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娇妻:前夫,别纠缠最新章节,陆瑶邵允琛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二婚娇妻:前夫,别纠缠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泼茶人
角色:陆瑶邵允琛
简介:陆瑶用三年都没能邵允琛捂热的心,撞破那些不堪后,她毅然选择放手
递上一纸离婚书:“既然不爱,就离婚吧
”没想到离婚后肚子里多了块肉
前夫撞见她呕吐后,直接长腿一跨,把人堵在洗手间
“谁的?”“不到一个月,放心,肯定不是邵先生你的
”陆瑶淡淡一笑

二婚娇妻:前夫,别纠缠最新章节,陆瑶邵允琛小说免费阅读

《二婚娇妻:前夫,别纠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怎么回来的那么突然?


第一章 :怎么回来的那么突然?

半夜,陆瑶好似沉浸在梦中,男人沉重的身躯压着她。

“唔......”疼痛让陆瑶忍不住睁开眼睛。

这才发现不是做梦。

原本一星期才回来一次的男人此刻正压在她身上,床头暖黄的灯打在他身上,赤裸的上身肌理分明,手臂修长,看起来极有一种美感。

陆瑶愣住。

今天不是周六吗,他怎么就回来了?

“醒了?”男人声音低沉却凉薄,见陆瑶睁着一双眼眸愣愣看着自己,轻蔑一笑。

这事对他来说,从来不是爱,只是例行公事而已……

翌日,陆瑶是被楼下的汽车滴滴声给吵醒了。

她搂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愣了十几秒,听到厨房有动静后,这才撒着脚往房间外跑,看到一抹修长背影在厨房里忙活。

男人穿着居家的休闲装,腰细腿长,看起来瘦瘦的,却很有力量......

呸呸呸。

大早上的,她在想什么呢!

邵允琛做好早餐从厨房出来,见陆瑶穿着睡裙站那,眉头皱了皱,“去换衣服。”

“哦,好的。”陆瑶低头看了看自己,真丝睡裙,露手臂露大腿的,不由脸红耳赤,赶紧往卧室跑。

等她洗漱完出来后,邵允琛早就坐在餐桌前吃早餐,陆瑶在他对面坐下。

男人做的三明治和煎鸡蛋,卖相好,香味勾人,陆瑶小口吃着鸡蛋,两人谁也没说话,餐桌上只有刀叉碰撞的声音。

对于这种生活,陆瑶已经习惯了。

吃完后,陆瑶端着餐盘去厨房,出来时不小心踢到门板,疼的吸冷气。

邵允琛瞧见后,从柜子上取过创口贴递给她。

“谢谢。”陆瑶知道他一贯冷淡,不过心里还有点酸酸的。

别人家的老婆受了伤,都是老公关心着问要不要紧,亲自蹲下看看,她跟邵允琛算是例外,像是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

邵允琛没说话,只是转身拿过西服外套穿上。

不得不说有的男人就是天生适合穿西服,尤其邵允琛这种身材修长的,穿着西服格外好看,光是站那就气场十足。

“吃完记得洗碗,不要放水槽泡着。”说的时候,邵允琛已经穿好皮鞋。

等陆瑶反应过来,只剩下大门关上的响声。

陆瑶保持蹲在那的姿势,如果刚刚邵允琛的举动让她发酸,现在她是被寒意一点点侵入骨髓,浑身只觉得彻骨的寒冷。

她知道邵允琛当初娶自己不过被自己父亲逼迫,不是真心爱自己。

甚至,结婚时邵允琛还要求和她签合同,不光婚前,还包括婚后的。

什么生活费双方各付一半,四年内不能要孩子,四年一到就离婚......

这些合同陆瑶都签了,她天真的以为能将邵允琛冰冷的心暖热。

没想到三年过去,他的态度依旧冷冰冰,而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徒劳而已。

你看看,从昨晚到现在,他总共只说了四句话,床事对他也不过是身体需求,似乎生怕她怀孕一样。

婚姻过到她这种份上,也是挺可笑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娇妻:前夫,别纠缠》

第二章 :借钱


第二章 :借钱

好久后,陆瑶才起身,一脸平静地去厨房将碗洗干净放到消毒柜,换了衣服,出门到车库取车,开车半小时后到公司。

员工见到陆瑶纷纷打招呼:“陆经理早。”

“早。”陆瑶微笑点头示意,进办公室脱了外套,问助理:“季总来了吗?”

“来了,在办公室。”

陆瑶上了总裁办,敲门进去。

“陆经理来了?”季总见陆瑶进来,立刻放下手中的文件,请她去会客区坐,甚至泡起茶:“陆经理来有什么事吗?”

“关于跟您借钱的事。”陆瑶也不遮掩,半是请求的说:“季总,我在公司做了三年,我的为人你知道,这两百万,我希望您能借给我。”

季总愣了愣,一脸为难模:“陆经理,公司不是我说了算,而且这么大笔钱,就算我同意其他董事也不会同意的。”

“我知道,我跟您单独借可以吗?”陆瑶说,“您放心,最多半年,这笔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甚至附加百分之五的利息!”

“陆经理,我是没办法,我的钱都被我老婆管着,而且我老婆那人你也知道,她要是知道我借钱给谁,我怕是不用回家了。”

季总像是想起什么,问陆瑶:“哎,我记得你老公不是搞投资的吗?两百万对他来说只是一点小钱而已,你怎么不和他说?”

“他啊,小投资而已,没多少。”陆瑶说这话时,心里都酸涩。

结婚三年,她除的知道邵允琛是个投资人,对他的公司在哪,每个月赚多少都一无所知,而且他们有合同在,他的钱也只是他的钱。

“陆经理啊,真不是我不想帮,我也无能无力。”季总给陆瑶倒了杯茶,“我看看,让财务下个月给你涨点工资,毕竟这段时间你确实很辛苦。”

陆瑶知道再说下去也没什么意义,起身离开:“那季总不好意思了,打扰您这么久,谢谢您。”

“没事,我也没帮上什么,要不你试试和银行贷款吧。”

“谢谢您。”

出了总裁办陆瑶觉得有点烦躁,去洗手间,见没人就进去小格子间,从口袋摸出香烟盒和打火机,点了一根。

她没有烟瘾,抽烟不过是闹着玩,自从和邵允琛结婚,知道他厌恶香烟味后她就再也没碰,最近才抽上,而且上瘾。

陆瑶坐马桶上抽着烟,脸色微微凝重。

从小到大,她一直以有个法官父亲自豪,大学时也想过报考司法专业,不过兴趣不大,最后还是选择了金融。

其实很早前她就觉得家里太过‘富裕’,结婚时她的嫁妆够丰厚,而且一家人又搬进了三层别墅里,总觉得父亲赚钱有点多,不过也没多想。

直到一个月前,父亲不回家,新闻播报他巨额贪污后,陆瑶才知道父亲被捕了。

母亲几乎哭瞎双眼,急的头发都白了。

陆瑶够镇定,一边安抚母亲一边联系律师,想办法将赃款一点点还上。

家里几套房子都卖了,包括她的嫁妆房和车子,她都厚着脸皮搬到邵允琛的公寓去住,不过还是差两百万,那些亲戚对她们一家唯恐不及,更别说借钱。

这半个月来,能联系的好友她都尝试联系,却一分钱都借不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娇妻:前夫,别纠缠》

第三章 :把她放进通讯录就这么难吗?


第三章 :把她放进通讯录就这么难吗?

离父亲被宣判的日子还有二十天,这二十天内她要是再筹不到钱还回去,怕她父亲从监狱出来头发都白了。

投资人?

想到季总刚刚说的话,陆瑶犹豫着,从口袋摸出手机,点开通讯录滑动往下,看着那个熟练于心的号码。

最开始她给邵允琛备注老公,还在前面刻意加了个阿,这样他的名字就在通讯录最前面,点开一眼就能看到。

不过这三年来,邵允琛给她打电话发短信的次数屈指可数,久而久之,她就把老公改成了邵允琛,没重要事就不去打扰他。

陆瑶拨了个电话过去,顺便把烟扔到马桶内,出去接水漱口。

她刚抽了烟声音有点哑,要是不处理一下,等下邵允琛接她电话感觉到,电话那头的脸色肯定会变得难看。

“您好,哪位?”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不过让陆瑶浑身发冷的是,接电话的是个女人,问话时自然熟练,好像接过不少这样的电话一样。

那边见陆瑶没出声,又问了句:“您好?”

陆瑶好半天才拉回思绪,开口时声音晦涩难听,“我找邵允琛,他在吗?”

“琛哥正在开会。”女人喊这名字随意自然,像是掌握主权的那方:“麻烦你告诉我您姓什么,是哪位客户,我看琛哥没存您号码......”

陆瑶没等她说话就急急忙忙挂断电话,手抖啊抖的,最后手机竟然掉了下去,砸的一声闷响,她慌忙去捡起来。

从碎裂的手机屏幕上,陆瑶看在自己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泪痕,一副像是家破人亡的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她和邵允琛结婚三年啊,三个春夏秋冬,按照别人来说就算老夫老妻了,可是他却一直没存自己的号码。

把她放进通讯录就这么难吗?

还有那个女人......

想到三分钟前的那通电话,陆瑶浑身发冷。

邵允琛态度一直这么冷态,陆瑶也不是没怀疑过他或许在外面养了其他女人,不过两人签了合同,他要是出轨,离婚必须净身出户。

陆瑶一直信他,只是今天这个电话,对方对邵允琛的暧昧称呼让她改变了想法。

甚至,原本她心里那条不太明显的细缝开的越来越大了。

陆瑶也不管今天是不是周日,邵允琛会不会回家。

下午五点半准时下班,开车路过超市时,顺便去买了些新鲜蔬果。

她厨艺一直很好,跟妈妈学的,婚后更是变着花样做给邵允琛吃,不过邵允琛按照合同一星期回来一次,其他时间再好的菜肴都是她一个人面对。

时间久了,陆瑶就懒得下厨,如果邵允琛周末回来就看看是谁做饭,分工来,他不在就点外卖解决,只有偶尔心情好会下厨玩玩。

放在客厅的手机在播放着音乐,声音不小,所以在厨房忙活的陆瑶自然也没听到开门声,和菜板上的小黄鱼斗智斗勇。

“啊!”

抠鱼鳃时不小心被划伤,陆瑶惊叫着抽出手指,全是血。

她还没反应过来,背后似乎有什么人靠近,伸过来的大手抓着她的手指放在水龙头下冲洗,他炽热的掌心让陆瑶都跟着漏了两拍。

貌似除了唇,男人身上哪都是热的。

“买鱼时,不会让别人帮你弄好吗?”邵允琛说,用纸巾擦干净她的手指后贴上创口贴,动作看起来温柔,脸色却依旧淡淡的。

陆瑶小声咕哝:“买东西着急,就忘记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娇妻:前夫,别纠缠》

第四章 :助理


第四章 :助理

邵允琛将衬衫袖子挽起来,露出精瘦的手臂,“今晚我做吧。”

“围裙。”陆瑶踮脚把挂在架子上的围裙拿下来,展开想给他系上,“你衬衫白色的,油溅上去不好洗。”

邵允琛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去,陆瑶很迅速的给他系上围裙。

因为两人都要做家务,当初围裙她买大了一号,虽然他个子高,系上这玩意还显得有些滑稽。

陆瑶也没出去,就倚在厨房门口看着他忙碌的身影,修养再好的男人,哪怕做这种活都显得特别养眼,“那个,你今天怎么回来了。”

虽然结婚时两人约定好的,除非邵允琛外地出差,不然每个周日都必须回家,不过陆瑶以为他昨天回来过,今天应该不会回来了。

邵允琛头也不回,忙着洗菜:“今天周日。”

“哦。”陆瑶眼神黯淡下去。

果然啊,要不是合同上有约定,哪怕是他的公寓他也不会回来吧?

“你早上打我电话有事吗?”邵允琛问,顺带解释一句:“助理接的电话,说有人找我,我翻手机才发现是你打来的。”

助理?

有哪个助理会喊自己老板“琛哥”这么亲密的称呼吗?

“就是想问问你回不回来。”那句“你怎么没存我号码”陆瑶还是没问出口,光是听到他前面说的她就心里不舒服,转身去了客厅。

陆瑶无聊刷着微博,看了一会却很烦躁,手不由自主的点开百度。

等她回神时,才发现自己百度的都是“老公不存我号码为什么”,或者“老公助理对老公称呼亲密”等等。

她忍不住点开那一大串的回答,什么你老公出轨了要小心,赶紧查老公手机准备证据离婚啊,好歹能多分点钱......她笑着笑着心里酸酸的。

这时,邵允琛端着菜从厨房出来,喊了她一句:“过来吃饭。”

“好。”陆瑶慌忙关掉手机。

两人吃饭一向安静无言,陆瑶频频往邵允琛看去,眼神复杂,却什么也没说。

饭后邵允琛洗的碗,然后回了卧室。

他最近工作应该很忙,洗了澡就去床上了,等陆瑶敷个面膜回来,邵允琛已经睡着了,背对着她,陆瑶感觉跟他隔着一座山似的。

陆瑶看在他放在床头柜的上手机,站那半天,最终没忍住,悄悄拿了过来。

之前拍照时她用过邵允琛的手机,所以知道密码。

输入密码进去后,陆瑶随便翻了翻,也没什么,邮件大多数是工作过上的,她也不怎么看得懂,翻到短信时,呼吸屏住了。

那是一条阅读了的短信,内容就几个字:【琛哥,今天谢谢了,改天有空一定请你好好吃一顿。】

傅雪姿?

是那个助理的名字吗?还是另外一个女人?

陆瑶也不知道看到这条信息时,心里什么感觉,要是不重要的信息,邵允琛估计早删掉了,她关掉手机,重新放回了床头柜上。

陆瑶看着他宽阔的背,忍不住伸手去环住他的腰。

下一秒双手却被轻轻拉开,甚至男人还往那边移了移,刻意和她拉开距离一样。

陆瑶被他弄的心里发酸。

昨晚还那么亲密,今天她想抱一下都不行?

难道他们之间除了那张纸,以及他要的需求,其他什么都没了?

陆瑶想,或许等忙完父亲的事她就要提出离婚了。

四年太长,她太累,等不下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娇妻:前夫,别纠缠》

第五章 :法语翻译


第五章 :法语翻译

陆瑶都不知道怎么睡着了,有点意识的时候,小腹一阵阵绞痛。

她知道是姨妈来前的预兆,前几次来的时候,邵允琛都回来了,所以这次,陆瑶也下意识的想找他:“老公,我小腹痛......”

手伸出去却扑了一个空。

陆瑶迷糊睁眼,这才发现身边空荡荡的,很凉,显然男人已经走了很久,床头柜留着一张字条。

【赶飞机,出差三天。】

邵允琛写的字就跟他人一样,整整齐齐,每一个字的距离都是刚刚好的。

陆瑶把字条紧紧攥紧怀里,心里压着的弦终于断了,埋头细细哭着。

三年来,他不回来的时候,无数个日日夜夜都是她自己过,可是她从没觉得像现在这么难受过,撕心裂肺的疼。

姨妈疼痛加上没注意感冒了,陆瑶浑身难受,给公司打电话请假,电话关机,盖着被子蒙头大睡,饿了就外卖点粥。

两天后,感冒好了,人也终于舒服多了。

陆瑶爬起来去洗了个澡,舒服多了,拨了电话给周琳琳,“琳,我有点事找你帮忙。”

周琳琳问:“怎么了?”

“有钱吗,能不能借我一点?”陆瑶知道周琳琳小康家庭,父母都是打工的,一个月工资也不高,不过她实在没办法。

“是因为你父亲的事吧?”

陆瑶嗯了一声。

南城第一法官落马,新闻铺天盖地,怕是乞丐都知道。

“我上夜班,走不开。”周琳琳说,“我用手机给你转八万,虽然有点少,不过我目前只能拿出这么多,其他我再想想办法。”

“够了,其他的我来想办法。”陆瑶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被堵塞住:“琳,真的谢谢,你帮了我大忙。”

周琳琳鄙夷:“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哦对了,你不是学过法语吗,我有住客需要一个法语翻译,一晚十万,你要不要试试?”

“十万?”跟一场谈判就可以拿十万,这对陆瑶来说简直就是救命稻草,目前她需要的就是钱,“去!你把联系方式给我。”

“可是他们喝酒很凶,你扛得住吗?”

“没事没事,之前咱们读书时不也喝的很凶吗,我酒量你还不知道?”

“那行。”

两人两三句聊完,很快,周琳琳发来一个号码。

陆瑶给对方拨了过去,一说周琳琳的名字,对方就知道了,让她自备衣服,晚上六点和悦酒店见,陆瑶拿纸笔记下。

花三分钟洽谈拿下这份高额的临时翻译,陆瑶心情好的只想尖叫。

借的加赚的,她一共可以拿到十八万!

对于这份临时工作,陆瑶很慎重,在衣柜翻来覆去,挑了好几个小时,瞥见时间不早后,快速上了妆,拿着包包钥匙出门。

约莫十分钟,的士抵达和悦酒店。

陆瑶只是向服务员说了手机号码,服务员就知道哪个包间的客人,领着她上了三楼,长长的走廊上铺着柔软的红地毯,踩上去没有一点声音。

包间里就四个人,陆瑶一眼就看出哪个是领导,上去伸出手:“陈总,我是担任这次的法语翻译陆瑶。”

“哦哦,来了?”见陆瑶一进门就和自己打招呼,加上装扮到位,有种浑然天成的气质,陈总颇为赞赏,和她握了握手。

陈总用简短的两三句和陆瑶介绍了身边的人,以及今天的谈判会议,关于商品出口的,因为对方代表法国人,所以他们才请翻译过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娇妻:前夫,别纠缠》

第六章 :师兄


第六章 :师兄

没过多久,对方代表就来。

代表是法国人,不过跟着他的助理及另外两个老板不是,陆瑶见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有点熟悉,不过就是不知道在哪见过。

男人明显已经认出她,并且笑着喊了一声:“陈瑶师妹。”

看着他带笑的温润眼睛,陆瑶总算想起来了。

向东南,以前是她爸爸的学生,也在法院做过事,两人算师兄,不过向东南后来因为家族生意搬到瑞士,再也没回来过。

“师兄。”陆瑶也冲他笑了笑。

因为是商业谈判,两人认识也不能叙旧,只能有空私下谈谈。

陆瑶坐在陈总下方,细心听着对方代表说话,然后再翻译给陈总,等陈总听了回复,再将那些回复用法语说给对方代表听。

这很考验听力,而且每个国家的语言都不一样,可能翻译成另一种语言多少有点差距,陆瑶尽力将翻译做到最简洁,双方都能听懂。

谈判到一半大家兴致起来就碰杯一下,陆瑶替陆总全部挡下,她姨妈还没走,一连喝冰凉的东西,脸色渐渐有些发白。

那边向东南看了陆瑶一眼,凑到代表耳边说了几句,后面碰杯就少了,大多都是吃菜,陆瑶坐那缓气,舒服多了。

不到一个半小时,谈判基本就顺利结束了,双方在合同上签了字。

见没自己的事,陆瑶和陈总说了声,起身去洗手间,本想抽空抽根烟的,一摸才发现没带包,洗了洗手离开。

到走廊时,刚巧和向东南碰上。

陆瑶主动打招呼:“师兄,刚刚谢谢了。”要不是向东南帮忙,可能她现在喝酒喝的要抱着马桶吐了。

“客气。”向东南淡淡一笑,见她手上湿哒哒的,从口袋拿出手帕递过去,“手上不要沾水,容易着凉。”

陆瑶也不客气,大方接过手帕在手上擦了擦,打趣道:“以前我经常看你随身带手帕,没想到现在师兄你这习惯还在。”

“习惯了,而且帕子卫生。”向东南跟着她一起往包间去,两人肩并肩,“我回来时听说了老师的事,不过没你电话,联系不到你。”

“他活该。”陆瑶说,脸上没什么表情,“师兄你也用不着同情他什么,是他自己坐上这个位置不懂得珍惜,太贪了。”

向东南轻轻叹气,抽出一张名片递给她:“听说老师还没判刑,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和我说说,毕竟我也跟了老师好几年。”

陆瑶犹豫着,还是将名片接了过来。

遇到向东南时,她都想过和他开口借钱,不过两百万毕竟不是小数目,她也有点难以启齿,自己父亲还是他老师,太丢人了。

“嗯,有需要我会和师兄说的。”陆瑶打消借钱的念头,转移话题,“听说你去瑞士不久就结婚了,过的还好吗?”

“不太好。”向东南冷峻的脸上泛起一丝苦笑,淡淡道:“我妻子太好玩,管都管不住,最多的时候一天三个男人来找她,我受不了,提出了离婚。”

“......”

陆瑶没想到他的生活是这样,一时没反应过来,“你们不是有个孩子吗,你们离婚,孩子怎么办?”

“她那性子我怕带坏我女儿,所以把财产分她一半,拿到了女儿的抚养权,这次回来,我也把女儿带回来了,打算在国内多住一段日子。”

向东南见陆瑶皱着脸,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笑道:“师妹别觉得问了不好意思,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夫妻过不来自然是离婚。”

陆瑶扯唇笑了笑,没有说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娇妻:前夫,别纠缠》

第七章 :他为难你了?


第七章 :他为难你了?

她想到了和邵允琛的婚姻,结婚三年,两人关系都没任何变化,就好像被一张纸和一份合同拴住的陌生人住在一个屋檐下而已。

面对邵允琛那种冷静克制,事事都分开的男人,她怎么和他过了三年的?

就在这时,陆瑶小腹猛地一阵阵抽痛,她脸色都白了,双腿一软差点倒下去。

向东南手快的扶住,见她脸色发白,担心的问:“身体不舒服?要不我送你去医院?”

“没事。”陆瑶摆了摆手,挣脱他的手站起来,脸色有些发苦:其实我挺羡慕你的,过的不好,说离婚就离婚。”

“你跟邵允琛......”向东南虽然几年没回来过,不过他常和陆父联系,知道陆瑶嫁给了邵允琛,据说对方家世也不怎么样,“他为难你了?”

陆瑶摇头。

邵允琛要是为难她,整天嘲讽她一下也好,偏偏就那种冷淡模样,一星期回来一次,‘家’对他来说仿佛不存在一样。

陆瑶想说什么,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一行人迎面走来。

几个男人西装革履,似乎是商业精英,最前面的男人一袭铁灰色西装,黑色短发往后梳的一丝不苟,气质卓然,让人看过去都难以忽略。

陆瑶看到他身侧的那抹窈窕身影,和他同样的一袭灰色衣裙,冷色彩穿在她身上却十分亮眼,肤白细腻,唇边带着一抹浅笑。

陆瑶身体僵在那,她有种感觉,站在邵允琛身侧的女人,就是上次跟她通电话的那个女人,一定是!

迎面走过来的邵允琛也看到了陆瑶。

看到她和一个男人站在一块时,眉心似乎蹙了蹙,想说什么,那身边的女人已经拧开了包间的门,柔声道:“邵总,里边请。”

陆瑶心想,果然是上次跟她通电话的女人,声音比电话里的还好听。

看着邵允琛带着人马从身边过去,一句话也没有,陆瑶抓紧衣摆。

她也想迈动脚步潇洒的离开,没想到小腹狠狠地抽痛着,整个人直接倒了下去。

“瑶瑶?”

邵允琛正在进包间,听到向东南心急的喊声,往外一看,才发现陆瑶倒在地毯上脸色苍白,他离开推开身边的人,大步走了过去。

“放手。”强行挤开向东南,邵允琛将人抱起来,沉着脸往酒店外走去。

向东南大概猜到是谁,并没有追上去,只是眼神闪了闪。

邵允琛抱着人去了医院的急诊室。

等的时候,他就在打电话给负责的傅雪姿,让她把今晚的谈判取消。

在外等了近十分钟,病房门打开。

医生出来摘下口罩,直接问邵允琛:“你是她丈夫?”

邵允琛点头,“是。”

“好好关心下你老婆,不要再让她喝酒抽烟了。”

医生责备道:“她本身就有宫寒,再不调整作息时间,好好照顾身体的话,将来能不能生小孩都是个问题。我给她开了一些药,记得让她按时吃。”

“谢谢医生。”

哪怕医生走了,邵允琛脑子里还回荡着刚刚那句话,用手揉了揉眉心。

因为家人的逼迫,他不得不和陆瑶结婚,自然也对这场婚姻很反感,所以结婚时要求签合同,双方事情分开,就希望离婚时没任何纠缠。

但是见陆瑶自己过的这么差,一身病,觉得心里不舒服。说到底,她毕竟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怎么着他也得照顾她一点。

邵允琛下楼去医院超市买了一份热粥。

进病房的时候,刚巧见陆瑶醒来,似乎挣扎着想坐起来。

“乱动什么。”邵允琛过去将粥放在桌子上,顺手拿个枕头塞在她后背,让她舒服靠着,“不是说抽烟只是玩玩吗,怎么上瘾了?”

他没走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娇妻:前夫,别纠缠》

第八章 :别耍孩子脾气


第八章 :别耍孩子脾气

陆瑶见是邵允琛有些意外,以前一个月见不到几次,这几天貌似是她见他次数最多的,还是被他送来医院,有点像做梦一样。

见他这么问,陆瑶也没回答,撇开头。

邵允琛叹气,拉过椅子坐上去,打开那份热粥,声音不容置喙:“今天起,把烟给我戒了,听到没?”

陆瑶冷笑,十分赌气的说:“呵!你以为你是谁啊?”

“陆瑶,你不小,别耍孩子脾气。”邵允琛淡淡道,吹凉了粥递到她唇边:“我让他们放的糖,你爱吃的,吃一口。”

“拿走,不吃!”陆瑶身子扭的更开了,语气也不好。

他看起来体贴,记得她喜欢吃的和不喜欢吃的,为什么两人婚姻却过的如履薄冰?

而且她不小,也不是在耍孩子脾气!

见女孩这么倔,邵允琛眉头一拧,低头把粥吃掉,伸手捏住她的唇,硬是吻了上去,迫使她张嘴,将嘴里的热粥喂了过去。

邵允琛手撑在陆瑶脑侧,像是把娇软的她搂在怀里一样,声音微冷:“陆瑶,如果下次让我发现你抽烟,我有的是法子对付你。”

“要,要你管!”见他板起脸来陆瑶就有些怂,更不想和他的眼神对视,硬是把身体扭过去,拉过被子蒙上,内心忐忑。

自己不舒服,他应该会留下吧?

只要他留下来照顾自己,态度好点,自己一定不跟他硬抗的,保证......

只是陆瑶想的太好,还没隔一分钟,随便塑料袋被收拾的窸窣声音,她听到邵允琛说:“我有事要去处理,你先休息,明早我有空就过来接你。”

陆瑶满心失落,把被子裹的更紧了。

在他心里,她连工作都不如!

见陆瑶没什么表态,邵允琛只好在门口站住,问:“你,有什么要我帮忙吗?”

“没有!没有!”陆瑶知道他大概指自己父亲的事,一听帮忙两字,心里就酸酸的,烦躁无比:“有事我自己会解决,你走吧!”

真是孩子脾气......邵允琛微微叹气。

他不喜欢这场婚姻,但她至少是他名义上的妻子,结婚这么久,她一直乖巧,也没烦他什么,他也不能对她完全不管。

离开病房后,邵允琛想了想,从口袋摸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你帮我联系一下向先生,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我想去拜访一下。”

早上醒来,陆瑶在医院等到十一点,不过邵允琛依旧没来。

他骗了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娇妻:前夫,别纠缠》

第九章 :提前结束这场错误的婚姻


第九章 :提前结束这场错误的婚姻

失望过后,陆瑶很冷静的自己办理出院,回到家直接进了卧室,用力拉开衣柜。

她搬来邵允琛这里时本来也没带多少东西,如今不到半小时就用两个箱子将东西全收拾好,只是有几件大衣太厚重,她直接扔柜子里了。

陆瑶最后看了眼她和邵允琛住过的公寓,似乎每个角落都有他们的影子,她将钥匙留在鞋柜上,推着行李箱毫不留恋的离开。

从打电话被那个女人接到后,再到昨晚的遇见,她应该什么都知道,她花了三年都暖不了一个男人的心,但不代表其他女人不行。

况且,这场婚姻本来就是个错误,就让她提前结束吧!

从邵允琛住处离开后,陆瑶直接拖着东西到母亲那,她不想和邵允琛过,但是目前的状况也支持不了她再去住酒店花钱。

陆瑶按了半天门铃都没反应,拧起眉,给陆母拨了电话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

陆瑶听到陆母那边有些吵杂,忍不住问:“妈,你不在家?”

“啊?我不在,我在外面锻炼身体。”陆母说话支支吾吾,“瑶瑶你有事吗,要是没事晚点妈给你打过去。”

陆瑶不信,趁机追问:“妈你在哪锻炼身体,我过去找你。”

“你别来了,比较远。”

就在陆母吞吐的说着什么时,陆瑶敏锐听到那边有人大嗓门的喊:“喂喂,客人都走了,你不去收拾桌子站这打什么电话!”

“妈,我都听到!”陆瑶压抑住心里的火气,冷静道:“地址告诉我。”

陆瑶将行李箱寄放在对门的住户家里,并且塞给对方五百块,打车直接到陆母说的餐厅,进门就看到陆母正弯腰在清洁一张桌子。

南城第一法官夫人,养尊处优大半辈子,如今却到餐厅给人当服务员,陆瑶看的忍不住鼻头一酸,脚步都挪动不了,“妈。”

“瑶瑶来了?”看到陆瑶时,陆母还有些不好意思,很迅速的清理完桌子,和领班说了声,跟陆瑶去了角落。

陆瑶看到陆母左手红肿一片,抓着她的手臂问:“怎么回事?”

“没事,就是烫伤而已。”

陆母极力想掩饰,嘴里说着不在乎,陆瑶却忍不住,直接拽着陆母出了餐厅,打车直奔医院。

得亏她的决定是正确的,医生说高度烫伤,不好好处理就化脓了。

“妈,不是让你在家呆着吗?”陆瑶拿药回来给母亲的伤口涂着,说话时声音都是哽咽的,“我又不是养不起你。”

“妈在家闲着也是没事,去餐馆一天好歹几百块。”

说着,陆母就忍不住落泪:“要不是你爸干了那样的蠢事,我们一家现在还是开开心心的,我哪用整天担惊受怕都睡不着觉。”

“辞了,以后不准去,钱不够我给你。”陆瑶说,“咱们家再落魄,我也不会让你去受苦的,爸的事我会想办法。”

“这么大的担子,怎么能让你扛着。”女儿的贴心让陆母宽慰,却又因为那些钱抹眼泪,“两百万啊......干脆让你爸死监狱得了,咱们也不要管!”

陆瑶知道母亲说的都是气话,心里还是为父亲的事在着急,“妈,我保证在期限内借到钱填补上去,你不要担心那么多。”

陆母是大家闺秀,十八岁就认识陆父,二十岁嫁到陆家,生了陆瑶后一直全心全意照顾她,生活全靠陆父,陆父一倒,她就慌了,好在女儿够冷静。

见女儿这么说,陆母只好点头。

拿了一星期的药后,陆瑶带着母亲离开,出电梯就看到意想不到的画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娇妻:前夫,别纠缠》

第十章 :我也算不上外人


第十章 :我也算不上外人

她丈夫邵允琛的母亲被一个年轻女人挽着手臂,两人说说笑笑的往这边走来,仔细一看那女人陆瑶还认识,恰好就是昨晚陪在邵允琛身边的女人。

邵母似乎没想到会在医院碰到陆瑶。

四目对视时,邵母脸上的尴尬一滑而过,她跟陆母点头问好,笑着说:“我身体不好,允琛就让雪姿带我来医院,你别多想。”

“我知道,允琛的助理。”陆瑶笑着说,挽着自己母亲的手臂没丝毫胆怯,“只是妈下次你喊我就行了,这种事不用喊外人。”

邵母讪讪一笑。

傅雪姿倒是傲气的很,一听陆瑶讽刺自己,脸色冷了下来:“陆小姐,我是邵总的助理,照顾邵总母亲也是我分内事,我也算不得外人。”

见小三这么嚣张,陆母不高兴,想替女儿打抱不平。

陆瑶拦了下来,淡淡道:“你老板是邵总,我是他老婆,你要喊我邵太太,而不是陆小姐,这点常识都不知道,我真怀疑你怎么混到这位置上的。”

傅雪姿脸色越发阴沉。

陆瑶只是一瞥而过,笑着面对邵母:“妈不好意思,我也有事,没办法陪你回去,就让雪姿小姐送你吧,我先走了。”

“好。”邵母点点头,也没说什么客气话。

陆瑶也瞥见邵母眼底的蔑视,她好似没看到似的,挽着母亲和他们擦肩而过,心却很沉很沉。

结婚前,她特别照顾邵允琛的家人,没事就提着礼品取邵家拜访。只是邵家没谁给过她好脸色,也唯独邵母对她好点,可能也看在她家有钱的份上。

邵母得肾结石住院时,陆瑶大半个月都在医院照顾着,每日三餐都是亲手做好带医院给邵母吃,一直照顾到邵母出院。

只是,长久对邵母如亲生母亲一样好,对方却压根看不上她,她就累了。

真的很累。

她再怎么付出,恐怕邵允琛也不会看在眼里。

离开医院时,陆瑶才发现药少拿了两包,让母亲等自己一下,反回去拿药。

在长廊的时候再次遇到傅雪姿,这次邵母不在她身边。

傅雪姿一见陆瑶,踩着高跟鞋蹬蹬堵了上来:“陆瑶,我们谈谈。”

那模样,盛气凌人的很。

陆瑶看都不看她,绕开几次,不过傅雪姿一直拦着,她只好停下脚。

“谈什么。”

“我叫傅雪姿,什么家世你可以去查查。”傅雪姿说,口气有些轻蔑,“你父亲落马的事我也知道。”

陆瑶似笑非笑:“我父亲落马全城皆知,你不知道才奇怪呢!”

早上在医院等邵允琛时,她就用手机查过傅雪姿的资料,父亲是弄房地产的,身价上亿,傅雪姿就是个白富美。

这么一个有钱的千金却甘愿去给别人当助理,其中原因一猜就出来了。

傅雪姿显然也不想和陆瑶废话,直接开门见山:“我知道你需要两百万,你要是和邵允琛离婚,这两百万算我送你的。”

她干脆利落,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写了几下,两指一夹递给陆瑶。

陆瑶往支票上瞥了一眼,呵,货真价实的两百万支票,上面有盖章,她要是同意了,拿着支票现在就能去银行兑现。

陆瑶没有接,只是看了她一眼。

“我和邵允琛好好的,为什么要和他离婚呢?这两百万我又不是借不到。”

继续阅读《二婚娇妻:前夫,别纠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