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鉴宝:宝友你可真刑啊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直播鉴宝:宝友你可真刑啊
分类:鉴宝
作者:剑阁执笔
角色:
简介:【直播+鉴宝+系统】秦砖汉瓦战国玉,唐刀宋画元青花,明清皇陵排排坐!泱泱大夏,五千年历史浩如烟海长盛不衰,六百年紫禁城珍宝如云!鉴宝大师叶陵一朝穿越,激活直播鉴宝系统,盘点天下文物。“宝友,这是玄烨的行书字帖,东西可以,你也很刑!”“三年到头?做梦呢!这个得五年!”“宝友你还笑,你那个天启年的龙泉碗更刑,得十年起步啊!”“叶大师……我也有个东西,你看行不行?”“刑啊!必须刑!”
直播鉴宝:宝友你可真刑啊小说免费阅读

《直播鉴宝:宝友你可真刑啊》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朱门青瓦一条街,黑底金字楠木牌。

琉璃坊街道两侧,买卖古玩的小摊长龙一样望不到头。

头顶上各色招牌幌子飘荡,玻璃透着光,一眼看得到悬挂着的书画和摆放好的各色陶铜木器。

……

叶陵茫然走在街道中间,眼前的一切格外真实。

脑中一片混沌,眼睛却还不经意瞟向两侧的店铺和物件。

一分钟前,他还在自己的古玩行鉴定东西,怎么一个恍惚就出现在这里。

穿越了?

嗡!记忆汹涌而来!

叶陵顿时明白过来这个世界的一切。

这个世界叫蓝星,整体来说,蓝星历史发展跟前世相差不大,国外各国都在,夏国这边三皇五帝,唐宋元明清一直到新大夏建国历史全都有。

只是所在的大夏国相较于其他国家实力更为雄厚一些。

但是因为大夏国的文明底蕴太过丰富,现今的研究成果还不足总量的百分之一。

所以官方和民间都有不少的考古爱好者,致力于发现新的文物普及考古知识。

原主就是这么一个古玩爱好者。

今天来这个琉璃坊就是为了看看能不能淘换到好东西,没想到居然意外被自己穿越了。

了解了这些,叶陵深呼一口气。

稳了!

自己平时就喜欢古玩和鉴宝,也在网上开过直播鉴宝,看来穿越了,混口饭吃问题不大。

【滴!】

【检测到宿主符合条件,直播鉴宝系统已激活!】

【系统奖励:蓝星知识大全(涵盖人类已知的所有蓝星文化知识)】

【任务:开始直播鉴宝,人气达到一万。奖励:鉴定之眼(可以鉴定任何看到的物品)】

【1:直播间由系统产生,不会被人工干扰查探,可选择性展示。】

【2:直播间打赏收入可即时提现,不会受到追查。】

【3:直播间人气提升可开启更多新功能。】

几条提示闪过,脑海中多出无数的知识。

应该是刚刚说的蓝星知识大全。

叶陵很快接受这一切。

以自己的实力和系统加持,这下混出人头地不是很简单?

反正前世他就是《天天鉴宝》的主持人,这在线直播轻而易举。

一万人气。

对别人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可是在叶陵这里,根本不是问题。

没有一点含糊,操作系统开启了斗音直播间换了标题。

【人气一万,直播点国宝】

改完之后,没有任何别的动作,径直进了边上茶馆,挑了大门口的桌子大马金刀坐下。

点上一碗茶,也不喝,把茶碗盖翻开放在托盘,又摸出一枚铜币摆在边上。

当然不是因为叶陵身上的钱只够点一碗最差的沫子茶。

而是这茶他有用处。

做好之后,顺便打开直播间。

得益于这个直播鉴宝的风头,开播到现在已经有了近百人观看,还有零星十几条评论。

“麻了,说是直播鉴宝?结果主播人在喝茶?”

“路过蹲一下,先占个座。”

“国宝?笑了,又是一个帮友啊!居然还当主播了!”

“不懂就问,兄弟你说的什么帮友呀?”

“当然是大名鼎鼎的国宝帮,天天嚷嚷着到处收国宝,还弄出个三非守则。”

“非国宝不收,非国宝不看,非国宝不听。”

“也不想想看国宝那是什么级别的,就他们连个袁大头真假都看不出来也想看国宝,做梦吧!”

“听起来好沙雕,不过我爱看,坐等主播吃瘪!”

评论区喧哗着,叶陵看了一眼也不理会,只是静静看着。

他在做的事情还是刚刚从蓝星知识大全中学到的,要是不灵,那也不用开后续的直播了。

也就是叶陵颜值很高,哪怕是坐着什么事情都不干,直播间的人数也蹭蹭上涨。

没一会就到了两百多人。

看着叶陵悠闲的模样,直播间网友忍不住质疑起来。

“主播,坐着干嘛呢,这是直播鉴宝还是直播品茶呀?”

“就是,进来这么久什么文物都没看到,该不是来骗流量的吧?”

“没看到直播间名字吗?这会人气才五百多,看个球。”

“要是能看个球那就更好了/期待!”

“楼上你不对劲,车轮压脸啊,举报了!”

有了调侃,直播间气氛轻松不少,不过众人还是不知道叶陵在做什么。

这时,直播间突然弹出一个评论。

“点国宝?主播是个行家啊!”

说话人有专家认证。

“通古晓今,紫禁城博物院一级文物研究员。”

众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紫禁城博物院可是大夏最有名的也是最顶级的博物馆了。

整个大夏五千年历史的重要文物都藏在馆里。

能在这里当一个一级文物研究员,没有二十年的功底是不可能的。

看到这位宝友出现,众人都连忙问候一声通专家好。

接着纷纷询问通专家是怎么看出来主播有货的。

“一个点字,足以!”

通古晓今打字速度不快,半晌才弹出几条评论。

“一般人只知道文物分为一般、三级、二级、一级这几个等级。”

“其实一级文物中还分为甲乙两等,我们通常说的国宝,就是指的一级甲等的文物。”

“而在我们内部还有一个说法叫做一看二捡三点。”

“就是说,大流的文物看看就行, 好的文物才值得捡漏,而最好一级的国宝,那就得一件一件点了。”

“所以,能懂这说法的,主播不一般啊!”

“可以等等看。”

通古晓今说着,之前嘲讽叶陵是国宝帮的观众又跳出来。

“通专家,你说的我们信,可是这主播就这么干坐着等到人气一万,那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啊!”

“到时候他有了人气,下播了,我们不是白浪费时间么?”

“谁说这是干等着?”

通古晓今有几分不满。

“主播摆出来的是标准的袍哥茶碗阵。”

“这是在等消息!”

“不信看着,不出十分钟,必然有动静!”

宝友们切一声,看向屏幕。

“通专家,这不就是摆了枚破硬币在桌角,跟个要饭似的,哪有你说的那么玄乎,我看……”

消息刚发出来。

直播间画面生出异变。

只听“啪嗒”一声,一只黝黑的手入了镜头盖上茶碗。

“海碗水大,兄弟养多大的鱼?”

直播间宝友听着话,全部懵了。

什么意思?

这怎么上来就是顺口溜?

还没回过神,叶陵已经抬头看向面前的黑瘦男人。

“鲲鹏万里,一只烧烤架装不下!”

整个直播间安静地落针可闻,屏幕空空如也,半天没有一条评论。

好半晌,终于有人发了一个问号。

接着满屏幕都跟上刷起问号。

“主播,求解释!”

“虽然听不懂,可我莫名的觉得这个对仗很工整怎么办?”

“居然燃起来了啊!”

……

通古晓今这次慢了半拍开口。

“我刚刚查了一下,主播和那个人说的算是暗号的一种。”

“茶碗是盘子,水代表钱,鱼代表生意,盖子那么侧放在钱边上代表买消息。”

“黑瘦男人的话是问主播要做多大的生意,而主播就干脆多了。”

“有多大来多大,天大的生意都敢接,甚至还开了个玩笑。”

牛啤!

宝友们内心只有一个想法。

他们是真的没有想过,刚刚叶陵的举动还有这么一层深意,都不敢小觑起来。

叶陵这时候没管直播间,安静等着眼前的黑瘦汉子说话。

通古晓今说的没错,他的确是摆了茶碗阵买信息,不过也不知道能买到多大的信息。

黑瘦男人犹豫数秒重新开口。

“鱼很大,得看看有没有吃鱼的本事。”

说着亮出手中一个物件。

“能看出来这东西,就有资格进去买鱼,多大的都有。”

众人听到这话,全都认真起来,这是要正儿八经看东西了?

放眼望去,黑瘦男人手里亮出一个红黄相间的小印章。

印章上面雕龙刻凤,中部还有镂空的麒麟走像,石质细腻,雕工无比精湛。

“好东西!”

众人只一眼就认出这东西不简单,就等着看叶陵怎么鉴定。

“您走着。”

黑瘦男人递过印章。

叶陵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不开口,不动手,随手指指桌子。

“货不过手,稳着放吧。”

黑瘦男人讪讪放下东西让到一边。

叶陵伸出三指捻起印章,沿边转一圈,放回桌上。

“好!”

通古晓今大叫一声,激动起来。

“高人!主播是真的高人!”

宝友们脸色呆滞。

这咋看出来的?他们怎么就完全没有感觉?

通古晓今解释起来。

“宝友,货不过手,这是古玩行的铁律!”

“因为万一是接手的时候出现磕碰,这责任分不清楚。”

“你们平时捡漏,摊位上挑挑拣拣没有感觉,可是到了正儿八经的老字号里面,绝对是有这个规矩的。”

“更关键的是刚才主播上手宝物的那个动作叫佛祖拈花,只用三根手指,不管是什么文物都能提起来,还不伤到文物本身。”

“没有十几年苦功夫,练不到这么自然的。”

“就这一点,这个主播我追定了!我倒要看看他等下能点出来什么国宝!”

话音落下,直播间里情形又变。

叶陵放下印章淡淡开口。

“宝友,你这东西很行啊!判刑的刑!”

好家伙。

宝友们瞬间愣住。

主播这是一开口就玩花活啊!

黑瘦男子眯了眯眼,面不改色。

“您说,我倒想听听这东西有多刑!”

“寿山石,龙凤钮。麒麟受伤凤压龙,年代是晚清的,这还用说么?”

“慈禧的皇太后御览之宝。”

“这东西我记得之前是被溥仪带出宫的印玺,怎么到你手里的?”

“没有来历的重宝在身,非偷即盗。”

“你不刑,谁刑?”

“我擦?”

宝友们咽着口水,全都愣在原地。

这居然是慈禧的印玺?

真就是离谱啊!

黑瘦男人脸色微变,他也没想到叶陵这么快就看出东西来。

尴尬一笑低声解释道。

“东西是鱼主人的,刚刚有兄弟看到您摆了茶碗阵,我就是代为传个话。”

“龟三龙六,听响的金货!”

说完拱手在原地等候。

叶陵也不墨迹,摸出身上仅剩下的一千元递过去。

“行,知道了,谢谢兄弟!”

黑瘦男人捏了一把,微微颔首,消失在茶馆。

周围人没有听清叶陵他们的说话内容,不过看这个动静也见怪不怪。

琉璃坊的茶馆本身就是买卖信息的地方,有这种事不奇怪!

眼看交易结束,直播间炸开了锅。

“什么情况?什么话都没说这就送钱了?主播是散财童子?”

“那人到底说了什么啊?值这么多钱?”

“当然不是!主播这是讲规矩啊!”

直播间内,一个宝友突然开口,说的话都带着金灿灿的金龙特效。

宝友们看到特效瞬间愣住。

这特效,全斗音只有寥寥数人有的起。

而说话的恰好是其中之一。

富二代水友“有钱任性”,曾经一夜之间分别给十个才艺主播打赏了超过百万的礼物。

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在直播间查房,被誉为斗音第一纨绔。

看到有钱任性出现,水友们纷纷膜拜,满屏幕都是“不得了、给跪了、大佬驾到”的字样。

接着就询问有钱任性到底看出什么规矩来了。

“呵,茶碗阵都不知道,活该你们没钱!”

“这是以前袍哥会的一套规矩,用茶碗阵来判断人、对接、买信息等。”

“主播这摆法就是买信息,桌上的铜币代表买老东西的信息,就是文物。”

“康熙通宝代表信息费一千。”

有钱任性宝友说完话,一阵得意。

“要不是我们家也是袍哥人家,我都不知道事情!”

宝友们更是叹为观止。

“我不理解,但大为震惊。”

“厉害了任性哥,懂得真多。”

有钱任性还在得意,评论区突然冒出一句提示。

“有钱任性已被主播禁言,请文明观看,禁止发布违规言论。”

其他网友也看到消息,纷纷调侃叶陵小家子气,不能因为宝友抢风头就禁言了吧?

这时候,有钱任性2号用户也重新进入直播间,怒问叶陵为什么禁言他。

叶陵看一眼屏幕,淡淡开口。

“坏了规矩,该罚。”

这又是什么规矩?

宝友们全懵了。

“袍哥的暗号,不得外传。”

“身为袍哥会的人,这种事都不记得?腿不想要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

有钱任性宝友脸色一变,连声道歉。

“主播说的是,我记住了,下次绝对不敢了!”

“十发火箭表示感谢!”

【有钱任性2号打赏火箭十枚】

其他人看到飘打赏,啧啧舌满脸羡慕。

果然是一掷千金的大佬,道个谢都是十万起步。

再看向叶陵也来了兴趣。

这个主播好像和他们之前看的直播鉴宝主播都不太一样。

纷纷找人过来看热闹。

十发火箭后,叶陵的直播间涌入一大批观众。

一进来就傻了。

“我去,还以为是小姐姐跳舞了,怎么就是个汉子主播啊?。”

“你这主播能喷火还是胸口碎大石呀,居然还有人给刷十发火箭?”

“不会是主播自己刷的吧?现在鉴宝的主播多,结果都是安排好的演员,没意思!”

宝友看到这话纷纷帮叶陵说话。

“兄弟,没看到主播实力别瞎说啊!”

“紫禁城博物院的研究员都在等主播点国宝呢。”

“刚才一眼看出来了慈禧的印玺,是有真货的人。”

……

几句话出来,新来的宝友全都期待起来。

“有点意思啊,那就等等看怎么点国宝。”

“反正也就差几千人了,不怕。”

“长这么大唯一见过的国宝就是熊猫,其他还真没见识过,主播,靠你了!”

正说着,水友此路是我开叫嚣道。

“主播,你这口气不小啊。我问问,要是我拉来一万人,你点不出国宝咋办。”

“全场一人一个火箭,够么?”

“嘶!”

直播间众人咽着口水,满脸不敢相信。

一个火箭一万,全场一万人,那就是一亿啊!

刺激了!

这可真就是白捡的钱。

此路是我开也愣住不知道说什么。

好半天,试探道。

“那主播你有这么多钱么?”

“没钱我敢说这话?”

叶陵丝毫不慌。

反正激活鉴宝技能后,捡漏不是分分钟的事情么。

“行!”

此路是我开宝友发狠道。

“我赌了,这就给你砸到十万。”

“鉴定出来,这钱就当我见识国宝了,鉴定不出来就当是你的医药费!”

说话间就砸下十发火箭。

【此路是我开打赏火箭十枚】

宝友们听着话也激动起来。

“卧槽,看个直播还有钱拿,我要转发到朋友圈!”

“早都转了,还拉了几个兄弟进来。”

“我开了三个号,等下要是分钱就是三万啊!”

“投机鬼才啊!”

宝友们看到这话也顿悟了,不过十几秒,直播间用户就翻倍达到了一万。

【鉴定之眼已发放。】

提示弹出,叶陵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接着就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面前的东西全都浮现出一串串信息。

【现代水曲柳木桌,三年前生产于红城市林森木材厂,长宽各一百三十厘米,高一百厘米,内侧桌腿短一公分,为人为磨损。】

【现代景德窑青瓷茶碗,四碗一壶套装,足圈不平,后经人工打磨依旧倾斜,落款文字偏差,为现代一般工艺品。】

……

如此种种,尽收眼底。

叶陵收回视线,怪不得茶水往内侧倾斜,这鉴定细节也太厉害了。

而宝友们早都忍不住催促起来。

“主播,人齐了,开始吧!”

“是啊,赶紧让我们看看国宝级文物长什么样!”

有真的期待的,有幸灾乐祸的,还有等着失败分钱的。

水友想法各有不同,叶陵却淡然一笑不放在心上。

有系统在手,他就不信今天还遇不到一件国宝。

结账出门。

叶陵走在路上,宝友们看到他的去处都傻眼了。

“是我看错了吗?主播居然在琉璃坊捡漏?”

“兄弟,你没看错,我也看到了。”

“只能说一句主播大善人,这是来分钱做慈善的吧?”

宝友们看到叶陵出现在琉璃坊,先是失望,接着狂喜,最后期待起来。

天京城两大古玩街。

一条潘佳园,一条琉璃坊,名震大夏国古玩圈。

不过有个问题就是往前倒个几十年或许还能淘到真宝贝。

现在嘛,别说明清了,就是清明的都不一定有。

摊主说是商周的,那绝对都到不了上周!

这事情他们都门儿清,看到叶陵打算在琉璃坊点国宝,全是一副准备收钱的表情。

在天京城混的宝友更是直接叫嚣。

“主播,我看你也不用浪费时间了,直接发钱多好。”

“我们大家时间都宝贵呢。”

“是啊!”

“我就不信这琉璃坊还能有什么好东西。”

宝友们纷纷让叶陵搞快些。

叶陵看一眼屏幕,不理会这些弹幕,只是看着街边店铺招牌。

没两步,停下身子。

“到了!”

嗯?

宝友们瞪大眼睛看着屏幕,一间没有招牌宅子矗立在眼前。

门口两个侧头的石狮子看着格外喜感,像是正在摇头晃脑一样。

兽首衔环也不是常见的图案,大鼻子凸起,看着跟个人脸面具似的。

“这怎么就到了,不是要去点国宝么?”

“对了,信息!那个三流龙龟!”

有宝友急忙发出消息,没想到纠错的弹幕更多。

“三流龙龟?我还一流剑圣呢!”

“什么三流龙龟,主播那明明是龟三龙六!”

“对,我也记得是这么说的,龟三龙六,听响的金货!”

“这什么意思啊?”

直播间众人纷纷求问。

只是这下直播间里都没人知道了。

一个个都不敢说话。

“通专家,您也不知道么?”

直播间众人见没人开口,全部问向通古晓今这个紫禁城博物院研究员。

“我倒是猜出来点,但是不知道对不对。”

“龙和龟,不是你们说的游戏里面的角色,而是大夏的四大神兽中的两个。”

“青龙和玄武。”

“按照大夏以前的方位和神兽对应的关系。”

“青龙是东方,玄武是北方。”

“龟三龙六,意思就应该是从茶馆出发,往东走六个店铺,向北走三个店铺。”

“正好是这里了。”

“至于后面那个听响的金货,应该就是有好东西的意思,这个各行的描述都不一样,我也不清楚,所以不敢妄下结论。”

“说的没错。”

叶陵自己开口,承认了通古晓今宝友的话。

正主确认,宝友们才纷纷傻眼。

居然是真的?

这么隐晦?

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么一句话居然能有这么多意思。

还要问,叶陵已经走到店铺门前,轻扣衔环。

两短一长,声音停止后两秒,屋内传来一声询问。

“回头水点?听响金货草头少了可不开张。”

叶陵不慌不忙开口回应。

“水点正点,有信来草头王。”

话音落下,就听到屋内传来稍后的声音。

没几秒,大门向内打开,出来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请叶陵进门。

宝友们看着这一幕都懵了。

怎么感觉这才是真正的鉴宝捡漏啊?

他们平时就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

正说着,画面骤然亮起,所有观众都傻了。

四合院的外面看起来不过是普通民宅,可是里面却别有洞天。

太湖石造景的假山鱼池边上种着树,里面全都是两尺长的顶级红白锦鲤,石头一角还趴着只通体墨色的老龟,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两侧厢房门都关着,中间却空出一张长条桌,上面摆着十多样东西。

没有标记,只有价格。

最低都是百万起步,比起外面街上那些摊子,豪华了不知道多少倍。

管家模样的人站在桌边比了个请的手势,看着很有排面。

“先生会说话,也是行里人,规矩我就不多说了,大明档,看上什么您自己挑,不二价!”

“这东西,我们御古斋作保!”

御古斋?

不少观众听着名字都傻了。

这是天京城八大古玩店铺之一,从明朝开始传下来的老字号古玩店了。

可是,这个四合院也不是御古斋的门面啊?

观众们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不是,你们现在才开始恍惚的么?”

“从刚刚敲门开始,我就完全听不懂了,现在这个又是什么意思?”

“就没有人说说么?”

“头一次遇到这么高端的鉴宝主播,给爷整不会了!”

“主播,你这话是什么说道?解释解释?”

此路是我开宝友摩挲着头啧啧称奇。

直播间内,一个昵称“天京大顽固”的宝友出来,毫不留情道。

“哟,就这都不知道还敢玩老货?不怕亏得连裤子都当掉?”

“爷乐意,你哪根葱?管得着?”

天京大顽固也不回应他,呵呵一声,发了新的消息。

“刚刚主播和管家说的那些话是正经的江湖切口。”

“水点是新客,草头是钱。”

“管家问主播是回头客还是新客,又说今天的东西好,没钱就不用进门了。”

“主播这边说是自己是新人,但是有可靠人介绍来,身上钱多,放心。”

“至于刚才的大明档……”

“哎,一看你们就是没有参与过这种明档买东西,这就相当于是御古斋包场来这里做了个小型拍卖会。”

“来的人挑东西,一口价直接带走,假货就是御古斋兜底,假一赔三。”

“所以东西虽然卖的贵一些,可是绝对保真。”

“主播想要点国宝的话,来这里是来对了!”

宝友们听着话纷纷询问起天京大顽固怎么知道这些的。

“呵,凭什么告诉你们?”

“宁赠一锭金,不传一句春,想学,自己找门路去!”

说着话,又笑起来。

“不过主播这个脾性,对我胃口,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天京大顽固打赏火箭十枚】

嘶!

直播间宝友都看傻了。

小小礼物就是十万?这天京大顽固有点东西啊!

再看叶陵直播间,短短半小时不到就已经三十万的打赏。

宝友们全都羡慕起来。

“这是抢钱呢还是印钞呢?”

“我怎么不知道直播鉴宝都能有这个收益?”

“教练,现在改行去做直播鉴宝还来得及么?”

“别喊了,教练已经开播了。”

“妈跪看,爹问打,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要学直播鉴宝!”

通古晓今看着弹幕里讨论的话题劝解一句。

“宝友,这可不是直播鉴宝厉害,而是这位叶主播厉害。”

“你们光看到这半小时开播,可是想想看,叶主播可是展现出了多少东西?”

“袍哥的茶碗阵,跑江湖的黑话切口,还有古玩行的眼力劲和行业知识。”

“哪怕换了我去都不一定做的比叶播好。”

“一般的宝友,还是省点心,好好看叶主播直播好了。”

听了通古晓今宝友的话,直播间众人的热情终于减了几分。

不再幻想这些有的没的的事情,开始认真看叶陵接下来的动作。

院内,叶陵眼睛扫过桌子,眉头微皱。

桌上的东西一眼扫过去,都是真的,不过没有他想要的。

摇摇头就要离开,观众们却瞬间爆炸。

“乖乖,这就要走了吗?”

“难道一个都看不上?”

“有认识的兄弟们么,介绍下这都是什么啊?”

“在看,别急!”

直播间屏幕上飘满弹幕。

也有人在线催叶陵讲讲这些东西。

通古晓今本来打算说话,可还没开口就听到叶陵的声音响起。

“没什么好说的。”

“四个宋代的,三个明代的,还有五个清代的东西。”

“东西不假,就是都上不了台面。。”

“从左往右看,宋代的磁州窑白釉狗、明正德年间的孔雀绿釉碗、明代黑漆钿螺人物瓶、北宋木雕罗汉像……清代玛瑙鼻烟壶。”

一连十二件东西,叶陵几乎没有停顿就这么报出来。

直播间骤然炸锅!

“卧槽!我听到了什么?主播这是报菜名呢吗?”

“别闹了,报菜名都没主播这么顺口吧?”

“这我感觉我照着念都没有这么快,主播这眼睛是X光吧?”

宝友们惊叹不已,管家也变了脸色。

这些东西都是御古斋拿出来的小精品。

刚刚来的几拨客人都是选了东西买完就走,还没人说出这些东西不上台面。

“这人,不一般!”

几乎片刻间,管家就有了决定,重新看向叶陵半鞠躬。

“没想到先生是个高玩,倒是我怠慢了!”

“不知道先生这次来想要挑什么物件?”

“开库吧,我挑挑看。”

叶陵随口说着,眼神却落在右侧厢房。

管家又是脸色一变。

“先生猜得真准,这边的确是我们暂用的库房。”

宝友们看到这一幕全都傻了。

他们怎么都想不出叶陵是怎么判断出右面的厢房才有东西的。

“主播不会真的是透视眼吧?”

“我佛了,这要是猜的,也太厉害了!”

“是看的。”

叶陵淡淡解释一句。

“院子是刚租的,左厢房门前有灰,右侧有明显的打扫痕迹,而且右侧的树枝有被撞断的痕迹。”

众人顺着叶陵的指点看过去,果然看到鱼池右面的树有这种断枝存在。

“这个地方,只有运送东西才会磕碰到。”

“正屋谈生意喝茶,左厢房闭门不开,所以库房只能在这边。”

说话间,已经跟着管家进入右库。

面前三面博古架满满当当,地上还有不少封装好的箱子。

“先生,这次大明档的东西全在这里了,请选吧!”

叶陵打量着房间里面的东西。

博古架上东西不少,也很全面,瓷器、玉器、铜器、牙木雕像都有不少。

地上的箱子看着散乱,其实都是进口的高密度泡沫箱。

外面用的特殊的凯夫拉纤维材料,可以抵抗得住威力较小的枪械冲击,是最好的防护性材料。

能用这种材料做包装的,想都不用想,绝对是最珍贵的瓷器。

看到叶陵眼神,管家介绍起来。

“这些都是些元明时候的瓷器,全是官窑出来的。”

“先生看看。”

管家打开箱子。

不过看到里面的东西,叶陵就失去兴趣,意兴阑珊的摇摇头。

“算了,太差。”

“明代宜兴窑兽纹仿古尊,东西不错,可惜釉面损的太严重,全花了。”

“明代德化窑白釉弦纹双耳三足炉,也是个残器,找的修复师水平一般,修复的痕迹太明显。”

“明显……吗?”

管家问出了观众们想问的问题。

叶陵随手一指。

“炉身这边有一条开裂,粘合的时候没有等到粘合剂干就贴了上来,侧面看会有反光线,是胶干之后错口造成的。”

“底足和炉耳部分也有类似的情况。”

“还有弦纹有一块是缺失的,这个修复师自己烧了一块补上去的,做旧没做好,弦纹没对齐。”

叶陵蹲在箱子边上敲了两下。

画面侧过来,众人果然看到叶陵说的地方。

弦纹上下错开不到一毫米,而且在光照下明显有一些色变。

“釉色配的不错,不过德化白瓷不是那么好仿的东西,釉面是白中微泛牙白又带一点黄,像是猪油刚刚凝固的颜色。”

“成品釉面浑然一体,这个,差的太远了!”

“这东西,不应该拿出来卖的。”

“是,我们会认真处理。”

管家应下话,合上箱子咳嗽一声。

屋外进来两个店员,不说一句,抬了箱子就往外走。

直播间内宝友完全沸腾。

“这都能看出来?”

“花了多久,你们看了么?”

“一秒!真就是一秒!”

“我服了!”

“这下谁说主播没有实力,我跟谁急,这简直逆天了好么!”

“对了,通专家呢?能点评一下主播这操作么?”

观众想起来直播间里还有个紫禁城博物院一级研究员,纷纷请通专家出来点评。

通古晓今看着屏幕,完全无话可说。

他刚刚看到这两个东西还觉得是顶好的文物,根本没有看出来问题。

听到叶陵点出才发现确实不对。

这只能说明叶陵的实力在他之上,而且高的不是一星半点,是足足好几层楼!

他哪里还敢点评叶陵。

看着屏幕微微欠身。

“刚刚那两件文物我还没有看出问题。”

“叶大师实力比我高出不知道多少,我不敢点评。”

“什么?”

观众们听到这句都傻眼了。

通古晓今可是紫禁城博物院一级研究员!

这可是大夏国最会鉴定文物的专家了,整个大夏国满打满算也不到两百人。

平均分配到各个文物品类,每个品类的专家两只手都能数过来。

可现在,这么一个专家,居然说自己不如叶陵。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叶陵的鉴宝实力……

直播间众人都不敢想下去了。

看向屏幕,叶陵仿佛也不管这些,说完起身, 走到博古架边上挨个打量起来。

目光扫过,看不出对什么东西特别关注。

最后随便在墙上挑了一幅画作,语气淡然。

“算了,没看到什么好东西,就选这幅画好了,回去还能挂着欣赏。”

听到这话,直播间众人全都盯着叶陵挑好的东西。

一幅很简单的墨色竹石图。

淡墨怪石隐在竹林后,多不乱,少不疏,竹叶交织显得格外苍翠。

上面还有几句诗文,字体看似分裂又浑然一体,隶书为骨兼有篆和楷书的字形,最后落款板桥郑燮,还有两方钤印。

不用多说,直播间所有观众都认出这幅画来。

诗书画三绝的清代文学家郑板桥的作品。

管家看到叶陵选了这幅画,也松了一口气,笑着上前。

“先生好眼力,这幅郑板桥的书画是我们这次书画展品中最好的一幅了。”

“六分半体的诗文、还有诗词,竹石,诗书画三绝全都齐了,是板桥先生最得意的作品。”

“这幅画只要两百万,买到就是赚到啊!”

宝友们听着价格也觉得不算离谱。

毕竟郑板桥的字画本身就有一定的价值,御古斋这里又是大明档保真,这个报价,不算高。

正想着叶陵是不是要付钱,就看到叶陵抬眼看着管家笑起来。

“这不是郑板桥最得意的作品。”

“嗯?”

直播间观众都愣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这还能说出什么理由来?

管家听到这话也微微一愣。

“请先生赐教!如果先生说出门道,这幅画我可以做主,给先生优惠。”

“这个管家会做人啊!”

有钱任性宝友感慨一声。

众人连忙询问这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们平时不混社会,不知道也正常。”

“他们御古斋卖东西肯定事先做过准备,现在主播说这个话说明他们看的东西有问题,就是打他们御古斋的脸。”

“这话看起来是请教主播,其实就是摆了底线。”

“如果主播等下说出来的东西没有什么新颖的地方,那就好玩了。”

众人听到这话全都认真看着屏幕想要看看叶陵能说出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来。

叶陵指着画上一枚印章淡淡道。

“二十年前旧板桥,这枚印章是郑板桥辞官之后才做的。”

“而这首诗抒发的也是酒醉之后感慨自己错过风景的情感,托物言志,说的是他辞官后什么都不能做的郁闷。”

“还有画面上这些竹子长势也不是常见的挺拔之势,而是带了些颓废。”

“所以,这幅画尽管没有落款,也可以判断出是乾隆十八年辞官时候的作品。”

“人生低谷,抒发心意,怎么算得上是得意之作?”

“要说得意,那也是他在乾隆二十七年所做的那幅《竹石图》才是真正的得意之作。”

“巨石矗天,瘦竹苍劲,六分半体碎石铺街,七十老人更显雄志。”

“所以!”

叶陵话锋一收,面色如常。

“两百万,高了!”

“这幅画只值八十万。”

直播间众人听到这话面色一怔,愣住了。

他们都有点怀疑自己刚才听错了。

“主播说的是八十万还是一百八十万?”

“好像是八十万?”

“妈呀,这就算是去琉璃坊街上买东西都没有这么砍价的吧?”

“这御古斋能忍么?”

“当然可以!”

有钱任性宝友补充一句,大咧咧道。

“御古斋的人要脸面,看不出主播深潜的时候其实不会做什么事情。”

“而且主播给的价位不算低,差不多是行内拿货价。”

“你们等着看,马上就能谈成了!”

果然,有钱任性宝友话音落下,直播间内就听到管家开口。

“本来这样是不可以的,不过先生一番话,胜读一番话,我做主,这幅画,八十万卖给先生了。”

“好。”

叶陵点点头表示知道。

“那先生打算怎么支付?”

“现金、转账还是黄金?”

“先付个定金,我回去取钱。”

“行。”

管家也不觉得奇怪,帮叶陵包装好放在边上。

古玩这行里面就是这样,大宗的交易很少有人会带那么多钱,基本都是看好货再说的。

“对了,这图封盒吧。”

直播间观众听到这略一愣神。

“封盒是什么?”

“不是吧,封盒都不知道?”

天京大顽固啧啧两声,叹口气。

“这见识还捡什么漏啊?好好跟着主播多学学!”

“所谓的封盒是从诰封盒流传下来的传统。”

“古代皇帝封赏大臣的祖辈及妻子叫做诰封,影视剧里经常出现的诰命夫人就是这个意思。”

“而诰封之后,圣旨要珍藏起来,这就有了诰封盒。”

“用精致的木盒装了圣旨,悬挂在祠堂或宅子正厅最前的梁架上,再写上圣旨二字封存。”

“后来做生意的人也学到这一套。”

“双方确认过货物对版后,就将东西封在盒内,写上日期盖上印鉴作为凭证,算是最早的加密手段了。”

“现在已经没多少人会用。”

众人听着啧啧称奇。

管家听着话也有几分恍惚,片刻就回过神来,安排手下封盒。

叶陵这边则是刷卡后直接出门。

反正自己已经看到封盒,不太会出现问题,去准备钱就好了。

转身回到琉璃坊开始逛街。

直播间众人看到叶陵的表现都有些疑惑。

“主播,不是说好了要买国宝么?刚刚也定了东西?不去取钱了么?”

“正在取。”

叶陵三个字说出口,直播间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好半晌,天京大顽固发了个问号试探道。

“主播,你不会说你是打算现挂捡漏换了钱再去付尾款吧?”

“是啊,有问题么?”

这话说出来,直播间众人又是哗然一片。

不得了啊!

他们从没想过有人能把捡漏挣钱说的这么理所当然。

而且,叶陵要付的尾款也不是什么几万块,而是足足五十万!

这得捡漏个多大的东西才能有这个钱数?

屏幕上飘满了不相信和主播别吹牛的评论,还有人直接催促让叶陵赶紧给钱。

“说好的点国宝,到现在就买了一幅郑板桥的画。”

“还没付完钱!”

“现在还想要去捡漏付钱,主播你真的以为自己是神仙么?”

“这么点时间就打算捡漏到五十万?”

叶陵看一眼屏幕,淡淡开口。

“三小时,没点出国宝,每人一发火箭。”

“我说完了,你们可以计时了。”

这下直播间彻底疯了。

整个斗音平台里直播鉴宝的人就没有一个主播敢这么嚣张的!

还三小时捡漏五十万?

要知道就算之前破纪录的最牛捡漏王,一天时间也不过只捡漏了十万左右的东西。

就这已经是直播鉴宝界的辉煌战绩。

可现在叶陵居然说三小时五十万?

众人都只当是叶陵疯了,全在喊朋友过来分红。

短短十几分钟,叶陵的直播间人数暴涨到十万人,所有人都在等着三个小时后的分钱盛宴。

甚至每秒钟都有人发倒计时。

叶陵看着倒计时微笑着走进琉璃坊。

原主来过这条街道很多次,没有一次捡漏成功过。

而叶陵走进来只是随便一扫就看到附近摊位上的那些东西的年份信息。

上周的仿品。

今天刚出场的工艺品。

做旧一个月的书画。

……

一连十几个摊位,叶陵眼中全是这些物件。

忽然间,叶陵眼神落在一个摊位上,微微一笑,径直走过去。

“老板,这东西怎么卖啊?”

宝友们看着视频里的摊位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

叶陵选的居然是个卖二手家具的。

哪怕是叶陵选一个正儿八经的文物摊位他们都不会这么无语。

难道他还想要在二手家具摊位上捡漏不成?

摊主看到叶陵,随手画了一道。

“桌子两百,椅子一百,小摆件五十,别的二十,看上自己拿。”

“行。”

叶陵拿了一个木盒,又翻出一本书递过去。

“四十。”

摊主扫了一眼,不耐烦报价。

“正好。”

叶陵付了款,转身离开。

此路是我开看着这一幕大笑起来。

“兄弟们,都给我看好了,这主播绝对是输定了!”

“先是去选了个文物,莫名其妙花了一百万,结果现在又不知道再想什么,买了两个二手货。”

“他不会是以为靠这两个东西就能翻盘吧?”

“闭嘴!”

天京大顽固看不下去,在评论区叫骂一声。

“就主播那对招子,说是精盐里面挑白糖我都信,你觉得他能走眼?”

“好好看着,说不定等下就是两个大漏。”

“行啊!我就要看看他有什么大漏。”

“要是真的是你说的大漏,爷我再打赏一组火箭!”

此路是我开叫嚣一通,就看到叶陵拿着东西朝一个巨大的门脸走去。

嘶!

宝友们看着这门脸上的牌匾忍不住倒抽一口气。

御古斋?

怎么又是御古斋!

前脚刚在别人大明档里买了东西,后脚就到别人柜台上来了?

这不会是要退货吧?

众人看着叶陵的动作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倒是通古晓今眼前一亮猜出几分。

“我想,叶大师应该是要来卖东西!”

“什么玩意?”

众人听着话都傻了。

就主播手里,一个木盒,一本破书,还能卖什么东西?

搞笑呢吧?

正想着,就听到视频中传来叶陵的声音。

“你们收东西么?”

“收!”

画面转向,出来一个和刚刚大明档管家穿着一样打扮的老人,架着一副水晶眼镜,看起来格外儒雅。

老人挥手示意边上的服务员退开,亲自带着叶陵到茶桌坐下。

先不急着说事,倒了一杯茶才缓缓开口。

“小伙子有什么东西要出的?”

“我是御古斋的朝奉,孟德,一般的东西都可以做主。”

“两个小玩意。”

叶陵把刚才捡漏的书和木盒放在桌上。

孟德看着东西,眉头微皱。

也不上手,轻笑两声。

“小伙子,这东西不到代啊,我们御古斋收不了。”

“要不然你出门去隔壁那个二手摊位上看看,旧书三折,木盒十块,估计也能有两顿饭钱。”

孟德说完,直播间观众都是直呼一声好家伙。

这眼神也太准了吧。

要不是他们知道御古斋不做这种生意都要怀疑那个二手摊位是他们开的了。

价格和刚才的报价还真的差不多。

叶陵不动声色翻开书页,从封皮夹层里面抽出一张纸。

“这东西,也不到代么?”

“卧槽!”

“这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通古晓今宝友双眼圆睁几乎要扑到屏幕上,死死盯着叶陵书页中露出来的东西。

一版六张,红底黑画的邮票。

票面是一只憨态可掬张望远方的金猴,毛发细节清晰可见,票面上还有三列文字。

大夏国人民邮政,庚申年,8分。

直播间众人也感到意外。

猴票的名字他们都是听过的。

作为大夏国收藏界的传奇藏品,这可以说是近代除了茅台和房价涨幅最快的东西。

如果考虑到本身价值,那就算是茅台和房价都得认一次大哥。

1980年2月15日,大夏国总邮局为了纪念庚申年,特别发布了一套特种邮票,就是后来闻名于世的猴票。

发行500万枚,当时不过8分一张,可是短短十余年后就涨价到几块。

最近更是一枚价值上万,足足翻了十二万倍!

而且这还是单张邮票的价格,有成套的或者整版的价格还能更高。

只是这邮票当年发行也不过才有六万多版,过去几十年了,整版的邮票基本可遇而不可求。

收藏界追求的也就是也令受理这种几张连套的。

现在看到这套六连版本的猴票,宝友们眼里看的都不是邮票。

那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就眼前这一套品相完好的六连票,拿出去至少是十二万起步的东西。

第一反应是主播厉害。

转头就开始在弹幕留言,还调侃起此路是我开宝友来。

“兄弟,你刚刚说主播捡不到漏,那你说说这猴票是什么东西?”

“二十元秒变十二万,这难道不是漏?”

“你的一组火箭呢?”

“讲真,主播这实力真的是人狠话不多,就算是今天点不出国宝我都粉了!”

【鲲鹏展翅打赏火箭一枚】

“大佬牛比,我就捧个人场,给主播宣传一下!”

叶陵拿出猴票后,整个直播间的气氛完全起来了。

还有不少人私聊叶陵表示自己愿意出价收了这套猴票。

可惜叶陵根本没注意到私聊。

等着孟德报价。

比起宝友的表现,孟德就更激动,问过叶陵直接上手。

还摸出了一个高倍放大镜戴在眼前仔细看着。

“颜色没问题,边缘也对,毛边和纸张都对的上!”

“全品,是全品啊!”

孟德激动地情绪完全没有掩饰,笑得连胡子都翘起来。

“小伙子,你这个东西不错啊,我们御古斋愿意出十二万收这东西,你意下如何?”

“太低了。”

叶陵没有一点犹豫开口。

直播间众人完全愣住。

刚刚通专家都说这东西价值是十二万,主播这难道还要抬价么?

孟德也是平静道。

“小伙子,这个猴票单枚的也就是一万五左右,我已经看在六联票的份上给你加了五千,凑了整了,不低了。”

“不信的话,满琉璃坊你随便去问,能有高出十二万的,我们御古斋的牌子不要了!”

众人听着话都觉得这话说的狠。

老店做生意最看中的就是自家的牌匾。

尤其是古玩行这种的,牌匾就是牌面,敢拿牌匾说事情,可见孟德也是很自信自己出的价格。

“是啊,主播,我看就卖了吧,这赚的不少了。”

“就是说,再多一两万,也没什么意思,离你的尾款价格还差的远呢。”

“有这时间不如再去捡几个漏来。”

看到这话,此路是我开宝友嘁一声不屑道。

“真当捡漏是捡白菜,哪里都有?能蒙到猴票都是他祖坟冒青烟了!”

“不就是火箭么,爷不缺!”

【此路是我开打赏火箭十枚】

“就算这个卖到十五万,爷就不信他还能凑够剩下的三十多万!”

“要是能凑出来,我再打赏一组!”

看着这一幕,众人都不知道怎么说话,倒是天京大顽固跳出来怼一句。

“爷们,我劝你一句,嘴不要太毒,免得打脸。”

“打脸?爷今天就伸着脸,看主播有没有本事打了!”

众人也没想到还能遇上这么不要脸的人,全部无话可说。

叶陵的声音悠悠响起。

“那你可以准备了。”

说完看向孟德淡淡开口。

“六连猴票十二万,的确不低,不过这个是黄老的初审版猴票,不够!”

“什么?初审版?”

孟德怔在原地,身子一颤,看着东西满脸不可思议。

其他观众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纷纷在弹幕里询问初审版是什么。

“邮票发行需要经过选题、设计、印制初审、定稿,下印几个过程。”

“现在流行的猴票都是下印后的确定版本。”

“如果说这个是初审猴票,那就是现在所有猴票的母版,价值翻几倍都有可能。”

通古晓今介绍完,所有观众都咽着口水不敢相信。

看着屏幕上六连猴票更多的是好奇。

“那这东西,怎么看出来的?”

“不知道,还邀请叶大师讲解一下。”

通古晓今诚实开口。

“编号。”

叶陵解释道。

“初审版猴票是有几个版本的,除了黄永玉还有其他人的,在盲选的时候会有一个特殊的编号。”

“这个编号就在邮票左下角的志号上面,不过很多人不会注意到。”

听到这话,孟德连忙看向左下角。

果然在T.46的志号后面看到一个极浅的钢印标记“1”。

一般的邮票不可能有这个标记,初审版无误!

只是众人还有一个疑问。

叶陵是怎么知道这东西在这里面的?

总不能是猜的吧?

叶陵重新翻开书的扉页,露出上面的人名和印刷文字。

大夏国总邮局工作手册,邵柏霖。

“这人是谁?有什么特殊的么?”

宝友们都有些茫然,黄老设计的邮票,和他有什么关系?

叶陵调出资料发出来。

“邵柏霖,大夏国邮票设计家,负责发行了大夏国第一枚生肖邮票猴票。”

众人看着介绍目瞪口呆。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本二手书居然是邵柏林的工作手册!

叶陵不慌不忙开口。

“刚刚看到那些旧货上面大都有一个邮的标志,还有数字编号,应该是从一个地方拉出来的。”

“恰好前两天我看到有大夏国总邮局有搬迁办公地址,猜出这东西是那边回收的二手物品。”

“不过没想到这东西都能被当做二手货出售,捡到了!”

众人听到这话连连惊叹。

果然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像是他们根本想都想不到要去二手摊位看东西。

更别说还特意注意到邮的标志和总邮局搬迁这种新闻。

这么一想,叶陵这哪里叫捡漏?

这叫去寻宝的,和他们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孟德这时候也验证完东西,沉默数秒,认真开口。

“大师,这东西是初审版没有错,不过也是猴票,实际价格有限。”

“我就按十二万一枚,给您出到一百二十万,您看怎么样?”

众人听着话只觉得眼前一黑。

这才多久?二十块就变成了一百二十万。

这翻倍速度,抢银行都没这么快吧?

直播间众人终于明白叶陵刚才说的准备一下是什么意思。

这都不用再去捡漏,直接一个东西就凑够了尾款。

全部在评论区催促此路是我开打赏。

“打赏就打赏,反正这已经两个小时了,爷倒要看看最后这点时间他从哪弄出来一个国宝!”

【此路是我开打赏火箭十枚】

这边叶陵把东西交给御古斋,确认过东西没错,签了协议,划账走人。

出门就朝刚才买画的地方赶去。

直播间众人看着这一幕全都叹气。

太急了啊!

那幅竹石图交了钱,什么时候拿都行,现在不到一小时了,不赶紧想着国宝到底是要干什么去啊!

直播间用户全不能理解叶陵的行为。

几个懂行的宝友也都皱着眉头疑惑起来。

通古晓今:“如果以叶大师的实力,一个小时去逛精品店铺,说不定可以点出一件国宝。”

“可是现在回去取东西就很难了。”

“啧啧,刚才还说主播这眼力不错,没想到这格局小了啊!要是这点不出来,我这一万就算了,给主播省点钱。”

天京大顽固发了个表情,淡定看着画面。

其他宝友各有态度,不过大多数都觉得叶陵是不可能点出国宝了。

叶陵却丝毫不在意评论,回到刚才的四合院付尾款,检查封盒没有问题就带着东西离开。

再去茶馆开个包厢,这才看向屏幕。

“宝友,现在可以开始点国宝了。”

“什么?”

宝友们听到话全都愣住。

“国宝是哪个?”

“哪个是国宝?”

现在叶陵身上的东西他们都一清二楚。

刚买的郑板桥《竹石图》和二手木盒子,一个还算是个文物,另一个可能连文物都算不到,更不用说是国宝吧?

此路是我开挠着头一脸猖狂。

“主播啊!要是点不出来国宝就好好道个歉。这也不难对不对?”

“还不起钱可以打工嘛,何必这么欺骗观众呢?”

“就你手里的东西,一级文物都难算吧?更别说是国宝了。”

“难道你还要重定义国宝不成?”

“你又知道我没点出国宝了?”

叶陵一开口,直播间宝友全部叫好。

这话说的硬气。

对这种人就该怼回去。

井底之蛙一样的,还真以为自己是根葱了。

不过笑的时候还在想叶陵到底什么时候点出来的国宝?

通古晓今和天京大顽固面色也有些凝重。

他们丝毫没有察觉到叶陵什么时候点出来的国宝。

画不可能,盒子也不可能!

还有什么能算是国宝?

“宝友们,看好了!”

“这就给你们看看真正的国宝。”

叶陵开了封盒拿出郑板桥的《竹石图》,也不展开,直接捏住上画轴的一端旋转起来。

“这……主播是要干什么?”

“难道这画轴里面还有东西不成?”

众人还在震惊。

屏幕里,叶陵已经拧开画轴,却不急着取出,而是堵住孔洞慢慢放开。

等了十几分钟才竖起一拍,从画轴空洞中滑出一卷棕黄色的卷轴。

“还真有东西!”

宝友们看着画面全都傻了。

他们万万没想到,这幅《竹石图》里面还别有洞天!

这难道就是国宝?

看着叶陵展开卷轴的手,所有人都忍不住咽着口水期待起来。

叶陵取出卷轴,也不停顿,沿着卷轴由左到右展开,一边展开,一边顺手卷回。

画面上缓缓浮现出数行飘逸俊秀的行书。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

只看到这一行字,通古晓今脸色大变,急叫起来!

“《寒食帖》!”

“这是《寒食帖》啊!”

“元丰三年,苏轼被贬黄州,第三年的寒食节作了二首五言诗,史称《寒食帖》,苍凉多情,字意洒脱不羁,被誉为天下第三行书!”

“后世人称这是文字的交响乐,也是苏轼一生最得意的作品!”

“此帖之前,只有两幅作品能够胜出!”

“一为《兰亭序》,二为《祭侄文稿》!”

“全是一等一的文物啊!”

“只可惜这幅帖子从清代之后再无消息!”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

众人听着话愣在原地,脑海一片空白。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画轴里面,居然会是这幅作品。

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通古晓今对着视频深深鞠躬,感谢叶大师对这幅帖子的保护!

“这……又是什么意思?”

宝友们看着这一幕都不懂了?

刚刚主播不就是正常的取了画然后展开么?

怎么还成保护帖子了?

通专家你吹捧人也不是这么吹捧的吧?

通古晓今看到评论摇头道。

“宝友,这不是吹捧,而是叶大师真的有这个实力!”

“你们不懂刚刚叶大师的技巧!”

“刚才展帖子那一手叫做云遮月,是书画鉴赏中的高级手法,能够在最短时间内遍览画面内容,还不对画面造成更多损伤。”

“是在没有保护装置下最好的欣赏书画的方法。”

“光看叶大师的那手熟练度就知道,没有几千次开画次数根本练不出来。”

“而且,你们谁能看出来这个《竹石图》画轴里面还有乾坤?”

看到这句,直播间所有人都哑火了。

别说是看出《寒食帖》,他们连《竹石图》都弄不明白。

现在听到这句,完全没了脾气。

静静地等着叶陵说明情况。

毕竟不管是天京大顽固还是通古晓今都不知道叶陵是怎么知道这里面有东西的。

叶陵收回画,重新塞回画轴。

眼神落下,再次看到《竹石图》的鉴定信息。

【清代郑板桥竹石图,创作于乾隆十八年,上有二十年前旧板桥钤印落款,和陶斋收藏印,上卷轴藏有北宋苏轼字帖《黄州寒食帖》。】

叶陵重新展开《竹石图》指着右下角一枚红色的收藏印道。

“陶斋,这个印章有人知道么?”

听到提问,大半宝友都摇摇头一脸茫然。

这个问题已经超纲了。

他们对书画的了解基本就是分得清是画还是书法,能够知道几个有名的书画家都算是加分项。

至于这种不知名的钤印根本不了解。

通古晓今和天京大顽固听着名字觉得有些耳熟。

沉思几秒试探开口。

“这是端方的印章吗?”

“没错。”

叶陵点头认可这个回答。

两人终于放下心来,好好舒一口气。

还好没有说错,不然面子上真的挂不住。

一个紫禁城一级研究员,一个文玩老炮,要是连清代的东西都看不出来,那也丢人到家了。

宝友们看着两人的答案还是不清楚这个人是谁。

还要问,叶陵已经开口。

“托忒克·端方,清末大臣,金石学家,官至直隶总督,是清末比较有名的金石字画收藏家。”

“光绪三十三年,购买了江南藏书家丁丙的全部藏书,并以此为基础创建了金陵图书馆。”

“外出考察的时候都在收集文物,是近代大夏国收藏外国文物第一人。”

“陶斋是他的号,也是他的收藏钤印,在不少清代的书画上面都可以看到。”

“写过几本收藏界的著作。”

“《陶斋藏器目》《陶斋吉金录》《陶斋藏石记》《益州书画录补遗》”

“《清史稿》中评价端方性通侻,不拘小节。笃嗜金石书画,尤好客,建节江、鄂,燕集无虚日,一时文采几上希毕、阮云。”

“总的来说,收藏上面的能力还是有的。”

“在端方去世后,他收藏的一套商朝青铜器还卖出了二十万两白银,足够看出他藏品的精美了。”

“那《寒食帖》不是在皇宫里面的么?他怎么拿到的?”

“我记得在紫禁城书画名录中见过这幅帖子的名字。”

通古晓今有些疑惑。

“光绪赏的。”

叶陵听到问题直接回答。

“端方早期的时候受光绪器重,甚至赐给他紫禁城骑马的权利。”

“这幅《寒食帖》就是光绪知道他喜欢收藏字画之后赏赐给他的。”

“不过这事情是私下进行的,所以没有进清实录。”

“明面上只是端方拿了一幅画来请光绪评价,光绪看完觉得没意思,没收,让他带了回去。”

“戊戌年的事情,如果看《清实录》是有这段的。”

“有!”

通古晓今宝友连连应下。

“这段我有印象,当时我还纳闷这种时候,怎么还有人会讨论书画。”

“这下我就懂了!”

听到戊戌年,直播间众人都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个赏赐要偷偷摸摸的。

做这种事情可不就要小心么。

叶陵继续道。

“一般人到这里也就停了,可是我恰好看过端方的藏书志。”

“发现他在戊戌年新增了一件收藏,只是语焉不详,说得宝帖一幅,可传世珍藏。”

“刚刚看到这幅图的时候就想起这件事情。”

“上手后发现画轴两端重量不一样,尽管只有些许,可是这几乎不会出现,所以判断出画轴里面有东西。”

“就这样。”

众人看到这里,再看叶陵全是敬佩。

居然连这种冷门书籍和细节的画轴区别都注意得到,果然是活该捡漏……不,是活该点国宝啊!

“这哪里是冷门书籍,说是生僻书没人看都可以吧?”

“兄弟们,从现在开始,我觉得主播这个名字已经不适合叶神了,以后得叫叶神!”

“没错!叶神yyds!”

“永远单身?不存在的!我明天就给叶神生猴子!”

“明天就生猴子?这帽子挺环保啊?”

宝友们调侃归调侃,屏幕上却是整齐划一飘过无数叶神。

叶陵看一眼直播间人气,已经涨到了四万多人气,没想到涨幅这么快。

宝友们问候完叶陵又想起一件事。

“通专家,这个《寒食帖》算国宝么?”

看到这个问题,通古晓今都气笑了。

“宝友,我理解你们想要从叶大师这边拿钱的心思,可是这个《寒食帖》真的是国宝,而且能够列入一级国宝的范畴。”

“如果叶大师愿意将这幅画捐赠给紫禁城博物院的话,咳咳……这必然会是新的禁止出境展览的文物。”

通古晓今明里暗里都在提示这个事情,可是叶陵听着话就是不接话。

“嗯,是的,这幅帖子级别够了。”

“此路是我开宝友,现在时间没到三小时,国宝点出来了。”

“你服气么?”

“老……我……服气!”

“您是这个!”

此路是我开宝友连发几个大拇指。

说完还担心叶陵记仇,又是一组火箭送上。

“叶大师,叶神,我之前嘴臭,您别往心里去,我就是之前被几个国宝帮的骗过,真的不是对您有意见。”

“见到您才知道世上有高人!我改!我以后一定改!”

“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拉黑我啊!”

好家伙。

直播间宝友看着此路是我开宝友这前后两幅面孔禁不住感慨,川剧变脸都没这么快啊!

叶陵倒是无所谓。

这其实才是大部分人的常态。

要是自己刚刚看不出国宝,说自己是叶神的观众也绝对会让自己给钱。

而且,认识此路是我开宝友这种人关键时候也用得上。

当即点点头算是揭过这件事情。

正要离开,直播间内又传出一声疑问。

“叶神,您还有一个箱子没有说呢!”

“要不然也顺便说说?”

听到这个话,宝友们才想起来叶陵刚刚可是买了两样东西的。

定睛看去,注意到叶陵把盒子和画轴放在一起,装过猴票的书反而扔在袋子下面垫底。

“乖乖!难道这东西比刚刚的猴票还好?”

宝友们下意识就有这个想法。

毕竟一般人放东西都是把珍贵的放在上面。

可是这念头一出来就摇摇头自嘲起来。

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能在一个摊位上捡漏到初审版的猴票已经是足够逆天的事情。

要是还捡漏到别的东西那都不是气运之子,而是气运之神本尊转世了吧?

这时候,天京大顽固啧啧舌开口。

“宝友,我刚仔细看了这个盒子,是阴沉木的东西,上面还有一个戳印。”

“应该有个六七十年的历史,还真是个老货,卖的话至少有大百小千!”

这也不错啊!

宝友们听到这个分析感慨一句。

二十元搏一搏,有几十倍增幅已经算是不错的战果。

要是在他们手里这事情能吹一个月。

只是叶陵前脚刚二十元捡漏一百二十万的猴票,又八十万捡漏一级国宝《寒食帖》。

珠玉在前,这几百块的东西就有些不够看。

宝友们都随意应付着。

“不错啊。”

“是挺好的!可惜我已经在超市杀了十年鱼,我的心已经是冰冰的,这个价格已经不能让我有波动。”

“建议要点脸,我老婆心里什么时候有你这样的咸鱼了?”

“苍蝇再小也是肉!不愧是叶神,出手不落空!”

眼看着直播间观众的评价已经不知道混战到什么地步了。

叶陵轻轻开口。

“其实,这东西,也是个漏。”

“噗!”

喝水的宝友没忍住一口水喷满屏幕。

还有呛到嗓子眼说不出话来只能干咳的。

好半天缓过来,重新看着屏幕发现叶陵一脸严肃不像是开玩笑,都有些懵了。

“不是,叶神,你玩真的么?”

“不然呢?过家家么?”

叶陵说完不停顿,拿出盒子。

“本来不想说这个东西,不过既然有人看出来,那就顺便点一点也不要紧。”

“这的确是七十年前阴沉木做的东西,是一只药盒,上面的印鉴写着安和堂,是一个小药房。”

“这个盒子本身价格不高,也就是大顽固宝友说的那个价格,上下不超过一百元。”

“不过,他看漏了一点,这个药盒里面还有东西。”

“里面还有东西?”

宝友们听到这句都愣住了。

怎么叶神买东西都是亲子盖饭一套的?真就是捡漏大促,文物买一送一么?

叶陵不多说,随手抽开木盒盖子,露出内里的情况。

一共八个格子,全是寸许见方,深也差不多一寸,随手放在桌上发出一声闷响,听得出很有分量。

宝友们看着盒子直皱眉。

“这一眼望到头的地方还能藏东西?”

叶陵淡淡一笑,不说什么,同时在盒子底部几个地方按下去。

“啪嗒!”

一声清脆的响声。

叶陵转过盒子。

众人才惊讶地发现盒子侧面居然完全弹开,露出了一个抽屉状的空间。

里面空间不大,只有两个小盒子紧紧地贴在一起,隐隐可以看见上面还有些文字,写着什么什么丸。

盒子外面大部分字迹都褪色模糊,还有些地方都出现了霉斑。

“这就是宝贝?”

宝友们都有些不太相信。

都发霉了,霉宝还差不多。

叶陵不管评论,将东西倒出来,一口气吹开上面的浮灰,终于露出真容。

“安宫牛黄丸。”

这几个字一亮出来,整个直播间都鸦雀无声。

每个人都是一脸平静,两眼疑惑,三分不解,四目相对,无法理解。

“就这?”

“不是吧,叶神,你也太让我们失望了!”

“这东西我们家门口的药店就有卖啊,不要998,不要588,只要218一丸。”

“还是新鲜的!”

“叶神你这两枚都长霉斑,怕是过期了吧?”

“过期的药,吃了怕不是治病,是送命。”

直播间内,宝友们嬉笑起来,全都感慨叶陵这捡漏不算成功。

“真的么?”

叶陵神色平静反问一句。

看到叶陵这么平静,宝友们也不确定了。

迟疑着开口。

“难道……不是么?”

“当然不是啊!我的天啊,叶神,我看到了什么!”

“我……我可太激动了!”

一个顶着大国小医昵称的宝友激动地连话都不会说了。

惊叫着发出一大堆表情包。

“这是老安宫牛黄丸吧?叶神能说说是几几年的么?要是二十年前的,我可以出价两万一枚收!”

嗯?

看到这宝友的反应,众人都愣住了。

他们刚说完这药会不会过期失效就有人出来高价回收。

这也太打脸了吧?

大国小医宝友也不管评论区一片安静,直接刷了四发火箭。

【大国小医打赏火箭四枚】

“叶神,钱我付了,这东西您务必给我留着啊!”

“一丸都行!”

“这东西可真的太及时了!”

“宝友,要不然你先说说你是干嘛的?”

直播间内有宝友好不容易插了一句话进去,打断了大国小医的话语。

大国小医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表现浮夸,连忙道歉。

“不好意思啊,我实在太激动了,这种老安宫牛黄丸太久没见到了,有些忍不住。”

“我是孙家的人,也算是医药世家了,目前正在孙氏药堂当坐堂医生。”

“孙家?”

宝友们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家族,倒是天京大顽固哟一声叫起来。

“药王孙家?”

“可以啊!”

“怎么不玩银针开始研究草药了!”

天京大顽固说完也不停,顺手发了孙家的信息出来。

“药王孙家,相传为楚大夫屈原的后人,自幼体弱多病,立志学医,后来成为一代药王,并著有《千金要方》和《唐新本草》两本药书,被后人尊称为“药王。”

“现如今孙家在大夏国药学界发展的很是不错,各地都有诊所和种植基地。”

“怎么,孙家连个老安宫牛黄丸都没有了吗?”

这下众人终于反应过来这个孙家的情况,居然是药王孙思邈传人。

一个个变了脸色。

而且更好奇的是这个老安宫牛黄丸究竟有什么特殊的。

竟然让药王孙家的人都这么激动?


>>>点此阅读《直播鉴宝:宝友你可真刑啊》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