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冰冰病娇暴君失忆后求我疼疼他》小说最新章节,凤浅笙,君霆御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冷冰冰病娇暴君失忆后求我疼疼他
分类:宫斗宅斗
作者:千秋岁引
角色:凤浅笙,君霆御
简介:【病娇+女强+马甲+团宠+甜爽+偏执狂+重生】和亲公主随手捡的男人竟是梦里欺负她的病娇大暴君!暴君还失忆了,吃药后性情大变非搂着她喊宝宝,又要亲又要抱,非要跟她疼他宠他,不疼就黑化疯批。占有欲极强,不许她身边出现男人,一言不合红着眼睛就委屈控诉,又疯又凶,“宝宝,只许宠朕,你多看谁一眼朕弄死谁!”凤浅笙一脚踩在大暴君肩上,“别废话,只许亲一次,不许咬!”双洁1v1,he

书评专区


《冷冰冰病娇暴君失忆后求我疼疼他》小说最新章节,凤浅笙,君霆御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冷冰冰病娇暴君失忆后求我疼疼他》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浅浅,乖宝宝,你是我的,你的身,你的灵魂,你所有一切都属于我,我要把你锁起来,藏起来,除了我之外,谁都不可以见!”

“谁看你一眼,我就把他碎尸万段!”

耳边响起男人疯狂嗜血的声音。

身上好重......

压得她几乎喘不上气来。

听见那人疯狂偏执的话,凤浅笙艰难睁开眸子,对上男人那病态阴郁的眸子。

男人面容俊美,可那冷厉阴郁的眸子却死死盯着她,宛若要把她吞吃入腹,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

而她,双手被男人凶悍反剪在头顶,纤细的脚腕上,系着长长的镣铐链子,献祭一般,被男人狠戾囚禁在身下。

君霆御玄色衣衫凌乱,眸中神情癫狂,瘆人的阴戾让她浑身颤抖。

凤浅笙听见自己沙哑求饶,“阿御,不唔......”

可惜。

才出口一个字,便被男人暴戾的堵住了唇瓣,疯狂痴缠,痛并快乐......

“不要!”

凤浅笙大喘着猛然惊醒。

又是这瘆人让人浑身颤抖的梦......不,说是梦,却又如此真实,宛若她曾经亲身经历过一般......

“公主,小心,有刺客!”

才醒,凤浅笙就听到尖利惨叫声传来,顷刻间侧头看去。

眸色所及之处,一戴着面具的玄色衣衫男人拔剑朝她刺来。

凤浅笙眉头一皱。

迅速侧身避开。

砰!

长剑砍在她先前坐着的位置上,石凳与石桌顷刻间化为粉碎

“何人敢行刺本公主?”

凤浅笙抽出腰间长鞭,一鞭子朝那刺客抽了过去。

长鞭被那面具男人一把拽在手上。

狠狠一用力。

“该死!”

凤浅笙低咒一声,人被连鞭子带人强行拽了过去。

被拽过去时,凤浅笙另一手拔出腰间匕首。

在距离不过寸许时要被拽入男人怀里时,打算一刀子捅死他。

可凤浅笙还没来得及动手,凑近了,闻到男人身上淡淡的檀香气息时,听见男人嗓音嘶哑闷哼 了一声。

“嘶......”

随后,高大的身体倒在了凤浅笙身上......

凤浅笙:“?”

“公主?”

那小宫女看安全后,才从柱子后面出来。

“公主,要杀了这刺客......”

宫女未说完,凤浅笙寒声怒斥。

“滚出去!”

来和亲前,她记得皇兄说过,东临有一疯王,名叫君霆御,是年少就赫赫有名的战神御王。

喜戴青面獠牙面具,常用一柄黑色玄铁剑,宛若修罗地狱恶鬼。

而眼前这人的面具和用剑都对得上......

凤浅笙眸色一暗,厉声道。

“没本宫命令,谁也不许擅自入这院子!”

她可没忘记,这东临派来伺候她的宫女方才遇到危险时的做派。

“是!”

那小宫女咬牙切齿应了一声后出去了。

凤浅笙把人扶进了自己房间。

放在榻上后,纤纤素手落在那青面獠牙面具上。

揭开......

面具揭开的瞬间,凤浅笙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这人,面具下的容颜。

竟与她梦里那可怕的男人一模一样!

俊美却邪戾乖张。

想到梦里和这男人蚀骨沉沦,被这男人疯狂掠夺的惨兮兮模样,凤浅笙手一抖,面具落下去,砸在了男人脸上。

“嘶......”

男人闷哼一声, 皱眉睁开了眼睛。

睁开眸子的瞬间,看见服凤浅笙,男人手如铁爪一般握住了凤浅笙手腕。

翻身把人摁在身下......

“啊!”

凤浅笙惊呼一声,人就被摁住了。

“你是谁?”

男人面色阴戾质问她。

“你别紧张,我是......”

凤浅笙话没说完,君霆御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沙哑的嗓音压抑暴躁,“我又是谁?!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啊啊啊!!!”

他极为痛苦,喉咙里发出一声声狂躁的低吼。

双目赤红死死盯着身下女人,那修长纤细的脖颈下,青色的血脉无声诱惑他。

君霆御低低咒骂一声,张开牙齿朝那泛着冷白的脖颈咬了下去。

疼痛在脖颈蔓延。

凤浅笙眸色幽暗看着身上的罪魁祸首。

低声咒骂,“当真是个变态疯子!”

趁着男人松懈之际,凤浅笙把自己一只手抽出来。

一根细得几乎看不见的银针扎入了君霆御某处穴位。

“嗯......”

男人闷哼一声,倒在凤浅笙身上。

凤浅笙推开男人,坐起身整理好自己凌乱的衣衫。

眼前这男人,是东临那可怕的嗜血战神疯王君霆御没错。

他刚才的样子是......发疯到处杀人,却不知出了什么意外失忆了?自己倒霉遇上差点被杀。

想到自己这和亲公主要嫁的人是如今东临皇帝夜元洪。

据她的人查探汇报,那夜元洪已有皇后,据说与皇后恩爱有加,那方才不愿护主希望她死的宫女,也是夜元洪的皇后派来的。

她做过的梦里,夜元洪......会死无全尸,挫骨扬灰,头颅还被疯王割下来,挂在城门上七天七夜。

夜元洪死后当位的,是眼前这疯批君霆御。

她这和亲公主真入宫给夜元洪当妃子,不仅仅会护不住琉璃国,还会丢了自己性命。

短短思忖之间。

凤浅笙已做好了打算。

她凤浅笙就算是和亲,要当,也只当唯一的皇后,才不会去当什么妃子,更不会去当梦里惨死的夜元洪的妃子!

凤浅笙纤细白皙的手在君霆御那俊美的面容上抚过。

“大变态,别怪我。”

“谁让你......”

凤浅笙的手指落在君霆御那染着自己脖颈鲜血的唇瓣上,带着几分恶劣发泄的按压了一下,喃喃继续出声。

“在梦里那般吓人,吓了我好多好多年。”

“不过你放心,我也不是白利用你,我会给你治病。”

凤浅笙手落在君霆御脉上。

微微皱眉。

把了脉后,她总算明白君霆御为何发疯了。

那令人神志疯狂的毒药,竟是从他小时便下在他身上,毒药入体多年,那下药之人当真是歹毒。

后来应该是让人调理过,却没多大用处。

若不治好,君霆御当了帝王后,定会失去理智屠戮天下。

她的梦,绝大部分从来没有预示错。

尽管凤浅笙不知君霆御为何暴起斩杀夜元洪,但这些都和她没关系。

她只知道。

为了琉璃国,她不能嫁给夜元洪,她要趁着君霆御失忆的这段时间里,让君霆御爱上自己,为自己推翻夜元洪,坐上皇位。

“不过你的病吃了药后,会性情大变,到时候,你可不能怪本宫。”

凤浅笙看着君霆御喃喃道,“不过本宫倒是很好奇,吃了药后,嗜血变态的你,变成黏人的小可怜,会是什么模样?”

......

翌日。

床上男人悠悠转醒,一醒来,发现自己手臂有些重。

一女子趴在他胸口。

女子衣衫凌乱,露出肩部莹白诱人的肌肤,看得君霆御眸色一深。

君霆御的动静,吵醒了凤浅笙。

“醒了。”

凤浅笙起身后,故意也不拢好自己衣衫,面色自然的打招呼。

男人狼一样的眸子盯着凤浅笙,浑身紧绷,“你是......”

“本宫是琉璃国公主,是你主子。”

凤浅笙道,“而你,是本宫身边贴身伺候的暖床男宠。”

话落,凤浅笙小手落在榻上的男人衣衫上,修长白皙的指尖挑开他衣衫,俯身下去。

主人一样高傲,巡查着属于自己的领地,气息落在男人脖颈见,慵懒暧昧。

“我叫什么?”

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

凤浅笙没回答,盯着男人凸起的喉结,张嘴咬了下去......

“唤......阿御。”

凤浅笙咬牙喊出了梦里那带着疼意喊出的名字。

“男宠?阿御?”

“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

君霆御烦躁的抬手扶额,目光落在凤浅笙脖颈上,低沉的嗓音森冷冻人。

“你脖子上的牙印......”

那上面,是一抹红。

凤浅笙故意没遮掩。

“看什么看?”

凤浅笙伸手,掐住君霆御下巴,“本宫还没责怪你昨夜伺候本宫时突然发狠咬了本宫一口,把本宫咬出血的事。”

“我咬的?”

君霆御目光森然,恶狼一样的凶悍盯着凤浅笙。

“我不信。”

“除非你让我再咬一次!”

话落,君霆御把凤浅笙拽进了自己怀里。

低头一口咬了下去......

就算失忆了,恶狼终究是恶狼,不是那么好糊弄。

血腥气味在唇齿间散开,不知为何,君霆御尝到了甜美的血液味道后,心中暴涨的戾气散了不少。

察觉到掌心下的身体在发颤。

君霆御安抚的舔舐了几下伤口,克制退开。

锐利的眸子盯着脖颈上两个挨得极近的伤口,齿痕一模一样。

“看来,你没骗我,确实是我咬的。”

凤浅笙推开君霆御厉声怒斥,“放肆!”

“别忘了,就算失忆了, 你也是本宫的男宠,得自称奴才,懂?”

“区区男宠,也胆敢对本宫如此无礼!还不快跪下!”

快给她跪下!看她怎么趁着君霆御失忆,把他这变态调教得服服帖帖!

“跪?”

君霆御邪气勾唇。

“好。”

“我跪。”

男人话落,大手猛然一用力,把凤浅笙推到在榻上,他单膝跪在她面前俯身压制欺身而上,嗓音邪肆。

“公主,我跪的可令你满意?”

凤浅笙淡然躺在君霆御身下,身娇体软,媚态横生,芊芊素手抬起,抚摸着君霆御那张俊美的面容,漂亮的眸子里露出无奈宠溺的神情。

“阿御你当真是放肆,整天在本宫面前我我我,也就只有你仗着本宫的宠爱,才能在本宫面前如此肆无忌惮了。”

“可谁让本宫宠你呢。”

凤浅笙轻佻抚了一下君霆御那冷厉的薄唇。

语气暧昧继续言语,“看在你床上功夫好,伺候得本宫十分愉悦的份上,本宫大人有大量,原谅你的无礼,允许你自称我,但以后,记得喊本宫公主,可明白?”

凤浅笙言语之间,暧昧横生,宛若君霆御真是她豢养来讨自己欢心的男宠一般。

若不是她知道自己在算计人,恐怕还真会误认为眼前蛰伏暂时收敛利爪的人是自己男宠。

“宠我?”

“呵。”

君霆御不屑嗤笑一声,冷厉的眸子盯着身下的女人看。

尽管他什么都不记得,面前自称公主的女人说得这般真,但他仍旧敏锐的认为。

假的。

都是假的!

但.......

他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也能够感受得到这公主对自己没杀意,因此愿意配合她,陪着她演戏。

至于为什么把自己留在身边,还说自己是她男宠,他想,继续留在她身边,他会找到答案。

“对,宠你。”

凤浅笙说得丝毫不心虚。

四目相对的瞬间,暗潮涌动,势均力敌。

两人各怀心思,但最终谁都没有戳穿谁。

“好,我相信你。”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响起,凶悍抓住凤浅笙手腕,在凤浅笙那莹白手背上落下一吻。

“我的......公主。”

凤浅笙闻言,心里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暂时把这死变态将来的暴君糊弄过去了。

“来人!”

君霆御寒声命令,“送热水进来,公主要沐浴!”

外头守着的人都是凤浅笙自己从琉璃国带来的心腹,之前就得了凤浅笙命令。

恭敬应声道,“遵命。”

不过片刻,外面的人很快送了热水进来,又恭敬的把房门合上退了出去。

君霆御撩开床榻周边帷幔,高大的身体站在床榻外侧,危险又诱人,深邃的眸子居高临下盯着凤浅笙看,像蛰伏的凶悍猛兽。

凤浅笙知道君霆御在看他。

男人周身气势强大,凤浅笙却丝毫不怕。

也不能怕!

与虎谋皮,弱则成为虎口食。

坐起身后,凤浅笙衣衫都懒得拢起,慵懒抬眸,目光毫不畏惧与君霆御对视,抬起脚,一脚不客气的踩在君霆御那泛着诱人光泽的八块腹肌上。

“阿御,还愣着做什么?”

凤浅笙嗓音骄纵高傲,“还不快把本宫抱起来,放进浴桶里去。”

君霆御眸色幽暗盯着凤浅笙。

看了半晌后,邪肆勾唇。

“好的,我的公主。”

语毕,把人打横抱起来,大步朝浴桶走去。

浴桶旁。

凤浅笙背对着君霆御,气势很足的寒声下令。

“好了,出去吧,本公主要沐浴了。”

君霆御站在凤浅笙身后,高大的身体却纹丝不动。

危险幽冷的嗓音从凤浅笙身后传来,“公主,身为你的男宠,难道不应该伺候公主你沐浴吗?”

凤浅笙袖子里的手抓着掌心,冷酷道,“本宫说了,不需要!”

“呵。”

君霆御非但没乖乖听话下去,还恶劣开口,“身为男宠的话,应当什么都做过了,公主这般抗拒说不需要,莫非是还怕被我看光?”

说这些话的时候,君霆御狼一样的视线落在凤浅笙身上。

目光宛若刀子,把凤浅笙衣衫割成碎片。

“闭嘴!”

“阿御,你恃宠而骄了,本宫心里想什么哪儿容得你一个区区男宠揣测?”

凤浅笙稳住心态,面色淡然让人看不出紧张来,唯有宽袖下的小手因身后男人那侵略性十足的视线,而微微握成拳头。

“本宫向来喜欢自己沐浴,不喜旁人伺候。”

“你出去!”

“阿御,这是本宫的命令!”

虽说与虎谋皮,就要做好以身饲虎的准备。

但......

凤浅笙暂时还没做好真把自己喂给他,毕竟她昨夜派出去查君霆御的人还没回来,她还不知道他身体是否干净。

她是第一次,既然打算算计君霆御,让他爱上自己,为了琉璃国,她必须当君霆御的皇后。

自然也希望君霆御同自己一样。

君霆御目光深沉,垂眸盯着眼前浑身紧绷的女人。

哑声道,“好。”

“桌上的面具,戴上。”

君霆御这张脸,任由谁见过,都能知道是那赫赫有名的战神疯批御王。

她得找借口遮掩起来,“毕竟你是本宫的男宠, 本宫占有欲强,你的脸,只有本宫能看。”

面具被凤浅笙换了,君霆御那把剑也被凤浅笙收了起来。

这样的话,没人知道她胆大包天把御王藏匿在自己身边了吧。

......

君霆御离开后,凤浅笙松了一口气。

咬牙低声暗骂,“果真是个疯王,真难应付。”

就算失了忆,男人一举一动之间,给人压迫感觉侵略感十足,幸好她扛得住。

察觉到君霆御当真离开后,凤浅笙寒声命令。

“出来。”

一声令下,一道黑色的身影从窗外翻进来,跪倒在凤浅笙面前,黑衣女人恭敬开口。

“公主。”

凤浅笙抬手,“来。”

“遵命。”

语毕,黑衣女人扶起凤浅笙的手,把人 扶进了浴桶里,拿起软帕动作轻柔的仔细擦拭起来。

“公主,您这样太危险了。”

“他现在信了您的话,但是以后等他恢复记忆了,公主您怎么办?”

红豆担忧出声。

“红豆,谁告诉你他相信了本宫现在的话?”

凤浅笙在袅袅水雾中闭上了眸子,表情淡然道,“御王他从未信过我的话。”

“他如今留在这里,不过是因为失忆了,看本宫对他并无恶意,才会留下罢。”

都是千年狐狸精,心知肚明互相配合演戏罢了。

就看.......

到时谁入戏更深了。

红豆听了凤浅笙的话之后,心下震撼。

心想主子不愧是主子,她硬生生是半点都没看出来在演戏。

沐浴完毕后,凤浅笙命令红豆把她需要的药拿进了屋里。

用了膳后,凤浅笙独自在屋子里捣鼓到下午,做出了要给君霆御用的药。

......

晚上。

凤浅笙终于把君霆御喊到了自己房里。

君霆御进屋时,看见凤浅笙背对着他,低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他丝毫没有身为一个男宠的自觉,大步走到凤浅笙身后。

“公主,你身上......”

君霆御微微俯身,在凤浅笙脖颈上嗅了嗅。

嗓音喑哑道,“好香。”

“这是用了什么香?”

凤浅笙皱眉,心想这变态疯子还真懂得什么叫做得寸进尺。

身形微动,想要从男人面前转身离开。

才动,就听到男人嘶哑嗓音从后传来。

“别动。”

男人像蛰伏的猛兽,看凤浅笙眼神,像要生吞活剥了她。

大手霸道强势,毫不客气落在凤浅笙细腰上,逐步上移时,俯身在凤浅笙耳边气息撩人道。

“让男宠我......来伺候公主休息。”

凤浅笙心想若不是现在在利用他,早一刀子砍了他。

“放手!”

“别整天想那种事!”

君霆御理直气壮,“公主,你不是说我是男宠吗, 男宠不想着伺候公主夜夜邀宠还能想什么?”

凤浅笙道,\"比如,你记忆恢复的事。\"

此话一说,君霆御调侃的面色顷刻间冷了下来,眸色思量的盯着凤浅笙。

“你要帮我恢复记忆?”

白日里他探听过,凤浅笙的确是琉璃国派来和亲的公主。

这和亲公主身份应当不假,但关于他的身份,就不知道她到底瞒了多少。

如今说要帮他恢复记忆?

凤浅笙以为自己会信么?

天真!

“那是自然。”

凤浅笙转身,抬手抚摸男人俊美的侧脸,半真半假道。

“毕竟,你可是本宫唯一的男宠,也是本宫最宠爱的男宠,本宫先前与你可是有诸多美好回忆,怎么舍得你忘了呢。”

“自然是要帮你好好想起来,才不算是辜负了本宫与你的一番情意。”

凤浅笙情深意切,目光缱绻温柔的注视着君霆御,说得像他们曾经真恩爱过一般。

一刻钟后。

凤浅笙坐在软塌上,君霆御坐在凤浅笙面前,凤浅笙拿起药瓶。

“这药,会让你服药后的三日内,性情大变,你可自愿忍受?”

“你放心,你是本宫最疼爱的男宠, 本宫不会害你。”

君霆御眸色深谙的盯着凤浅笙看了片刻后,勾唇邪气的亲了亲凤浅笙的手背。

“公主,我自然是信你。”

对于君霆御的话,凤浅笙是一个字都不相信,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笔墨。

“口说无凭,立字为证,签字画押。”

免得将来这暴君好了后,找她算账。

有字据在,就算将来他算账,自己也有一点凭据在。

君霆御:“.......”

“公主,我不是你的男宠吗,怎么?”

男人低沉的嗓音满是讽刺,“这么怕一个男宠找你算账?”

“让你做什么就做, 哪儿那么多废话!”

凤浅笙伸出脚,一脚不客气踩在君霆御肩上。

“快给本宫写!”

君霆御眸色幽暗的看了一眼踩在自己肩上的小脚。

不见光的脚,很白。

白到发光。

他喉结克制不住的滚动了几下,微微侧头俯身,突然在凤浅笙脚背上落下一吻。

“好,我签。”

语气里,带着君霆御都未曾察觉的宠溺纵容。

凤浅笙压根就没想到君霆御会亲吻自己脚背,浑身一哆嗦。

可为了举动不怪异,控制住自己没有把脚丫子从君霆御肩上收回来。

语气故作淡然,“阿御乖。”

话落,假装自然的要把自己的脚收回来。

却被君霆御一把抓住脚腕。

凤浅笙脚腕纤细,一手就可以牢牢掌握。

君霆御面色自然的把凤浅笙小脚放在自己腰腹处,“公主乖,别动。”

“你一动,若是字写错了可怎么办。”

此话一出,凤浅笙只能咬牙不动,任由君霆御一边提笔写字,一边霸着自己脚不放。

男人身上的体温传到脚上,凤浅笙从来没与哪个男人如此亲密过,非常不习惯,却因为自己编造出的男宠身份,不得不逼着自己习惯适应。

毕竟只有男宠的身份,才能够把君霆御时时刻刻绑在自己身边,亲自看着。

也才能够更快的让君霆御喜欢上自己。

明明君霆御写字的时间很短,可凤浅笙却觉得度日如年。

“好了,公主瞧瞧可还满意?”

凤浅笙目光扫了一眼君霆御写的东西,立刻夺了过来,收好。

“好了,现在自己去床榻上。”

君霆御:“?”

“公主,不是要吃药吗? ”

去床榻上做什么。

“别管那么多,按照本宫说的去做。”

“好。”

不管凤浅笙玩什么猫腻,在他察觉到凤浅笙对自己有恶意之前,不会动她。

君霆御到了床榻上,凤浅笙站在君霆御面前,拿出结结实实的绳子把君霆御双手给绑了起来。

“公主,你这是做什么?”

“别管。”

凤浅笙还是这句话,绑好了后,从药瓶里倒出两粒药。

“阿御,张嘴。”

这么说的时候,凤浅笙已经掰开君霆御下巴,把药丸塞了进去。

君霆御吃了药后,凤浅笙拍了拍君霆御的脸。

“乖乖的,好好在屋子里待着,不许出去,这是本宫的命令。”

丢下这句话后,凤浅笙目光难得心虚的瞥了一眼君霆御,飞快离开。

还在门外咔嚓一声,把房门从外面上锁,把君霆御锁在了里面。

君霆御一开始不知道吃个药罢了,为何这么大动干戈。

但他很快,君霆御便知道了原因。

药物入体后的半个时辰后,君霆御只觉自己头疼得要命。

钻心的疼伴随着身体不正常的热度上升。

“嘶......”

药物让君霆御体会了什么叫做冰火两重天,难受至极的闷哼出声。

听见房间里传来的动静,凤浅笙让红豆下去。

“好了,本宫知道了,你下去吧。”

“遵命。”

红豆离开后,凤浅笙小手抓紧了手帕。

她派出去打探的人已经回来了,汇报说这东临疯王性格残暴,是因为他不行,和太监一样。

所以从小到大,身边从未有人伺候过。

君霆御不行的话, 凤浅笙一颗悬着的心就彻底落下了。

砰砰砰!

发作的君霆御控制不住,暴躁的开始在里面砸门。

低沉的嗓音暴躁又委屈。

“开门!”

“浅浅开门,为什么把我锁起来?浅浅,开门好不好?”

“我头疼,还难受.......”

听见男人的话,凤浅笙嘴角微微抽搐,她的药能慢慢根除君霆御体内残留的毒素,能让君霆御慢慢恢复记忆,但有一些副作用。

比如,会让君霆御性情大变,从吃人的恶狼,变成缠人的小狼狗。

又比如,会激发君霆御的渴求。

\"红豆说了,君霆御是太监,本宫怕什么?\"

这么给自己安抚后,凤浅笙打开门门锁......

“啊!”

才开门,一道高大的身影几乎是立刻就扑倒了凤浅笙。

男人像大狼狗一样,把凤浅笙迫切霸道的抱在怀里,动作凶悍, 可却一边不安的蹭着凤浅笙的脖颈,一边委屈控诉。

\"浅浅,你怎么那么坏......坏得我想用绳子把你和我绑在一起,这样的话,浅浅永远不会离开我了吧。\"

凤浅笙:“???”

“死变态真想像梦里那样囚禁本宫?”

君霆御此刻才没心思去听凤浅笙骂自己什么,他固执偏执的呢喃着阴戾病态的话,“浅浅.....浅浅乖一点,乖乖的自己伸出手求我把你铐起来......”

听着男人一声声呢喃威胁,勒在她腰间的手力气是那么的大。

凤浅笙想起自己做了无数次被君霆御这变态囚禁的梦,咬牙压住把君霆御推开的冲动。

不高兴的强调,“是公主,叫我公主!”

“浅浅。”

“公主!”

“浅浅。”

凤浅笙:“......”

狼崽子,怎么被自己药傻了还这么令人生气,还愈发缠人!

罢了。

横竖是她药效造成的后果,君霆御现在一切只凭本能,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自己何必与他置气,平白浪费力气。

“浅浅......”

君霆御固执偏执的喊着凤浅笙的名字,一脚把房门踹上。

大手拽住凤浅笙手,一个弯腰,用力把凤浅笙打横抱在自己怀中,脚步迫切焦急的大步朝床榻走去。

被君霆御这般对待时,凤浅笙半点不怕。

“呵,让你狂,你狂吧你,和太监一样,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君霆御听见凤浅笙的话,似乎不太高兴。

皱眉看了怀里的女人一眼,眸色更为幽暗。

怎么办 ,好想生吞活剥吃了她!

可怎么吃?

到了榻上,君霆御仍旧没把凤浅笙放下,死死缠着凤浅笙,把人牢牢圈禁在怀中,委屈又不得其法。

很焦灼。

暴躁的蹭凤浅笙的脸,一声声的喊,“浅浅,浅浅乖宝......”

凤浅笙的人查的没错。

君霆御长到如今二十,身边从未有过任何女人,人人都说他要断子绝孙,自然也没人敢教他那些东西。

凤浅笙无法从他怀里出来,生气道,“喊本宫做什么?”

“喊了也没用,毕竟你不行,和太监差不多,忍忍就过去......”

凤浅笙的话还没说完,被君霆御猛然一勒。

整个人全贴在了君霆御身上,不知感受到了什么,凤浅笙后面的话突然噤了声。

凤浅笙:“!!!”

好半晌之后,凤浅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不、不是说是太监吗?!”

凤浅笙目光有一瞬间的呆滞,怀疑人生。

别说君霆御太监了,简直是......丧心病狂,不可言语描述!

君霆御这样的都是太监的话,整天下恐怕都没一个真男人了。

凤浅笙羞愤,“谣言害本宫!”

本以为是个太监,没想到是假的,全都是假的。

她无法再像一开始那样淡然,在君霆御怀里挣扎起来。

“阿御,松手。”

“你放开本宫。”

怀里人的挣扎让本就不得其法正暴躁不安的君霆御愈发不悦。

“别动,浅浅宝宝,不许动,要听话。”

君霆御说话时,加大了力道,把凤浅笙几乎勒得喘息不上来。

“宝宝,你不教我怎么做就算了,现在还不听话?你怎么这么欺负人?”

正在凤浅笙想要用针把君霆御给扎晕过去时,听到男人委屈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呼出的气息撩得她耳垂发红。

“阿御你松开本宫!”

到底谁欺负谁?君霆御心里难道就没点底吗。

“不喜欢浅浅宝宝这么喊我。”

“不喜欢......”

男人偏执霸道,冷冽的眸子此刻猩红一片的委屈盯着凤浅笙要求、

“喊御哥哥。”

“乖宝宝,听话,喊一声。”

凤浅笙真的拿君霆御没办法了,她万万没有想到,性情大变的君霆御,会如此理直气壮霸道的让她这样。

明明是说话的语气都是很委屈的,仿佛她要是不顺着他,一言不合他那双猩红的眼睛就能哭给她看。

但落在她身上的动作行为却是那么的霸道强势。

妥协喊了一声,“御哥哥!”

咬牙切齿的,仿佛要吃了他。

“宝宝,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为什么喊得那么凶,看着我的眼神,像是要咬死我一样?”

君霆御表情更为委屈了。

“宝宝,你不喜欢我吗?”

男人暴躁的控诉,“为什么不喜欢?你不是说,我是你唯一的男宠吗?”

吃了凤浅笙给的药后,君霆御就算是此刻性情大变了,却还能够记得正常时候的事情。

但相反过来。

三日后从此刻状态恢复成正常脾气的君霆御,不会记得此刻傻了的他到底做了什么事。

须得等到君霆御体内全部毒素被清理干净后,他才能记起来性情大变后的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凤浅笙心想自己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咬牙笑盈盈的,在君霆御不悦紧紧抿着的薄唇上亲了一口。

“放心,本宫没有不喜欢你,本宫喜欢得很!”

君霆御又皱眉。

“不对!”

凤浅笙笑得杀意十足,“御哥哥,又哪里不对了?”

“宝宝,你为什么在我面前自称本宫?你喜欢我,不应该也和我一样自称我吗,你自称本宫,定然是不够喜欢。”

“呵。”

君霆御说着,面色骤然森冷下来。

浑身散发阴郁丧气,“宝宝,果然你是不够喜欢我。”

“果然啊......”

男人病态偏执的幽幽道,“还是得把宝宝的手捆起来,用链子锁住宝宝的脚腕,让宝宝完完全全属于我一个人......”

凤浅笙:“???”

说得好听点, 是性情大变,说得直白点,就是被自己药傻了。

还想着把自己给锁起来,君霆御这是什么禽兽?

顶着一张无辜纯洁委屈的表情,嘴里却说出如此丧心病狂的话来。

“绳子......”

君霆御目光露在一旁的帷幔上, 大手一拽。

撕拉一声, 帷幔被君霆御扯落撕烂出一块布条来,抓着凤浅笙的双手,当真要疯批的把凤浅笙捆起来。

凤浅笙立刻双手抱住君霆御的肩膀,堵住了君霆御那冷冷抿起的薄唇。

君霆御被凤浅笙亲得停住了动作,眸色偏执的死死盯着亲吻自己的女人。

片刻后,凤浅笙眼睛瞄到君霆御手里打算束缚自己的布条落了地,才敢松开,一脸乖巧的看君霆御道,“我我我,我自称我还不行吗?”

“别动不动就说什么绳子镣铐,我不喜欢。”

她以后再也不在君霆御的面前自称本宫了,心理有阴影。

“嗯。”

君霆御眼睛发红的盯着凤浅笙那漂亮的唇,丝毫不在意凤浅笙方才说了什么。

他的眼里仿佛有火,要把人烧死在其中。

“宝宝......”

君霆御嗓音嘶哑得异常,喉结滚动了几下。

他想。

他似乎找到了怎么缓解自己满身焦躁不安的办法。

“干什么唔.......”

凤浅笙话音刚落,就被男人掐着下巴,堵住了唇,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翌日。

凤浅笙一睁开眸子,下意识朝身侧床榻下的位置摸去,摸了空。

吓醒了。

猛然一下子坐起身,发现床榻下她昨晚踹君霆御睡的位置空荡荡的,君霆御并不在自己身边。

“来人!”

凤浅笙厉声质问,“他呢?”

嗓音有些沙哑。

红豆听见了凤浅笙的命令后,立刻从暗处出来,在凤浅笙面前恭敬的低头汇报。

“回公主殿下的话,那位去了厨房,公主殿下您别着急,他离开这屋子之前记住了公主殿下您的话,戴上了面具遮掩了容貌。”

“没人会把他认出来。”

听到这话后,凤浅笙松了一口气。

算计君霆御这样深不可测的男人,她须得步步小心。

“他去厨房做什么?”

“饿了,他不会让别人做吗?”

这么离开她身边,吓死她了。

\"公主。\"

红豆面色僵硬的道。

“虽那位在吃了您的药之后性情大变,没先前那么可怕了,但他只对公主您一个人有好脸色,如今就算戴着面具出去,那冷冰冰的眼神看一眼人,都让人遍体生寒。”

“底下的人不是没有说过让他在房里陪着公主您就行, 可他那眼神一扫,底下的人都怕了。”

“没人敢拦着他进厨房。”

凤浅笙闻言皱了皱眉。

君霆御本身就不是常人,身上血腥煞气那么重,没被自己药傻之前,冷酷又恶劣。

底下的人又不是她这么能抗,会怕也是正常。

“红豆,你瞧他今日,可有什么不妥?”

红豆恭敬回。

“公主殿下,并无不妥。”

话落,又小心翼翼说,“公主殿下,您这是在担心那位吗?”

她是公主殿下的贴身女侍,昨夜守在外面,听了些动静。

到了最后,虽未发生什么实质性的,但公主殿下莫不是要把自己的心给丢了?

“别乱说!”

凤浅笙耳根子微红的反驳,“本宫只是在利用他达到自己的目的罢了。”

话虽如此。

可凤浅笙自己明白,这话说的极为牵强。

她本就是要算计君霆御喜欢她,爱上她。

她自己不做点表示,怎么能引得君霆御上钩?

君霆御那样气势强悍危险又俊美邪肆的男人,谁能抵挡得住太长时间?

更何况,明明那么暴戾的男人,吃了药之后竟然抱着自己要自己宠他,凤浅笙再冷硬的心都受不住的心软。

“好了。”

凤浅笙知道自己迟早要玩火自焚,但现如今不想在自己人面前表现得城池失守太快。

“不说他了。”

既是戴着面具,她便放心许多。

凤浅笙抬起自己的手,看了一眼后,突然咬牙低低咒骂了一声,“狗男人!”

“混蛋!”

红豆:“?”

红豆顺着凤浅笙的视线看去,眼尖的瞧见了凤浅笙手有一抹红。

像被什么东西烫伤了一样,顿时紧张起来。

“公主殿下,您手怎么了?可是被什么东西烫伤了,属下这就去为公主您找烫伤药。”

“没什么。”

凤浅笙不想让红豆看见自己的手,藏进了被子里。

阻止她。

“不是烫伤。”

红豆不懂。

公主从小冰肌玉骨,稍微出现一点痕迹就很明显。

那么明显的痕迹,不是烫伤还能是什么?

就在此刻,凤浅笙耳朵动了动,看向红豆。

“你出去。”

君霆御来了。

红豆也听到了,“是,公主。”

行了一个礼之后,红豆迅速消失在房间里。

门外。

君霆御带着面具,假装自己没有发现房内有人,端着碗门都没有敲一下,直接推开门进去。

进凤浅笙房间不客气得像是进自己房一样。

吱呀。

一声开门声后,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传来。

凤浅笙却宛若没听到一般,带着几分置气的看都不看来人一眼。

“浅浅,你生气了吗?”

男人低沉的嗓音因为被凤浅笙药得变了性情,说话没有了之前正常时候的冷冽无情。

带着几分缠绵缱绻。

过了昨夜后,明显把凤浅笙当成了自己的所有物,所有温柔都给了她一人。

男人一双阴郁冷漠的眼睛,手里却极不相称的端着一碗粥,看向凤浅笙时,满身寒意散去,变得的眉眼温柔。

“哼!”

凤浅笙冷哼一声,昂着下巴偏过头去,一副自己生气了,不想要看到君霆御的模样。

君霆御黏过去道歉,“对不起宝宝,别生气。”

“我错了。”

反正下次还敢!

“宝宝?”

刚刚不还是浅浅吗,现在直接变宝宝,尽管凤浅笙存着勾引君霆御的心思,但性情大变后的君霆御未免也太直接了。

让她根本招架不住。

她深深怀疑,到底是自己在勾引君霆御,还是君霆御在勾引自己。

“对,我的宝宝。”

君霆御坐下后,大手强势的把凤浅笙揽入了了自己的怀里。

“宝宝乖。”

“我喂你。”

凤浅笙这时候才注意到君霆御手里端着的东西。

是一碗白粥。

她皱了皱眉,“你就喂我吃白粥?”

“你就这么对我?”

君霆御听了凤浅笙话后,注意力直接被凤浅笙的称呼给吸引了过去,没回答凤浅笙的问题,面露惊喜。

“宝宝,你在我面前自称我了?”

明明之前,还自称本宫。

“呵呵。”

凤浅笙冷笑一声,她为什么自称我, 君霆御心里不知道吗?

还不是被他昨晚上给闹出来的。

“要你管,本宫乐意自称什么便自称什么,何时轮得到你一个男宠来质问。”

听了凤浅笙的话,君霆御勾了勾唇,并未生气。

“好。”

“宝宝想自称什么便自称什么。”

横竖,都是他占便宜。

“喂宝宝白粥,是因为宝宝嗓子疼,碰不得重味,等嗓子好了,我再做其他的给宝宝吃。”

“来。”

“宝宝乖,张嘴。”

君霆御吹凉了后,一勺粥喂到了凤浅笙唇边。

凤浅笙勉强接受了君霆御的解释,张开嘴吃了下去 。

看起来一碗平平无奇的白粥,吃下去后竟不是她想象中的那般寡淡无味。

君霆御这样的天之骄子,满手血腥的嗜血暴君,竟然还会煮粥?

还煮得那么好?

凤浅笙心里震惊。

此刻的她根本不知道,君霆御长那么大,除了他逝去的母后之外,唯有凤浅笙吃过他亲手煮的粥。

偏宠,在君霆御什么都不记得的情况下,已然发生。

“宝宝。”

君霆御一边喂凤浅笙,一边醋意满满的质问她。

“方才我进来前,在宝宝你屋子里的女人,是什么人?”

“宝宝......”

男人气息危险的在凤浅笙耳边寒声质问,“你不是告诉我,我是你唯一的男宠吗?”

\"那刚才的女人是谁?\"

“你的女宠?”

男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嗓音冷冽刺骨,温柔的目光中泛起阴森森的杀意。

“乖宝宝,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你是我的,谁都不可以和我抢。”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宛若凤浅笙真回答是女宠的话,君霆御便会把人给毫不留情的杀掉!

“胡说什么?”

凤浅笙本以为药得性情大变的君霆御好对付一点,谁知道就算性情大变了,君霆御还是那个君霆御。

虽没有之前那么残暴冷酷,变得粘人。

但还是那么的病态。

占有欲是那么的强,一言不合就要动刀子杀人。

“她只是本宫的侍女罢了。”

“本宫就只喜欢你一个,只有你一个男宠,别乱想。”

君霆御满意了。

奖励的亲了亲凤浅笙侧脸,磁性的嗓音带着哀怨,“宝宝,你怎么又自称本宫了。”

“不是说喜欢我的吗,自称本宫多生分。”

君霆御的难缠程度你凤浅笙见识过,当即软声喊了一声,“阿御,我知道了,下次不会记错。

就算性情大变,变得比正常时候脾气好。

但君霆御还是难对付。

嗓音阴恻恻道,“宝宝,那立刻让她滚!”

“宝宝的身边,只能有我一个人。”

就算是女人, 君霆御也不允许。

明明‘宝宝’二字喊得极为缠绵。

到了‘滚’的时候,却是那么的冷冽泛着杀气。

暗处的红豆身体抖了抖,吓得差点没从屋顶上掉下去。

凤浅笙被男人霸道占有欲十足的话弄得皱了皱眉。

她试图和君霆御讲道理。

“阿御,她只是我的贴身侍女,护卫我的,不是什么女宠,你别乱吃醋。”

然而。

不管是正常的君霆御,还是现在吃了药后性情大变的君霆御,讲道理是完全讲不通的。

男人霸道强势。

只管他对。

“我不管。”

君霆御偏执的道,“若是宝宝不让她滚,那么我只好自己亲自动手弄死她。”

“我说过了,宝宝的身边只能有我一个人。”

“宝宝。”

君霆御眼神幽怨的望着凤浅笙,像在看一个欺骗他感情的坏女人,控诉她。

“你明明都已经有我了,都说了我是你唯一的男宠,是你喜欢的男人。”

“你昨天晚上明明都已经喊我夫君了,你身边怎么还能留着别的女人?”

凤浅笙:“???”

君霆御这明明是在逼她,但却摆出一副受害人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宝宝......”

男人哀怨过后,眼神变得怨毒起来,周身散发着阴恻恻的戾气。

“你是不是在骗我?”

“我还是不是你最喜欢的男人了,你怎么能连这个小小的要求都不答应我呢,宝宝的身边,难道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就够了么?”

君霆御说着, 手落在一旁凤浅笙解下的银针上。

真开始动了杀意。

“敢和我抢走宝宝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该死!”

凤浅笙在君霆御出手杀掉红豆之前,急急摁住了君霆御的手。

“我让她走!”

“你先把银针放下,我发誓,我的身边只有阿御你一个人就够了。”

凤浅笙语毕,杨声下令。

“红豆,下去!”

“本宫的身边,从今以后是阿御负责护卫,本宫的贴身侍卫是阿御。”

红豆听到这话,心里担心凤浅笙。

“公主殿下,这......”

凤浅笙厉呵,“这是本宫的命令!”

红豆只能下去,“遵命,公主。”

察觉到红豆走了后,凤浅笙看向君霆御。

“她走了,现在阿御你是我身边唯一的男宠,唯一的贴身侍卫了,可以把银针放下了吗?”

君霆御只是失去了记忆,现在还被自己药得性情大变。

但君霆御本身的功夫并没有失去 。

真动起手来,红豆必死。

“宝宝好乖,该奖励。”

君霆御语毕,低头亲了亲凤浅笙的侧脸。

放下了手中的银针,反手牢牢握住凤浅笙的手,与凤浅笙亲密的十指相扣。

低沉磁性的嗓音无辜道,“宝宝你紧张什么?”

“我是那么的喜欢你,恨不得把宝宝你缩小系在自己身上,怎么可能不听宝宝你的话呢?”

“乖,别慌。”

君霆御亲着凤浅笙手背,“毕竟我那么的乖,宝宝你说是不是?”

凤浅笙:“.......”

乖?

听话?

君霆御是不是对他自己有什么误解?

就算傻了,变得缠她,但也是一疯子!

“为何不言语?”

得不到凤浅笙的回应,君霆御不满了。

牙齿用力在凤浅笙手背上惩罚的咬了一下,用最委屈无辜的语气说着最凶狠威胁的话。

“宝宝是不是不同意我刚才说的?”

“我还是不是宝宝最喜欢的男人了?呵,果然,爱会消失的,对么,那么,我还是把宝宝你的手脚折断,让宝宝动不了,永远只乖乖窝在我怀里便好了......”

说着,君霆御手还当着捏住了凤浅笙那纤细的手腕。

凤浅笙头皮发麻。

这都什么变态!

果然和她梦到的他一样可怕。

凤浅笙凑上前,亲了 一下君霆御的下巴,“你乖你乖你最乖,天底下没有比你更听我的话了,我也最喜欢你。”

“不用折断我的手脚,我也永远会和你在一起,没有人会把我们分开。”

“我永远只喜欢你一个。”

若不是为了琉璃国,这病态又暴戾的暴君,她才不招惹。

‘永远喜欢’这几个字,让君霆御满身戾气散去。

缱绻温柔的道,“ 我也永远只喜欢宝宝,死了也要缠着宝宝。”

面对此刻缠人疯狂的小狼狗,凤浅笙现在心里开始想念那个冷酷无情的正常君霆御来了。

这吃了她的药后性情大变的君霆御,活生生就是一个病娇变态!

病态的缠人。

疯狼一样的想要独占她,把她周围的人都给咬死。

若等以后君霆御的记忆全都恢复,把如今发生的事情全都记了起来,按照君霆御这么疯批的脾性。

会怎么对待她?

仅仅是想想,凤浅笙心里开始发憷。

所以!

她必须在把君霆御治好之前,让不管是正常的君霆御还是现在变了性情的君霆御都爱上自己!

到时候就算真相戳穿,他深爱着自己。

能把自己怎么样呢?

“宝宝,你身体怎么在发抖?冷吗?”

凤浅笙心想还能因为什么,还不是你太变态了,被你吓的。

“乖,我抱宝宝紧一点,这样宝宝便不冷了。”

男人嘴上说着冠冕堂皇的话,理直气壮的愈发用力把人揉进了自己怀里。

粥已经喂完了,君霆御肆无忌惮的亲着凤浅笙耳垂。

在凤浅笙耳边说着阴恻恻的话,“好想把宝宝揉进我的骨血里。”

“一刻都不想和宝宝分开.......”

被比恶鬼还可怕的男人抱在怀中,凤浅笙觉得自己非但没有感觉到温暖,还觉得心凉。

一切都因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在算计一个随时都可能疯狂的暴君。

“对了宝宝。”

君霆御问,“后院关着的那个女人是谁?”

“为什么被宝宝关起来,她害了宝宝,让宝宝生气了吗?”

男人说着, 表情阴郁起来。

“任何人都不可以让宝宝不开心,待会儿我便去把她的皮一点点拔下来,把她挫骨扬灰!”

凤浅笙听到君霆御这么说,才想起来那夜元洪皇后派来的宫女。

道,“阿御你乱想什么,她只是犯了一些错。”

“并没有欺负我,我是琉璃国公主,谁能欺负得了我?”

欺负她最狠的,不就是抱着自己的君霆御自己吗?

他心里到底什么时候能认清他自己是个变态的事实?

那宫女......

凤浅笙漂亮的蓝色眸子里划过一抹冷冽的寒意。

呵。

那宫女在她被疯王君霆御差点错杀时大喊大叫,却没有任何要保护她的意思。

身为奴才,却不护主。

就算是东临宫里派来的人,也该死!

她一个琉璃国送来的和亲公主,被东临国的宫女如此轻视。

等她勾引到了君霆御,到了东临,那皇帝夜元洪皇位别想再坐下去!

但......

东临皇室不是君吗?

为什么这一任皇帝会姓夜?

这个问题,大概只有等到君霆御恢复记忆时,她才能问君霆御了,不过不知道,到了那个时候,拥有全部记忆,知道自己被她欺骗算计的君霆御,还会不会告诉她?

......

夜里。

凤浅笙要去处置那宫女。

可君霆御一直缠着她。

让她根本去不了。

凤浅笙只能咬牙摸出一粒药丸来,看向君霆御,“阿御,想吃糖吗?”

君霆御卡娘凤浅笙手里的糖丸,“不想。”

“若宝宝想要我吃的话,我便吃,不过......”

君霆御得寸进尺的盯着凤浅笙漂亮的唇。

“宝宝得喂我。”

男人低头,在凤浅笙唇上亲了一下, 嗓音沙哑的要求,“用这里。”

凤浅笙:“......”

为了能够出去亲手弄死那宫女,也为了从缠人要命的君霆御的底下出去透透气,凤浅笙欣然同意。

“好。”

“谁让你是我最喜欢的人呢。”

凤浅笙半真半假,“本宫除了宠你之外,还能做什么?”

语毕,把裹着药丸的糖丸放进了自己的嘴里,朝君霆御 亲了下去......

片刻后。

凤浅笙成功把药丸喂进了君霆御肚子里,随着药效发作,君霆御闭着眼睛,倒在了凤浅笙身上。

不过手依旧牢牢的圈禁在凤浅笙腰间。

凤浅笙拽了好几下都没把人铁一样的手臂给拽开。

“怎么被药晕了都还如此缠人。”

凤浅笙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人推开,一推开后,转身就走。

凤浅笙不知道,在她才刚刚转身,那原本应该被她药晕了的男人,缓缓睁开了眸子。

眼神晦暗不明的紧紧盯着她的背影看,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随后起身收敛了气息,跟了上去......


>>>点此阅读《冷冰冰病娇暴君失忆后求我疼疼他》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