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姜芜,沈从良《重生长公主:柔弱驸马是个白切黑》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长公主:柔弱驸马是个白切黑

分类:宫斗宅斗

作者:守夜的绵绵

角色:姜芜,沈从良

简介:艳名满京的凤仪长公主姜芜重生啦!前世心心念念的沈家公子哭着求她负责,姜芜咽了咽口水,直接进宫求了皇帝赐婚。婚后,病体虚弱的沈家公子一边喘着气,一边面不改色地解决企图伤她的人。姜芜这才发现,病弱美人虽然病弱,下手却一点儿也不弱!

书评专区

重生长公主:柔弱驸马是个白切黑

《重生长公主:柔弱驸马是个白切黑》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姜芜醒过来时脑袋痛的厉害,她明明记着自己死在了戎狄,死的时候可惨了,是被活活饿死的。

临死的时候她想着若知道哈查利死的那么早,他的儿子那么禽兽,她就不该答应和亲。

她揉着太阳穴打量了眼四周的情形,登时倒吸一口凉气,一脚踹开自己身旁浑身赤裸的男子,尖叫出声,“沈从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被她冷不丁踹下床的沈从良面上快速泛起一丝委屈,“公主,您不记得了吗?昨儿晚上是您非要……在下抗拒不得,所以才……”

沈从良面颊绯红一片,说话支支吾吾的。姜芜看着他俊朗白皙的脸颊,控制不住地咽了口口水。但随着他的话,姜芜下意识记起一些远久的记忆。

片刻后,她伸手抵着额头,不敢去眼前的男子。她竟然重生回了二十年前!

和亲前的她向来喜好美男的名声整个定京城都知道。沈从良是定京城里一等一的美男子,她没少眼馋过。

可再荒唐,她也不敢将人掳到府上。

沈家百年清誉,沈从良品性才貌皆好,若非自幼身子骨孱弱,恐怕早就接替沈阁老的位置了。

没想到一次宴会,他二人竟因为酒劲,意外滚到了一起。姜芜幽幽地叹了口气,没想到刚重生就碰上这么要命的事情。

她按照前世那般,直接了当地说此事就当个误会算了。毕竟她这长公主爱好豢养面首的名声在外,沈家是决计不可能让他迎娶自己的。

前世这事是被默默压下来的,除了她和沈从良,再无其他人知晓。

然而她刚起个话头,沈从良就皱起眉头,不赞同地望着她,“公主既然做下此事,如何又能算了?你夺了沈某的清白之身,当负责才是。”

姜芜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面色古怪地盯着他瞧,“你当真要本宫负责?”

前世明明没有这一遭的!她还记得当时沈从良听到她的提议时大松了口气,明显是巴不得远离她,这一世怎么突然改了?

沈从良目光坦率地望着她,肯定地点头,“当真。”

“好,既然如此,本宫这就进宫奏请陛下,让他为你我赐婚。”姜芜怔了会儿,干脆利落地起身。送上门来的夫君,不要白不要。

沈从良姿态慵懒地起身,套好挂在架子上的外袍,步伐轻快地走出公主府。

当今皇帝姜肇是姜芜的胞弟,先皇死时,新帝才十岁,是姜芜极力保他,他才坐稳屁股下那把龙椅。

故而,姜肇对她这个姐姐素来是有求必应。

但她张嘴就说要迎娶沈家嫡子,姜肇额头的青筋还是忍不住跳了一下,垂眸望向她,欲言又止。

姜芜不避不闪,任由他打量,等着他的回答。姜肇叹了口气,当即吩咐身边的大太监回喜拟旨。

圣旨到达沈家时,沈从良刚刚回府,当即跪下迎旨。

原以为,这沈家会抗旨,没想到进行的这样顺利。回喜瞥了眼沈家公子的脸庞,只见他唇角微翘,一副心情大好的模样,不禁露出一副见了鬼的神情来。

随即,他匆忙离开。不管如此,这趟差事是顺顺利利完成了。

沈从良拿着圣旨往自个儿的院子走,走到一半就被沈阁老身边的小厮拦住。他转而前去主院的书房,沈阁老背对着门站在屋内,仰头欣赏挂在墙上的画作。

“爷爷。”沈从良躬身行礼,态度恭敬。

沈阁老豁然回首,目光锐利,沉声问:“你可知,自己在做什么?”

“孙儿知道。”沈从良颔首,从善如流。

沈阁老定定地看着他,片刻后,背过身去,挥手,“你既然知道,那便谨遵本心,不得辜负沈家清誉。”

沈从良漠然,旋即一字一句地开口,“孙儿谨记。”

姜芜原以为沈家会大闹一场,没想到什么动静都没有。她疑惑的同时又不免心安。

既要嫁人,自然要备嫁妆,姜芜抽空亲自去了一趟礼部,将自己历年来得到的赏赐都拟成册子。

忙碌了一整日,回府时闻着路边酒肆上传来的熟悉香气,她肚子忍不住叫了起来,脚下拐了弯儿朝店里走去。

酒肆的老板瞧见她,顿时笑起来,接过她递来的银钱,熟络地开口,“姑娘可有一段日子没来了,可还是老样子?”

姜芜笑着点头,她在戎狄最想念的就是定京城里的吃食。她自顾自找了个位置坐下,等着老板端着酒壶和下酒菜上来后,慢悠悠地吃起来。

隔壁的馄饨摊突然传来嬉笑声。她猛然听见自己的名号,眉头不自觉地拧起,下意识地望去。

“沈兄,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凤仪长公主虽是公主,可她嫁过人,又是那样的名声,这样的公主,如何娶的?”青衫男子满脸的鄙夷。

另一男子点头,“是啊,沈兄若是被逼迫的,尽管说一声,我等这就联名求见圣上,求圣上撤回旨意。”

姜芜胸腔荡起一股子怒气,牙关紧咬。酒肆的老板担忧地望着她,然而下一秒,就见眼前容貌惊艳的女子轻笑一声,神态自若地吃起酒来。

被人扫了兴致,姜芜到底没了慢慢品酒的心思,吃完杯中酒便站起身欲要离开。

正在这时,被围在众人中面容清俊雅致的男子缓缓道:“劳诸位费心,但沈某早便仰慕长公主,如今得偿所愿,某喜不自禁。”

四周骤然安静下来,就连姜芜迈出去的步伐都不自觉地顿住。她一边暗中感激沈从良给她留了脸面,一边回眸看去。

见沈从良面上的表情极其诚恳,半点没因为周遭不解惋惜的目光有丝毫改变,姜芜禁不住神情复杂起来。

她张嘴欲言,又紧紧闭上嘴,头也不回地离开。

殊不知,原本神情温和的沈从良在她转身的刹那,面色骤然冷凝下来,跟着直接起身,在侍从的搀扶下离开。

侍从察觉到自家主子身上传来的暴虐气息,忍不住抖了两下,眼带同情地看了眼先前带头说姜芜坏话的人。

姜芜回府后压不住满身的疲惫,招来荣芳园的蒋卫给自己抚琴。

蒋卫精通音律,又善医术。要是她没留蒋卫照料皇弟,而是带着他一道前去戎狄,说不定不会死的那么惨,姜芜在琴声中昏昏沉沉地想着。

她醒来时已经是半夜时分,外头黑沉沉的。姜芜望着床梁,琴声依旧环绕在耳旁。她抬手搭在自己的心口,脑子里不断回响着梦里沈从良那句“在下心悦公主”。

真见鬼,一句话叫她做了大半夜的梦。

“蒋卫,退下吧。”姜芜喘了口气,缓缓开口。

琴音一顿,随即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伴随着关门声,室内再度寂静下来。姜芜揉了揉眉心坐起,走到桌前,端起茶盏抿了口茶,坐在椅子上吹风。

体内的燥热一点点褪下去,姜芜慢慢闭上眼。

“咕咕”。

鸽子的叫声猛然响起,姜芜骤然清醒过来,想起一件要紧的事来。

通体雪白,头上缀着一点红的鸽子站立在窗台上低头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姜芜脸色微变,站起身,握着手心,冷声开口:“陇跃。”

上一篇 2021-12-09 上午1:12
下一篇 2021-12-09 上午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