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爷你家夫人又美了》小说最新章节,秦岚沈淮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千岁爷你家夫人又美了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秦岚
角色:秦岚沈淮
简介:慕安枝上辈子还没过够太后的瘾就丢了命,重生后居然回到了被退婚的那年
她痛打负心郎,怒斥薄情汉,却因过分美貌成了负担
京城都说这太师府小姐虽说美貌却过于草包,相了几门亲事最后却居然嫁了个太监
她的夫君可是厉害的很呢!
《千岁爷你家夫人又美了》小说最新章节,秦岚沈淮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千岁爷你家夫人又美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上药


秦岚突然想到,星河身上的的药早就该换了。

"那个你身上的药该换掉了,等我把火燃起来就来个你换药。"

星河听了后,看了看自己的肩膀。

"无妨,你待会儿给我,我也可以自己换,就不用劳烦你了。"

秦岚把火点燃后,走了过来。

"火也得烧旺起来待会儿,刚好趁这个时间,我可以给你换药,也要不了多少时间。"

说完便开始找酒精和药,绷带等。找到后就端着向星河走了过来。

"待会儿可能上药的过程中,会有那么一点疼,你忍着点。"

星河满脸无所谓的说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这种伤我受了很多次,习惯了。"

秦岚也才意识到,还没有问他们是做什么的呢。但是今天看沈淮的出手和他们的穿着就知道,他们应该不是普通的寻常老百姓。

"你以前受过那么多的伤啊?你是做什么的?"

星河没有告诉秦岚他们的身份,只是和秦岚说了他们之间的大致关系。

秦岚把星河的伤口,一点点的用剪刀轻轻的剪开。

从星河的反应来看,确实没有多疼,但是伤口确实是肉眼可见的严重。星河全程没有喊过一声疼。

秦岚轻轻的给星河上着药,然后在上挖完酒精之后,还吹了两下。

星河以前哪里被人这样对过啊,脸迅速的过来起来,感觉全身都热得不得了。脸上的汗开始大滴大滴的流了起来。

后面秦岚上完药给星河上绷带的时候,本能的抱住星河,给他栓上后面的带子。

可是秦岚越靠近自己,星河的心就跳的越快。

秦岚快速的换完药后,就开始去做饭了,留下星河一人在那里独想。

星河还没有和那个女人离的那么近过,长那么大以来,和自己最亲近的人就是沈淮了。

秦岚一边做饭,但是看见星河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就看了过去,但只看见星河,抬头看着屋顶,一动也不动的。

"屋顶上有什么吗?你看的那么入神,在想什么呢?"

星河回过神来,发现秦岚正看着自己,眼神也不敢往那边看。

"没什么,就是无聊,所以想看看屋顶是什么做的。"

秦岚听到这里都懵了,这里不是竹屋吗,当然都是些竹子了。

"你在说什么啊?"

星河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刚刚说的什么啊。

"啊?,不用管我,我可能最近睡得太多,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秦岚听到这里,大声的笑了起来。

星河觉得丢人死了,便假装睡了过去。

但一直不睁眼,就真的睡了过去。

知道秦岚叫醒了他,他才醒了过来。

"星河,醒醒,来起来吃饭了。"

秦岚将星河扶坐起来,然后秦岚早已把端到了旁边,为了方便星河看见哪些菜。这样的话,就可以直接给他夹。

星河觉得不好意思,便拘谨的开口。

"我都行,你随便给我加点,我自己拿着吃就好,我不挑食。"

星河这时说的话,没有说错。因为从小时候的原因,星河养成了有什么就吃什么的习惯。

即使后来到了沈淮府上,生活慢慢的变好起来。也还是不挑食,有什么吃什么。

说完便接过了秦岚的碗,本准备自己吃,但发现肩膀根本太不起来,手使不上劲来。

秦岚看着星河这个样子,

"还是我来喂你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千岁爷你家夫人又美了》

第三百四十七章 心动


秦岚轻轻的给星河喂饭,星河觉得不好意思,很是紧张,全程都不敢看秦岚。

总是低着个头,只有秦岚喂过来的时候,才会把头抬起来。

此时,星河的样子就像个害羞的小媳妇,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秦岚给星河喂过饭后,自己才开始慢慢的吃了起来。

星河见她才开始慢慢的吃,心里突然感觉自己好暖。

"你刚刚没有吃啊?怎么就先照顾我呢,我是不是让你很辛苦啊?抱歉。"

秦岚看见星河满脸愧疚的样子,温柔的看向星河。

"我没事,也不是很累,我今天好歹吃了点干粮。你什么东西都没有吃。还是在受着伤的,我当然要先照顾你了。"

星河发现这个女人,怎么可以那么温柔,那么善良。从来没有一个人那么的关心自己,星河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想着等自己好了,一定要为她做些什么。

此时,慕安枝吃完了药后,感觉也好多了。

晚上,叫沈淮给自己擦拭干净脸后,就开始涂上了秦岚给的药。然后还给沈淮念道着今天自己的感受。

"沈淮,我觉得秦岚和星河挺配的。"

沈淮听她这么一说,无奈的笑了笑,

"你自己都成这个样子,还想着这些事情呢?怎么你觉得配就配啊,那是人家两个人自己的事。"

慕安枝自顾自的接着说,

"我看这个秦岚也是觉得不错,长的也挺好看,还懂医术。而且举止大方得体,比很多大家闺秀都强多了。"

沈淮想了想,也的确同意她的话。

"这个女子的胆量确定让人值得佩服,我也感觉会是星河喜欢的类型。"

慕安枝看见沈淮这么一说,便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想了。沈淮这么了解星河,都这样说,开始有点期待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了。

秦岚吃过饭后,便开始休息。可能是由于这两天太累了,站起来的时候,有点没站稳,差点倒了下去。

星河看见她这个样子,觉得很担心。

"你没事儿吧?赶紧坐着休息一会吧,你不能这样不停地做事,这样你会熬不住的。"

秦岚摇了摇有,表示自己没事儿。

星河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觉得她真的很吸引人。以前总是觉得女人很麻烦,所以不愿意和她们有什么交流。

但是秦岚不同,自己愿意和她说话。

星河后面就看着秦岚来来回回的在屋子里忙活。秦岚忙了很久,才将屋子收拾干净,然后坐在凳子上爬在了床上。

星河看她这个样子,觉得肯定很累。

"你来床上睡吧,我下来找个地方睡。"

说完便准备起身,秦岚看着他这个样子,赶紧阻拦。

"我待会儿就拿床被子,趴在桌子上睡就行。你不可以,你的伤口这样会裂开的。"

星河想怎么能让一个女人睡桌子,一个大男人自己睡床呢,即使自己受伤也不行。

这次,不管秦岚说什么,一定要起来。

秦岚赶紧过去拦住他,

"你不要觉得不好意思,有什么亏欠的,你就好好养伤。这样到时候你主人们来接你的时候,你也才能好好的和他们一起离开啊。"

秦岚说完便看着星河淡淡的笑了起来,星河看着这个笑容,觉得这个笑容好美。自己也是第一次那么近,那么仔细的看秦岚。星河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了,感觉心都要蹦出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千岁爷你家夫人又美了》

第三百四十八章 相聚


修养了两天后,星河身体明显好多了。可以在外面去走走了。

今天,天气很好,秦岚便带着星河出去走了走。

出来以后,星河才明白为什么秦岚为什么住的是竹屋。

此地四面都是竹林,如果真的要想进来,其实也没有那么容易。如果不熟悉路的话,可能真的会在竹林里迷路。

秦岚扶着星河在竹屋周围转了转。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的。秦岚还给星河讲了许多自己小时候在这里发生的故事。

而此时慕安枝和沈淮也会山庄收拾了东西,来到了竹屋来看星河。

果然不出所料,这个竹林很乱,容易迷路,慕安枝和沈淮走了很久。后面沈淮靠着做标记,一步一步的才发现了竹屋。

慕安枝和沈淮到了竹屋后,敲了敲门没反应。

后推门也没有发现有人,两人便只好坐着等他们回来。

过了一会儿,慕安枝和沈淮听见门外面有人说话,而且伴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

慕安枝开口对沈淮说,

"肯定是星河他们回来了。"

两人出去看见他们回来,赶紧走上前去。秦岚正扶着星河闻声看过去。

"主人,你们怎么来了?"

沈淮上下看了看星河,看见只有肩膀那里绑着绷带便放心了。

"你都伤成这样了,我能不来吗?"

慕安枝看着星河现在的样子也觉得很是抱歉。

"星河,对不起,要不是给我找药,你也不会这样。"

星河看见慕安枝给自己道歉,立马回答。

"这不怪你,慕小姐。我应该做的,你不必感动自责。"

秦岚看着大家都站在屋外说着话,便想把大家招进屋里。

"大家都别站着了,我们进屋说。"

进了屋后,秦岚给慕安枝和沈淮倒来了水。

"秦姑凉真是客气了,我们刚好也有一点渴。"

秦岚笑着对慕安枝说,

"你们不用觉得客气,屋里有什么你们需要的尽管用就是了。对了,你们现在是打算回京城了吗?"

慕安枝不知道,看了看沈淮,沈淮点了点头,

"是的,我们会京城还有事要处理。本来打算来接星河的,但是他这个样子走的话,估计只会加重伤势。而且看见秦小姐那么的照顾星河,我们也就放心了。也麻烦秦小姐再帮忙照顾星河一段时间,等他伤势好了,我再派人来接他。"

星河听见这句话后,便着急的开口道,

"主人,我的伤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待会儿我可以和你们一起走。"

沈淮看见星河这个傻样,自己想帮他都看不出来。沈淮第一眼看见星河看秦岚的眼神,就知道这个小子动心了。这点小伤也对他来没什么,所以才愿意将他留给秦岚照顾。

沈淮走过去,靠在星河耳边说了一句话。

"我给你制造机会呢,就好好把握吧。府上这段时间的事情我自会派人来做,你就好好养伤,顺便积累点别的。"

星河先是看了看沈淮,然后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秦岚。

秦岚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所以只是礼貌的回笑过去。

"你们饿了吧,我去地里摘些菜回来给你做饭。然后我们再聊事情。"

慕安枝也跟着去帮忙了,留下沈淮和星河。

她们两走后,沈淮就开始给星河传授起了经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千岁爷你家夫人又美了》

第一章 我要退你的婚


京城三月,春意迟迟。

"慕安枝你不守妇道!整天勾三搭四!本世子要跟你退婚!"俊雅皮囊的青衣男子怒瞪着面前的美人,几乎快要被气的呕出来三升血,甩了书信当街丢到她的面前。

慕安枝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下,水色朦胧的杏眼带着勾人的媚意,她挑眉笑道:"世子爷这是说什么呢?张口就说我勾三搭四,有何凭据?"

立于京城街头之上的女子红衣似火,样貌极为出众美艳,眉眼如名画中走出来般精致,露出来的半截手臂肌肤胜雪,被翠玉镯子衬的让人移不开眼。

饶是沈元锦这种见多了美人的侯府世子爷,也被她的美貌晃的当场怔住,回神后只觉得丢人至极,"女儿家就该端庄温良!你打扮的花枝招展,整天在外抛头露面给谁看?被退婚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旁人!皇上那处我自然会去解释,你还是接了这封退婚书早日回府闭门思过去!"

退婚对女子来说是何等的奇耻大辱,更不用说是在这京城主道的长街之上,更何况这俩人的打扮言行都足够引得路人停下观望。

"啪--!"鞭子抽在人身上皮开肉绽的声音心惊胆战,沈元锦痛的脸色骤变,他怒不可遏的吼道:"慕安枝!你大胆!"

慕安枝却没回话,而是淡然的抖了下手里头的鞭子,这举动让沈元锦下意识的护住身子,她不禁得在心里叹了口气。

怎么她上辈子的眼光就这么差?这种男人她居然也能看得上?

沈元锦在长街上丢了脸面,早已是恼的双眸喷火,"原来这就是慕太师府上的家教,本世子今日可真是领教了。"

京城里的人都知道慕太师府上只有一个嫡出的孙女,被宠的如珠似宝,原因是因为一双儿女为了护驾全都死于大晋当年的宫门之变,也因此慕家在天子面前圣宠不衰。

他这话不亚于在讽刺慕安枝有爹娘生却没爹娘教,着实狠辣又刺心。

而沈元锦的话音刚落就又挨了"唰唰--"足有两道鞭子,直接被她抽花了脸,怒不可遏的吼道:"你--!"

慕安枝拿着鞭子打断他,"小世子爷,我这辈子最恨指桑骂槐的人,你若是个男人的话就堂堂正正的说明白你对我无意,退婚也就罢了,偏偏要学那娘们样儿乱嚼舌根,真当你是什么香饽饽什么人都要抢着嫁给你不成?"

"记着,今日不是你退我的婚,而是我慕安枝嫌你长得太丑,配不上我的花容月貌,所以要退你沈世子的婚!"

沈元锦气的手都在发抖,"慕安枝!你敢?!"

她居然说他丑?还要退了他的婚?

满京城不知道多少女子争先恐后的想要嫁给他,她慕安枝不过就是长得好看点的草包而已,连他的婚都敢退!

"我为什么不敢?我慕安枝不光要退你的婚,还要到皇上面前告你有辱功臣一状!"她挑起下巴,嗓音冷厉,"我爹娘和姑父当年拼死为护皇上安危,你如今居然刚当众辱我太师府家教,便是你爹定安侯见了我也得客客气气的唤一声慕小姐,你当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当街退我的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千岁爷你家夫人又美了》

第二章 奸臣


"告就告!我怕你不成?!你简直无可救药!"

"啪--!"

鞭子抽落下去的破风之声让沈元锦脚下踉跄,险些栽倒在地上!

只是这鞭子没落到他的身上,不过是贴着身擦了过去。

"沈世子爷这身子骨可得好好照应着了,连我这小女子的几道鞭子都挨不了,往后这天香阁可得少去,免得将来有心无力。"

沈元锦这辈子从来没像今天这般丢脸过,周围围着观望的百姓们聚拢着小声笑论,让他的脸上犹如火烧般的不自在。

"慕安枝,你少给我玩欲擒故纵这套,我看不上你就是看不上你,就是放眼整个京城都没人愿意娶你这种大字不识的草包!你这样的破鞋就算送上门都没人要!"他几乎要把牙齿都给咬碎,言语中满是恶意来发泄自己的怒气。

"那就不捞沈世子操这份心了,我长得美又性子好,满京城不知道多少男子想要娶我,你这种中下模样还是别再肖想我了。"慕安枝毫不掩饰对他的嫌弃,学着他的话道:"欲擒故纵这种把戏对我也没用,我要嫁就嫁这大昭最俊俏的男人,你长得太丑和我画风不符。"

沈元锦被她气的脸色涨红,额头和手背上都暴起了青筋。

她的话的确没错,整个大昭怕是都找不出比慕安枝更美的女人了。

可这份美却超出了女子的掌控,她不是世人所赞颂的那种如兰花般清丽脱俗的美,而是祸国殃民的绝色美艳。

这样的美注定了她是不会被人所承认的,就好比京都里的文人雅士从来都是骂她草包艳俗,而正值适龄的官家子弟更不会多看她一眼,只为了证明自己是高洁君子,追捧的也是京都里有名的才女来彰显品位。

可慕安枝加上这辈子活了两世也没能想通这帮人的虚伪,嘴上说她生的过于艳俗,可还不是连眼珠子都没法从她身上移开,承认她长得美很难吗?

"大昭最俊俏的男人?"沈元锦听着这话就止不住冷嘲的笑声,"难不成你还能看上宫里头的那位?"

他突然又接着嘲道:"我却是忘了,宫里头那位可都算不上是个男人,只不过是阉人罢了。"

话里夹着的阴阳怪气不难让人听懂,哪怕是六岁小儿都知道他嘴里说的是当朝九千岁沈淮。

大昭皇帝曾在百花宴上当众赞叹过沈淮的脸生的艳压百花,是这大昭生的最为俊俏的男子。

但可惜这沈淮却是净过身的太监,根本算不得是男人,但却是皇帝身前最得宠的红人,光是被赐了皇姓就能看出来这点。

"不错,我就是看上了九千岁又如何?你长得丑还能挡着好看的人终成眷属?"慕安枝瞧着他那副嘲弄的模样就不顺眼。

沈淮怎么了?

她上辈子当太后的时候,可就喜欢他那张脸,多看两眼她都能多吃碗米饭。

长得美的人总是会去欣赏美的事物,包括人,可不像这沈元锦长得丑就算了,嘴上还又臭又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千岁爷你家夫人又美了》

第三章大胆


沈元锦恼的破口大骂,"看上沈淮这个阉人的下流话你也能说出口,慕安枝,你可真是不要脸!"

可这话才说,含着暗劲的石子突然弹出!

沈元锦重伤在地!当场呕出了口鲜血!

"大胆!竟敢妄议千岁爷!"

阴柔尖锐的嗓音异常刺耳,身后轿撵放置在地上震起的闷响激起尘土飞扬。

太监惨白的脸上鬼气森森,擦着的香粉为他增加了点生人的气色,却看上去更为诡异。

慕安枝动作顿了下,而后淡定转身。

东厂专属的宦官服映入眼帘,压抑沉闷的浓黑衣袍上绣着的大蟒盘旋在上,黑压压的一片让人倍感心惊。

轿撵上坐着的人影高大,软纱掩住了他的样貌却依稀能看清出色的轮廓,他抬手用帕子掩住薄唇咳嗽了两声,搭在腿上的手背肌肤病态苍白,能隐约看到青色血管。

被人当场抓包说闲话,慕安枝的脸上连半点红晕都见不到,她淡然自若的行礼道:"千岁爷万福。"

"万福?"沈淮注视着一身骑装的慕安枝,若不是从前碰过面,只怕他还真真不相信那遭老头子能教出这么有意思的孙女,"慕小姐客气了,本千岁不过一介阉人,何必行什么礼数。"

慕安枝听的眼皮子跳了下,这死太监记仇的毛病一点都没有变过,哪怕讲是非的人不是她都得找下麻烦。

"千岁爷言重了,伺候皇上劳苦功高,自然是担得起我这礼数的。"她面不改色的拍着对方的马屁,从善如流的道:"既是出身名门,自然该懂这些礼数的。"

跌在地上的沈元锦本来就剩下了半口气,差点没提上来被她气晕过去。

慕安枝不认为她这叫落井下石,而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罢了。

上辈子沈元锦在京城长街上当众退了她的婚事,让她成了整个京城的笑柄不说,就连后来都没人再敢上门提亲。

沈小世子不要的女人,满京城除了天家谁敢要?

慕安枝熬到了将近二十四岁才终于嫁出去,被宫变成功的六皇子沈榭迎为皇后,哪怕是熬成了太后,她被人退婚的事都成为了别人谈论她的焦点。

可以说沈元锦算是毁了她的一辈子,害得她入深宫为后,成了沈榭手上观赏的金丝鸟。

"慕小姐着实是会说话。"轿撵中的男人淡淡的开了口,"沈世子,祸从口出。"

简简单单的四字却是砸的沈元锦心头沉甸甸的,九千岁沈淮是什么样的狠角色,整个大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手下的东厂更是光名头就令人闻风丧胆。

沈淮早在之前就注意到了长街上的闹剧,若非是谈及他的话,他绝不会出面。

他向来都不喜欢别人谈及他的脸,可却偏偏莫名被她的神采所吸引,语气里的傲然和认真好似那话只真不假,并未因为九千岁的身份而有异。

慕安枝甩了甩手中的皮鞭,方才那几下抽的她胳膊都有点余酸,可她的眼神确实不由自主的往沈淮的方向瞧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千岁爷你家夫人又美了》

第四章千岁爷的俊俏


上辈子她也是进宫做了皇后才瞧清楚了沈淮生的到底有多好,可却不知他被赞誉时又该是怎样艳压百花的模样。

彼时的沈淮才年满二十一岁,但却已经成了权倾朝野的九千岁,人人口中议论却不敢明说的当朝奸臣。

可实际上奸臣或者忠臣在掌权者的眼里岂会分不出来,只是需要互相制衡争斗才能渔翁得利,坐稳这个高处的位置。

许是慕安枝的眼神太过直率,沈淮见她毫不避讳,略有些兴致的开口道:"方才慕小姐说……看上了本千岁?"

他语气疑惑,却是让人听不出是喜是怒。

"千岁爷生的俊俏,便是皇上也称赞过的好样貌,美人自然都是欣赏美人的,说是看上不如说是觉着千岁爷与我样貌般配。"慕安枝脸不改色心不跳的说着这话,完全没有半分的害臊。

若是放在她上辈子的性子是决计不会说出这种话的,可慕安枝到底捡了回便宜居然重生到了十五岁被退婚这年。

花朵儿般娇嫩的美好年纪,她要是不多夸夸自己,都对不起她这张脸。

只是在场的人都因为她这话表情稍稍默了下,可却又找不出来反驳的理由。

要说这脸吧,慕安枝的确是生的极为出众漂亮的,否则旁人骂她也不会说她除了脸蛋一无是处。

江淮面色不明,嗓音沉了下来,"那你的意思是本千岁是美人?"

"千岁爷生得好,为什么不能说是美人?"慕安枝可不会接着坑往下跳,她深知对方最忌讳的就是与女性有关的词汇,自如的道:"美人不光是只用来形容女子,世间百态皆有可用的上美来称赞的,大家既然都是人,称呼声美人又有何过?"

这话还是当初江淮曾经与她说出口的,现在又被她拿出来作为回话。

不得不说对比昔日,她这心里还真够唏嘘落差的,居然也轮到她这个太后对他讨好拍马了。

"真是能言善辩。"江淮语气不明的道:"不知若真是让慕小姐配我这阉人,会不会让慕小姐心生委屈?"

说是试探的话也不像,若说不是试探,难不成这死太监还能来真的吗?

慕安枝心想这死太监年轻时候心眼还挺坏,专门挑着难回答的给她挖坑。

但就算她从前脑子再不灵光,搁后宫那地方生活了几十年还升职成了太后,再傻她都是懂得这话里的拿捏。

"千岁爷这话言重了,方才小女子的话就已经有应答,样貌好看的人便只是站着都是赏心悦目的。"

如若是上辈子这死太监这么摆谱,慕安枝肯定得抽他。

可放着现在别说抽他了,她就连说话都得注意着分寸。

大昭先皇在位时,可谓是江淮最权势压天的时候,说是奸臣那都是客气词,整个朝政都被他拿捏在鼓掌中,堪称摄政。

对于这回答,江淮说不上满意却也挑不出来刺儿,他向来最是欣赏美人,更别说慕安枝这种看一眼都会心神荡漾的容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千岁爷你家夫人又美了》

第五章 你个贱人


他轻敲着轿撵的扶手,不知思量着什么,突然笑了下,"那慕小姐可要记着今日虽说的话,日后本千岁是会来讨要的。"

旁侧伺候着的太监立刻心领神会,甩了下手中的拂尘,"千岁爷回府!"

华丽沉重的轿撵被八名黑袍蟒纹的锦衣卫稳稳抬起,腰间佩戴着的刀具晃的人眼睛刺痛,但却透着震慑人心的寒气。

京城长街上的百姓们纷纷退让开,对于这东厂的恐惧早已深入人心。

直到轿撵消失在长街的一瞬,才又恢复了些许往日的烟火气。

"慕安枝,你这个贱人!自甘堕落!不知廉耻!"沈元锦被今日这一遭羞辱的咬牙切齿,他发恨般的疯恼道:"我可是当朝世子爷!你这般折辱我也不怕太师府被降罪!"

"嘘--"慕安枝白皙的手指轻放在红唇边,她原本只是站在那就美的让人惊叹,此刻眉梢间沾染着的笑意风情万种,"沈世子说话可得谨慎才是,听闻你有考取功名的打算?"

沈元锦顿感不妙,"慕安枝,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只是你的功名大可不必再考了。"慕安枝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眸光灼灼,"你的前途就此断在我的身上了。"

她看着沈元锦那副恼的浑身发颤,却又无力再和她反驳的模样,顿时只觉得两辈子堵在心里头的那口气终于发泄出来了。

慕安枝快步扯过缰绳,利落的翻身上马,"好好享受你的好日子吧,马上你也不会再是世子了,沈元锦。"

留下这句话后,她手中的鞭子抽打在马背上,当街迎风纵马,像是回到了昔日少年时的畅快。

得罪了太师府不要紧,可沈元锦得罪的是当今的皇上。

退婚不是什么大要紧的,重点是他采取的方式。

倘若他是旁的身份说道太师府几句就罢了,却偏偏和皇家扯上了关系,整个大昭谁人不知慕家满门忠烈、赤胆忠心,为救皇帝搭上了三条人命。

要为难沈元锦的事犯不着她来动手,倒不是皇帝有多念当初的恩情,只不过为了不被天下人说他欺辱孤寡爷孙,无情无义罢了。

上辈子她被退婚后成了大昭的笑柄,而沈元锦则是在第二日就被皇帝下旨剥了世子之位,分了边疆的封地即刻离京。

等到慕安枝登上皇后的位置还想去寻寻仇时,没成想对方因为家事被气得瘫痪中风,来朝面圣都是口吐白沫嘴角抽抽的躺在轮椅上。

她当时兴起还让人去查过怎么回事,原不过是他为了自己青楼里的意中人退了她的婚,却反被戴了绿帽子气中风了。

每每想起这件事,慕安枝就觉着这大约就叫做报应,但凡他肯私下好言退婚,她又岂是那种棒打鸳鸯的人。

沈元锦起初就存了毁她名声的心思,不过是和京城里那帮满身酸气的才子差不多,自认为踩她两脚就能算得上是高风亮节的竹林君子了。

就好比世人常常赞颂花中四君子,以四君子来形容人的秉性,却也未曾见过他们去追捧名动京城的牡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千岁爷你家夫人又美了》

第六章恶人先告状


上辈子慕安枝就不是安分的主儿,这辈子更不是。

沈元锦都能为了个青楼女子毁她名声,她若是不好好回报他,都对不住他的此番"好意"。

慕安枝仗着手里当今皇后赏下来的腰牌,大摇大摆的骑着白马进了宫。

她这个待遇就连皇子和公主都比不上,不过是当今皇后为了彰显皇帝仁慈特地允许的,也因为她只是个女子翻不出来什么浪花。

慕太师府只剩下了个糟老头子和她这骄横无脑的小女子,皇帝自然是乐意宠着他们来换取仁慈宽厚的好名声,这也是慕安枝最大的后盾和底牌。

才进了长乾宫,慕安枝立刻就换了副受气委屈包的可怜模样,硬是暗地里在肉上狠揪了把,扑上去哭诉道:"皇后娘娘,你要替安枝做主!"

早在慕安枝来之前,九千岁当街重罚沈小世子爷的事情就传遍了宫里,但这其中的内情却鲜少有人知道。

到底沈元锦那都是姓沈的,而且还是京城里风头正足的青年才俊。

皇后再是喜欢她也就仅仅只是喜欢而已,当初皇帝赐婚二人还曾经有过微词,做母亲的当然希望这样好的男子配她的女儿景平公主。

可如今居然出了当街退婚的这档子事,皇后在庆幸婚事没落到景平身上时也有了几分真心实意的心疼和恼意,这实打实是在打皇帝和她的脸!

"你这丫头可别哭花了妆,那沈元锦有什么好稀罕的,改明咱们再挑个比他强百倍的,本宫给你做主,看上哪个你直管开口!"

话说是这么说,可实际上慕安枝心里头也清楚皇后防她防的有多紧,生怕她膝下的太子和四皇子看中了她。

既然皇后能拿来做靠山,那又何必去当什么婆媳坏了关系,古往今来就没见过几个能处理好这种关系的。

慕安枝抽抽噎噎的把事情交代了遍,但却少不得要在里面添油加醋以及附带上实情,譬如沈元锦养了个青楼女子的事情。

这下可让皇后动怒了,她甩了手中的团扇拍在案几上,"这还得了!简直是辱没皇家的脸面!立刻去给本宫把皇上请过来!本宫要扒了这小畜生的皮!"

慕安枝依附在她的边上擦了下眼角的泪,可心里却是冷静的很。

听听这话,到底还是辱没皇家脸面重要,谁会管她的名声和死活?

可无论为何降罪都不要紧,慕安枝她自个爽到了就行!

但得了皇后命令的太监连殿门还没出去,就被从外面风风火火冲进来的景平公主撞了个正着。

对方劈手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瞎了你的眼!连本公主都敢冲撞!"

被打的太监慌忙跪在地上磕头求情,但景平公主却没计较的意思,急急忙忙的冲上前,"母后!母后!你这回可得替元锦哥哥做主!那沈淮一个阉人居然敢当街伤他,这不是乱了朝纲规矩吗!"

相比较慕安枝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景平公主就显得粗鲁莽撞了许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千岁爷你家夫人又美了》

第七章 公主的怒火


她也是到了面前才发觉慕安枝居然也在长乾宫里,当时怒意就燃了起来,"本公主还打算去找你,没想到你反倒自己送上门来了!慕安枝你还要不要脸!不顾婚约到处勾三搭四,现在还害的元锦哥哥丢了那么大的脸面!"

当初皇帝赐婚两人时,不知道京城多少闺中女子恨的咬牙切齿。

配给别人就算了,居然配给了慕安枝这种艳俗的草包?

尤其以景平公主最为其中之首,她本来就妒恨慕安枝居然比她这个公主还要风光得意,现在心上人还被她踩在脚底玷污,她怎么可能忍得下去?

"公主何时看到我勾三搭四,不知廉耻了?"

"满京城都是你的传闻,还犯得着本公主去看?也就只有你穿的又红又俗整日里想着勾搭男人,有了元锦哥哥还不够,居然就连沈淮那种身份你都去招惹!"景平公主气的双眼都要冒火,"你这种人迟早要被拉去浸猪笼!"

慕安枝不解的看着她,委屈的道:"公主,红色乃是得体端庄的颜色,光是看着都会心情喜悦,怎么会俗了?而且我何时招惹了九千岁?"

景平公主到底是年轻气盛,完全没瞧见皇后变化的脸色,"你看看满京都谁跟你似的穿的花红柳绿去引人注意,没见过男人上赶着想去勾搭是吗?"

"我穿的花红柳绿的是因为我喜欢,更何况我长得好看本来就引人注意啊。"

这无辜的语气配上慕安枝那张脸,要多气人就有多气人。

景平公主连挠花她的脸都有了,"你还不承认!小贱人!"

眼见着景平公主越说越离谱,皇后蹙了眉头,"景平,你这是跟谁学的这些话,你是何等身份竟然去学那些街角妇人的舌根话!"

景平公主恼的跺脚,"母后,你还护着她!"

"没什么护不护的,你一口一个元锦哥哥也不瞧瞧那小畜生是什么样!为了个青楼女子就敢擅自退了皇上赐的婚!"皇后彻底沉了脸,"本宫身为正宫着的也是正红,你口口声声说艳俗是在说给本宫听的吗?"

皇后这几句话才让景平公主"唰--"的下反应过来,她满心眼点记者的都是沈元锦,何时注意到了皇后身上穿着的宫装。

被当着外人训斥这些话,景平公主的脸红的几乎都要滴出血来了,"景平不敢。"

皇后素日里最心疼的就是这个独女,哪舍得真去叱骂她。

慕安枝在宫里头待了那么久,可比上辈子会看人眼色。

她见皇后欲言又止就明白这母女二人有悄悄话要说,利索的起身行礼后,从长乾宫离开。

该说的话她都说出了口,该添的是非她都添了个够,至于沈元锦什么样的下场就完全和她无关了。

但慕安枝才步出长乾宫就瞧见了外面站着的俊美男人,身旁随侍着四个小太监,阵仗不算大可却也是少见。

她不禁得有点出神,上辈子她遇着江淮时似乎也是这样的场景,只是当时的她身份显赫贵为皇后。

继续阅读《千岁爷你家夫人又美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