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霸宠之医妃她又美又飒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邪王霸宠之医妃她又美又飒
分类:古言脑洞
作者:今晚多月.
角色:
简介:她是21世纪的神医,一双手让人起死回生,同时又作为组织最大的boss,她还掌握着一门绝密的技术——塔罗牌。一朝穿越来到卿弃大陆,绑定一个憨憨系统,完成各种任务,契约各种上古神兽和远古法器,手握天级丹药,医毒双修,脚踩羽扇神器。别人没有的元素灵力,她有十种掌握在手,加上一门医术,无人不敬佩。他是嗜血冷酷的魔王,眨眨眼就能震动整个地狱,却栽在了神医手上。从此走上了追妻路,每日都跟在苏凉身后。

书评专区

用户75608504:目前看起来还是不错,就是更新速度不是一般的慢!再不更新都没有继续看的欲望了


邪王霸宠之医妃她又美又飒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邪王霸宠之医妃她又美又飒》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一日正午,绛国京都外。

乱葬岗中心。

这里到处是虫子,乌鸦盘旋在上空,“呀——呀——”的哑叫着,好不凄凉。

一个身上裹着麻袋的女子被两个年轻力壮,穿着家丁服装的青年扔进了乱葬岗。

“砰——”一声响,女子被砸在地上。

两个青年却置之不理,甚至还开始聊天:“欸,其实你说这大小姐...那没毁容的半张脸长得也不错啊。”

“你这么一说到也是这么一回事。”

“不如...我们...”其中一个青年突然起了坏念头,凑近另一个青年的耳边,低语道:“反正人都死了,不如让我们兄弟两个舒服舒服?”

另一青年犹豫了一下,说:“可...她那半张脸太倒胃口了,我没法对着她下手啊。”

“这不简单,把她那半张脸遮上不就好了?”

那家丁一想也有道理,搓搓手说:“那还等什么...”

却没发现在他们谈话期间,被他们扔在地上的女子已经悠悠转醒,正眯着眼睛听他们的对话。

苏凉耳力极佳,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看着两个青年向自己逼近,苏凉也顾不上身上的疼痛,一个过肩摔把人按倒在地上,接着随手点了两个穴位就去解决下一个。

另一个青年早就被吓得魂飞魄散,早就没了气息的人此刻竟然生龙活虎的站在自己的面前,甚至还扳倒了一个壮汉。

他不由得连连后退,却踩到一块小石子而狼狈地摔在地上,只能看着苏凉一步一步向自己逼近。

“大大大小姐!诈尸...诈尸了!”说着站起身来就想跑。

苏凉一勾嘴角,捡起地上的一颗小石子,在手中掂量掂量,随即朝那个家丁掷去。

石子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他的膝盖上,那青年一下子软了腿,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被称为废物的大小姐此刻正带着嗜血的气息向自己走来,宛如地府的死神一般。

苏凉拍拍自己的纤纤玉指,随手拾起了一根荆棘,一下一下地玩弄着,直到走到那两人的身边。

“啪——”苏凉抬手挥起藤蔓,打在两人身上。

“啊——大小姐,别杀我,别杀我求求您...”其中一个青年颤抖着声音求饶,另一个青年也急忙附和道,“我们也是听三小姐的话啊,求求您给我们留条活路吧...”

“呵。”苏凉勾勾嘴角,笑得猖狂又美艳。

接着,她用脚踢踢其中一个青年问:“这是哪?”

两个青年面面相觑,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大小姐会问这样的问题,但还是哆哆嗦嗦地回答:“是...是绛国的乱葬岗。”说着又打了个颤,没办法,苏凉身上那股冷血的气息太过于吓人,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鬼。

苏凉心中有数不清的疑惑,可还是先干了眼前的事情。

不顾两人的求饶,手起刀落,两人当即就没了气息。

苏凉拍拍手,回忆着他们刚才说的话,他们说这是三小姐要他们干的...

苏凉正想着,脑子里突然蹦出来一个声音。

“你好你好,我是系统207号,我叫戚戚!”

苏凉被这个脑子里突然蹦出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但马上淡定下来,毕竟虽然前世的自己十分繁忙,但经常有人和她吐槽小说,所以也知道系统一类的东西。

苏凉问它:“你刚才为什么不出现?”

戚戚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她:“这不是刚才没能量了嘛。”紧接着又补充道:“只要你越强大,我能清醒的时间就更多,我就可以帮你做更多更多的事情哦!”

苏凉扯扯嘴角,问它:“我不需要,你能从我脑子里出去吗?”

戚戚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委屈了起来,问:“为什么不要我啊?只要你强大了,就可以用积分在我这里兑换很多好东西欸!”

说着,它变出了一个盒子,对苏凉说:“你尝试一下操控这个空间,用你的精神力把这个盒子拿出去。”

苏凉乖乖照做,一个漆黑的盒子立马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哇!宿主你好厉害啊!正常人第一次都很难做到的,你竟然那么轻松!”戚戚不由得感叹不愧是自己看上的宿主,够变态的。

苏凉不理它,想起打开那个黑盒子,却无果。

“这个盒子怎么打开?”苏凉皱皱眉,问戚戚。

“哦这个呀!这是新手教程的礼包,你要接受了原主的记忆以后才可以打开它的!”戚戚那么解释道。

苏凉撇撇嘴:“那么麻烦,那你快把原主的记忆给我。”

“好嘞!”

戚戚话音刚落,一串串的记忆如流水般涌进了苏凉的脑袋。

苏凉靠着一棵枯树整理了好久,这才理通了原主的记忆。

原主和苏凉同名同姓,她是被人打死的那一瞬间,刚好被另一个世界因为任务失败而死亡的苏凉占据了身体。

原本的苏凉从小娘亲就不见了,只有一个疼爱她的父亲和一个捡来的妹妹。

甚至在十岁那年的生辰会上被人下药毁了脸。所幸发现的及时,保住了半张,可剩下半张却乌黑发皱,甚至散发着一股恶臭。

至于那两人口中所说的三小姐为旁支家族的女儿,原本是不值一提的,只是她每日装作一副假惺惺的模样,骗过了苏凉的眼睛,和她做了好朋友,这才成功入住苏宅。

而苏凉则特别喜欢当朝太子,可那太子从不正眼看她。苏凉就一直痴心妄想,甚至求自己的父亲帮助舒戴登上太子之位。

即使这样,舒戴还是对她爱答不理,时而使唤她。但苏凉却乐在其中,完全没有想反抗的心理。

可她不知道的是,原主最好的朋友,也就是那个三小姐苏锦早就背着苏凉跟舒戴有了夫妻之实,只是在利用苏凉罢了。

而苏凉还被瞒在其中,完全不知情。

那苏锦还不满足,背地里花钱叫人杀了苏凉扔进乱葬岗,却没想到有另一个苏凉正好替代了她!

苏凉不由得觉得这个原主有些可怜,从小就没有娘亲,还被人耍的团团转。

不过也算是自作自受,苏凉耸耸肩,用脚勾起一块木板,用自己满是血污的手在板上写下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

苏凉之墓。

过去的苏凉已经死了,现在站在这里的,是21世纪的神医特工,是代号为凉的王者苏凉!

戚戚又开始唠唠叨叨:“嘤,宿主大大好帅啊!”

苏凉扯了扯嘴角,问它:“所以现在我可以打开那个盒子了吗?”

戚戚“嗯嗯”两声,把黑匣子打开了。

一束黑光从盒子中射出,过了一会儿才渐渐平息下来。

大胆的苏凉上前一步,用手拿起了盒子里的东西。

直到看清楚物品,苏凉才有些许惊讶。

这是...塔罗牌?

前世的自己拿塔罗牌当做自己的武器,锋利的牌片可以在一瞬间之内杀人于无形之中。同时,苏凉也会用它来占卜许多事情,可以说塔罗牌是她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这时候,苏凉的脑袋里又响起了系统戚戚的声音:“宿主宿主,在这个世界上,你获得的第一项技能就是——”戚戚故意拉着长音,试图吊起苏凉的胃口,可那人却只是双手抱胸,冷眼相观。

戚戚十分无奈,自己怎么就摊上那么一个宿主呢?可没办法,只好继续说:“你获得的第一项技能就是召唤术。”

看着苏凉微微有些惊愕的表情,戚戚顿时有了满足感,颇有些自豪的说:“你试试看用意念控制它们试试。”

苏凉听着戚戚的指导,慢慢操控自己的精神力。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中瞬间多出了一些东西。

国王和王后。是塔罗牌中的两张牌。

苏凉试着用意念操控他们,没想到他们一下子从空间里出来,出现在苏凉的面前。

巨大的国王和王后被召唤出来,苏凉瞬间觉得自己这个系统还是挺不错的,虽然有点傻,但也算是一个比较靠谱的。至少给了自己那么好的宝贝。

苏凉勾唇一笑,对戚戚说:“这个礼物我就收下了,很不错。”

戚戚显然很得意:“那当然了,我戚戚出马一个顶俩!”

苏凉不理它,继续摆弄手上的塔罗牌。

虽然前世的自己也习惯用塔罗牌,但是不同的作用还是让苏凉有些惊奇。

就在这时候,苏凉听见了戚戚说:“宿主宿主,我感觉到周围有黑暗气息,而且很强大很强大。”

其实苏凉也早就感受到有一股力量,周围肯定是有人。

“呵。”一声轻笑从苏凉头顶传来,她抬头一看,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子嘴里衔着一根草,懒洋洋地倚在树干上。

苏凉心下一惊,自己前世作为一名特工,自然是十分警觉,却没有发现他的存在,那么这人到底有多厉害?

那男子从树上跳下来,两步就站在了苏凉的面前,苏凉这才看清楚他的脸。

上挑的凤眼显得格外妖艳,高挺的鼻梁和薄唇,无不显示那人的绝美容颜。

苏凉看了也只想赞叹一句,人间绝色啊!

“小丑八怪。”那人轻启薄唇,吐出的话语险些让苏凉气死。

她完全忘记原主半张脸被毁容,冷笑一声讽刺那人:“你也没好看到哪里去。”

景隽眯了眯眼睛,大手一挥变出了一面铜镜,递到苏凉面前。

苏凉接过铜镜,一看自己的脸庞顿时觉得有些无语。

半张脸漆黑一片,触目惊心的疤痕和色斑都在那半张脸上,和另外半张完好无损的脸产生了鲜明的对比。

那人笑了笑:“现在相信了吧,小丑八怪。”

说着转身就走,挥挥手,背对着苏凉说:“记住了,我叫景隽。”

苏凉回过神来,那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脑海空间里却想起了戚戚的声音:“宿主宿主!我感受到附近有上古神器的气息,对你的实力有很大的帮助,你快去看看!”

“就往里走,目前离得太远,我分辨不出是什么神器,你走的近些让我感受一下。”

苏凉虽然不想听这个系统的话,但也知道自己一时半会儿回不去。为了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最主要的就是实力。

苏凉那么想着还是跟着戚戚的指示走了过去。

越往中间位置走,寒风就越加猛烈。

刺骨的冷风吹起苏凉有些破烂的衣裳,带来一股股腐烂的尸臭味。虽然难闻,但苏凉在上一世早已习惯了这种味道。

“你确定这种破破烂烂的地方真的会有神器?你要是骗我你就死定了。”苏凉那么威胁着戚戚。

戚戚拍胸脯保证自己绝对没错:“不可能产生这种低级错误的,我可是一个高级系统!”

苏凉不搭理它,自顾自的走着。

走到了最中间的地带,一片灰蒙蒙的,歪七歪八的斜插着几块木牌。

时不时传来几声乌鸦叫,一般的姑娘家来到这种地方,都被吓得魂都丢了,苏凉却那么悠闲自在。

“近了近了,就在这附近了!”戚戚突然惊叫一声,被苏凉勒令闭嘴。

“在哪?”苏凉望着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完全想不明白这哪里会是有神器的地方。

“具体位置没有体现,毕竟是神器,我也没办法,要靠你自己去找了。”

苏凉想着,那要你有何用。得到了戚戚的哭唧唧。

苏凉捡起地面上的一根木棍,时不时捣鼓捣鼓地上的泥土。可哪儿都是黑漆漆的,完全没有一副有神器的样子。

她继续将信将疑的捣鼓着地上,时不时望望枯树上的枝干,却毫无收获。

苏凉正纳闷,却看见前面有一个不算大的泥潭。

“我感受到神器的气息越来越浓了!应该就在这个泥潭里面了。”戚戚兴冲冲地说。

“嗯。”苏凉点点头,想着有什么办法可以下去寻找。

这时候戚戚友情提示她:“你可以用塔罗牌啊。”

苏凉一听,拿出了塔罗牌来,从中抽出一张牌,女祭师。

苏凉用意念召唤出女祭师来,立刻出现了一个坐在宝座上的女人的幻影。

她拥有灵性,操纵着自己的法力使泥潭开始有所反应,没一会儿就从湖底找出了一把破破烂烂的七弦古琴。

苏凉看着那脏兮兮的琴也不嫌弃,伸手把它抱在怀里,又挥挥手示意女祭师回去。

苏凉挑挑眉毛,问戚戚:“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神器?”

戚戚突然化出自己的原型在脑海空间里,一个可爱的小正太。他站在苏凉面前,挠挠头说:“气息确实是他发出来的没错,可不知道是什么神器,但品阶一定不会低。”

苏凉半信半疑的看着戚戚,后者告诉她只要滴一滴血在岳山上就可以唤醒这个神器里的器灵。

苏凉果断的划破自己的指尖,滴在了琴头岳山处。果然,那把琴突然迸发出一阵刺眼的亮光。

苏凉被晃得眯起了眼睛,看着光芒逐渐减弱,她听见一个清澈如水的少年音说:“汝等凡人,如何唤醒的我?”

苏凉抬头一看,一个美男子飘在琴的上方,想必他就是这个神器的器灵。

“我的天呐宿主!你运气也太好了吧!圣光神器!”

苏凉不解的问:“什么是圣光神器?”

戚戚给她解释说:“圣光神器是和天帝同一时间出现的神器,总共有七件,距今已有亿万年历史了。随着时光的流逝,他们慢慢消失了,流散在大陆上的各个角落。”接着他又补充道:“是这个大陆上最厉害的神器,每每一现世,就会有无数高手去争夺,每次都是死伤惨重。”

苏凉这才明白了这神器的厉害,但照戚戚说的,应该千年难遇的神器,怎么今天就让自己瞎猫碰见死耗子了呢?

“所以才说你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快和他缔结契约啊,青玄古琴虽说不是伤害型的神器,但保护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苏凉说:“我不需要别人来保护。”

“你是刚来到这个大陆,不懂得这里的凶险,这里的人凭实力说话,从最低的灵者开始修炼。而你这具身体的原主是个修炼废物,完全不能修炼,你只有找到足够大的靠山,才可以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苏凉低头沉思,上前一步对那美男子说:“你叫什么名字。”

那男子高傲的昂起头,说:“本尊的名字都不知道,无知的凡人。既然你唤醒了我,就勉强告诉你吧,小爷名叫青玄。”

戚戚一下子激动起来:“真的是他!青玄古琴!”

苏凉看着戚戚那副高兴的样子,也知道了这把琴的重要性。

“我唤醒了你,你是不是应该和我缔结契约?”

青玄仿佛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什么?和你?小爷我可不想和丑八怪缔结契约。”

苏凉听了勾唇一笑说:“这还不简单。只要你能给我我想要的东西,我马上就可以把我这张脸治好。”

青玄被勾起了兴趣,说:“你想要什么?”

苏凉早就问了戚戚关于这个世界的基础灵药,戚戚也给了她不少初级灵药,苏凉看了看,只差两位药材就可以治好这张脸。

“我要般若草和寒霜琉璃果。”

青玄嗤笑一声:“这有何难?”说着便从自己的空间里找出了这两位灵药说,“这是以前莫笑留给我的,你拿去用吧。”

苏凉接过那两株灵药,又问他:“可有炼丹炉?”

青玄显然有些吃惊:“你还会炼丹?”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炼药师是十分少的,一般都在三十岁以上,至少得有个二十七八才能炼出一颗成功的丹药。

可面前这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儿竟然说自己要炼丹,至少在这个弱小的国家,几乎是不可能出这样的天才神童。

“不会,但我可以学。”

青玄这才松了口气,心想果然只是说说罢了。

那么想着,还是从自己的空间翻出了一个炼药炉送到她面前。

“那你加油?”语气里明显带着一丝的不信任。

苏凉不去管他,自顾自的开始炼药。戚戚给她看过炼药师炼药时的模样,苏凉也记了个七七八八。

上一世的自己被称为神医,苏凉本就对药物比较敏感,她相信自己的医术。

可世事总是不尽人意,第一炉就炸锅了。

戚戚:...

苏凉:...

青玄:哈哈哈哈!

“我就说,你这小丫头,怎么可能炼制出来丹药呢?”

苏凉一听,转头看他,说:“再给我三次机会,如果我可以炼出一颗完整的丹药来,你就和我缔结契约,怎么样?”

青玄想了想,也不觉得会有人那么变态,就答应了。

戚戚在心里替苏凉捏了把汗:“宿主,加油啊,一定要拿下他!”

苏凉回应他:“你放心吧,你凉姐我是谁啊,怎么可能放他走。”

苏凉想着,又拿出一份药材,专心致志的开始炼药。

过程有些艰难,苏凉毕竟还只是第二次炼药,并没有多少经验,又炸炉了。

苏凉掸掸身上的灰,准备重新来过。

不出青玄所料,第三次又炸炉了。

青玄看不下去了:“你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了。”

苏凉咬咬牙,点点头,又开始最后一次的炼药。

这次她吸取了前三次失败的经验,动作也逐渐熟练起来,看的戚戚有些眼花缭乱。

“哇,宿主你好棒啊!”

苏凉不理他,管自己炼药。

青玄的表情略微有些凝重,自己虽然不会炼药,可以前也没少看莫笑炼丹。

虽然这人的动作不是很熟练,可青玄还是在她身上看见了莫笑的影子。

即使炸炉两次,也照样自信。

青玄沉思期间,苏凉这边的炼药进展也接近了尾声。

突然,一道微弱的光芒出现,苏凉额手上捏着一颗光泽细腻的丹药递到了青玄面前。

青玄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少女。其实他并不是第一次见这个年纪的炼药师。相反,他还在更高位面见过更加年幼的炼药师。

他吃惊的是这人说她是刚学会的炼药,不仅只尝试了四次就成功了,甚至品质还那么高!

虽然只是一颗一阶的丹药,可品却是一等一的好,完全不像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能做出来的事情。

苏凉攥着那颗丹药在他面前晃了晃,接着吞进嘴里,入口即化。

可她脸上并没有任何的变化,这时候,她却说:“给我一捧清水。”

青玄招招手:“跟我来我的空间。”

于是二人并肩进入了青玄古琴的精神空间。

这时候苏凉才认真的打量了几下青玄。

墨绿色的长发垂到大腿处,几缕头发懒懒的完成一个发髻,有些松散。

一袭薄荷绿布衣锦袍子,腰间挂着半块玉佩。

再往上看,就是一张精致的脸,比女子还要水嫩的肌肤和一双多情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恰到好处的眉毛和薄薄的嘴唇。

仿佛一幅画,多一笔嫌碎,少一笔嫌不够。

苏凉不由得在心里感叹,果然是美男子!

美男子的精神空间也是一等一的绝佳,古色古香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垂柳盈盈。

青玄指着一眼温泉说:“这个水,行吗?”接着又说,“只准用一点。”

“怎么那么小气呢?”

苏凉刚探进去半只手,就被痛的缩了回来。

“你这水是有毒吗?”苏凉瞪着青玄说。

青玄耸耸肩:“这泉水有洗涤毒素和废物的作用,你身体里毒素多,怪我的泉水干嘛?”

苏凉没办法,只好在内心吐槽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有多糟践这幅身子,才能让自己有那么强烈的反应。

“既然你说你这泉水有洗涤毒素的作用,借我一用,总是没关系的吧?”

青玄一愣:“不可以!我的宝贝泉水只有我的主人才可以用!”

苏凉毫不在意地挥挥手:“那就让我成为你的主人吧。”

青玄瞪大了好看的蓝紫色眸子,眼里的星辰仿佛一瞬间全都散去,他十分吃惊地喊:“怎么可能,我不可能和你这种不知道从哪个旮沓里跑出来、一丝灵力波动都没有的野丫头缔结契约的!”

苏凉邪笑一声,反手掏出一张塔罗牌,割开了自己的指尖。

一滴血滴在了青玄的面前。

青玄松了口气:“这种普通的缔结手法对我们神器是没有任何作用的,除非你是命定之人。”

话音刚落,那落在地上的浑圆的血珠突然飘浮了起来,飘到了青玄面前。

青玄惊讶的说不出任何话来。

一个清灵而悠扬的声音传出:“吾乃圣光神器青玄古琴,吾愿与汝缔结本命契约,常伴于汝之左右,汝可愿意?”

苏凉丝毫不带

青玄一下子傻眼了,竟然还是本命契约?!

要知道在这个大陆上,分为本命契约,平等契约,奴隶契约三种,而本命契约则为最亲密最多接触的契约。

每个人只能有一个本命契约,而且还是要精神力和灵魂力都足够强大的人才可以缔结本命契约,否则将会遭到反噬。轻则伤几十年修为,重则命都要交代。

青玄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惊讶这个女人和自己签约了本命契约还是惊讶这个女人竟然有契约本命契约的灵魂力了。

更何况,像圣光神器这些高傲的神器,一般不会和人类缔结契约,更何况是这种最普通的签约方式。放在平时这是青玄古琴看都不会看一眼的方式。

可面前这女子竟然一次就成功了!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呢?

青玄咽下自己的疑惑,但契约已经定下,自己虽然有办法解除,但面前这个毫无灵力的少女明显就是自己的命定之人。

青玄没办法,只好对苏凉说:“哼,没灵力的小鬼头,真是便宜你了。”

苏凉看着那副傲娇样的青玄,笑了笑问:“那你平时都要跟着我喽?”

“我当然要修炼啦,我可是大忙人,沉睡了那么多年,实力当然是弱化了不止一星半点了。我需要努力修炼才可以补上那么大一个漏洞。不然等你去了更高位面,看你死的惨不惨。”

苏凉这才慢悠悠地说道:“这下我可以用你的泉水了吧?”

青玄虽然别扭,但既然都答应了,突然反悔有损自己圣光神器的面子,只好点头答应。

只闻“扑通”一声,苏凉就跳进了水中。

宛如有无数只蚂蚁在叮咬,密密麻麻的痛感奔涌而出,苏凉直冒冷汗。

不知过了多久,苏凉几近脱力,这才算是没了感觉。泉水也变得温和了起来。

只见整个温泉的水,都变成了黑色,散发着一股恶臭,连苏凉自己都嫌弃,更何况是青玄这种洁癖严重的人。

“你身上怎么那么多毒素啊!诶哟算了算了,赶紧走吧!”说着,抬头对上了苏凉那张美的倾城倾国的脸。不过巴掌大的小脸,柳眉弯弯,杏眼含春水,温婉又盈盈。白里透红的肌肤,粉红的樱桃小嘴,无不在诉说着这女子的美丽。

饶是见过无数各式各样美女的青玄,也被苏凉惊艳到了。

“嗷嗷嗷!宿主你也太漂亮了吧!姐姐太好看了!”

苏凉勾唇一笑,显然很享用这两个人惊讶的样子。

青玄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咳嗽几分,随口找了一个撇口的理由转身就走了。

刚没走几步就听见苏凉喊:“喂,你也太丑了吧!”

青玄难以置信的转过头来:“你说什么?!”这个人竟然敢说自己丑???见过自己的人哪个不夸自己好看,这个女人竟然说丑??!

“我说你的本体。”苏凉这才不紧不慢地补上了后半句话。

“......我刚现世,自然会有些污渍,清理一下就好。”说着,莲藕般的玉手轻轻一撇,苏凉就感受到一阵风拂过,接着就听见青玄说,“你现在去外面看看,指定好了。”

苏凉头也不回地转身招招手:“告辞。”

青玄:......

从青玄的器灵空间出来以后,苏凉看着那把古琴,顿时觉得和之前截然不同。

极品檀木做的琴身,岳山上雕刻着一只青鸟,显得栩栩如生。

苏凉在上一世有个一面之交的朋友,也用的是上好古琴,甚至是世界上有名的,却不如自己面前这把的万分之一。

苏凉随手波动了一下琴弦,响亮却又空灵的声音传出,苏凉虽然不懂古琴,但也一听就知道一定是极品。

不愧是圣光神器。苏凉不由得在心里想。

“宿主宿主!你好厉害啊!竟然那么快就收服了青玄古琴呢!那你就可以点亮成就,领取奖励啦!”

苏凉抽了抽嘴角,“这东西竟然还有成就,可真人性化。”

“当然啦!我可是高级系统!”

戚戚得意地扬了扬头,小手一挥给了苏凉三万积分。

苏凉:“......这个积分,那么不值钱吗?”

“当然不是啦!只是你找到的不是普通神器,是圣光神器啊,给的奖励当然多!”

“那我要积分有什么用处吗?”苏凉那么问戚戚。

“肯定有用啊,像刚才那把琴给你的灵药,在我这里三积分就能兑换一堆呢!”

听到这里的苏凉一下子亮了眼镜,竟然有这种好事?

“那还可以兑换其他东西吗?”

“可以是可以,但目前只能兑换最基础的东西,因为你没有任何灵力,等你升阶了就可以兑换其他东西啦,阶位越高,可以兑换的东西就越多、越好,同理,也会越贵。”

苏凉点点头,示意自己懂了。

戚戚欣慰的说:“既然这样的话,你就加油修炼吧!早日变强大,你的积分就能越来越多了!”

苏凉想到自己在青玄的那个清心泉中已经为她清理了身体中的毒素,这下子可以安安稳稳的修炼了。

一想到这里,苏凉就止不住有些开心。

“宿主,现在我们赶紧回苏家大宅找你那个三妹妹吧?”

“好。”

————————

苏家大宅。

苏凉回到城内,来来往往的男女们都盯着苏凉看,毕竟那么绝色的女子可是少之又少。

苏凉有些烦,向青玄要了一块面纱遮住了脸。

她来到苏府门口,抬头一看,当真是十分华丽,雕梁画栋,金碧辉煌,装饰的十分华丽却没有品位。

苏凉抽了抽嘴角,这个府邸的主人品位真是有点独特。

“阿凉,你终于回来了!你妹妹还说你被野兽攻击坠入山崖了!可吓死阿爹了!”苏志急急忙忙的跑出来搂住了自己的宝贝闺女,生怕她再次消失掉。

“阿爹...”苏凉轻轻搂住自己的父亲。

当然,她也没错过自己那个“好妹妹”的眼神。惊讶中带着丝丝失望和恨意。

苏凉在无人看见的角落轻轻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个冷漠的笑容。

好戏即将开场了,而主角,就是苏凉和她的“好妹妹”苏锦。

苏凉慢慢回忆着苏锦是如何欺负原主的,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如何让这个苏锦受到她应有的报应。

苏凉突然嘴角一撇,冲着苏锦说:“好妹妹,你怎么都不欢迎我一下?你可知道我是如何虎口逃生的,可吓破了我的胆子!”

苏锦闻言,脸色一变又变,仿佛是吃了什么臭袜子般的神情,却又不得不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出来。

“姐姐,你终于回来了,我和叔父都很担心你!”

苏凉心想:“担心我?担心我死不成吧!”

苏凉面上依旧笑嘻嘻的,冲着苏锦说:“我的好妹妹原来那么关心我啊?”

“那正好,我记起来我是被人打晕扔到荒山野岭去的,妹妹你当时就在我旁边,你来说一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对方怎么就冲着我来,你就毫发无伤?”

苏志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原本以为女儿是贪玩跑到了山沟里去,没想到竟然是遭人暗算,而且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外甥女当时竟然就在苏凉身边,而且没有汇报给自己!

苏锦一看苏志看自己的眼神变了,一下子慌了神。

可她完全没有想到苏凉还会回来,并没有想好措辞,站在原地嘴巴张了半天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苏凉一笑:“我一个大活人在你身边被击晕过去,你为何不禀告阿父?”顿了顿又讽刺地说,“再者,论尊卑,我是苏府嫡女,你只是旁系的一个庶女罢了,为何不替我挡下那击,以示你对我的尊敬呢?”

苏锦百口莫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急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惹得一旁的家奴们心疼万分,各自嘀咕“大小姐真是咄咄逼人。”却不料这些都被苏凉听见了。

“我大人有大量,也不罚你什么,即日起你就搬出苏府,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苏凉说着挥了挥手,示意她赶紧下去,“本小姐乏了,先歇息了。”

苏锦却慌了神,自己就因为住在苏府所以才在家里抬得起头来,要是被打道回府了,这还不得被家族里的人冷眼旁观?

“阿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我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苏锦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盯着苏凉看,试图让她收回自己的话。

若是原主,恐怕就被这幅模样骗去了,可偏偏原主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是21世纪的苏凉。一直以狠毒出名的苏凉。

苏凉完全不看她:“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喊我的乳名?”接着转头对家仆说,“把她给我拖出去,惹得本小姐心烦。”

家仆虽然心疼苏锦,可还是听从苏凉的话,毕竟这才是真正的大小姐,另一个是马上就要失去权势的庶女。

一旁的苏志看着自己女儿那么的果断,一下子笑开了花。他早就觉得女儿身边的这个人很奇怪,无奈女儿自己喜欢,他一个做父亲的也不好意思多说些什么。

如今女儿在刀刃上走了一圈,终于明白了这人的险恶,苏志欣慰不已。

苏志跟在自己女儿身后,又问她:“阿凉,你要准备睡了吗?”

“没有,我只是打发走她罢了,阿爹有什么要事要和我说吗?”

“没有没有。”苏志顿了顿,又说,“只是觉得你变了很多。”

苏凉也看着他笑:“那是,我差点把命交代在那里,想通了好些事情呢!”

“那就好,那就好啊,我女儿长大了,也懂事了!”

“对了阿爹。”苏凉摘下自己的面纱,朝他说,“您看,我现在是不是好看了?”

苏志的眼眶里一下子充满了泪水,低声呢喃到:“你和她很像...很像。”

苏凉看着落泪的父亲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安慰,叹了口气说:“娘亲她...总会回来的。”

苏志苦笑一声:“你娘亲她消失了那么多年,怎会再回来呢?”

“一定会的,她或许只是要事在身呢?她肯定是舍不得我们父女俩孤苦伶仃的,您放心,总有一天我们全家会团圆的。”

苏凉看着苏志的眼里又燃起了希望的光,就知道自己的父亲对娘亲肯定是爱到了骨子里。

“天色也不早了,你洗漱完就好生歇息着吧。”苏志关切的望着自己的女儿。

“嗯。”苏凉点头答应,和父亲辞别。

一回到自己的屋子里,苏凉简直是要被金光闪闪的装饰亮瞎了眼,也不知道原主是什么品位,这屋内的装饰竟然比大堂里还要夸张富贵。

把屋子里的佣人都赶了出去以后,苏凉陷入了沉思。

“好一个女娇娥的闺房。”苏凉不禁吐槽出声,就连戚戚也忍不住发出声音。

“宿主,我给你开个后门吧,你可以用你的积分兑换一套家具,我实在是受不了你这个房间了QAQ。”

苏凉对此也扶额,也只好答应。

“那我这些家具扔哪儿去?总不能丢了吧,那可太浪费了。”

“把它们都扔到空间里就好了呀,宿主你不是有两个空间吗?”

“两个?”

“对呀,一个有我管理的宿主空间,还有一个是青玄古琴的空间哦!”

苏凉一想也有道理,又问他:“如何把东西扔进空间里?”

“很简单,就像召唤术一样,用意念控制住就可以了。”

苏凉照做,果不其然,散发着俗气的金光的家具顷刻间全都被挪到了戚戚的空间里。

拍拍手,苏凉又打开戚戚给自己开的后门,挑选了一套极品梨花木家具,摆在了自己的卧室中。

“这下子顺眼多了。”在现代生活了那么长时间,看着这古色古香的卧室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干完这一切,苏凉才去洗漱。

点上高雅的檀香,苏凉迈进木桶,恰到好处的水温足以让她放松。

苏凉慢慢整理着自己穿越过来以后获得的所有信息,十分惬意。

风吹动水晶穗子,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苏凉不知道为何,一瞬间觉得有些异样。

一瞬间,她一个转身披起了外袍,回头看见一个身影藏在暗处。

“小家伙,还挺机敏。”

苏凉听着声音耳熟,一下子想起了他是谁。

那个自称景隽的男人。

“你来干什么,我们熟吗?”

“别着急啊小家伙,我来这儿,当然有我自己的目的。”说着,他从暗处走出来,灯火下映照着他邪魅的俊脸。

“你身上有一股圣光神器的气息,而且今天下午我遇见你的时候你身上可没有这股味道。”

“那就说明我走以后,你在那里找到了圣光神器。”他顿了顿,“青玄古琴。”

“是又怎样,我与他已经签订了契约,难不成你要强行抢去?”

景隽勾了勾嘴角:“谁说我一定要他了,我要的...是你”


>>>点此阅读《邪王霸宠之医妃她又美又飒》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