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反派大佬每天在我怀里撒娇》季越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反派大佬每天在我怀里撒娇
分类:现言脑洞
作者:会跳舞的圆滚滚
角色:季越
简介:【1V1 甜爽 女强】又美又飒的白九大人身为第一个从无败绩的快穿任务者,在退休第一天竟被自家老大算计,再次进入任务。当遇到一心想杀自己的疯批偏执大佬,白九表示怕个毛,就是干!可结果阴郁黑化的大佬无辜的望着自己:小九,你只能是我的哦!高冷腹黑的影帝发了条微博艾特白九:夫人别生气,晚上我跪榴莲。杀人不眨眼的九千岁突然倒在自己怀中撒娇:九儿,求亲亲抱抱举高高~这是疯批偏执大佬化身软萌奶狗之路

书评专区


《快穿:反派大佬每天在我怀里撒娇》季越小说免费阅读

《快穿:反派大佬每天在我怀里撒娇》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老大,我们这样做,等白九姐回来一定会杀了我们的。”一身着干练职业装,身材高挑的女人站在一偌大的办公室里,对着身边的英俊男人说道。

男人双手负于身后,听到女人的话忍不住蹙了蹙眉,轻轻推了推黑色框的眼镜叹息道:“那有什么办法,难道眼睁睁看着这些位面被毁吗?”

女人红唇紧抿道:“哎,希望白九姐能理解,如果不是已经死了上百名任务者,我们也不会轻易打扰已经退休的她。”

俊秀男人语气低沉道:“若她能活着回来,要杀要剐随便她,只要能拯救这些位面,我也心安了。”

女人深深的凝视了男人片刻,微微垂眸没有接话。

“啊!”一惊恐的女音猛的传入白九耳中,白九有些呆愣的看着眼前的状况,只见一看起来十分清纯的短发女生被人用水全部泼湿,浑身颤抖,但短发女生后背却立的笔直,一副坚韧不拔的模样望着自己。

望着自己?

白九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手中拿着一个盆,是她泼的水。

“哈哈哈哈!”周围传来一阵嘲笑声,白九快速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很明显这是学校厕所,她们在欺负人。

而她,就是带头欺负人的那个。

“以后不准和季越说话,听到没有!”白九身边,一个女生双手抱胸的对湿漉漉的女孩威胁道。

女孩垂着脑袋没有说话,双手紧握拳头。

“问你话呢,听到没有!”女生走上前,刚想伸手推湿漉漉的女孩一把。

只听“砰”一声,白九一把将盆子扔到地上,女生吓了一跳,推人的手顿在半空中。

“走了,上课。”白九看都没有看被欺负的女生一眼,直接转头往外走去。

很明显,她又进入任务位面了,但她明明已经退休了不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橙子,什么情况?”白九在一群女孩的簇拥下走进教室,一眼就看到那个最与众不同的课桌,不用想,就是这原主人的了。

【白九大人,经检测,我们现在正处于一高级位面中,任务是从反派BOSS手里活下来。】一软糯糯的声音在白九脑中说道。

“我不是退休了吗?!怎么又有任务?!”白九趴在课桌上假装睡觉,脑中不停和系统对话,听到小橙子的解释,白九顿时感觉恼火,眉头猛皱!今天可是她退休的第一天,正打算在家窝着好好刷一天剧呢!

【是院长大人的意思,如果白九大人您不出手的话,这些位面可能都会毁掉了。】小橙子解释道。

“所以你帮院长一起算计我?趁我不注意直接把我送了进来?”白九沉声质问,尾音微微上挑,显示出此刻她非常生气。

她可是白九!从小在研究院长大,以最小的年纪完成了最多的任务,带着全满属性值回归,成了整个研究院第一个最年轻最早退休的任务者。

而小橙子,最初也只是一个没有名字只有数字代号的小系统,是跟着她一天天一个又一个任务成长起来的,因为她获得满属性值,小橙子才终于脱离数字代号有了自己的名字。

她从没有想过有一天小橙子会帮着别人一起来算计她。

【白九大人不要生气,小橙子也不想的,但是小橙子只是个小系统,反抗不了院长大人。】小橙子软糯糯的声音充满了不安和委屈,若是它有实体,都能想象此刻此刻的它正抓着白九裤腿撒娇的画面了。

小橙子说完,并没有得到白九的回应,又小心翼翼的呼唤了一声【白九大人?】

“你刚才说,这些位面全部会毁掉是什么意思?”白九突然沉声转移话题。她从小受的教育便是矫正位面,帮助每个位面的轨迹正常运行,如果这些位面问题大的别人解决不了,必须要她出手的话她不是不愿意,但是她心里很不爽的就是瞒着她,并且是她退休第一天啊!

好歹休息一天,退休第二天给她送进来也行啊!

【这些破损位面已经牺牲了上百个任务者了,没有一个能完成任务,所以白九大人,这次我们是...九死一生。】小橙子说最后一句话时,人性化的深深的吐了口气。

听到小橙子丧气的话语,白九轻勾嘴角冷哼一声道:“怎么?对我没信心?”

【当然不是!】小橙子立刻道。

“行了,剧情传送吧。”既来之则安之,她倒想见识见识,是什么样的位面折损了上百名任务者。

还有,等她功成身退,回去一定要把院长的脑瓜子打爆浆!!

【剧情传送】

原主白九,白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是白父白母每天求神拜佛年纪大了才得的一女,所以从白九出生起,便备受宠爱,从小受尽万千宠爱。

而在生白九前,因白父白母一直没有孩子,所以从孤儿院领养了一个三岁的小男孩司慕,可谁知刚刚领养回来,白母便怀孕了。

因为签了协议,司慕也不能送回去,所以便一直留在了白家,但白家没有给他改姓,他便一直用原来的名字。

宠爱过了头,就是溺爱。

原主白九因为父母亲的溺爱,脾气变得刁蛮又任性,特别是对这个领养的男孩,白九一直将他当成佣人般从小就非打责骂,白父白母又舍不得批评自家宝贝女儿,于是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殊不知,司慕在进入孤儿院之前就已经受过自己亲生父母的痛苦折磨,才两三岁的他经常被虐待的头破血流,甚至有一次因为太过疼痛而不小心哭出来时,父亲嫌他吵让母亲拿针线缝他嘴巴!如果不是恰好那时邻居敲门,他不敢相信一个人被活生生的缝住嘴巴是怎样恐怖的事情!

自打那以后,不管在痛,他都能忍住一声不吭。

司慕之所以被送进孤儿院,是因为他的父亲母亲死了,报警的是三岁的司慕。

司慕说,父亲和母亲打架,互相把对方砍死的。

谁也不会怀疑一个三岁小孩说的话,这件事情就这样掩盖过去了,但他父母到底是怎么死的,可能只有司慕自己才清楚了。

当司慕来到白家时,本以为进入白家是自己的救赎,没想到只是进入了另一个深渊。

当白家一家人幸福快乐享受亲子时光的时候,他只能像个佣人在一旁听白九无理的指挥。

就如同一边是光明一边是黑暗,而司慕永远站在黑暗中越陷越深。

他羡慕白九,更嫉妒白九恨白九。

若不是她,那现在白父白母怀里撒娇的,会不会是他呢?

当深陷黑暗沼泽无法自拔之后,他在白九的成人礼宴会上,他送了白父白母一个大礼物,那就是白九的死,当着所有宾客的面,白九被挂在天花板上的水晶灯,狠狠的砸死!

他本以为白九死了,他就是白家唯一的孩子,可以享受白九曾经享受的一切。

可谁知,因为白九的死,让白父白母一撅不起,整天浑浑噩噩度日,嘴里念叨的依旧是死去的白九。

司慕恨,他好恨,为什么没有人爱他关心他?!为什么所有孩子都能享受父母的爱,他就不能?!

他开始爱上做标本,每当看到有一家三口很幸福的时候,他就会变得无比疯狂!将他们抓起来做成标本放在自己的地下室,看着一个个标本脸上挂上的幸福笑容,才能缓解他内心的浓浓的恨意。

直至最后,男女主业成了他的标本之一。

白九接受完剧情,轻轻揉了揉太阳穴,拧眉道:“是挺变态凶残的,我的任务不应该是阻止他杀男女主吗?为什么是在他手里活下去?”

【因为反派BOSS目前最想杀的就是原主,如果原主能在他手里活下去,那后续所有轨迹都会变化。】小橙子解释道。

白九直起身子,看着讲台上讲课的老师,脑中低声回道:“我知道了。”

【温馨提示,白九大人,之前的任务者在此采用过勾引法、卖萌法、讨好法、甚至有人在十八岁成人礼当天连夜出国,但最终都惨死在反派BOSS手下。】小橙子语气凝重道。

白九嘴角轻勾,有危险才更刺激不是吗?

老师还在讲课,这些知识在白九看来,无疑是幼儿园小孩学的东西一样,白九从书包里掏出一面化妆镜,大胆的放在桌上照起了镜子。

讲台上的老师扫了一眼白九又快速转移视线,假装没看到。

谁让白家是这学校最大的股东,白九在学校里称霸,就连老师也不敢多说一句。

白九看着镜中的自己,伸出手指轻轻勾了勾发丝,这原主底子倒是不错,皮肤白嫩吹弹可破,脸颊两边还有可爱的婴儿肥,唇形也很好,看起来格外动人,较深的双眼皮显得双眼水汪汪的,让人只看一眼便有种想要捧在手心呵护之感,只不过小小年纪就开始化妆,遮住了原本的天然之姿,反倒是让她显得更老气了一些,没有那么讨喜。

白九拿出原主随身装在书包里的化妆品,在脸上简单的勾勒了几笔,整体老气横秋的妆容立刻就显得稚嫩动人了许多,这才符合她现在的高一的年纪不是?当然了,若是不化妆纯天然的更好。

“铃铃铃...”下课铃声响了,白九直接从位置上站起来往外走。

“白九姐,你去哪?”原主的跟班立陈琪琪马跟了过来。

“高三十班。”白九淡淡应了一声。她可是迫不及待想去看看反派boss呢。

“你要去找季越吗?”陈琪琪眼底放光,显然是想跟着白九一起去,和校草接触接触了。

季越?这是白九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了。

【白九大人,季越就是本位面的男主,是原主一直追求的对象,刚才你泼水的那个女孩是本位面的女主蔡菜。】小橙子非常默契的在白九脑中解释道。

白九得了男女主信息,也并没有太过于放在心上,因为这个位面的任务,她的目标只是反派BOSS,而离她被反派杀,还有两年,所以男女主也至少还有两年可活,她倒是不用担心他们。

白九没有回答陈琪琪的话,径直往楼上走去,高一在一二楼,高二在三四楼,高三则在五六楼。

正巧季越和反派boss司慕都在同一个班级,高三十班。

白九往楼上走去的时候,路过的学生都纷纷往两边避让,看样子都是很害怕白九,从这些陌生学生的反应看来,白九就知道原主之前在学校做事有多霸道了。

陈琪琪身为白九的跟班,趾高气扬的跟在白九身后。

刚刚来到高三十班门口,白九就听里面传来几个男生嬉闹的声音,“喂,司慕,帮我把鞋带系上。”

白九站在门口一看,只见一黄毛学生把脚直接踩在司慕旁边的椅子上,冲着司慕龇牙咧嘴的笑道。

其他学生似乎早已经习惯了这些场面,默默的低头学校,都在为了高考而奋斗。

白九没有说话,悄声的倚靠在门边,她倒是想看看反派boss面对这种情况会做出什么反应。

司慕微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半边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只是那浑身上下散发的阴郁气质让人感觉有些不适。

司慕一言不发,默默伸手看样子是要去帮忙系鞋带了。

白九嘴角轻勾,和她想的一样,这次遇到的反派boss,很能忍!

有时候,他们怕的不是那些看起来脾气火爆一言不合就发飙的人,反而是那些沉默不语,什么事情都藏在心底的人。

越能忍的人,到最后反弹一定是越大的。

“喂!”白九清亮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刚刚伸手去准备系鞋带的那双骨节分明的手猛的一顿,

那一只脚踏在椅子上让司慕系鞋带的黄毛听到白九的声音,立刻转头快步朝白九走来调笑道:“白九妹妹,来找季越?”

“嗯哼。”白九轻哼一声,目光却穿过黄毛落在司慕身上,此时司慕已经面无表情的继续看书,似乎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季越一下课就出去了,也不知道...”话音未落,白九只听自己背后传来一气愤的声音,恶狠狠的喊道:“白九!!”

白九下意识回头,只见一身高约莫一米八二左右,阳光帅气的男孩冲自己大步走来,高大的阴影瞬间将自己笼罩,季越一脸嫌恶的瞪着白九道:“是不是你干的!”

“什么?”白九拧眉。

“你给蔡菜泼水!”季越吼道。

“嗯,是我泼的。”白九抿唇回答,这是原主干的事,她无法否认。

没想到白九如此干脆的承认,倒是让季越愣了愣,若是往常,她一定会咬死不承认,想要尽力在他面前维持她那早就没有了的形象。

“白九,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不喜欢你!你不要再欺负我的朋友!”季越瞪着白九继续吼道,若不是看在她是个女人的份上,他早就想对她动手了。

“好。”白九冷静的应声,正好,她也不想花其它心思在任务目标以外的人身上。

“什么?”季越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女人说好?

“我说好。”白九重复了一次。

“哇哦~”周围传来一阵起哄的声音:“只有季越的话白九才会听啊!”

“季越,我们白九姐对你那么好,你就答应我们白九姐呗。”陈琪琪在一旁自作聪明的起哄道。

季越冷哼一声,不屑的对白九道:“我说了,我不喜欢你这样的女孩,以后别来纠缠我了。”

“好!那我回教室了。”白九顺着季越的话立刻接道,颇有种生怕晚了一秒季越就改口了架势。

众人看着白九毫不留念,头也不回大步往前走的背影,纷纷怔愣在原地,今天的白九怎么了?往常可是不纠缠到上个课铃声响,是绝对不会走的。

季越微微抿唇,不屑的低哼一声道:“不知道又玩什么把戏。”欲擒故纵?可惜在他身上没用!他喜欢的只有蔡菜!

陈琪琪听到季越的冷哼声,这才反应过来白九已经走了,赶紧大步追了上去。

“啊啊!”突然,一惊声尖叫从楼梯口传来,季越一下就听出了那是蔡菜的声音。

脸色一变,推开身边围着的一众男生,猛地朝楼梯口跑去。

而不管这教室外有多热闹,都丝毫没有影响教室里看书的司慕,他就在那里静静的翻着书,好似与世隔绝。

季越跑到楼梯口的时候,只见白九站在楼梯之上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而蔡菜却摔倒在楼梯下满身狼藉。

“白九!!”季越怒吼一声,两步跳下楼梯去将蔡菜扶起。

“疼...”蔡菜捂着小腿,痛的倒吸一口凉气。

“你刚才还说不会欺负蔡菜,你现在这又是什么意思!”季越双眼似乎都要冒出火星子了,瞪着白九怒喊道。

“不是我推的。”白九眉头微拧,开口解释道。

“还想狡辩!这里除了你还有谁?!”季越已经将罪名定死在了白九身上,“我告诉你,像你这种心肠狠毒的女人,我永远也不会喜欢你!”

这几句怒吼间,已经有不少同学围了过来,纷纷用惊惧之色望着白九,看样子都是觉得是她将人推下楼的。

白九面无表情的望着楼梯下的季越和蔡菜,冷声道:“我说了,不是我推下楼的。”

“不是你是谁?!那么多双眼睛都在这看着呢!”季越今天是打定主意要给蔡菜出头了,冲着白九大喊道:“你给蔡菜道歉!”

白九的薄唇紧紧抿在一起,面色冰冷的往楼梯下走去。

看着白九走下来,季越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心中有些发慌。

这个矮他一个脑袋的女生,竟然给了他一股无形的压迫感!

白九走到季越和蔡菜面前,神色冰冷道:“我不想重复第三遍,你说,是我推你的吗?”白九的目光落在一旁小鸟依人半靠在季越怀中的蔡菜道。

蔡菜被白九盯着,莫名的绝对这个女孩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了,之前的白九嚣张跋扈,但她却并不怕她,因为在蔡菜看来,越是表面跋扈的人,越是没脑子,每次被白九欺负,她都会安慰自己不要和一条疯狗计较。

但现在她却感觉有些不一样了,在白九的注视下,她心底竟然产生了一丝恐惧,一股无名的压迫感让她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身体。

感受到怀中女孩的瑟缩,季越抱着蔡菜的手紧了紧,沉声道:“蔡菜,大胆说!有我在,不会让她欺负你的!”

蔡菜垂眸,还是打算说出实话,低低的声音道:“不是她推我的。”

是她拿着书边走边看,一抬头正好看到白九吓了一跳,脚下一滑自己摔下来的。

“蔡菜,说实话,不要害怕!”季越认定了是白九干的,此时蔡菜说的话,季越就当成了是因为蔡菜被白九欺负怕了,不敢说实话。

“是我...”蔡菜话音未落,就听一旁传来教导主任气喘吁吁的怒吼声:“你们在做什么!”

“主任,白九把蔡菜推下楼,受伤了!”季越立即告状道。

白九淡淡的扫了季越一眼,脑中对小橙子问道:“你确定这是男主?”

【是的白九大人。】

“...”这么没脑子的人也能当男主,难怪会被反派boss干死了。

刚才就她和蔡菜两个人在楼梯上,她说了不是她推的,蔡菜也说了不是她推的,这男主是聋了还是脑子进水了,听不懂人话。

“你们三个,跟我去办公室,其他人回教室!”教导主任大手一挥吩咐道。

季越、蔡菜、白九站在主任办公室内,教导主任眉头紧拧,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白九一眼道:“白九,你是女孩子,怎么天天做些混混的事情!”

白九微微抿唇,沉声道:“主任,你不问事情缘由就这样说我,是不是对我有偏见?”

教导主任神情一滞,赶忙道:“我对所有学生都是一视同仁!”

说罢,看着白九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教导主任莫名的一阵心虚,但随即便自我安慰道:心虚什么!这个白九本来做事就猖狂!经常欺负其她同学,所以刚才一出事,他就下意识认为是白九干的。

“蔡菜,你来说是怎么回事!”教导主任把目光转向蔡菜身上,这个贫困特助生,一向老实不会撒谎。

蔡菜紧张的看了眼教导主任道:“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下楼的。”

“蔡菜!在主任面前就说实话,别害怕。”季越在一旁插话道。

“我...”蔡菜看了眼季越,又看了眼教导主任,明显有些慌了。

“你想她说什么实话,说是我推的,你们就满意了?”白九语气冷淡,最后一句话时尾音微微上挑,颇有种嘲讽不屑之感。

“难道不是吗?!你平时欺负蔡菜还欺负的少吗?!”季越瞪着白九道。

“主任,这位季同学不分青红皂白诬陷我,给我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我要他道歉。”白九懒得搭理季越,直接转头冲教导主任说道。

“...”教导主任顿时感觉自己的地中海有些凌乱,他的幼小的心灵才被伤害了好不好!每天处理这些破事,让他本就为数不多的头发又掉了几根!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季越伸手指着白九道。

“季同学,指着别人,是很不礼貌的。”白九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了!别吵了!”教导主任终于从自己发型的悲伤中走了出来,对季越道:“你说是白九推的,你有什么证据?”

“我亲眼所见!”季越笃定道。

“你看到白九推的蔡菜?”教导主任虽心中不信任白九,但还是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要将事情询问清楚。

“这...”季越顿时有些犹豫,支支吾吾开口道:“我过去的时候,看到白九站在楼梯上,蔡菜摔倒在楼梯下。”

“也就是说,你并没有亲眼看到白九推蔡菜?”教导主任皱眉,没看见还叫嚣的那么厉害。

“没有...”季越语调比先前低了不少。

“主任,学校不是有监控吗?查监控不就是了。”白九突然出声道。

季越看着腰杆挺的笔直的白九,眼底闪过一丝怀疑之色,难道真不是她推的?

十分钟后,季越满脸铁青的站在白九面前,语气僵硬道:“对不起。”

白九眉头轻挑:“和谁说对不起呢?”

季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对不起白九!是我误会你了!”

白九大方的挥挥手,轻勾嘴角道:“行了,回去吧,以后自己注意点。”

季越捏了捏拳头,转身就走。

“季越!”看着季越快步离开的背影,蔡菜赶紧大步追上。

“蔡菜,你怎么不早说不是白九推的!”季越此刻无比烦躁,竟然给白九道歉,真是丢人丢大了!

蔡菜一愣,呆呆的望着季越道:“我说了啊...”说了好几遍。

没想到刚刚来这个位面的第一天,就在学校发生了这么多小插曲。

白九坐在回别墅的专车上,轻轻合眸闭目养神。

“小姐,夫人和老爷临时去国外出差了,最快要三个月才能回来,因为走的太急,您又在上课,所以还没来得及给您说。”前方开车的司机叔叔对白九说道。

“知道了。”白九点了点头。

等白九回到别墅之后的一个钟头后,司慕才背着书包回来。

白九从不允许司慕在学校说出二人的关系,两人在学校就如同陌生人一般,上下学也是分开走的。

白九有专车接送,司慕却没有,每天都是自己坐公交车。

“喂。”白九窝在沙发上,冲迎面走来的司慕扬了扬下巴,傲娇的喊了一声。

司慕没有说话,连抬眸看白九一眼都没有,只是顿住脚步,听她的下一句吩咐。

不知道是让他去擦地还是帮她写作业?司慕垂着眸子里闪过一丝冰冷之色。他在这个家里,已经习惯了被她当做下人一样的使唤,尽管家里有佣人,但白九从不使唤他们,只会使唤他。

“帮我切点水果去,切小块点,要好吃的。”白九一如往常般,仰着下巴高高在上的指挥道。

司慕心中冷嘲,要好吃的?他怎么知道那些水果好不好吃,她也不会给他尝不是?

“听到没有!”白九瞪着司慕恶狠狠道。

“嗯。”司慕冷冷的应了一声,白九耳朵微动,没想到这个司慕的声音还挺好听,他的语调虽冷,但音色却很好,倒是颇有种让人耳目一新之感。

得了司慕的应声,白九又继续像只小猫般慵懒的窝在沙发上,此时的白九已经卸了妆,整个人看起来清纯又可爱,特别是那懒懒的模样真是让人恨不得上前在那婴儿肥上捏上两把。

分明是很可爱的一幕,但看在司慕眼里,却觉得格外刺眼反感。

【白九大人,您和反派BOSS初次见面,就这样使唤他,不怕...】小橙子担忧的提醒道。

“不然呢?撒娇卖萌突然一昧对他好?若是这些有用的话,之前的任务者都不会失败了。”白九脑子很清醒,她相信每个任务者都是聪明的,只是在这里没有用对方法罢了。

既如此,她不如暂时延续原主的作风,再想办法改变他。

她心中已经有了对策,但却不知可不可行。

【我相信白九大人。】小橙子认真的应了一句。

厨房内,司慕看着面前的苹果,眼中满是阴狠阴郁之色,拿着菜刀一块一块整整齐齐的切下,似乎将这苹果想象成什么东西了一般,每切一刀都让人感觉有一股阴森恐怖之意。

几分钟后,司慕端着一盘切的整整齐齐的苹果上来了,每块苹果切的连大小都差不多大小。

“你这甜不甜啊。”白九瘪瘪嘴,看着面前的苹果皱眉问道。

“不知道。”司慕依旧没有看白九一眼,站在一旁低声回答。

“你尝尝。”白九直接用命令的语气道。

听到这句话,司慕才终于抬了抬眼皮扫了白九一眼。

司慕用牙签插起一块苹果放进口中,几秒后低声道:“甜。”

“我不想吃甜的,我今天想吃酸的。”白九嫌弃的苹果推至一旁,任性的使唤道:“你重新去切,这些你拿走。”

司慕听到白九任性的话语,眼神微闪,一冰冷之色在眼底快速的一闪而过。

默默端起盘子又往厨房走去。

“不许浪费粮食,你把这些苹果吃完。”白九窝在沙发上,抬头冲司慕的背影喊了一声。

司慕没有回答白九的话,默默走回厨房,拿了一块橙子重新切。

一分钟后,白九看着面前整整齐齐的一盘橙子,立刻像个小馋虫一样拿起一瓣塞进口中,边吃边嘟囔道:“我喜欢橙子。”

【我也喜欢你,白九大人。】

“不是说你。”

【哦...】小橙子失落的应声。

“我吃不下了,你拿去吧。”白九将盘子随意的往旁边一推,盘内还剩下三瓣橙子。

司慕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端起盘子走进厨房。

五分钟后,司慕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做作业,白九从沙发上跳起,大步往厨房走去。

果然,和她猜想的一样,她碰都没有碰过且说不喜欢的苹果,司慕吃光了。

她说喜欢吃的橙子,被司慕全部倒进了垃圾桶。

接下来的时间,白九没有主动去找司慕,司慕更不会主动来找白九,非常平静的过了来到这个位面的第一夜。

第二天是周六,阳光明媚,白九难得早早的起床,一下楼,就看到了在餐厅吃早餐的司慕,依旧是那副刘海遮眼阴郁的模样,感觉司慕所在的地方,连周围温暖的阳光都被驱散了不少。

司慕看到白九下来,吃早餐的动作明显的顿了顿,若是以往,白九都是睡到大中午起来,白父白母不在的时候,他和白九不管是吃饭还是做其他的,他都有故意错开时间,不想和白九碰面。

白九自然的坐到司慕对面坐下,等着佣人端早餐上来。

白九喝了一口牛奶对司慕吩咐道:“今天天气好,一会你去把花园的花花草草都浇了。”

“嗯。”司慕淡淡应声,从小到大,他都习惯了白九的吩咐。

小时候不是没有拒绝过她的吩咐,但她转眼就能去找白父白母告状,甚至说自己欺负她打她!

他不想被赶出白家,他害怕又过上小时候那种生不如死的生活,所以他能忍受白九的使唤,能忍受各种不公平的待遇!

因为他相信,总有一天,他能堂堂正正抬起头来,站在这里!

不管,是什么方法。

小时候那对自称是他父母的男女满身是刀痕倒在血泊的中的画面再司慕脑中一闪而过,司慕眼底的杀意一闪而过,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但做了那么多任务的白九却在那一瞬间,敏锐的感觉到了司慕的变化。

不动声色的抬眸扫了司慕一眼,没有说话。

昨夜,她在脑中想了无数个方法,最终才确定下一个,那就是刺激司慕爆发。

前面的任务者各种软的方法都试过了,既然软的对司慕没用,那就来硬的!

司慕那么能忍,她偏偏不让他忍!心底的黑暗被爆发出来,才能得到真正的缓解释放。

半个钟头后,白九一身浅色长裙,打着太阳伞,如同公主般骄傲的站在花园中,居高临下的看着拿着水管浇水的司慕。

“你怎么浇的,那边都没浇到!”白九拧眉指挥道。

“喂!你轻点,这些花可都是进口的罕见品种,若是浇坏了你可赔不起!”

白九站在那里,伸着白皙的手指不停的指挥,总而言之,对于司慕这个领养的哥哥,没有丝毫尊重。

司慕默不作声,白九指哪里,他就浇哪里,看起来非常听话的样子,只是他眼底浓浓的寒意随着白九叽叽喳喳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深。

“我看你倒是挺合适拿水管的,等会浇完花不如把地也全部洗了吧。”白九望着司慕,眼底满是轻嘲之意。

【白九大人,这真的能行吗?】小橙子看着白九的一举一动,心里有些发慌...怎么办,她觉得白九大人等不到18岁生日那天了,会不会今晚就被反派boss搞死啊!

“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白九挑眉道。

【万一这方法不行,岂不是更得罪反派boss?】小橙子一脸纠结。

“怕什么,若是实在没办法消散反派boss杀我的心,那我就在死之前,先干死他!”白九语气凶狠道。

【...白九大人,别闹。】

“哈哈哈,开玩笑啦,小橙子别紧张,我可是研究院出来的正规军,一定会遵守任务规则的。”白九咧嘴一笑。

【呵呵呵...】小橙子艰难的扯了扯嘴角笑着回应了一声。

终于,听到白九让他洗地的话语,司慕脸色有了一丝僵硬之色,抬头看着白九,语气没有丝毫温度的说道:“我还要复习功课。”

“那又如何?”白九嘲讽道:“我让你洗地,你就必须洗。”

看着白九不屑的神情,司慕握住水管的手紧紧的捏起,本是流通的水瞬间中断。

“怎么?不服?”白九打着太阳伞,朝司慕走近了一步。

司慕没有说话,但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白九想来已经不知道被他杀了多少次。

“你不是很能忍吗?你忍啊。”白九轻嘲一声:“最讨厌你这种装模作样的人,明明心里不爽的很,表面还装作一副平静的样子,忍气吞声给谁看?!”

“看着我做什么?”白九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司慕道:“想骂我?想打我?还是...”白九轻轻靠近司慕的耳边,语气阴森道:“还是想杀了我?”

“滚开!”司慕猛地一把推开白九,自己也往后大退几步,似乎觉得白九的靠近,让他很恶心。

“原来你也会反抗,我还以为你永远只会默不作声的忍受呢!”白九讽刺的说道:“讨厌我吗?有本事打我啊。”

司慕恶狠狠的瞪着白九,显然是一副恨不得马上把眼前之人弄死的样子。

“怎么不说话,不敢吗?胆小鬼,讨厌我又不敢反抗我,我看你一辈子只能被我压在脚下,你...”白九话音未落,只见对面的司慕猛的大喝一声:“我杀你了!!!”

一粗壮的水柱猛的朝白九袭来,白九下意识想拿太阳伞一挡,但又马上停住了动作,让水全部淋在了自己身上。

看着被自己喷才落汤鸡惨兮兮的白九,司慕突然感觉自己心中的那股怨气消散了不少,手一松,水管掉在地上,水还在哗啦啦的流,浸入草坪。

“发泄一下,舒服了?”白九挑眉看着司慕。

司慕惊愕的望着白九,她是什么意思?

白九走到司慕面前,虽说浑身湿漉漉的看起来很狼狈,但那居高临下的气势却丝毫不减,“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什么都瘪在心里忍着,有本事你就像今天这样发泄出来!让我瞧得起你!”

说罢,白九直接转身就走,留下司慕一个人站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


>>>点此阅读《快穿:反派大佬每天在我怀里撒娇》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