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名门贵女,还没躺赢就被流放媚娘,万姑娘,穿成名门贵女,还没躺赢就被流放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成名门贵女,还没躺赢就被流放
分类:古言脑洞
作者:丹朱蔻
角色:媚娘,万姑娘
简介:社畜万菱网上冲浪误点弹窗广告,被推送进一本架空古言里,成为了胤朝镇国公府家的姑娘。
原以为只要人设选的好,躺赢的人生没烦恼。
哪知道呼奴使婢 骄奢淫逸的好日子没过几日,剧情便迎来了全家将被皇帝撸爵抄家流放的结局……
What?
被富贵迷花了眼的社畜不干了,撸起袖子决定奋起反抗!
这是一个不甘沦为炮灰的穿书女配在线篡改剧本苏崩剧情的故事!

书评专区


穿成名门贵女,还没躺赢就被流放媚娘,万姑娘,穿成名门贵女,还没躺赢就被流放小说免费阅读

《穿成名门贵女,还没躺赢就被流放》第005章 打砸万花楼免费阅读


万远虽然不及姐姐聪明,可他见姐姐此举也晓得她这是为了麻痹细作组织的人。

安济和小萄被万菱抓进了府中的私牢,媚娘以及其余的细作探子们必然会关注着镇国公府这边的动向。

万菱将二人当成'偷吃'来处理,还让人将他们挂上城楼把这桩丑事的舆论做大,这是为了麻痹对方,再趁对方渐渐卸下防备的时候,将这个组织里的所有细作探子一网打尽。

果不其然,万花楼中的花魁娘子媚娘一听说小萄和安济被镇国公府的人挂在墙楼上的消息后,立马就让身边的一个婆子赶去现场一探究竟。

那婆子刚出去不久,镇国公府的府兵护卫长徐飞虎就带着一队人马杀到了万花楼。

门口龟公进来传话给老鸨,说这是万大姑娘发了命令,要将他们万花楼砸个稀巴烂,不然难以消解心头之恨。

老鸨早先那会儿已经听说了媚娘身边伺候的丫头小萄勾搭上万菱未婚夫安济,今儿个被那朵纨绔霸王花抓个现行的事儿了。

她心里恨得在滴血,若是小萄这小蹄子在跟前,她都能直接上手去将人给撕成两半。

现在得罪了万菱,万菱心里这把火可不就要烧到她万花楼来了吗?

老鸨忙让人去楼上将小萄的主子媚娘给请下来,她还记得万菱最爱听媚娘弹琴唱曲儿了,出手打赏还十分阔绰大方,想来多少能给媚娘一点情面才是。

徐飞虎像一堵厚实的墙站在老鸨面前,正眼都不带看对方一眼,直接扬手朝身后的下属们喊道:“给我砸,给我狠狠地砸!”

“慢着,大人,您听奴家说,这事儿跟我们万花楼无关啊......”老鸨花容失色,凄声大喊。

可身后的那群护卫就像是饿狼扑食般,在徐飞虎一声令下后,就朝着万花楼里冲了进去。

很快的,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就跟交响乐似的传入众人耳中。

老鸨嗷的喊了起来,嘴里喊着'我的万花楼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拍着大腿哭嚎了起来。

徐飞虎打眼看到风情万种的花魁娘子媚娘从楼梯口下来了,扭头望了眼正在撒泼打滚的老鸨,压低声音给她指了条道:“冤有头债有主。”

老鸨身子顿时一震,一下就反应过来了。

是啊,冤有头债有主!

小萄这个死蹄子是媚娘的丫头,该给万姑娘交代的人,可不是她啊,该承担一切损失的人,也该是媚娘这个主子才是,关她万花楼什么事儿?

老鸨想明白后,也不哭嚎了,提着马面裙从地上爬起来,待媚娘上前来的时候,二话不说,扬手照着媚娘艳丽的面庞打了下去。

“贱人,你教出来的好丫头,居然敢勾引万姑娘的未婚夫,还给我万花楼招来这样的祸事!”

媚娘猝不及防被打了个踉跄,幸亏是身边有另外一名婢女扶住了她,不然她这弱柳扶腰的身形,怕是会直接被扇倒在地。

眼前一阵发黑,耳朵也在嗡嗡作响,媚娘尝到了口中腥甜的味道,心中暗恨老鸨无情无义。

想她为万花楼赚得盆满钵满的时候,老鸨天天心儿肝儿的哄着她,捧着她,现在出了一点事,就直接换了一张脸,将所有责任都推到她身上来。

这个天杀的老贱人!

媚娘嘴里叫着'妈妈',随后抬起一双水灵灵雾蒙蒙的大眼睛,哽咽道:“是女儿的错,是女儿没有约束管教好丫头,这才让小萄那蹄子生出了那样龌蹉的心思。”

说着,她又转头去看徐飞虎,眼神带着祈求:“大人,能不能跟万姑娘说一说,这件事跟万花楼,跟我妈妈没有关系,求她高抬贵手,给我们一个赔礼致歉的机会?”

“小萄是出自你们万花楼,媚娘姑娘,你这话说得可真有意思,合着我们姑娘被人撬了墙角,还不能出个气了?”徐飞虎似笑非笑道。

老鸨立即接话道:“大人,您放心,这事儿奴家一定给万姑娘和镇国公府一个交代,只求您......您能不能让手下别砸了啊?呜呜呜......”

徐飞虎看一楼已经砸得透透的了,也就示意让护卫们住手。

他问老鸨:“不知道妈妈要怎么给我们姑娘一个交代?”

老鸨立刻收了眼泪,毫不迟疑的指着媚娘道:“小萄犯事,是媚娘约束不严之过,从今儿个起,媚娘不再是我们万花楼的花魁娘子,她身边伺候的丫头婆子以及跑腿的小厮,全部驱逐出我万花楼。”

说完,老鸨不顾媚娘惊恐交加的眼神,立即对身后战战兢兢的龟公发话:“盯着她们,立即将他们驱逐出万花楼,咱也好给万姑娘一个交代。”

龟公立马应是,上前来拽住昔日他从来都是毕恭毕敬点头哈腰的花魁娘子。

媚娘挣扎着,哭得梨花带雨,“妈妈,不,您不能这样待我,我真的不知道小萄做的事情啊,我是无辜的,您救救我啊!”

徐飞虎很满意的看着老鸨点点头,暗中留下了两个人在万花楼附近盯梢后,带着其余的护卫回镇国公府复命去了。

半个时辰后,媚娘主仆一行四个人,被狼狈的赶出了万花楼的后门。

素日里衣着光鲜环佩叮当的花魁娘子,此刻只着一身粗布衣裳,头上的钗环,身上的一应饰物以及她这些年积攒的金银细软,全部被扣下了,说是赔偿万花楼被砸的损失。

丫头小香搀扶着她,心疼得直掉泪,忿忿不平:“鸨母也太翻脸无情了,居然让姑娘您就这样净身出来,咱现在身上不过五两银子,要怎么活啊?”

另外一名婆子给媚娘出主意:“姑娘,要不然,您去找万姑娘求求情吧,她常来听您弹曲子,对您到底有几分不同。”

媚娘现在心里还有些担忧和疑惑,她抬眸看了眼身边跟着的小厮,其中一个人眼神与她交汇,而另一个,却不见所踪。

“刘泗呢?”媚娘问了一句。

“从晌午传来消息那会儿就没见着人了,许是打听消息去了!”小厮刘伍回道。


>>>点此阅读《穿成名门贵女,还没躺赢就被流放》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