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这个世界只有我开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都市:这个世界只有我开挂
分类:都市脑洞
作者:剑指
角色:
简介:大家好,我是作者剑指。本文无后宫、草根翻盘逆袭,无敌无狗血。观看本文,请自带脑洞。偶遇白莲花前女友跟富二代男友,想在自己面前装X,却被无情打脸。都市草根向阳,在一次生死危机关头无意中获得外挂,从此走上人生赢家之路……额……文案无能,别看广告,看疗效……

书评专区


《都市:这个世界只有我开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这个世界只有我开挂》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江城 夜馆

夜馆,两年前建成的一家高级私人会所。

夜馆所有会员都是亲自发送邀请,不能自行入会。

跟名字一样神秘的是夜馆背后老板。

开业两年来夜馆时常登上时事、娱乐版面头条。

就在上个月刚有BBA记者拍到索罗伍跟马巴巴在夜馆会面。

新闻报道第二天莱琼斯指数全部上涨。

唯独背后关于老板的信息一点都没有。

夜馆大门外,岗亭处。

站着一个戴着白色鸭舌帽,穿着黄色T恤满头大汗,身上微微泛着酸臭汗味的年轻男子。

男子手里拿着类似餐盒包装的物品交给门卫,两人交谈中,一行人从夜馆内走出。

“我要在门口多拍几张照片,发朋友圈,发微博炫耀下。”

“我也是,我也是,如果不是不凡,不然这辈子我也不可能有机会进夜馆。”

“不凡你太牛逼了,居然是夜馆的会员。我公司可是上司公司啊,听说前些日子,我们老板想请国外客户去夜馆充充面子,跑到夜馆想要入会,结果都被拒绝了!”

“就是我也听说了,就江城是夜馆会员的也不到五十个吧!”

林不凡,富二代。

江城里的贵公子,是含着金镶玉汤匙出生,偏偏他还长得一张俊脸。

一米八的身高,从小被家里当做接班人培养,众星捧月之位,为人处事样样都想凸显本色——不凡。

“老同学中就属你最本事,接手你爸公司后现在更是了不得了。欸,听说你前今天刚买了皇庭的江景房?得一千多万吧!”

一个人跟着附和奉承道。

“加上装修也就一千五百多万,也不算太贵!”林不凡得意的说。

“薇薇,好羡慕你呀,有不凡这样的男朋友。他真是比向阳那个……”

叫薇薇的女人紧紧挽着身旁的男人,丰满的躯体恨不得要挂在男人的身上。

突然刮起的一阵风把她那黑缎般的长发吹散,但她只是让它任意飘散。

因为她自认为这样子的她很……吸引人,加上艳丽姣好外貌,和丰满的身材,她总是能轻易吸引男人的目光。

叫微微的女人狠瞪说话的女子一眼后,那人知趣的闭上了嘴。

但却没能阻止其他人的议论。

“对呀,怎么叶向阳没来参加同学聚会啊?”

“去年的聚会也没来!”

“哈哈,份子钱都没有,哪里好意思来呀!早知道就告诉他,聚会是不凡请客的。”

“哎,你们看,站保安旁边的那个是不是叶向阳啊?”

“真的是他!”

一群人像看热闹一样,起哄着朝那名男子走去。

“张叔,嫂子给你带的饭。”黄衣男子把袋子从窗口递了进去。

“向阳!!真是你啊!”

“怪不得你没时间来参加同学聚会,原来忙着送外卖那! 记得给五星好评啊”说话的人朝着岗亭的里人说道。

林不凡从后面走了出来,手里宣誓般的紧搂着女人,朝着叶向阳说施舍般的语气说道。

“我没有瞧不起外卖员的意思,但如果你生活困难的话来,林氏建设找我,在我工地搬砖一天最少也几百块,比你送外卖强!”

“就是啊向阳,你别不好意思,虽然薇薇甩了你跟不凡一起,但你犯不着跟钱过不去!是不是。”说话的是白东。

抄了向阳三年作业的人,曾经称兄道弟的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别人嘲笑自己。

叶向阳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看着对面的那群人,没有说话。等着他们继续……

这时从转弯处开出一辆L'Or Blanc。

虽然夜馆的客人皆是权贵,这里随处都是法拉利、迈巴赫这种豪车。

但是像L'Or Blanc这种级别的车却是头一回见,毕竟全球一共只有十辆。

“靠,还是白金版,落地快两千万了吧,这谁啊这么壕!!”

本来众人之前还觉得林不凡的G500已经很壕了,但是这么一对比……只能说江城人外有人。

宝蓝色的在距离众人不远处,停了下来,随后从驾驶位下来一个人。

他朝着林不凡的方向走来。

“谭经理!”林不凡快步迎了上去,客气的叫道。

像林氏建材这种规模的企业,连林不凡他爸都没资格成为会员,更别提他了。这次是为了在同学聚会上有面子,托了不少关系,才攀上谭震,今晚给他一个包厢。

谭震对林不凡微微点了下头,快速走过他身边。

走到叶向阳身前,毕恭毕敬的说

“叶总,油加满了,需不需我开车送您回去。”

“什么?这车是叶向阳的?”

“夜馆,叶向阳?夜馆的老板是叶向阳??”

众人一脸懵逼的看着对面的二人,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话。

只见叶向阳点了点下巴,谭政立刻会意,小跑到L'Or Blanc后侧,打开后座车门,恭敬的等着男子落座。

这是什么情况??

从始至终叶向阳没有开过口。

车上。

“阿震,是你给的会籍?”

“没有,只是今晚给开了个包厢。”

“他给你什么好处!

“老大,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我可是一心为你好,这次竞标西北地皮林氏建材业竞标了,我不是想着……”

“今年你的工资花红全部捐给希望工程!”

“老大…”

“再加上明年的。”

“…………”

“还有,明天全面收购林氏。”

谭震突然感到背脊发凉。

透过后视镜,他看到后座的男子脸上带着嗜血的微笑……

两年前

看着屏幕里的四位数余额,忽然觉得全身无力,大脑发懵。

”我现在实习的公司,如果想毕业能顺利进去现在要10万块的介绍费,当初是你说你爸可以帮上忙的,现在……“

”是你答应了又没有做到,所以抱歉了,咱俩就算了吧。而且你现在都退学了,要打工给你爸治病,也没时间谈恋爱对吧。“

女人说完,就豪不留恋的转身上了一辆奔驰。

那是建筑系林不凡的车,本院出名富二代。

呵呵,还真是无缝对接啊。

叶向阳想到上午那个女人跟他说的话,就烦躁的狠抓头发。

CAO!

钱!钱!钱!就知道钱!!!

转念间,他眼睛死死盯着手机屏幕,希望能用念力把余额小数点后面多加几个零…

‘叶先生,您父亲现在的情况医疗保险已无法报销,请您尽快缴清欠款89843.32元。‘

’ 如在周一前还未缴清,我院只能安排您父亲转出特护病房,但按您父亲目前情况,离开特护病房恐怕维持不了太久,希望您尽快想办法’。

又想到昨天接到的医院催缴电话,叶向阳没憋住喊了出来。

“啊!!!!”

“你神经病啊”

这一嗓子把路过的姑娘吓得一激灵,白了他一眼。

叶向阳丧气的坐在商场门口,耷拉着脑袋。突然,对面广场中央的巨大显示屏亮起。

“江城快讯,擎天科技CEO 江柏,近日前往A级镜道(镜射宇宙隧道)并成功猎杀远古巨兽----超阶魔。

此次猎杀行动的成功,使江柏从B级猎人进阶至A级。成为本大陆第四名,本市第二名进阶A级的猎人。

此次,超阶魔产化后所获物品为电核素。镜道科研生物研究所对核电素的鉴定价值为4000万。

但江柏明确表示拒绝出售核电素,并无偿捐献医科院,用于癌症康复治疗的研究…”

4000万!!!

他看着显示屏里一块硬币大小,隐隐透着白光的物体,差点流出口水。

他不知道核电素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

他只知道,魔兽产化后的物品颜色越浅,价值越高,显示屏里的这块虽然只有硬币大小,但从明显看出光感,就知道是天价。

4000万,人家可以眼睛都不眨的捐出去了。

一想到钱的事情,又开始觉得头痛了。

为了赚钱,自己也曾跟着蒋娇去过几次E级镜道。

但结果,拼了一身伤换得的只是价值800的月石。

就这,还是蒋娇获取之后让给自己的。

虽然不算怕事,但体格瘦弱却是天生的。

一米七五的身高才一百多斤。

但现在想要合法的快速赚钱,除了买彩票就是去镜道……

赤平区 某城中村

潮热的夏季最是难熬,特别是没有空调的潮热夏季..

叶向阳在凉席上翻来覆去热的睡不踏实。

终于在清晨时分的阵阵凉风中,渐入深眠。

床上的男人眼皮在快速转动…

‘我们今天有幸采访到江城传奇人物叶向阳,叶先生。”

“我们知道,您不久前独自一人单枪匹马进入A级镜道,仅半小时便毫发无伤的猎杀魔兽。

更将此次斩获的价值过亿猎魔产化物拍卖后,全数捐给儿童福利机构,用于帮助弃养遗孤。

并决定成立程氏基金会长期造福社会……”

主持人话音未落,突然,演播现场涌入数十名身材姣好,年轻貌美手捧鲜花的姑娘,径直扑到向阳的怀里……

他感受着怀里的软玉温香,滑腻的触感及甜美娇俏的声音…

向阳努力保持面部绅士的表情,手下却忍不住捏了又捏。

哇,好有弹性…

…………

“叮~”

一阵短信铃声将他从美女的温柔乡中唤醒……

真是……

再多给我几秒的时间感受下那柔软……

叶向阳忍着把手机摔出去的冲动。

现在可没有多余的钱换手机。

“今天镜道有D级任务,你参不参加,我可以带你……”

是蒋娇发来的信息。

为了赚钱,叶向阳狠了狠心。

决定跟蒋娇参加团战,这次去的是D级镜道。

之前在E级已经遍体鳞伤,这次还是D级…

没办法,只能搏命了,不然医院那边怎么办。

想要快速赚钱,除了买彩票再也想不到其它办法了。

无数人幻想着一夜暴富的念头去镜道猎魔,但结果都是非死即伤。

真正暴富的仅有几个,还是依靠强大财力加持装备的人。

正所谓富者越富,穷着越穷。

像自己这种没能力没财力,只能懦弱的跟在女人身后捡漏的也是不多见。

虽然自己只去过两次镜道,但已经“声名远播”。

永远跟在蒋娇屁股后面,捡别人看不上不要的产化物..

叶向阳知道自己想法是比较自私可耻。

也知道猎魔圈里的人都瞧不起自己。

但现实狠残酷,如果他出事了,爸爸怎么办..

不管他去哪里,这个头衔总是跟着他。

他别无选择。

二十二岁,没有任何工作经验实际技能,大学没毕业。

一个需要在特护病房才能继续活下去的父亲。

他只能继续,不理会旁人的白眼。

在同一城区内,一旦镜道开启,该地区所有的猎人都会接到通知。

同一区域的猎人之间大都彼此熟悉。

蒋娇是一个B级治疗型猎人,虽然治疗型猎人作战能力不高,但确是一个团队不可缺少的存在。

而他?

如果只有自己估计被魔兽秒杀…

这次,虽然是D级镜道,但确是团战。

所以只要脸皮厚一点,不会有太大危险。

早到的猎人们聚在一起讨论着分工。

“今天会不会有人临时不来,如果有的话那今天的收入就很可观啦,毕竟今天有老金参战啊。

他的实力,估计一个人也有可能灭掉魔兽。”林生也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跟着大佬有肉吃。

“别做梦啦,今天全员到齐,而且还有个拖油瓶”金宇用眼睛扫了下叶向阳,示意另一个猎人。

说完二人对视一眼,都别有深意的笑了笑。

这一切都被蒋娇看在眼里。

她跟叶向阳是十几年的邻居,虽然认识很久,但二人熟悉起来却是在叶向阳父亲出事之后。

之前几次都是她催了好久,他才来。而这次他这么痛快就答应了难道出了什么事?

蒋娇拿着可乐,拍了下叶向阳右肩,待他回头时,迅速坐在了他左侧,把可乐递给他。

“这次是D级,你知道吧。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半响,没等到叶向阳的回答。

用手肘撞了下叶向阳,笑眯眯说“既然参加了,就要有信心!至少有我罩着你”。

看着旁边一脸真诚的少女,向阳内心充满感动,但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不是上次被大门撞伤就住了一星期医院的小伙子吗?”

突然传来一阵嘲笑声。

“哈哈,我记得,这件事都传开了,那小子,是在去E级镜道的时候被吓的直接撞到门上。喂你直到我们这次可是要进D级镜道!!你可一定跟进旁边的美女,不要再受伤了啊!哈哈哈哈啊!“

“一个猎人被E级门撞伤了?”

“喂!你们都闭上嘴,既然你们这么有能力,那待会你们就打前阵好了。现在装什么英雄!“

\"你别在意别人说的什么……\"

“我们都没有进入D级镜道,可能会比E级危险很多。那……你要注意安全,不要离开我太远。“

不知道是感动还是凉风拂过他的鼻尖,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悄悄地用食指擦了擦鼻子。

这里比市区冷好多。

“诶,快来,镜道开启了,快点“

穿过这个门就会到达一个叫做镜道的地方。

*****

十几个对付一个怪,几分钟轻轻松松就解决了。

众人在地上分配着魔化产物。

而叶向阳,又一次通过镜道入口时被绊倒,膝盖磕在地面突起的钢筋上。

等他处理好自己的伤口时,大家已经开始分配物品了。

一人走到他旁边,有些嘲笑的说。

“也许你该放弃当猎人!”

叶向阳坚决地摇了摇头。

“抱歉,你进来的太晚了,我们已经干掉它了。”

叶向阳忽然觉得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

——E级魔法水晶。

价值200左右RMB。

“一个C级怪物的魔法水晶可以卖到五万多RMB以上,不过……”

像他这样的E级猎手连杀E级都非常困难,更何况。

突然,有人大声喊道。

“奇怪,你们快来看”

这里还有一条路,不知道是通向哪里的。

附近的猎人冲过去。

“难道这是另一个镜道?

老金是个经验丰富的猎人,但即便是他看见隐藏的入口,也抑制不住的惊讶。

洞穴似乎很长,从肉眼根本看不到尽头

直到能量耗尽,通道又一次笼罩在黑暗中。

“嗯,我们开个会吧。”

老金作为这里经验最为老道的猎人,号召其他人聚集在一起周围。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目光扫向聚集的猎人。

“如你们所见,刚才我们杀掉的可能并不是真正的D级BOSS,如果杀掉了那么这里会被关闭,但是现在大门本身还是敞开的,那只能说明老大就在那条通道之外。”

老金指着隐藏的入口。

众人们交换着意味深长的目光,点了点头,赞同老金的分析。

“那现在大家决定,我们是不是继续进入还是,通知其它猎人一起。因为我从来没有碰见过这种情况。”

此时,在场的每个人心中的盘算都不一样。

有的人对刚才的收获已经满足,不想再冒险。

而有的人进入镜道就是因为急需用钱,所以宁可冒险一试。

一个戴眼镜的人突然开口说。

“我很缺钱,我是一定要去的!”

猎人们陷入了沉思。

事实上,这里没有人能够了解目前的情况,因此,他们的安全无法得到保证。

但是就刚才干掉的怪物而言,这个镜道的难度很低。

那么,如果这真是隐藏镜道的话,那么在里面的镜道怪物应该跟之前的事同等级的才对。

“咳……”

老金咳嗽着让大家注意到他自己。

“既然有分歧的话……那么想留下人,我来带队。决定离开的人现在就出去,然后联系协会,通知他们这里的情况……”

听了老金的话,众人一时间犹豫起来,刚才嚷着想走的人,也突然噤声。

突袭镜道有危险,是明摆的事实。

”我们还是走吧。“

蒋娇轻声对叶向阳说,这个经常受伤的男人实在不适合冒险。

叶向阳默不作声,只是坚定的看着老金的方向。

既然来就是知道要冒着风险。

老金看众人都不作声,然后说“好吧,想继续的人就跟在我后面。现在出发!”

话落,老金率先朝着岔道洞穴走去,其他年轻的几个猎人紧随其后。

蒋娇朝他摇头,看来她很担心。

“我们回去吧。”

其实,叶向阳内心也很担心。

现在正常情况下,他不会试图承担任何不必要的风险,他不仅缺乏这样做的能力,而且也不够勇敢。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他急需用钱……

叶向阳的手指紧紧地抓住了他手中的E级魔法水晶,他看了一眼旁边。

“我要去。”

然后,他听到了一声从身边传来的的轻轻叹息。

老金和另外几个较为强壮的年轻猎人走在前面。

叶向阳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他环顾着四周,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他觉得空气中充满了冷酷的敌对紧张气氛,好像随时会爆发战斗。

显然队伍中的其他人也是这样认为。

“如果真的找不到,那我们还是出去吧,毕竟这件事情很奇怪,我们跟上级报告吧。

金看了看手表,掐算了下时间说道。

”我们再走十分钟,如果还没有的话,就撤退!“

“好。”

队伍的后面是为不久前受伤很严重的叶向阳和照顾他的蒋娇。

叶向阳挠了挠头。

”其实如果你害怕……你可以……“

话还没说完,他就收到了蒋娇的一记白眼。

”说什么傻话,我走了,待会谁保护你呀!“

叶向阳仔细研究了蒋娇的表情,她看上去一点也不好。

叶向阳一边歪着头,一遍看着蒋娇,有些不放心的再次的开口。

“你……真的可以吗?”

蒋娇扭头看了他一会才说。

“我……我当然害怕!害怕你待会受伤……“

叶向阳听了她的话,只是愣愣的看着她,不知该作何反应。

”你个猪头!还没有赚到钱,自己就受伤了,我还要费力的照顾你啊!,想到这些我怎么会好?!”

“对不……”

“所以,叶向阳,待会你千万不要逞能,不要受伤好吗……”

“嗯!!我会努力不受伤的!。

蒋娇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弯起嘴角,笑眯眯地看着他。

“若是你想报答我的话,那就答应满足我一个条件吧。”

“什么条件?”

“这个嘛,以后再说吧,记得你的承诺哦!“

叶向阳惊讶地看着她,发现她笑的像个十几岁小女孩,向阳突然觉得有些恍惚。

虽然她也只有21岁,但是跟同样21岁就已经相当圆滑世故的白微微比,她真的单纯的像个小姑娘。

如果她换成校服,她看起来完全像高中生。

他飘忽不定的脑海中浮现出蒋娇穿着校服的样子,脸红了一些。

叶向阳迟疑不答,蒋娇的脸颊像气球一样鼓起来。

突然,一阵狂风从洞穴中卷起。

”快!拉住我!“

在众人前方,一个黑洞正在半空中形成,而且在慢慢扩大。

狂风袭来,站在队伍最前方的老金跟朱辉被吸卷进去。

”快,快往回跑!!“

轰隆!

”啊!~~“

随着黑洞的扩大,洞穴最终瓦解崩塌。

叶向阳搂紧身边蒋娇,坠身而落。

”嘭!!“

叶向阳睁开眼睛,却什么都看不见。

没有一丝光亮。

身下被不知名的硬物膈的生疼。

”蒋娇??”

叶向阳边轻声叫着边用手像身边摸去。

突然摸到一个片柔软……

”喂!你不要乱摸!!“

…………

”大家都没事吧?有没有人受伤??“

是老金的声音。

”我们这是在哪里??“

这是哪里?

突然,黑暗的空间被墙壁上自燃的火把照亮。

”啊!!!!“

一个女性的尖叫声来自蒋娇。

当室内被照亮之后,所有人都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众人身处残骸中,周围都是数百只不知是人类还是野兽的骨头。

这一个用黑色大理石砌成的密室,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看起来就像一个地下墓地,墙壁上面有一层厚厚的灰尘,还有很多蜘蛛网。

这里应该就是BOSS所在的位置。

\"怎么办??我们出不去了!!”

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密室没有出口!!

“我们已经走了这么远,难道你们都打算空手而归吗?”

老金把手放在门把上,接着叹了口气。

“算了,既然你们这么害怕的话,那就回去吧,我一个人也问题。“

老金是个经验丰富的C级猎人。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年龄太大,他现在已经在一个大公会里大赚一笔了。这都要归功于他高超的技艺和丰富的猎魔经验,他知道一般怪物的弱点和躲避技巧。

当一个领队表如此自信地表达自己的决心后,其他人开始动摇了。

“等等。”

几个猎人开始回忆起关于双重地牢的传言。

“我听说双地牢里藏着不可思议的宝藏。”

“是啊,听说有个中小帮会发现了一个双地牢,成员几乎一夜之间就成了暴发户。,”

“地牢里的怪物无论在哪里都拥有大致相同的等级,所以狩猎本身不应该太困难……”

如果像传言所说的那样,在双重地牢里隐藏着不可思议的宝藏,而门后的怪物和他们战斗到现在的D级、E级生物的难度差不多,那会怎么样?

“我不能让那个老人独占所有的财宝。”

猎人们的意见现在一致了。

连叶向阳也坚强了起来。

“我不能只带一个E级魔法水晶回家。至少,我要杀一个E级怪物,不,再杀一个D级怪物!!’

“如果今天走运的话,或许就能付清爸爸的医疗费用。”

在地牢里发现的珍宝或稀有战利品通常会在所有参与突袭的人中平均分配。

叶向阳紧张地咽下了口水。

“吱~”

老金推了地牢的门,地牢的门吱吱地打开了。

那扇看上去很重的门上一定装了某种机械装置,不然一个如此巨大的门不会轻易的就被推开。

“哐~“

门被开到最大,巨大如宫殿般的内室显露出来,同时四周墙壁上的烛火也瞬间点燃,发出幽蓝的光芒。

带看清环境后,猎人们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

“我们也进去吧。”

叶向阳怕自己落在后面,就拉着蒋娇的手走在前面。

“啊……”

突然被牵起手,蒋娇脸蛋娇红,但没有说什么,默默地跟在向阳身后。

“怎么回事?蜡烛是自己点燃的吗?”

“哇!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镜道地牢!”

猎人们仔细研究了他们周围的环境。

这个地方的整体气氛与一座古庙的气氛很相似。

不,这根本就是一座古老而有些破旧的庙宇,从地上的石石砖,墙壁和天花板上可以看到苔藓和杂草。

几个猎人向门口退了几步。

“这里有点恐怖,不是吗?”

“不觉得有人在监视我们吗?”

“这跟我去过的所有镜道都完全不同,感觉很奇怪,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与之相反的是,几个年轻力壮的猎人,看到环境后更加抑制不住的兴奋,这才像又宝藏的样子。

这个房间的顶部是一个巨大的圆顶。

走到室内后,发现这里比从门口看进来更加大,起码有一个足球场的规模大小。

“啊!你们看,那个……那个不会就是BOSS吧!“

其中一个猎人指着,在穹顶的最深处,有一个坐在石椅上的巨大的雕像,像一个王者一样,坐在

和它本身一样大的宝座上。

“哦,天哪….”

“你们仔细看周围”

整个房间内贴着墙壁 摆放这个各种不同的雕像,虽然不如王座雕像那般巨大,但起码也有一人高。

猎人们惊得喘不过气来。

突入起来的压迫感使猎人们开始紧张地在神像脚下吞咽唾液。

他们担心这尊巨雕就是此次是地牢的终极怪兽老,每个人的脸上都明显地流露出紧张、沉重和焦虑。

然而进入室内许久后,雕像一点也不动。

“太好了,“

“呼……”

连老金也松了一口气。

“好吧,各位,我们开始分散行动。”

猎人开始在附近搜寻怪物的踪影。

“我想这里没有一个怪物。”

“你也这么认为?”

“别管怪物,我连一只虫子也看不见。”

石神雕像的房间可能是巨大的,但它的实际内部结构是简单的一面。在墙上,可以找到无数的火把。

确定暂时没有怪物后,众人开始有闲情逸致欣赏内室的景观。

“雕刻很精细,手工不错吶,不是吗?”

看着面前,略高于一个人,挺立着一动不动的雕像,一个猎人颇为欣赏的赞叹。

“就像是艺术品,不知道这些东西值不值钱?”

每一座石像所持的器物各不相同。

有的拿着武器,有的拿着书,有的拿着乐器,甚至还有火把。

“好像….”

“它们就像是守护圣殿的雕像什么的。”

老金说完了金想说的话。

“嗯?”

然后,老金在他的脚下发现了一些东西。

“这……这不是魔法阵吗?”

他在这座庙宇的中央发现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魔法阵。

“那…那里,在那边。”

叶向阳的沿着蒋娇的颤抖的手指看过去。

她指着面前一具骷髅。

更具体地说,她指的是骷髅的脸。

叶向阳盯着看了一会,没发现哪里有异常,只能困惑地歪着头看。

“….?”

蒋娇结结巴巴地说。

“它…它刚才在看…看我,我感觉到了它的头刚才动了一下。”

骷髅还有眼睛可以看人?……

“蒋娇我想你只是,突然掉入这里后太紧张了。”

叶向阳又看了几次,但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骷髅没有明显的变化。

“呃……我肯定你弄错了。”

但是,蒋娇似乎没有听见,低着头,抓住叶向阳的胳膊,全身颤抖得更厉害了。

“等一下。”

就连叶向阳现在也有了这种奇怪但不祥的感觉。

整个世界突然异常安静。

这感觉太奇怪了。

甚至连火把上燃烧的火焰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第一规则,敬拜我神。”

与此同时,老金在读石板上的内容时,声音还在继续。

“第二规则,尊崇我神。

“第三规则,证明你对神的虔诚。”

“不遵守这些规则的人,不可活着离开这地方。”

“嘭!!!”

突然的爆炸声把每个人都吓的汗毛直粟。

“什么,那是什么?!”

“那突如其来的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第一个注意到情况变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叶向阳。

因为他的感官已经在全速运转,他能马上分辨出噪音是从哪里来的。

“黑洞关闭了!!”

叶向阳一喊出来,大家都仰头朝上看去,果然黑洞消失了。

“操!我就不该跟着你们一群疯子进来!“

“不要,你不要轻举妄动!!”

老金朝着他急忙大喊。

猎人回头怒视着老金,对他竖起了中指,接着便毫不犹豫地抓住门把手。

嗖!

嘭!

啊!

骤然间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啊!……”

“啊!……”

几秒过后,两道尖利女性喊叫声响彻整个庙宇。

“不!!”

一道血迹飞溅!

那个作势开门的猎人还站在那里,只是……

只是他脖子以上的部位消失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

猎人们全都慌乱了震惊,紧张的看向四周的神像。

就在刚才,一个原本伫立在大门右侧的神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击砍杀了一个C级猎人。

现在它立在原位,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是神像上沾有喷溅的是鲜血。

“那东西,会动?!”

“刚才那个人是不是C级猎人??“

“什么?一个C级猎人就这样被杀掉了??连反击都没有就被杀掉了?!“

得知被杀猎人的等级后,众人更加崩溃了,看着环绕着四周的神像恐惧不已。

“那……不会,这里所有的神像都会动吧??他们都会攻击我们吗?!”

\"天吶,现在我们都出不去了,出去它就会攻击我们!\"

叶向阳知道他们的灾难现在才刚刚开始。

刚才蒋娇不是就已经发现了吗?

“它…它刚才在看…看我,眼睛……神像的眼睛朝我们移动……刚才。”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

那么这里所有的神像都会……

一阵寒意迅速从他的脊梁迅速上涌上,一滴冷汗从额间滑过。

恐怕还有更可怕的在等着他们。

叶向阳扭转早已僵硬的脖子,慢慢转过身,看向中间那座巨大神像,那座像国王一样的坐着的神像。

此刻,它仿佛就像是用上帝般的视角在睥睨着他。

然而,他们就在对视的瞬间,神像的两只黑眸霎时转变成了血红色。

“大家快趴下!!!”

还没来得及反应,话已经从叶向阳口中喊了出来。

连他自己都呆住了,不敢相信刚才那句话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

难道这是本能反应吗?

“趴下!!”

几乎同时,数道红光从神像的眼睛里喷射而出刺向众人。

叶向阳抱着蒋娇,滚落到一侧。

“噗呲!”

刚刚蒋娇站着的位置,此刻被击穿一个深坑。

十分之一秒。

叶向阳再次呆住,难以相信刚刚自己的反应。

我这是怎么了?

危险激发了肾上腺素?

但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们这样幸运。

“呃!!”

“啊!!”

“小心!!!”

就在刚刚,几个避闪不急的人被神像射出的红光击中,直接在原地蒸发了,只剩下些许灰骨证明曾经的存在。

而那些尖叫声并不是出自刚才被击中的猎人,而是在场外目睹他们被击中的人所发出的惊呼声。

“操!操!!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15个猎人,现在只剩10个人。

剩下活着的猎人们开始惊慌失措。

在场的所有猎人,从未经历这种阵仗,就连经验最为丰富的老金,此刻也出于蒙逼状态。

“我们会不会也死在这里??我不想死,我不想!!”

“早知道就不该下来的,都是因为老金!”

“没错,如果不是因为他,那些人就不会白白送死了。”

现在,这些猎人把怒气都部撒在了老金身上。

还有一些人,偷偷的朝着叶向阳的方向看去,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刚才是他的及时预警才救了大家。

所有人的命,都是那个被大家所鄙视嘲笑的低能猎人,叶向阳所救。

此时,叶向阳还趴在地上,盯着神像。

主位上的神像眼睛的仍然闪着红光,但它没有再继续发动攻击。

“袭击……结束了吗?’

叶向阳看了看他身下。

已经被吓呆蒋娇正在自己怀里瑟瑟发抖。

蒋娇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他想做点什么。

叶向阳正要抬起身子,却突然被人用力按住肩膀推向地面。

“别起来。”

是老金。

老金接着对其他猎人大声喊道。

“都不许动!待在原地别动!!”

“神像会攻击移动的物体!!”

“什么?原来它是攻击移动的物体?”

叶向阳听到老金这么说恍然大悟。

“你不知道???“

老金诧异的看着叶向阳,带着一丝疑惑。

“那你刚刚怎么知道有危险,及时叫大家趴下的?”

叶向阳认真的想了想。

大概是他每次进入镜道都会受伤,所以对危险的感知度特别高。

“我只是预感到有危险。”

叶向阳笑着对老金说,突然他发现老金手臂受了伤。

“你…不要紧吗?”

“没关系,现在还撑的住。但是…… “

老金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忧心忡忡的朝着神像看过去。

“它可比我去过的任何镜道都难对付啊,我还从来没见过能一击就把猎人毙命的怪兽。”

说着,老金深深叹了口气,这次真的是自己大意。

B级镜道自己毫发无伤的闯出来过好几次,怎么会想到这次的D级镜道会危险如斯。

就这样,一秒又一秒的流逝。

“我们不能就这样等死,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没错!我也不要再这里继续耗下去。”

其他猎人的耐心也快耗尽了。

叶向阳努力的回忆老金刚在念过的符文。

是什么来着?

“卡鲁顿神庙的规则,是吗?

“……敬拜我神。”

这是第一条定律。

“嗯?你刚才说了什么吗?”

老金把目光转向叶向阳。

叶向阳没有回答,只是把食指放在嘴唇上。

他需要一点时间安静思考。

'如果我的想法是正确的…'

叶向阳慢慢地站起来。

老金连忙想拦住年轻人,但叶向阳却朝着老金摇摇头,表情坚决。

‘看起来他是有什么目的,不是找死……’

老金会意的点点头,不再阻止。

叶向阳目不转睛地盯着神像,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

几乎立刻间,雕像的眼睛就盯着叶向阳。

布兹!!

正如所料,红光射向他的方向。

如果他再慢一点趴在地上,那被打掉将是他的头,而不是头顶上的几缕头发!

叶向阳脸朝下趴在在地上,气喘吁吁。

“呼~呼~呼~呼~!”

特妈的,吓死我……

与死神擦脸而过的向阳,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刚才他差点就死了,当神像与他的目光相遇的那一刻,他以为自己肯定会死。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的躲过了,明明大脑还没放射出躲避信号,但身体却先大脑一步做出了迅速反应。

即使趴在地上,他的双腿还是因为害怕而止不住的颤抖。

虽然刚刚差点小命不保,但并不是没有收获。

他知道了又一个重要线索。

神像不是会攻击移动的人……

只要他蹲着走路,他就可以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雕像也不会把他设定为攻击目标。

但是,只要站起身来,那么就必死无疑。

叶向阳才用生命来证明这一理论。

现在,他非常肯定了。

第一条规则背后的意义,那就是!

叶向阳朝其他猎人大声喊道。

“所有人!”

他们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他身上。

叶向阳在他们的注视下说话。

“大家必须向神像!”

“磕头…?”

“你想让我们向那尊雕像叩头吗?”

猎人们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大声咒骂叶向阳。

“你是刚才被吓傻了吗!?!”

“如果不是这种情况,我一定会揍扁你的脸。”

“你疯了吗?!”

所有的都在训斥向阳。

叶向阳涨红了脸,咬紧嘴唇。

他知道刚才的话很难让人接受,他们的队友才刚刚被神像杀死了,而他却让他们跪拜那个杀人凶手。

但是……

怎么才能让大家相信我的话呢?

“我照你说的做。”

那声音从叶向阳的背后传来,所有人的目光立刻看向发声的人。

是老金。

他实际上是这个小组的领导者。

“老金先生?”

“你要向那尊雕像磕头吗?”

就在其他猎人又开始疯狂的向老金发难。

老金却坚定地看着叶向阳。

“年轻人,你发现了什么,是吗?”

叶向阳看着老金郑重地点点头。

“又是你的本能吗?”

“那个……是的,暂时是的。”

“我明白了。”

刚才,有11个人幸免于叶向阳的本能。

好吧,乔先生也死了,现在已经有十个了,但是——如果这是叶向阳的本能,那么至少再相信一次也是值得。

老金是这么想的。

当老金朝神像跪下磕头时,气氛变得肃穆肃静。

“操,那老头居然……”

“……他真的这么做了。”

叶向阳抓住这个机会,又喊了一声。

“各位,我求你们了!请跪在神像前,我们也许能活着离开这里!”

可能还活着。

也许能活着出去。

这些简单的话所带来的影响是相当大的。

“我们能活下去吗?’

“我们能离开这里吗?’

“只需磕头?!’

犹豫不决的猎人们开始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好像真的在磕头似的。

就连刚才反对声音最大的那个人也跪下向神像低头。

然而,神像没有明显的变化。

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红光仍然从雕像的眼睛里发出。

叶向阳突然一惊。

‘我的想法是错的’

他转向四周查看,发现蒋娇还趴在地上不住的颤抖。

“如果……”

叶向阳小心翼翼地抓住了蒋娇的手腕。

她像只受惊的猫一样抬起头来。

叶向阳见了她,无言地点了点头,安抚着拍了拍她已经浸透了的后背。

直到那时,她才稍微放松了些,学着其他人的姿势向神像跪拜。

注意到变化的猎人们首先提高了嗓门。

“神像!!看看雕像!!”

“是眼睛!”

它眼睛里嗡嗡作响的红光渐渐减弱了。

“怎么回事?这真的有用吗??”

最后,红灯完全消失了。

“哦!!哦哈!!”

猎人们开始大声欢呼。

“红灯不见了!!”

“我们成功了!!”

兴奋的猎人们一下子站了起来。

即使这样,神像也没有发射红光。

叶向阳这才缓缓抬起头,看着死气沉沉的神像,发出一声宽慰的叹息。

“呼……”

正如他所怀疑的那样,在神庙内生死存亡与碑文的内容直接相关。

“如果是这样的话……”

还没有结束。

还有两条规则。

第二条规则,尊崇我神。第三规则,证明对神的虔诚。

隆隆声!!

伴随着一声让人瞬间起鸡皮疙瘩的巨大轰鸣声,整个房间开始摇晃起来。

叶向阳的表情立刻变得紧张起来。

“就像我想的那样……”

他的怀疑再次证明是正确的。

事情才刚刚开始。

巨大的神像正从石宝座上缓缓升起。

在此之前,猎人们还互相拥抱安慰。

但此刻他们却相信,这次一定会葬身神庙了。

他们被站起的神像吓得不知到逃跑,全部愣在原地。

很快,神像从宝座上完全站起。

它扫视了一下四周,开始朝猎人们走去。

砰!!

每一次神像踏上地面,整个世界似乎都在颤抖。

砰!!

它有多高?十几米??

砰!!

当众人缓过神来时,神像已经近在咫尺。

“小叶!!小叶!!!”

“我们能做什么??”

刚才还在骂叶向阳的猎人们赶紧围在他周围。

“有没有办法摆脱这种局面?”

“你倒是快说点什么啊!!”

这些壮汉,此刻已经接近崩溃边缘,有的男人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目前,叶向阳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第11章他是唯一的希望

老金是这么想的。

当老金朝神像跪下磕头时,气氛变得肃穆肃静。

“操,那老头居然……”

“……他真的这么做了。”

叶向阳抓住这个机会,又喊了一声。

“各位,我求你们了!请跪在神像前,我们也许能活着离开这里!”

可能还活着。

也许能活着出去。

这些简单的话所带来的影响是相当大的。

“我们能活下去吗?’

“我们能离开这里吗?’

“只需磕头?!’

犹豫不决的猎人们开始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好像真的在磕头似的。

就连刚才反对声音最大的那个人也跪下向神像低头。

然而,神像没有明显的变化。

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红光仍然从雕像的眼睛里发出。

叶向阳突然一惊。

‘我的想法是错的’

他转向四周查看,发现蒋娇还趴在地上不住的颤抖。

“如果……”

叶向阳小心翼翼地抓住了蒋娇的手腕。

她像只受惊的猫一样抬起头来。

叶向阳见了她,无言地点了点头,安抚着拍了拍她已经浸透了的后背。

直到那时,她才稍微放松了些,学着其他人的姿势向神像跪拜。

注意到变化的猎人们首先提高了嗓门。

“神像!!看看雕像!!”

“是眼睛!”

它眼睛里嗡嗡作响的红光渐渐减弱了。

“怎么回事?这真的有用吗??”

最后,红灯完全消失了。

“哦!!哦哈!!”

猎人们开始大声欢呼。

“红灯不见了!!”

“我们成功了!!”

兴奋的猎人们一下子站了起来。

即使这样,神像也没有发射红光。

叶向阳这才缓缓抬起头,看着死气沉沉的神像,发出一声宽慰的叹息。

“呼……”

正如他所怀疑的那样,在神庙内生死存亡与碑文的内容直接相关。

“如果是这样的话……”

还没有结束。

还有两条规则。

第二条规则,尊崇我神。第三规则,证明对神的虔诚。

隆隆声!!

伴随着一声让人瞬间起鸡皮疙瘩的巨大轰鸣声,整个房间开始摇晃起来。

叶向阳的表情立刻变得紧张起来。

“就像我想的那样……”

他的怀疑再次证明是正确的。

事情才刚刚开始。

巨大的神像正从石宝座上缓缓升起。

在此之前,猎人们还互相拥抱安慰。

但此刻他们却相信,这次一定会葬身神庙了。

他们被站起的神像吓得不知到逃跑,全部愣在原地。

很快,神像从宝座上完全站起。

它扫视了一下四周,开始朝猎人们走去。

砰!!

每一次神像踏上地面,整个世界似乎都在颤抖。

砰!!

它有多高?十几米??

砰!!

当众人缓过神来时,神像已经近在咫尺。

“小叶!!小叶!!!”

“我们能做什么??”

刚才还在骂叶向阳的猎人们赶紧围在他周围。

“有没有办法摆脱这种局面?”

“你倒是快说点什么啊!!”

这些壮汉,此刻已经接近崩溃边缘,有的男人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目前,叶向阳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点此阅读《都市:这个世界只有我开挂》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