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皎皎张秀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成反派男配的短命鬼媳妇》最新章节

小说:穿成反派男配的短命鬼媳妇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林皎皎
角色:林皎皎张秀芝
简介:一朝穿书,林皎皎成了死在背景里的女背景板
看着未来会成为杀人如麻恶毒男配的相公,林皎皎瑟瑟发抖
我现在就死一死还来不来得及?无奈接受现实,她一路向被休之路狂奔

林皎皎张秀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成反派男配的短命鬼媳妇》最新章节

《穿成反派男配的短命鬼媳妇》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三章 试探


这可不像他那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每天任劳任怨不会说半个不字的受气包妻子。

意味深长的看了林皎皎一眼,祝弗为什么也没说默然出去了。

"嗤。"

他刚出去,林皎皎就憋不住笑了。

原书中祝弗为年轻时是很愚孝的,对他来说,他娘的事就是天底下最大的事,他娘的话比圣旨都圣旨,他能拿捏的弱点也是他娘。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只要抓住别人的弱点,一击必中。

也幸好现在他才17岁,聪明有余却还不是心狠手辣到没人性的时期,要不然她可没胆子拿他娘威胁他。

说来祝弗为也是挺可怜的,算是个天纵奇才的人了,楞是被他娘给拖累的没有正经出身,不知道他以后知道自己娘一心一意利用他会是什么心情。

至于后来发生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真失血过多了,林皎皎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祝弗为捧着猪骨汤进来的时候,正看到她睡得四仰八叉,细微的鼾声均匀平稳。

手指捏紧,祝弗为嘴角有点僵硬。

再醒来的时候,林皎皎一时还有些怔忪,看了看简陋的木屋才幽幽叹了一口气。

得,认命吧。

她得好好盘算一下,作为背景板,她要怎么既保全了恶毒男配的名声不惹怒他,又怎么赶在他遇上女主前被休回娘家。

林皎皎翻了个身陷入沉思。

她对原主没太深的印象,主要是描写的也不多,只知道她死在和祝弗为成亲的第六个月。

原主在祝家过的简直不是人的生活,还不如一条驴呢,驴还有休息的时候,原主没有。

她除了起早贪黑伺候公婆、丈夫、大叔子、小姑子,还要种地放羊养猪。

偷懒?

不成,光偷懒不至于被休,总不能去偷人吧,那她得先被浸猪笼不可。

"睡不着?"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男声忽然在黑暗里响起,吓得林皎皎一哆嗦,差点没尖叫出声。

她捂住胸口探头一看,祝弗为竟然打地铺睡在地上。

"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真是的!"

连连喘了几口气,林皎皎心脏总算平静下来。

祝弗为幽幽说道:"若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亦或是心虚,又怎会被吓到。"

心里咯噔一下,林皎皎小心翼翼看了一眼祝弗为的方向。

他在暗示什么吗?

虽然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她就偏偏感觉的到,祝弗为在看着她。

"我,我有什么好心虚的,一没杀人二没放火的,害了人的才该心虚。"

缩了缩脖子,林皎皎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是不是她表现的和以往差异太大了?

她觉得祝弗为在怀疑她。

祝弗为凉凉的开口:"我看过不少医书,却没听听说过有人失忆了性格也会变的。"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怀疑,也没掩饰自己的试探。

林皎皎心里一哼哼:既然你试探,那我就陪你玩玩!

想道这里,林皎皎翻身故意对着祝弗为的方向,"以往的事也未尽忘了的,依稀还记得一些零星的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成反派男配的短命鬼媳妇》

第七章 故意气人


"老三家的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你这孩子真是实诚,不舒服也不跟我说。"

面儿上关心,手上却是下个死力气要把林皎皎拖回去的,结果林皎皎惊叫一声滚了出去。

"哎哟我的胳膊,好疼啊,我的头也好疼!"

祝老太都惊了好吗?

她压根什么也没做,就是想拽林皎皎起来扯回去呢,她倒是有心想掐林皎皎几下呢,关键也怕了她要跟全家拼命的毒辣。

就见刚递鸡蛋的小孩儿好奇问道:"祝奶奶你是不是偷偷掐婶子了?"

童言一出,围着的众人顿时神色晦暗起来。

林皎皎抓住时机,楚楚可怜的捂住眼睛抽搐肩膀,瓮声瓮气:"我磕破了脑袋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可婆婆说的也有道理,不干活自然是连畜生也不如连口水也不配喝的。婆婆也别生气,我这就起来下地干活去!"

祝老太目瞪口呆,张口结舌一句辩驳的话也说不出。

她简直冤死了好么?这话看似是她说的,可跟她说的又不一样,她去哪说理去?

这里大多都是女人,做媳妇的都辛苦,就是那些熬成婆婆的也由林皎皎联想到自己做媳妇时的艰辛。

不干活就是畜生都不如,连口水也不能喝?关键人家还摔破了头受着伤呢。

太过分了!

祝老太太被一群人围住,明劝暗数落,有些人说话还能听,有些就很不能听了。

尤其之前有意打听想娶祝玉环的人家,因这件事也生了犹豫的心。

到最后,祝老太一脸菜色,几乎是求着把林皎皎求回去的。

林皎皎又舒舒服服回自己屋子躺着去了,心里盘算着等祝老太把她休了以后,她要怎么在这里立足。

她都做到这份儿上了,祝老太这牛心左性的脾气是不可能忍得下她的。

娘家貌似挺穷的,她不如凭着自己手艺发家致富做富婆。

这边林皎皎已经迫不及待,那边祝老太被胸口吐不出的一口气给憋晕了。

她醒来后哼哼唧唧在床上下不来地,嘴里不住咒骂林皎皎:

"这个该死的小蹄子!明天晚上就给她好看,且让她得意两天!"

结果到了中午,祝老头儿阴沉着脸回来,进了堂屋二话不说照脸给了她一耳光,祝老太尖叫一声,祝家顿时鸡飞狗跳起来。

不一时,林皎皎得了一尾炖的稀烂的河鱼并一碟素炒的油菜,主饭也恢复到了黍米饭。

这个待遇让林皎皎很吃惊,要知道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一般人家除了家里做宴是不会吃鱼的。

虽然鱼都是自家捞的河鱼,但能拿去卖钱的东西祝家庄的人舍不得吃。

林皎皎奇怪:"祝老太这是剜肉饲虎吗?"

丝毫不觉把自己形容成虎有什么不对。

祝老太确实气的捶胸顿足,这鱼本来是她留着要给大儿子吃的,但老头子发话她不敢不听。

原来祝老头本要把女儿嫁给村长家小儿子,结果就因为这死老婆娘苛待儿媳妇,本来有些意动的村长隐晦表示不愿意娶祝玉环了。

大好的姻缘没了祝老头气了个好歹,勒令老太婆好好弥补一下和儿媳妇的关系,他拿了东西又往村长家去了。

走之前他告诫林皎皎,"你婆婆脾气是不好,但家丑不可外扬,有什么不满你跟我说就是,闹出去像话吗?你以前也是听话懂事的好孩子,怎么变成这样了?"

林皎皎指指脑袋,咧嘴一笑:"我这不摔破脑袋了吗,你也可以当你换了个儿媳妇。"

她油盐不进的样子把老公公也气走了。

"坏心眼的老头儿、老太太。"林皎皎撇撇嘴,心里很看不上祝老太夫妻俩。

这俩人心里都只看重长子的,对祝弗为可谓昧着良心榨血般利用,祝弗为最终变成偏执冷酷的反派跟他俩有不可或缺的关系。

不过,林皎皎决定离恶毒反派远一点儿,他的事她也无能为力,当下收拾了心情端着鱼去找送她鸡蛋的小孩儿了。

打听到地方过去,早上还好好的小孩儿这会儿竟然下不来床了,小脸通红不住说着呓语。

"说是风邪入体,忽然就烧起来了,村东头老刘头给开了几副药,只能听天由命了。"

小孩儿的母亲擦擦眼泪,招呼林皎皎坐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成反派男配的短命鬼媳妇》

第八章 女主登场


林皎皎心里咯噔一下。

这年代发烧不像现代那么好治的,很多小孩儿一烧起来要么傻了要么死,活下来的寥寥无几。

就在这时,外边有人叫,小孩儿母亲忙出去。

林皎皎麻溜儿的扑过去掰开孩子眼睛看看,又掬开嘴。

眼睛没有红血丝,嗓子也没有发炎。

忽然发热……林皎皎忙掀开捂得严严实实的被子,扒开孩子衣服一寸寸在他身上找了起来。

这样急性的发热肯定是感染性的,恐怕孩子身上有伤口。

小孩儿身上猛一凉,意识就恢复了一些,他奇怪的看着林皎皎在自己身上找着什么东西。

就在林皎皎遍无所获有些焦急时,她的手指忽然碰到了孩子的胳膊,一小块硬性硬的突起引起了她的注意。

心里咯噔一下,林皎皎小心翼翼按上去。

热热硬硬的,随着手指有走动感。

疽。

放在现代这个病是很好治的,用抗生素就是了,但在古代这几乎就是绝症。

疽发于背而死。

不过听起来是挺吓人的,那是因为很少有人知道该怎么治,在背上发散扩大下一步就是败血症,古代的药去治是来不及的。

"好在是在胳膊上,而且还没发出来。"

林皎皎松了一口气,径直从床上绣篮里拿了针挑开已经发红的疽包。

床上孩子嘤咛一声更清醒了,但他浑身没力气说不出话。

把疽包里脓血挤出来后,她挑开创面用力挤压。

"滋!"

感染灶很顺利被挤出来了。

孩子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他眨眨眼睛好奇看着林皎皎,可爱的让人想捏一把。

林皎皎也没想到他醒过来了,想了想俯身靠近他,低声说道:"这件事不能告诉别人喔,婶子在给你找身上的病虫,别人知道了你病就不会好了。"

孩子眨眨眼,红着脸蛋似懂非懂的点头。

孩子娘回来的时候林皎皎已经走了,再看儿子呼噜呼噜睡的正着,心里有些凄楚的偷偷抹泪出去想法子借钱去了。

不一时,林皎皎去而复返,确定孩子家里没人后偷偷进去把药给换了。

她可是中西医结合系的学霸,在这种地方找个草药简直不要太简单。

随手摘的花椒水弄热水泡了擦了擦伤口消毒,再从药方里找出黄连,并林皎皎采的蒲公英、马齿笕混合起来包住,其他的药随手装了起来。

做好这一切,林皎皎深藏功无名悄悄溜走了。

到了第二天,那孩子果然就慢慢退热了,他娘简直要去给老刘头跪了。

简直就是神医啊!

孩子可是亲眼看了林皎皎怎么给自己治病换药的,他知道让他好起来的不是老刘头,是林皎皎。

当他娘要给老刘头送谢礼时,他急了,"娘,是林婶子给我治好病的,不是那个老头子,真的真的。"

他娘哪信呢?

硬给他按回被窝躺着:"别胡说八道,你林婶子只给你送了鱼,哪治了你的病?你可是吃了你刘爷爷开的药才好的。"

孩子都快急哭了,虽然答应了林皎皎不把这件事说给别人,可他娘不是别人。

"是,是林婶子换了药,我看见了的!"

反正不管他怎么说,他娘是一概不信,哪怕他说看见了也只当他烧糊涂了,拿了东西大张旗鼓的去谢老刘头了。

村子里顿时因为这件事轰动了。

这时代治个头疼脑热的,少说十天半个月才起效,这竟然一天就退热了,简直神医!

林皎皎知道孩子退热了心里也就放心了。

她是丝毫不介意自己的功劳被安在别人头上的,要是被祝家人知道自己这一手医术,她就别想好好的被休回家了。

是夜。

林皎皎刚朦朦胧胧睡着,忽然听到屋门"咯吱"一声,有人窸窸窣窣走了进来。

自打穿越来,林皎皎睡觉恨不得睁着一个眼睛,当门被推开时她就身上一凉清醒过来了。

"嘿嘿嘿。"

猥琐的低笑渐渐靠近。

林皎皎小心翼翼摸出自己藏在枕头下的石头块。

这是她为着恶毒男配藏的,就仿着他哪一天忽然对她动手好拍他,尽管他去县里进学了也没扔掉。

这时候她只庆幸自己戒心重想的多,在猥琐男手降降碰上她时,林皎皎一个翻身跳起来,二话不说凭着感觉,照着那男人头上就是一下。

黑暗中,那男的只发出一声短促的闷哼声就软倒了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成反派男配的短命鬼媳妇》

第十章 白莲花的可怕


祝玉环急的要吐血了,林皎皎越是淡定她就越急。

那边一直不说话的光棍身子忽然一抖。

是啊,现在他承认了跟林皎皎有什么,他什么都得不到,但是若是承认跟祝玉环有什么,他不就能娶上媳妇了?

想道这里,光棍骤然抬头,眼睛亮晶晶的看向祝玉环。

热乎乎的媳妇啊!

林皎皎唇角勾出一抹笑,知道光棍是想明白了。

祝玉环惊恐的看着那光棍,刚要张嘴就听到他说:"玉环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的,哪怕你嫁与别人我也没有怨言"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又沸腾了。

就在这个关头,忽然有个人跑进来急急说道:"祝家老三回来了,还带着个女人回来的!"

祝弗为带了个女人回来了?

林皎皎娇躯一震,就见祝弗为施施然走进来,背后几个人抬着个仙姿飘飘的女人。

那女人面容姣好,气质绝佳,只一眼林皎皎就确定这女人就是原书里的女主--颜清婉。

她还没自己解决了自己下堂开溜,男配就把女主带回家了?

祝弗为甫一进来就紧皱了眉峰,眼神锐利一扫看向林皎皎,"这是做什么?"

倒不是他和林皎皎关系多亲近,多信任她才问她。

实在一屋子街坊邻里眼神幸灾乐祸,祝老太哭天抢地一身的狼狈,祝玉环眼睛直翻,脸色涨红。

细看之下只有林皎皎事不关己不操心的模样站着。

"事却不大好从我嘴里告诉你的。"林皎皎不愿意说,只拿眼睛看祝老太,"还是待母亲冷静些让母亲说吧。"

她们三人心里都清楚是怎么回事,凭她说什么呢,人母女两个心里门儿清是林皎皎反杀了她们母女。

到时候祝玉环真豁出去寻死,祝老太一哭诉恶毒男配还不收拾她?

所以她打定主意要从这趟浑水里上岸作壁上观的。

容易拿捏的小儿子回来了,祝老太顿时底气又十足,嗷的一嗓子爬起来,指着林皎皎破口大骂:

"要我说?要我说就把你这个丧门星给休了!自打娶了你进门家里是一天不得安宁,倒好似请了个祖宗回来!!个黑心肝的小蹄子,你是要害死玉环啊……"

一面哭一面嚎,转头就扑向祝弗为:"可怜我生了你,你就娶了这么个媳妇报答我啊,老婆子我不活了!"

一听祝老太终于要休她了,林皎皎霎时来了精神,眼睛亮晶晶看向祝弗为。

祝老太可真是个好婆婆啊!

胜利就在眼前了,偏偏那个老光棍出来刷存在感了。

老光棍心说我都急半天了好吗?

他现在心里是一门心思要把自己和祝玉环的私情坐实了。

眼看祝老太要把屎盆子扣到林皎皎头上丝毫不提他,当下就扑到了祝弗为身上:"千错万错是我的错,和嫂子无关,我和玉环幽会就是防着会被发现才趁着嫂子睡着给换了屋子的!"

幽会?

祝弗为一时怔住,惊讶的看向祝玉环,上辈子可没这回事,他妹妹是嫁给村长小儿子了的。

祝弗为心里疑虑顿生,忽然福至心灵看向林皎皎。

一切的变数都是从她死而复生开始的。

虽然他是重生回来的,但他一直小心翼翼没有破坏所有事的走向,只是按部就班等待时机。

要说唯一不在他掌控里的事,那就是本该死在那天的林皎皎又活过来了。

眼底一寒,祝弗为再次对林皎皎起了杀心。

既然是变数,要么控制住,要么就除去。

打定了主意,祝弗为当机立断先哄走了街坊四邻,随后使人去地里叫自己爹回来,最后才沉着脸看向祝玉环和那个老光棍。

他眸光森寒,祝玉环那感觉就跟头上悬着一把随时会落下来的刀一样,顿时怕的不行,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母亲也别急着哭,留着力气等爹回来再哭吧。"

他毫不客气点破祝老太,心里也实在是厌烦到了极点。

这种事情未知的感觉让祝弗为心里有些燥,上辈子他唯一没掌控住的就是颜清婉,也因此葬送了他一辈子,重生回来他是要运筹帷幄的。

想道这里他才想起来颜清婉被他带回来了。

一回头却愣住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成反派男配的短命鬼媳妇》

第十五章 开诚布公


一角灯光映在祝弗为好看的侧脸,却仿若渡了一层淡淡薄冰,轻柔的语气冷若冰霜。

他轻皱眉头,眼底有些焦急。

焦虑有之,却没有担心。

这不应该是祝弗为对女主的态度,书里清清楚楚写着,他对颜清婉是一见钟情的。

在颜巡抚家住的几天更加对她死心塌地。

此刻的林皎皎清醒无比。

她遥遥看着祝弗为,被他的眼神激出心底丝丝冷意和怪异的不真实感,眼前的祝弗为和书里描述差别太大了。

"你看着她,我去叫刘大叔过来。"

祝弗为急促起身拔腿就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林皎皎看着他的奇怪眼神。

颜清婉绝对不能出事,现在的自己根本没有能力对抗颜巡抚的怒火,如果颜清婉出了事,等着他们的就是死路。

林皎皎没有多话,她也知道颜清婉的身份。

一时之间,祝家都被惊动了。

林皎皎去煮了热水给颜清婉擦拭身子,好让她体温能快速降下来。

老刘头是被祝弗为从被窝里拖来的,身上只狼狈的套着个比甲,到了祝家没好气甩开手。

祝弗为一把揪住他,语气低沉说道:"她如果出了事,你就等着赔命吧。"

兴许是他语气和神色太森然,老刘头一时被赫住了。

祝弗为又掏出一锭银子塞进他怀里,用更低的声音说道:"只要治好了她,我再给你二十两银。"

老刘头眼睛都亮了。

他捏紧了手里的银锭子,感觉烫烫的。

二十两银啊!赶上一年花销还有的剩了!

要是没有这个银锭子老刘头是肯定不信的。

有了动力,老刘头撸了撸袖子干劲儿十足,扶了扶药箱就进了屋子。

这一幕没有逃过林皎皎的眼睛,她也是烧水不小心看到听到的。

她震惊于祝弗为的有钱。

轻而易举就能拿出个银锭子,还许给别人二十两银,这绝对不是书里十七岁少年时祝弗为该有的实力。

越是靠近祝弗为,林皎皎想要远离他的心就更加急迫。

因为有二十辆银的目标,老刘头可拿出了自己毕生所学,精心又认真的照顾了颜清婉一夜。

结果到了第二日,颜清婉别说好过来,眼瞅就开始说胡话了,断腿接骨的地方也紫涨红肿起来。

老刘头慌了。

祝弗为额头青筋直跳,眼底蕴含着风暴。

偏偏这个时候颜巡抚的人找来了,一行人把祝弗为家宅子围了起来,当首一个留着八撇小胡子的男人。

祝弗为没办法,只能带着家人迎出去。

"我们家小姐可是被你绑回来的?你好大的胆子!"小胡子对上祝弗为直接发难,"你可知道我们家小姐是哪个府上的?还不快放人!"

祝弗为低头,咬牙拱手:"不知府上是谁,但说我绑颜姑娘回来实乃无稽之谈……"

小胡子毫不客气,直接打断了祝弗为没说完的话:"我们家小姐呢?"

"……请移步。"

事到如今,想躲是不行了,只能求老天爷给一线生机,让颜清婉能好起来了。

小胡子一看呓语不断,脸色酡红并且腿肿的不成样子的颜清婉,当即头眼昏花,好悬没晕过去。

"你,你把我们小姐怎么了?!"

凄然一吼,小胡子几乎蹦起来。

颜清婉现在对颜巡抚可是有大用处的,现在弄成这个样子眼睛要坏事了。

"来人呐!把这群匪民给我抓起来!!"

小胡子尖叫,愤怒的低吼。

林皎皎一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没想到最终还是被殃及到了,眼看着有府兵张牙舞爪扑过来要抓她,只能大喊道:"等一下,我有办法救你们小姐!"

生死关头也顾不上藏拙了,先把这关过了再说吧。

继续阅读《穿成反派男配的短命鬼媳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