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狂二代最新章节,李兄,季天雪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是狂二代

分类:奇幻仙侠

作者:包头鱼

角色:李兄,季天雪

简介:【意境流武侠,无穿越、无系统】【武者练心六道:无情,无我,无妄,唯情,唯我,唯心。】武道之路,艰何巍巍,难何重重…唯有炼心砺性,披荆斩棘者,方能不断精进,攀登无上武道,一脚踏遍山河,一言定鼎世间。然,修心之道,何其艰险?能踏足其中者,百无其一,其余皆为凡俗。能堪破重重迷障者,更是寥寥无几。楚江,从他十六岁被父亲带回狂刀门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他的人生,将会与众不同。

书评专区

我是狂二代

《我是狂二代》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江湖是什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

其中最吸引人的,无疑就是传说。

女人、武学、财富、权势…

当种种这些,变成大多数人渴望不可及的那一刻起,

它们就已经成为了,传说…

但对有些人来说,江湖或许只是一场人生的逆旅,

而他,只是孤独的行者…

一人一剑一壶酒,或许,还有一只翱翔在天际的雄鹰…

却从不回头,看传说…

。。。。。。

“忽来西风化幽梦,飞雪只为舞寒冬。

好啊,昨夜的一场连天大雪,将这天地素裹,万物腊封。

如此纯净洁白,真是美哉,壮哉!”

“李兄好雅致…不过,我们冀东城一年中有小半时节有雪。看得多了,我倒觉得挺无趣…噢,不好意思,李兄海涵,我这人说话比较直,没有别的意思,哈哈哈…”

笑声,在高出河道十来米的官道上弥漫。

原来是两个锦衣华服、神态恣意的俊朗青年,正在踏马慢行。

二人坐下白马口鼻轻摇之间,哈气成雾,姿态神俊。

此处官道依山而傍,临渊蜿蜒。

下方,一条被冰封的大河和远处辽阔的平坦雪原融为一体,天地素净…

听着身边人的笑声,左边的儒服青年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但嘴里却笑着说道:“无妨,无妨。北兄快人快语,天性豪放,我羡慕还来不及呢。

只不过,这毕竟是今年北域的第一场雪,而且是在即将回乡的路上,确实有些叫我喜不自禁啊。”

姓北的年轻人一身劲装,身背一对短枪,长相略带凶蛮。闻言又是哈哈一笑道:“哈哈哈…倒也是。毕竟什么东西,都需要第一次才带劲。就像那…咳咳…”

大概是看到身边同伴眉头微皱,他又立马调转话题问道:“对了,李兄既然如此喜爱纯净之物,想必之前去凌雪城,也是为了见一见那素有凌霄绝艳之称的季天雪吧?

不知道,可有什么收获。”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儒服青年脸皮一阵抽搐,干笑道:“北兄见笑了,在下这样的凡夫俗子,哪配得上季姑娘那样的天之娇女,提什么收获…”

“哎~李兄自谦了,以李兄的家世也算一方才俊,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那季天雪错过李兄是她的损失…”

看着喋喋不休的同行之人,被称为李兄的青年人心情越发恶劣。

他虽自傲,但也明白只是在前方的小城中算得上是个人物。

和那位享誉北域的季天雪和其背后的势力比起来,自己根本不算什么。这一次本来想去近距离接触下传说中的美人,结果连人都没见到,就被其他竞争对手给吓得落荒而逃…

说出去,实在丢人。

敷衍地一笑之后,儒服青年转头望向下方辽阔的雪原,想要缓解一下变得狂躁的内心。

只是一眼,这人的眉头就紧紧皱起,面色不渝。

“啧…”

“李兄?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感觉败兴,好好的一片雪景,被一个愚蛮蠢夫给破坏了而已。”

北姓青年根本没有多想,探头顺着同伴的目光看去。

发现下方几十米外有一裹着破旧棉衣的的人影,正用力地拽着一头浑身都是伤口的雪鹿,在冰湖上面拖行。

沿途,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暗红血迹,像是在这素白的天地间,画下一道残忍的伤疤。

“败兴!我们走…”

儒服青年又轻骂了一句,准备策马加速。

哪知身旁的北姓青年却伸手拦下了他,得意洋洋地开口说道:“哈,不过是一介愚民,既然让李兄你败兴,自然罪该万死。不如,让在下来为李兄出口恶气,可好?”

说着,从身侧的马鞍上取出一张雕花劲弓交到左手,又随意取出一根雕翎长箭轻轻搭在弓箭上。

看着歪头请示自己的同伴,儒服青年呼吸微微急促,似乎有点兴奋又似乎是不屑。

最终却只是低下头,微微笑道:“北兄如果嫌路途无聊,想找点乐子,自便就是,呵呵…”

比这天还冷的,是人心。无论是粗豪的北姓青年,还是这儒服青年,全然没有将下方那人的性命放在心上!

“好!李兄你瞧好了!”

北姓男子快意一笑,弯弓搭箭,攒力劲射,整套流程行云流水,看得出是下过功夫的!

离弦之箭,如一道流光在空中划出冰冷的弧线,一头扎进下方拖鹿之人的后心。

那人还没来得及惨叫,就一头扑倒在地。

不一会,血液顺着身下的雪地缓缓漫开…

“哈哈哈…李兄,如何?”

“好箭法!”

“我是说,你的心情。”

“呵呵,自然是好多了。”

“那这样,我们不如快马加鞭,早点回到城里,也省得在这天寒地冻的野外受罪。”

“好…”

说着,两人就要加快马力,离开这里。

却不想,身后传来一声呵斥。

“喂!站住。”

“什么!?”

两人大吃一惊,根本没有发现身后什么时候出现了个人。

连忙转头看去,结果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只见一个穿着破旧棉衣的少年,手里拿着一根沾血的雕翎箭,一脸不爽地问道:“这箭,是你们射的?”

看咯吱窝下面破了个洞的衣服,和他手里的箭矢,明显就是之前被射翻在地的那个拖鹿人!

李姓青年脸色煞白地惊呼道:“你,你是人,是鬼!?”

少年翻了个白眼,骂骂咧咧地回道:“你是不是傻,看,这口白气,浑厚雄壮,阳刚浓烈,可能是鬼么?”

说着,还转过头去对着天空哈出一口浓浓的白雾。

接着又马上喝问道:“问你们话呢,这箭,是你们两射的么!?”

马上的两人齐齐转头看了一眼官道外十几米高的小山崖,又看了看着鬼魅般出现在两人身后的年轻人。

尤其是看到少年棉衣里面那件玄色劲装,以及劲装领口上绣着的火红‘狂’字时,脸色瞬间变得一片煞白!

这二人如同约好一般,一起用力摇了摇头。

他们是没见鬼,但眼前的这名少年或许和催命鬼没什么区别。

少年眼睛微微下移,盯着正被人往身后藏的那把凶器雕花弓。

嘴角一咧,冷冷说道:“弓,不错。”

“不好!快跑!”

两名年轻骑士死命拍打马匹,猖狂奔逃。

坐下马匹吃痛之下,那还管得了路面冰滑,撒开蹄子就往前跑去。

结果跑了没多远,惊慌失措的两名骑士彼此碰撞了几下后,一起随着打滑的坐骑从悬崖上飞了出去…

凄厉的惨叫和马匹惊恐的嘶鸣,不一会就化为重物破冰的声音,一起消失在了冰下暗河之中…

“慢…”

身后的少年伸出一只手,将本来想喊的话又咽了回去。

其实真打起来,那两个倒霉蛋还不一定会输,他们更多只是被少年里面露出来的门派衣服给吓傻了。

少年看了一眼自己不小心露出来的衣领,面露苦笑地嘀咕道:“我只是想提醒你们小心点,别乱射箭,这一次还好只是射中我的鹿,要是…算了…愿你们一路走好,阿弥陀佛…”

说完,他走到崖边,朝着下面渐渐平静的冰窟窿方向念叨了几句。

然后沿着崖壁的岩石来回几个跳跃之后,轻盈无比地落在了下方的冰面上。

突然,他发现有一只几乎被冻僵的手,正死死抓在冰窟窿的边上,想要自救。但手的主人显然是被什么东西拖出了,或者已经没有力气靠自己爬出来了…

“咦?还有个没死么?不愧是练武之人啊,难怪射的箭还这么准…”

他走过去本想拉起那只手,但伸手到一半,又缩了回来。

最后思考了几秒后,又伸手拍了拍那只手,笑眯眯地说道:“加油,我看好你。相信只要战胜这道人生难关,将来必然武道精进哦。那个参与生了我的家伙,不久前就是这么对我的哦,再见…”

说完,这个长相略显俊秀柔和的年轻人,带着一脸温和的笑容,起身走人…

过了不知道多久,那只顽强的手,就慢慢在寒风中被湖水冻住,与冰晶融为一体…

不远处,一道越来越淡的血线,沿着冰河的上游方向而去,更远处,一个少年正在拖鹿前行…

那里几公里处,有一座小城,名为冀东城。

上一篇 2022-04-20 下午4:31
下一篇 2022-04-21 下午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