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嫁给不孕不育指挥官后,我揣崽了》最新章节

小说:嫁给不孕不育指挥官后,我揣崽了
分类:现言脑洞
作者:涤心
角色:
简介:地星毁灭20亿年后,仅存的人类重新在宇宙中建立了人类生存基地。而作为基地中掌控人类守卫职责的指挥官唐暮却被检测出生育值为零!于是,基地第一美男唐暮瞬间从基地女人口中香饽饽沦为人人嫌弃的对象。好在基地重新改革了婚姻模式,采用大数据自动匹配婚姻,给他自动匹配到了星沉基地里一个小小的女兽医。子桑,21岁,生育值—百分百!唐暮:女人,给我当秘书,兼军医!子桑:滚!....

书评专区


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嫁给不孕不育指挥官后,我揣崽了》最新章节

《嫁给不孕不育指挥官后,我揣崽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星元20亿2022年。

星沉基地。

一个大大的类似于骷颅头形状的,用特殊铀玻璃做出来的屏蔽墙内,无数的星际航母在基地堪比宇宙的星空中浮浮沉沉。

这些航母的体积堪比二十层楼和十只曾经的地星航空母那么大,里头的空间足可以容纳一个军姆的兵力和两万顿星际物资的空间大小。

星际211号航母停在了一旁的悬浮站台上,自动磁屏门打开,从里头走出来一个身着银灰色军装,一头黑色短发的男人。他冷白肌肤,深邃立体的五官中面色极其冷淡,甚至还透着隐隐的不耐。

可即便如此,却依旧挡不住他帅到宇宙都黯然失色的俊美形象。

就在这时,站台上的一个与他穿着同色系军装,但是身材和五官比他稍显逊色的男人走过来,鬼鬼祟祟地说:“唐暮,柯上校来了,他叫你马上去总控办公室。好像是为了你的生育值的事儿!”

这个叫唐暮的男人微微挑眉,微眯眼的同时,好像周遭也冷冻了几个度。

西汤用力咽了咽口水,表示真的不关他的事儿,这有关唐暮生育值为零的事情,真的不是他传出去的啊!

而且,有关唐暮生育值为零的事情也不是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啊!这件事可是整个星舰的人都知道!

所有人都知道,在星沉基地的男女,只要成年以后就有义务有责任配合基地进行生育值测试,以确定每个人未来对于星沉基地的贡献与作用。

自然,生育值高的人,不但会受到星沉基地的特殊优待,而且还会给与非常舒适又开心的工作,以方便将来可以为星沉基地孕育更优良的后代出来!

原本测试生育值这件事就是体检的一部分,可谁知道,那天西汤把唐暮的体检报告一不小心就随手放到了星际的网络屏上,网络屏只需要一秒钟就可以把放在上面的物品影响传递到星网的公网上,一瞬间,所有的星沉基地的人都能看到这份体检报告!

而自然而然的,唐暮生育值为0的事情就被所有人都知道了...

QAQ多么残忍的现实。

“所以,你该怎么办?”西汤没好意思说,要知道在星沉基地里,没有生育值的人、兽是毫无出路的。

这就好比一个蜂巢,母蜂是最珍贵的,是所有蜜蜂里的蜂王,可以繁衍后代,作用巨大,而雄峰可以与之交配,形成后代,也算是有点享受。可是工蜂呢,便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干活,不辞辛苦,任劳任怨,其一生的责任,便是劳动!

作为一个生育值百分之八十的人来说,西汤很同情地看着唐暮,因为他几乎就可以看见他未来几十年的凄惨命运——工作,工作,还是工作!

唐暮没理会他的话,更没回答他啰里啰嗦的提问,而是直接从悬浮磁站上了一辆小型悬浮私人飞机,扬长而去。

最后一眼,西汤很明显看见唐暮不耐烦的表情。

看起来,这件事真的是困扰到他了。

小型悬浮飞机落在基地后面的工作和生活区。

空军总指挥办公室是唐暮的个人办公室,从他十八岁被授予少将开始,便被分派到这里,平时只要不出去巡逻便是在这里监视着星沉基地的每一个角落和外围五亿光尺的范围,保证巡逻和监护到位。

然而,今天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爸。”一进来,唐暮的脸色就沉了下来,看着里头背对他而立的身着军装的男人,有些抗拒。

唐珂转过头来,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面庞上却是如唐暮一般无二的冷酷形象,并且一开口就直奔主题:“你生育值为零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唐暮蹙了蹙眉,似乎很反感讨论这个问题,但是又不得不说:“就是为零,还能是怎么回事?”

唐珂气急了,快步走到他面前,握紧双拳,怒视着他说:“我们唐家这两亿年来从未有过生育值为零的后代!唐暮,你如果想通过这个来抗拒我为你安排的婚姻,那你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唐暮蹙了蹙眉,不明白他说的是什意思?

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

唐珂冷笑一声说:“从今天起,整个星沉基地开始进行大数据精准配送婚姻,也就意味着,即便你是生育值为零,也有可能会被大数据选中与其中一位雌性进行婚配,并且必须进行交配,或者特殊手段进行婚育!所以......”

一切不言自明。

唐暮是必须要跟一个‘雌性’婚配的。

雌性?

是的,因为在星沉基地里面,不单单是人类,还有人兽。简而言之,就是人与星兽的结合体。

在这里,人与人,人与兽,人与人兽,可以自然婚配,通畅交往,毫无阻碍。

而这一切,都来自于二十亿年前的地星的一场核磁倒转,上面的所有生灵瞬间失去了磁引力,飞入太空。

好在,当时的技术还不错,地星上的空军基地的人马上展开救援,救下了不少的人类、兽类,然后带着他们一起飞上了太空。

最终,在这个不知名的星球中重建了家园,取名‘星沉’。

据说,那颗地星永远沉没在茫茫宇宙中,再也没有找到。

愣神的功夫,旁边的星际网络大屏幕上出现了一颗人头,啊不,具体来说,是一个长着人头和狮身的男人。

他一直保持着狮身的站立状态,但是整个感觉还是离人类的协调感差一点。

那人在大屏幕上出现的一瞬,唐珂不自觉站直了,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

\"长官!\"

星沉基地的首席长官,唐吉莫尼,一个据说活了二十亿年的老家伙,他原本是人类,但是后来为了活的更长些,就给自己研发了与兽类融合之法,所以每过十几年他就会变一个形象。

现在的他是跟狮子融合的,看起来威风凛凛的,比之前跟一只蛇融合好看多了。

不过,即便是过了二十亿年,他依旧没有改掉他那爱嘲笑人的本性,一上来就噗嗤了一声:“噗嗤,哎呦喂,唐暮,听说你不孕不育啊?啊,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唉呀妈呀,我差点笑死......”

唐暮的脸肉眼可见地阴沉了下来。。。

唐暮竭尽全力克制住了自己的面部表情,用极其隐忍的态度对着大屏幕说:“你到底笑够了没有!”

唐吉莫你一看唐暮真的生气了,急忙收起自己猥琐的笑容,开始一本正经地捋了捋胡须说:“是这样哈,我刚刚看了一眼大数据,看见一个叫子桑的女兽医跟你的匹配度是百分之百啊!”

唐暮眯了眯眼,显然是不相信。

谁能相信一个生育值为0的人可以跟另外一个人有百分之百的匹配度?开玩笑呢?

然而,现实总是啪啪地打耳光!

很快,那个匹配值和匹配度的表格就出现在大屏幕上。

斗大的百分百三个字跳跃在唐暮的黑眸里,直觉讽刺。

而匹配值的旁边,有这个叫子桑的女人的详细资料。

唐暮一目十行看完,只关注了,女,人类,21岁,星际兽医,这几个条件。

呵呵~兽医?

是要给我治病吗?

专治不孕不育?

唐暮咬了咬后牙槽,就听见他父亲唐珂在后头一言堂地说:“就这么定了,明天就安排你们见面!”

“唐暮,28岁,星际战队中将,唐氏一族一脉单传......”

读完上面的匹配报告,小沫一言难尽地看着对面正在给一只星际犬打针的子桑说:“小桑啊,完蛋了,你匹配到这个基地里最冷血最无情最没人情味还有生育值最低的唐暮啦!唐暮耶!”

如果在一天之前,小沫还是一副一听唐暮就两眼放光,一听这个名字就不自觉犯花痴的模样。

可是现在,她对唐暮要多鄙夷有多鄙夷!生育值为零,这辈子都会被星际的人看不起!

可是,小沫这边急得想上天开航母带着子桑逃婚,人家当事人呢?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慢条斯理地从后面的配药室里出来,走到病床前,拨开两只腿,露出中间......

然后利落地将一根五厘米长的针扎入那只星际犬的屁股里,星际犬呜咽了一声,疼得直掉眼泪。

说他是星际犬,是因为他的整个外形都只剩下犬类外形了, 保留了人类的大脑而已。其实也算是人兽,但是已经看不出人的模样了。

可是,相较于小沫的着急慌张,子桑倒是一副不咸不淡,丝毫不受之影响的表情说:“那岂不是很好?生育值为零,说明以后就不用担心生孩子的死亡率问题,而他性格冷漠,就说明不粘人,以后结婚我们两个就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各过各的,这不是很好?”

“哎?”小沫掐着腰走过来,看着那只星际犬的两条被干趴下的腿说,“哎,我说,你真的就甘心一直呆在这个兽医院里每天对着这些人不人兽不兽的东西干针?就没想过去更高更适合人类居住的蜜糖基地去过更好的人类生活?”

那只被干趴下的宠物犬听了这话,微微抬起头,用颤抖的声音抗议:“你才是东西呢!你全家都是东西!我,我就在蜜糖基地里住......”

小沫眼睛一亮,急忙掰过他的狗头,一脸惊喜地问:“你在蜜糖基地里有房吗?有地吗?有钱吗?”

那只狗默了默,咬住狗嘴说:“我,我就是一只狗而已.....”

小沫嘴角抽抽,一脸鄙夷地推开他的狗头道:“就知道狗最没用!”

而子桑则一把推开小沫道:“请对我的患者客气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喝~你还挺有敬业精神.....”

“当然!”

“那你就对着你的生育值为零,这辈子都生不出人类宝宝的唐暮去敬业去吧!”

“滚!”

小沫真的滚了。

她是这个医院的护士。

而打完针的子桑也陷入了沉思当中。

她把那个针管放进真空消菌箱,想,这个唐暮真的生育值为零?

然后,他真的跟自己匹配度为100?

可是.....为什么?

而这时,那只星际犬已经从病床上爬起来了。

他抖了抖毛,然后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大帅哥的模样出现在配药室门口,风姿摇曳问:“嗨,子桑医生,有空吗?一起去喝杯咖啡怎么样?”

子桑毫不意外他的变身,只是蹙了蹙眉说:“你现在人、兽的两种形象维持时间都短了,怎么回事?”

被提问者红了红脸,用手放在嘴边轻咳了一声,一脸不好意思地说:“就,就搞了几个人兽女朋友....有点、有点肾虚.....”

子桑脸上笑得好像能杀人,一双眼狠狠刮了他一下。

子陌撇撇嘴道:“子桑姐,我,我也是生物,也是有兽欲的嘛....你说我也不容易,好端端的一个人,生了个小病,差点死翘翘了,只能借助与这个狗的身体来存活....而我自己的身体呢,只能通过你的这个短瞬间机体变形来出现那么几天.....我自然是要好好利用利用了...”

子桑没说话,开始忙着收拾工作台上的针管器具。

而子陌则试探着问她:“子桑姐....你、你真的要跟唐暮结婚啊?”

子桑顿了顿,想了片刻道:“我去会会他,如果可能,最好让他自己提出来悔婚。”

子陌点头:“哦”

然后子桑补充了一句:“否则拒绝基地安排的扣款,我....不是支付不起,就是不想付。”

子陌:......竟然是这样!

他最看不起的就是爱钱的女人了!哼!

第二天一早,子桑如约去了星沉基地最大的咖啡馆赴约。

然而,在她等了二十星分零伍拾星秒之后,她终于将最后一口咖啡一饮而尽,并且将帐记在了空军总指挥办公室的账上,然后潇洒离去!

空军总指挥办公室内,唐暮站在一个巨幅的辐射电子屏幕前,看着面前的浩瀚宇宙。

就是这片宇宙,孕育了无数的生灵。

然而,也是它,毁了无数的生灵。

二十亿年前,地星球的毁灭提醒了人们,这个宇宙并非一成不变的孕育他们,还可以毁灭。

但是毁灭却并不是偶然的,而是蓄谋!

二十亿年来,唐吉莫尼长官一直在追查地星陨落的原因,如今——

就在唐暮沉思之际,忽然他的星际虚拟通讯器响了。

他点了下头,袖口的一个类似于袖口的东西说话了:“报告长官,刚刚在星际美味咖啡馆内,有一个叫子桑的女士,将一杯价值一百二十八欧星的咖啡,记在了空军总指挥办公室的账上。”

唐暮眉头一蹙,眼底是深深的质疑。

这个星球上还有人敢把帐记在空军总指挥办公室的账上?

那枚纽扣仿佛知道他会有此怀疑,马上解释道:\"中将,按理说,您应该在二十一星分之前到达咖啡馆与这位叫子桑的女士共进咖啡。然而——\"

然而,你并没有赴约,然后人家喝了咖啡,然后把账记在了你的头上。

可是纽扣不敢说。

可是纽扣不知道的是,某人的关注点并不在这个失约上,而是在:她的胆子....不小。

要说整个星沉基地哪个部门最大?

自然就是空军基地。

因为空军基地几乎就是星沉基地的核,是当年带领人类从地星逃离的那个空军编制的一直延续。

到如今,已经二十亿年过去了,依旧无法改变空军基地在整个星沉基地的地位及作用。

当然,虽然,人类现在并不是只有星沉基地这一个居住区,还有更高一级的蜜糖基地,是人类之前的行政机构在人类原来的太空保护站的基础上延展而成,如今已然是人类的第二个地星了。

而再低一级的则是混沌星球,那里流放了不少的死囚和罪犯,还有不少无法在其他基地生存的妓女和流浪汉,在那里以拾荒为生。

据说,混沌星球是在几十年前刚刚发生过大爆炸的星球,但是因为爆炸并没有让星球陨落,留下来一部分,所以原先的生存设备也就保留了下来,那些人过去,也算是一个栖息之地。

这样的大大小小的基地有十几个,分别分布在空军基地划分的大气保护层的范围之内,供人类栖息、繁衍。

不过,空军部门对星沉基地来说是最大,在其他基地看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二十亿年过去,人类的争斗从未停止。

除了空军基地,还有星际战甲队、宇宙冒险队,等等不同的战队出现,都是打着为了保护基地的名义,实际上,更多的是获取权力的欲望在驱使!

话说远了,说回来空军基地在整个星沉基地的权属地位,那么就不得不说起,唐暮这个人在星沉的地位了。

他十六岁以击退宇宙海盗团闻名,凭着他高于精准微化机器的大脑和精准的判断力,十八岁一举坐上星沉基地空军总指挥的位置,一做,就是十年!

外界相传,他冷血,孤僻,傲娇,甚至.....残暴!

可即便如此,还是有无数的女人为他痴迷,癫狂!

只因,他那俊美的外表和异于常人的才能!

怎能让女人不为他痴迷呢?

然而——

当这曝光生育值一事曝光之后,他瞬间从香饽饽变成了人人嫌弃的可怜虫。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能拥有一个健康漂亮的人类宝宝,是多么不易的事情!

平常大家的生育值在50左右就已经够焦虑的,结果他是0?!

那就是想都别想了呗?

谁会去冒那个险?

傻吗不是?

所以,当听说大数据匹配的人是子桑时,所有女人都一致松了口气,可又同时提了一口气。

这个子桑她们都认识啊!

她们的宠物都是找她看病的。

结果她这么惨,就怎么匹配到了这样一个人?

于是,女人们在等待的过程中纷纷在议论:

“你们说子桑医生的生育值是多少啊?不会也是0吧?”一个抱着紫毛犬的贵妇在八卦。

另一个抱着一个人头犬身宠物的女人说:“有可能!0配0,谁都不吃亏,正好!”

“可是,我怎么看子桑医生都不像是生不出的样子。。。”一旁抱着一个狮身人头宝宝的贵妇说。

抱着一个人头犬身宠物的女人说:“这怎么能看?啊对了,我们可以通过星网来查!”

说着,她急忙打开星网,又打开她早上刚刚交过费的大数据库,输入子桑.....

半秒钟之后,女人一脸惊讶地抬起了头。

其余女人一看她这种表情便急忙跑过来争先恐后地看,结果——

所有人都惊呆了!

百分百!

生育值百分百啊!

啊!这是什么概念呢?

就是说,百分百能怀孕!能生!很能生!

......

女人们用力咽了咽口水,纷纷不约而同地看向治疗室。

那里藏着一个宝,宇宙之宝啊!

天哪,在这个被核磁充斥到生活每一个角落的年代,她作为一个纯种人类,到底是怎么做到生育值百分百的!

难怪把她匹配给了唐暮中将!

那个家伙是0,只有这个百分百的才能填坑!

┭┮﹏┭┮为什么这个宇宙这么的不公平,啥好事都给了人家!

女人们的心情好复杂,大起大落间,竟然没发现,在走廊的尽头,一个身穿制服的男人正抄着一只手缓缓向这头走来。

他俊眸冷目、五官深邃、身姿挺拔,每走一步,脚下的幻皮鞋都会发出咚咚的声音。

终于,其中一个女人发现了他,惊呼了一声‘唐暮’,然后瞬间就激动地晕了过去......

而其他女人也好不到哪儿去。

面对帅到周边都黯然失色的唐暮,这些女人的荷尔蒙统统紊乱,流鼻血的流鼻血,晕倒的晕倒,尖叫的尖叫,种种态度,不一而述。

而自始至终,唐暮都没看这些女人一眼,而是径直走过她们,直到走到治疗室的门口,才停下,转身,面向治疗室。

治疗室内,子桑正满头大汗地按着一个体型巨大的巨型犬,准备打针。

然而,就在她准备下针的时候,那只巨型犬的后腿恐惧一蹬,直戳子桑的腹部!

子桑吃痛,往后退了几步。

这一退,踩到另一个东西。

然而她此刻的暴脾气也上来了,一咬牙,恶狠狠地看着那个巨型犬,眼一瞪,牙一咬,冲着那个巨型犬的屁股上就是一针!

“敖欧鸥~~~”那只巨型犬蹦起来,结果站起来是一个人脸,哭唧唧地摸着屁股,一脸怨怼地看着子桑说,“子桑医生,你好歹轻点啊!人家,人家....痛嘛.....”

子桑抽了抽嘴角,一脸冷漠脸地说:“那你下次不要动....我就轻点。”

那个巨型犬更加用怨怼的目光幽怨地看着她.....

如果没有看见刚刚那个过程,光听声音,只怕是就会误会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之事。

然而,唐暮中将并不这么想,他觉得这个女人在耽误自己的时间。

于是,他一开口,就对治疗室内并没有发现自己存在的女人说:“女人,请跟我来一下!”

而他这样说的时候,院长正好也来了,听见他这样说的时候,也急忙点头道:“是!是!子桑医生,麻烦你来一下,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被叫‘女人’的子桑挑了挑眉,看了看周围,确定自己没有穿越到地星时代的言情小说里之后,扭过了头——

于是,就与唐暮这个冷得跟个冰山似的男人撞上了眼神。

对视间,强强一撞,瞬间就是一个不小的火花!

哎呦喂,闪得一旁的巨型犬的狗眼都要瞎了,急忙用手捂住了眼睛!

这时什么惊天地泣鬼神、天雷对地火的苟场面!

他这只狗都招架不住了!

而子桑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

她依旧用她惯常冷脸的样子看着这个不速之客道:“这位先生,如果看病请排队。”

唐暮挑了挑眉,眸底一凛,显然是耐心即将耗尽的样子。

一旁的院子感觉到了浓浓的危机感,急忙站到二人道:“那个二位,都别急,别急!这样吧,我正好没事,到我的院长办公室里去聊,好吧?”

唐暮哼了一声,直接迈步往二楼走去。

这里的楼梯已经是悬浮磁梯,你只需要站在上面,便可以进行空间运行,不论上下,左右,各个方位.....

因而,楼层之间的空间里,到处可见各种方向的运输通道,因为悬浮磁梯是无形无感的,因而看起来就好像所有人都在空中站立飘浮。

其实是在托送,并没什么了不起的。

二人一致上了悬浮磁梯,唐暮在前,子桑在后。

院子呢,则一个人龟缩缩坐了另一条线路。

唐暮知道子桑在后面,可以听到,于是冷声道:“你胆子不小,竟然敢将帐不打一声招呼就记在空军总指挥办公室的账上。”

子桑也不甘示弱,冷笑回嘴:“唐中将好大的口气,就好像你请人吃饭不用花钱似的。”

唐暮挑眉,然后蹙眉道:“我什么时候请你吃饭了?”

子桑眯了眯眼,挑了一下嘴唇:“装傻?”

唐暮更是火气上来了,回眼瞪着她!

可就在这时,子桑忽然一动,瞬息间,从他的眼前如一道风一般一闪而过!而下一秒,她一个空中翻,在两个悬浮磁梯的中间,接住了一个脱离妈妈怀抱掉下来的小孩!

她在空中一把抱住这个小孩,然后凌空一翻,稳稳地落在另外一跳运输托梯当中......

那个小孩的妈妈此刻也着急地哭着冲着子桑和孩子那边招手喊:“宝宝!宝宝!你没事吧宝宝!”

子桑检查了一下怀里这个难得的健康的人类宝宝,笑着对那个宝宝的妈妈说:“她没事,她很好。”

那个小孩的妈妈含泪道谢,一个劲儿说自己的不是.....

托梯上来二十层,子桑将人类宝宝还给了她的妈妈,然后在这个年轻妈妈的千恩万谢中转过了头,看见唐暮也从另外一侧上来了。

唐暮刚刚全程观摩了子桑堪比一个成熟突击兵的身手,也看见了她在抱住小孩时为了保护她而宁愿自己的身体失衡撞击到了空中的一个灯壁的过程。

所以,此刻他看见子桑的眼神中,多了一层莫名的审视。

“你有身手?”唐暮伸出手在下巴上摸了一下,问。

子桑则看都没看他,径直从他面前走过。

她不想跟这个傲娇男讲话,一句都不想!

正好,院长也到了,子桑迎过去,跟着院长进了办公室。

唐暮看着她的身影,忽而意味一笑,也慢悠悠走了过去。

没有锋芒,有点耐心的他,多了些许慵懒又痞坏的样子。

院长办公室的陈设有点像地星时期的白灰墙体的办公室设计,不过里头的桌椅是一次性成型的玻璃,让整个空间看起来空旷又多了很多的科技风。

看见子桑进来后,院长笑着摇头道:“哎呀呀,子桑啊,自从你一年前进入医院开始,我就知道,你绝对是咱们兽医院里最早离开的那一个!”

子桑微微一怔,有点慌地问“为什么?院长,你要开除我啊?”

毕竟在星宇宙时期,人、兽混杂,高科技与基因技术也是高度开发利用,人类在其中,就业和生存,实在是没什么优势。

她如果不是刻苦努力钻研兽医这一门技术,只怕连饭都吃不上,说不定要去混沌星球去捡破烂去!

这一点都不夸张,毕竟子桑从小父母双亡,一个人孤零零在基地的孤儿院长大,要想活下去,只有靠自己。

可院长这边可不是这种心情,他高兴着呢!

自己的下属马上就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他高兴都来不及呢!

这不,他马上笑嘻嘻地说:“不是,不是!是调职!子桑啊,你不知道吗,你的生育值可是百分之一百!按照星沉基地,甚至蜜糖基地的标准,你已经属于星球基地里最优级的生物,是需要进行保护和优待的呀!”

子桑微微皱了皱眉头,听着院长的话隐隐感觉不好!

果然,她听见院长说:“是这样哈,基地内有几个不错的职位可以供你选择,让我传达给你,你看看!”

说话间,院长用手在空中一抹,马上在空气层中形成一道高频磁膜,上面马上出现了几行字。

子桑看过去,隐约看见是比如某某长官的家庭医生,或者是星际招待处的秘书等等,都算是又悠闲又赚钱的工作,总之,比她现在每个月一千星币的工资高多了。

她皱了皱眉,似乎看起来真的在思索哪个工作更适合自己......

然后,她听见自己身后传来一个悠哉又清冷的声音:\"她哪里都不去.\"

子桑转过头去,院长也看过去,二人看见一直迟迟未到的唐暮正慵懒又悠闲地靠在门框上,耐心十足地衔起并不真心的笑容对院长说:\"你给的选择,她那哪个都不选.\"

子桑这头真的是要笑了,这大哥是谁呀?他凭什么决定自己选不选?

更何况了, 就算是自己本来也没打算选,用得着他说吗?

他算哪根葱?

唐暮掀了掀眼皮,蹙眉看向子桑.

子桑也回瞪他.自然,她是不知道,唐暮天生可听人心,只要是个人的心,他都能听得见他在想什么.

只不过....有时候他并不喜欢也不想听那么多人的心声,就自动关闭了。

然而,就在一分钟之前,他打开了.....

然后听见这个女人在心里骂他算个葱?

粗鲁!

然而,子桑这头并不知道自己被人窥了心声,还在继续默念:难怪他生不出孩子,敢情那劲儿都用来吹牛皮了吧?

唐暮动了动耳朵,耳朵好红。

这个女人......

他早晚有一天让她看看自己的劲儿到底在哪儿!

不过,现在他需要干正事儿。

他抄着手,优雅又不失慵懒的走向前来,看着子桑,对院长说:“她,进空军总指挥部.....当秘书!.....兼军医。”

院长一脸不敢置信,重复了好几遍跟唐暮确认,直到唐暮确认并且极其确定,他才欣喜若狂地跟子桑狂眨眼!示意她,这次她可是走狗屎运了!

而子桑差点被他这好大的一个大喘气憋死,直到最后的那句‘军医’出口,子桑心剧烈跳动了几下。

要知道,她这辈子的梦想都是救死扶伤,并且想着,自己打定就当一个纯种的人类,也活不了几十年,要干就干点自己喜欢的事儿。

比如救死扶伤,就挺好。

只是在毕业的时候,她被分配到了兽医院,没当成正经的医生,跑去干了给宠物打针的营生。

这怎么也没想到,她的峰回路转竟然是通过这样的方式,通过这个男人来实现!

子桑在思考,要不要答应这件事。

她在思考,其实唐暮也在审视。

一个是不起眼的兽医院的实习医生,一个则是空军总指挥部的高级秘书兼军医,地位天壤之别,如果在普通的星众那里,几乎是想也不想就点头答应!

可是这个女人还在犹豫?

她在犹豫什么?

就在这时,子桑忽然抬起头,抿了抿唇,摇头道:“我不同意!”

院长这头其实已经在填写调函了,结果听见子桑说不同意?

他大吃一惊,回头惊呼:“子桑,你说什么?空军总指挥部的高级秘书啊!这可相当于少将的身份!而且当医生不是你的理想吗?现在机会就在眼前, 你怎么反而不去了呢?!”

子桑说:“我同意当军医,但是,不同意做空军总指挥部的秘书。”

唐暮眯了眯眼,面染怒色问:“为什么?”

子桑也不甘示弱,直视他道:“因为,我,很不喜欢,你!”

......

糟糕,炸药的味道!

连院长这样的千年老妖精都吓得退避三舍,退到窗口,离他们远远的。

而唐暮就这样盯着子桑干净又倔强的脸蛋儿。

素颜,不染一丝脂粉却干净得如同雨后的芙蓉,清纯,又美好。

这一刻,唐暮竟然心生采摘之心,想把她的这种美,私藏起来。

可能是被他这种骤生的荒唐想法吓着了,唐暮连想都没想,脱口而出:“这件事,你没得选择!明天报道!”说完,一扭头,头也不回的走了。

......

子桑想把他拿手术刀给拆了!

走出兽医院,唐暮的脑子里还回响着刚刚那个女人跟自己挑衅说的那句:‘因为,我不喜欢,你!’

可是不知怎么回事,他竟然生气不起来,还觉得怪好玩的,连一向都不起波澜的冰块脸都柔和了许多。

就在这时西汤忽然从他身后出现。

“哎呦喂,我们的唐中将这是....思春了?!”

唐暮吓了一跳,但很快就镇定下来,没好气问:“来找我什么事儿?”

西汤撇撇嘴:“没事儿就不能来找老朋友玩啦?”

唐暮没想搭理他,继续往前走,快步走到他的私人悬磁飞机前。

而西汤在后头急忙跟上去,也跟着他上了飞机。

上去后,借着唐暮坐着被飞机的自动控制系统系上安全带的功夫,他急忙汇报道:“之前一直到我们基地来骚扰的暗牧星球的那些流氓又开始蠢蠢欲动了,星际战甲跟我们发出了邀请,说这一次要跟我们比试比试,到底谁可以在最快时间内制服那些战艇!”

唐暮理都没理,点击悬浮屏上的按钮,飞机起飞。

他冷脸说了一句:“无聊。”

西汤就知道他会是这样的反应,但是西汤却并不认为不理他们就完事了!

他着急道:“唐暮,这一次真的要给宇宙战甲那些人一点厉害看看了!否则我们空军基地的地位岌岌可危啊!听说蜜糖基地那边都开始筹谋派人过来监管我们的工作了,这算什么?这不是明抢吗?”

唐暮听了这话就好像听了一个笑话,冷冷挑眉,唇角沁笑:“他们可以过来试试......”

西汤隐隐说不好。

他现在非常为宇宙战甲的那些人担心了!

要知道,整个人类的生存基地里头,能让唐暮发狠邀请他们来试试的,还真的没几个人!

他这样想的时候,兽医院刚刚走出院长办公室的子桑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什么?!空军总指挥办公室高级秘书?!”小沫的声线高出十六个度,差点引起报警系统。

子桑气得直接拿手怼到她的嘴上,然后看了看周围的人....还有兽,然后低声说:“你小点声!这事光彩吗?你这么大声干嘛?!”

小沫怔了怔,示意她拿开嘴上的手,待她拿开,马上一脸茫然地问:“这有啥不光彩的?姐姐,你是偷了还是抢了?没偷没抢,正大光明的大数据匹配,你有啥好羞惭的呀?”

小沫就喜欢看二十亿年前的据说叫‘相声’的东西,没事儿就自己整一段,经常把子桑给气得心肝脾肺肾都疼。

就比如这件事,这不明摆着就是唐暮以权谋私,想把自己搞到他身边,想让自己屈服,服从大数据安排跟他一个不孕不育的人结婚的吗?

虽然说她自己也从未想过要生孩子,觉得以现在的星球环境下,纯正人类生活实在是太难了,无论是大环境还是精神上,都要承受巨大的压力,所以,她原本打算就是单身到死,一辈子都不会生育的。

这下好了,给自己安排一个不孕不育的。还真是天随人愿,不知道是不是大数据连她的心理都监控了,这才给自己和唐暮匹配了一个百分百出来!

可是,这样的安排,实在是太....太违背她的处事原则了,她有点接受不了。

咖啡桌另一头的小沫大大的喝了一口咖啡后,大力喝下,然后说:“我说子桑啊,不是我说你,你就是太教条主义了!如果不是这样,当初你但凡能拉下来去找一下你的那些亲戚,也不至于被分配到兽医院呀!说起来,你爸爸当年也是空军中卫,你现在如果进入空军指挥所,职称就是少将,也算是女承父业呀!”

子桑一脸一言难尽的看着小沫,中卫只是一个卫兵,而少将则是拥有军事指挥权的啊!能一样吗?

她发现一个特点,只要是人类,都有一种护犊子的心理,而且还得传承,无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这毛病!

但是如果基因变异之后就不同了,几乎都是只顾自己,享受、安乐,得过且过,只管当下。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一种种族的延续问题。

不过子桑明白小沫说的意思,她其实也心动了,不过不是因为那个秘书职位,而是军医。

毕竟当一名医生是她一直以来的职业理想,而军医就更是理想中的理想了。

有关这件事,她打算去孤儿院找找院长,听听她的意见。

告别小沫后,她独自一人乘坐星际列车去了蜜糖基地。

是的,从小到大,她都是在蜜糖基地里的孤儿院生活。

蜜糖基地里有划分森严的等级制度。

因为整个基地的面积物资和使用面积有限,所以,当初从星沉基地迁移过来时,也算是精挑细选的优质人才才可以入住这里。

当时就只有一座城,取名蜜糖,后来随着人类的繁衍和各种基因融合技术的发展,人和兽类,人兽,就越来越多,这里慢慢从一座城渐渐往外延伸,分为内城和外城。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内城和外城也不足以容纳那么多了,就又建立了外外城。

如今,据说连外外城的基地容纳度也不够了,正在想办法继续扩充。

但是实际上,蜜糖基地所在的星球资源和土地极其贫乏,连大气层也是人类自制调配的,但是因为有磁场,可以供人类进行正常行走居住,所以当初才选择在这里建立基地。

但是,如今蜜糖基地所占的位置已经几乎占据当前这个灰色星球的三分之二,如果再继续扩充,只怕是星球本身的承受力也会达到极致。

毕竟,在这里除了居住,还有很多大型的基建,还有战舰等等,所需的磁力很大,辐射也很强,对于一个小型星球来说,实在是不堪重负。

星际列车通过人类在几个星球直接架构的星际磁轨,在宇宙中徐徐行进。

如果在之前的地星时代,这样的宇宙通行往往需要专业人员经过极其复杂的设备和准备才可以进行,但是现在,只需要站在站台上等待,等到了一个站点停下来,人们迈入列车,系上安全带,便可以安全到达。

简单、方便、还省钱。

比起那些驾驶私人悬磁飞机的人,子桑觉得,星际列车就很好。

节约资源,还不需要花费太多的费用。

上了车,子桑就看见星际列车里还在播放有关蜜糖星球如今能源不足的新闻,大概意思是呼吁大家勇于去混沌星球去自行谋生。

下面的内容子桑就没有看了。

她每周都要从这趟列车上来回,说的内容来来去去都是这些,她几乎都能背下来,自然也就不看了。

不过,宇宙的风景她还是百看不厌的。

大屏的悬磁玻璃窗外,浩瀚无垠的宇宙中,一个一个的或蔚蓝或灰暗或火热或冰冷的星球将整个原本暗黑宇宙有了勃勃生机,他们借助那些发光的球体,将整个宇宙点亮,每一个,上面都好像装点了星光,将整个照愈发得美丽。

不过,子桑知道,这些星球只是看着近,实际上离他们所在的星球基地很远,并且,基地的人早就上去探查过了,根本住不了人。

如今的星沉也是当初唯一一个看着上面有湖泊,有空气层,但是实际上磁力很弱,只能人类在上面建立人类生存基地和空间来进行居住。

蜜糖星球是一个意外发现,因为在上面发现了据说是曾经的地星在史前几亿年曾经出现的生物和植物体系,但是上去后才发现,这个星球应该是曾经经历过什么惨烈的地震或者爆炸事故,导致上面的大气层被严重破坏,哺乳类动物在上面很难生存,但是其他条件还是可以的,所以才决定在上面进行人工大气层的制造,勉强算是找到一个合适的生存空间。

这样想着,前面蜜糖星球已经近在眼前。

这是一颗灰白色的球体,既没有绿色浓郁的绿植,也没有蓝色一望无际的海洋,这里是黑色的,植物也好,土壤也罢,都是一望无际的黑。

而蜜糖基地就建盖在这黑色的星球上,仿佛为了增加生机,蜜糖基地的大门是焦糖色的,看起来像一颗大大的水果糖。

而那扇大门前面,是一排等待审核进入的列车,还有私人悬磁飞机。

子桑所在的列车也停在这些等待审查的列车当中。

据说,最近其他星系的一个叫暗牧星球的人屡屡扮作人类混入蜜糖基地内偷窃,审查也就愈发严格了,进入的每一个人或者兽都需要出示自己的唯一身份金属牌,进行星网身份核实,确属蜜糖星球的居民,方可放入。

很快,身着军装的审查人员就进入了子桑所在的列车。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深蓝色制服的男人,浓眉剑目,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身材看起来笔挺修长。

他和另外几个男人一起在对整个列车上的乘客进行审核。

子桑坐在最后面,原本是一直在看向外面,耳朵里放着两个无线无形自动投放耳机,正在听歌。

就在这时,忽然她的眼角瞄到其中一个男乘客忽然做出一个掏兜的举动,下一秒,一个黑色的长枪赫然就出现在了车厢里!

车厢内,所有乘客都尖叫起来,因为那个是迈赫林,是整个宇宙中威慑力最强的武器,只需要一发,别说整个车厢,就连整个蜜糖基地的大门都不一定能保住!

这简直太恐怖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意外发生?

在所有人都尖叫的那一刻,子桑的手偷偷伸到自己的随身携带的行李箱里。

然后就看见那个忽然举枪的男乘客大叫着往后退了两步,并且大喊:“我不走!我不走!我要留在蜜糖基地!你们谁也没权力剥夺我的居住权!”

原来是一个被驱逐出境的人类发疯了。

被驱逐无非只有两种人,一种就是犯了罪,一种就是没钱了。

子桑不知道这个男人是属于哪一类,但是她知道,在蜜糖基地的花费很高,没有工作,几乎无法生存。


>>>点此阅读《嫁给不孕不育指挥官后,我揣崽了》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