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小撩精:在大佬怀里撒娇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快穿小撩精:在大佬怀里撒娇
分类:古言脑洞
作者:醉桃桃
角色:
简介:【甜苏爽1V1】颜妍是一缕孤魂,每日都漫无目的在世间游荡。某一天,一个自称为系统的玩意儿突然找上她,“喂,绑定吗?做任务就能给你一具身体的那种。”颜妍:“啥?一具身体?太诱惑了吧!”于是,傲娇摄政王:“乖,叫夫君。”腹黑总裁:“还跑吗,嗯?”嗜血魔尊:“小东西,滚到本座身边来!”疯批末日大佬:“你只能爱我,懂?”而当她如愿以偿得到身体后却发现,她攻略的,竟是同一人!
快穿小撩精:在大佬怀里撒娇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快穿小撩精:在大佬怀里撒娇》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公主,郭侍郎来了,正在前厅等候。”小桃敲了敲门。

颜妍正梳着妆,闻言扶了扶发髻,漫不经心地说道:“让他侯着吧。”

“是”。

小桃在门外恭敬的答了声。

颜妍放下手中的象牙梳,看向面前铜镜,只见镜中映出一张绝世容颜,面似芙蓉,眉墨如画,唇不点而朱,容色娇艳却不艳俗。

她素手轻抬,将一支精致的玉蝶璎珞插上发髻,随后抚上脸颊,摇头叹息道,“啧,如此绝色,前世的结局却那样凄惨!”

按理说原主身为景国的公主,千金之躯,身份更是尊贵无比,她的日子理应过得顺风顺水,肆意潇洒才对。

可坏就坏在她嫁错了人。

原主嫁的是当朝刑部侍郎郭甫宸。

在她的记忆中,郭甫宸长得一表人才,相貌堂堂,颇有些才气。

随着景帝的下旨赐婚,她最终如愿以偿嫁给了自己挑选的如意郎君。

可成婚当日,郭甫宸就留她一人独守空房,在此后的一年里,他更是来去无踪,从未与她在同一张桌子上用过饭。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个月。

直到某一天,郭甫宸把一个即将临盆的姑娘带回了府中,他告诉她那姑娘名叫张婉怡,是他的早些年前在外收的义妹,如今因家中落难前来投奔于他。

如此拙劣的借口,原主自然不信,一番调查后,她查出张婉怡其实是郭甫宸养的外室。

原主勃然大怒,扬言要给郭甫宸好看。

郭甫宸惊慌之下,便心狠手辣得将原主软禁了起来。

一不做二不休,两人商量后竟恶毒的在她的饮食中下毒。

直至毒发那一刻原主幡然醒悟,不禁追悔莫及。

她憋着一口怨气苦熬许久,最终在张婉怡生产的那天吐血而亡。

郭家上下都沉浸在添丁的喜悦中,直到第二天下人去给她送饭时才发现她已经气绝……

原主死后怨气冲天,被快穿界的主神感应到,这才有了她穿越过来帮她复仇这个任务。

颜妍慢条斯理的整理好了仪容,悠然的迈着小步子走出闺房。

前厅,郭甫宸眉头紧蹙,正焦躁的来回踱着步子。

颜妍站在不远处打量了一眼,见他容貌清俊,玉树临风,长得还算是养眼,不怪原主对他一见倾心。

可惜,不是她的菜!

“郭公子。”她慢悠悠的走进去,闲淡的唤了一声。

郭甫宸抬眸,一见是她,便抱怨道,“怎么让我等了这么久!”

颜妍愕然,瞧瞧,瞧瞧,飘了不是!

一个臣子,敢这么和公主说话,她可没有原主那么好的脾气!

“本公主不介意让你再多等一会儿!”颜妍冷冷的斜了他一眼,扭头就走。

“你站住!”

郭甫宸没想到她真走了,连忙追上去拉住她的一片衣袖。

“皇上为何会突然给你我赐婚,是不是你去求来的!”郭甫宸怒气冲冲的问道。

“你给本公主放手!”颜妍用力拂开他的手,眉头一皱。

他娘的新裁的衣裳都给他抓皱了。

“是我又如何?”她眉尖一挑说道,“你不愿意可以抗旨啊!”

“抗旨?你说的轻巧,你觉得我能吗?”郭甫宸面色铁青。

“哦!”颜妍眼皮一掀:“说白了不就是没种。”

“你……”郭甫宸指着她,一口气堵在胸口。

“怎么,被本公主说中了?”颜妍下巴高傲的一扬。

“随你怎么说!”郭甫宸没好气的说道,“一会儿宫宴过后,你就去求皇上收回成命。”

“你在教本公主做事?”颜妍眸中闪过一丝愠怒。

“公主,我不是可以任由你随意讨要的物件!”郭甫宸一脸怒容。

这颜妍就忍不了了,怎么说的好像是她做错了一样。

她才是受害者好吗!

原来,原主之所以会对郭甫宸芳心暗许,全因他在某一次的宫宴上为她吟了一首诗。

那可是一首隐晦的情诗啊!

他当时醉意朦胧,为了卖弄才华和出风头还有意将诗中的一句词替换成了原主的名讳。

不料适得其反,景帝听后震怒。

皇家的公主哪里是他一个身份低微的臣子可以随意调戏的。

但原主春心萌动,当下已经对郭甫宸产生了好感,于是她便好言劝下了景帝。

事后,原主再去找郭甫宸,他非但不感恩,反而还装起了清高,对原主的情意也是视若无睹。

再后来,原主在追求郭甫宸的事被景帝知晓,他便做主给两人赐了婚。

颜妍替原主不值,从头到尾她只是喜欢错了人,她什么也没做,凭什么要承受一切。

像这样的渣男,当时就该让皇帝给他阉了才好!

她活动了一下手腕,随后高高的扬起手,铆足了劲一巴掌甩在了郭甫宸脸上。

“啪!”

郭甫宸捂着脸震惊的别过头去,脑袋瓜子被打的嗡嗡作响。

“你……”他难以置信目瞪口呆的看着颜妍。

她居然打他!

颜妍双手背在身后,逆着光看着他,“你什么你,还不跪下给本公主赔罪!”

郭甫宸僵着身子一动不动。

显然,他笃定颜妍不会与他较真。

甚至最后会为了打了他而自责,反过来求他原谅。

“来人!”

颜妍见他没有反应,危险的眯了一下眼睛。

“公主有何吩咐?”护卫高飞应声而来。

“高护卫,若是有人对本公主不敬,该当如何?”颜妍看向他眉尖一挑。

“乱棍赶出公主府!”高飞毫不犹豫的说。

“那就照办吧,”颜妍樱唇轻启,嗓音中带着一丝懒散,冷漠的看了眼面前的郭甫宸。

“是,公主!”高飞领会了她的意思。

当他抽出身侧的棍子正要动手时,郭甫宸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颜妍面前。

“微臣言语不当,冲撞了公主,还请公主宽宏大量,饶恕微臣这一回!”他咬着牙,心头升起的怒火快要将他的理智湮灭。

“公主,这,还打吗?”高飞举着棍子的手僵在半空中问。

颜妍见郭甫宸吃瘪,心情大好,原主生前这么憋屈,这次就算她帮原主拿回点利息吧。

“既然郭公子都认错了,本公主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赶紧走吧,别杵在这儿碍眼!”她摆摆手,一副宽宏大量的模样。

“多谢公主开恩,微臣告辞。”郭甫宸握紧了垂在身侧的手,顿了一顿后仍不死心的说了句,

“婚事,还请公主三思!”

“本公主只会考虑要不要将婚期提前。”颜妍玩味的朝他一笑。

郭甫宸面色一沉,站起来二话不说,拂袖而去。

“系统,原主的仇恨值有没有掉下去一点?”她迫切的在脑海中问。

系统答道:“亲爱的宿主大人您好呀,很高兴为您解答,根据最新数据统计,现在原主的仇恨值为百分之九十,幸福值为零,经过本系统精密的分析,这百分之十的怨气,是宿主您打了郭甫宸一巴掌之后清除的呢。”

颜妍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果然,原主积怨颇深,也难怪,原主她身为公主,嫁给郭甫宸后,收敛脾气,孝敬公婆,但求能换来他的真心,可没想到啊,郭甫宸非但不珍惜,反而背着她养外室,换了我,早就手撕了渣男了,也就原主不谙世事,不识人心,最后才让自己陷入了绝境。”

系统:“宿主说的是呢,不过还有百分之九十的怨气值需要清除,宿主要继续加油哦,另外,本系统友情提醒,复仇的同时不要忘了还要刷幸福值哦,原主的另外一个心愿,是愿得一心人呢!”

颜妍怎么听怎么觉得这系统讲话的调调不太对,怪别扭的。

“系统,你能正常一点说话吗?”

系统:“哎嘛,宿主不喜欢软萌风的啊,行,那我给你整个东北味儿的!”

颜妍汗颜:“随意吧,你想切换哪种风格都行。。。”

系统:“那感情好,那宿主我可问问你昂,这原主的幸福值你打算咋刷啊!”

颜妍杏眸滴溜溜的转,半晌后灵光一闪,打了个响指,“有了!一会我在宫宴上物色一个。”

系统:“彪还是你彪!”

颜妍心中有了主意,就迫不及待的想要马上去赴宴。

“小桃。”她唤了一声。

小桃拧着眉站在原地没反应,她还在震惊中,她家公主方才竟然动手打了郭侍郎,要知道她家公主往日讨好逢迎他都来不及的。

“发什么呆呢!”颜妍过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

“公、公主!”小桃的思绪被打断,被吓了一跳,忙说“没,没什么,没想什么。”

“那就别傻站着了,收拾一下,随本公主赴宴去!”颜妍白嫩嫩的小手一挥。

公主府离皇宫只隔了一条街。

虽然走两步路也就能到了,但颜妍如今是谁,她如今可是公主啊,那公主哪儿能没有排面,那该有的行头不得全部得安排上!

于是乎她乘坐着一辆超奢华的马车,一路招摇着到了宫门口。

临出门前,她还特意回屋换了另一件新衣服,如今她身上穿着的是一件异常华美的霓裳羽衣。

当她手持一把罗扇,由小桃扶着缓缓的走下马车时,周围人惊艳的目光便全数落在了她的身上。

颜妍摇了摇扇子,暗爽!

她抬眸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所有赴宴的大臣和家眷们都在排着队等候入宫。

原主虽然住在宫外,但是景帝有令,她可以随意进出皇宫,于是她便领着小桃率先走了进去。

她扬起唇角,心情很好的对着众人微微一笑。

这一笑,直接让在场的那些公子红了脸,差点儿被勾去了魂儿。

颜妍很满意他们的反应,美滋滋得迈着轻快的小步子走进了含元殿。

由于门口人数众多,宫人们放行的非常缓慢。

颜妍在座位上坐好了一会儿,才等到人群陆陆续续的进殿入座。

今日是友国使者的接风宴,景帝宴请的都是些朝中有头有脸的人物。

大殿之中灯火通明,不一会儿颜妍就看到郭甫宸垂着头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脸上倒是不见了指痕,估计是刚刚回府紧急处理过。

“快看,那不是郭公子吗,我听说皇上已经为他和公主赐婚了,看来这次你是彻底没戏了!”

坐在颜妍下方的一位官家千金用手肘杵了杵她身旁的好姐妹,替她惋惜道。

“可郭公子一点儿也不喜欢公主啊?要不是公主去求皇上赐婚,你看郭公子最后会不会娶她!”那位好姐妹不服气的说。

“不喜欢又如何,难不成郭公子还敢抗旨吗?”

“哼,这公主也真是的,强求而来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

“嘘,你不要命啦,怎么敢妄议公主!”

“咳咳!”颜妍听着墙角,很合时宜的在此时出声,凶狠的目光斜斜的朝两人看去,把那两位千金吓得低下头瑟瑟发抖。

颜妍抿着唇偷笑,就这胆子还敢聊皇家是非。

“皇上驾到!”

“皇后娘娘驾到”

“晋国使臣到!”

殿外传来一道通报声。

众人旋即整理仪容,起立恭迎!

颜妍的目光从晋国使臣踏进大殿的那一瞬间就没从他身上移开过。

好家伙!

这晋国使臣长得也太好看了吧,完全长在了她的审美上。

一身绛紫色的官服,长身玉立,乌发如墨,高高束起,凤眼微睁,眸中华光明灭,骨雕画刻般的脸俊美绝伦。

“系统,系统,我抓到攻略对象了,就这个晋国使臣,快,一分钟内我要知道他全部的信息!”颜妍激动的在脑海中尖叫!

系统被轰炸了出来,“哎呦我说老妹儿,你小点儿声,快把我整聋了都,晋国使臣是吧,等着昂,我给你查。”

“叮!”

资料传送完毕,颜妍迫不及待的在脑中的那块智能投影屏中点开。

晋国使臣,姓名墨玄卿,其在晋国的身份乃是摄政王,权势滔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此次奉晋国国君之命前来商议两国邦交之事。

“哇,墨玄卿的条件可比郭甫宸那渣男好太多了!”颜妍看完后整个人的情绪高涨起来。

系统:“老妹儿,你冷静一点,你这纯属见色起意,你了解人家吗?万一他比墨玄卿还渣呢!”

“闭嘴吧你,老娘看人的眼光很准的,你就等着瞧吧!”她拍着胸脯反驳。

“对了,原主前世参加过这场宴会吗?为什么在她的记忆中,一点关于墨玄卿的印象都没有?”她问道。

“老妹儿,前世的原主一颗芳心都扑在郭甫宸身上,能对墨玄卿一个他国来使有印象才怪!”系统解释道。

“哦~你说的很有道理。”颜妍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随着景帝等人的入座,宴会正式开始。

一众穿着异族服饰,以红纱蒙面的舞姬鱼贯而入。

乐声响起,舞姬翩然起舞,场上的气氛渐渐热络了起来。

颜妍的席位在墨玄卿旁边,她稍一侧目,就能看到他如神祇般的侧脸。

看着看着,酒还没喝,她就已经先醉了一半。

“老妹儿,口水收一收,有危险!”系统突然出声提醒!

颜妍被它紧张的情绪感染,回过神来问,“什么,有什么危险?”

系统严肃的说道:“在原剧情里,墨玄卿会在这场宴会中被刺杀!”

颜妍唇角一勾,那岂不是正好给了她机会接近墨玄卿!

她收敛心神,打起了十二万分的小心!

此时大殿中央的舞蹈已经到了最精彩的那一部分。

随着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响起,一位紫衣紫面纱的舞女由两名壮汉高举着入场。

那女子衣着大胆,两条修长白皙的长腿在裙间若隐若现,露在面纱外的那对双眸顾盼流离,欲语还休。

众人品着佳酿,饶有兴致的欣赏这难得一见的异域风情。

乐声渐急,紫衣舞女的身姿也舞动的越来越快,她素手婉转流连,裙裾翻飞,踩着乐点,轻盈的旋转着,舞姿妖娆魅惑。

突然间,她如水般的双眸骤然一凉,迅速得拔下头上的一支发簪,再抬眼时,眼神已然变得冷魅无情。

在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前,她对准着墨玄卿按下了发簪上的机关按钮。

一根细小的银针霎时弹射出去!

与此同时,颜妍的系统警铃大作。

“系统,屏蔽痛觉!”颜妍迅速吩咐系统。

她就等着这一刻呢!

“小心”,她高呼一声,毫不犹豫的飞身向墨玄卿扑了过去。

“嗯……”她闷哼一声,眼前一黑,软软得倒在了墨玄卿的身上。

而那根银针不偏不移的射入了她的背心。

“公主!”

一旁的小桃声吓得脸色煞白,声嘶力竭的大叫。

“有刺客,护驾,快护驾!”

殿内霎时乱作一团!

而墨玄卿看了一下伏在身上软绵绵的身体后,墨色的眸中杀气瞬间喷薄而出。

他运起内力,捏碎了面前的一个琉璃盏,指尖拈起一片碎片冲着紫衣舞女掷去。

气势如虹,狠辣果决,一招制敌!

紫衣舞女闷声倒下。

她自知这次的任务失败,便想也没想,决绝的咬碎了后槽牙中的毒囊,吐血而亡!

闻讯赶来的侍卫们随即将含元殿里里外外围了个严严实实。

宫宴已然进行不下去,景帝点了几位大人留下议事,其余的大臣和家眷们都由御林军护送着回府。

“墨王爷没事吧!”控制住局面后,景帝赶到墨玄卿身旁关切的问。

“本王无事,但这位公主看上去不太好!”墨玄卿低头。

景帝见颜妍双目紧闭嘴唇乌紫,不禁眉头紧锁。

“传太医!”他转头吩咐身旁的大太监。

“来不及了,若景帝信任本王,可否换个地方让本王来为她治疗!”墨玄卿打断正要传唤的太监。

“墨王爷还懂医术?”景帝吃惊。

“略知一二!”

“那便劳烦了!”景帝转身示意墨玄卿跟着他。

墨玄卿旋即抱起颜妍紧随其后。

大殿中,被景帝留下的郭甫宸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眼中涌现出了一片阴鹜。

他无比的希望颜妍不要那么轻易的醒来……

可他不知道的是,颜妍虽然中了毒针,但好在系统及时帮她护住了心脉。

她看着严重实则并无大碍,只需及时将她体内的银针取出,即便没人帮她解毒,不消片刻后她体内的毒也能自行清除。

在做任务的过程中,系统必须保证宿主的人身安全!

昏昏沉沉中,颜妍感觉自己被一双强而有力的臂膀抱在怀里,鼻尖处传来一阵好闻的雪松香。

她贪婪的呼吸着,却冷不防的传来一阵失重感,紧接着她就感觉自己落在了一张软软的床榻上。

墨玄卿将她放下后,坐到榻边,微凉的指尖搭上她细白的手腕垂首沉思。

景帝焦急的在一旁等待。

“如何?”

半晌后他忍不住出声问道。

“毒性还未伤及心脉,问题不大!”

说完,墨玄卿掌中蓄力,将颜妍体内的毒针逼了出来。

随即又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瓷瓶,从中倒出一粒黄褐色的小药丸。

他用手指轻轻的捏开颜妍嘴巴,随后将药丸放了进去,等着她咽下

“本王能否在这里等公主醒来。”

景帝听后长舒一口气,提着的一颗心算是放了下来。

“朕求之不得。”他应允道。

这墨玄卿得医术看来比他的那些太医靠谱多了。

紧接着,他走上前去拍了拍墨玄卿的肩膀,郑重的向他承诺,“刺客之事墨王爷无需担心,敢在朕的国土上刺杀朕的贵宾,朕必定会揪出幕后黑手,还王爷一个公道。”

“劳景帝忧心!”墨玄卿立即起身向景帝行了个礼。

景帝摆摆手,示意他无需多礼。

二人聊了片刻后,景帝想起那几位大臣还在等着他去议事。

“朕还有事,就先走了,朕的公主便麻烦你了。”景帝看了一眼仍在昏迷的颜妍。

“景帝放心。”

景帝点了点头,旋身离去。

“景帝慢走!”

送走景帝后,墨玄卿寻个了个由头将小桃也遣了出去。

他独自站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床上少女的脸色从苍白到逐渐有了血色。

过了许久,墨玄卿见她还没有要醒来的意思,便俯身凑到颜妍耳旁轻声道,

“本王知道你已经醒了,你还想让本王等多久?”

低醇磁性的声音撩拨了颜妍的耳膜。

哇靠,耳朵快要怀孕了!

原本为了演得逼真一些,她还想再多装一会,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戳穿了!

她睫毛轻颤,缓缓地睁开眼睛,假装刚刚苏醒。

“唔,头好晕,本公主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她支撑着身体坐起来,懒懒的斜靠在床上,雾蒙蒙的双眼茫然得环视了一圈后停在墨玄卿俊美的脸上。

“你差点就死了。”墨玄卿倒了一杯水塞到她手中淡淡的说。

颜妍顺手接下,看着他眉尖一挑,“墨王爷,你怎么在这儿。”

她明知故问。

“你中的毒还不至于伤到脑子。”墨玄卿毫不留情的揭穿她。

颜妍撇撇嘴,得,装不下去了!

她眼珠子滴溜一转,拿着茶杯的手故意抖了一抖,洒出几滴水来。

“那个,我使不上力气,要不王爷喂我喝一口水吧……”颜妍仰头,小鹿般的杏眼蓄着一层水汽,无辜又可怜。

“那就等有力气了再喝。”墨玄卿冷漠得将水杯从她手中拿走。

颜妍樱唇微张,手还保持着握杯子的姿势,满脸愕然。

呃……她的剧本上不是这么写的呀!

“墨王爷,本公主好像是为了给你挡暗器才差点没命的,如今你的救命恩人想要你喂一口水喝,这个要求很过分吗?”颜妍不服!

“过分。”墨玄卿阴沉着脸不为所动。

“哼,你就算再不愿承认,本公主帮你挡下了暗器也是事实,你说你打算如何报答我的这份救命之恩?”颜妍对着他笑的意味深长。

墨玄卿听后冷起脸,从宽大的袖子中掏出一根银针递给颜妍,“这是那刺客使得暗器,给你,你扎我一下,我们两清!”

颜妍傻眼了,这是什么野路子?

“老妹儿啊,他确实不像是渣男,他比较像钢铁直男,哈哈。”系统忍不住出来吐槽道。

“闭嘴!”颜妍气急败坏。

钢铁直男又怎样,她看上的人,就一定要拿下!

“不是吧,难道堂堂晋国摄政王还想耍赖吗,还是说你报不起本公主这个恩?”她夸张的捂着嘴。

墨玄卿将那根银针重新收起,随后墨色的眸幽幽得凝着她,

“本以为公主舍身救我是为了两国大义,看来本王想岔了,公主此举是为了向本王讨个恩情啊,那么你且说说,你想要什么?”

墨玄卿心中升起一丝警惕。

颜妍弯着眉眼冲他甜甜的一笑,“我还没想好呢”

“那公主慢慢想。”

墨玄卿把水杯重新塞到她手中,“拿着喝,洒出来也没关系。”

这回颜妍不整幺蛾子了,端起杯子凑到唇边,仰起头一饮而尽。

喝完后,她换了个舒服的坐姿,清了清嗓子,杏眸直勾勾的看着他,

“墨王爷,本公主突然想到要什么了!”她勾起唇,狡黠得说,“我想要你,不如王爷以身相许如何!”

景国的女子如此开放吗!

墨玄卿身子一颤,诧异到破音,“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墨王爷莫慌,我不吃人的!”颜妍看着他的反应,笑问,“王爷意下如何?”

“本王没记错的话,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墨玄卿平复了一下心神,问道。

“对啊,我对王爷一见钟情呢!”颜妍笑的像只小狐狸。

墨玄卿面色一凛,觉得仿佛被戏耍了,当下衣袖一甩,作势离开。

“诶,墨王爷你别走啊!”

颜妍哪里就肯这么轻易的放过他,被子一掀就要跑去拉他。

谁知双脚刚沾地,就像踩在了棉花上一样,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哎呀!”她痛呼一声,身体一歪跌倒在地。

墨玄卿转身皱眉,顿了一下后上前弯腰扶起她,“你的身体还未完全恢复,若摔坏了可别赖本王。”

颜妍被他扶着坐上床榻,可怜兮兮的嗔怪道,“就赖你!”

墨玄卿冷着脸不搭话。

她见气氛有些僵,便垂着脑袋酝酿了一下情绪,暗地里悄悄地让系统给她开个催泪道具。

“不好意思,本系统还没开通商城,不然您现在整一个?”系统尴尬的开口。

“你怎么连个商城都没有?”颜妍傻眼了。

她也算是快穿界的老手了,印象中没碰到过这样的事儿啊!

“说吧,开通商城的话需要多少积分?”她认命的问道,

系统讪笑一声:“只需200万,扣除后,您还能剩下500万积分!”

“呸!奸商!”颜妍骂道。

这么多积分,她得忙活多久!

“那不如再开个空间吧,打包价300万积分!”系统好心的建议到。

“吼,连空间你都没有,你是个半成品吧?”

颜妍没脾气的笑了!

“嘤嘤嘤,都怪主神啦,他创造人家的时候半路跑了,人家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人家不是半成品,只是不够完美而已!”系统哭诉道。

“好好说话!学什么嘤嘤怪!”颜妍破口大骂。

沉默了片刻后,她幽幽的叹了口气,这当口,她好像也没有选择了!

墨玄卿还在等着被攻略呢!

“开通吧!”她咬牙说道。

“请宿主确认是否花300万积分开通系统商场和空间?”系统官方的在智能光屏上打出一行字。

颜妍点击了一下确定。

“叮,恭喜宿主喜提空间和商城,为了表达本系统的感谢,此次免费赠送宿主一个催泪道具。”

“呵,还挺会来事儿。”眼见她辛辛苦苦努力积攒的积分一下子少了这么多,颜妍心痛的滴血。

她在光屏上点击确认使用道具。

低低得抽泣了起来。

豆大的泪珠瞬间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从她白皙粉嫩的脸颊不断滑落,片刻间就打湿了手背。

墨玄卿听见动静,垂眸撇了她一眼,

“你哭什么?”

他不知她又在耍什么花样,眉头拧得更紧了,

颜妍抽了抽鼻子,抬头看向他,眼眶里湿漉漉的还有泪水在打转。

“墨王爷,其实方才我说让你以身相许,这其中是有隐情的。”

颜妍抬眸偷看了一下墨玄卿,见他不为所动,便垂下眼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这么做其实是为了试探一个人,不日我便将和他成婚了,可他不喜欢我,我想知道,若是我与别的男子走的近,他会不会在意!”

颜妍把郭甫宸给搬了出来。

反正他们的事大家都知道,墨玄卿迟早也会知道,不如早些主动告诉他,以此为借口赖上他,然后再慢慢攻略他。

“荒唐!”

墨玄卿这辈子就没这么无语过。

她竟然把他当成工具!

“景国朝中青年才俊这么多,你随意挑选一个不就行了!”他克制着怒火。

“不行,必须得王爷你!”颜妍看着他墨色得眸,坚定的说。

“为何?”墨玄卿挑眉。

“因为王爷风华绝代,晋国景国都无人能比,我要选,就必须要选最好的!”颜妍吹起了彩虹屁。

墨玄卿心头的怒气稍稍平息了些。

“即便如此,本王也不会陪你玩这么幼稚的游戏!”他正色道。

“所以我注定要被一个不爱我的夫君娶回家了吗?”颜妍眨了一下眼睛,流下两行清泪来烘托气氛。

她坚信天底下没几个男人可以扛得住柔弱小白花的眼泪攻势。

但显然,墨玄卿并不吃这一套!

“与本王何干?”他冷哼一声。

颜妍不信他就真的那么铁石心肠,立即吩咐系统给她上加强型催泪道具。

那个黑心眼的,马上扣了她10万个积分!

“哇!!!”

她越哭越大声,越哭越伤心!

“行了别哭了!”墨玄卿皱着眉,心中一阵烦躁,怎么他好像被赖上了一样!

颜妍闻言停顿了一下,见他仍旧没有松口的意思,嘴边一撇又开始了暴风哭泣。

“吵死了,闭嘴!”墨玄卿被吵的头疼不已,“本王帮你!”他揉了揉眉心。

颜妍肩膀一耸一耸的停下嚎哭,眨着红通通的眼睛问,“真的吗?”

墨玄卿没好气的点点头,“不过本王问你,若最后那男子仍旧不在意你,你当如何?”

颜妍心说,管他在不在意,我对他又没那意思。

“那我就不嫁他了!”她斩钉截铁得说。

“嗯!”墨玄卿听后赞同的点了一下头,“记住你说的话,女子大可不必如此卑微。”

“行,那我们一言为定!”,颜妍压抑住内心的狂喜,举起一只手翘起小拇指递到他面前,“来,我们拉钩!”

“幼稚!”

墨玄卿嫌弃的撇开眼,但那双明亮澄澈的眼眸却始终追随着他。

无奈之下,他最终还是伸出了自己的手。

微凉与炙热在两人的指间碰撞。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颜妍勾着他的小拇指晃荡了几下。

“哦对了,你还要答应我,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不许再让第三个人知道。”颜妍松开手指补充道。

“嗯。”墨玄卿不自在得应了一声收回手。

小拇指上还残留着她的温度,很奇妙的感觉。

“问一下,墨王爷打算怎么帮我试探啊!”颜妍半跪在床上,凑到他面前。

少女特有的幽香扑面而来,墨玄卿一抬眸便看到一张放大的明媚笑脸。

他性子冷,又不苟言笑,长这么大,还没有哪个女子敢靠他这么近。

他直挺挺得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头,点在她的额头上,指尖稍一用力把她推开。

“好好说话,本王跟你不熟。”墨玄卿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疏离感。

“都是本公主的人了,还说不熟。”颜妍被她一推,顺势懒懒得撑着脑袋半躺在床上冲他戏谑的眨眨眼。

“别得寸进尺,再说本王可反悔了。”墨玄卿幽幽的吐出一句话。

“你要是敢反悔的话,我就天天半夜去你床前哭!”颜妍一本正经的威胁道。

……

哭?

这倒是提醒了墨玄卿。

“本王都已经答应帮你了,你怎么还在哭。”墨玄卿烦躁得指了指她脸上陆陆续续掉落的泪珠问道。

糟糕,强力催泪道具的后劲真足!

她抬手抹去脸上的泪水,为了防止墨玄卿发现异常,她迅速钻进被窝盖好被子,闭上了眼睛。

“那个什么,我累了,麻烦吹一下蜡烛墨王爷,烛火太亮了我会睡不着!”

呵,目的达到了就赶人,墨玄卿冷笑。

“我就在门外,公主若是感到不适就叫我。”冷冰冰得说完这句话后,他便抬手熄了烛火。

“嗯!劳烦墨王爷了。”

黑暗中,颜妍慵懒甜软的应了一声。

深秋的夜凉如水。

墨玄卿走出寝殿后,回眸看着紧闭的房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随后他便吩咐小桃进屋去伺候。

他就近找了个凉亭坐下闭目养神,顺便消化一下方才的事。

“裴照!”

半晌后,他忽然睁眼,唤了一个名字。

一个黑色的身影如鬼魅般的凭空旋身而下落在他身前。

“王爷有何吩咐!”裴照恭敬的开口。

“今日那刺客本王觉得不简单,你着手去查一下。

“遵命!”

这一夜,时间过得很快。

颜妍美美得睡了一觉醒来,习惯性的查阅了一下系统,发现仇恨值没少,幸福值居然涨了百分之十。

她忙问系统,这百分之十的幸福值是哪儿来的。

系统只告诉她是因为墨玄卿在门外守了她一夜,原主第一次在男子身上感受到了被重视的感觉!

原主的幸福感来得也太容易了吧,颜妍感慨。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她知道该往哪方面努力了!

她神清气爽的起了床,顺便吩咐系统去深度调查一下宴会上那名刺客的来历。

她怀疑对方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一击不成说不准还会有后招。

这案子结束前,她得想办法待在小玄玄身边保护他!

系统:好借口!

“小桃,摄政王呢?”颜妍问道。

小桃正在为她插上最后一支簪子,

“启禀公主,摄政王方才进来看过您一次,见您睡得熟,就没有打扰,奴婢估摸着这会应该是在上朝。”

“哦。”颜妍应了一声,看了一眼时辰后暗道糟糕,旋即站起身提起裙摆就匆匆朝太和殿的方向跑去。

“公主,您这是去哪儿啊,摄政王叮嘱过我,让你好好的卧床静养!”小桃追出去说道。

“你别管,回府去等我。”颜妍头也不回的吩咐。

金碧辉煌的太和殿华丽庄严。

来得早不如来的巧,颜妍刚跑到地儿,就看到穿着各色朝服的群臣鱼贯而出。


>>>点此阅读《快穿小撩精:在大佬怀里撒娇》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