关于帝国集团总裁顾廷深和一神秘女子开房的视频像瘟疫一样,蔓延开来。

她悄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新闻,有点眩晕的感觉。

她看出顾廷深身份高贵,却没想到这么高贵。

帝国集团总裁,四大家族之一顾家大少,S城最神秘最尊贵的男人,首次曝光了绯闻女友。

助理小周来到办公室,问顾廷深要如何处理这绯闻。

顾廷深头都没抬,就说了句:“不用管。”

助理离开后,又过了几分钟,霍念念的手机也开始遭受轰炸。

各种恐吓和侮辱的电话,接踵而至。

原来,在短短几分钟内,顾廷深的追求者,已经人肉出了霍念念的全部信息,并对她发出了死亡威胁,如果不离开顾廷深,就等着去死吧!

然而再看顾廷深,他却一副悠哉淡定的模样看着她,好像发生的一切,根本和他无关……

直到这一刻,霍念念才意识到,这回她算是摊上事儿了。

别说找亲生爹妈了,现在的她,四面楚歌,恐怕活着离开S城都难。

但她看顾廷深那么淡定,猜测他既然敢让她发,就肯定有能力把新闻压下去。

万般无奈之下,霍念念只能暂时低头,她走到大班桌前,闷闷地说:“坠子我不要了,麻烦你把新闻撤销。”

顾廷深微微一笑道:“就算我撤了新闻,那些威胁你的人,照样会去找你算账,而且你的名声也彻底臭了。”

这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霍念念已经肠子都悔青了。

眼下,那些新闻稿,委婉点的,说她是“绯闻女友”,不委婉的,直接把她描述成了陪酒女郎。

而且她的照片还被大大的放了出来,这样一来,她可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亲生父母呢?!

“你肯定有办法平息绯闻,说吧,你到底要我做什么才肯出手?”

顾廷深放下手里的签字笔,盯着她说道:“不如我们做一场交易,你满足我的要求,我就还你清白,还保证你以后的安全。”

霍念念暗暗咬牙,这家伙果然还打着别的主意!

“你先说说,具体怎么个交易法?”

“你也看到了,平时喜欢我的女人太多,这给我带来很多困扰,所以我需要一个老婆当挡箭牌,我看你这个不怕死的样子,倒是很合适。如果你答应,我就把坠子还给你。怎样?”

霍念念觉得不怎么样,要知道,光是跟他传绯闻,就已经够她受得了,要是再嫁给他,那岂不是会被人直接送定时炸弹?

不过转念一想,他这么有钱有势的,应该能保证她的安全吧。

而且如果真的嫁给他,还有一个大大的好处……

霍念念挺直了腰板对顾廷深说:“我可以用生命给你当老婆,但你除了要还我坠子,还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说来听听。”顾廷深饶有兴味地看着她。

“我需要一笔钱。”

当初直接放弃治疗,直接来S城寻亲,无非是因为这种病,治愈率低,费用高,霍念念根本没钱治疗,只能在临死前,争分夺秒地寻找亲生父母。

如今她有机会嫁入豪门,这第一件事,当然是用他的钱,给自己治病,然后尽可能地延长生命,为自己寻找亲生父母争取更多时间。

霍念念怕顾廷深不答应,又立即补充道:“你放心,我要的不多,一百万就行,对你来说,只是毛毛雨而已,比起我给你带来的好处,可以说是物超所值!”

她就像个精明的商人,却忘了,卖的是她自己。

顾廷深没有考虑,直接说道:“的确划算,成交。”

说完,他当场开了一百万支票,连带那条坠子,一起放在她面前。

“什么时候能去领证?”

霍念念眼睛闪光,真没想到,一夜失身变成了一夜惊喜,她竟然如此轻松地得到了治疗费!

“随时可以!证件我都带着呢!”她来到S城的时候,就做好回不去的准备,所以自己的各种证件都随身带着了。

“那就现在吧。领完证,我会召开记者会,公布我们的关系,你也就可以正式上岗,替我挡桃花了。”

“没问题!”霍念念开开心心把坠子重新戴在脖子上,踏踏实实地放进衣服里,拍了拍,然后把百万的支票仔细放进了钱包。

不过,当霍念念坐进顾廷深的迈巴赫,想着自己要嫁给身边这个男人了,还是感觉不太真实。

这样就把自己嫁了?

虽然这男人挺帅挺有钱,可是这和她心目中的婚姻还是有很大区别,她可是要嫁给爱情的人。

可一想到自己那不到半年的寿命,还是别奢望爱情了,如果有幸能得到亲情,已经是万幸。

就这么到了民政局门口,霍念念的手机忽然响起来,是她的主治医生打来的电话。

“你等我一下,我先接个电话。”

她跟顾廷深说了一声,便走到一边接听了主治医生的电话。

五分钟后,她心情激动地挂断了通话。

只觉得人生就像过山车,简直太刺激了,一时间,又想笑,又想哭。

因为电话里,主治大夫十分愧疚地通知她,她的脑癌是被误诊了,因此给她带来了困扰,医院十分抱歉。

“你好了没有?”顾廷深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霍念念慢慢转过身,对他笑了笑,说道:“好了好了,你先进去等我,我渴了,去对面买瓶水。”

顾廷深不耐烦地瞪了她一眼,“那你快点。”

他转身走进了民政局办事大厅,霍念念的内心陷入挣扎。

玉坠子已经拿回来了,她不用再担心顾廷深以此威胁她,那摆在她面前的就只剩下一条路:逃跑。

婚,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结了,她可不想这么草率地对待自己的终身大事。

至于那绯闻,其实也不用担心了,等她重新回到小城市,没人会想到,她就是和帝国集团顾总发生关系的那个人。

而这笔钱肯定也是要不得的。

倒不是她多么正直善良,而是顾廷深一旦发现她逃走了,可以通知开户银行,协助堵截,这张支票在霍念念手里就等于废纸。

霍念念低着头,正要快步离开,结果慌里慌张的,直接跟一个男人撞在了一起。

“啊,不好意思……”她说着,就要绕开男人。

“念念?!你真的在S城!”男人惊讶道。

抬起头,霍念念看见两张让她作呕的面孔。

前男友何峰和她曾经的好闺蜜曹娜娜。

霍念念就喜欢过何峰一个男人,好了半年才发现,他和她的闺蜜曹娜娜,不知道什么时候搞到了一起,两人就在她眼皮子底下偷情,把她当成傻瓜,玩的那是一个刺激。

虽然已经过去一年了,但再看见这对狗男女,依然让霍念念浑身不适。

曹娜娜摆出一副特别惋惜的表情,假惺惺对霍念念说:“念念,我看新闻了,那个勾引顾家少爷的陪酒女郎就是你吧?啧啧,你说你这是何苦呢?就算我和何峰在一起让你伤心了,你也不能这么作践自己啊……”

“废话说完了吗?说完了,麻烦让开,好狗不挡路。”霍念念恶言道。

曹娜娜脸色一变,冷哼了一声:“谁活得像条狗还不一定呢。看在今天是我和何峰领证的好日子,就不跟你计较了。”

她故意强调了“领证”两个字,不过是想秀恩爱,给霍念念添堵。

就在霍念念咬着牙想打人的时候,一双大手,握住了她捏紧的拳头。

紧接着,顾廷深磁性而温柔的声音传来:“我在里面等你好一会儿了。”

说着,他看了一眼民政局方向。

看着身边高大挺拔的顾廷深,霍念念窘迫极了,刚才被奚落的一幕,一定被他看到了。

关键是,她正要逃婚,现在是跑呢?还是不跑呢?

同样震惊的,还有何峰和曹娜娜。

这真是帝国集团的顾廷深?!这霍念念竟然要嫁入豪门了?凭什么啊!曹娜娜在心里哀嚎。

而何峰看着顾廷深和霍念念十指紧扣的手,心里突然开始发酸,当初是他瞧不起霍念念,并抛弃了她,如今眼看她要嫁给帝国集团总裁,顿时有一种被打脸的感觉。

“把证件准备好了吗?”顾廷深笑着问。

霍念念看出来他在为她解围,便亲昵地搂住了他的胳膊,撒娇似的说:”当然准备好了。你都提醒好多遍啦。”

顾廷深揉了揉霍念念的头发,搂着她的肩膀,朝着民政局里走去。

经过何峰和曹娜娜身边时,霍念念就像个胜利者,还十分宽容地对他们笑了笑。

她知道自己跑不了了,这婚肯定是要结,那正好气一气那对狗男女!

结婚手续办的很顺利,两人走出民政局,霍念念整个人都是恍惚的。

她看着身边的男人,依然感觉不真实,以后就要跟这个人一起生活了吗?

何峰和曹娜娜也领了证,离开民政局的时候,原本应该开开心心的两个人,却吵了起来。

曹娜娜说:“你看见她嫁给别人,吃醋是不是?”

“你不要无理取闹。”何峰没好气说道,其实被曹娜娜说中了一半,他更难受的是,霍念念嫁的那个男人,实力比他强百倍。

曹娜娜又说:“你自从见了她,就一直心神不宁的,你对她还有感情,是不是!”

何峰不看她的眼睛,而是拉起她的手,好声好气地说:“我要是跟她还有感情,干嘛还和你结婚呢,不要胡思乱想了,再动了胎气。”

曹娜娜知道,每次何峰撒谎的时候,都不看她的眼睛。

而且自从何峰跟霍念念分手后,正式和曹娜娜开始交往,她就感觉到,何峰后悔了,他甚至晚上做梦还喊过霍念念的名字,要不是她怀孕了,没准儿何峰就回头去找那霍念念和好了。

一想到这,曹娜娜气得简直要炸。

那霍念念到底有什么好的,竟然让何峰念念不忘,甚至连顾廷深这样的男人都为她倾倒!

这口气,曹娜娜咽不下去,她决定狠狠反击,绝对不让那女人好过。

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半,霍念念揉着咕咕叫的肚子,对冰山一样冷漠的顾大少爷说:“记者会之前,我能吃点东西吗?万一我低血糖晕倒了,你多丢人。”

顾廷深上下扫了她一眼,冷着脸说道:“一会儿记者会上,别这么多话。”

霍念念嘴巴一瘪,连连点头,“饥饿使我话多,吃饱就不说了。”

顾廷深不耐烦地摇了摇头,但还是掉头朝着依兰餐厅驶去。

他原本是计划先带她去一家私人工作室,试穿下午记者会的衣服,然后再去吃饭的。

那是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也是霍念念长这么大进过的最贵最奢侈的饭店。

霍念念翻了一会儿菜单,试探着问了顾廷深两次,她真的能随便点么?

顾廷深点头应允,霍念念这才放开了点。

刚得知自己是被误诊,她就跟获得了第二次生命一样,再加上刚刚教训了渣男渣女,她的胃口就格外好,恨不得吃不了兜着走,打包带回老家去。

在顾廷深和服务员震惊的目光下,霍念念一人吃了三人份的餐。

和顾廷深这个优雅的绅士相比,她的吃相可以说是让人叹为观止。

“你看着挺瘦,没想到挺能吃啊。”

顾廷深放下刀叉,一边说,一边用餐巾沾了沾嘴角。

霍念念听出来顾廷深在揶揄她,但她并不在意,而是舔了舔嘴唇上的油,挥着手里的鸡翅膀,对他说:“我小时候老挨饿,就每顿饭都当成最后一顿吃,你这种高高在上的公子哥,肯定是理解不了的。”

顾廷深脸色一沉,霍念念微微一笑,岔开话题说道:“你请我吃了这么多好吃的,你放心,一会儿开记者会,我一句话也不说,保证乖乖当淑女。”

“最好如此。”顾廷深瞪了她一眼。

霍念念比了个ok的手势,就继续没心没肺地啃鸡翅了。

看着霍念念狼狈的吃相,顾廷深冷峻的嘴角,渐渐勾起一抹微笑。

从小到大,吃饭对他来说,就像父亲对他的礼仪考察,他根本无法好好享受美食,后来成了习惯,对食物就没有任何追求,只要能让他优雅地吃完,还能果腹,就是好饭。

如今看霍念念吃得这么开心,原本不怎么饿的他,竟然也有了食欲,第一次觉得吃饭也可以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记者招待会,定在当天下午两点钟,地点在帝国集团的会议室。

霍念念因为吃了顾廷深的好饭,之后都很乖,化妆师给她化了淡妆,服装师给她搭配了一身得体的小礼服。

这些她都不太习惯,但也都忍受着了。

她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窈窕淑女,心里有些欢喜,也有点惆怅,这哪还是她?

该不会以后都得装淑女了吧?

这么想着,她不自在地扯了扯绷的紧紧的裙子肩带。

顾廷深走进化妆室,两人的目光在镜子里交汇,看着镜中那白皙高挑的女孩,顾廷深的眸色深了一些。

霍念念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脖子,“是不是很奇怪?我没怎么穿过裙子……”

顾廷深愣了片刻,才冷淡地说了句:“勉强能看。”

其实她底子很好,五官秀气,身材偏瘦,但也十分匀称。

而最致命的,是她那双淡漠的眸子,静下来的时候,仿佛要把世间一切繁华,都如粪土一般踩在脚下。

那种与生俱来的优雅气质,倒比顾廷深见过的所有名媛都更高贵。

很难想象,这个带着市井气息的女孩,身上竟会有这种气质。

他想到了那枚白玉坠子,如果那坠子真的是她的,那她的身份当然不同寻常,想到这,顾廷深蹙起了眉头。

“我不太习惯穿高跟鞋,你待会儿能不能扶着我点?这也太高了!而且好夹脚啊……”霍念念一边像踩高跷一样走到顾廷深面前,一边抱怨地说着。

他瞥了一眼她的鞋子,淡淡说道:“你要是保证不崴脚,我明天还请你去吃那家餐厅。”

霍念念的脚痛好像瞬间消失了,拍着胸脯说:“绝对没问题!”

顾廷深和霍念念手挽手走进了会议室,记者们早已经举着长枪短炮,在此等候了。

闪光灯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快门声,让霍念念一下子紧张起来,顾廷深握了握她的手,对她难得地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

霍念念的心扑通扑通地猛跳了两下,这家伙笑起来还挺诱人的嘛,难怪那么多女人喜欢他。

她这一分神,倒也不那么紧张了,小声对他说:“你笑起来挺像好人的,应该多笑笑。”

顾廷深瞪向她,虽然脸上挂着笑,眼里却是杀气腾腾的。

霍念念瞬间吓住,不敢再调戏他。

之后,顾廷深简短地公布了婚讯,并要求各大媒体撤回他和爱妻的暧昧照,否则将以侵犯肖像权追究法律责任。

霍念念全程只负责微笑,点头,虽然有点无聊,但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关注,也是有点新鲜,感觉自己一下子成了明星呢。

记者会到了提问环节。

一位女记者向霍念念提问:“既然霍小姐和顾先生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为什么还要去酒店过夜呢?”

顾廷深皱起了眉头,正想替霍念念回答,却看到她娇羞地低下头,看了一眼顾廷深,脸红地说:“偶尔也会想换个环境,感觉还挺新鲜的呢。”

一时间,会场里响起了暧昧的笑声。

顾廷深这位小妻子娇羞却坦然的样子,着实有点招人喜欢。

顾廷深嘴角微微扬起,这个回答,他也很满意。

紧接着,又有记者提出了刁钻的问题:“你们是不是为了平息舆论风波,才领了结婚证呢?不然为什么之前一点好消息都没有?”

这个问题,顾廷深回答了。

“我女朋友喜欢低调,我也不希望大家过多关注我的私人生活,所以一直没有公开。这次被别有用心的人拍到了视频,让念念无端承受了诸多诽谤,所以才想要立即领证,并公开关系。事实上,如果没有此次事件,我和念念也会在今年举行婚礼。”

说完,他还深深看向霍念念,温柔一笑。

霍念念后背直冒冷汗,她心知肚明,那个别有用心的家伙,可不就是她自己么,不过顾廷深没有追究她带着摄像头的事儿,倒是让她暂时松一口气。

“霍小姐气质这么出众,一看就是秀外慧中的高材生,请问霍小姐是毕业于什么大学呢?”一个男记者的声音响起。

霍念念脸色瞬间苍白,不由捏紧了手指。

顾廷深看向她,注意到她绞手指的小动作,还有额头上因紧张冒出的细汗。

他已经调查过她的背景,知道她根本没上过大学,也没有正当行业,他倒是可以帮她解围,但更想看看她能否自己化解,如果这样的问题都应付不了,以后顾少奶奶这条路会走起来更难。

而且,更重要的是,那个白玉坠子能带给她的身份,她才能守得住。

一屋子人等着霍念念的回答。

她低下头,抿了下唇,真诚地说:“我并没有念过大学,小时候因为身体不好,学业断断续续的,后来索性就没有再去学校,而是奶奶为我编写教材,教我读书识字。”

霍念念知道一个最基本的撒谎原理,先承认,然后半虚半实地编,永远比一口否认能让人信服。

没读过大学是真,身体不好是假,学业断断续续是真,奶奶编写教材是假。

“看来霍小姐有位伟大的奶奶啊,那霍小姐是从事哪一行业呢?”对方追问道。

霍念念抬起眼眸,露出谦逊的微笑:“我画画的。”

记者们夸张地发出“哇”的感叹声,恭维的话语,连带着其它问题也抛了出来,霍小姐画什么类型的画呀,能不能给大家欣赏一下佳作啊。

顾廷深笑着看向霍念念,小声说了句:“吹牛吹爆了,我可不救你。”

霍念念瞪了他一眼,“我就是个画画的。”

只不过,她是在别人家门前画画,有时候画叉号,有时候画星星,有时候画对勾。

画了叉号的,意味着这一家人不是偷窃目标,而星星意味着是目标对象,至于对勾,则代表已经进入过。

顾廷深眯了眯眼睛,担心她真兜不住底,就看向周助理,示意他可以宣布提问结束了。

正当他们起身要离开时,一道尖锐的女声从角落里发出来:“霍念念小姐,关于你曾因偷盗进过监狱的事情,是否属实呢?”

霍念念蓦地抬头,看向发问的人,正是曹娜娜。

难怪从刚才开始,她就觉得好像有一个熟悉的面孔在会场里,果然是曹娜娜混进来了。

会场里的记者,全都像看见了肥肉的狼,眼睛闪闪发光,全都紧跟着曹娜娜向霍念念发问,真的有过偷盗前科吗?

霍念念浑身冰冷地站在原地,无数闪光灯打在她姣好却苍白的脸上,让她恨不得掀桌子砸向那些刻薄的记者。

助理小周大声质问反问曹娜娜:“这位小姐,能否出示你的记者证?我们将对你的恶意诽谤追究责任!”

曹娜娜当然没有记者证,至于追究责任这种吓唬人的话,对于那些红了眼想挖爆料的记者来说,也根本不起作用。

他们只关心帝国集团总裁夫人是不是有偷盗前科,顾家少奶奶是不是当过少年犯!

顾廷深眼看她撑不住了,正想拉着她的手离开。

霍念念却挣脱了他,淡淡看了顾廷深一眼,然后以一种傲慢和不屑的眼神,扫向那一个个恨不得吃了她的记者。

“我十四岁那年,家里遭遇变故,奶奶病重,没钱治疗,我只好去偷了一位富商的钱,及时救了我奶奶。这件事我的确做错了,也为此付出了代价,但并不后悔,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依然会偷那位富商的钱,来救治我的奶奶。我能回答的就这些。”

说完,她高傲转身,离开了会场。

如此坦然地承认自己的过往,怎么能让人不动容呢?

这就是个现实版的丑小鸭变白天鹅的故事啊。

神秘的帝国集团总裁夫人,虽然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却拥有过人的才华,和超强的意志力,她坚持不懈地追求艺术,年纪轻轻已经是一位画家。

而她不但才华过人,还是一个勇敢又孝顺的女孩子,她坦然面对不堪的过往,既有担当,又内心坦荡,真是个高贵的灵魂。

总之,对于想要讨好帝国集团的媒体,这样的材料已经够他们把马屁拍出彩虹色了。

顾廷深的保镖则已经趁机把曹娜娜带走了,以免她继续“语出惊人”。

回到休息室后,霍念念抬脚就把难受的高跟鞋甩掉了,瞪向顾廷深,“我的确有过前科,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离婚?”

说着,她还从包里拿出了那张百万支票,当着顾廷深的面撕碎了。

“又不需要这笔钱了?”

“对。之前我被误诊为脑癌,没钱治疗,所以才向你借,现在我很健康,当然就不需要你的钱了。”

她以前是很穷,也偷过东西,但她有自尊,不想被当成贪得无厌的人。

“所以那玉坠子,是你偷的吗?”

霍念念一下子就笑了,现在她算是体会到,上流社会里的傲慢与偏见了。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她眼睛有点红,愤恨道,“反正你已经认定我是小偷,我说什么还有区别吗?”

顾廷深走到她面前,凝视着她的眼睛,说道:“如果是你偷的,我会没收赃物,物归原主。如果不是你偷的,我会调查清楚,你怎么会戴着我恩师最珍视的东西。但不管玉坠子是不是偷来的,你现在都是我的合法妻子,这一点不会改变。”

霍念念一听到“物归原主”和“我恩师最珍视的东西”,顿时瞪大了眼睛。

“你刚说什么,坠子是你恩师的?你恩师在哪?是男是女?我能见见你恩师吗?”霍念念着急地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顾廷深却冷冰冰地说了句,“那就看你表现了。”

霍念念一下子没了刚才的脾气,拉着顾廷深,哀求道,“那你告诉我,希望我怎么做?”

要知道,那可有可能是她的亲生父亲或母亲啊!

虽然她的脑癌是误诊,但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却没有打消。

她想知道自己的身体里流着谁的血,想知道她是不是父母爱情的结晶,想知道他们为什么把她生下来,又把她无情地抛弃。

按她的年龄来算,只要没有意外,她的父母肯定还健在。

她不想等到父母都过世,再开始寻根。到了那时候,她就彻底无法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了。

顾廷深看她乖巧的样子,嘴角微挑,眼底流露出一丝笑意。

“明晚跟我回家见家人,如果你表现好,我就考虑考虑让你见我恩师。”

霍念念连忙点头:“好!我都听你的!”

霍念念务实得很,知道什么时候该有节操,什么时候不该矫情。

现在事关她的身世,这就是不该有节操,不该矫情的时候!

顾廷深还是没收了霍念念的玉坠子,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收起那股子桀骜不驯的戾气,乖乖听话。

而关于顾廷深恩师的想象,在霍念念的脑袋里,一刻也停不下来了。

能当顾廷深这样大少爷的老师,一定是十分优秀的人吧。

想着自己父母或许是极其有涵养的人,霍念念一边自豪着,一边又自惭形秽起来,关于父母把她抛弃的原因,也更加疑惑。

当初到底为什么不要她了呢?

当天晚上,霍念念不用再住青年旅馆,而是作为顾廷深的妻子,回到了他的私人住所,一栋两层的白色小别墅。

霍念念兴奋地参观一圈后,站在那大大的浴室门口,激动地问顾廷深:“我可以用这间浴室吗?”

顾廷深淡淡点了下头,“可以,但用完必须清理干净。”

“没问题,那我去洗澡啦!”

霍念念欢脱地像头小鹿,兴奋地拿了自己的洗漱用品,钻进浴室,锁上门,稍微研究了一下那个按摩浴缸的使用方法,便舒舒服服地开始泡澡了。

这是霍念念第一次发自内心觉得,嫁给顾廷深,还真是件不错的事情。

她小时候住在贫民窟,天天缺水断电,洗澡简直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那时候,她看着电视里,那些优雅的女人,在大大的按摩浴缸里,舒服的泡澡,别提多羡慕。

所以,她从小的梦想就是,有一套大House,然后在大House里洗泡泡浴。

如今,也算是梦想成真了。

因为实在太舒服了,霍念念泡着泡着就睡了过去,隐约觉得有人在拍她的脸,睁开眼,却看见顾廷深冷峻的面孔就在眼前。

他正不耐烦地看着她,“还以为你睡死过去了。”

霍念念“啊”地尖叫出声,蹭的从浴缸里站起来。

可她忘了,这个时候,藏在那堆满白色泡沫的水面下,才是不被看光的唯一办法……

顾廷深看着湿漉漉的她,认真点评了句:“身材凑合,就是胸小了点。”

霍念念当即捂住胸口,蹲在浴缸里,掬起一捧水,泼向顾廷深,“出去!出去出去!”

顾廷深抹了把脸上的水珠子,突然增加了逗弄她的心情,淡淡说道:“你身上哪儿没让我看过?忘了昨天晚上了?”

霍念念立即捂住了耳朵不再听,窘迫地都要疯了。

顾廷深离开后,霍念念再也没心情洗澡了,赶紧擦干身体,裹了裹浴衣领口。

正要走出浴室,想起顾廷深那句“就是胸小了点”,忍不住低头看了自己胸口一眼,怨愤道:“哪小了……分明是他眼神差。”

霍念念走出浴室,在一楼没看到顾廷深,就朝楼上走去,“喂,我今天睡哪啊?”

顾廷深从一间卧室里走出来,而且看起来他也已经快速洗完了澡,正穿着浴袍,用毛巾擦着头发。

“睡这。”他站在门口,让开一条路,让霍念念进来。

霍念念走进卧室里,正要关门,顾廷深却跟着进来了。

“你怎么还不走?”

“这是我的卧室,我为什么要走?”

霍念念惊恐地看向顾廷深,“什么?”

“我们都结婚了,我可没打算分房睡。”


>>>点此阅读《一夜惊喜:顾少轻点爱》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