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锦鲤福运妻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团宠锦鲤福运妻
分类:种田
作者:颜十七
角色:
简介:【团宠甜文、锦鲤、无虐】楚倾颜累死在实验室里,穿越重生到胖子四月初身上,结果爹不疼娘不爱,家徒四壁,携带个空间里面毛都没有。她是得罪了老天爷吗?不!她可是智计双全的天才少女,老天爷是她亲爹!她娘为了二十两聘礼将她嫁给墨家的傻老四,婆婆视她为亲生,老公宠得没边。自从她过门,墨家好运连连,喜事不断,日子越过越红火,她成了全家小团宠。本以为傻老公是个青铜,哪料人家才是真正的王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书评专区


团宠锦鲤福运妻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团宠锦鲤福运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沉塘,沉塘,淹死她……”

“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不要脸,就该沉塘……”

楚倾颜刚睁开眼,就听到周围愤怒的骂声,连续几口水呛得她头昏脑胀。

这是怎么回事?

她被关在猪笼里!

正在沉塘!

她不是做实验猝死了?

莫非她穿越了?

这倒霉催的,人家穿越都吃香的喝辣的,她穿成一个被浸猪笼的胖子。

这要如何脱身?!

“救命啊,救我……”

可没一个人理她。

楚倾颜被吊起来淹浸,反复好多次后渐渐沉了下去……

胸腔要炸了似的,迷糊中,楚倾颜万般不甘!

她怎么这么倒霉!

累死在实验室不说,刚穿越却又要去见阎王了。

她还没好好享受过生活的美好呢!

……

“姐姐,姐姐你快醒醒!”

楚倾颜缓缓睁开双眼,脑袋传来一阵剧痛,看着眼前这张有着绝世容颜的男子,许久都没回过神来。

她这是在哪啊?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她还活着?

心里掠过一阵狂喜,她死了两次居然又活过来了。

脑中许多陌生的记忆涌来,原来她穿越后重生到了小胖子十五岁的时候。

大概是老天爷见她上辈子太敬业了,所以弥补她的吧。

哎,前世她是人们口中的天才少女,可最后却累死在实验室里。

这辈子她希望自己不要再做一个工作狂,能够享受享受生活的美好。

楚倾颜低头看了看,这肉嘟嘟的一身,一言难尽啊……

胖丫头叫四月初,是楠木村顾家大女儿。

因为出生在四月初,她爹娘懒得起名字,就直接叫四月初。

她处在烈焰国禹城下面一个偏远的村落,这里闭塞贫穷。

烈焰国近几年一直天灾不断,如今天下大旱,庄稼颗粒无收,百姓生活艰难。

四月初上山挖野菜,结果这胖嘟嘟的身材,一跤摔倒磕到头,直接一命呜呼了。

她从小有些心智不全,脑子少根筋,单纯如孩童。

但做起事来丝毫不含糊,家里的活基本都是她在干。

只是奇怪的是,没什么吃的年成,她却越来越胖。

四月初还有个妹妹叫顾兰英,好吃懒做,从小以欺负姐姐为乐。

因为有些傻,四月初不大讨她娘喜欢,但她爹对她还算可以。

只是她爹沉默寡言,也很少和她说话。

不管这个地方怎样,起码她还活着。

只要活着,人生就还有希望,未来就还有无数种可能。

楚倾颜深吸了一口气,从今以后,她就是四月初了。

看着眼前这陌生的男子,眸中透着单纯与天真,正好奇的看着她。

她没看错,他眼中流露出来的,就是天真可爱!

这画风怎么感觉有些不对?

感受着眼前男子的特殊,四月初试探性的开口,“你叫什么?”

“我叫墨逸之。”

“你家住哪里?”

“黄泥堡。”

“你每天都来这山上挖野菜吗?”

“嗯,逸之每天都会来的。”

四月初在脑子里搜索了片刻,墨逸之不就是隔壁村黄泥堡墨家的小儿子?

据说墨家是几年前逃荒到黄泥堡的,墨家四个儿子,个个勤劳朴实。

墨逸之她娘叶文竹,也是个有本事的。

墨家渐渐在村里站稳脚跟,后来日子过得比同村人都要好。

墨逸之是老四,几兄弟中他长得最好看的,但遗憾的是,墨逸之是大家口中的小傻子。

看着墨逸之的模样,四月初嘀咕了一声,“看起来也不傻啊,就是单纯了些。”

“我起不来了,你拉我一把。”

墨逸之伸手一把拉着四月初,想要将她扯起来。

奈何四月初一身肥膘,墨逸之不仅没有将她拉起来,自己还摔在了四月初身上。

“啊……”一米八几的大高个砸在身上,四月初痛呼了起来。

墨逸之急忙爬起来,有些委屈的开口,“姐姐,你好沉哦。”

四月初听他这么一说,尴尬的撇了撇嘴。

“沉说明我是最重要的人,懂吗?”

墨逸之疑惑的看着四月初,“真的吗?”

“当然,难道姐姐会骗你?拉我起来。”

墨逸之再次伸出了手,四月初好不容易爬了起来。

抓着墨逸之的手,四月初眼中掠过一丝惊讶。

他怎么中这么深的毒?

四月初怕自己诊错了,于是又抓起他的手,仔细诊断了起来。

没错,他的确是中毒很深,而且中毒时间久远,毒素干扰了他的脑神经,虽然一直有压制,但并不能消除他的症状。

墨逸之身上发生了什么?

眼见天就要黑了,四月初压下心中的疑惑,朝着墨逸之开口,“回家去吧,天就要黑了。”

见四月初背篓空空的,墨逸之从自己背篓里拿了几把野菜放在她的背篓里。

然后一溜烟跑下山了。

看着墨逸之的背影,四月初楞了片刻。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有暖男属性呢。

想到墨逸之那如同雕刻般的容颜,带着干净纯粹的笑意,如果他毒素清除,恢复正常了,那又会是怎样呢?

四月初心中竟隐隐有些期待。

……

四月初背着背篓走回家,这浑身的肥膘让她走得有些吃力。

她得要减肥!

四月初刚到家,顾兰英就冲了过来,“傻子,今天挖了多少?”

四月初冷冷地瞥了一眼顾兰英,径直走进屋里去了。

“傻子!你居然不理我!”顾兰英从后面追上来,伸手就朝四月初打了下去。

她不是曾经的四月初,不会任由顾兰英捏圆搓扁。

四月初看着前面的桌子,往旁边一闪身,顾兰英一下撞到了桌子上。

疼得她瞬间尖叫了起来。

四月初环顾四周,屋里除了一张破旧的桌子外,什么都没有,可真是够穷的啊。

陈秋花和顾远山也刚回来,听见顾兰英的声音,急忙冲了进来。

“英子,怎么了?”

顾兰英见自己娘亲回来了,立刻扑了过去,“娘,傻子推我,你看我膝盖都差点撞碎了。”

只见顾兰英膝盖淤青了一大片,陈秋花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了,迅速起身一巴掌打在四月初脸上。

“死丫头,你居然敢推你妹妹。”

四月初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脸就传来火辣辣的痛感。

看着陈秋花愤怒的眼神,四月初火气瞬间就上来了,“都是一个妈生的,你这心都要偏到太平洋去了。从小到大你就只会打我,顾兰英好吃懒做却还是你的心头宝,我是你捡来的吗?”

四月初气得肩膀都在发抖,原主从小吃了多少苦啊。

家里好吃的,永远都是留给顾兰英。

什么脏活累活都是四月初干。

就因为四月初心智不全,所以活该被嫌弃吗?

陈秋花和顾远山没想到四月初会说出这样的话,脸瞬间就变了。

转身拿起墙边的棍子,陈秋花骂骂咧咧的就朝四月初走了过去。

“你这个挨千刀的,老娘十月怀胎辛辛苦苦将你生下来,养你这么大,就是让你忤逆爹娘的吗?

早知道当初我就应该一把将你掐死,也省得白白浪费十几年粮食。”

四月初见陈秋花拿着棍子就冲过来,看了看屋里的仨人,好汉不吃眼前亏。

在这个家,她不受宠。

这棍子要打在身上,还不得痛死?

四月初转身跑进了旁边搭的偏棚里,偏棚里是四月初住的地方,

用茅草垫起来的角落,上面铺着一块破旧的布,这就是四月初的床了。

还好如今天气不算很冷。

四月初抵着门,陈秋花在外面骂骂咧咧半天,见四月初怎么也不出去,只得作罢。

“挨千刀的,今晚你一个菜团子都别想吃。”

四月初蹙起了眉头,她得想办法离开才是。

只是如今她又能去哪里呢?

四月初转身躺在床上,肚子咕噜噜的叫着。

穿越的第一天,她居然就这么凄凉。

还说这辈子要好好享受生活,她连一粒米都见不到。

突然,四月初想到了墨逸之,那个天真纯粹的人儿。

她只身一人在这陌生的环境里,什么都没有。

唯一认识的就是那个小帅哥了。

突然,四月初笑了起来,她有办法离开这个家了。

忽悠墨逸之娶她!

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可他给她的感觉还是不错。

她前世对中西医都有一定的研究,在医学领域中也算是有不小的成就。

虽然目前她还不清楚到底该怎样给墨逸之解毒,但她相信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他娶她也不算吃亏。

有个墨逸之这般盛世美颜的老公,天天养在身边看着也是一种享受。

更关键的是,墨家条件不错,能解她的燃眉之急。

想到这些,四月初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

就在这时候,四月初觉得中指隐隐有些痛,抬起手一看,只见中指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划伤,伤口微微都有些凝固了。

她怎么不记得什么时候伤了手指?

四月初再次抬起手来,只见到手上多了一枚戒指,这不是母亲去世之前给她留下的那枚戒指吗?

她一直将这枚戒指和母亲的遗物收藏在柜子里。

怎么会突然在她手上?

就在四月初疑惑之际,手上的戒指发出耀眼的绿光,四月初还没反应过来,就置身在一条清澈的小溪边。

蔚蓝的天空挂着洁白的云彩,清澈见底的小溪边种着一排桃树,风一吹,桃花纷纷扬扬飘落下来,周边围着一座座青山。

四月初再往身后看去,只见一棵参天大树下,放着一张吊椅,吊椅边上还有一张光滑的石桌。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随身空间?

只是这空间有点小啊。

四月初四处看了看,风景倒是真不错,可就是没吃的。

走到小溪边,四月初捧起一捧水喝了起来,丝丝甘甜沁入心脾,喝了几捧水,四月初觉得浑身舒畅了不少,似乎没那么饿了。

这个地方,倒是不错。

可她怎觉得和她想象中有很大差距呢?

小说里的空间,不都是要什么有什么,想什么出什么吗?

四月初想了想,一定是她打开的方式不对。

想到这,四月初站起来走到大树下,坐在吊椅上,闭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词:空间啊空间,赐我一只烤鸡,再配一壶热饮。

几秒后,四月初满怀期待的睁开眼。

桌子上,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

四月初使用各种方法尝试了好几次,桌子上依旧空无一物。

长叹了一口气,四月初接受了这个现实。

那么问题来了,她的空间到底能干啥呢?

周边都是山,除了溪边那些桃树,也没啥别的,就连土都没几块多余的。

能干啥!

多想无益,边走边看吧。

四月初从空间出来,摸了摸饥饿的肚子。

旁边陈秋花几人,已经将今晚的菜团子都吃完了,丁点都没给四月初留。

这家人,她就别做指望了,还是赶紧找出路吧。

留在这里,迟早要被饿死。

翌日,天刚泛起鱼肚白,四月初就醒了,原主的生物钟,还真的是早。

勤劳的小鸟儿啊!

四月初轻手轻脚的跑去灶台边,自己捏了几个菜团子,吃完后背着背篓就出门了。

陈秋花趴在窗边,看见四月初背着背篓走了出去,才低声嘀咕着,“这个死丫头,打她居然还会反抗了。”

“她不过是心智不全,又不是真的傻子,你给我注意点,别动不动就打。”

顾远山低沉的声音传来,陈秋花吓了一跳,“我……”

陈秋花还想说什么,被顾远山一个眼神吓了回去。

以前她打四月初,也没见他说什么啊。

陈秋花重新躺下,翻了个身又睡下了。

今天四月初要去干一件大事,以后能不能潇洒的生活,就看今天能不能成了。

.

按着脑中的记忆,四月初走了一个多个时辰,到了黄泥堡村口。

仔细一瞧,相比起楠木来说,黄泥堡似乎要好了许多。

或许也和这里的地势相关吧,黄泥堡占了优势。

楠木在山旮旯里头,而黄泥堡在山的另一边,开阔很多。

村子里头,很少会有陌生人来。

看着四月初,都纷纷侧目看着这个胖姑娘。

四月初一直往前走,很快看到了墨家。

红砖砌的房子,两扇大门显得很气派,周围砌着高高的围墙。

村里其他人家院子能够用篱笆简单的围起来都不错了。

这是大户人家啊。

四月初往里头瞅了一眼,就看见墨逸之站在院子里不知道在捣鼓什么东西。

这家伙也这么早!

看着墨逸之的侧脸,四月初觉得老阿姨的一颗少女心,春心萌动了。

四月初也没多逗留,背着她的背篓从旁边的路向山上走去。

墨逸之每天都要从这里上山去,她今天就来个守株待兔了。

想到自己费尽心思要拐骗一个心智不全的小帅哥来做老公,四月初不禁笑了起来。

果然,四月初没走多久,墨逸之吃了早餐,也背着他的背篓从旁边走上山了。

叶文竹是不准墨逸之上山挖野菜的,但是墨逸之不肯。

见他每次都安全回来了,叶文竹也渐渐放心了。

但是叮嘱他不能进深山,不要走远了。

四月初独自往山上走,一路上只看见满目疮痍,都是挖野菜留下的各种坑。

能吃的,几乎都被人挖光了。

附近几座山头都这样。

走了许久,四月初都没找到什么可以挖的。

整个林子里,她甚至连只鸟都没有见到。

这一身肥膘,她已经走不动了。

于是,四月初到一棵大松树下坐了下来。

闪身进了空间,走到溪边捧起溪水喝了起来。

别说这溪水,还真有些特别,喝起来甜丝丝的,喝完整个人都觉得精力充沛了不少。

觉着有些累,四月初走到吊椅上躺下,墨逸之应该还有会才能到。

四月初躺在吊椅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四月初只觉得鼻子痒痒的。

“阿嚏……”

四月初揉了揉鼻子,缓缓张开双眸醒来。

只见长长的黑睫羽,轻轻颤动着,高高束起的墨发,带着清逸出尘的味道,正笑吟吟的看着她。

“姐姐你怎么在这里睡觉?”

“逸之,我叫四月初,你可以叫我四月。”

墨逸之偏着头想了想,“那叫你月月好吗?”

“好。”

四月初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看见自己身上的外套,四月初有些惊讶。

“你怎么把衣服脱了?”

“你睡着了,怕你受凉。”

四月初只觉得心里暖暖的,虽然接触不多,虽然他暂时有些痴傻,可人的品格是不会改变的。

相信他好起来以后,也会……

“男女授受不亲,你娘告诉过你吗?”四月初狡黠的看着墨逸之。

墨逸之闻言,有些紧张的点点头,“我……我娘说过。”

四月初突然就委屈的看着墨逸之,眼角还掉下了两滴清泪,“你把衣服盖在我身上,村里的人知道了会将我浸猪笼淹死的。”

一听四月初说会被淹死,墨逸之急忙站了起来,“我会护着你的。”

“我们没有任何关系,男女有别,你护不住我的。”

“我娘说,娶了媳妇就可以睡在一起,那我娶你。”

啥!

四月初觉得,这是墨逸之他娘在帮她啊。

本来还以为要循循善诱,没想到他居然知道。

“我家很穷,你娘不会同意的。”四月初看着墨逸之,委屈的哭了起来。

“我娘最疼我了,逸之告诉她,她会同意的。”

这家伙莫不是她娘给她相过媳妇儿?

不然他怎么懂?

“那要是你娘不同意怎么办?”

墨逸之瞬间坐在了地上,“那我就不吃饭。”

四月初在心里笑了起来,先让他回去说说看吧。

不行再想办法。

“我家在楠木村,我叫四月初,是顾远山的女儿,你可记住了?”

墨逸之重复了好几遍,一直念念有词。

“记住了。”

“好,那我在家里等你。”

“好。”墨逸之高兴的点点头。

虽然还没成,但是比她想象的顺利,四月初嘴角微微扬了起来。

只是,这样忽悠一个小孩,真的好吗?

她觉得良心微微有些痛。

四月初起身把衣服递给墨逸之,墨逸之穿上衣服,四月初又为他系好衣裳上的带子。

真是老天赏饭吃啊,这张脸要是在她前世,不知道要收割多少少女心啊。

墨逸之任由四月初给他整理衣裳。

“快回家去吧。”

看着四月初空空的背篓,墨逸之又将自己背篓里的野菜,拿了几捆给她。

“月月,你等我。”墨逸之认真的说着,然后一溜烟跑下山去了。

四月初微微一愣,这话她怎么觉得那么的苏呢。

等墨逸之走了很久,四月初才起身慢悠悠的朝家里走去。

四月初刚到家门口,就见一个高瘦的妇人,和陈秋花坐在屋里有说有笑的。

这个时间在家里聊天?

这妇人并不是本村人,难道是墨逸之叫来提亲的媒婆?

四月初突然就笑了起来,没想到墨逸之居然这么快就说服了他老娘,动作很麻利啊。

想到这,四月初不禁在心里对墨逸之竖起了大拇指。

见四月初回来了,陈秋花急忙笑吟吟的站起来,“四月,快来见过你王家婶子。”

四月初听话的走了过去,乖巧的叫了声婶子。

“欸,真是个懂事的闺女。既然闺女回来了,那咱们就走吧。”

四月初疑惑的抬起头,“去哪里?”

“你跟着王家婶子去就对了,以后你就是镇上黄老爷家的小儿媳妇了。”

四月初一脸懵逼,“什么?”

镇上黄老爷家?

就是那个半身不遂,折磨死了六任老婆的黄老爷小儿子?!

她不是墨逸之喊来提亲的?!

“黄家条件多好啊,你去了吃喝不愁的。收拾收拾咱们走吧,你家相公在家等着你呢。”

王家婶子说着,就上前来拉四月初。

四月初急忙往后退了几步,冷冽的开口,“我不嫁。”

一听说四月初不嫁,陈秋花瞬间就发飙了,“死丫头,你说什么?你不嫁?你的婚事老娘说了算,由不得你。”

“对啊,婚姻大事向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闺女,你可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再说了,黄家多好的家境啊。”

“就是,这么好一门亲事,你居然说你不嫁。”

四月初冷冷的看着陈秋花,原主这个娘平时待她不好就算了,如今居然要将她往火坑里推。

“既然黄家这么好,那你就让顾兰英嫁过去啊!”

顾兰英听着话,瞬间从房里跳了出来,“傻子,娘是为了你好,你这样能有人要你已经很不错了,再说了你过去吃喝不愁,在这荒年里能活下去,有什么不好?”

“既然黄家那么好,你为什么不嫁?”

“我又不是嫁不出去!再说了,我还没到嫁人的年纪呢。”

“是啊,四月,你妹妹说得对。你也知道自己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你看村里谁愿意娶你啊。

再说了,你看咱们家,已经没吃的了你去黄家,就是黄家少奶奶吃喝不愁的。

听娘的话,乖乖嫁去黄家。”

她已经收了黄家十两银子的聘礼。

到手的银子,她又怎会再退回去,无论如何,四月初都是要嫁到黄家去的。

四月初在心里想着对策,死了好几任媳妇的残废,她嫁过去不是跳进火坑吗?

她还要等墨逸之来提亲呢。

想到这四月初转身就跑了出去。

四月初一路狂奔出去,陈秋花几人见此急忙去追。

四月初回头看了一眼,她只想说一句特么的。

刚跑到村口,四月初一个转头的功夫,就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刚准备道歉,四月初抬起头发现,居然是墨逸之,旁边还有他娘叶文竹。

墨逸之被她撞得后退了好几步,险些没站稳,叶文竹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

这时候,陈秋花几人也刚好追了上来。

四月初急忙躲到了墨逸之的身后。

陈秋花双手插着腰,气喘吁吁的瞪着四月初,“你个死丫头,跑什么跑?你给我过来。”

四月初不理会她。

“月月,他们为什么追你?”

四月初看着墨逸之,莫名的委屈,“我娘要我嫁给黄老爷家的小儿子做媳妇。”

叶文竹一直在打量着四月初,看着她清澈的眼眸,还有胖乎乎的身体,眼中的神情,有些复杂。

但想起曾经……

心下顿时就有了答案。

既然是他儿子亲口求的媳妇,自然没错,那是自家人。

“别怕。”叶文竹看着四月初委屈的模样,低声开口说了句。

叶文竹的话,瞬间击中了四月初的心,鼻头蓦地一酸。

“对,月月别怕,有我和娘在。”墨逸之拍了拍胸脯,认真的说着。

陈秋花看着眼前陌生的两人,不悦的沉下脸,“把我闺女交出来,这是我家的事,我劝你别多管闲事。”

叶文竹细细的打量了一番陈秋花,笑着朝前走了两步,“想必这就是顾家婶子吧,可真巧啊,没想到在这里遇见。”

陈秋花瞥了一眼叶文竹,她并不认识眼前这女人,“你谁啊?把我闺女还回来。”

说着,陈秋花就越过叶文竹,想要去拉扯墨逸之身后的四月初。

叶文竹伸手一把拉着陈秋花,笑吟吟的开口,“顾家婶子,我是黄泥堡墨家的,我看闺女也不愿意嫁,要不你就别勉强了。”

“我闺女能嫁给黄家,那是我烧高香了。如今多少人饿死啊,黄家那么好的家庭,她嫁过去,有享不尽的福。”

叶文竹冷下了脸,“黄鹰家小儿子,半身不遂不说,上个月才死了第六任媳妇,你这是想将闺女往火坑里推呢。”

“我说墨家婶子,你这可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呢!都活不下去了,去黄家她起码不会饿肚子。

黄家是镇上的大户人家,墨家婶子你这样说话,你就不怕得罪黄老爷。”

叶文竹依旧笑吟吟的开口,只是却多了几分冷意,“那顾家婶子就不怕得罪我墨家了?”

陈秋花的瞪了一眼叶文竹,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墨家有四个儿子,虽然小儿子不中用,可墨家家境好,听说背后还有大人物撑腰,也不是她能够得罪的。

只是她嫁女儿,墨家来凑什么热闹?

见陈秋花不说话了,叶文竹又笑吟吟的开口,“顾家婶子,这闺女的事还是多考虑考虑为好。我今天来,也是为我家这小子来提亲,想要求娶你家大闺女。”

四月初没想到,墨逸之会他娘会亲自过来,还帮着她说话。

“啥?”陈秋花惊讶的张大了嘴。

今天是个什么吉祥日子?

黄老爷家要娶她闺女,墨家也说要求娶她闺女。

她闺女啥时候成个宝了?

陈秋花看了看王家婶子,又看了看叶文竹,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几下。

心下顿时有了主意。

立马换上一副笑吟吟的面孔,朝着叶文竹开口,“墨家婶子,你说你早点说明来意,不就没那么多事了吗?大老远来,先去家里坐坐吧。”

王家的见此急了,急忙开口,“顾婶子,我们可是说好了的。你也收了我的银子,你怎能反悔?”

叶文竹见此,笑着说道:“不管有什么事,还是回家再说吧。在这大路上,也不好看不是。”

“是啊是啊,王家婶子,你看我家这闺女也不听话,咱们进屋去说吧。”

王家婶子没办法,四月初不肯跟她走,也只能先去顾家再想办法。

几人朝着顾家走去,墨逸之时不时看一眼四月初,嘴角一直带着盈盈笑意。

四月初见墨逸之笑吟吟的模样,嘴角也微微上扬了起来。

通过刚刚简单的对话,看得出来墨逸之他娘是个厉害的角色。

“墨家婶子,随便坐坐,我去给你倒水。”

陈秋花拿出一小包金银花,一人泡了一碗金银花水。

“来来来,大家喝口水。”

叶文竹接过碗,放在嘴边轻轻抿着。

王家婶子有些着急,她怎么也没想到,顾家的傻女儿,居然还会有人和她抢。

她今天可是给黄老爷说绝对能成,而且若是成了,黄老爷还许诺她两袋白面呢。

这年头谁不是吃糠咽菜,哪里吃得起白面。

白面可是稀罕物。

“顾家婶子,这茶我就不吃了,你看闺女也回来了,再不走的话我们到镇里天就该黑了。”

陈秋花见叶文竹淡定的喝水,再看看王婶子焦急的神情,不急不缓的开口,“王婶子,吃碗茶也耽搁不了多久,这天色还早着呢。”

叶文竹将手里的碗放在桌子上,看着王婶子开口,“王家婶子,你是替黄家来娶四月丫头?”

王婶子急忙点点头,“我聘礼都给了,这顾家大丫头,如今可是黄老爷家的人了。”

“你们可签下婚书了?”叶文竹看着陈秋花说着。

陈秋花摇摇头,“还没有呢。”

叶文竹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既然没有签下婚书,那自然就做不得数的。”

“谁说不作数啊?我可是给了聘礼的。既然收了聘礼,那人就是黄老爷家的。”

王家婶子更急了,若是这丫头不跟她走,她到手的白面就飞了。

绝对不行。

“这很简单,收了聘礼,自然也可以退掉聘礼,没多大点事。”叶文竹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意。

“顾家婶子,我这给的聘礼可是十两银子。你难道愿意将十两银子推走吗?

黄老爷也是善良的,必然会厚待丫头,你可听人挑唆做傻事啊。”

四月初看了看陈秋花,又看了看叶文竹。

她娘肯定是舍不得这十两银子的。

怎么办?

墨家能不能拿出十两银子?

在别人眼中,四月初的确是个傻子,能有人娶就不错了。

更何况还是十两银子,她娘绝对不会放手的。

或许是看出了四月初眼中带着的一丝慌乱,叶文竹伸手轻轻拍了拍她。

大家都说四月初这孩子痴傻,但从她刚刚的反应来说,哪里傻呢。

“这……”陈秋花看了看叶文竹,又看了看王家婶子。

退聘礼,她肯定是不愿意的。

这丫头本就愁嫁,她怎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王婶子气得要死,看着叶文竹,眼睛里多了一丝恨意。

这原本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她把四月初带去黄家,就能领到白面。

谁料半路杀出来一个墨家的来抢亲。

如今还说要退聘礼!

不行!

这绝对不行!

“陈秋花,咱们先前可是说好了的,你聘礼也收了,四月初也回来了,现在我就要带她走。

婚书黄老爷会写好的!这些不用你来操心。”

陈秋花看了一眼叶文竹,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

她也不想在事情有结果之前将王婶子得罪干净。

不然闺女嫁不出去怎么办?

“王婶子,先坐先坐,一切都好商量不是吗?”陈秋花笑吟吟的看着王家婶子说着。

“不必再坐下去了,我现在就要带四月初走!”王婶子哪里肯听她的,她必须把人带走,这才是最重要的。

陈秋花有些犹豫,侧头看了看叶文竹,“墨家婶子,你看这事……”

叶文竹虽然说也是来提亲,但不知道她会不会给那么多银子。

她手里现在可是揣着黄家的十两银子呢。

要是没有这么多,她也好早点结束这事。

叶文竹看了看王婶子,又看了看陈秋花,将手边的袋子往桌子上一放,然后笑着开口:“顾婶子,作为娘亲,自然都是希望自己的娃过得好。

我墨家不说大富大贵,但闺女过去,我也绝对不会亏待了她,墨家上下都会待她好的。”

叶文竹解开袋子,只见里面装着几十个鸡蛋,两袋白面,两壶梅子酒,还有一块熏肉。

陈秋花看见袋子里的东西,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都是好东西啊!

竟还有肉!

她已经太久都没吃到肉了。

王家婶子见此,有些冷冽的开口,“墨家婶子,虽然你这些东西,都还算不错。但是比起来黄老爷的十两银子,可就比不上了吧。”

原本略有些兴奋的陈秋花,听了王婶子的话,也瞬间冷静了下来。

对啊,这些东西和十两银子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

叶文竹笑了起来,从身上拿出一个钱袋子放在桌子上,“顾婶子,既然我是为我儿诚心上门提亲,自然不会仅此。”

陈秋花看着那个钱袋子,迫不及待的伸手就打开。

居然有二十两!

天啦!

陈秋花将里面的银子数了又数,确定没数错。

就是二十两。

看着这二十两银子,陈秋花笑盈盈的开口,“墨家婶子,既然你这般诚心,我怎能不应允呢。你家四子也是个俊俏的,我闺女嫁去你家,我放心。”

王家婶子没想到,墨家一来,出手就是二十两银子,还有那么多珍贵的东西。

这个傻丫头值二十两吗?

“顾家婶子,这可是我先来的,你不能这样。”

“王婶子,这姻缘讲究的是般配,哪有什么先来后到的说法啊。”陈秋花惦着手上的银子,笑成了一朵花。

“你……”怎就没个先来后到的说法了?

“王婶子,你看墨家婶子这是多大的诚意啊。这么多东西,外加二十两银子来提亲。你若是……再加十两,我们还可以再谈。”

墨家给了二十两,要是黄家还愿意再加十两……

想到这,陈秋花兴奋得脸都涨红了。

见陈秋花如此表情,王家婶子气得瞬间站了起来。

毫不留情的开口,“啊呸,你以为你闺女是个什么金疙瘩,还三十两银子,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知道今天这单是成不了了,王婶子拂袖而去。

见王婶子走了,陈秋花也不生气,黄老爷家庭虽然不错,可他小儿子风评不好。

相比起来她还是觉得墨家要好点。

她也到手了二十两,还有这么多东西。

“顾家婶子,这门婚事就这样定下了,你现在就把人领走吧。”

陈秋花将银子揣到自己衣服里,又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拿进里面房间里放着。

“顾家婶子,这……”听她的意思,是提亲后面的礼节都要省了吗?

叶文竹话还没说完,就被陈秋花打断了,“墨家婶子,不瞒你说,我家已经揭不开锅了。

四月现在已经是你墨家的人了,你当然得现在就领走,你得负责她的生活。”

陈秋花急着让叶文竹把四月初领走,她怕叶文竹后悔了咋办?

毕竟是二十两银子啊,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有了这些银子和吃的,她家的生活就能好过了。

叶文竹转头看了看四月初,心里多了些许怜悯。

这荒年生活不易啊。

本来不说三媒六聘,她也是打算要正式迎娶四月过门的。

如今却就直接这样领回去,有些委屈她了。

“四月,你怎么说?”叶文竹将目光转向四月初,想听听她的想法。

四月初一刻都不想在顾家待,有她这个娘亲在,指不定还会出什么事呢。

她还是早些离开为上。

“我听我娘的。”四月初有些憨憨的开口。

“四月啊,如今你是墨家的媳妇了,万事你都要遵从你婆婆的话,明白吗?”

“娘,我知道了。”四月初温顺的应着,她娘心急怕墨家反悔,她也怕自己没能走出这个房子。

叶文竹在心底微微叹息了一声,看了看墨逸之,又看了看四月初,没再说什么。

逸之长这么大,从未开口求过她什么。

这丫头到底是他亲口求的,也不能让人太委屈。

且待日后弥补吧!

“闺女,委屈你了。你可有什么东西需要收拾的?”叶文竹看着四月初,柔声问着。

四月初本想说她没什么收拾的,但是想着刚到墨家,自己还是要稍微带上一些旧物。

于是,回到自己小偏房里收拾了两件旧衣裳,挎着小包袱走了出来。

见四月初收拾妥当,叶文竹暗自点了点头,这丫头是个麻利的。

“给你爹娘磕个头,我们就走吧。”

四月初点点头,看了一眼她爹又看了一眼她娘,屈膝跪了下去,磕了三个响头。

算是替原主谢了他们的生养之恩吧。

陈秋花一脸笑意的惦着袋子里的银子,沉浸在兴奋中。

顾远山一直保持着沉默,直到四月初磕完头,才看着她叮嘱了两句。

四月初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也好,这样她也不必替原主背负什么亲情压力了。

四月初跟着叶文竹和墨逸之走了,陈秋花什么都没给她,甚至连丁点干粮都不曾塞给她。

.三人走了一个多时辰,回到黄泥堡。

刚到墨家门口,只见墨家三个哥哥和两个嫂嫂刚好从外面回来。

“娘,四弟,你们回来了。”几人打量着四月初,神色各异。

叶文竹点点头,侧头看着四月初,“这是四月,你们四弟媳妇。四月,这是你大哥望尘,二哥望凡,三哥望秋。旁边的是你大嫂刘翠娘,还有二嫂王素梅,望秋尚未婚配。”

“大哥二哥三哥好,大嫂二嫂好。”四月初向几人一一见礼。

墨家几人看着四月初,半晌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这就是四弟开口求来的媳妇?

这……

最终,还是大哥墨望尘开口说了几句,这尴尬的氛围才得以缓解。

“走了这么久的路,四月应该饿了。老大媳妇,去做饭吧。”

“娘,我这就去。”刘翠娘听话的走进了厨房,开始忙碌起来。

刘翠娘嫁入墨家多年,为人憨厚老实,对叶文竹最为恭敬。为墨家生了两个孩子,老大墨长宇7岁,老二墨长枫4岁。

王素梅见此,看了看四月初,又看了看叶文竹,“娘,我去帮大嫂。”

“去吧。”

“你们爹呢?怎么不见人?”

“爹说去镇上一趟,可能要晚一些回来。”

叶文竹点了点头,牵着四月初走进她的屋里,“月月,累了吧,先休息会。”

“婶子,我不累,我去帮大嫂和二嫂。”

刚到墨家,还未站稳脚跟,怎么说也得要表现一下的。

.

“你这孩子,还叫我婶子呢。”叶文竹笑盈盈的看着四月初。

四月初脸蓦地就红了,是了,如今她已经算是嫁进了墨家,“娘。”

“欸,好孩子。”叶文竹起身打开柜子,拿出几匹布递给四月初,“四月,你刚过来,娘也没什么准备。这几匹布你收着,给自己做几身衣裳。”

四月初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带着补丁的衣服,再看叶文竹递过来的几匹布。

这布料质量上乘,看起来就是好料子的。

四月初也没有推辞,自己这一身在这个家里,倒显得格格不入。

“谢谢娘。”

她是从心底感谢叶文竹,她忽悠过来的便宜婆婆,还真真是个好人。

不仅不嫌弃她,还维护她。

她这个人就是这样,别人待她好,她只会待人更好。

她会对墨家好的。

叶文竹又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钱袋子。

“四月,这五两银子你收着,算是娘给你的见面礼。你就这样来了我们墨家,委屈你了。逸之是个好孩子,你也是个好孩子,以后好好过日子,娘不会亏待你的。”

四月初惊讶的看着叶文竹,她没想到她这便宜婆婆,一出手就又是五两银子。

寻常的壮劳力出去做工,一天也不过就是一两百个钱,这五两银子,够用多久了!

“谢谢娘,我会的。”

叶文竹满意的点点头,“这些银子你自个儿收好,别让你两个嫂子瞧见了。”

四月初明白,这妯娌之间,有些事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逸之,你媳妇也累了,带她回房间休息会。”叶文竹看了看墨逸之,柔声开口。

墨逸之笑着回应,伸手牵着四月初,“媳妇,我们回房休息。”

感受着墨逸之手掌的温度,四月初脸不知怎的蓦地就红了。

前世她一心扑在她的各种医学实验上,根本就没时间谈情说爱。

难道这就是谈恋爱的感觉?

四月初乖巧的跟着墨逸之走上二楼房间。

看着两人手牵手走上楼,叶文竹深深地叹息了一声,希望一切都如空明说的那般啊。

刚一进屋里,四月初就吓了一跳。

她来之前是知道墨家是黄泥堡的大户人家,可墨逸之的房间未免也太豪华了。

这屋里的陈设,绝不是一般农村人能够布置得出来的。

就连叶文竹的房间,都比不上墨逸之的房间。

不难看出,她婆婆真的很重视这个小儿子。

“媳妇,我们睡觉。”

墨逸之说着,牵着四月初就走到床边,自己坐到床上,伸手脱去鞋袜。

“呃……”

这一切,进展太快了。

媳妇?

她是第一次听别人这样叫她,心里有些奇异的感觉。

如今她就要开始履行作为妻子的责任和义务了吗?

路是她选的,别无他法。

见四月初依旧站在床边,墨逸之疑惑的看着她,“媳妇,你为什么不上床睡觉?”

“天色还早,还不到睡觉的时间。”

“娘说你走累了,要休息。”墨逸之说着,又跳下了床,拉着四月初就要给她脱鞋袜。

“呃,我自己来。”

她不习惯啊!

四月初脱去鞋袜,和衣靠在床头,心里有些紧张。

不是说这家伙傻吗?

怎么就催着她睡觉!

“媳妇乖。”墨逸之看着四月初,脸上露出纯真的笑容。

四月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侧头看了一眼墨逸之,觉得脸有些发烫。

心跳得很快。

她在紧张啊!

肿么办?!

.

四月初微微闭上双眼,在心里想了好久,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

好半晌之后,四月初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睁开双眼。

既然迟早都是要面对的,那就来吧。

反正她现在已经是墨家的人了,是他的妻。

她一个现代人,还会拘泥这些事不成。

四月初正准备开口,侧头一看,只见墨逸之已经睡着了。

他居然睡着了?!

睡着了!

所以,他说的睡觉,真的就是单纯的睡觉?

四月初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凌乱了,人家的想法很单纯,就是想睡个觉而已。

而她居然以为……

四月初靠在床头,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厨房里,刘翠娘和王素梅正有条不紊的准备着晚餐。

王素梅有些不解的抬头,看了看刘翠娘,“大嫂,你说娘怎么会……怎么会给四弟娶这么个媳妇儿?”

想新妇进门时见到她的样子,王素梅忍不住抖了抖。

胖成那样的女人,居然是老四媳妇儿。

刘翠娘看着疑惑的王素梅,淡淡的开口,“这是四弟自己开口求来的,娘高兴还来不及呢。”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只需要记住,只要是四弟开口的,娘就会高兴。其他的,都不重要。”

听着刘翠娘这话,王素梅脸瞬间就黑了。

“我可是瞧见了,娘去的时候,带了好几十个鸡蛋,还有白面。那些都是好东西,娘竟然拿去给老四娶了个这样的回来,真是老糊涂了。”

她当初嫁进墨家,也不过是才得了一袋白面而已。

当时她家兴奋的,可看到她婆婆拿去顾家的,这一对比,她的心就不平衡了。

“老二家的,慎言!娘这样做,自然有娘的道理,我们这些做媳妇的,只需要遵从就行了。”

王素梅在心里冷哼了一声,有些鄙视的看了刘翠娘一眼,她这个大嫂,就是个马屁精。

专会拍她婆婆马屁。

看着王素梅一脸不满的样子,刘翠娘也没再理会她。

晚饭做好了,墨逸之和四月初还没下楼。

王素梅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咽了咽口水。

“娘,我去喊四弟和弟妹下来。”

“让他们再睡会。”叶文竹若有所思的说着。

“可……新妇刚进门,就睡这么久……”王素梅说话声越来越小,看着叶文竹有些冷的脸,瞬间闭嘴了。

“你爹不还没回来,你就忍不住了?”

王素梅吓了一跳,“没……没有,媳妇哪敢。”

叶文竹没再说话,王素梅畏惧的看了一眼叶文竹,急忙借口去帮老二劈柴逃了出去。

刚到门口,王素梅就看见从外面回来的公公墨云深。

“爹,您回来了!”

墨云深点点头,一脸的笑意。

“爹遇见啥喜事了,这么高兴。”

墨云深放下肩膀上的布袋子,拿出两只野鸡丢在院子里。

王素梅见此,瞬间差点尖叫了起来,“爹,这是野鸡?您在哪里打到的?”

墨云深摇了摇头,“回来的时候路上捡到的。”

其他人听到墨云深的话,纷纷也跑了过来,“爹,您居然捡到了野鸡,运气也太好了。”

如今天下大旱,物资稀缺,有钱都难买到肉。

山里的东西,无论的地上的野菜,还是会跑的动物,几乎都被附近的村民地毯式的搜索干净了。

“你们把鸡收拾一下,晚上给老四加餐。”墨云深说着,抬步走了进去。

“好的,爹。”

老二墨望凡听话的上前,提起两只野鸡就朝厨房走去。

王素梅跟在身后,心里不满,却不敢说出来。

老四那个傻子,偏偏她婆婆疼到心坎了,墨家上上下下都以老四为重。

一个傻子而已,她婆婆怕是也太蠢了。

“他爹,你回来了。”

“是啊,今天运气好,路上还捡到了两只野鸡。”

叶文竹笑盈盈的开口,“你在院子里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老四呢?”

“老四和新妇,在楼上休息呢。”

“新妇?”

叶文竹将娶四月初的事情,一一告诉了墨云深。

墨云深惊喜的看着叶文竹,“真的是老四开口求来的?”

“自然没有假。”

墨云深激动的一把抓着叶文竹的手,“他娘,老四终于开口了。”

叶文竹也有些压抑不住心里的激动,“是了,老四终于开口了。”

“怪不得!怪不得我这路上能捡到两只野鸡。”

墨逸之和四月初一觉睡到天都擦黑了,格外的安稳香甜。

四月初蓦地醒来,看着外面天都黑了,心头一惊。

她今天刚嫁到墨家,居然就一觉睡了好几个时辰。

完了完了。

这样的第一印象!

四月初急忙坐起来,墨逸之也刚好醒来。

“媳妇,你睡醒了?”

“嗯嗯,我们快起床吧,天都黑了。娘会不会生气啊?”

四月初有些小忐忑,谁叫她穿越到这么个穷乡僻壤还啥都没有的地方呢。

在没站稳脚跟以前,她是需要墨家的。

“娘,不会生气的。娘最好了!”

四月初看了看单纯的墨逸之,“那是你的娘,自然对你最好了。”

“也是月月的娘。”

“是,也是我娘。”

可这娘也是有区别的好吗!

自古婆媳关系就是一大难题,她可不想刚嫁进来第一天就得罪婆婆。

见四月初急急忙忙的起身,墨逸之也赶紧从床上下来。

等墨逸之下来了,四月初将床铺收拾整齐。

“媳妇,走吧。”

墨逸之伸手牵着四月初的手,俩人一起走下楼。

感受着墨逸之温热的手掌,四月初脸微微红了起来。

“四月,这么快就醒了?”

刚下楼,叶文竹就笑吟吟的看着手牵手的俩人打招呼。

四月初看着叶文竹,微微一愣。

想要从她脸上看出来点什么。

只是她看了许久,她婆婆脸上除了笑,并无其他。

她都睡了几个时辰了,天都黑了。

她婆婆居然没有给她脸色看?

这就算是放在现代,恐怕也多多少少会有些的吧。

“娘,我还想睡。”

还没等四月初回话,墨逸之就朝着叶文竹开口。

“逸之,四月刚到我们家,还没吃饭呢。等吃了饭你们再去睡。”

四月初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娘,我……一没注意就睡过头了。”

“四月,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和逸之想睡多久,就睡多久。”叶文竹脸上,依旧带着盈盈笑意。

啥?

嫁进墨家第一天,她婆婆就给她说想睡多久就睡多久?

她怎么觉得,一切好得太不真实了?

四月初伸手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疼的她急忙松手。

这不是在做梦。

看见四月初的小动作,叶文竹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来,我们去吃饭。你爹也回来了,你还没见过呢。”

“对,媳妇,我带你去见爹。”墨逸之牵着四月初,快步走了过去。

看着两人手牵手的背影,叶文竹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爹……”墨逸之看着墨云深,高兴的咧开了嘴。

“逸之,快过来。”

墨逸之牵着四月初走到了墨云深面前。

墨云深细细地打量了四月初一番。

“媳妇,这是我爹。”

墨云深微微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墨逸之,又看了看叶文竹,两人眼中,冒着许多旁人不懂的光。

“儿媳四月初给爹请安。”四月初说着,学着电视里的模样,给墨云深行了个礼。

这古代就是麻烦,反正礼多人不怪。

见此,叶文竹和墨云深眼底的惊讶更深了。

不过也就是片刻的事。

“好好好,以后就是自家人,不必讲究。都坐下吃饭吧。”

有了墨云深这句话,其他人才纷纷入座。

王素梅看着桌子上的鸡,咽了咽口水,拿着筷子有些急切的开口,“就是就是,不要太讲究了,赶紧吃饭吧。”

王素梅说完,就想要伸出筷子去夹碗里的鸡腿。

叶文竹轻咳了一声,王素梅筷子一顿,生生的没敢再上前。

叶文竹夹起一个鸡腿放在四月初碗里,又将另一个鸡腿放在墨逸之碗里。

眼见仅有的两个鸡腿,就这样没了,王素梅的心,简直在滴血。

“娘,就两个鸡腿,你都给老四家了,是不是……”

王素梅话还没.说完,就被老二墨望凡狠狠瞪了一眼。

“今天爹运气好,回来还能捡到两只野鸡,大家吃鸡肉。”大嫂刘翠娘见气氛有些尴尬,急忙开口打圆场。

“是啊是啊,爹运气真好。”墨望尘附和着自家媳妇的话。

王素梅心里气得吐血,可也不敢表现出来。

这公婆的心,也偏得太离谱了。

以前只是一个傻老四,现在居然连傻老四的胖媳妇也要偏着了。

她怎么能不气。

家里的肉今天都拿出来了,她得多吃点。

四月初看了看眼前的一家子,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也很识趣的没多说什么。

看着眼巴巴望着鸡腿没说话的侄子墨长宇和墨长枫,四月初夹起鸡腿起身。

“鸡腿给长宇和长枫吃。”

刘翠娘见此,不禁对四月初多了一份好感,“弟妹,他们俩吃肉就好了,这鸡腿你吃。”

“四月,快吃吧。你侄子们吃肉就好了。”

四月初有些不好意思,在两个小孩子面前独自吃鸡腿……

“谢谢爹娘,谢谢哥哥嫂子。”

果然啊,墨家绝壁是十里八村日子过得最好的。

人家能吃上一餐白面就特别奢侈了。

可墨家这一大桌子菜,有肉有蛋,好不奢侈。

刚穿越过来,在顾家就饿了一晚上。

今天早上虽然吃了几个菜团子,可哪顶什么啊。

这会早已是饥肠辘辘。

一口鸡肉送进嘴里,四月初不禁深吸了一口气。

就是这个味儿。

这一刻,她才真的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王素梅见四月初连假意推辞一番都没有,直接开始啃鸡腿。

捏着筷子的手,不禁紧了又紧。

“媳妇,这个也给你吃。”墨逸之把自己碗里的鸡腿,放在了四月初碗里。

四月初刚咬着一口鸡腿,抬头看着墨逸之,急忙开口,“我已经有了,你吃。”

“不!媳妇儿吃。”

叶文竹咧开嘴笑了起来,“四月,逸之这是心疼媳妇呢,叫你吃,你就吃。”

墨云深也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呃……

全家人的目光,都在四月初身上,四月初一时之间,有些不好意思。

这……

要不要这么宠啊?

全家就她一个人吃鸡腿。

她还真的有些不好意思啊。

“老四家的可真是好福气啊,这一来就成了全家最受宠的人。”王素梅有些酸溜溜的说着。

“老四会疼人了,难道你不高兴吗?”叶文竹冷冷地瞥了一眼王素梅。

王素梅一哆嗦,她婆婆在家里的地位,那是说一不二的。

她怕是真的被气糊涂了,居然在她婆婆面前说老四。

谁不知道老四是全家的宝啊,如今连带着老四家的,也都是全家的宝了。

“娘,我这是替老四高兴啊,老四会疼人了,老四长大了,我当然高兴。”

四月初在心底闷笑了一声,她算是看出来了,她这个二嫂就是个纸老虎啊。

在她婆婆面前,还是得乖乖的盘着。

这一顿饭,四月初在众人关注的目光中,稳稳的吃完。

害羞饿肚子啊!

吃完饭,四月初起身收拾碗筷,被刘翠娘一把按了下去。

“老四家的,你是新妇,今天就不要操心这些了,快去休息吧。”

“你大嫂说得对,你和逸之上楼去玩吧。”

“对,媳妇我带你去玩儿。”墨逸之说着,牵着四月初就往楼上走。

叶文竹和墨云深也回到了自个儿房间。

“他爹,你说,这是不是代表逸之算是渡过了命定的劫数了?”

墨云深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着,“当年空明道长说逸之命运多舛,只有遇到他亲口求来的福运贵人,才能够助他渡过早逝之命。”

叶文竹深深地叹息了一声,似乎在沉思,又似乎有些无奈。

“不知道四月这丫头,到底是不是空明道长说的福运贵人。若不是……逸之可要怎么办才好?”

“空明大师是得道高僧,他的话自然是不会有假。这么多年,逸之从未开口,如今将四月求了回来,想必就是她了。”

“可四月若真的是那福运贵人,顾家日子怎的会过得这般……”

“这就不好说了!都说顾家有个痴傻闺女,可我看着四月也不像是痴傻之人。”

“的确,或许传言有误吧。”

“多思无益,既然是逸之开口求来的,暂且先看看吧。就算四月不是那福运贵人,也当给逸之做个伴了。”

“倒也是,看逸之挺喜欢那丫头的。只是有一点我没太看明白,顾家那么穷,听闻四月又是家里做事做得最多的,怎会胖成那样子?”

“的确,如今家家户户都没有余粮,四月却依旧胖嘟嘟的。也或许这就是她的福运呢?”

“但愿如此吧!这些年为了逸之的病,已经寻访多少名医了,可……”叶文竹说着,不禁伸出袖子抹了抹眼泪。

一脸的悲伤。

“好了,你也别多想了。过几日我去一趟禹城,不行就去锦州,再想想办法。一定会有办法治好逸之的。”

“会的,一定会的。”

叶文竹顺着墨云深的话,肯定的说着。

一脸的希冀。

可她的心底,却丝毫都不肯定。

若是有办法,何至于这么多年……

想到这些,叶文竹更伤心了。

“他娘,你且放宽心。”

她真的能放宽心吗?

叶文竹又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这日子要什么时候才能好一点,再这样下去,怕是……”

听叶文竹这么说,墨云深也一脸的愁云,“唉,也不知道这几年是怎么了,总是天灾不断。再这样下去,恐怕大家都要熬不住了,山上能吃的能挖的几乎都空了。”

“可不是吗,前两日甚至有人闯进了金钱山禁区,结果一个都没能回来,外面的人都听到了虎豹之声。”

夫妻两人唉声叹气的,都在为日子发愁。

“恐怕过不了几日,就有人要上门借粮了。”

叶文竹心里清楚,整个黄泥堡,也就她家家底丰厚,还有些存钱。

等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免不了会有人上门借粮的。

“咱家那点,怕是也顶不住什么。前些日子,只要手里有银两,粮价虽然贵点,但好歹能买到粮。可我今天在镇上看到,有钱都已经买不到了。”

“什么?买不到粮了?”

“没错。”

“按理说,这……不应该啊。”

“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

“只盼灾情能早点过去吧。”

“谁说不是呢。”

墨逸之拉着四月初在楼上房间四处玩了一会。

四月初只觉得楼上的装修,和楼下似乎不太一样。

“只有你一个人住楼上吗?”

“恩,我娘说楼上别人不能上来。”

呃……

这是多金贵的孩子啊。

这也太受宠了。

他没中毒之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是不是特别能干?

所以在家里地位这么高!

她很好奇。

四月初陪着墨逸之玩了好久,直到最后,两人都累得满头大汗。

特别是四月初,这一身的肉,压得她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不行,她得快点减肥才行,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此时此刻,四月初无比的怀念她的实验室。

怀念她先进的医疗设备。

四月初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丝毫没注意到,手上的戒指,发出淡淡的绿光。

半天没听到动静,四月初侧头一看,只见墨逸之靠在床柱子上已经睡着了。

湿哒哒的衣服黏在身上。

四月初只想洗个澡。

想到这,她闪身进了空间,走到小溪边,挑了一处较深的水域,当作泳池兀自洗了起来。

真爽啊!

唉!虽然这空间没啥鸟用,就当个秘密基地吧。

至少在这啥都不方便的古代,洗个澡还是方便。

想到墨逸之也浑身的汗,不知道能不能将他弄进这个空间洗洗?

想到这,四月初还真想试试,这空间到底能不能将人放进来。

意念一动,墨逸之瞬间被她带进来了。

看来这空间也不是完全没用嘛。

给墨逸之洗澡?

这事,是不是有点太……

她在不同的人身上,做过不同的手术,可要给个男人洗澡,这实在太劲爆了一点。

不行不行……

那画面实在是……

四月初避开关键部位,给墨逸之擦拭了一番,才带着他重新躺回床上。

墨逸之依旧睡得很熟,可之前睡了那么久,这会一点睡意都没有。

总不能在床上数绵羊吧。

四月初再次进入空间,或许可以做点别的事情呢。

比如,去看看她的桃花。

环顾着空间,四月初这才发现,空间的面积似乎比她昨晚看的时候要大了许多。

没错,就是大了许多。

而且,在那棵参天大树后面,凭空多了一间房。

四月初欣喜的跑了过去。

里面和她的实验室有点相似。

有简单的医疗器材,还有几瓶常用的药。

除此之外,再无别的。

四月初一时间没有弄明白,空间突然扩大,又多了实验室。

到底是什么促使它扩大的呢?

它是怎么升级的?

咋就没本说明书呢!

四月初没能把空间玩明白。

但有一点她很确定,这空间必定是会一步步升级的。

级别越高,里面的空间越大,东西就越多。

想到这,四月初有些雀跃了起来。

她一定要弄清楚这空间怎么升级才行。

……

翌日,墨家人都早早的就起来了。

因着大旱,田间颗粒无收,地里基本没什么活干。

“老四,今天你就别上山了,陪四月在家。”

叶文竹和墨家众人都背着背篓,拿着工具,准备上山去。

“娘,这哪行,我……”

“你刚嫁过来,先休息一天,上山的事,明天再说。”叶文竹没等四月初说完,就开口了。

“娘,我知道了。”墨逸之紧紧的牵着四月初的手,笑吟吟的看着她。

待墨家人都走了,墨逸之也牵着四月初出门。

“月月,我们去玩什么?”

墨家人都出去了,她也不好在家里干坐着。

“我们也上山去,多挖点野菜回来。”

从今天早上的早餐就可以看出来,昨晚那一餐,应该是她婆婆,为她才做的那么丰盛的。

灾荒年,粮食太稀缺了。

这时候,恐怕有钱也难买到了。

“可是娘说……”

“没事,我们去多挖点野菜回来,娘会高兴的。”

“好。”

两人背着背篓,手牵手一起走出门。

刚出门,就有人和墨逸之打招呼。

“逸之,这就是你家新妇吧?”

全村昨晚都听说了,墨家老四娶了媳妇儿。

可当知道这媳妇是楠木村顾家大闺女后,都不禁觉得墨家吃亏了。

墨家老四虽然傻,但好歹墨家家境好啊。

这顾家,不仅闺女又胖又傻,家里还穷得叮当响。

墨逸之看着村长刘道全,笑吟吟的开口,“村长伯伯,这是我媳妇。”

“四月初拜见村长伯伯。”

村长微微一愣,看着四月初行礼的模样,和人们口中的傻子,似乎有些不符啊。

身后其他人也小声嘀咕着,“不是说顾家大闺女是个傻子吗?”

“是啊,我也听人这样说的。”

“看起来不傻啊。”

“好像是不太傻。”

“好像没比墨家老四傻欸。”

“你闭嘴吧,墨家老四你也敢说。”

“墨家老四那只是心智不全而已。”

听着后面人的议论,村长转过头狠狠的瞪了一眼,笑眯眯的看着四月初,“欸,好好好。你们小两口是准备上山挖野菜吗?”

“是呢,村长伯伯。”

“好好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村长伯伯再见。”

“月月,给你吃糖。”墨逸之说着,将一颗糖塞在四月初嘴里。

“你哪来的糖啊?”

“娘给我买的,还有半罐呢。”

四月初尝着嘴里甜蜜蜜的糖,看着墨逸之天真的眸子,笑了起来。

逸之对她是真的很好。

两人手牵手朝着山上走去。

墨逸之走在前面,四月初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等再抬起头来时发现,他们已经走进了深山里。

四月初大惊,这深山老林的,不像他们以前挖野菜的山林。

“逸之,怎么走进深山里老林来了?”

“媳妇,这里有好多野菜呢。”

四月初看着四周的参天大树,还有让人觉得格外阴冷的空气。

莫不成他们走进了禁区金钱山?

金钱山可是原始森林,里面野兽众多,能不能走出去都是个问题。

据说前几天才有人丧命在禁区,尸骨无存。

就在四月初观察环境之际,墨逸之已经蹲在地上捡蘑菇了。

“逸之……”

看着地上成片的蘑菇,还有树干上成片的木耳,四月初大喜。

趁着墨逸之采蘑菇之际,将这些东西都收进了空间。

墨逸之抬起头来,四处看了看,“咦,媳妇,刚刚这里还有好多蘑菇的,去哪了?”

四月初将放在背篓里的一部分露出来给墨逸之看,“都在背篓里呢。”

“哇,媳妇你好快啊。”

嘿嘿……

她有空间在手,这点蘑菇还装不下吗?

这应该是在金钱山外围原始森林,四月初牵着墨逸之小心翼翼的往旁边走去。

哇塞,果然是没人来的地方,这里好东西真多。

还有好多珍稀的药材。

四月初边走,边将这些东西收进空间里。

“哇。这里好多猴腿儿。”

墨逸之兴奋的喊着,拉着四月初的手使劲的摇了摇。

四月初这才注意到,墨逸之这边,长着好多类似蕨菜样的东西。

“这叫猴腿儿?”

“对啊,媳妇,这个好吃,我们都摘回去。”

“好。”

四月初边动手和墨逸之采摘,边放了一些进空间。

这么多,要真让她俩背回去,还不得累死了去。

就在这时,四月初手一顿,只见前方不远处,长着一大片羊肚菌。

那可是菌中之王啊,世界公认的珍稀食药兼用菌。

提神补脑还抗癌。

她居然遇到这么一大片,运气也太好了。

“逸之,别摘猴腿儿了,前面有羊肚菌,我们去摘那个。”

“好。”

反正媳妇说啥就是啥。

墨逸之放弃猴腿儿,跟着四月初朝前面走过去。

“逸之,你小心些。”

“媳妇,我没事的。”

四月初小心翼翼的采摘着羊肚菌,她俩的背篓,已经装得满满当当的了。

剩余的,自然是装进空间里。

就在两人卖力采摘羊肚菌的时候,林中忽然传来一阵轰隆声,伴随着虎豹呼啸声。

完了!

她们运气真的这么好。

虎啸嘶吼声,一声接着一声。

墨逸之惊惧的站起来,急忙将四月初护在身后,“媳妇别怕,我保护你。”

四月初哭笑不得,却满心的感动。

听这声音,怕是遇上了虎群争斗。

只听声音离得越来越近,墨逸之紧紧的搂着四月初。

四月初心里有些犹豫,空间是她生存之本,真的要让墨逸之知道吗?

他现在的确对她很好,可毕竟他们接触不多,以后他好了又会是怎样的一个人?

她不知道。

可眼下情况危急,容不得她想那么多了。

要是不进空间,今天她俩就要命丧于此了。

四月初四处看了看,急忙拉着墨逸之到了一个角落。

意念一动,四月初带着墨逸之,闪身到了空间里的山上。

都是山,或许他不会发现什么异常。

两人刚闪身进空间,几只老虎追着一群豹子,从面前呼啸而过。.

墨逸之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老虎和豹子身上,根本就没发现自己在什么地方。

过了许久,虎群跑远了,四月初才带着墨逸之闪身从空间里出来。

“媳妇,太吓人了,好多老虎。”

“不怕不怕,都走了。”

“还好老虎在追豹子,没看见我们。”

“对啊对啊,还好没看见我们,不然就惨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此地不宜久留啊!

她的空间也不是万能的,目前为止她也还没搞懂这个空间。

还是早早下山去安全。

想到这,四月初牵着墨逸之,“逸之,山上太危险了,我们快下山去吧。”

“好,我们快走。”

墨逸之有些可惜,他们的背篓太小了,根本装不下这么多东西。

趁墨逸之不注意,四月初把身后的猴腿儿和羊肚菌,还有药材,都收进了空间里。

两人走了一段路,停了下来。

这……

他们要往哪里走才能走出去?

“逸之,你还记得来时的路吗?”

墨逸之挠了挠脑袋,有些迷糊。

随后观察了一番,肯定的说着,“媳妇你跟着我,我带你走出去。”

四月初无他法,她打小就是个路痴,方向感还极弱。

只能靠墨逸之了。

墨逸之牵着四月初走了很久,都还在森林里。

四月初怀疑,他迷路了。

不过这一路,她见到很多好东西,凡是能吃的,通通都收进了空间里,还有许多药材。

收获满满啊。

“逸之,歇会吧,我走不动了。”

听四月初说走不动了,墨逸之急忙停了下来,找了一块石头给四月初坐。

“媳妇,那歇会,一会我背你走。”

墨逸之这话刚说出口,四月初差点没被自己口水呛死。

剧烈的咳了起来。

他背她?

她这一米五几的身高,体重少说也得有一百四五十斤。

四月初自己脑补了一下,墨逸之背她的场面。

她还想多活一辈子,不想两人一起滚下山。

四月初从空间里弄了些水出来喝,又递给墨逸之一些。

喝完水,只觉得浑身精力充沛。

四月初琢磨着,她这空间的水,好像和普通的水有点不一样啊。

莫不成有什么特殊功效?

喝完水,墨逸之觉得自己更有劲了。

蹲在四月初跟前,“媳妇,来我背你走。”

四月初急忙拒绝,“不用,我自己走。”

“媳妇走不动了,我背。”墨逸之不由分说的,就将四月初背了起来。

四月初在墨逸之背上一颤。

神呐,她不想摔死。


>>>点此阅读《团宠锦鲤福运妻》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