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捧杀》慕笙傅言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捧杀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慕笙
角色:慕笙傅言
简介:我要将你捧到最高处,做我唯一依赖、信仰乃至交付生命的神明
然后眼睁睁看着你摔下来,粉身碎骨、赶尽杀绝
曾经的滨海市第一名媛,一夜之间收敛锋芒
步步为营,小心翼翼,织一张温柔网,拢住了傅言算
傅家掌权人将一个家破人亡的落魄女人宠上了天
嘘寒问暖,深情专一,造一座公主殿,留住了慕笙
...
小说《捧杀》慕笙傅言完整版免费阅读

《捧杀》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很高兴,我还活着


"砰!"慕笙的头撞在大理石的茶几上,顿时血流如注。

肥头大耳的男人指着瘫坐在地上的慕笙大骂道:"老子是来找乐子的,不是来受气的!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敢挡我的酒?今天这杯酒你不喝,老子弄死你!"

旁边的一个黑色皮裙的女人扭着腰走过来,娇声劝说着:"王总别生气,她是新来的,不懂事,我陪您喝!"

"滚!"男人大喊道:"今天就让她喝!出来做这行还立什么牌坊!"

男人将一叠厚厚的纸币砸在她身上,喊道:"不就是要钱吗?喝一瓶,十万块,老子有的是钱!"

说着便拿起桌上的酒瓶就往慕笙嘴里塞,坚硬的瓶口硌的她牙龈剧痛,逼迫她张开了嘴。

十几万的酒水撒的到处都是,慕笙被呛得直咳嗽,猩红的血顺着精致的小脸流下来,和着酒漫进嘴里,满口的血腥味。

其余几个男人一人怀里搂着一个衣着清凉的小妹,一边大声说笑,一边往怀里的美人嘴里灌酒。

包厢里乌烟瘴气,音乐声震耳欲聋,根本没人在意慕笙的死活。

"砰"的一声,VIP包厢的门被人一脚踹开,明亮灯光照的刺眼。

慕笙尽力睁开眼睛,看见黑衣男人逆光而来,似神祇、似修罗。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她听到熟悉的声音叫她:"阿笙,我来了。"

是漫长的黑暗和鲜血淋漓的记忆,仿佛过了一辈子那么久。

痛!

头痛得像是要裂开,慕笙睁开眼,乍破天光刺的她皱眉,有男人伸手抚上她的额头,她惊恐的往后躲:"别碰我!别--"

话音在看清眼前男人的这一刻,戛然而止,甚至带了些尖锐的尾音。

"阿笙,没事了,是我。"傅言算的声音温润,生怕吓着她。

慕笙怔愣半晌,干涩的开口:"我死了吗?"

傅言算一愣,眼中更是心疼:"阿笙,别胡说,只是撞破了头而已。"

"撞破头?"慕笙摸了摸额头,确实缠着纱布。

她皱起眉头,似乎在回忆昨晚的事情,她昨天不曾撞过头啊……然后猛地掀开被子,双腿健在!

她跳下床,冲进卫生间,傅言算看着女孩惊慌失措的模样,只当她是昨晚受了惊吓,急着跟过去,问:"阿笙,你怎么了?"

慕笙站着镜子前,看着镜中的女孩,眼神中都是震惊!

是她的脸,还是那样精致漂亮的脸蛋,除了消瘦苍白一些,并没有任何疤痕。

"阿笙,你怎么了?"傅言算又问:"这几个月,你去了哪里?我到处都找不到你。"

慕笙从醒来就一直表现的十分惊慌,他担心在慕笙失踪的这几个月里,这个从小养尊处优的小公主还遭遇了别的什么事情。

"几个月?"慕笙的喉咙里好像卡着血,说话都是颤音。

她看着傅言算的脸,仍然是她记忆中的模样,五官如雕塑般立体,眼眶深邃,薄唇紧抿,即便眼下的乌青和下巴的胡渣也挡不住男人的魅力。

她张了张嘴,问:"现在是什么时候?"

傅言算抬手看了一眼腕表,说:"上午九点四十。"

"不是,我是问年份,今年是几几年?"慕笙又问。

傅言算皱起好看的眉头,还是耐心的回答:"2017年,10月12号,怎么了?"

慕笙看着傅言算的嘴一开一合,说出了让她震撼的答案。

"阿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傅言算抬手贴着慕笙的额头,十分担心。

慕笙的眼眶通红,她吸了吸鼻子,抬起眼帘与傅言算对视,一字一句,仿佛宣誓。

"没事、没事,只是很高兴,我还活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捧杀》

第2章 我想回家


"胡说什么?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傅言算这样说。

关切又温柔,踏实又可靠。

傅言算将她抱回到病床上,微微起身,注意到慕笙的眼神一直看着窗外的蓝天,像一个被关久了笼子的鸟,向往自由。

傅言算柔声说道:"怎么了?想出去走走吗?"

"我想回家。"慕笙轻声说。

傅言算眼神一暗,病房里是死一般的寂静。

滨海市谁人不知,三个月前,慕氏集团的董事长因为涉嫌走私禁品、洗钱等多个罪名被公开批捕,在逃亡的路上汽车坠海,死无全尸。

慕董事长的独女慕笙,曾经的滨海市第一名媛,一夜之间从天堂掉进地狱,失踪了整整三个月。

直到昨天晚上,傅言算在夜场找到了她。

所以她想回家,简直是个笑话!她哪里有家?

慕笙转过头,漂亮的眼睛红的像个兔子,眼泪堆积在下眼睑,轻轻一眨,"啪嗒"一下掉下来,仿佛砸在傅言算的心上。

楚楚可怜,惹人怜爱。

"爸爸没死,对吗?"慕笙问:"只是逃跑了,没有死,对不对?"

她的眼神那样渴望,像是抓住唯一的救命稻草。

傅言算点点头,指腹擦去她脸上的泪水,安抚道:"是,还在打捞,只要没找到人,就一定没死。"

慕笙搂紧了傅言算的脖颈,抽泣的说道:"爸爸不见了……我没有钱,还有人抓我,我没饭吃……十一,我好害怕……"

她像极了一个刚刚家破人亡的落魄名媛,身无分文,饥寒交迫,惊慌失措。

十一,是以前慕家收养傅言算的时候,慕笙给他起的绰号。

听到这样熟悉的称呼,傅言算身子一僵,心疼的将慕笙搂进怀里,语气满含歉意:"是我来晚了,阿笙。"

慕笙攥着他的领口,名贵的衬衫在她手里变形,女孩颤抖着声音:"十一,你别走,你陪我。"

傅言算眼神一暗,慕笙仍倔强的将他往病床上拉:"别走,别走,我害怕。"

"不走。"傅言算终于妥协,他脱了鞋子,躺在病床的一侧,女孩立刻像个受惊的小兽一样,躲进了他怀里。

傅言算心疼不已,轻柔的拍着慕笙的后背,说:"没事了,阿笙。"

慕笙躺在男人怀中,烟草香和着薄荷气息涌进鼻腔,都是令人安心的味道。

"总裁,医生……"助手肖寒推门进来,看到病床上的一幕,尴尬的咳了一声:"医生来了。"

傅言算这才起身,耐心的安慰着慕笙:"阿笙,让医生做个检查,听话。"

慕笙固执的拉着傅言算的手:"不……我不要……"

"听话,阿笙,如果没事,我们就回家。"傅言算说。

慕笙听到"回家"两个字,眼神微颤,终于放开了手。

医生给慕笙做了详细的全身检查,才说道:"慕小姐的头部受到重创,有脑震荡的迹象,需要住院观察一周。"

傅言算点头吩咐:"肖寒,去办住院手续。"

"是,总裁。"

病房里只剩下慕笙和傅言算两个人,慕笙慢吞吞的坐起来,黑白分明的眼眸看着傅言算,带着好奇:"十一,他为什么叫你总裁?"

傅言算身子僵了一下,走过来坐在她身边,说:"我现在……叫傅言算,是傅家的人,自然就继承了家里的公司。"

慕笙眼睛一亮:"你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了?他们对你好不好?"

小姑娘雀跃的声音让傅言算觉得温暖又心酸,这是唯一一个人,在得知他回归傅家之后,问得问题是,他们对你好不好。

傅言算伸手摸了摸她的发心,说:"嗯,还不错。"

慕笙咧嘴笑了:"那你现在一定像我爸爸那样厉害吧?等找到我爸爸,要快点解除你和我们家的收养关系了,这样别人就不会总是说,你是我哥哥了……"

说到这里,慕笙抿了抿嘴,犹豫着问:"你会帮我找到爸爸吧?"

傅言算眼神闪了一下,微微一笑:"当然。"

恰逢肖寒返回病房找傅言算,慕笙打了个哈欠,傅言算给她拉了拉被子,说:"阿笙,你太累了,再睡一会。"

"那你呢?"慕笙看起来很没有安全感。

"我去工作,"傅言算说:"晚上我来陪你吃晚饭。"

"好!"慕笙乖巧的躺下。

她端着脸上天真无邪的笑容,目送傅言算离开病房。

男人的衣角在门口消失的那一刻,慕笙脸上的笑容一寸寸的消失,眼神冰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捧杀》

第3章 罪犯的女儿


下午,慕笙正躺在病床上补眠,病房门突然被"砰"的一声踢开,有人大步冲进来,一把掀开了她的被子!

慕笙坐起来,看着病床边的女孩,她穿着当季新款的连衣裙,妆容精致,卷发垂在耳侧,宛如一个洋娃娃。

慕笙的脸上浮现出惊慌的表情:"你是谁啊?"

"洋娃娃"也不回答,直接伸出手,粗暴的将慕笙从病床上拖拽了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就是慕笙?早就听说言算哥哥在收养的家庭有个妹妹!就是你?"

慕笙穿着病号服坐在地板上,也不恼:"对,就是我。"

"洋娃娃"从手里的限量版皮包里拿出一叠纸币扔在慕笙身上,又用脚踢了踢慕笙的小腿,说:"拿着钱赶快滚!不要以为你们家收养过言算哥哥,你就可以在这里骗吃骗喝!看清楚自己的身份!"

慕笙看着地上散落的粉红色大钞,轻声笑了一下。

这笑声惹恼了"洋娃娃",她又伸出脚踢了踢慕笙,嚷着:"本小姐在跟你说话!听到了没有!"

慕笙的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顺从的点点头:"听到了,我这就走。"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傅嘉乐才踩着高跟鞋转身离开。

走出房门的时候,慕笙叫住她:"至少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以后也好打招呼。"

"洋娃娃"睁着漂亮的大眼睛看她,嘲讽一笑:"打招呼?你一个罪犯的女儿,也配跟我打招呼?"

说完,又踩着那双闪耀的高跟鞋咯噔咯噔的走了。

慕笙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不存在的灰尘,微微一笑。

当然要打招呼,她等着这个漂亮的洋娃娃,卑躬屈膝的来道歉呢!

天上人间,贵族包厢。

黑色西装的傅言算坐在沙发里,修长的手指夹着香烟,神情冷漠如地狱修罗。

会所的经理战战兢兢的站在旁边,生怕这位爷一发怒把这里拆了。

如今圈子里谁人不知,傅家失散多年的嫡长孙认祖归宗,刚刚入了族谱就坐上了傅氏总裁的位置。

滨海市新贵,炙手可热,想巴结的人都排不上队!

肖寒指了指昨晚那个帮慕笙挡酒的黑皮裙女人:"你来说,慕小姐是怎么跑到这种地方来的?"

女人偷瞄了一眼傅言算这吓人的眼神,战战兢兢的说:"就三天前……下暴雨那天,我在路边把她捡回来的,她说她好几天没吃饭了,身上没钱,我看她长得漂亮,就想介绍她来工作……"

傅言算弹了弹烟灰,轻笑一声,重复着女人的话:"介绍工作?你让我的人,在这里接客?"

"不是!不是不是!"女人被吓得瘫坐在地上:"我问她愿不愿意做了!她说愿意,说自己急需钱,干什么都愿意!"

傅言算吸了一口烟,问:"她见过哪些人?"

女人立刻摆手:"没有没有!她昨天是第一次上班!就见过那个王总,根本没接过客,就被您接走了!"

傅言算将手中的烟头扔在地板上,手工皮鞋踏上去碾灭。

门外的保镖架着鼻青脸肿的王总进来,将人扔在了地上,吓得女人立刻往旁边躲。

傅言算伸手,语气阴冷:"枪。"

肖寒从腰间拔出一支手枪,放在傅言算的手心。

王总吓得直磕头:"傅总!傅总饶命!您大人有大量!昨晚完全是个误会!"

清脆的上膛声传来,"砰"的一声,王总的右手腕涌出鲜血,他抱着手在地上痛苦的翻滚:"手!我的手!"

傅言算漫不经心的吹了下枪口的硝烟,将枪丢给肖寒,说道:"我不在乎是不是误会,我只知道,你碰她了。"

房间里的人吓得低着头发抖,连呼吸声都放轻了。

傅言算理了理袖口,说:"她从来没有进过天上人间,没有上过任何班,明白吗?"

"明白!明白!"一群人连连点头。

肖寒的手机突然响起,他接起来,脸色一变:"总裁,慕小姐不见了!"

傅言算立刻起身:"回医院!派人去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捧杀》

第4章 我哪里都不去


傅言算赶回医院的时候,病房里一片狼藉。

房间里所有能砸的东西全都被砸了,床上和地板上都是水渍,像是有人端了一大盆水浇过来。

傅言算缓缓的蹲下,捻起地上那团看起来被人硬生生扯下来的、杂乱的黑发,瞳孔微缩,冷声问:"查到了吗?"

肖寒站在他身后,低头说道:"查了探访记录,嘉乐小姐来过,护士说听到房间里有吵闹声,但是碍于嘉乐小姐的保镖,没人敢进来,后来……慕小姐就不见了。"

"找!就算把整个滨海市翻过来也要找到她!"傅言算脸色铁青:"去问天上人间那个女人!阿笙这段时间都住在哪里!"

"是!"

肖寒很快就带回了消息,一个小时后,傅言算按照肖寒说的地址,推开了这个有些掉漆的门。

老旧的筒子楼里,阳台上晒着各式各样的内衣,楼道里弥漫着泡面和劣质香水的味道,令人作呕。

慕笙缩在自己的毯子上,她是新来的,所以没有床,只有一块破地毯让她蜷缩着,听着黑皮裙姐姐的数落。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昨天接你走的是傅总啊!那个滨海市的新贵!我看他护你护的跟眼珠子似的!你能傍上他,还回来做什么?"

"不是我说你,你是不是有点傻啊?那样的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我们这样的女人,你还指望嫁个好人家做老婆相夫教子是怎么着?"

慕笙拢了拢身上的病号服,扯着嘴角笑了笑:"不够。"

"什么不够啊?"黑皮裙女人问:"给的钱不够?不能吧?那样的豪门,足够吃穿不愁了!"

慕笙在心中默默地回答,爱不够。

她要傅言算为了她,不惜一切代价。

门突然被推开,发出"吱呀"一声,几个衣衫不整的女人齐齐的看向门口。

傅言算穿着黑色的西装,五官冷峻精致,直直的看向屋子里那个窝在毯子上的女孩。

门内破败不堪,门外精致贵气,仿佛天堂和地狱般,两个世界。

傅言算的心脏不受控制的瑟缩了一下,他的阿笙,从没有住过这样寒碜的地方!

"阿笙……"他叫她,声音里都带了一丝心疼与歉意。

毯子上的女孩看到他,似乎并不难过,反而十分高兴,她扬起明媚的笑脸跑过来:"十一!"

慕笙脚下踩着毯子绊了一下,"砰"的一声摔在地上,疼的龇牙咧嘴。

"阿笙!"傅言算冲过来扶起她:"摔到哪里了?"

慕笙小心翼翼的捏着衣角:"膝盖……"

傅言算蹲下来,高高在上的男人蹲在她脚边,一寸寸挽起她的裤腿。

屋子里的女人们两眼放光的盯着这位钻石王老五,却不敢出声打扰。

裤腿挽起来,傅言算一眼便看见了她小腿上的淤青。

青紫色,不是刚刚摔得。

"这是怎么伤的?"傅言算问。

慕笙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她退后两步,和傅言算拉开距离,低声说道:"那个……今天有个女孩来病房找我……让我离你远一点……"

傅言算眼神阴暗:"她打你了?"

慕笙低着头,又摇了摇头:"也不算打我,就、踢了两下……"

那个"就"字,小心翼翼又委屈求全。

傅言算觉得,他记忆中那个如太阳一般耀眼的慕笙一定是在这段时间受了天大的委屈,否则绝不会这样乖巧顺从的站在那里,为别人开脱。

她穿着那身有些脏了的病号服,两只小手在身前纠结的勾着,一条裤腿还挽在膝盖上方,看起来有些滑稽,可是却让傅言算觉得心疼。

他走过来,小心翼翼的放下慕笙的裤腿,又脱了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慕笙的肩膀上,然后将人打横抱起来,手臂微微收紧,沉声道:"你就在我身边,哪里都不许去。"

傅言算抱着慕笙大步离开,慕笙窝在他怀中,看着男人精致的下颌线,伸手圈住了傅言算的脖颈,轻声说道:"我哪里都不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捧杀》

第5章 爱不够


慕笙离开医院不到两个小时,又被傅言算接回了医院。

这一次,病房换到了顶楼,门外保镖翻倍,其他病房全部空置,这整整一层楼,只住着慕笙一个人。

如五星级酒店一般的病房里,肖寒将餐厅服务员带进来,饭菜依次在桌上摆开,香气扑鼻。

傅言算坐在慕笙对面的椅子上,柔声说:"吃饭吧,都是你以前爱吃的菜。"

慕笙看着桌子上的饭菜,眨了眨眼睛,没有动筷。

"阿笙?"

"十一,"慕笙垂着头叫他:"今天那个女孩,叫你言算哥哥,她是你妹妹吗?"

傅言算给她夹菜,点头:"算是,表妹。"

"你家里人不喜欢我。"慕笙又说。

"她不是我家里人。"傅言算头都没抬。

他似乎完全不在意那位表妹,又似乎不愿意谈论傅家的事情。

慕笙低着头,良久,说了一句:"是因为你现在姓傅吗?"

"什么?"傅言算愣了一下。

慕笙抬头看他,问:"她打我了,以前别人往我的书桌里放一只虫子,你都会生气的。"

沉默的气氛在病房里蔓延,慕笙扯着嘴角笑了笑,说:"吃饭吧。"

碗筷碰撞的声音清晰而脆弱,吃过饭,慕笙洗漱干净,躺在病床上昏昏欲睡。

意识迷蒙间,好像有人抱着她叹气,声音沉重而无奈。

她梦见小时候第一次见到傅言算,那个时候,他叫慕言,是慕笙法律意义上的哥哥。

少年的眼神澄澈却冷冽,像一只猎豹。

很多年后,慕笙才知道,他真的是猎豹,冷静、沉稳、悄无声息的靠近目标,等待机会一击即中。

半夜的时候,慕笙突然惊醒,她坐在空荡荡的病房里,才意识到傅言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看吧,爱不够。

这男人太理智,永远恰到好处的对她好,却绝不会不顾一切对她好。

所以她受的那些委屈和傅家比起来,不值一提。

她去洗了把脸,摸出手机拍了一张莹白如玉的脚丫照片上传了微博,配文:"不想住院。"

翌日一早,慕笙老老实实的等着护士来查房。

检查、量体温、吃药。

一套流程走完,慕笙扬起笑脸,讨好着这位一直照看她的护士姐姐:"姐姐,我可以去草坪晒太阳吗?"

护士姐姐耐心的给她指路:"出了住院部大门右转,那边的草坪是最大的。"

慕笙笑着点头:"谢谢。"

她踢踏着拖鞋出门,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头说了句:"我想在草坪多坐一回,如果有人找我的话……"

"放心吧,我会帮忙指路的。"护士很热情的回答。

慕笙笑眯眯的道谢,慢悠悠的溜达到了草坪。

她走到草坪上,屈膝坐下来,盛夏阳光刺眼,她眯起眼睛给傅言算打了个电话。

忙音响了许久,那边才传来男人有些沙哑的声音:"阿笙?怎么了?"

"我想吃春熙路上的那家绿豆糕。"慕笙说。

"好,我等会去医院的路上给你买。"电话那边传来男人穿衣服的声音,似乎正准备出门。

"快点来哦。"慕笙这样说着,挂了电话。

她把手机丢在一边,两只手撑着草地,仰头沐浴着阳光。

脚步声逐渐逼近,"砰"的一声,有人拿什么重重的敲了一下慕笙的头。

"小狐狸精!你还敢回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捧杀》

第6章 我什么都知道


慕笙睁开眼睛,缓缓的回过头,看到昨天那个"洋娃娃"愤怒的略显狰狞的脸蛋。

她手上举着一个中号的皮包,刚才就是用这个敲了慕笙的头。

慕笙抬手捂着纱布包扎的地方,眼神瑟缩:"你,是十一的表妹吧?"

"洋娃娃"更恼了,用力的推了慕笙一下,把他推到在草坪上,叫喊着:"什么表妹!我才不是他妹妹!我们压根没有血缘关系!"

慕笙捂着头站起来,说:"那你不姓傅吗?你叫什么名字?你连名字都不报,怎么上来就打人呢?"

"洋娃娃"上前揪住慕笙的病号服衣领,怒气冲冲的瞪着她:"你给我听好了!本小姐叫傅嘉乐!傅家的大小姐!"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言算哥哥的主意!你要是再纠缠他,我让你好看!赶快给我滚!"

傅嘉乐趾高气扬,她觉得慕笙就是个落魄的名媛。

她们见了两次面了,可慕笙的眼神都瑟缩又闪躲,胆小的很。

话说到这个份上,慕笙也该或识相或害怕的夹着尾巴跑了!

"呵!"慕笙突然不合时宜的笑了一下,笑声轻蔑又嘲讽。

"你笑什么!"傅嘉乐猛地推她一把。

慕笙倒退了两步,从地上捡起自己的手机,一边摆弄着微博,一边说:"我笑你蠢。"

"你敢说我蠢!你这个……"

"我知道你叫傅嘉乐。"慕笙打断了她的话,将手机举到她面前。

上面是昨天晚上慕笙发的定位医院的微博,下面清清楚楚的写着,权限设置:仅傅嘉乐可见。

"你……"傅嘉乐愣了一下:"你故意的?"

"我知道你叫什么,住哪里,知道你是过继来的女儿,知道你嚣张跋扈,知道你对傅言算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怀着不伦的感情,"慕笙拿回手机,删掉了微博。

她微微歪着头,勾出一个完美的笑容:"我什么都知道。"

傅嘉乐有一瞬间的走神,她觉得眼前这个慕笙……好像两个人一样。

一个是刚刚坐在草坪上柔弱胆怯任人欺侮的落魄名媛。

一个是现在站在她面前胸有成竹早有准备的心机女人。

傅嘉乐张了张嘴:"你怎么可能知道,你……"

"我还知道,傅言算根本不会喜欢你。"慕笙又说。

这句话才是傅嘉乐的痛处,她大力的推了一把慕笙,喊道:"胡说八道!你知道什么!你不过是个失踪了几个月的落魄女人!少在这里跟我装神弄鬼!"

"你还能算准我看你微博吗?你能算准我来找你吗?就算我来了又怎么样呢?你敢打我吗!"

她尖叫吵闹,像个被宠坏了的小朋友,用大音量掩盖一切。

慕笙笑了笑,声音平静又笃定:"傅言算喜欢的人是我,永远都是我,不管你做什么,他都不会多看你一眼,你在他眼里,甚至连妹妹都算不上。"

"啪!"清脆的耳光落在慕笙的脸上,打的她半边脑袋都嗡嗡的响。

三、二、一。

慕笙闭着眼睛默数,缓缓往后倒去。

"阿笙!"傅言算的声音如意料之中传来。

慕笙勾唇浅笑,稳稳的落进了男人结实的怀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捧杀》

第7章 她是故意的


"阿笙!"傅言算将人打横抱起来,语气急迫:"阿笙,没事了,我来了。"

慕笙浓密纤长的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眼睛,双眸"唰"的一下红了。

她往傅言算的怀里靠了靠,瘦弱的双臂圈住傅言算的脖颈,声音颤抖:"十一……我想回家……"

傅嘉乐疯了一样扑过来:"什么十一!他有名字!他叫……"

"够了!"

傅言算抱着慕笙往后退了两步,躲开了傅嘉乐的纠缠。

男人深邃眉眼仿佛寒冰,冷冷的看着傅嘉乐:"谁允许你到这来的?谁!"

傅嘉乐被傅言算的气势吓得抖了抖,眼泪"唰"的一下掉下来,哭嚎着:"都是她!小狐狸精!是她故意让我……"

"闭嘴!"傅言算冷声呵斥,对肖寒说道:"叫医生来!"

傅言算抱着慕笙走回病房,傅嘉乐不依不饶的跟在后面嚷着:"小狐狸精!你别装了!有本事你把刚才个说的话再说一遍啊!"

肖寒拉了拉傅嘉乐,低声劝她:"傅小姐,不要再激怒总裁了。"

傅嘉乐知道傅言算正在气头上,可是她就是不甘心,自己看上的男人对这个小狐狸精这么好!

回到病房,医生拆了她头上的纱布重新包扎,血渍一点点渗透出来,染红慕笙苍白的小脸。

包好了头,医生又拿着棉签细细的给她嘴角的乌青擦药,慕笙偶尔发出"嘶"的一声,像一只受伤的小兽。

她"嘶"一下,傅言算的心就揪一下。

他的阿笙,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

包扎完,医生斟酌着措辞,说:"傅先生,慕小姐本来头部就受到了重击,需要静养,上一次就又被泼冷水又被扯头发,弄的一身伤,今天又挨了打,伤势实在是难以好转的……"

傅嘉乐在门口听见,立刻冲了进来,喊道:"什么泼冷水扯头发?你胡说什么呢!"

"闭嘴!"傅言算呵斥她:"你做的好事,还要问别人吗?"

"我没有!"傅嘉乐急着叫喊:"我上次根本没有动手!"

肖寒又拉了一下傅嘉乐,低声说道:"傅小姐,上次您来探视,病房里砸的乱七八糟的,总裁是亲眼看见的……"

傅嘉乐瞪大了眼睛,反应了好半天,待看到傅言算身后的慕笙,勾唇浅笑的那一刻,她突然明白了!

她朝着慕笙扑过去:"是你!小狐狸精!是你砸的东西是不是?你陷害我!"

可是她还没有扑到慕笙面前,就被傅言算推开了。

傅嘉乐踩着高跟鞋没站稳,一屁股坐在地上,瞧着傅言算冷若冰霜的模样,心里更加委屈。

傅言算自从回到傅家,就一直是沉稳又冷静的,即便跟他们这些人之间话不多,但也是疏离的礼貌。

可是现在这副模样,恨不得用眼神杀了她!

傅嘉乐顿时哭嚎起来:"言算哥哥!她是故意的!她就是个心机婊!她这副无辜的模样都是装的!你不要被骗了!"

"够了!"傅言算冷眼看着她:"给慕笙道歉!"

傅嘉乐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哭喊着一边跺脚:"我凭什么道歉!她是个什么东西!"

说完就抹着眼泪转身跑了。

慕笙瞥了一眼傅嘉乐跑远的背影,冷冷一笑。

傅嘉乐踢了她两次,用钞票摔了她一次,辱骂两次,包包砸头一次,推搡三次,耳光一次。

原来,哭一哭,呵斥两句就过去了。

她说什么来着?傅言算给她的爱不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捧杀》

第8章 他从小就很理智


她说什么来着?傅言算给她的爱不够。

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人,慕笙低着头,抠着自己的指甲,一言不发。

傅言算沉默良久:"阿笙,她……"

"没关系,"慕笙吸了吸鼻子,抬起头看他,扯出一个极难看的笑容,说:"没关系,我知道豪门里的弯弯绕绕,你刚回家没多久,不要为了我得罪家里人。"

"阿笙,她不是我的家人。"傅言算的眼神晦暗不明。

肖寒在门口敲了敲病房门:"总裁,公司的电话找您。"

傅言算站起来出去接电话,回来的时候,听到慕笙和护士姐姐的对话。

"这也打的太狠了,你的脸都肿了,太过分了!傅总有没有教训她?"

"不用教训,他能把我留身边,照顾我,已经很好了。"

"什么很好啊!小姑娘,男人都是护短的!怎么能看着自己的女人挨打?"

"不是的,男人都是理性的,一定会在权衡利弊之后,选择那个利益大于感情的人,他--从小就很理性,我知道他。"

后面两人说了些什么,傅言算没有听进去。

他只听到护士似乎在给慕笙揉脸,慕笙弱弱的哼唧一声,又柔和的笑起来,好像笑一下就能劝自己不委屈。

她以前被捧做滨海市第一名媛的时候,明媚张扬,但是傅言算知道,她一向是很懂事的。

只是以前不需要那么懂事,可现在,家没了,爸爸没了,她只能小心翼翼的待在他身边,懂事又乖巧。

"肖寒,"傅言算摸出烟,走到楼梯处,说:"姑姑那个度假村的项目什么时候开始?"

肖寒一愣,傅言算的姑姑,就是傅嘉乐的养母,他说:"政府批文还没下来,预计可能要下个月。"

傅言算抽了一口烟,眯了眯眼:"去把批文搞定,下周启动项目。"

肖寒试探着说:"总裁,这不在我们的计划之内,突然提前项目恐怕会打草惊蛇,傅家的长辈对您这么防备,要是剪掉傅家一个分支,那……"

他是傅言算的人,深知傅言算的处境。

"啰嗦!"傅言算看着外面的烈日高照,冷声说:"姑姑一家早该出局了,早晚的事情而已。"

肖寒只能照办,又突然想起什么,问了一句:"傅小姐说,上一次没有对慕小姐动手,房间里的东西也不是她砸的,这件事要不要查一下?"

傅言算的脚步顿了一下,摇摇头:"阿笙不是这样的人。"

他走回病房,慕笙正捧着那盒凉了的绿豆糕,一只手捻着小心翼翼的送到嘴边,小小的抿一口,又"嘶"一声,似乎扯到了嘴角的伤。

傅言算大步迈过去,关切的问:"怎么了?扯到伤口了?"

慕笙愣了一下,点点头:"嗯,有点疼。"

傅言算接过她手里的绿豆糕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修长的手指握着那只小巧的叉子,一点一点把糕点切碎。

慕笙偏头看他,男人好看的侧脸认真而专注,仿佛在应付什么大工程一样,偶尔飞出盒子的碎渣落在傅言算名贵的西裤上,他也不在意。

傅言算切好了糕点,用叉子扎着小小的一块送到慕笙嘴边,说:"张嘴。"

慕笙的嘴不过张开了一个小缝,糕点便塞进去了,恰到好处的大小,丝毫没有牵动脸上的伤。

傅言算很满意自己的作品,耐心的喂她,问:"阿笙,你想出院吗?"

慕笙嚼着绿豆糕,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句:"想。"

"好,我让肖寒去办出院手续,等会我们就走。"傅言算说。

慕笙点点头,她知道,出院,就是傅言算要找个地方,把她这位家破人亡的落魄名媛藏起来了。

藏好了,让傅家的人都找不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捧杀》

第9章 阿笙,听话


慕笙还没吃完那盒绿豆糕,肖寒就拿着出院证明回来了。

病房里也没什么可收拾的,慕笙揣好了自己的手机,跟着傅言算走出了医院大门。

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宾利,慕笙认得出来,这辆车要三千万。

她的脚步顿了顿,偏头看着傅言算,笑着说:"车子真漂亮。"

傅言算愣了一下,回给她一个淡淡的笑容:"公司配的,不是我的。"

慕笙也没接话,跟着傅言算上了后座。

车子里空荡荡的,慕笙坐着有些局促,她往柔软的真皮座椅里缩了缩,问:"十一,我是不是不能这么称呼你了?"

傅言算顿了一下,轻轻的嗯了一句,说:"你要习惯我现在的名字。"

慕笙沉默了一会,试探着问:"傅总?"

傅言算皱着眉头:"阿笙,好好说话。"

慕笙咧嘴笑了:"阿言?"

傅言算的眉头还是皱着,良久,说了一句:"叫哥哥吧。"

慕笙不满的哼了一声:"你不是我哥哥,我爸爸就只有我一个女儿。"

傅言算是慕博涛收养的儿子,办收养手续的时候,他叫慕言。

那个时候,慕笙也试过叫阿言,慕博涛不许她这么叫,让她叫哥哥,慕笙不乐意,就十一十一的喊了他好多年。

反正她不喊哥哥。

傅言算不跟她争辩,又重复了一句:"阿笙,听话。"

慕笙看着窗外没有回应,听话、听话。

从傅言算踏进慕家的那一刻起,她就一直是他眼中的好妹妹。

无论她如何刁蛮如何任性,傅言算都是淡淡的哄她一句,阿笙,听话。

从前她只是不屑于装着听话懂事,可是真的假装起来,她比谁都懂事。

慕笙转头看着傅言算,眉眼弯弯的叫他:"是,言算哥哥。"

汽车开了很久,到了一处别墅,慕笙瞥了一眼大门--枫园。

她知道这里的房子,一个独栋别墅要五千万起步,购买资格都能让人争破头,连从前的慕家都难求一房,可是傅言算在这里有一栋房子。

一栋空荡荡的,没人住的房子。

慕笙跟着傅言算走进别墅,入目是个极大的客厅,极简的装修显得客厅更加宽敞,房子干净的像是样板间,连一双拖鞋都没有。

慕笙站在门口,尴尬的看着傅言算,问:"你平时都不备一双拖鞋吗?"

傅言算难得的错愕了一下,说:"之前没人住,这里什么都没准备,你先进来,我让肖寒去买。"

慕笙只能穿着自己那双廉价的高跟鞋走进来,说:"别麻烦了,我去买吧,我想出去转转。"

傅言算有些为难:"阿笙,我还要去公司。"

言下之意,他没空陪她闲逛。

慕笙点点头:"没关系,你去忙,我自己收拾就好。"

傅言算松了口气,说:"我等会派司机给你,还有佣人,你一个人不要乱走。"

慕笙乖巧的点头:"好,我知道。"

傅言算走过来摸了摸慕笙的发心,说:"在家听话,阿笙。"

他拿起西装外套走出别墅,慕笙站在门口,微笑着目送傅言算上车、关门、离开。

她脸上的笑容像是油彩画一样,一寸寸的脱落,转身走回别墅。

听话?听谁的话?她这位名义上的哥哥吗?还是死去的父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捧杀》

第10章 她是回来报仇的


慕笙在枫园里里里外外的转了一圈,地上三层,地下两层,共五层的独栋别墅,前有花园后有泳池,奢华至极。

听到楼下有人说话的声音,慕笙才赤着脚走到楼梯处。

楼下客厅站着一个中年妇女,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还有肖寒。

慕笙走下楼,肖寒走过来,恭敬的说道:"慕小姐,这两位是总裁派来照顾您起居的,刘阿姨负责您的饮食和洒扫,刘栋是您的司机。"

慕笙礼貌的冲两人微笑,看向肖寒,问:"言算哥哥给我配了车吗?"

肖寒点点头,伸出手:"车在院子里,请您验收。"

慕笙赤着脚走到门廊下,看见院子里停了一辆黑色的奥迪,低调又内敛。

她皱了皱眉,她不喜欢奥迪,车头不好看,她喜欢保时捷,漂亮又张扬。

肖寒看着慕笙的小脸,问:"慕小姐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我可以转达给总裁。"

慕笙勾起微笑:"不,没有,谢谢言算哥哥,我很喜欢。"

肖寒松了口气,作为傅言算的左膀右臂,他是不愿看见一个女人浪费傅言算太多心思和时间的,慕笙听话乖巧,再好不过。

交待完了事情,肖寒就走了,刘阿姨看了一眼干净的厨房,准备出门买菜。

慕笙站着门口,笑着说道:"我也去,我也想买点东西。"

刘阿姨愣了一下,说:"慕小姐,你的伤还没好,就别去人多的地方了,你要买什么?写个单子给我,我帮你买。"

慕笙摇头:"不,我想自己买。"

刘阿姨没法子,傅先生也没说不许这位小姐出门,便只能带她一起去了。

到了超市,刘栋在外面等着,刘阿姨和慕笙推着购物车走进去,此刻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超市里人挤人,慕笙被踩了好几脚。

刘阿姨端详着冰柜里的鲜肉,问:"慕小姐,你吃猪肝吗?补补血也好,慕小姐?慕……"

她一回头,身后哪里还有慕笙?人挨人的超市里,慕笙早就没影了!

慕笙在后门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报了地址:"去笙苑。"

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一栋漂亮的花园别墅前,门口是漂亮的行书石碑,写着大大的两个字--笙苑。

慕笙从前的家。

她站在门口,都能听得到里面的吵嚷声打砸东西的声音。

"那个慕笙!就是小狐狸精!心机婊!她绝对不是回来投靠言算哥哥的!她是回来报仇的!她早就知道是我们家害死……"

"住口!嘉乐,你哪里听来的闲言碎语?不许胡说八道!"

"妈!你怎么就不信!我们家才搬到滨海市多久?那个慕笙失踪了几个月,刚回来就知道我是过继的女儿,她不是早有准备回来报仇是什么?"

慕笙站着大门前,看着门口有雕花的大理石柱子,真漂亮。

只可惜,短短几个月,就已经是别人的了。

有佣人小跑着到门口,看着这个脸色苍白,穿着白裙子的小姑娘,柔声问她:"小姐,你找谁?"

慕笙莞尔一笑:"我找傅嘉乐,有个礼物送给她。"

继续阅读《捧杀》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