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ID是精神病患者》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我的ID是精神病患者
分类:现言脑洞
作者:飞飞鱼
角色:
简介:系统传送开始,你,准备好了吗?江镜:再骚扰我我就弄死NPC!沈南词:没事我再制造一个NPC,你弄死我再造,咱俩多配。通篇胡扯,跟脑电波的时刻到了。

书评专区


《我的ID是精神病患者》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我的ID是精神病患者》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江镜,有结果了吗?”

“有。”

女孩眼睛亮了一下,有些急切的凑到了那个人面前。

“怎么样,选拔上没?”

“……”

江镜放下了手里的游戏,一瞬不瞬的盯着女孩。

女孩有些怯弱的后退了一步。

忘了,她不喜欢别人靠近。

“着急知道我会不会死?”

江镜冷哼一声,低下头继续玩手机。

女孩子动了下嘴唇,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江镜的表情。

“……姐,我没有……”

身后传来了开锁的声音,女孩咬了咬唇,似是下定决心般。

“我只是想关心一下你,毕竟当先驱者是很危险的,我不希望你去。”

江镜不屑的嗤笑一声,头也不抬。

“宋真,收起你的嘴脸吧,不就是这个破房子么,你要就拿去,少来恶心我。”

身后的脚步声停住了,宋真脸上出现了汗水,她不停的抽搐肩膀。

“江镜,你他妈是不是皮痒了,怎么这样跟你妹妹说话?!”

话音未落,一双鞋子飞来砸在江镜身上。

江镜停下了手里的游戏,抬头看向宋真身后的人。

江盛国,她的亲生父亲。

“报告,长官如果没什么事,下属就先走了。”

江镜等也不等江盛国的回复,拿起衣服和手机就走了。

路过江盛国时,她控制不住厌恶的拉开了与他的距离。

几乎是夺门而出。

走了许久,她蹲在路边的垃圾桶旁,不停的干呕。

“真是的,本来也没吃多少东西,这下直接掏空了。”

江镜惋惜的看着自己吐出来的东西。

身边走过去的路人像看智障一样看她。

———————————————。

姓名:江镜。

身份:平民。

背景:机密。

病史:机密。

危险程度:极高。

———————————————。

“欢迎来到异世纪,我的公民们。”

异世纪,世界以科技为战斗的主要力量,全世界的科技分部组成了一个完整的系统,各国以系统来维护本国安危。

每年,系统都会抽取一定的公民,进入系统中历练,但并不全是为了培养。

为了提升本国国民的整体素质,国家设置了一项死规则:公民必须参与系统抽选来提升公民贡献值,每五年筛选一次,公民贡献值过低的,将会被取消公民资格,驱逐出境。

但是,系统的历练也并不容易,死在历练场中的人,不计其数。

于是,市场中出现了这样一批人,他们替代被选中,而又不想去的有钱人进行系统历练,完成后通过黑网将贡献值划给那些富人。

江镜是个例外,本来她今年不会被选中的。

但是江盛国为了宋真,把宋真的背景资料悄悄改成了江镜的。

“宋真是你的妹妹,她这么小这么瘦弱,你作为姐姐应该去帮她。”

“去帮她死吗?”

江镜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父亲”。

“你他妈怎么说话!你怎么这么自私,我来求你帮点忙都不肯?!”

江盛国一脸盛怒的看着江镜,可是对方一副漠不关心的表情让他简直要疯掉。

“那是你的事,和我无关。”

江盛国瞬间暴怒,一脚向江镜踢了过去。

咔擦——

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江盛国不敢置信的看着江镜抓着他的腿的手。

疼痛让他更加暴怒。

“你他妈敢打我!你他妈敢打我!?老子供你吃供你穿,你敢打我?!”

江镜稳稳地抓着江盛国的腿,手里的力道瞬间加大。

“用我妈的钱,养我?”

“老子他妈是你爹!”

“同姓的爹?别忘了,你不是我亲爹,你只是和他重名而已。”

江盛国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瞬间炸毛,抬手就要去打江镜。

“你别忘了,我从哪里出来的,我资料应该还没消掉。”

江盛国手在空中猛地一顿,后背的冷汗直流。

忘了,江镜才从精神病院出来。

精神病,是会杀人的……

江盛国瞬间打了个冷颤,急忙想抽回自己的腿。

“别,别,我们好好谈。”

江镜放开了手,看着江盛国狼狈的抽回腿。

“五百万外加一套别墅,就行。”

“你他妈怎么不去抢!!!”

江盛国对江镜的狮子大开口简直不敢置信,五百万,在黑市能租一个团队了!!

江镜看了看江盛国扭曲的面容,真是,还以为真的父女情深呢。

“我可以帮她过五百贡献值。”

江镜又抛出了一个橄榄枝。

并不是她很厉害,而是她现在很需要资金和住处,和江盛国今天这么一闹,在这里肯定会住的不安心的,搬出去是更好的选择。

五百万,和她妈妈留下来的资产简直不能比。

“我怎么相信你?”

“第一,你可以先付五十万,然后把别墅的房产转给我,手续办完,我去顶替她第一场。第二,你就让你亲女儿自己去,钱我不要,房子给我。”

“凭什么!”

江盛国一说到钱财就像是炸了毛的猫。

“凭那套房子挂的有我的名字,而且合同在我这里,你只需要去一趟房开,或者我去一趟公平院。”

江盛国狠狠的瞪了江镜一眼,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留了这一手。

但是,想了想宋真,江盛国咬咬牙。

“行,五十万不算多,房子也转给你,但是第一场你必须拿到全部贡献。”

“没问题。”

江镜很干脆的同意了,转身开始收拾自己的衣服。

江盛国阴狠的看着江镜,阴恻恻的开口。

“希望我的女儿你能够活着回来。”

“希望我活着回来参加你的葬礼?”

江镜头也不回的把球踢给了江盛国。

江盛国被江镜反呛的难受,摔门离开了。

江镜一出门就收到了江盛国的彩信。

【房子全部转到你名下了】

【交易愉快】

江盛国阴冷的看着手机,恨不得将其捏碎。

当初就不该留下她。

江镜关了手机,开始向郊区走去。

这栋别墅是她妈妈留下来的,本来是给她当嫁妆的,所以提前收回也没什么不对。

晚上洗漱完后,她的手机收到的一条短信。

【恭喜你成为今年的先驱者!】

……

江盛国真的是巴不得她快点去死。

短信下面有一个链接,江镜点了进去。

里面是先驱者集中的地点名称和路线,江镜看了一下,还好,今年在这个市,不用她花钱跑出去。

第二天,江镜只背了一个背包,就踏上了集合的路线。

那是本市的一个科研中心分部,外部向来有人巡逻。

江镜在分部外站了一会儿,观察了一下四周,然后抬脚准备走进去。

“兄弟!你也是被选中的吗?!我们的命好苦啊!”

突然旁边窜出来一个人紧紧的抱住了江镜,吓得江镜差一点就掏出了路上捡的石头。

“呜呜呜呜……”

看清楚人之后,江镜沉默了一下,放下了手里的石头。

“方象,放开我。”

“嗯?什么方向?呜呜呜……”

“方象……”

“嗯?没方向啊……呜呜呜……”

“再不放开老子拆了你。”

身上的人瞬间往后跳了几步,江镜觉得自己瞬间轻松。

“哦!江哥!江哥是你啊!你帮你那个傻逼妹妹来啦?”

江镜甩了手里的石头,绕开了眼前的少年,继续向楼内走。

身后的少年瞬间叽叽喳喳的跟了上来。

“江哥你不知道,精神病院一别我可想你了!江哥江哥,果然你也要进去!我跟你说我也被选中了!”

方象顿了顿,继续说。

“你猜我怎么被选中的。”

“……”

“你猜你猜!”

“……”

“你猜啊猜啊,你肯定猜不到!”

江镜终于受不了了,在大门前停了下来,扭头看着一脸兴奋的方象。

“你顶替了你那个傻逼大哥。”

方象愣了一下。

“没错!!!你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有超能力!哇江哥我越来越佩服你了!!江哥江哥……”

江镜头也不回的跨进了大门内,她这么多年出不来精神病院,身后这个傻子有一半的功劳。

每一次,她日常观察就要过了,这傻子一来,她一揍人,日常观察归为零。

江镜冷静的走向把守大门的值班人员。

“你好,我后边这个精神病从医院跑出来了,能帮我把他送回去吗,我现在要到里面报道。”

士兵探头看了看方象,拿起对讲机说了句话,就向江镜点点头,说道:

“里面派人来处理了。”

方象在后面继续嚷嚷。

“江镜!江镜!你怎么不理我了?你还记得我们在精神病院的快乐吗?!”

面前的大门缓缓打开,一堆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从里面走了出来。

江镜忍住想吐的想法,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资料。

“诶你们别靠近江镜,她对白大褂过敏!”

突然身后的方象窜到了江镜面前,江镜不得不收回了手。

“……?”

江镜沉默的看着他,方象向江镜羞涩一笑。

“别夸我,我会害羞。”

然后接过江镜手里的资料,递给了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顺手接过,然后看向江镜。

“那个精神病人在哪里?”

方象突然一扭头,往后跑,边跑边叫:

“哪里有精神病,快出来我收了你!”

工作人员见怪不怪的向着方象做出了一个进攻的手势,其他人正准备动手,江镜突然说话了。

“是我。”

工作人员立刻打了个停止的手势,疑惑的看向她。

“我刚刚犯病了,抱歉。”

工作人员正准备出声询问,身边的人拍了拍他,示意他看资料,扫了几行后,他抬起头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江镜。

病史:精神病患者,重度暴躁症。

江镜没有精神病,是江盛国为了让宋玉和宋真进到江家,使得手段。

重度暴躁症是因为江镜偷偷溜去综合格斗场被宋真发现了,宋真污蔑她有暴躁症。

江镜原来因为身体原因,一直有嗜睡的毛病,容易犯困,就让江盛国有了动手脚的机会。

她整整在精神病院待了五年,每天都要进行日常行为观察,每周一次身体检查,每月一次智力什么的测评。

正常人在这样的环境下早就疯了。

但是这样的环境也让江镜有了充足的睡觉时间,再加上各方面表现不错,精神病院里的医生护士对江镜也比较宽容。

所以,对于江镜来说只是换了个环境生活,但是不知怎的,也让她对那些白大褂出现了极端的抵触情绪。

可能因为他们和江盛国有勾结吧。

解释清楚后,江镜和方象一起进入了楼内,楼内早已聚满了选中的公民。

“各位,安静,安静!”

大厅正中间站着几个白头发的科研人员,指挥着现场的秩序。

“首先,恭喜各位被系统抽中,来到神圣的历练场。在历练场中,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规则将会被发挥到极致,但是,为了荣誉,为了幸福,我相信在场的大家,都会全力以赴!”

方象站在江镜旁边,情绪随着老者话语变得兴奋起来。

“对!!!”

声音一出,周围的人全都扭头看了过来。

江镜瞬间觉得心态炸裂。

“好的!我感受到了你们的兴奋,接下来我们工作人员会来给你们发放手环。手环内有各位的信息以及所到历练场的信息,打开手环后,会出现一个电子投屏,在左下角有一个安全离开,如果遇到危机情况,千万千万要按下,不要逞能!”

科研人员表情严肃的强调了很多遍,在场的人里,一些刚满十六岁的女孩子忍不住小声啜泣。

手环是全黑的,没有任何按钮,但是当带上后,只要手指在手环上按一会儿,就会出现一个信息屏。

江镜带上了手环,观察了一下,然后着手整理自己带来的东西。

“哇塞好高级啊好高级啊。”

方象一脸乡巴佬的看着手里的手环,反复戳手环。

五分钟后。

江镜面无表情的看着灰暗了的安全逃离按键。

“江哥你看我厉害不,我能把这个东西弄灰了!你行不行!”

想了想,方象补了一句。

“男人不能说不行哦。”

江镜扭头,盘算着用斧头还是绳子,能让一个人快速死亡。

“各位,接下来,你们的历练就正式开始了,祝各位一路顺风!”

随着科研人员的话音落下,所有人摁下了确认。

江镜只感觉一阵强大的吸力吸住了她,眼前一片黑暗过后,她到了传说中的历练场。

“欢迎来到历练场,这里是D1区历练场,所有人在进入之前会随机得到一个武器,拿到武器后,可以通过在历练场内赚取积分,去商店更换武器或者补充武器必需品。”

话音一落,江镜手里出现了一个斧头。

方象就在江镜不远处,但是他的武器比江镜好太多。

AK47。

江镜沉默的将斧头收进背包内,走向了黑漆漆的大门。

“特别提醒,没有积分的公民……”

系统不知为何停顿了一下,江镜心头闪过不好的预感。

“没有积分的公民可以通过正确方式抢夺得到其他人的武器。”

哗——

四周瞬间爆发了喧哗声,所有人一时间,都离开了身边人一步远。

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江镜内心吐槽。

方象傻乎乎的抱着他的AK47,从一群虎视眈眈的人身边走过。

“江哥!!我有AK47!!”

江镜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尽量表现出自己不认识他的样子。

方象疑惑的拍了拍江镜肩膀,发现她没有动。

“啊……我认错人了吗……”

“……”

过了一会儿,江镜丝毫没动。

突然身后一阵风袭来,江镜干脆利落的转身。

“诶诶诶……江哥我就说是你!你逃不过我的鬼眼!”

江镜:是哪个环节出错了?这货认出了我?

方象笑呵呵的看着江镜,把手里的AK47递给了她,然后一副等着夸的表情。

江镜看着手里的AK47,下一秒,毫不犹豫的拉着方象推开了漆黑的大门往里面狂跑。

“快!拦住他们!那把枪我们平分着用!”

“冲!拦住他们!”

“快!”

“别跑!站住!”

身后一群人就像狼见羊一样,疯狂的向江镜两人跑过去。

跑过了一个长长的通道后,终于进入了场景。

出口是一个肮脏的巷口。

跑出来后门就消失了,这个门除了江镜两人,没人出来。

看来门是有针对性的,只是她恰好拉住了方象,所以两个人从一个门出来了。

“滴——计时开始。”

江镜和方象同时看向手上的手环。

过了会儿。

“拿好枪,直走左拐,能走多远走多远,不要回来找我。”

江镜把手里的枪还给了方象,她和他不一样,她要去做最危险的任务,拿到最高的贡献值。

方象点点头,认真的看着江镜。

“江哥放心,我出去了一定给你烧纸。”

说完,方象一甩手立刻开始跑。

江镜看了他许久,确定这个傻子不会回来,就向右边走了过去。

“C级任务,寻找感染者,危险程度较低,任务完成后可获得贡献值10,积分5。”

10,太低了。

江镜思索了一下,滑动了任务栏。

“B级任务,解救x小姐,危险程度一般,任务完成后可获得贡献值15,积分5。”

……这有什么区别。

毫不犹豫的,江镜接下了那个C级任务。

接下任务后,江镜面前出现了一些变化。

原来巷口的路是昏暗的,充满雾气。

而当接受任务后,就会出现一条开了灯的路。

整理了下衣服,江镜踏上了这条路。

很快就走到了路的尽头,路的尽头站着几个人,他们后面是一个巨大的医院。

“你好,你叫什么?”

其中一个女孩子对江镜伸出了手。

这种情况下展现友好,要不就是天真无脑,要不就是在探底。

江镜没有伸手,礼貌性的点了点头,就站到了一边。

女孩笑了笑,缩回了手,脸上显得毫不在意。

“蒋哥,还要等多久啊。”

另外一个平头暴躁的问女孩旁边的长头发男人。

被称为蒋哥的长发男人看了看远处,摇了摇头,示意平头不要慌。

看来这个男人是主心骨,原来头发长和见识短没关系。

江镜想了想自己的齐耳短发。

“再等等,这一个任务很危险,并不是像系统所说那样较低,我们要等所有人一起,人多力量大。”

蒋哥解释道。

说完,他转头看向了江镜,微笑着说:

“新人,报一个名字吧,毕竟一会儿我们要作为团体做任务。”

江镜学着蒋哥,笑了笑,说道:

“我叫你爸爸。”

所有人愣了一下,然后那个平头瞬间暴躁。

“表子你他妈给脸不要脸,蒋哥问你话呢!不老实等会儿让你什么都不知道进去送死!”

咔嚓——

没有人看见江镜什么时候动的。

只听到一声骨折声,和随之而来的平头的惨叫。

女生赶忙扶住平头,忌惮的往蒋哥方向退了几步。

“我知道,来这里所有人都会隐藏自己的信息,以免出去祸及家人。所以我们用的是代号,我的代号是蒋泽,平头的是张岚。”

蒋泽面上微笑不变,介绍了自己的代号。

“我是傅妍。”

女孩子象征性的说了句,就把头扭了过去。

江镜活动了一下手腕,点点头。

“精神病患者。”

蒋泽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不过很快修复了。

“现在我们要等一下后面的人,因为这个任务要所有人到齐了才能开启。”

“对了,你还不知道这个任务内容吧,我跟你说一下,这个任务是我们所有人一起进入医院后,会遇到里面的平民NPC,我们需要保护他们穿过医院,但是在走的过程中,会有人因为某个原因变成感染者。”

停顿了一下,蒋泽继续说。

“这个原因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是我们能掌握的消息是,感染者有可能是平民NPC也有可能是我们,而且感染者会隐匿在正常人里,当医院灯熄了,他就会攻击人。不过乐观一点,至少感染者不会感染其他人。”

江镜认认真真的掏出本子,将重点记了上去。

蒋泽看着江镜的动作,十分满意。

看来也不是这么不可控。

写完最后一个句号,江镜突然害羞的笑笑,抬头看着所有人。

“我想问一个问题可以吗?”

傅妍警惕的看了看江镜,点了点头。

张岚不服气的破口大骂:

“真是,贱人就是问题多。”

“你说。”

“我想问,在场的只有你一个人一个这次任务的主要内容吗?这个任务的内容也是你告诉他们的吗?”

问题一出,所有人都愣了。

傅妍看了看其他人的脸色,眼神复杂的看了江镜一眼。

张岚哼哼唧唧的出声:

“因为任务内容只有第一个到达的人才能知道啊真是蠢。”

江镜没有看张岚,而是用一种近乎审视的目光看着蒋泽。

“对的,我是第一个到的,所以我得到了消息。”

蒋泽快速的重复了张岚的话,然后扭了头过去看着那条亮着灯的路,此时刚好有一个人走了过来。

是一个少年,看起来才刚满十八岁。

和江镜来时情景一样,有人热情的对他伸出了手,不过不是傅妍。

“你好,我叫蒋泽,你叫什么?”

男孩子沉默的朝着蒋泽走过来。

下一秒。

“请让一下,你挡住我了。”

男孩面无表情的看着蒋泽戳在自己肚子上的手。

“……”

蒋泽收回了手,往旁边走了一步,让开了路。

男孩也没说个谢谢,就直接向着他身后的一个铁皮箱子走了过去。

放下背包,拿出保温杯。

然后喝了一口。

所有人就看着他的动作,风中凌乱。

“呜呜呜……我好怕,兰姐你走过来一点。”

道路那边传来了声音,蒋泽又看了过去。

是一个女人和一个学生样的女孩子。

蒋泽这次没有伸出手,只是微笑着介绍了自己。

“你好你好,我叫沈兰。”

沈兰大大咧咧的对着蒋泽笑。

“我…我…我叫…叫支小小,我…我和兰姐是一起来的……”

听到支小小的话,沈兰皱了皱眉头,但是没说什么。

交换名字以后,蒋泽又给她们说了一遍任务内容。

“好了,所有人到齐了,我们准备进入仓库吧。”

一转身,蒋泽就发现江镜在偷偷摸摸的摸门。

“……”

江镜丝毫不感觉尴尬的向后退一步,抬手示意蒋泽上前。

“咳咳…”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咳嗽,江镜扭头看去,是那个少年。

突然,他抬起了头,一瞬不瞬的看着江镜,江镜也毫不示弱的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滋拉——

充满铁锈的门开了。

所有人的目光被吸引了过去,随着门缓缓打开,门内竟然……

竟然还是一片黑。

江镜背上自己的背包,跟在人群后面走了进去,少年是最后一个进去的。

所有人一进去,门就关上了。

门内一片黑暗,几秒钟后,所有灯光打开。

大部分人闭上了眼睛来适应突然变换的光线。

门后是医院的一楼,进门后直对楼梯,左边看起来是放药品的,右边是门诊室。

但是很明显,左边的药房里有隐隐约约的走动的影子,而且门口有大量血迹,右边只有乱糟糟的走廊,看起来右边很安全。

“姐……姐这里好恐怖啊……左边看起来很危险,我们走右边吧……”

支小小从进门就开始死死的黏在沈兰身上,这会儿一见血迹,哭哭嚷嚷就拉着沈兰往右边走。

蒋泽则是走到了中间楼梯口,看了看墙上贴的医院科室示意图。

“这个医院是环状的,也就是说无论走左边还是右边都能到后面。”

说罢,看了看左右走廊的差距,蒋泽犹豫了一下,看向了身后的人。

“大家决定一下走哪边吧。”

“决定什么啊……决……决定干什么,走右边啊!右边!”

支小小突然不受控制的大吼大叫。

砰——砰——砰——

左边的药房里猛地传来了敲击的声音,听的所有人心里一阵寒意。

不约而同,所有人看向了右边。

“那我们就走右边吧?”

“我觉得可以。”

“行。”

“对对对,右边安全。”

江镜和后面的黑衣少年没有说话。

虽然感觉有什么不太对,但是,历练场里单独行动意味着危险成倍增加。

江镜决定和蒋泽他们一起,如果有什么问题,她自保没多大问题。

前面蒋泽已经身先士卒的去查看了,后面的人都紧紧的缩在靠右边的墙角。

一楼装置很简陋,左右各一个挂号室,里面一片漆黑。

江镜夜间视力很好,扫视一圈,很快就发现右边挂号室的窗台上放着一个收音机。

江镜捣鼓了一下,发现收音机居然没坏,没一会儿,收音机就有了声音。

【滋——滋滋——】

随着电流滋滋声,收音机里出现了微小的人声。

【左边是中医药室……安置有两个医生三个护士……全部走完会看到外一科里面有两个专家……滋滋……右边是外二科外三科外四科……会议室也在……死了一共有十名医生六名专家十八名护士……】

【警告……警……最近我院病患爆发未知感染病……请各位带好口罩!】

【紧急通知!被感染者对血需求很大,如果饮血不足,会出现攻击性!】

【滋——别走——别走一楼——滋——感染者全部被放出——千万别受伤——】

还没听完收音机,江镜就发现所有人都到了右边走廊,好像发现了什么?

“别动……”

“快快快让个路……”

张岚和蒋泽满手血的抬出来一个人。

看衣服是这家医院的人。

看来是一个平民NPC。

“咳咳……咳咳……”

“把他抬起来一点,谁那里有水?”

所有人看向了黑衣少年,他毫不在意的继续盯着地上的医生。

“可以把你的水贡献一点出来吗?都想拿到贡献值,人多力量大,这种东西共享要好一点吧。”

蒋泽抬头看向他,眼神里满是正直。

电光火石之间,只见他缓慢的摇了摇头。

支小小立刻站了起来。

“你这人怎么这样,贡献点水而已,又不是让你探路!蒋泽哥去探路人家都没说什么!你怎么这么自私啊!”

傅妍按住了支小小,让她后退。

“没关系,我这里有。”

傅妍递出了自己的水瓶。

“妍姐你真好,不像某些人!”

支小小狠狠地剜了少年一眼。

喝过水,医生总算能说出话了。

“你们,你们是来救我的吗?”

蒋泽一边给医生顺气,一边说道:

“对,现在你能把你掌握的情况跟我们说一下吗?”

医生深吸了一口气,缓了缓。

“我是这家医院的挂名专家,在外二科。出现变故是一个星期前……”

晚上八点。

“张医生,我先走了。”

“好的,回去路上小心。”

说完话,张医生继续低下头整理病例。

不知道怎么了,这里最近开始爆发大面积的感染病,而且还是未知感染病。

所有人会先出现发热,呕吐的症状,然后开始脱水,半瘫痪。

由于症状太普通,刚开始几乎没人在意这是未知的感染病,只当一般生病处理。

结果没想到几天后所有患者开始出现一种精神混乱。

“在最开始,所有人都没发现这种情况。”

医生缓了一口气,继续说。

“可是后来,我们发现值夜班的不管是医生还是护士,都会惨死,死状是被什么用爪子生生撕开。”

“然后我们经过实验发现,只要没有光,那些感染者就会出现一种很奇怪的变异,他们身上血管变成紫色的并且凸起来,然后手指变得细长,长出长长的指甲。”

医生抖动了一下身体,走廊的灯突然开始闪烁。

江镜握住了兜里的斧头。

“嗬嗬……然后……嗬……然后他们就破开了实验室玻璃窗!!!”

说完,医生身上血管变成暗紫色,猛的凸起来。

蒋泽脸色一变,边迅速后退边大喊:

“快跑!!!”

江镜头也不回的撒丫子向左边跑去。

身后,黑衣少年背着背包不紧不慢的跟着江镜,沈兰一溜的就跑向了江镜方向。

剩下的人都向楼上跑了去。

“快,进来。”

江镜迅速拉开了一个门诊室的门,把后面跟着的人拉了进去。

“呼——呼——”

沈兰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蹲在角落里,黑衣少年四处游走检查着这个房间。

江镜蹲在门边听着外面的声音,确认感染者没有跟上后,给少年打了个手势。

少年点点头。

“这里,安全。”

少年声音冰冷低沉,听的江镜汗毛直立。

江镜转过身来,坐在了门边,顺手把斧子塞回了背包里。

“叫啥啊妹子。”

沈兰手撑着下巴,看着江镜眨了眨眼。

“精神病。”

“哈哈哈,老妹真有趣。”

“进来之前咱俩说过话记得不。”

“嗯。”

沈兰叹了口气,年纪轻轻像个老头子,话这么少。

既然江镜不愿意说话,沈兰也就自己休整自己的去了。

没有和沈兰说话后,江镜转头盯着垫了块布坐在地上假寐的少年。

盯了许久,发现对面的人还是无动于衷,江镜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声。

“你为什么跟着我?”

“理由一样。”

少年睁开了眼,指向了沈兰。

真是惜字如金。

江镜撑着下巴。

“那你为什么跟着我?”

沈兰突然又被点名,有一点懵。

“啊?……哦,因为这里面我只认识你啊。”

江镜转头看向少年,笑盈盈的说:

“咱俩不认识吧。”

少年刚闭上的眼睛,又一次睁开。

清澈的瞳孔里什么情绪都没有,像一潭死水。

“你的位置。”

在所有人围着医生的时候,江镜的位置是在左边走廊和中间楼梯交界处那里。

江镜明明在发生异变的情况下,向楼上跑是最好的,但是她选择了向左跑。

江镜想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继续说:

“理由不足。”

少年眼睫毛颤了颤。

“一开始,收音机,我也听到了。”

果然,江镜冷下了脸。

这个人身手很不错,收音机的声音很小,她凑近才能听见,而这个人什么时候站在她的身后,她却一点也没发现。

收音机里第一段话每一节第一个字连起来就是【左安全,右会死。】。

“代号,精神病患者。”

“沈南词。”

沈兰一挑眉,一家人啊。

江镜觉得稀奇,这个人居然回话了。

摸了一把头发,江镜突然看向两个人。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

沈兰被江镜的眼神盯得毛毛的,搓了搓胳膊,等着江镜下文。

沈南词抬起了头,看向江镜。

“任务名字叫做寻找感染者,可是实质是让我们躲开感染者,护送平民离开医院,问题是,我们现在没有见到平民NPC,刚刚唯一见到的一个NPC却变成了感染者。”

“所以,你认为平民NPC已经混到我们队伍里了?”

江镜点点头,继续说:

“而且,目前,我们无法保证蒋泽给的任务内容完全正确。”

“你怀疑他?”

江镜再次点点头。

“依靠我知道的,我接下来应该会继续往左边走,你们呢?”

沈南词默默背上背包,看着江镜。

沈兰听的一愣一愣的,听到最后一句,毫不犹豫的说。

“虽然我没太懂,但是我觉得你很牛。”

“……”

江镜选择性忽视沈兰的后半句。

“好,等下我打开门我先冲出去,然后你们迅速出来,沈南词打头,大婶你走中间,我垫后。”

沈兰被这声大婶喊的嘴角直抽抽。

3——

2——

啪嗒——啪嗒——

江镜脸色一变,迅速打开门,叫了声“跑!!”

沈南词瞬间冲出去,沈兰紧追其后。

江镜头也不回一斧子向后砍。

噗呲——

一股温热的东西喷到了江镜身上,她脚踏在左边墙上借力向后一翻绕到了那个东西后面。

那个东西已经完全变样了,浑身血迹,白大褂被染了大半,脑袋上被江镜的斧头砍出了一个大裂缝。

感染者想转身攻击江镜,但是很奇怪的是,感染者力气居然没有江镜大。

江镜毫不留情的把手向下一摁,变异者脑袋瞬间成了两半。

她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下变异者死透没,发现变异者身上十分干瘪,皮肤仿佛一捏就会碎。

嗬——

嗬嗬——

突然,身后又传来了声音,江镜毫不犹豫向前跑。

沈南词和沈兰跑了许久,终于跑到了一个楼梯口,他们搜查了一下楼梯口旁边的门诊室,确认没有问题后,两人就在里面休整等待江镜。

呼——呼——

江镜用尽全力奔跑,却依然感觉身后那东西还是跟着,只是好像只有一个在跟着。

又跑了一段路后,江镜忍无可忍。

抽出别在腰上的斧头,一斧头向后横飞过去。

噗呲——

“吼——”

江镜扭头,就看到一个变异者正在试图拔出嵌在肩膀上的斧头。

“嗬——”

感染者发现江镜停了下来,立刻扑了上来。

江镜向左边踏了一下墙借力腾起躲过了感染者。

感染者肩膀上的伤口流出了黑脓的血,撒的地上到处都是。

它扭头试图继续扑江镜时,江镜一脚踢在了它的命根子处。

“……”

感染者后退了几步,充满暗紫色凸起血管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奇怪的表情。

趁它愣住的时间,江镜掏出背包里的菜刀就准备向感染者砍去。

叮——

【提示: D级任务寻找感染者里,感染者指甲可以换两积分,限量三十。】

江镜瞬间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微笑的看着面前朝自己扑来的感染者。

“吼——”

十分钟后,江镜把剁下来的指甲用感染者的白大褂擦干净,放进了背包里,然后向沈南词两人离开的方向跑去。

楼梯口,沈南词靠在门上假寐。

突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他仔细的听了一会儿。

咚咚咚——

啪嗒——

沈南词打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是浑身溅满血的江镜。

进门后,江镜擦了擦手。

“我没猜错,蒋泽给的内容缺失了。”

“依靠收音机的提示,感染者是需要新鲜血液维持人形、人性和力量的,这也许就是刚才那个医生突然变异,但是追赶过程中却能被我反杀的原因。”

沈南词点点头,给江镜递了块帕子,然后捂着鼻子后退到了墙角。

“……”

江镜用最快的速度擦干净身上,然后听了听门外,确认没有感染者追来。

“走,我们去楼上找蒋泽。”

“为啥不直接走?”

沈兰一头问号的看着江镜,她不明白,明明顺着左边一直走就可以出去了。

“因为收音机里最后说不要走一楼。”

沈兰打了个冷噤,赶忙从地上站起来。

3——

2——

1——

“冲!!!”

三个人狂冲出房间,往楼上一阵狂跑。

跑到三楼楼梯口时,江镜打了个手势让他们停下。

“啊!!!”

一阵惨叫声响起,所有人屏住气息。

沈南词看了江镜一眼,向发出声音的方向打了个手势,后者点点头。

下一秒,江镜抓住沈兰就往声音出来的方向跑。

“???”

不是这里有惨叫了怎么还拉我往这边跑?!

沈兰几乎是被江镜半拖着跑,身后沈南词不紧不慢的追赶着。

“等下拿出你身上的武器,保护好那个平民NPC!”

沈兰来不及点头,就见到前面楼梯口处有两个怪物正在扑向一个女孩子。

江镜掏出斧头,舔了舔嘴唇。

“积分大宝贝看过来!!”

平民NPC:“???”

两个感染者被江镜的声音吸引扭头看了过来。

“嗬——”

“吼——”

感染者行动迟缓的向江镜抓来。

“沈兰,弄死这一个!”

沈兰毫不迟疑的掏出了自己的武器——拳击手套。

“……”

江镜快速的用斧头砍下了面前变异者的头,然后转身向沈兰跑去。

却看见沈南词一脚踢在变异者身上,直接把变异者踢到了墙角,并且身上出现了一大个凹陷。

看这情况,多半是残废了。

江镜默默的转回了身,给沈南词记了一笔:危险。

然后砍下感染者的指甲收进了背包。

——————————。

姓名:沈南词。

身份:机密。

背景:机密。

病史:无。

危险程度:特级。

——————————。

“你……你们……你们是来救我的吗?”

角落里的NPC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对,你现在把你知道的消息跟我们说一下。”

女孩咬了一下嘴唇,看了看沈南词。

“我…我叫路珊,是这家医院的值班护士,感染病爆发是在前天晚上,好多…好多人都死了。”

说着,路珊脸色越来越苍白,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沈兰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我躲在四楼的一个储物室里……里面有其他人放置的零食,也…也配置了卫生间。”

说着她又看了沈南词一眼,努力强调自己的生存环境。

“你怎么活下来的?据我所知,一熄灯就会有感染者出现。”

江镜审视的看着路珊,语气满满的威胁。

“就…不要出声,不要靠近门边…我就这样活两天……”

路珊缩了缩脖子,显得有些怕江镜。

江镜挑眉,看了看沈南词。

看来自己更像个坏人,不过沈南词这长相好的,确实让人更有信任感。

但是江镜不会让沈南词来问,有些消息自己掌握要更加放心。

“那你为什么现在会被感染者追?”

“因……因为我的食物吃……吃完了……”

路珊头也不敢抬,低着头一直在哭泣。

江镜打量了一下路珊,没说什么。

“附近的感染者应该不止这两个。”

江镜边擦身上的血边说道。

沈南词环视了一圈,最后站在楼梯那里。

“他们上楼了。”

“给你,照顾好这个NPC。”

江镜丢了个水果刀给沈兰,刀片差点划烂拳击手套
>>>点此阅读《我的ID是精神病患者》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