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尊最新章节,张丽,陈里尹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霸尊

分类:玄幻爽文

作者:孤独浪客

角色:张丽,陈里尹

简介:起源争战,祸乱亿万位面,仙神其出。荒州,少年晨风,以战武体系证道,迎战负面能量,败仙道强者,登临起源界。

书评专区

霸尊

《霸尊》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清晨。

荒州,大昌国。

天刚亮,清泉村大多数村民都还在熟睡中。

村西头弯弯曲曲的田野路段,有一间茅草屋。

茅草屋外的小院子中,一名少年正在虎虎生风的打拳。

拳法刚猛劲道,每一拳打得空气“砰砰”作响的同时,又能激起强劲风力,吹得地面小石子滚出几米远。

青年相貌平平,约莫十四五岁,穿着一身缝缝补补的灰色粗布衣。

在茅草屋门边的石凳上,坐着一位瘦骨嶙峋的老人,老人脸上有很多长短不一的伤疤,一看就知道是个有故事的人。

晨啸看着自己儿子,对于大昌国的基础炼体拳术,越发熟练。

满脸欣慰的笑道:“可以了,风儿,吐纳一柱香,你娘差不多给早饭做好了。”

闻言晨风收住拳势,没有半点急促的喘气声和疲惫模样,显然是经常练拳,身体素质很强。

目光看向晨啸点头道:“知道了,爹。”

说完,晨风走到一旁光滑的石板上,盘腿坐下,闭目放空心神,以非常均匀的速度呼吸。

一呼一吸间,心神空明,仿佛与天地万物融为一体。

在这种空明状态下,一柱香不过眨眼间。

茅草屋内,传出一道慈祥温柔的声音。

“风儿,吃早饭了。”

晨风缓缓睁开双眼,看向石凳,发现晨啸的身影早已不见。

暗道:“爹一听到吃饭跑得真快,一点声都没有。”

茅草屋内,一张木桌,三张凳子,木桌上,三碗白粥,一个大碗装着三个白面馒头。

咕嘟咕嘟!

晨风一进门就看见,晨啸大口的喝着白粥。

笑问道:“爹,今天我的拳法怎么样?比平时是不是有很大进步?”

晨啸停下喝白粥,抓起一个馒头,咬了一大口,边嚼着馒头边吹嘘道:“还不错,不过不要骄傲,当年你爹我,在十五岁的时候,已经是兵卒境修士。”

“单手可举起两千斤重物,双手合力更是能举起四千五百斤重物,达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境界。”

荒州源气稀薄,广修战武体系,战武体系有七大境界:兵卒,士者,统领,御将,军王,战皇,武神。

传说兵卒境极限是五千斤力,这样的人亿万中难出其一。

要是晨啸真是能举起四千五百斤重物之人,早就荣华富贵享受不尽了,也不会住在一间茅草屋,啃馒头,喝白粥。

晨风坐在晨啸对面,眼神之中,尽是对自己父亲说话的不相信。

小时候初听,对晨啸是很崇拜,很相信。

随着渐渐长大,心智更为成熟,在加上看过一些关于军队修炼记载的书籍后,再也没相信过晨啸吹牛皮的话。

晨风左手拿起馒头咬了一口,右手五指张开道:“爹,您这话都说了不知多少遍?您要是真能在兵卒境爆发出四千五百斤力,我一定能做到极限,五千斤力。”

“哟嚯!还不相信你爹我了?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五千斤力,明日送你去军队。”

见晨风不仅不信,还口出狂言“五千斤力”,晨啸也来劲了。

这时,从晨啸身后灶房,走出一位皮肤暗黄的妇女,手里端着一个碗,碗里有两个鸡蛋。

张丽怒视晨啸道:“不好好吃饭,几千斤力的,这么厉害,你不去挑水砍柴,全都让风儿去做。”

晨啸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母老虎,真凶残……。”

张丽眉头一皱,问道:“你说什么?”

晨啸抬起白粥,笑道:“我说‘喝粥’,再不喝要凉了,凉了不好喝。”

晨风“哈哈”大笑起来,对晨啸竖起了大拇指,意思是在说“大丈夫能屈能伸”。

晨啸狠狠的瞪了一眼晨风,道:“喝粥,不喝要凉了。”

“是,爹。”晨风笑嘻嘻的喝起了白粥。

张丽坐在二人中间,将碗放在晨风面前,满脸慈爱道:“风儿,鸡蛋趁热吃。”

“谢谢,娘。”

晨风右手拿起鸡蛋,大拇指和食指轻轻一捏,,鸡蛋壳生出无数裂纹,紧接着“咔嚓”一声,蛋壳支离破碎,散落在碗里。

左手两指捏住鸡蛋,右手两指放开,随着最后两片蛋壳的掉落,蛋白表面完整光滑,竟没有没有一丝损坏的痕迹。

晨风才十五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炼体的同时营养必须跟上,每天吃两个鸡蛋是晨啸嘱咐的。

晨啸见状,满意的点头,夸赞道:“控力入微,不多用一丝力,不留多余的力,恰到好处的控力而用,很好!”

难得听到一次父亲的夸赞,晨风极为欣喜,麻溜的将鸡蛋,馒头吃完。

张丽轻轻的拍着晨风后背,有些生气道:“你这孩子,吃慢点小心噎着。”

晨风喝完白粥,拍了拍肚子,道:“娘我吃饱了,先去挑水,您和爹慢慢吃。”

说完,晨风跑出屋子,走到院子中,拿起放在篱笆边上的,水桶和扁担,一路小跑出了院子。

张丽刚起身喊了一声,“水…。”

晨啸立即出言制止道:“让他去挑吧,多看看村子,过了明天以后就没多少机会看了。”

张丽神色有些忧伤起来,眼角控制不住的流下了眼泪。

她虽然是个普通人,但也知道,荒州境内,年年战乱不止。

其他国家,十三四岁必须去军队接受训练,参加战争。

大昌国还算好,十五岁才让参加。

他们夫妻老来得子,不容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儿子,奔赴九死一生的战场,谁舍得啊!

晨啸也是不舍,可国没了,哪来的家呢?

出言安抚张丽道:“一大把年纪,还哭哭啼啼的,让风儿看见,他会担心的。”

张丽擦干泪水,目光带有恳求之色道:“晨啸,你当年在军队应该有些关系,你去求求他们,让风儿做个火头军。”

“到了三十岁解甲归田,我们还能活着看到他娶妻生子,这不是作为父母的一件幸事吗?”

三十多年前,大昌国与阎国一战,死伤惨重,晨啸捡回了一条命。

却因伤势过重,肉身难以恢复,就此被迫解甲归田,回了清泉村。

这么多年训练晨风,就是为了让他有朝一日,能报效国家。

晨啸目光坚定,直视张丽,铿锵有力道:“国家危难,我们不能自私的将儿子捆绑在自己身边,一辈子。”

“七八岁我就开始训练风儿,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让他去到军队,大放异彩。”

“你居然要我求人让风儿当火头军,此事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张丽无奈的叹了一声气,“唉!”

冷静一想,觉得晨啸说的对,国家危难,报效国家,上阵杀敌,才是身为大昌国子民应做的大事。

“好,听你的。”

张丽同意,晨啸也安心了,起身向屋外走去,“你烧些水,我把那只老母鸡杀了,给风儿吃顿好的。”

鸡窝中有两只年事已高的老母鸡,察觉到有人来,立即“咯咯咯”的叫了起来。

晨啸随手一指点出,快得无影,点在其中一只老母鸡头顶,那只老母鸡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扭头倒下,没了呼吸。

虽然当初受伤严重,被迫解甲归田,但晨啸曾经也是接近士者境的修士,本身实力还是留有一二,随手杀鸡,小事一桩。

正欲抓鸡出来的晨啸,忽听到十多米之外有脚步声,立即停下了动作,走到院子外的泥路上,等待着脚步声的主人到来。

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身穿黑白两色长袍,快步行走在田野路上。

抬头一看瞧见,院外的晨啸大声说道:“晨老哥,这么早就起来了,我正准备通知你,晨风从军一事。”

晨啸不接话,静静的等着。

男子见晨啸不理他,以为是人老了耳朵不好,听不见,随即加快步伐。

等男子,差三四米要走到面前,晨啸擦了擦眼睛,瞪大双眼,问道:“这不是,陈里尹吗?有事何为啊?”

里尹即村长的意思,专门管理村内户口纳税一事。

陈里尹停下脚步,气喘吁吁的说道:“我…是…来和你说,晨风从军一事的。”

晨啸抬手拍了一下脑袋道:“原来是晨风从军的事,你看我年纪大了,这事都忘了,劳烦陈里尹亲自跑一趟。”

陈里尹连连摆手道:“不劳烦,不劳烦,老哥你是从军过的人,儿子肯定差不到哪里去,晨风要是在军队有所作为,我这个里尹也能沾点喜气。”

晨啸假意客气问道:“陈里尹,里面坐,我们慢慢说?”

陈里尹再度摆手道:“不了,晨老哥,还有好几十家要通知。”

“明日一早,叫晨风去我家集合,等军队里面的人来接。”

晨啸点头,“好,知道了。”

“那就不打扰老哥了。”

“陈里尹,慢走,不送了。”

………

看着陈里尹的背影,晨啸笑了笑道:“这二愣子,还是一样好逗。”

上一篇 2022-04-20 下午4:31
下一篇 2022-04-21 下午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