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千亿总裁宠妻上瘾》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千亿总裁宠妻上瘾
分类:先婚后爱
作者:苏流云
角色:
简介:“老公,快来看,电视上这个男人长得和你一样帅!”在电视上看见和自己老公一模一样帅的男人莫宛溪非常惊讶。贺煜城扶额,“你确定他只是和我像?”“不对,他怎么和你一个名字?”被恶毒闺蜜算计以为睡了个鸭王,谁知道鸭王却是江城最大的金主爸爸。天上掉馅饼砸晕了莫宛溪,本来是爹不疼,四处受欺负的小可怜,现在有了靠山,整个江城横着走。
小说《千亿总裁宠妻上瘾》完整版免费阅读

《千亿总裁宠妻上瘾》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呃,好疼!好难受!”

熟睡中的莫宛溪感觉到极度的不舒服,翻了一个身,滚进了男人宽阔的胸膛里。

贴面接触到明显不属于自己床上的生物让她猛地睁开了眼睛,迎面映入眼帘的是男人放大的俊颜。

莫宛溪以为自己在做梦,不敢相信的伸手摸了摸面前男人的的脸。

然后她惊悚的发现男人也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莫宛溪发出一声惊叫滚了出去。

滚开却才发现身上不着寸缕,她马上一把扯了毯子裹住自己的身子,“你……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男人眯了眯眼睛,目光落在莫宛溪露出的锁骨上面,眸色暗沉,声音低沉,“你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莫宛溪惊愕的看着床上英俊到极致的男人,脑海应景般的出现昨天晚上自己失去意识之前听到的闺蜜孟薇薇怨毒的声音。

“莫宛溪,刚刚的茶水里我已经下了最烈的春药,朋友一场,送个年轻漂亮的鸭王给你享用一下,只要看见你被男人玩弄的照片,柏豪就会和你分手,到时候我就能够名正言顺的和他在一起了!”

所以这个英俊的男人是孟薇薇给她找的鸭王?所以她昨天晚上真的和这个鸭王春风一度了?

莫宛溪脸色变得惨白,她愤怒的抓起旁边的枕头砸向男人,“强奸犯,你等着,我一定会让你把牢底坐穿的!”

面对莫宛溪愤怒的样子,男人很淡定的接住她扔过来的枕头,没有丝毫的害怕,“昨天晚上是你主动抱住我的,全程是你主动扑上来,你觉得报警警察会相信你的话?”

“你……”莫宛溪咬紧嘴唇,气得发抖。

虽然非常生气,但是莫宛溪没有失去理智。

男人说得对,她不能报警,昨天晚上她中了孟薇薇的圈套,意识不清,全程肯定没有丝毫反抗,甚至可能是她主动抱住男人求欢,所以警察是不会相信她的说辞的。

可是不报警,难道就这样让这个男人白白的毁了自己的清白?这可是风月场中的鸭王啊?这得多他妈的脏啊?

她的第一次竟然给了一个鸭王,莫宛溪真的无法接受。

看莫宛溪咬着嘴唇满脸绝望的样子,男人莫名觉得她有些可怜。

目光落在大床上鲜红的痕迹上面,声音柔和了三分,“昨天晚上虽然是你主动,但是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对你负责!”

负责?让一个鸭王对自己负责?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愤怒又一次席卷莫宛溪,她失控的指着男人怒吼:“滚!你他妈赶快给我滚!不然我杀了你!”

看着歇斯底里的莫宛溪,男人起身下床,他很随意的拿起衣服穿上,没有一点的慌乱和害怕。

穿上衣服后男人转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莫宛溪,“如果你想通了可以找我,我说话算数……”

莫宛溪看都不看就一把撕了名片,“滚!”

男人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莫宛溪,抬步离开了。

关上房门,他听见房间里传来莫宛溪呜呜的哭泣声,男人顿了一下,摇头大步穿过走廊。

看着男人出现,走廊一头悄无声息的出现两个保镖模样的男人,恭恭敬敬的迎上来:“七少!”

男人脸上恢复了上位者的威严冷漠,“查一下她的资料,马上报上来!”

“是!”

莫宛溪在房间里哭了好一会,才擦干眼泪拖着疲惫的身子去了浴室。

她在停车场撞破了未婚夫沈柏豪和闺蜜孟薇薇车震,伤心欲绝的莫宛溪找孟薇薇要说法,没有想到孟薇薇竟然这样卑鄙无耻的算计了她。

浴室里的镜子里出现的是她妙曼的身姿,此刻她脖子上,身上到处都是红痕。

莫宛溪觉得自己现在真的是太脏太恶心了,她开了水一遍遍的冲洗着。

可是无论怎么清洗,都洗不掉已经发生的事实。

莫宛溪好恨!

她一定要找孟薇薇要一个说法。

莫宛溪出了酒店打车赶去了孟薇薇家找她算账,开门的是孟薇薇的母亲孟丽娟。

孟丽娟穿着睡衣,发丝凌乱,看见莫宛溪露出吃惊的样子。

“宛溪啊,你来找薇薇吗?薇薇她现在不在家。”

莫宛溪哪里会相信孟丽娟的话,她一把推开孟丽娟闯进了孟薇薇家里。

看见莫宛溪闯进自己家里,孟丽娟一副慌张的样子上前阻拦,“宛溪,薇薇真的不在!你下次再来吧!”

嘴里说着不在,她的目光却躲躲闪闪的看向卧室的门。

莫宛溪发现了孟丽娟的目光,想当然的认为孟薇薇一定是躲在卧室里。

她大步过去一把推开了卧室的门,随着卧室门被推开,一股奇怪的味道扑面而来。

莫宛溪伸手捂住嘴看过去,和床上坐起来的男人四目相对,她发出一声不敢相信的质问,“爸?”

床上那个光着身子坐起来的男人不是父亲莫振东吗?他怎么会在孟丽娟家里?

莫宛溪以为自己看错了,她又揉了一下眼睛,不错,床上的男人的确是自己的父亲莫振东。

莫宛溪脑子蒙圈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爸……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被女儿撞破奸情莫振东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恼羞成怒的怒吼:“滚出去!”

莫宛溪脑子懵懵的退了开去,莫振东不穿衣服出现在孟丽娟家里的床上?

这么说莫振东和孟丽娟之间有奸情?

莫宛溪发现自己脑子不够用了,孟丽娟怎么会和莫振东有奸情呢?

她这时是一脑子的懵逼,旁边站着的孟丽娟眼睛里闪过一丝阴冷。

本来昨天晚上想在夜店找一个鸭王睡了莫宛溪,到时候爆出莫宛溪的裸照让她声名扫地的。

可是莫宛溪这个贱人运气实在太好了,竟然有人横插一脚打晕了鸭子。

既然没有办法弄出莫宛溪的丑闻,那就让她领衔主演来重头戏,把她和莫振东的丑事捅给莫宛溪知道。

看莫宛溪的样子一定是气坏了吧,就是要让她生气。

这样一来她和自己的女儿才能够抓住机会名正言顺的进入莫家。

孟丽娟心里冷笑,脸上却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宛溪,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你爸什么关系也没有,我们……”

“什么关系都没有我爸会躺在你家床上?”莫宛溪怒视着孟丽娟。

一定是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勾引了自己的爸爸。

这母女俩都不是好东西,母亲勾引自己的父亲,女儿也惦记自己的未婚夫。

莫宛溪气到极致,“上梁不正下梁歪,你是不要脸的小三!所以你女儿言传身教也成了小三,你和你女儿一样都是贱人!你们一家子不要脸的贱人!”

“莫宛溪,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骂我妈妈?”一直没有露面的孟薇薇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

看见孟薇薇,莫宛溪双眼喷火,“你来得正好,我正要找你算账,说!昨天晚上为什么要算计我?”

“你胡说什么?谁算计你了?”孟薇薇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宛溪,你可不能血口喷人,我们薇薇是个非常乖的孩子,她怎么会算计你呢?”孟丽娟也忙着帮腔。

“你竟然否认,是不是以为我拿你没有办法?” 这母女俩沆瀣一气死不承认的样子让莫宛溪火起,扬手一个巴掌抽在孟薇薇脸上。

孟薇薇没有躲避,硬生生的承受了一记耳光。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她眼睛里应景般的滚下泪水来。

看见女儿挨打孟丽娟上前一步抓住莫宛溪的手质问,“宛溪,你为什么要打我们薇薇?我们薇薇到底做错了什么?”

嘴里问着孟丽娟手下却丝毫不留情,用力的掐了莫宛溪手一下,莫宛溪吃痛一把孟丽娟推了开去。

孟丽娟等的就是这个时候,马上往后一倒,头磕在了茶几上面,开始冒血。

孟薇薇惊叫一声,“妈!妈你怎么了?莫宛溪,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妈?”

莫振东穿好衣服打开门看见孟丽娟躺在地上,吓一跳,疾步上前,“丽娟?丽娟你怎么了?”

“我没事,就是我们微微……”莫振东听见她这样说看了一眼孟薇薇,孟薇薇脸上清晰的五个手指印。

莫振东脸色一变,“你脸怎么回事?”

“振东,你别怪宛溪,她也是太激动了才这样!”孟丽娟这个心机婊竟然还装模作样的为莫宛溪求情。

一边求情一边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孟薇薇。

孟薇薇心领神会,流着眼泪看着莫振东,“爸,我被打没有什么,反正我不是第一次被莫宛溪这样欺负了,倒是我妈?你看看莫宛溪这样作践我妈你都不管吗?你到底要让我妈委屈到什么时候?”

“爸?”孟薇薇竟然叫莫振东爸,莫宛溪发现自己脑子不够用了。“你刚刚说什么?你叫我爸什么?”

“我叫爸啊?”孟薇薇回答。

“薇薇!别胡说!”孟丽娟又及时的出声。

“爸,你们到底要瞒到什么时候啊?就算你不为我妈着想,也得为我着想吧?你难道要让我做一辈子的私生女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孟薇薇这次完全不听孟丽娟的,流着眼泪控诉。

事情到现在莫振东又气又恼,纸包不住火,这件事反正也瞒不下去,不如告诉莫宛溪。

莫振东看向莫宛溪,“宛溪,我和你孟姨早就在一起了!对了,薇薇也不是外人,她是你姐姐!”

“什么?”莫宛溪傻眼了,震惊让她傻傻的看着莫振东。

莫振东脸上带了一丝愧疚,“宛溪,这件事都是爸的错,我当年和你妈结婚的时候丽娟已经怀孕了,我不知道她竟然生下了微微。是我亏欠了她们,我一直怕你心里不舒服,就没有告诉你。既然今天都说开了,从今天开始,咱们就正式成为一家人了……”

莫振东的话让莫宛溪完全无法接受,她猛地出声打断莫振东。

“爸,这样的话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谁跟谁是一家人?我告诉你,我和这对小三母女势不两立!”

这话让莫振东老脸挂不住了,他严厉的看着莫宛溪,“宛溪,以后叫孟姨和姐姐!我不想再听到无理的称呼从你嘴里说出来!”

孟丽娟一直在莫振东面前装温柔贤淑,“振东,宛溪不愿意就不要勉强她了!我和微微这么多年的委屈都受了,不在乎多受几天,我知道你这些年也不容易,处处被人压制着……”

这话戳中了莫振东的心事,他这些年一副好男人人设在莫宛溪母亲慕念雪面前俯首帖耳的,现在慕念雪已经死了,他凭什么还要受这窝囊气?

莫振东心里想着怒气冲冲的瞪着莫宛溪,“不管你愿不愿意,微微是你姐姐的事实不会改变,我先和你说一声,马上她和丽娟都会搬进莫家和我们一起住!”

这话落在孟丽娟和孟薇薇母女俩耳朵里,两人对视一眼,双双闪过喜色,搬进莫家别墅,这可是母女俩做梦都想的事情啊。

莫振东的话让莫宛溪肺都气炸了,他竟然明目张胆的要带走自己的小三和私生女登堂入室住进自己家里,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别墅是我妈妈留下的,你有什么资格让这对小三母女搬进去住?你脸都不要了吗?”

这话让莫振东恼羞成怒,一个巴掌甩在莫宛溪脸上。“逆女,你这是要造反吗?”

莫振东这个巴掌打得莫宛溪脸上火辣辣的疼,她捂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莫振东:“你打我?你为了这个不要脸的小三打我?”

被莫宛溪这样看着莫振东有些心虚,不过想到莫宛溪不给自己面子让自己难堪,马上又理直气壮。

“我打你怎么了?你要是再这样不知道深浅,我就把你赶出去,看你敢怎么样!”

本来是来找孟薇薇算账的,没有想到会撞破父亲的奸情,更没有想到这么多年父亲竟然背着自己和母亲在外面有家。

现在母亲尸骨未寒,父亲竟然为了这对不要脸的小三母女动手打自己,莫宛溪哪里能够接受,捂着脸哭着跑走了。

看着莫宛溪挨打,孟薇薇母女俩对视一眼,眼睛里闪过得意之色。

莫宛溪,这只是一个开始,让你更窝心的事情还在后面等着呢!

莫宛溪伤心欲绝的在路上边走边哭,引得路上的行人纷纷对她侧目。

线条流畅的豪车缓缓驶来,开车的保镖看见路上哭泣的莫宛溪愣了一下,“七少,那不是昨天晚上的女人吗?”

后排闭目养神的尊贵的男人睁开眼睛看过去,看见莫宛溪哭得像是泪人的样子,他皱了一下眉头,吩咐司机,“停车!”

莫宛溪正哭得昏天黑地,一条白色的手绢突然出现在她眼前。

她抬起泪眼迷茫的眼睛看过去,见昨天晚上睡了她的鸭子手里拿着手绢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看见睡了自己的鸭子莫宛溪怒从心起,“滚开!”

男人对她的呵斥充耳不闻,我行我素的把手绢伸过来给莫宛溪拭泪,声音非常温和,“发生什么事情了?”

“关你什么事情?不要脸!”莫宛溪不领情,扯过男人的手绢扔在地上哭着跑开了。

看见莫宛溪对自己老板的态度,车上的保镖非常担心,忙不迭的下车走过来,“七少,这……”

男人脸上没有丝毫的不高兴,很淡然的捡起被莫宛溪扔在地上的手绢,吩咐保镖,“去公司!”

滨海华丰国际总部大楼!会议室鸦雀无声,华丰集团所有高管黑压压的坐了一屋子。

昨天晚上八点,公司管理层收到总裁办下发的通知。

他们那从来不露面的总裁大人,今天要来公司了!

说起华丰总裁,在滨海可谓是最神秘没有之一的人了。

三年前,一位神秘的买主以二十亿余元的的挂牌起始价竞得滨海市中心最繁华商务地块。

后来又追加资金一百多亿在一年内建起了滨海第一高楼,挂牌华丰国际。

短短两年,华丰在滨海急剧扩张,酒店餐饮,房地产,金融娱乐影视,只要能赚钱的地方都少不了华丰的身影。

华丰成为了滨海最赚钱的公司,可是关于华丰的老板却是一个谜。

这位隐形富豪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露过面,甚至没有人知道他姓什么,只知道他的英文名叫Anthony(安东尼)。

大老板竟然公开露面,让所有管理层都不敢怠慢,大家正襟危坐,都在心里猜测着大老板的身份。

十点整,会议室的走廊上传来脚步声。

所有高管都把目光看向门口,没由来地从心里升起紧张情绪。

出现在众人视线里的首先是集团执行总裁兼任首席秘书的江默。

江默进入会议室,往后微微的倾身:“总裁,请!”

贺煜城迈着大长腿,很随意的进入了会议室。

他的身形挺拔修长,五官俊朗,整个人带着十足的矜贵感觉,等候的众人看清楚他的长相,都愣住了。

完全没有想到神秘的大老板竟然是这样一个年轻英俊到极致的男人。

一时间大家都盯着贺煜城看呆了,无视众人的反应贺煜城迈着大长腿走到会议室空着的主位上坐下,一双俊美的眸子淡淡的扫视在场的精英人士。

他的目光自带上位者的威严,被他这样扫视,会议室里的高管莫名一个激灵,马上收回目光,不约而同的起立问好:“欢迎总裁!”

贺煜城做事情最讲究雷厉风行,一个例行会议他言简意赅,开了不到半小时就散会了。

他起身离开会议室,江默紧随其后,两人一前一后进入总裁办公室。

总裁办公室的装修是按照贺煜城的喜好装修的,之前一直空着,就等着主人光临。

贺煜城环视一下室内,满意的在宽大的椅子上坐下。

江默跟了贺煜城多年,知道他现在心情极好,他站在办公桌对面笑了一下。

“贺总,您是华丰国际幕后老板的事情应该很快就会被人知道,也不知道贺家那边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贺煜城玩味的笑了一下,说出的话却让江默完全意想不到。

“贺家不会知道的,今天的事情发内部文件下去,不允许透露一丝一毫消息出去。”

“您还打算瞒着啊?”江默还以为老板这次回国是准备公开身份了,没有想到他竟然还准备隐瞒下去。

“我要是公开身份,你觉得几个哥哥会坐的住?为了不给他压力,我还是继续当贺家那个不学无术的浪荡子吧!毕竟爸的身体不太好,家和万事兴啊!”

江默跟在贺煜城身旁,对贺家那点事情自然也是非常清楚的。

豪门之家,表面祥和,可是为了争夺股权家产私底下少不了内斗。

贺煜城成为浪荡子不学无术的代名词可少不了几个哥哥的推波助澜。

要不是这次老爷子生病,贺煜城应该不会这么快回国。

现在老爷子身体不好,贺煜城又那么孝顺,都忍了这么多年,也不差这几天,“我知道了,那以后还是我代替你处理集团事务?”

“嗯,一切和从前一样吧。”

两人说着话,江默电话响了,他接通后听对方说完,脸上闪过诧异之色。

挂了电话江默小心的看着贺煜城的脸色,开始汇报。

“昨天晚上的女人身份查清楚了,她是大夫人外甥沈柏豪的女友莫宛溪。”

贺煜城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之色,那个女人竟然是沈柏豪的女友?呵呵,这件事有些好玩起来了!

莫宛溪伤心欲绝在街上一直溜达到晚上,双腿已经没有力气再挪动,肚子也饿得咕咕叫。

她从口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上空空如也,从早上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个小时,莫振东一个电话都没有打来给她。

这是有了小三母女就不要她了吗?

被抛弃的绝望撕扯着莫宛溪的心,家不能回,好朋友苏七七在国外度假,她没有地方可以去。

走投无路的莫宛溪只好去了最近的华丰酒店,进入酒店大堂,竟然遇到了孟微微。

孟微微满脸喜色的和徐娘半老的孟丽娟一起坐在大堂的休息厅,突然看见走进来莫宛溪,她愣了一下。

孟微微低声对孟丽娟耳语了几句,朝着莫宛溪大步走了过来。

“好巧啊宛溪,你也来这里吃饭吗?”莫宛溪一点也不想理会这个无耻的女人。

可是孟微微显然不想这样放过这个刺激她的机会,继续往下说。

“我爸请我和我妈在这边吃饭,定的最豪华的包间为我们母女俩接风洗尘,等下柏豪也会过来哦!”

她离家到现在莫振东不管不问,竟然有时间在这里请小三母女吃饭,莫宛溪心里难受到极点。

她控制住自己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滚!”

“呵呵生气了?生气就对了!再告诉你一个劲爆的消息。我爸说明天就让我们搬回去住,莫宛溪你可真是可怜啊,被我抢了男人,现在连家也没有了!”

孟微微这是典型的小人得志,莫宛溪知道她这样主动刺激自己一定没有安好心。

她现在又累又饿,就差晕倒了,哪里有功夫去理会她,于是一言不发拉过孟微微就走。

见莫宛溪没有打算理会自己,孟微微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她哪里会甘心,于是阴冷的一笑。

“莫宛溪,那天晚上我是故意让你看见我和柏豪车震的,对了,你知道柏豪为什么会放弃你选择我吗?”

莫宛溪顿住了脚步,她的确想不明白沈柏豪为什么会放弃自己选择孟微微,毕竟孟微微无论是身材长相气质都不如自己。

见莫宛溪停下脚步,孟微微笑得那个得意,“因为我告诉柏豪,你背着柏豪和许多男人睡过,还堕过胎,柏豪他气坏了,所以就转投我的怀抱了!”

莫宛溪愕然的看着孟微微得意的脸,她怎么可以这样卑鄙无耻?

看着莫宛溪惊愕的表情,孟微微眼中闪过报复的快感,一双眸子阴冷冷的盯着莫宛溪。

“莫宛溪,这只是一个开始,我不怕告诉你,当年你妈夺了我妈的男人,让我和我妈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我不甘心,一定要把我们母女受到的耻辱讨回来!我告诉你,我不只是想要从你手里夺取柏豪,我还要把你赶出莫家,你从前拥有的一切以后都会属于我,不信,你拭目以待!”

孟微微这样明目张胆的挑衅让莫宛溪再也没有办法忍受,她扬手狠狠的一记耳光扇在了孟微微的脸上。

这记耳光用尽了莫宛溪的力气,她自己都觉得手心发麻,而孟微微竟然也没有闪躲,硬生生的承受了这一巴掌。

只是瞬间她脸上的挑衅神色消失的一干二净,捂住脸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宛溪,宛溪你有话好好说!”

莫宛溪还没有想明白她怎么突然变了一个人,一个愤怒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莫宛溪,你太过分了!”

莫宛溪转过头,见沈柏豪和莫振东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了他们身旁。

看见沈柏豪和莫振东出现,孟微微眼中滚下泪水抽抽噎噎的哭起来。

“爸,柏豪,你们千万不要怪宛溪,她心情不好,我让她打一下没有什么的。对了,爸,你劝劝宛溪吧,她不肯回家,说看见我们一家人觉得恶心。”

孟微微这个贱人不是一般的歹毒,竟然又阴了莫宛溪一把。

果然听了她的话莫振东脸上都是失望之色,“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这样钻牛角尖,既然你不愿意回家,那就一辈子都不要回去了!”

而沈柏豪看见孟微微脸上的指印英俊的脸上也带了怒火,

“莫宛溪,要我说多少遍,是我先喜欢微微的,和微微没有关系,你这样无理取闹的找茬不能改变什么!”

这是捉奸沈柏豪和孟薇薇后莫宛溪第一次看到沈柏豪,看着沈柏豪维护孟微微的样子,莫宛溪又是心疼又是愤怒。

她和沈柏豪四年感情,不是一朝一夕。

沈柏豪车祸伤了腿,人人都以为他会成为一个残废,是她不分昼夜的照顾他,给他请最好的医生,为他做营养餐,每天陪着他做康复训练。

现在他身体好了就忘记了自己曾经的付出,竟然背着自己和孟微微勾搭。

兔子还知道不吃窝边草呢,沈柏豪他连兔子都不如。

四年感情,都喂了狗,莫宛溪真为自己不值。

她想恶狠狠的顶回去,说自己不稀罕出轨渣男,可是气愤让她的嘴唇在哆嗦,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大堂发生的一幕被推门而入的贺煜城看在了眼里,看在莫宛溪要哭不哭的可怜样子,他心里一窒。

面无表情的看向身后的保镖,“我不想再看见那几个出现在这里!”

保镖心领神会,马上拿起电话拨出去,很快酒店大堂经理急匆匆的带着几个保安出现了。

他直奔沈柏豪和莫振东,“你们在大堂喧哗,已经严重影响了我们这里的生意!这里不欢迎你们,请马上离开这里!”

“什么?我们可是来这里就餐的,是你们这里的vip客户,你就这样对待vip客人的?”

沈柏豪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指着鼻子让滚蛋,当下气得脸色发青。

“我们华丰不欢迎没有素质的人,你的vip资格已经被取消了,请你马上离开!”大堂经理说话一点也不留情。

撵完沈柏豪又指着孟丽娟质问,“她是怎么进来的?这种东西竟然也能进入我们酒店,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看华丰大堂经理说话这样毒舌,完全不给沈柏豪和莫振东面子,莫宛溪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这个华丰酒店在滨海可不是一般的存在,既然连沈柏豪和莫振东这样的人都撵,很显然自己也没有资格留下了。

她转身准备离开,却没有想到被大堂经理叫住了。

“莫小姐,醉月包厢的晚餐已经准备好了,请您跟我来!”

看着大堂经理对着莫宛溪恭敬的态度,沈柏豪和莫振东都愕然不已。

孟微微实在忍不住了,“她刚刚也在这里喧哗了,你们为什么不撵她?”

“为什么?因为她是我们老板让留下的人啊?”大堂经理不屑的看着孟微微,“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质疑我们老板的决定?”

你们老板?沈柏豪和莫振东面面相觑,华丰酒店的老板一直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而且他们也从来没有得罪过他,他为什么要这样针对他们?

还有莫宛溪怎么可能会认识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华丰老板?

沈柏豪和莫振东想不明白,灰溜溜带着孟薇薇母女离开了。

一行人走到大门口,听见大堂经理在吩咐保安。

“老板吩咐了,这里是正规场所,不干不净的人和狗不许入内,都给我看清楚了,这几个人以后不许进入这里,明白吗?”

竟然拿他们和狗对比,沈柏豪气得差点吐血,可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毕竟华丰老板可不是他们能得罪得起的人。

孟微微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华丰老板为什么要帮莫宛溪?

刚刚那个经理说在醉月包厢准备好了晚餐,她虽然没有去过醉月包厢用过餐,但是知道醉月包厢是华丰酒店最贵最豪华的包厢。

莫宛溪这个小贱人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本来想炫耀刺激莫宛溪的,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被人撵了出来,孟微微心里不甘心到极点。

她和自己的母亲之前活得卑微低贱,这样的屈辱经历过不少,所以并没有觉得有多丢脸,

但是莫振东和沈柏豪不一样。

这两人一直在滨海都是高高在上的人,恐怕这辈子也没有这样丢脸过,他们现在心里一定不好受吧?

她得借此机会继续挑拨离间,心里想着孟微微马上开口。

“宛溪怎么可能会认识华丰老板的?这件事一定有阴谋,我说宛溪不会是因为怨恨故意联合人来整我们吧?”

“联合人整我们?她联合谁?”沈柏豪反问。

“联合苏七七啊?宛溪和苏七七是朋友,我听说苏七七的哥哥苏慕白和华丰的执行总裁江默关系非常好,所以这一切不会是……”

莫振东听孟微微这样说气得差点跳起来,“这个逆女,她胆子越来越大了,看我怎么收拾她!我这就停了她的卡!”

而一旁的沈柏豪听孟微微这样说心里也不舒服到极点,苏慕白他可是认识的,滨海苏家大少爷,才貌双全,在滨海可是神一般的存在啊。

莫宛溪竟然和苏慕白勾搭上了吗?

难怪知道他和孟微微勾搭在一起莫宛溪不吵不闹,不会自己主动提出分手对莫宛溪来说是乐见其成的事情吧?

如果是这样他岂不是成了一个笑话?

莫宛溪一脸懵懵的被大堂经理领着进入了vip电梯,直到进入醉月包厢,看着摆放着的一桌子美味佳肴她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

华丰酒店不只是服务一流,菜肴的味道也是首屈一指的。

莫宛溪肚子已经饿到极致,也顾不了许多了,风卷残云般的对着桌上的美味佳肴开动。

一桌精美的菜肴被她吃了一大半,吃饱喝足莫宛溪起身,刚刚领她过来的大堂经理竟然又恭敬的出现了。

“莫小姐,房间已经为您准备好了,请跟我来。”

莫宛溪走了一天也累了,没有拒绝的跟着经理进入了电梯。

经理领着莫宛溪径直去了顶楼的总统套房,客房管家在房间里等候着,看见莫宛溪出现马上殷勤的过来帮她换鞋,态度恭敬到极致。

“莫小姐,沐浴的水已经放好了,您可以先泡一下澡,有什么需要尽管叫我!”

莫宛溪点头进入了总统套房,都说华丰的总统套房设施一流,可是却是有钱也订不到的。

足有五六百平的房间里分布着主卧副卧,还有书房和佣人房。

房间装饰处处显示着奢靡,就连门把手都是鎏金装饰,莫宛溪也算是有钱人家的小姐,不过还是被华丰总统套房的奢华惊呆了。

浴室里客房管家已经帮她放好了水,莫宛溪进入浴室,看着撒着玫瑰花瓣的浴缸,看见浴缸旁边准备好的面膜和红酒。

心情瞬间好到爆棚,她还是第一次在华丰受到这样的招待。

难怪外面都在传闻华丰的服务是帝王级别的,她从前一直不相信,今天算是体验了一回。

美美的把自己泡在撒着玫瑰花瓣的水里,莫宛溪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隔壁的另外一间总统套房,贺煜城处理了几件公务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不经意的问了一下江默,“她人现在在干什么?”

“她?您问莫小姐啊?她把准备的饭菜吃了大半,后来被领去了房间休息,客房管家汇报说在泡澡呢,据说心情不错。”

把饭菜吃了大半还心情不错?想起站在大堂被欺负得泪光盈盈要哭不哭的莫宛溪,贺煜城莫名的有些想笑。

看见自家总裁微微上扬的嘴唇,江默知道他现在心情不错。

“沈柏豪和莫振东被下了面子肯定心里不舒服,他们不会把气撒在莫小姐头上吧?”

“这是一定的!”

“既然这样您为何还要这样大张旗鼓的维护莫小姐?”江默想不明白。

“我喜欢不行吗?”贺煜城淡淡的回答。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了昨天晚上的情形,她脸色绯红的抱着自己的样子,还有床单上宛若花瓣的红色印记。

莫名的身体竟然一阵热,贺煜城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自己定力有多好自己非常清楚,这个莫宛溪竟然只是想一下就能让他有反应,这也太邪门了吧?

莫宛溪这一觉睡得非常香甜,一直到次日早上九点才睁开眼睛。

她起床洗漱完毕,客房管家贴心的为她送来了早餐。

华丰的早餐不是一般的好吃,莫宛溪吃饱喝足准备离开酒店。

突然想起自己昨天晚上进来到现在又吃又喝又住完全没有付钱啊。

这没有付钱也让吃喝住,华丰这是在搞什么鬼?

不怕她偷偷溜掉啊?

莫宛溪当然不是那种会偷偷溜掉的人,她去了前台付款。

前台收银员计算了一下,出示了账单,总统套房一夜十六万八千八百八十八,食物免费赠送。

不愧是华丰,总统套房的房价不是一般的贵,莫宛溪倒也没有多在意。

享受了美食服务,还入住了有钱也预定不到的总统套房,这个钱花得值得。

她从口袋里掏出卡递给收银小姐姐,收银小姐姐接过去刷了一下,抬头微笑看着莫宛溪,“不好意思,您这张卡被冻结了!”

莫宛溪愣了一下,又递过去一张卡,还是被冻结了。

她把自己钱包里的卡都递过去,全无例外的都被冻结了。

没有想到莫振东竟然冻结了自己的卡,莫宛溪又急又气,马上拿起手机给莫振东打了电话,莫振东却不接电话。

收银小姐姐脸上微笑不变的看着莫宛溪,莫宛溪却感觉有些无地自容。

住了总统套房,吃了那么多美食,却没有钱付账,她们不会把自己当作白吃白住的人吧?

今天要是拿不出钱来,可就糗大了。

正是为难时候,vip电梯门打开了,贺煜城长身玉立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见站在前台接待处脸色通红满脸着急样子的莫宛溪,他抬步走了过去,“发生什么事情了?”

又遇见夺了自己清白的鸭子莫宛溪心里愤恨不已,她和这个鸭子是不是有仇啊?

前天晚上被他夺了清白,昨天早上被他看见自己在大马路上哭,这现在又被鸭子遇到自己没钱付房费。

怎么什么倒霉事都要遇到他?

她抿嘴不说话,收银小姐姐主动接过话,“这位小姐的卡被冻结了,没有钱付房费。”

收银小姐姐的话让莫宛溪臊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她涨红着脸看着自己的脚尖。

耳旁传来鸭子宛若大提琴般动听的声音,“记我账上吧!”

鸭子竟然主动提出帮自己付房费莫宛溪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她抬头看向鸭子,鸭子也在看着他,一双亮若星辰的眸子含着笑意,看起来俊美非凡。

被鸭子这样看着莫宛溪脸更红了,她本来是讨厌这个鸭子到极点的,可是现在鸭子主动帮自己解围竟然让她产生了一丝好感。

莫宛溪鬼使神差的开口,“不是一点钱,是十多万……”

“我知道!”鸭子拿起笔在收银小姐姐递过来的账单上龙飞凤舞的签了名字。

不知道为什么莫宛溪觉得他签字的样子好帅好霸气,一点也不像鸭子。

贺煜城签完字放下笔抬步就走,走了几步见身后没有动静,转过头看着呆呆站着的莫宛溪觉得有些好笑,“怎么还不想走?”

莫宛溪鸡啄米似的点头跟上他,她总觉得这样的画面好奇怪,她为什么要跟着一个睡了自己的鸭子走呢?

这没有理由啊?

走出华丰酒店门口,她期期艾艾的叫住鸭子,“那个……那个你的钱我会还你的。”

“嗯!”贺煜城简单的吐出一个字,从善如流的掏出手机,“那就加个微信吧!”

加微信应该是为了让自己方便转账,莫宛溪也没有多想,和他互相加了微信。

莫宛溪的微信头像是她前段时间去敦煌旅游时候拍的照片,一袭红裙顶着头纱的莫宛溪在一望无垠的广阔沙漠里回眸轻笑。

美得宛若仙子下凡,贺煜城咪了咪眸子,“要我送你一程吗?”

莫宛溪想拒绝的,不过想到自己现在身无分文,又同意了。

她跟着贺煜城去了停车的位置,看着贺煜城开的迈巴赫,莫宛溪吓一跳,现在鸭子都这么有钱了吗?

她心里想着竟然说了出来,“你真有钱。”

“借的朋友的车!”贺煜城回答。

借的朋友的车?这朋友是指他服务的那些有钱的富婆吧?

鸭子这长相简直万里挑一,身材一流,长相一流,气质也一流,想来也有不少富婆前赴后继的为他花钱吧?

想到鸭子和无数年纪大的老女人滚过床单,莫宛溪心里就莫名的不舒服。

贺煜城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发动车子就问:“去哪?”

“送我去中南大厦吧。”莫振东停了她的卡,莫宛溪得去公司找莫振东问问原因。

贺煜城嗯过来一声点开导航,看他去中南竟然需要用导航莫宛溪心里有些奇怪。

中南大厦离华丰酒店也就三公里不到的路程,周围都是商圈休息娱乐的地方,鸭子竟然用导航,这怎么觉得有些奇怪啊?

他不是滨海人吗?心里觉得奇怪莫宛溪也没有问,毕竟她和鸭子并不熟悉。

要不是前天晚上被孟薇薇算计她和鸭子应该是两条平行线吧?

想到孟薇薇利用鸭子算计自己,莫宛溪心里就觉得堵,鸭子是和孟薇薇是合作关系还是只是孟薇薇单纯的给他钱他并不知道算计的事情?

要不,问一下鸭子?

莫宛溪在心里衡量了好一会才开口:“那天晚上……那个你和孟薇薇……孟薇薇给了你多少钱?”

“孟薇薇是谁?”贺煜城反问。

“就是……就是那天晚上我和你……花钱让你那啥我的那个女人。”

贺煜城歪过头看着莫宛溪,表情有些冷,“什么花钱的女人?你这脑子都想的什么东西?”


>>>点此阅读《千亿总裁宠妻上瘾》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