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当老板,我在古代当老板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在古代当老板
分类:古言脑洞
作者:爱看书的小咕噜
角色:
简介:【改造+团宠+经商暴富+一统天下】 身为星际少女的夏一夏怎么能错过穿越潮流,带着淘宝系统穿到了要啥没啥的古代。 哭包娘?爱占小便宜的奶,看笑话的村民,没关系,姐带着你们通通暴富。  于是,五谷村成了丰运国最有钱最发达的地方。  而她也从一个农女,混上了郡主, 太子妃,皇后,最后成了古都大陆第一个女帝!

书评专区


我在古代当老板,我在古代当老板小说免费阅读

《我在古代当老板》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叮~系统正在绑定中······”

“叮~成功绑定宿主······”

“是否激活系统?”

“十秒内未回复,自动选择激活系统···”

“系统已激活成功,我是第七代智能客服七七,欢迎使用淘宝系统。”

还没等夏一夏捋清这是怎么回事,毫无人性的系统就在七七的操作下,自动绑定了,气得夏一夏差点跳船。

“抗议!我要抗议,我绑定的明明是败家系统,怎么变成淘宝系统了?”夏一夏气得跺脚:“赶紧给我换回来,我要的是败家系统,我要解除绑定!!”

“亲亲,抗议无效哦,这是根据您的诉求,在万里挑一的系统里,与您最匹配的系统哦!所以无法解除绑定!”

“我x,骗子,又坑我!明明要的是败家系统!”

“星际系统,童叟无欺,信誉第一。”七七那毫无感情的机器音传进夏一夏的神识里:“新的旅程即将开启,请宿主系好安全带!”

“不要!!我要回去,我要去找你们老大给我退钱,花了我那么星际币,竟然坑我~~~~”

时空隧道内充斥着夏一夏骂骂咧咧的声音······

夏日炎炎,哪怕是在葱郁的大山脚下也丝毫不见得凉爽。

今日,五谷村出了个大新闻,村尾夏家的二丫头夏一夏从狗嘴里抢吃的,最后竟然被狗吓得掉进河里了,惹得夏一夏大姐夏一春被男家退婚······

当夏一夏再次睁眼,发现自己正躺在硬邦邦的木板上,身上盖着烂的不能再烂的破布片,房顶那根房梁竟倾斜下来,连个顶都没有。

而自己的头顶上,挂满了蜘蛛网。

环视一圈,夏一夏彻底泄了气,这个家到底是有多穷啊~~穷的连个褥子都没有!

夏一夏想当败家娘们的愿望,彻底是没希望喽。

可恶的星际骗子,别让我见到你,否则,定让你尝尝我的无敌漂漂拳!!!

穿越世界一经开启,便无法再回去,没有办法的夏一夏只能既来之则安之,好好过这一辈子了。

“唉!”夏一夏深深地叹了口气,闭上眼睛,便出现了一个面版:

宿主:夏一夏

性别:女

系统:淘宝系统

等级:0

积分:0

淘金币:0

签到天数:0

签到金币:0

神奇果树:0

神奇水滴:0

空间存放位:0

卖家等级:未开放

卖家积分:未开放

看着一串串的零,夏一夏深呼一口气,按耐住想要暴走的心,告诉自己,没关系没关系,等见到他了,再报仇也不晚。

夏一夏看到右下角,有个客服解答,夏一夏心里默念客服解答。

脑海里便出现了七七毫无感情的机器音:“宿主您好,我是七七,这一世,我将是您的一对一客服顾问,宿主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随时在线发问,七七将二十四小时在线为您解答。”

还未等夏一夏发问,七七就将淘宝系统的操作方法传输到夏一夏的神识里。

等夏一夏接收了系统的操作方式,随后又接收了这具身体的记忆。

才知道自己在华国五万年前的古代,还是一个没有史书记载的朝代。

等接收完记忆,夏一夏气得跺脚:骗子骗子,把钱还给我,我花了那么多的星际币,不给我败家系统就算了,还把我丢在这么穷的地方,啊!!!!

“这让我怎么活啊!”夏一夏低头看着自己皮包骨头的胳膊腿,简直一行走的骨头架。

夏一夏忽然理解原主为什么从狗嘴里抢吃的举动了,在填不饱肚子马上就要饿死的状况下,面子,尊严算什么?

夏一夏有些心酸,还好自己用了她的身体,她有了次机会可以选择个好一点的人生。

——

作者有话说:

作者玻璃心,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

缕清思绪,夏一夏替原主父亲母亲不值,遇到个这么偏心的父母,也真是不容易。

夏一夏下定决心:既然我来了,就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什么酒鬼大伯,偏心眼的爷爷奶奶,没主见的娘,统统都不算事!

外面传来嘈杂的吵闹声:

“你们史家怎么能这样办事?新裕才参军还不到三年的时间,你们史家就上门来退亲,对得起新裕对你们的信任吗?”夏一夏的娘亲慕小娴声嘶力竭的哭诉道。

她的二女儿生死不知,大女儿的未婚夫家就来退亲,竟因为她的二女儿和狗抢吃的,掉进了河里,让他们家成了周围村落的笑话,嫌丢脸。

是,她承认她没有管教好二女儿,让二女儿办出这等丢脸的事,可这不关大女儿的事啊,二女儿还没醒,大女儿就要惨遭退亲,她这个娘亲当的也太失败了,孩子们吃不饱就算了,连婚事也要丢了吗?

“废话也不多说,你们的豆腐方子是我们花钱买来的,如今这婚事,就此作罢,我儿以后可是要考秀才的,你们这等家庭怎么能配得上我们家!”史家婆子那尖酸刻薄的嘴脸,让站在一旁的夏一春,心底发怵,心里竟想着退了也好。

“当初卖豆腐方子的时候是怎么说的?我们本打算卖十两银子,是你们拿孩子们的婚事说事,这才五两卖给了你们,我们也是看史景浩这个孩子是个好的,才会同意这门婚事,你们现在说退就退,我大女儿不要名声的吗?”

“我们什么家庭?你要是说这个,在这之前,你们又是什么家庭?比我们现在还穷,你们只不过得了我们的豆腐方子,挣到了钱而已!”

“娘,不要说了。”夏一春拉了拉哭成个泪人的娘亲:“娘,既然他们要退亲,就退了吧。”

夏一春强忍着眼泪,史景浩这个人再好,可她的娘亲看不起我的家庭,以后就算嫁到他们家,也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不行,不能退,这是你爹给你订下,你爹现在生死不知,娘是个柔弱的,有这门亲事,好歹以后饿不死。”慕小娴这时的心里只想着,大女儿嫁到他们家,就不会饿肚子了,比在家里要饿死的强。

“不退也得退,将婚书拿出来,这件婚事就此作罢!”史家婆子眉眼一蹬,那副样子凶极了。

柔弱的慕小娴哪见过这等场面,以前在家的时候,被父亲娘亲兄长保护的极好,嫁到婆家,被自己的男人保护的更好,怎么会被人这样凶。

慕小娴放声大哭:“新裕,你在哪里啊,你快点回来吧,我快坚持不下去了,都被人欺负到家里了!!”

“哭哭哭!哭什么哭!既然你不主动将婚书交出来,就别怪我进屋子里搜了!”史家婆子对着站在身边的妇人使眼色,推开慕小娴和夏一春就往破败的屋子里去!

夏一夏拖着虚弱的身体,拿起门后放的门栓,气势汹汹的堵住门,大喊一声:“我看谁敢进来?”

“哟,这不是和狗抢吃的那丫头,你醒了!”

史家婆子那赤裸裸的嘲笑,惹得夏一夏朝她挥了一棒子:“再笑,打爆你的狗头!”

“你!!你这个!”死丫头····

看到夏一夏那瘆人的眼神,史家婆子闭上了嘴,向后退了几步,离她远点,万一她失心疯真的将自己狗头打掉怎么办?

呸,头,是人头,不是狗头。

一旁的慕小娴和夏一春看到夏一夏醒了,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心里仿佛有了主心骨,俩人赶忙的来到夏一夏的身边。

“一夏,你没事了吧?都是娘不好,是娘没本事,照顾不好你们!”

“二妹,你能醒过来真好,村医爷爷说你都活不过今天了。”说着夏一春抱着夏一夏的胳膊哭了起来。

看着娘亲和大姐伤心的样子,夏一夏安抚地拍了拍她们的手和肩膀,安慰道:“我这不是没事了吗?别哭了。”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慕小娴抹了一下眼角的眼泪。

史家婆子壮起胆子,今天必须得将这件事做个了断,不然儿子怎么能和镇上朱小姐订亲,要是被她们家人知道,会不会不要儿子?没有老丈人的帮衬,她儿子怎么平步青云!

想到这,史家婆子便也不怕了,指着她们:“我今天来可不是来看你们母女情深,赶紧地,将婚书交出来,我们就走了。”

“我们的时间可不是你们这群穷逼能耽搁得起的!”站在史家婆子一旁的妇人道。

夏一夏没有搭理那个老泼妇,反而是愧疚的看向了夏一春。

虽然和狗抢食,不是她做的,是原身做的,可现在原身已经离开了,自己接管了原身的身体,那么她的一切自己都将接管过来,包括,这件事。

“大姐,对不起···”

“大姐,只要你不愿意退婚,今天哪怕我是死在这里,我都不会让他们将婚书拿走的!”说着,夏一夏眼露狠光地扫过史家婆子那帮人:“谁来也不抵用,你就是他史家一纸婚约订下的媳妇!”

夏一夏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内心是不看好这桩婚事,且不说俩家是否门当户对,就只看这史家婆子不喜欢大姐,大姐就不能嫁进去,不然以后没一天好日子过。

夏一夏希望她这个大姐能明白这个道理,更希望她这个便宜娘能看明白!

低着头的夏一春好似知道夏一夏心里想的,含着泪朝夏一夏果断地摇了摇头,随后看向慕小娴。

“娘,今日就算没有退婚,来日我嫁到他们家,也不会好过的,史公子哪怕再好,可她的娘,我却是怕的,到他们家虽然不饿肚子了,但也没有在自己家,在娘的身边,妹妹的身边来的自在。”

“娘,退了吧,女儿不要这门婚事了。”

“大姐,你可知道,这婚事退了,可就很难再说亲事了。”夏一夏郑重地对夏一春说道。

在这个封建的年代,对女性格外的不友好,凡是被退婚的女子,很难再说到好人家。

“哪怕我这辈子嫁不出去,也不要给那个人当儿媳妇!”夏一春看了那凶神恶煞的史家婆子一眼,不自觉地朝后退了一步,心里下定决心,哪怕在家里饿死,也不要到他家,受她的折磨。

夏一夏见夏一春这副害怕的样子,想来背后肯定还有什么大家不知道的事情。

“既然大姐愿意把婚事退了,那,娘,你去把婚书拿出来!”夏一夏对着慕小娴道。

可慕小娴还是犹犹豫豫不知道这件事该不该听这两个孩子的。

“夏儿,要不要再和史家好好说说,这婚能不退就不退。”

“娘,不说了,就这样办吧,你去把婚书拿出来!”夏一春抓住慕小娴的手,急忙道。

慕小娴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咬牙道:“不行,不能退。”

“娘,为什么啊?我要退!”夏一春急了,她娘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不能退。”慕小娴咬紧牙关,不能退,退了,自己的女儿就嫁不出去了。

“史大姐,这婚事我们不退,婚书我是不会给你的,您哪来的回哪去!”慕小娴将不听话的夏一春拉到身后,对站在对面的史家婆子说道:“这婚事是新裕与你当家的订下的,要想退婚,就让你当家的和新裕说!”

“慕小娴,你别给脸不要脸,夏新裕如今是死是活还不知道,这怎么谈?今天这婚事必退不可!”

史家婆子豁出去了,没出来的时候,儿子就万般交代,这婚事必须得退了,连当家的也下命令了,婚事没退,她也就不用进史家门了。

夏一夏看了看史家婆子一起的人,又打量了一下娘亲和大姐,然后忍不住叹气,完犊子了,打不过·····

自己拿的这根棍子就是唬人的,浑身饿的一点力气也没有,看娘亲和大姐的那虚弱的样子,估计也是饿的不行了,这还怎么打?挨打吗?

看史家婆子那样,估计也是不想将事情闹大,不然这么长时间了,怎么没有一个看热闹的人来?肯定有人在外面放风。

夏一夏想着,计上心来。

“慢着,要让我们把婚书拿出来,也行,必须答应我们一件事!”夏一夏冲上前,用棍子抵着土地,让自己站稳,看起来有气势一点。

“什么事?”

“只要你们愿意把婚退了,不管什么事,我都答应你们!”

“好,既然史大娘这么干脆,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

慕小娴想要插嘴,被夏一春拉住:“娘,这件事,你就别管了,听夏儿的。”

“你···唉,罢了,随你们吧。”慕小娴叹了口气,立在一旁,不再管这件事了。

“当初史公子和我姐姐订下这婚事,是为了抵下豆腐方子那五两银子,既然这婚事作罢,那这五两银子是不是应该还给我们?”

“你!这事都过去这么久了,明明在说退婚的事,怎么拐到豆腐方子上面了?”史家婆子显然是不想给夏一夏她们五两银子。

“这本来就是因为豆腐方子衍生出来的事啊?当初是我们家体谅你们没什么钱,才同意你们用婚事抵这五两银子,如今你反倒不认账了,既然你不愿意掏这五两银子,那我姐姐和你家儿子的婚事还作数,这婚书我们家是不会拿出来的!”

“你!你这丫头!”史家婆子气的牙痒痒:“既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心狠了!”

“来人呐!”史家婆子声落,几个婆子就从推门而入,站在史家婆子的身后。

“夏儿。”慕小娴害怕的声音都颤抖了,夏一春也赶忙的站在夏一夏的身旁,害怕道:“夏儿,不行我们就把婚书给她们吧,银子我们不要了。”

夏一夏给了她们一个安抚的眼神,然后讥笑的看向史家婆子,看来自己猜对了:“哟,史大娘这是急了?”

“没关系,我们皮厚,禁得起打,打完以后,我就上镇里去,找镇长说理去!”夏一夏眼珠一转:“哦,对了,听说你儿子在镇里的书院读书,到时候,我也要去书院里,找院长评理!”

“哎呦,你这个死丫头,你敢,你要是敢去,我就!!我就!”

“你就怎么?你就怎么?”夏一夏撑腰:“只要你敢动我们一下,我就敢去找镇长,找院长!”

“行!行!给,我给还不行吗?”史家婆子咬牙切齿的从腰上系着的荷包里掏出一个五两的碎银子。

看了看站在夏一夏旁边的夏一春,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没关系,没了这五两银子,还能挣,只要帮儿子把婚事退了,和镇上的那位小姐订亲,还怕挣不回这五两银子吗?

将不舍的目光从银子上移开,朝慕小娴伸出手:“婚书呢?婚书给我,我就把银子给你们!”

有了这五两银子,应该就能吃饱饭了吧?可是,春儿的婚事?

慕小娴拿不定主意,看向夏一夏和夏一春。

只见夏一春点点头:“去吧。娘。”

慕小娴最终点了点头。

不大一会儿,慕小娴从破败的屋子里出来,将用红绳系着的婚书递给了夏一夏。

夏一夏双手接过来,最后向夏一春问道:“大姐,你想好了吗?”

夏一春坚定的点点头:“我想好了,退。”

“好!”

夏一夏转身看向两眼直勾勾的望着婚书的史家婆子,伸出瘦弱的手:“银子拿来!”

史家婆子见婚书已经拿出来了,也不怕她们拿了银子反悔,就将五两碎银放在她的手里。

然后夺走夏一夏手里的婚书,拆开看了一眼,确定就是夏一春和自己儿子的婚书,随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火折子给烧了。

“既然婚书已烧,这桩婚事就此作罢,以后俩家嫁娶再无瓜葛!”史家婆子旁的妇人道。

慕小娴和史家婆子点了点头,算是应了。

“你们家拿了银子,就要管好自己的嘴巴,不要乱说话!”史家婆子警告夏一夏,生怕她这死丫头说话不算数,跑到镇上大闹!

“放心,只要你不在外面败坏我大姐的名声,我就不会去闹,但如果,让我听到了关于我大姐一丁点不好的闲言碎语,那就别怪我去镇上闹了!”夏一夏同样警告史家婆子,她就怕等日后,大姐嫁得好,她们眼红,来败坏大姐的名声!

“哼,你放心!”说完,史家婆子瞪了夏一夏一眼,然后毫无留恋的离开了夏家!

史家婆子她们走后,夏一夏将大门拴好,将手里的银子放在了慕小娴的手里:“娘,拿好了,买点吃的,先让大家吃饱肚子,可千万不能再让奶奶她们拿走了!”

慕小娴点点头,随后泣不成声:“春儿,是娘对不起你!”

“是娘没有照顾好你们,是娘太软弱了,才让史家人这样欺负我们!”

“娘,没有,你很好!”夏一春忍着眼泪安慰慕小娴。

“不,是娘!是娘不好!娘的儿啊!以后可怎么办啊?”

春儿以后可难说亲事了,越想越伤心,越觉得对不起夏一春,随后抱着夏一春痛哭起来了。

夏一夏扶额,内心吐槽:咋这么能哭呢?

“好了,好了,别哭了!”夏一夏生硬的安慰道:“放心吧,大姐一定会找到好婆家的!”

“对了!!妹妹呢?小秋呢?”

“对啊,小秋呢?”夏一春怔住了,光顾着和史家婆子退婚了,把小秋给忘了。

“小秋,小秋,小秋!”慕小娴大喊了几声,朝着破败的厨房跑去,推开门,就见夏一秋躺在地上,手里紧紧握着一个木勺。

“秋啊!”慕小娴赶忙的将夏一秋抱在自己的怀里。

夏一夏跟着跑了进来,就看到三妹紧闭着眼睛躺在慕小娴的怀里,任凭慕小娴怎么啪打都不醒,夏一夏吓得朝后退了一步,三妹不会饿死了吧?

不会的,不会的,早上她还去屋子里和自己说话呢。

夏一夏连忙上前,探了探夏一秋的鼻息。

“还好还好,还有气。”夏一夏深出了一口气,瘫坐在了地上。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呜~~~”慕小娴紧紧抱着夏一秋又开始哭了起来。

看着只会哭的娘亲,夏一夏叹了口气,无奈的看向夏一春:“大姐,妹妹应该是饿晕了,家里还有吃的吗?”

夏一春蹙着眉摇了摇头,早就在刚刚,她已经将屋子里前前后后翻了一遍,一点能吃的都没有了。

“没···没有了吗?”慕小娴那双哭肿的眼眸布满了绝望:“他们老俩口当真一点活路都不给咱们留。”

唯一的一点口粮早就被老俩口拿走了,钱更别提了,连个铜板都没有····

这可怎么办啊,慕小娴抱着夏一秋痛哭起来。

她这个便宜娘亲哦,从头哭到尾,一直在哭,好害怕她的眼睛哭瞎啊。

“别哭了,娘,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看着夏一夏凌厉的眼神,慕小娴倒吸了一口气,憋住不哭,哽咽道:“夏儿,怎么办啊~”

夏一夏从慕小娴手里拿走那五两碎银,攥紧手里的银子,看向夏一春:“大姐,这银子先拿去买粮食,等以后挣到钱了,一定给你补上!”

夏一春赶忙摇摇头:“这个本来就是卖豆腐的银子,不是我的,二妹什么都别说了,赶紧去买吃的救三妹要紧!”

夏一夏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慕小娴道:“娘,你把三妹抱到屋子里,放在床上!”

“大姐,你烧点热水,一会先给三妹喝点热水。”

“我现在出去买吃的,你们把大门锁好了,看好家,我一会就回来。”

慕小娴和夏一春连忙的点点头。

将夏一秋递给慕小娴,夏一夏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家。

拿着手里的碎银子,夏一夏发了愁,去哪买?

去镇上肯定是来不及了,可村里没有卖粮食的,去村民家里换,银钱找不开啊,村里家家户户都那么穷,家里有一百个铜板就是好的。

去借,恐怕也借不来,夏家的名声已经被她大伯搞臭了。

对了,系统。

“七七,在吗?”

“亲,在的哦,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我没有钱,但是我想买吃的。”

客服七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想空手套白狼,做梦!

“亲,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哦。”

“那给我这个烂系统有什么用?没有钱,又买不了东西,你给我说说,要你有什么用?有什么用?”

“我不管,你赶紧的,给我变出来点吃的,不然就出人命了,人命,懂不懂?”夏一夏在线暴躁了。

“亲,你没有钱我也没有办法啊~~怎么能说系统没用呢?还不是怪你没钱吗?”七七讽刺。

“我····”我这是遭系统鄙视了吗?

“我什么没钱,你心里没点B数?”

“你信不信我投诉你?”夏一夏冷哼,一个坑了她的狗系统,还该嘲笑她!

“信不信姐分分钟钟让你失业”叫你那么嚣张!

本就心虚的客服七七,听到夏一夏的话,客服七七大气不敢出一声,丝毫不见刚刚那嚣张的样子,赶忙为夏一夏介绍:

“亲亲,请看解决方案:

1.点击签到,领取签到金币,购买产品。

2.点击金币兑换,详细请查看金额兑换表。

3.点击领取果树,种植领取产品。”

一夏果断的选择的第二个,找到金币兑换页面,查看银子兑换表,内容如下:

银子兑换表:

1两银=1000文,1文=1星际币,1000文=1000星际币。

金子兑换表:

1两金=10两白银,1两金=50克,

1克=517星际币,一两金=25850星际币。

夏一夏快速地在心里算了一笔账,选择兑换了一两银子,也就是1000星际币。

夏一夏心里吐槽,太坑了,要不是太穷了,她才不会选择这么坑的兑换金币,就算兑换,也要全换成金子兑换,这才划算。

在夏一夏吐槽中,领取了新人福利,一元购。

花了一元星际币买了十斤的黄小米,够她们吃两天的了。

看到余额还剩999星际币,夏一夏勾起嘴角:姐姐我实在是太会过日子了,花了一元买了十斤小米,真的是太厉害了,哈哈!!!

夏一夏麻利地将包装一换,撕下来的包装袋,随手扔进仓库垃圾回收站,等攒够十斤垃圾,又是一笔钱。

夏一夏美滋滋地想着,这样看来,这系统也不错嘛。

将黄小米拿出来一部分,装进缝在身上的口袋里,夏一夏赶忙地朝家里跑去。

“娘,大姐,我回来了!”夏一夏推开摇摇欲坠地大门,朝厨房跑去。

“夏儿回来了?买到粮食了吗?”蹲在地上烧火的夏一春,抬头朝夏一夏望去。

蜡黄的脸蛋上出现了好久未见的笑容,那失神得眼眸里,好像出现了点亮光。

那不轻易间流露出来的希冀,让夏一夏鼻头一酸,攥紧了口袋里装着的小米,暗暗发誓,她一定会让她们过上好日子!

夏一夏吸了下鼻子,带上纯真的笑容,开心道:“姐,我回来了,你快看我买到了什么!”

当夏一夏将黄小米拿到夏一春的面前,夏一春脸上的笑容直接僵住了:她不该的,不该让妹妹去买的,妹妹怎么知道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的!

“大姐,怎么了?快,快去把这些煮了,一会我们就都能吃上饭了,我买了好多呢!”夏一夏让她看了看口袋里装着的那些!

“夏儿,你在哪买的?”夏一春看着她口袋里的那些,想着拉着妹妹去退了。

被夏一春问到了,夏一夏不自然地撒了个谎:“在一个老头那买的!”

“他在哪里?走,姐带你去找他!”说着,夏一春就要拉着夏一夏去找那个老头!

“姐,怎么了?那老头走了!你找不到了,我们赶紧做饭吧!”说着,便挣脱开夏一春的手,走到架着小锅的火堆。

欲要将小米放进小锅里煮。

却被夏一春一手打掉,散落在地上。

“那个不能吃,是苦的!”夏一春看到妹妹一脸懵得样子,就确定妹妹肯定是被人骗了:“夏儿,那是乌麦,不能吃的,是苦的,会吃死人的!”

“我...”夏一夏看着撒了一地的黄小米,眉头紧皱:“大姐,这是小米,不是乌麦!”

夏一夏不知道乌麦是什么,但是她能确定的是,她手里的这些是小米,不是乌麦!

夏一夏蹲在地上,想把这些小米捡起来,可奈何地上都是土,小米和土早已傻傻分不清楚。

第二次了,这是来到这的第二次想发火了!

“大姐,这不是乌麦,老头说是小米,他说小米最是养胃了。”夏一夏那双明亮的眼眸里多了一丝无奈。

“小米吗?这明明就是乌麦啊!”夏一春还是不相信,明明长得就和乌麦一个样子!

“大姐,你就相信我一次好吗?”

看着夏一夏真挚的眼神,夏一春坚定是乌麦的说法摇动了,难道是自己认错了,这个就是和乌麦长得像的小米吗?

“大姐,快来帮我捡起来,放在水里洗洗!”夏一夏找来一个破了口的陶瓷碗,将捡起来带着土的小米装在碗里。

转身出去,舀了水,将小米清洗干净,倒在小锅里,开始熬粥。

过了一会儿,锅里散发出香浓的甘甜味。

夏一春站在旁边,吞了吞口水,看向黑着脸的妹妹,不知道该怎么说,明明就是乌麦啊!

注意到夏一春吞口水的样子,夏一夏在狭小的厨房里翻来翻去,总算找到了两个有豁口的陶瓷碗,带上刚刚那一个,总共三个,先让娘和姐姐妹妹吃。

夏一夏小心地将米粥倒进这三个破碗里,小锅内还留了不少,够她们娘四个吃个饱了。

“姐,端进屋里吧。”

夏一夏和夏一春端着小碗来到慕小娴和夏新裕的房间,也是他们家唯一一个不漏风的屋子。

破旧的屋子里连张桌子都没有,更别说多余的摆设物件了。

此时,幕小娴正搂着夏一秋窝在炕上,那小小的一团,让夏一夏没来由的心酸。

“娘,给。”夏一夏将小碗递给幕小娴:“趁热喝。妹妹我来喂。”

幕小娴强忍住嘴里分泌的口水,将眼睛从米粥上面移走,坚定意志道:“娘来吧。”

夏一夏见她这样子,就也没再争抢,点了点头,将吹凉正好喝的米粥递给幕小娴,然后端起碗低头开喝。

站在一旁的夏一春看到妹妹喝了,这才端起碗轻轻抿了一口,随后,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夏一夏一口气将米粥喝完,这才觉得自己虚弱的身体得到了加持,没那么无力了。

夏一夏转身去厨房又盛了一碗,递给了幕小娴:“娘,我来喂妹妹吧。”

见她吃过,幕小娴这才点了点头,将夏一秋放到夏一夏的怀里。

“二姐,这是什么啊?为什么那么好吃呢?”三妹虚弱地问道。

夏一夏看着她那巴掌大的小脸,脸上没有一点肉,本该好看有神的大眼睛,此时看着有些吓人。

“这是小米粥,秋儿喜欢喝吗?”

“喜欢,真的好好喝哦。”夏一秋小嘴快速地吸溜着,一脸满足地样子:“二姐,我是在做梦吗?”

“秋儿没有做梦,这是真的,我们有吃的了。”夏一夏轻抚着夏一秋脏兮兮的头发,心里暗暗想着,要不要先在淘宝上买个香皂给这丫头好好洗洗?

感受到夏一夏温柔的动作,夏一秋舒服地蹭了蹭。

但听到夏一夏的话,吓得夏一秋抓紧夏一夏的手,一脸惊恐:“姐,我们不要和狗抢吃的了,狗会咬你的!”

“还会掉进河里!!”

“我....”有句mmp不知该讲不该讲!

过去的事能不要再提了吗?那是原主做的事情,不关我的事啊!

“你放心,姐姐以后不会了....”夏一夏内心在流泪,原主做的事,她只能硬着头皮承认了。

幕小娴见小女儿又提起二女儿的伤心事,毕竟这事一发生,二女儿的婚事也难了,谁也不想娶个和狗抢吃的疯婆子.....

一想到大女儿和二女儿的婚事,幕小娴就愁得眼泪又要掉下来。

自己生不出来儿子,连累着女儿也跟着不值钱,好不容易用豆腐方子给大女儿换来的婚事,如今也泡汤了。

见幕小娴一脸愁容,夏一夏宽慰道:“娘,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看着二女儿一脸坚定的样子,幕小娴不忍心打击女儿,便也点了点头,喃喃道:“会好起来的。”

夏一夏没有接话,在心里想着:至少我们现在手里有银子了,能做点事了。

“秋儿别想了,快喝吧,这是用银子买来的。”

看着幕小娴温柔地摸着夏一秋的头,夏一夏只觉得赶紧要挣钱了,至少先将眼前的生活过下去。

吃过饭后,娘四个围坐在炕上,看着眼前放着的四两碎银子。

(那一两银子,被夏一夏换了星际币在淘宝里存着。)

因原先家里是做豆腐生意的,所以知道是见过银子的,除了最小的小秋儿...

三岁多的小秋儿咽了口唾沫,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银子嘞,只是知道所有吃的都得用银子来买。

“娘,这钱可不能再让奶给拿走了。”夏一夏开口警告自己软弱的娘亲:“这银子你要是让奶拿走,你就看着我们姊妹三个饿死吧。”

听到二姐的话,小秋儿赶忙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同样,大姐夏一春也郑重地点点头,赞同妹妹的话。

见姐妹三个这么团结,幕小娴艰难地点了点头,她尽量见到婆婆不腿软....

“那这银子,我还是不要拿着的好,不然,娘怕自己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给你奶送去。”

夏一夏叹气,果然,她就知道,在她奶十几年如一日的调教下,她娘已经成为了一个拥护婆婆,没主见的人。

“那这钱...”夏一春皱着眉头,看向夏一夏:“不如妹妹拿着吧?”

“妹妹的性格从小就是要强的,肯定不会让奶拿走的!”夏一春想到早上妹妹的战斗力,觉得妹妹拿着钱才是最好的!

“我?”夏一夏吃了一惊,本以为大家会认为自己才是最不能拿钱的,你见谁家花了一两银子买了十斤的小米。

娘亲是糊涂的,大姐是对自己太信任了。

而小秋儿,是啥都不懂,只跟着点头。

“要不,我把这钱分配一下?”夏一夏打着商量问。

果然,不出所料,三人齐点头。

“一两银子放在娘那里,先攒起来,一两放在大姐那,用来家用,其余的二两,嗯,我拿着。”夏一夏顿了顿:“我打算用这钱将豆腐坊重新开起来。”

说是豆腐坊,其实就是挨着路的一间不到五平方米的小屋子,夏父做了一个支架,摆上豆腐,村里的人都习惯地来这里买。

自从夏父参军走后,豆腐方子卖了,将豆腐坊关了,村里的人就再也买不到豆腐吃了,条件好的人家会上镇上去买或者花些时间到隔壁村子去买。

“可你爹不在家,我们女人家怎么能抛头露面干这些事呢?”幕小娴有些担忧,毕竟这世道还没有女子出来做生意的。

听到幕小娴的话,夏一春点点头:“是啊,况且我们已经将豆腐方子卖了,若是将豆腐坊开门,那史家要是找上门来怎么办?”

夏一夏愣住了,她竟然将古代这女子不能抛头露面的事给忘记了。

夏一夏沉思了一会,缓缓开口道:“史家倒是不怕,我们可以将豆腐方子改良一下,卖些不一样的豆制品。”

“豆制品?”幕小娴从来没听说过还有什么豆制品。

“对,就是豆制品!”夏一夏自信的道。

我可是有淘宝这万能系统在,豆制品的制作方法上淘宝上一搜,那不是手到擒来嘛。

嘻嘻,果然这淘宝系统还是用处的。

“什么是豆制品啊?”夏一春发问:“我还从来没听说过有豆制品这东西。”

“大姐,你当然没听说过啊,这可是从京城那传来的,我也只是听别人说的。”

“那这豆制品要怎么做啊?”幕小娴问:“这会不会成本很高?”

“不会的娘亲,豆制品具体怎么做,还得需要好好研究研究。”夏一夏想着等晚上了将七七叫出来,好好的研究一下这豆制品都有哪些,应该怎么做!

“那这银子就这么分吧。”幕小娴一咬牙,就将这财政大权放在了二女儿身上。

大家都点了点头,各自将银子装起来。

“那这东西做好了,该让谁来卖呢?”夏一春蹙眉。

夏一夏想着等这些做好了,她就女扮男装背着东西去镇上卖,没有必要非在村子里卖。

村子里的消费怎么能比得上镇子上的消费。

正当夏一夏准备说怎么办呢!外面就传进来一阵喧哗。

“好你个不孝顺的狗东西!”夏父的母亲夏乔氏将厨房里的瓦制罐头提了出来:“幕小娴,你给老娘滚出来!”

“你竟背着老娘偷吃!你老娘和你那老公公饭都吃不上了,你竟然背着老娘吃这金贵东西!”

夏一春没见过这小米,可不见得这夏乔氏没见过,曾经这夏乔氏也是府城大户人家里受宠大小姐的丫鬟,只不过这主家受难,她也跟着被发卖,才来了这落败地方。

所以在这夏家,一向是这夏乔氏做主。

听到外面婆婆的叫骂声,幕小娴红着眼眶赶忙出去了。

夏一夏怕自己这便宜娘亲受委屈,赶紧也跟了出去。

“娘,我...我没有,儿媳没有不孝敬您!”幕小娴颤颤巍巍的站在夏乔氏的面前。

“那这是什么?”夏乔氏将瓦罐子撂在幕小娴的面前。

家里唯一的瓦罐子也碎了。

夏一夏心痛,这不是逼迫着我要在淘宝上剁手吗?

忍住,忍住,我一定要忍住!

“奶儿,你怎么来了?”夏一夏脸上带着僵硬的笑容,她只想说,她尽力了。

“我怎么来了?我为什么不能来?你个赔钱货还有脸说!”

“史家婆子今早是不是上门来了?”夏乔氏恶狠狠地盯着幕小娴!

“是...是上门来了。”幕小娴颤抖着身子。

看的夏一夏直叹气,娘,你抖什么呀!

见幕小娴那上不了台面的样子,夏乔氏更气了,当初她就不愿意老三娶这婆娘,那在娘家养的懦弱性子她真瞧不上,偏偏老三那逆子就瞧上这婆娘,说长得好看,养眼!

要不是说陪嫁个豆腐方子,她还真不会让老三娶了这婆娘!


>>>点此阅读《我在古代当老板》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