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快穿:疯批反派有读心术》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疯批反派有读心术
分类:现言脑洞
作者:玉光湛
角色:
简介:【快穿+甜爆+男主读心术+1v1】兰画公主奉命前往三千世界收集龙族至宝碎片,谁知这只是一个针对她的圈套?!这偷宝贼已经惦记了她几千年!阴鸷豪门公子眼眶微红:画画,你疼疼我好不好?邪佞暴君温柔一吻:你讨厌谁,朕帮你宰了!秾丽少年笑容艳艳:不是要养我么,后悔了?冷血摄政王在她耳畔轻笑:画画,你要逃到哪里去呢?……注:女主咸鱼属性,么得感情,是男主攻略她!男主动心快的离谱!不喜勿入!
小说《快穿:疯批反派有读心术》完整版免费阅读

《快穿:疯批反派有读心术》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兰画,你太自私了!”

“是啊,家里好吃好喝的把你养大,现在公司遭遇到了危机,需要你嫁给宴少,你竟然敢离家出走!”

……

兰画躺在病床上,听着床边两个女人对她的指责,神色平淡。

事实上,这具身体的主人已经溺水身亡,而现在的兰画,是龙族的公主。

前不久,龙族的至宝被偷,龙族全员出动追拿偷宝贼,谁料对方在走投无路时,竟然将至宝吃了进去。

由于那件至宝十分特殊,已融入魂灵,如果杀了偷宝贼,至宝也会消散,龙帝只能将偷宝贼的魂魄打散到三千世界,并派遣龙族最优秀的公主兰画,前去收集对方的魂魄,一点点剥离出至宝的气息。

为了方便兰画行动,龙帝还让她绑定了一个系统。

此刻,系统正在将这具身体原主的记忆传递给兰画。

兰画以前一心修炼,从来没见识过三千世界的风景,如今有了原主的记忆,能让她更好地融入这里的生活。

【这是一个由小说衍生出来的世界,主要讲的是女主跟男主的故事,女主是……】

“说重点。”兰画不爱听它废话。

【好吧,龙族的至宝在宴年时的身上,宴年时是这个世界的反派角色,也是你的未婚夫。】系统三两句就把关键信息讲述清楚。

兰画满意点头,她才不关心什么男女主,都是一群凡人罢了,她在乎的只有龙族至宝。

“兰画,你怎么不说话了?我告诉你,能嫁给宴少是你八百辈子修来的福气,别再想着逃跑!”刻薄的女声将兰画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兰画皱了皱眉,抬头看去,认出说话的人是她这具身体名义上的母亲,苏氏。

站在苏氏旁边的是兰画的姐姐,兰眉。

“我的好妹妹,你听见妈说的话了没?我们为人子女,就要学会为父母分忧才对,如今宴家点名要你,如果是要我,我一定愿意牺牲自己,嫁给宴家的大少爷,哪怕他是个又瘸又瞎的人……”

“还是眉眉懂事。”苏氏欣慰不已,随即又厌恶地看了一眼躺在病床的小女儿,嫌弃道:“离家出走还掉到了河里,你真是把兰家的脸都丢尽了!”

兰画抬眼,她本来不愿意计较凡人之间的恩恩怨怨,但是苏氏一直在她耳边聒噪,实在烦人,兰画也不是个吃亏的主,她想了想,说:“让我嫁给宴年时也可以,你们给我一千万。”

“你疯了吧!咱家公司都快倒闭了,哪儿来的一千万?!”兰眉惊叫道。

苏氏也十分不满意小女儿的要求:“我跟你爸辛苦把你养大,你不感恩也就算了,现在还敢威胁我们?”

“家里还有一套空闲的别墅,价值正好一千万,过到我名下就行……不然你还真以为我是不小心掉进河里的?河边可以有护栏的……”

兰画轻描淡写地说:“当然,如果你不愿意给我别墅也行,先在医院住着,反正我等得起,至于公司能不能等得起,我就不知道了……”

“你……你个没良心的白眼狼!”

苏氏听了,气的呼吸都不顺畅了,她瞪着一双眼睛瞧了兰画好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好!我同意别墅给你,但你要多跟我签一道协议,等你嫁过去,绝不能以任何借口再问兰家要钱!哪怕是一分钱也不能要!”

“没问题。”兰画答应的格外爽快,娘家人显然很不靠谱,以后肯定指望不上,还不如趁现在捞点好处,一次性赚够。

“妈!那套别墅不是说好了以后给我当嫁妆的吗?”兰眉焦急地说道。

“你放心,等有了宴家的扶持,妈以后给你买更好的。”苏氏安慰道。

兰眉心有不甘,在她看来,妹妹嫁过去肯定没什么好下场,到时候岂不是白瞎了那一千多万的别墅?

不过……假如妹妹真的死在宴少的手里,宴家出于愧疚,肯定不会亏待了兰家,到时候拿到手的好处肯定不差……

想到这儿,兰眉的心情顿时高兴起来,她用怜悯而又高高在上的目光看了兰画一眼,仿佛在说:你真可怜。

兰画也瞥了她一眼,神色淡淡的,心说:本公主不跟凡人计较。

苏氏的效率很快,当天下午就送来了合同,还把房产证的过户手续都办理完送来。

对此,兰画十分满意。

苏氏板着脸,训斥道:“本来宴家还打算给你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但你之前逃跑的行为惹恼了宴家,婚礼已经取消了……”

说到这儿,苏氏故意停顿了一下,想看看兰画的反应。

谁知兰画表情平静,没有丝毫失望,苏氏觉得很无趣,又说:“今天下午你准备出院吧,回家收拾一下东西,明天一早去领了结婚证,这婚就算结成了。”

兰画点头,她也想早点接触偷宝贼,在每个世界,她都必须得到偷宝贼的真情,让对方完全信任她,才能顺利剥离出至宝的碎片。

“真情……”兰画实际上还是有些发愁的,这个感情可以是亲情、爱情、友情,但兰画以前不曾谈情说爱过,也没有什么朋友,亲情方面……也比较淡薄,似乎天生缺乏感情一样,让她去获得一个陌生男子的好感,还真是难为她了。

“我应该可以的。”兰画暗自给自己鼓劲,她这些年修炼的时候用了族中的不少天材地宝,如果连这点事都办不好,她以后都无颜面对族里了。

……

当晚,兰画把自己的所有行李都让人送到了她的别墅,并且给别墅换了一把锁。

苏氏见了,脸色顿时黑如锅底,小女儿换锁,肯定是防范着她!

这个不孝女!

抱养来的女儿果然怎么都养不熟,还是眉眉懂事!

苏氏心中骂了小女儿好几句,这才说:“明天一早我过来接你。”

有了这个别墅在,也不用担心小女儿会逃跑了,况且小女儿的卡里也没几毛钱,就算逃走,也很快又会被找回来。

苏氏放心离去,兰画在别墅里转了转,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这才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早,兰画就被带到了宴家。

苏氏坐在客厅跟宴太太寒暄,兰画则是被送到了宴少的房间。

宴年时是宴家的长子,一直以来都被当成是宴家的继承人来培养,他的身材长相样样出挑,完美继承了他父亲的手段与城府。

只可惜三年前的一场车祸改变了这一切,如今的宴年时双腿残疾,双目失明。

宴家请了许多医生专家,都无济于事,从天之骄子到如今的残废,任谁心里都不好受。

听说他经常责打女佣,甚至动不动就摔砸房间里的东西。

最要命的是,前几天宴年时的父亲还带回来一个养在外面的儿子。

这可彻底击垮了宴年时,他直接拿起花瓶对着自己的脑袋来了一下,当场血流如注,吓得佣人们都觉得大少爷疯魔了。

宴年时把自己砸进了医院,好在他的伤势没什么大碍,在医院养了两三天就能回来了。

但是,哪怕宴家开出的价格再高,也没有女佣愿意照顾大少爷的起居了。

于是,宴家这才想给大儿子找个媳妇。

女佣可以辞职,但媳妇总不能辞职吧?

哦,不对,媳妇可以离婚。

为此,宴家特意筛选了一下宴年时的妻子候选人,最终敲定了兰画。

首先,兰家公司面临危机,急需帮忙。

其次,兰家次女性格懦弱,从小到大都是乖乖女类型,哪怕父母对她不好,她也逆来顺受。

这种人好拿捏,断然不会欺负宴氏的大少爷。

最后,兰家这种卖女儿的行为势必会让兰画心生不满、委屈甚至是怨恨,到时候宴太太稍微对她好点儿,她还不得感恩戴德地好好照顾宴家大少爷?

而且,就算兰画想离婚,兰家也肯定不会让的,这种孤立无援的小姑娘,娶回来再合适不过了。

宴家是生意人,才不会做亏本的买卖,兰画简直是最完美的人选。

此刻,宴年时坐在轮椅上,由于他以前总是砸东西,整个房间竟然都已经被搬空了,空荡荡的,只剩下一张双人床和他正坐着的轮椅。

宴年时的五官偏锐利,线条轮廓分明,坐在轮椅上闭着眼睛,情绪很平静,看起来并不像传言中的那样暴躁易怒。

【长得还挺好看的……】

宴年时猛地睁开眼睛,他的瞳孔乌黑澄明,可惜空洞无神,让旁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是失明之人。

“谁?”漠然低哑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

宴年时厌恶地皱起眉,他已经受够了这样的日子。

自从三年前他出车祸以后,宴年时发现自己拥有了读心术。

起初,他还很是新奇,因为这种能力让他听见了许多的秘密,但凡事有好有坏,就比如倾听心声这一项,只要有人出现在宴年时一定范围内,他都能听见对方的想法。

有的人表面说的好听,实际上心里却尽是些阴暗的想法,这种负面信息听的太多,三年下来,宴年时感觉自己都精神衰弱了,尤其是前几天,他实在受不了这种折磨,用一个花瓶把自己给砸的满头是血……

他这种行为终于震慑到了别人,没一个女佣敢接近他,家里人为了防止他想不开,把房间都给搬空了。

宴年时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清净,心中满意极了,谁曾想还没高兴多久,就又有人凑近他了?

烦!

真烦!

宴年时拧眉。

“我叫兰画,是你的……”妻子这两个字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兰画关上房门,坐到了床上。

“出去!”宴年时的语气异常坚定:“我是不会娶你的。”

他听家里人说过这件事,但他没同意。

为什么兰画还是被送来了?

他好不容易安静会儿!

他要一个人过一辈子,才不要娶妻!

宴年时听过太多女佣们的想法,只要一看到女人,头颅已经反射性地开始隐隐作痛了。

兰画知道自己得偷宝贼处好关系,不能这么干坐着,于是走到他面前,伸出手,想为他抚平眉头。

冰凉的手指触碰肌肤的刹那,宴年时惊的脑袋向后仰了一下,正想说一声“滚!”,却突然意识到,自己除了最开始兰画夸赞他长得好看的那句心声以外,就再没听见过她内心的想法。

这是怎么回事?

宴年时决定主动找话题,故意冷冰冰地说:“我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你嫁给我到底有什么企图?”

兰画一时间想不到什么好答案,她以前从来没有撒谎骗过人。

兰画支吾道:“我父……父亲让我来的。”

父皇让她来取至宝,她说的是实话。

宴年时认真等了一会儿,发现真的没听到她的心声,有些摸不准是自己的异能失效了,还是兰画有什么特殊之处。

于是他说:“推我出去走走。”

这种命令式的口吻听着就跟吩咐女佣一样理所当然,更何况他还是个可耻的小贼……兰画心中有一瞬间的不满,然而看到对方那张漂亮的脸,就无法生气起来了。

【没想到我还是个颜控?算了,看在他腿脚不便的份上,还是推他出去吧。】

听到脑海中响起的这道声音,宴年时脸色一沉,看来自己的能力没有消失。

不过,兰画的心声少的可怜,不像旁人那样,心声喋喋不休地在他脑海中响个没完,宴年时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忍受的。

宴家的别墅里有电梯,哪怕有轮椅也十分方便,兰画把轮椅推到了一楼,坐在大厅的宴太太与苏氏见她推着宴年时的轮椅出来,都十分惊讶。

苏氏想的是:宴少今天这是故意给她这个丈母娘面子,才让兰画推他出来的?

不然,按照宴少传说中的那种暴脾气,兰画进了宴少房间,也该很快被打出来才对。

宴太太想的是:看来有个媳妇就是好啊,肯定是以前的那些女佣没有尽心尽力地照顾儿子,不然儿子为什么总发脾气?

现在有了媳妇以后,儿子脸上的表情都不像过去那么阴郁了,儿媳真管用!

路过大厅沙发的时候,兰画对着宴太太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宴太太回以微笑,心中十分满意,并没有出言打扰,只是目送儿子离开。

倒是苏氏为了刷自己的存在感,出声道:“照顾好大少爷。”

兰画回头,眼神淡漠地看了苏氏一眼,没有应声。

苏氏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小女儿是怎么回事,以前唯唯诺诺很听话,自从离家出走了一次,整个人就变了!

一点也不知道体恤父母!

“幸好她不是我的亲生闺女。”苏氏冷哼一声,很不满意兰画的态度,心想:“这该死的兰画,现在连结婚证都没领,就敢不把我这个当妈的放在眼里了,等以后宴少打骂她的时候,有她好受的,我们兰家可不给她撑腰!”

苏氏充满恶意地继续想着:“等她死了,我要为我的眉眉争取足够多的好处,踩着她的尸骨上位!”

这样想着,苏氏对宴太太笑的愈发灿烂起来:“宴太太,以后我们就是亲家了……我这小女儿啊,脾气不太好,以后还请你们家多担待。”

“好的。”宴太太嘴上客气地回应,心想,自己儿子的脾气才是真的差呢,唉,希望儿媳那样娇娇弱弱的小姑娘,千万别被儿子欺负。

苏氏又说:“我的大女儿眉眉跟她妹妹关系很好,改天让我的眉眉过来,给兰画送点东西。”

送东西是假,苏氏的主要目的是让大女儿能够接触到宴先生带回来的那个儿子,宴凌霄。

宴凌霄虽然是宴先生跟外边的女人生下的,但现在宴家长子已经废了,明眼人都知道宴凌霄肯定就是宴家的继承人。

苏氏找了个借口能让大女儿过来,是想让大女儿搭上宴凌霄这条线。

“不用了,假如兰画真的想家,我可以派司机送她回去,跟她的姐姐见面。”

宴太太心里知道兰家两个女儿之间的关系不好,才不给兰眉到家中做客的机会。

苏氏一听,只能揭过这个话题,心中不以为意地想:就算宴太太拒绝又怎么样?今天下午就让眉眉登门拜访,宴家还好意思把眉眉打出来不成?

……

花园里,宴年时正在试验自己的能力。

刚才兰画推他走的这一路,他都没有听到过任何人的心声,此刻他找了个借口支开兰画,自己对着空气叫道:“你们几个都过来。”

那些女佣自认为躲起来一动不动就不会被大少爷发现,因此,哪怕听到声音,也不曾回应。

可见宴年时的人缘差到了什么地步。

宴年时也没有再说话,因为他发现,当兰画的脚步声远离后,周围几个女佣的心声猛然涌入他的大脑,让他头疼欲裂。

【该死,怎么见到了大少爷?真是晦气!】

【我们这些佣人可经不起大少爷的毒打,千万不要再让我们去照顾大少爷了。真希望他赶紧死啊。】

【大少爷人品太差劲了,假如大少奶奶被他失手打死,他是不是就会被送到精神病院了?我可不想再见到大少爷了……】

【大少爷怎么来花园了?这种脾气差的废人怎么总在我们眼前晃悠?真是影响心情!】

……

听着听着,宴年时慢慢握紧了拳头。

这就是他讨厌女佣们的原因。

如果是因为他脾气不好,她们讨厌他,那他认了,但是他刚残废不久的时候,那些照顾他的女佣,个个都在心中咒骂他。

那时的他还没有做出打骂她们的事情来,她们为什么要在心里那样诅咒他?

宴年时抿唇,心中不可避免地变得暴躁起来,他一只手握紧了拳头,额头青筋跳动,感觉自己临近爆发的边缘。

就在这时,他听到自己脑海中响起一道清润好听的男声:

【大哥怎么在这儿?难道他被女佣们恶作剧欺负了?】

【可是,我来宴家本就是名不正言不顺,大哥肯定看不惯我,假如我走过去推他回去,他的心情肯定会更差吧……】

【那我假装成佣人送他回去吧,虽然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他是我的亲人,我应该照顾他才对。】

听到这些,宴年时知道,自己的弟弟宴凌霄来了。

虽然宴凌霄的心声听起来真诚善良,绝对是个好弟弟。可是宴年时最近这几天听多了女佣们对弟弟的夸赞,再对比她们咒骂自己时的恶毒,两相对比,内心对宴凌霄充满了排斥。

况且,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只比他小一岁,代表父亲背叛了母亲!

宴年时心想,假如宴凌霄装成佣人走过来推他的轮椅,他一定要故意刁难宴凌霄。

然而就在这时,宴年时突然发现,一切心声都消失了!

怎么回事?

是他的便宜媳妇回来了?

果然,宴年时这道念头才刚落在,就听见兰画的声音响起:“你是?”

这两个字是对宴凌霄说的。

宴凌霄的眉眼疏朗俊秀,依稀可见他的五官跟他的哥哥有几分相似,但他的面部线条温润柔和,一看就是很好相处的类型,跟宴年时的那种凌厉截然不同。

他琥珀色眸子仿佛有星辰坠落其中,明亮又璀璨,笑容也十分阳光,原本他以为没人照看哥哥,他才过来要假扮佣人的,但既然哥哥有人照顾,他便不用多此一举了,于是实话实说:“我是宴凌霄。”

“我叫兰画。”

“原来你就是我嫂子。”宴凌霄恍然大悟,他听过这个名字,是宴太太给大哥挑选的儿媳。

难怪大哥的轮椅破天荒地出现在花园,原来是因为嫂子。

嫂子看上去眉清目秀的,说话也柔软,看起来是个很温和的人呢。

与此同时,系统提示音响起:【宴凌霄是这个世界的男主,象征着爱与希望,他……】他身上的男主光环非常强大,任何人见到他,都会打从心底认为他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善良的人。

当然,男主本身的品行也让人挑不出错来,他对父母孝顺、对兄弟友好、对感情忠贞……

兰画说:“我没兴趣了解一个凡人。”

系统:【……】兰画公主好难相处。

宴年时不想让妻子跟弟弟多说话,因此语气稍微重了些:“兰画,推我回去!”

兰画一听,顿时不乐意了。

“你刚才不是要喝温水吗?还说要多在院子里坐一坐,怎么现在又要回去了?”兰画感觉他在故意折腾她。

这个男人真是不识好歹。

盗窃了龙族至宝,还要专门使唤她。

宴年时听出她语气中的不满,沉默地抬起了手。

他的手指骨节分明,白皙如玉,看起来像一件艺术品。

兰画愣了一下,问他:“干什么?”

宴年时说:“杯子。”

兰画将水杯送入他手中。

宴年时仰头,将里面的温水一饮而尽,脸上没有丝毫表情,语气却弱了不少:“我们回去吧。”

对于这个能够帮她阻隔旁人心声的女子,宴年时的态度难得软化下来。

毕竟,他很需要她。

只有她在,他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宁。

尽管偶尔也能听到她的一两句心声,但比起以前,真是好太多了。

她不像别的女人一样,会在心里咒骂他,还会夸赞他的容貌出色。

这么一对比,他的妻子兰画简直就像上天特意派来拯救他的人一样。

宴年时胡思乱想着,手里依旧拿着那个透明的玻璃杯。

尽管杯子里的水已经被喝完了,但水杯还残留着淡淡的余温。

杯身贴着宴年时的手心,让他的心里也产生一丝暖流。

见他这样,兰画总不好再跟他计较什么。

她拥有身体原主的记忆,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临走前还特意跟宴凌霄打了声招呼:“我们先走了。”

“好。”宴凌霄知道哥哥不喜欢自己,也没有主动跟上去惹人生厌,换位思考,假如自己是哥哥,恐怕也不会喜欢自己吧……想到这儿,宴凌霄有些愧疚,并且决定以后要对哥哥好一些。

兰画推着轮椅再次路过大厅的时候,苏氏已经离开了,只剩下宴太太还坐在沙发上。

“兰画。”宴太太叫道。

兰画停下了脚步。

“你跟年时今天就去把结婚证领了吧,毕竟你从今往后就要住在宴家了,也该有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宴太太一边说,一边观察儿子的表情。

兰画点头:“好。”

宴年时一言不发,表示默认,脸上的表情也格外平和,跟以前的暴躁模样判若两人。

宴太太心生欢喜,眼里不由自主地涌上一阵水雾,儿子从以前的天之骄子,沦落到现在的样子,她怎能不心疼?

她只有一儿一女,丈夫可不一样,在发现无法治好宴年时的病以后,丈夫竟然从外面领了个儿子回来……这简直是在打原配夫人的脸!

可宴年时成了这个样子,宴氏家大业大,不可能没有继承人,宴太太只能默默忍了。

经过这三年的时间,她也看开了,只盼望着儿子心情能够好起来,生活的开心一些,她就知足了。

现在看到儿子情绪稳定,宴太太忍住眼中要快要落下的泪水,对兰画这个儿媳简直是一万分的满意,连忙吩咐司机备车。

趁着转身的功夫,宴太太擦了眼角的泪,又恢复了端庄贤淑的模样。

儿子总待在家里也不好,以领证为借口,带儿子出去一趟也好,而且,宴太太还想在路上跟儿媳增进一下感情。

司机开车很稳当,宴太太路上跟兰画闲聊了几句,态度是恰到好处的亲切,一点也不会让人感觉厌烦。

宴年时安静地闭目养神。

领完结婚证以后,宴太太让司机先把儿子送回家,她要带着兰画逛街,到时候打车回去。

宴年时听了母亲的话,顿时睁开眼,只不过眼神空洞,他反对道:“不行,我要跟她在一起。”

兰画本来就是家里给他找的媳妇,怎么母亲还开始跟他抢媳妇了?

宴太太心情微妙,这才刚认识第一天,儿子就这么在乎儿媳妇,这……

这是个好现象啊!

“年时,听话。”宴太太温柔地说道:“兰画刚嫁到咱们家,我得带她出去买几身衣服,看看她还需要什么……”

“另外,虽然你今天表现良好,但今晚你还是只能一个人睡。”

宴太太怕儿子大半夜发疯,误伤了兰画。

以前就有过这样的情况,宴年时大半夜坐着轮椅打开房门,手里拿着水杯,直接砸向了门外的女佣,把女佣都砸破相了,宴家赔了不少钱。

“我跟你们一起逛街。”宴年时说完就后悔了,车上根本就没拉他的轮椅,他一会儿下车怎么逛街?凭他两条站不起来的腿吗?

宴太太看出儿子的难堪,连忙说道:“你要真想和我们一起,我现在就去给你买个轮椅过来。”

“不用了。”宴年时冷冷说道。

宴太太也没有坚持,因为她本来就是想找借口跟兰画独处的,不想让儿子跟着,她柔声道:“你要不在车里等我们?最多半小时,逛街很快的。”

宴年时点头:“可以。”

宴太太松了口气,让司机拉着宴年时去停车场,而她则是拽着兰画走到一边,语重心长道:“兰画,我知道你也听说过,年时的情绪一直不稳定,有时候突然发脾气……我看出来你是个好孩子,如果他以后敢打你、骂你,你就及时告诉我,我给你撑腰,知道了吗?千万不要自己一个人委屈。”

兰画点头:“嗯。”

心里想着,他打她?那是不可能的,根本打不着!

至于骂……

长得好看的人如果出口成脏的话,就不漂亮了……

不对,她对一个小贼有什么好惋惜的?

她要做的是得到他的真情,然后成功剥离出至宝!

宴太太又说:“其实年时还是有机会康复的,只不过他有时候会突然拒绝医生的治疗……”

“我们找了很多心理医生,可惜这孩子太聪明了,反倒把那些心理医生的心理给整崩溃了……”

宴太太是真心希望看到小两口和睦的,虽然兰画的性格跟她调查出来的有出入,但只要能稳住儿子就行。

宴太太本来觉得兰家小女儿是个好拿捏的姑娘,结果在见到兰画本人以后,就不这么想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兰画的那双眼睛剔透明净的像水晶,仿佛能够看穿世上一切污浊,超然物外。

而且兰画身上又有种极为高贵的气质,那种优雅的感觉融入骨血,像是天生的贵族,一举一动都带着说不出的独特韵味,根本不像是兰家能够培养出来的姑娘……

总之,兰画跟以前资料上的兰画完全不一样。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儿子愿意娶兰画,就够了。

宴太太是个聪明人,她见多识广,结识的人多了,知道面对什么人该有什么态度,所以专门掏心掏肺地与兰画说了这些话,希望兰画将来能够劝住她儿子,让儿子好好看病。

“年时天生就是块赚钱的料,”宴太太习惯性地许以利诱,希望能够打动兰画,她说:“如果他好了,宴家一定会重新回到他的手上,你的地位也会跟着水涨船高,会有很多的钱花……”

让她失望的是,兰画根本不对这些俗物动心。

兰画:“我知道了,我会对他好的。”

听上去着实有些敷衍。

宴太太知道不能这种事不能太过心急,她决定潜移默化地感动儿媳,不急于这一时。

“那我们回车上去吧,别让年时久等。”

“可是衣服还没买。”

当然,兰画不是图衣服,她只是觉得如果什么都不提回去,会让宴年时觉得受到欺骗。

“放心,到时候就说买的太多,提不回来,店家打包了会给送回去的。”宴太太在这方面很有经验。

两人的谈话时间不算长,只用了不到十分钟。

回到车里后,宴年时的情绪还算稳定,地下车库里的人不是特别多,尽管司机的心理活动太过丰富,但对方想的都是一些跟宴年时无关的东西,宴年时便不怎么在意。

车里十分安静。

宴年时突然想找点话题,于是问道:“试衣服……试的怎么样?”

兰画睁着眼睛说瞎话:“很好,很喜欢。”

宴年时“嗯”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坐在副驾驶上的宴太太听着很欣慰,儿子果然很喜欢儿媳,都知道主动找话题了!

“对了,年时,你以前不是存了不少钱吗?”

宴太太说:“反正你一个人根本花不完,兰画是你的妻子,可以帮你分担一些,让她帮你花。”

“好。”

宴年时以前是个没有感情的人形赚钱机器,金钱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串数字而已。

听了母亲的话,他没有丝毫犹豫地说:“把我的信用卡给她吧。”

宴太太喜滋滋地从包里掏出一张卡,递给兰画,说道:“这是我家年时的,我一直没动过,帮他保管着,以后这张卡就交给你了。”

兰画不知所措道:“不、不用……”

她不想花偷宝贼的钱。

最重要的是,她不是很习惯别人对她好,假如宴家像苏氏与兰眉那样对待她,她不会有半分不适,反正不让自己吃亏就对了,可是面对宴太太真诚的目光,兰画有些迷茫。

“收着吧。”宴年时从母亲手中拿过卡,放到了兰画的手里。

他的这个举动,直接把宴太太给惊到了。

“年时?!你不是看不见吗?”

他为什么能够准确地拿走她手里的卡?

宴太太神色充斥着惊喜与难以置信。

宴年时沉默了一会儿。

其实那天他用花瓶砸过自己的头之后,视力就恢复了一点点,能够看到一些模糊的色块了。

等到兰画来了以后,他的视力更恢复的快了些,如今已经能朦胧地看到母亲手里的卡。

宴年时现在像是个高度的近视患者,看母亲的脸就是一团肉色,看不清五官。

同样,看兰画也是。

必须要离得很近很近,才能够彻底看清。

只不过,宴年时暂时不想说出这件事。

他找了个理由搪塞道:“失明了这么久,在听声辨位方面有了一些心得,猜到了母亲手的位置。”

宴太太听了,有些失望,却还是安慰道:“以后会好起来的,相信兰画一定会给你带来福气。”

宴年时对她的前半句话没什么感觉,但是觉得这最后一句话很有道理, 深以为然地点头赞同道:“确实。”

系统自言自语嘀咕道:

【什么啊,那是因为你弟弟宴凌霄已经出现了,你身为反派,身体当然要逐渐好起来了,不然凭借你现在这副样子,怎么能当男主的绊脚石呢?男主还指望着你去促进呢。】

兰画:“闭嘴。”

这系统就在她的脑子里,只要它出声,不管声音有多小,她都能够听到。

系统:【……】委屈屈,公主殿下不跟它聊天,也不允许它自娱自乐,这是要憋死系统啊,呜呜呜……

兰画本来很不习惯脑子里多出个系统,因此态度很不好。

但她突然想到,父皇让系统来帮助她,肯定是有原因的。

兰画福至心灵:“你能不能教教我,怎么才能获得反派的真情?”

系统顿时兴奋起来。

【这你算是问对人了!】

【你肯定是要得到他的爱情了!】

兰画本能地想反驳,可转念一想,自己跟反派的关系是夫妻,难道要跟他说,以后我们当兄妹、当朋友?

听起来怪怪的……

抛掉亲情友情,就只剩下爱情了……

那就爱情吧,反正到时候只要让他动心就可以了。

系统道:【你们两个是合法夫妻,培养感情最是方便,我拥有反派从小到大成长经历的所有资料,能够客观全面地分析出他的喜好,只要你听我的,保准你能最快获取他的好感……】

兰画很期待。

听起来很专业的样子。

【根据我的数据分析,反派目前比较脆弱,需要温柔的呵护。】

“我懂了,我对他会耐心一些的。”

【我给你传送一本恋爱小说,你多看一看,就有感觉了。】

“好,麻烦你了。”兰画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对系统客气了很多。

系统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因为它传送给兰画的小说,就是她这次穿越来的世界。

兰画本来对情情爱爱不感兴趣,但是为了龙族至宝,只能耐心观看。

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女主容小可、男主宴凌霄之间的恋爱故事。

按照原本的剧情走向,自从男主回到宴家以后,宴年时的身体开始好转,眼睛在一个月内自动恢复光明。

没过多久,女主容小可从国外进修归来。

她是一位年轻的医学博士,回国第一天就被宴太太请过来,给反派宴年时看病。

容小可温柔善良又有才华。

在治疗反派的时间里,她经常出入宴家,也因此而结识了宴凌霄。


>>>点此阅读《快穿:疯批反派有读心术》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