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夜妍,花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农门空间:将军家的小医妃》最新章节

小说:农门空间:将军家的小医妃

分类:医术

作者:兵兵不乖

角色:花夜妍,花旭

简介:【穿越+年代+双洁+神医+系统+搞笑】花夜穿成了一个农家女,还绑定了致富系统38,每天催她赚钱,她想养着老爹,让他安享晚年,还好她的医术在,赚大钱不是梦,不然她要亲手把废物系统报废了,有一天她救了身手不凡的人,一句以身相许他当了真,她以为自己的人生就这样了,结果自家便宜相公身份不一般!那她只能尽快发财致富了!只是,这些千金小姐们是不是找错人了,她是女人!李承冧:不止有男人对他夫人图谋不轨怎么办?…

书评专区

农门空间:将军家的小医妃

《农门空间:将军家的小医妃》第5章 恨意的种子免费阅读

“丫头,你要是显露医术的话也行。”闫老想想对花夜妍说道。

花夜妍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老头,你不说不可以吗?”

“你先别急,听我说。”闫老无奈道,这么一个天赋好的苗子,如果不露出去实在是可惜。

“你如果显露医术的话 ,必须要隐瞒你现在的身份,不能让别人知道,知道了吗?”闫老不放心的问。

“嗯,知道啦,谢谢老头,嘿嘿~。”

日子就和往常一样过着,花夜妍把李承冧已经丢在了脑后,整天忙着专研医术,或是背着花老爹去采药草 ,有时会抓到野鸡什么的给花老爹补补身子。

偶尔会把做好的补药偷偷放到闫老的食物里,闫老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她去。

太平的日子过得久了,后来的花夜妍还是不敢回想那天发生的事。

这天花夜妍和往常一样,告诉花老爹一声就自己出去找草药去了。

今天花夜妍总感觉心神不宁的,根本没耐心采草药,花夜妍坐到草地上,回想闫老头教自己的救治方法。

“38,今天我这心怎么这么慌呢 !”

‘宿主,会不会是你 这几天心情太过浮躁了, 要不, 你今天试试冲击第五级。 ’

时间过去了半年,这半年,花夜妍已经练到了心秘四级,五级卡太久了。

花夜妍心想:系统说的也对。

沉下心来,内心翻腾,可是还差那么一点意思,再试试,沉下心,平静!

风,吹过她散落的发丝 。

‘宿主,你要加油啊!’

第五级的阻碍微松 ,渐渐被突破。

花夜妍愉悦的睁开眼睛 ,“38 ,我突破第五级了 。”

‘恭喜宿主, 第五级是一个限制 ,你既然通过了,以后炼起来就没有那么困难了 。’

突破了第五级,花夜妍心里很是放松 。

心平和下来后,花夜妍就继续找草药,一上午过去了 花夜妍终于忍不住回去了。

而早上,花夜妍离开家不久,一群流浪匪来到了村里,在村里到处抢值钱的东西。

“大哥,这小地方没啥值钱的东西啊 ,咱来这干嘛?”一个嘴边长有一颗痣的男人问满脸胡子的人。

“你傻啊,这小地方的人没见过啥世面,我们吓吓人就可以得到些钱,还引不来官兵。”大胡子小声对有痣男说道。

“大哥英明。”有痣男对大胡子伸出了大拇指。

“那是,要不然我怎么会是你们大哥呢。”大胡子骄傲的捋了捋胡子。

“大哥,不好了。”大胡子的一个手下急奔了过来,有痣男一脚踹了过去,“会不会说话 ,大哥好着呢。”

大胡子一听也瞪着小个子,小个子急了 “我不是那意思,大哥二哥,刚才兄弟们抢东西到了一户人家,那家人死活拦着兄弟们,有个兄弟被逼急了,失手杀了人。”

大胡子捋胡子的手一顿,伸手就揪住了小个子的衣领,“你他大爷的说啥?”

有痣男上前抓住大胡子的手,“大哥你先别急,先想想之后咱咋处理。”

大胡子松开手,双手叉腰,皱着眉冲有痣男说:“那你说,人都死了,这还咋处理?总不能把人全杀了吧。”

大胡子刚说完转过头,呆了片刻,头猛然又转了回去,有痣男也呆愣住了,两人对视,眼睛透露出幽光。

于是,匪徒们开始四处杀戮,很快村子里散发出铁锈味。

花老爹和几个老年人在地里忙活着,眼看要到中午了,花老爹他们就收拾收拾东西打算回家。

刚到村口就远远看到一群人向自己的方向跑来,手里拿着砍刀。

花老爹连忙招呼他们躲起来。

……

闫老听到惨叫声立刻跑出来 ,看到的却是遍地的鲜血,和村人的尸身。

闫老心想不好,急忙去找花夜妍,刚跑到村口看到的却是一把尖刀插入了花槐的胸膛,闫老马上躲了起来,想等土匪的离开后去救他。

“还有人吗?”大胡子拿着沾了血的长刀问手下小弟。

“大哥,没了。”

“兄弟们出手,大哥你就放心吧。”

土匪们你一言我一语的。

大胡子听到后笑着拽了拽自己的胡子,“兄弟们,今天这里的东西你们随便拿,不过要快点。”

“谢谢大哥。”

“谢谢大哥。”

土匪们胡乱跑去几户人家拿了吃的,还有值钱的东西。

闫老趁土匪们抢东西的时间悄悄地溜到了花槐身边,摸了摸他的脉,摸了半天才摸到,闫老松一口气,拉着他打算先躲起来。

闫老刚放松下来,就听到一阵脚步声,连忙藏起来,就遇到了花老爹五人。

土匪又回来了,抱着几堆柴火 。

“嘘!”躲着的人冲闫老做个手势。

还有一个人捂着花老爹的嘴。

花旭看着花槐泪流满面。

闫老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把药水喂给花槐。

慢慢的,花槐的胸膛开始上下浮动。

花旭小心翼翼的爬到他身边。

“大哥,还是你聪明,想的周到。”有痣男给大胡子锤着肩。

大胡子哼了声,“我不聪明的话,就不会是你们大哥了。”

“是是是,嘿嘿。”有痣男一脸的殷勤。

闫老看到这群人的时候就心道不好。

“大哥,现在咋办?”小个子弯着腰问。

“怎么办?你说怎么办,这种事还用问大哥,把这几堆柴火给我烧了,造成大型匪寇轰杀现场,明白不?。”有痣男给了小个子一脚。

小个子连忙点头,“明白了,明白了。”

……

花夜妍回到村子里,先看到的就是遍地的尸骨,鲜血未干。

“爹,大伯,闫老头!”花夜妍吓得连忙跑过去,脱下外衫,扑灭火焰,四处寻找人影。

找到了几人,摇了摇这个,又去摇那个,花夜妍呆了片刻,颤着手去试探七人的鼻息,感觉到他们的鼻息时花夜妍心微颤。

花夜妍喘着气又去感知他们的脉搏,摸到后花夜妍松口气,花夜妍又摸了摸,眼泪终于忍不住了,她挨个拍拍脸。

“爹,闫老头,大伯,爷爷们,我回来了,你们看看,我回来了。”

花夜妍正伤心的哭时,忽然听到了花老爹和两位老人的喘气声大了起来,花夜妍又去搀扶起了他们,“爹?爹,大伯,闫老头,爷爷,你们醒醒啊!”

“夜妍,你没事吧!”花旭声音嘶哑。

花夜妍满脸泪水,“呜呜,我没有事,倒是你,呜呜。”

“好了,别哭。”花旭给她擦擦脸,“我也没事,就是被烟呛晕的,他们几个也是。”

旁边的老人开口询问,“还有其他活着的人吗?”

花夜妍摇摇头,“我没见到其他人,会不会有的没回村啊?”

老人听后笑了,“那就好,不然,你这一辈,就剩你一个姑娘家了。”

花夜妍担心花老爹他们的身体,也担心闫老他们挺不过来,“我知道有一个山洞很安全,咱们先去躲躲吧!也给他们几个看看。”

“行。”

“是该看看。”

几人费力的拉着四人去了后山花夜妍藏东西的地方,她给花老爹几人上了药后,又去给闫老把脉,脸色难看。

‘38,怎么回事?’

‘宿主,看现场,应该是流寇入侵。’38声音放低,生怕刺激到她。

‘流寇!’花夜妍眸光凶狠。

天色渐渐的阴沉下来,花夜妍跪在地上,和花旭几人用挖草药的刀和铁锨在地上努力的挖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才把村人放了进去。

“老伙计们,对不起,我们现在只能把你们埋这里,你们别嫌弃躺的地方小,再等等,以后小辈们一定会给你们换一个大些的地方。”

辈分最高的老人花伯,带着六人叩头,闫老在旁边看着,俯身鞠躬。

这个大型墓,只有一个坟头,无碑。

回到山洞,花伯道:“夜妍,今天我数了一下人数,你这一辈应该还有十多个人活着。”

六人惊喜的看过来,闫老闭着眼睛休息。

“真的吗?那太好了。”

花叔道:“夜妍,以后你们相遇了,记住,你们永远都是一家人,就算互助不成,也别自相残杀。”

花夜妍不解,“三爷爷,你这话什么意思!”

花季凄惨一笑,“我们四个老东西,身体本就不太行,经过这一难,我们虽然活下来了,可能感觉到,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花夜妍惊慌失措,看看他们四人,再看看闫老,再也忍不住眼泪,崩溃大哭。

38在空间里无奈的看着 。

闫老无奈的睁开眼,“别哭了,这都是我们的命数。”

花旭和花槐面色悲切。

花夜妍哭着扑向闫老,眼眶又红又肿。

为什么?

她为什么救不了他们!

这夜,阴暗,凄凉,悲痛。

第二天,洞内三人呆滞的坐着,好久才缓缓起身,安葬了五人。

‘宿主,你别伤心,38会永远陪着你的。’

听到38的话,花夜妍心情好了一些,但,也只是一些,心里对流寇的恨意,开始扎根。

花夜妍他们不敢轻易出去,就怕那群杀人犯还没离开或者又回来,而且花槐还有伤,花旭嗓子微哑,都要静养。

她只能把空间里吃的东西偷偷拿出来,在小洞里养着他们三人。

“夜妍,咱们的食物还有多少啊?”花老爹坐在草堆上问。

“爹,食物够我们吃的。”花夜妍一边安慰花老爹,一边却在想之后该怎么办。

日子还是要过的,花夜妍偷偷把自己的食物留了下来。

“夜妍,你再吃点。”花老爹看着花夜妍吃那么少,心里既开心闺女孝顺,又心疼她。

“爹,刚才我就吃点了,现在真吃饱了。”花夜妍揉了揉肚子,一副吃饱了的样子。

花旭和花槐也都省着吃。

“爹,你们身体现在好些了,我想去探探路,明天咱就走吧。”

两人听后低下了头,想想和生活了那么久的人和物,一天不到的时间就没了,心里顿时感到悲凉。

“爹,我出去了,你们要好好养伤。”花夜妍拿着布袋就走了。

“你小心点。”花旭和花槐不放心的叮嘱,没办法,他们两个现在走一步喘一下的人,现在真不敢和她一起出去,做累赘。

花夜妍在村子周围都转了转,猜到那群人走了。

“爹,爹。”花夜妍激动的跑回了山洞。

“别急,慢慢说 怎么啦?”花老爹了坐起来。

花槐也连忙起身,急切的想知道那群恶魔走了没。

“爹,大伯,今天咱们就走吧,我看了,外面没人。”花夜妍喘着气说道。

“行,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就收拾东西走。”花老爹扶着墙壁站起来。

花夜妍走过去扶着他俩,“好,我这就收拾。”

……

“夜妍,今晚咱就住这吧。”花槐开口道。

花夜妍看着面前的破庙有些心酸,没想到自己真会有一天住在这样的地方。

“好。”花夜妍扶着花槐进了庙,“大伯,爹,你们先坐着,我收拾收拾这里。”

“唉,好。”花老爹坐到一边。

花夜妍收拾着,却想起了以后的路,如今我们最缺的就是钱,现在我们还没地方住,以后要如何挣钱呢?

‘宿主,你可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啊,稍微漏点新奇想法就可以致富了。’

‘可是我现在没势力,如果有人起歹意,就糟了。’

‘那宿主想怎么做?’

‘明天咱们到街上看看有没有病人,先赚银子。’

吃了点干粮后 花夜妍对花老爹他们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爹,大伯,其实我以前跟着闫老学过一些东西,现在咱们这样了,我想去赚钱 ,你看怎么样?”

“你学了什么啊?”花老爹好奇的问道。

“那个,就是…。”花夜妍突然想起了自己对老师的承诺,在自己无自保能力时,不会告诉别人。

但是自己的医术可以假借他的名义告诉老爹啊,“就是医学之类的,我学的还行,爹,大伯,等我们有了钱,咱就在外面买座房子,以后我安心陪你们,如何?”花夜妍笑着畅想未来,心里却泪流满面。

花旭听后只觉得闺女长大了。

花槐眼里满是泪水。

“那,大伯,我把吃的东西放这了,你们要是饿了就吃 ,啊。”花夜妍不放心的叮嘱,就怕他们两个心疼粮食,不舍得吃。

“哎呀,我们都多大的人了,你就放心吧,去吧去吧。”花槐哭笑不得。

这丫头还真把他们当孩子了不成,心里却很满足,有个孝顺侄女,从此以后,这就是他闺女了。

花夜妍一步三回头,看得花老爹只想笑。

……

李承冧在家里一心训练,可是,这总感觉这几天心慌的很,练那群小子时也没那么狠了,这下子开心的成了李飞他们。

当晚,李承冧在屋子里坐着喝茶,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窗户没关,风吹过,吹起了他的发丝。

一只霄鹰飞落到窗前,李承冧继续喝着茶,霄鹰见他不理自己,不满的用爪子使劲抓窗户。

李承冧喝完了一杯茶,才悠哉悠哉的站了起来,取下了它腿上的信筒,看着看着,手发颤,脸色变得脸色难看起来。

信上说最近有一群流浪匪逃到了这边,经过调查,他们已经杀了近千人,其中大柳村只剩十二人,石头村活二十一人,杏花村无一人生还……

李承冧眼里看到杏花村无一人生还时整个人呆住了,脑海里出现了花夜妍笑着、怒着、皮着的样子。

好好的一个人 ,就这么不在了?

自己本该已经习惯了人的生死,此时心却如此疼痛,“这感觉,哎!”李承冧叹气,重新坐到了凳子上,看着信件上‘流浪匪’三个大字,一颗激动跳动的心又沉寂了下去。

杏花村,在官兵还未察觉到死人时,三个青年男子看着地上满是鲜血的家园,安静的流着泪。

直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走过了整个村子,其中一个人一把火一家一家的点着(zhao)了。

“你烧了村干嘛?烧了以后咱去哪啊。”哭得最狠的青年握住他的手。

“是,这是咱们的家啊。”放火的人听后笑了,笑得眼泪止不住的流,“家?只有我们三个人?哈哈哈,你们看啊,死了那么多人,那些当官的人影还没见到,不烧了念想,怎么为他们报仇。”

那两人沉默了片刻,也拿起来火把。

>>>点此阅读《农门空间:将军家的小医妃》全文<<<

上一篇 2022-04-20 下午4:31
下一篇 2022-04-21 下午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