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舒涵,高敏《快穿:今日又在女配肚子里求生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今日又在女配肚子里求生存
分类:古言脑洞
作者:双赢
角色:程舒涵,高敏
简介:程舒涵苏醒后,被告知她把自己睡死了,需要做快穿任务才能复生。
她以为,快穿任务不是攻略向,就是虐渣向;事实证明,她太天真了!
快穿的任务,还可以是:安全出生!
冷宫弃后:“只要宝宝在,黑化造反又如何?”
总裁白月光:“怀孕不宜杀生,收购他的公司,不过分吧?”
被黑影后:“孩子是无辜的,你不仁,别怪我不义!”
各种各样,即将被堕胎或在被堕胎路上的母亲,在程舒涵出现后,纷纷黑化,干掉渣男做女王。

书评专区


程舒涵,高敏《快穿:今日又在女配肚子里求生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快穿:今日又在女配肚子里求生存》第5章 本宫只要皇位,不要恩宠(5)免费阅读


楚婉清要的是出冷宫吗?

楚婉清要的是皇帝怀疑高家,偏偏楚婉清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将这件事达成,让高敏如何不慌?

画扇的耳朵贴在门板上,听到高敏摔杯子的声音,也听到高敏带着燕窝去御书房的声音。

“娘娘,您也太厉害了。”

说着,画扇的眼中流露出埋怨。

若是她们家娘娘去反击,何至于落此境地,还要被高家的庶女骑到头上撒野。

看出画扇眼里的含义,楚婉清眉宇间染上两分无奈。

主仆两人四目相对,画扇不得不垂下头,不满的咕哝:“我知道您之前为什么那样做,我只是不甘心。”

楚婉清也是此时才明白,并不是所有的退让,都能让对方收手。

退让只会让对方变本加厉。

“算了,天色不早,您还是早点歇息吧。”画扇走到楚婉清跟前,服侍她早些休息。

这几天楚婉清都没有睡好,也没有推辞。

程舒涵等的就是今晚。

再次入梦,程舒涵看到的场景,又是不同。

楚婉清身前,跟着的丫鬟比前几天看见的要沉稳许多。

“姑娘,你当真要嫁给八皇子吗?”梳着双丫鬓的丫鬟,眉宇间满是愁绪:“不说八皇子人品如何,就是他的母妃……”

八皇子的野心,就明晃晃的摆在脸上,偏偏要摆出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

也难怪老爷对他不喜。

“书鸢,他曾救过我,我心悦他。”

与之前在凉亭中,淡定的模样不同,少女眉宇间尽是盈盈笑意,对未来的生活,满是期许。

书鸢叹口气,没有再继续开口。

程舒涵迈着自己的小粗腿,笨拙的越过楚婉清闺房的门口,扒在门边扬声道:“楚婉清!比起恩宠,皇位才更加令人动心吧!?”

听到软糯的娃娃音,正绣盖头的楚婉清忙放下手中的绣撑,快步走向门口。

入眼的就是身着粉色锦服,梳着四方鬓,带着玉冠的小姑娘。

粉雕玉琢的模样,与楚婉清模样有七八成相似。

“你是谁家的孩子?”楚婉清蹲在程舒涵跟前,好奇的捏着程舒涵的脸颊。

也太可爱了。

程舒涵抬起胖乎乎的小手,拍开楚婉清捏她脸颊的手,气鼓鼓道:“你家的,记住我说的话没有!我想做皇太女,我要登基做皇帝!”

程舒涵说完,熟悉的,要离去的感觉再次袭来,她打断楚婉清要开口的话。

“千万要记得造反啊!!!”

正在熟睡的楚婉清,猛然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四周。

她抬手揉着微痛的太阳穴,回想着梦里发生的事情。

下意识的,她摸向自己还未隆起的肚子。

是她的女儿吗?

她的女儿在她梦里,居然梳着四方鬓,这代表着……她的的确确是要做太女的装扮。

造反吗?

楚家从开国时期就一直在朝为官,代代忠臣,从未有过谋反之心。

她一介女子,便是想登上大宝,也未见会有人辅佐她。

程舒涵待在暗无天日的环境内,感受着楚婉清内心无数的思想,只想疯狂吐槽。

什么破封建时代,女子做皇帝,未见比男子差!

【尊敬的陛下,时代背景不同,楚废后有这样的想法可以理解的哟~】

从小学习女戒,学习后宅管事的女子,突然有一天让她做皇帝,她是需要时间去消化的。

“我有一个成熟的想法。”

程舒涵在转念间,就想到了一劳永逸的办法。

【尊敬的陛下,您要弑父吗!】

真是太令统惊讶了,她居然让楚废后杀了皇帝!

程舒涵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内,露出纯真的笑:“听说过一句话没有,玩政治的心都脏。”无论男女。

想到达高位,必要的牺牲还是要有的。

而且,她觉着,楚婉清做皇帝可能也比现在那位狗皇帝要强。

最重要的是,楚婉清现在怀着龙嗣,作为李弘的遗腹子,她可是唯一正统的继承人。

挟天子以令诸侯这事,历史上又不是没人干过,楚婉清不过是挟未出生的天子以令诸侯而已。

问题不大。

想想就开心!

【陛下,您这样不怕遭到天道惩罚吗?】888战战兢兢。

程舒涵冷笑:“我倒是希望它能在我面前露个脸。”

天道是什么东西?

程舒涵伸了个懒腰,而后躺在原地:“我要睡觉了,不要打扰我。”

再醒来时,程舒涵是被吵醒的。

“大胆贱婢,胆敢偷本宫的陪嫁!”

茶碗碎裂的声音,惊醒睡梦中的程舒涵。

她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从刚才的言辞中,程舒涵知道,高敏应该是在诬陷画扇,准备将画扇也拿下,让楚婉清再失一位婢女。

毕竟,画扇跟书鸢都是随楚婉清从楚家到宫中的。

对楚婉清忠心的很。

她首要做的,就是卸去楚婉清的左膀右臂。

书鸢是左膀,那画扇就是右臂,两人留一个,她都咽不下这口气。

高敏坐在椅子上,凝视着被自己大宫女压着跪在地上的画扇,眼中闪烁着快意:“画扇,那对红珊瑚摆件就在你床下,你有何话说?”

高敏说这句话的时候,语调懒洋洋的。

仿佛已经看到画扇进慎刑司的场景。

摔杯子,不过是做个样子而已。

画扇咬牙切齿地瞪高敏:“就算我是奴才,那也是楚家出身的奴才,什么东西没见过?一对破红珊瑚,有神秘好稀罕的?”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高敏就是故意的!

高敏的视线与画扇对上,在画扇愤怒的视线中,她眼中盛满了得意,明晃晃的告诉画扇:我就是故意的。

楚婉清用拙劣的手段挑拨离间。

她自然也要回击。

楚婉清披着头发,穿着白色里衣的打开偏殿的门,入目的就是被打肿的,画扇的脸。

在楚婉清肚子里的程舒涵,感觉到楚婉清此时非常愤怒和心疼。

她没想到,母体的情绪还能同步给她。

压下楚婉清的情绪,她继续听。

楚婉清走到画扇跟前,眸色冰冷的看高敏:“我想,整个京城都知道高言盛当年倾慕于我。”


>>>点此阅读《快穿:今日又在女配肚子里求生存》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