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阴人/渡阴人乔乔郁少漠,渡阴人/渡阴人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渡阴人/渡阴人
分类:悬疑惊悚
作者:乔乔
角色:乔乔郁少漠
简介:这是一个萧瑟的村子
这里过了晚上八点,就不会再有人出门
这里不会有虫鸣鸟叫,一到晚上,连蛤蟆都不敢喘气
于是,一棺看尽身前事,两手拂尘渡阴人
看着祠堂里那上千个灵位,还有灵位后面,那双看不见的眼睛……
渡阴人/渡阴人乔乔郁少漠,渡阴人/渡阴人小说免费阅读

《渡阴人/渡阴人》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初见渡阴人


你见过渡阴人吗?

我见过。

十一岁那一年。

我是最后一次见到站立着的叔叔。

记住,是站立的叔叔。

一场雷电交加大雨之后的清晨,婶婶敲响了我们家的门,说叔叔一夜没回来,昨天晚上下暴雨,他出去给水稻田放水,然后就再也没回来。

我跟在老爸的屁股后面,站在水稻田里,看到远处站在那里的叔叔。

他没有动,整个人的动作保持着站立的姿势,两脚陷在泥泞的地里,手里还扛着铁锹,瞳孔放大,好像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

然后父亲把叔叔扛了回来,在老爸肩膀上的时候,叔叔还是保持着那个奇怪的姿势。

大人们告诉我,叔叔是被雷劈死的。

可是我偷听到的却是,叔叔是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东西,吓死的。

在我们这里,死掉的人都要放在门板上举行葬礼的。

叔叔躺在门板上的时候,姿势还是那个姿势,不管你怎么用力掰扯,就还是那个样子。

后来父亲没有办法,用榔头敲碎了叔叔的关节,才让他躺了下来。

那一天我就站在跟前,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我分明看到,叔叔本来张的很大的眼睛,当躺下来的时候,居然慢慢闭上了。

十四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了渡阴人。

渡阴人是比较好听的名字,可是村里的长辈们却不这么叫他,他们都叫他贱骨头。

贱骨头其实是一种职业,他的工作内容,就是把要迁移的坟给挖开,然后从原先的坟墓里,把死人的尸骨一根一根捡起来,然后放在罐子里,再送到新的坟墓里去。

用俗话说,就是死人的搬家工。

我见到第一个贱骨头,源于我的亲身经历。

那是叔叔死了三年之后的一个晚上。

那一天,婶婶因为晚上有事,让我陪弟弟睡觉。

弟弟家是一个平房,就是那种只有一层的房子,楼顶上,通常都可以用来晒稻谷,从堂屋里,有一个楼梯,直接通到楼顶的那种。

堂屋的旁边,就是我跟弟弟的卧室。

那个晚上,大雨滂沱,电闪雷鸣,像极了叔叔死掉的那个晚上。

我看了一会书,然后就跟弟弟钻进了被窝里,准备睡觉。

突然,我听到平房的楼顶上,有一个人穿着雨鞋走来走去的声音。

那天晚上,婶婶是不在家的,哪里来的声音,我以为我听错了,钻出了被窝,竖起耳朵听,可是我听得分明,那就是有人穿着雨鞋在走路的声音,我太熟悉了。

然后那个声音在楼顶走了几圈之后,沿着楼梯,一步一步走了下来。

起风了,拍打在窗户上,隐隐约约中,好像听到有人在哭,我已经不能确定那是风声,还是哭声了。

那个时候,我已经吓得不知所措了。

那个声音下了楼梯之后,在堂屋里晃悠了起来。

我一个人害怕,我想叫醒弟弟。

于是我使劲晃悠着弟弟,可是他睡得真沉,怎么晃悠都醒不了。

然后我用力掐他,用手捏住了他的鼻孔,结果都是一样的,还是醒不了。

我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我想象着门突然打开,一个可怕的东西站在我的床前。

好在那个声音在堂屋里晃悠了一会,就又上了楼梯,在屋顶上又走了几圈之后,就没有了声音。

再然后,我也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天我醒过来,弟弟醒了,他告诉我,昨天晚上他爸爸回来了,告诉他,他住的很不舒服,弟弟问他哪里不舒服,他说是因为下雨天,房子漏水。

我回到家之后,把这件事告诉了老爸。

老爸抽了一整袋烟,把姑姑们都叫了回来,做了一个决定,金达要迁坟了。

忘了说一句,我叫丁子时,丁金达是我叔叔的名字。

于是,父亲托人,花了很多钱,从很远的地方,请来了一个人,他就是贱骨头。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真正意义上的贱骨头,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连鞋子也是黑色的,目光阴沉,看起来年纪不大,身上背了一个背包,站在我的面前。

贱骨头来的那天,村里的孩子没有一个乱跑的,全部被关在了家里,以往生机勃勃的村子,没了一点生气。

他走进我们家的那天,我们家那条见到陌生人就狂吠不止的中华田园犬,龟缩在墙角,哼唧都没有哼唧一声。

我躲在母亲的背后,看着他跟父亲说话。

谈话的内容,就是我跟弟弟的亲身经历。

贱骨头突然说道:“能不能让我见见那个听到声音的孩子?”

父亲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我叫了过去,贱骨头一看到我,顿时就说道:“这样吧,让你家孩子跟着我去迁坟。”

母亲不同意,因此还跟父亲吵了一架,然后我还是跟着贱骨头去了。

我蹲在叔叔的坟地旁边,看着贱骨头将叔叔的坟墓挖开,然后打开了棺材。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叔叔的棺材里面都是水,满满一棺材的水,盖过了他的身体。

三年了,身体早就腐烂了,棺椁被打开的那一瞬间,那股恶臭,差点让我窒息,那是我生平第一次,闻到了死人的味道。

贱骨头跳进了棺材里,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叔叔的骨头捞了起来,一根一根摆放在他提前准备好的一块黑色的布上。

然后全部捞上来之后,他从自己随身带的包裹里面,取出了一把榔头,木制的榔头。

轻轻一敲,叔叔的骨头就变成了粉末。

那时候,我不能理解,坚硬的骨头,怎么能一敲就变成粉末了呢?

当全部骨头都变成粉末之后,贱骨头把那些粉末装进了一个罐子里面,小心翼翼地封了口,我跟在他屁股后面,看着他送到了叔叔新的坟墓里。

又是一场葬礼。

我跟在父亲,姑姑们的后面三跪九叩首,那时候,我并不知道,那个贱骨头,就站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一直盯着我看。

我能感觉到后背发凉,可是我不经意地回头,却是什么也看不到。

那一年我十四岁,我并不知道,长大后的我,也会变成一个渡阴人。

有一点我是知道的,那天过后,那个渡阴人就再也没有离开我们的村子,他找了一间废弃的房子,就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十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渡阴人/渡阴人》

第2章 古怪的村子


十年后,我从大学毕业。

虽然我的专业并不太吃香,考古学,可是我对未来还是充满了信心,那一天我背着行李,从几百公里外的大学回到村里,那一天,应该是我人生中的至暗时刻吧。

我从公交车上来,看到远处在等我的父母,他们应该很开心,站在路边,跟我招手。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父母对我笑。

然后我看到村里的那头已经老得不能再犁地的大黑牛,本来是绑在路边吃草的。

它慢悠悠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癫狂了起来,它一用力,就挣脱了绳子,朝着我父母冲了过去。

我眼睁睁看着那头本来老得都走不动路的大黑牛,用它的两个又长又尖的牛角,一边一个,插进了我父亲和母亲的身体。

然后昂着头,一路猛冲,穿过了村子,然后猛地跳进了黄河里面。

尸骨无存。

对了,前面忘了说了,我们的村子,就在黄河边上。

我看着父母在牛角上挣扎着,可惜,无济于事。

我还没回家,就成了孤儿。

回到家,桌子上的菜是热的,我的脑子却是懵的。

然后,是我第二次见到贱骨头。

十年过去,他的样子几乎没有变,还是那么阴沉,姑姑们把贱骨头请来,是想跟父母弄一个墓,毕竟掉进了黄河里,什么也不可能找到了。

跟十年前一样,贱骨头干活的时候,整个村子都是安静的。

他扛了一把铁锹,在后山叔叔的墓旁边,又挖了三个穴位。

还是跟十年前一样,我跟在他的后面,没有哭,只是有些木然。

当他把第三穴位挖好的时候,坐在地上,穿着粗气,看着我。

那一天我还记得,是个阴天,天空灰蒙蒙的,乌云就在头顶,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可惜,并没有下雨,一直都没有。

他突然开口问道:“你不想知道,第三个墓穴是谁的吗?”

我摇摇头,我不感兴趣,真的不感兴趣,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梦,只要醒过来,爸爸妈妈就还在,根本没有走。

贱骨头笑了,他从旁边拉过来两捆稻草和竹竿,用很熟练的动作,扎起了两个草人,然后把爸妈生前穿过的衣服,套了上去,然后平整地放进了棺材里面。

“对人来说,房子就是依靠,对死人来说也是一样,一个墓穴,就是一个死人的家,渡阴人,做的就是盖房搬家的活,子时啊,你天生就是做这个的。”

贱骨头一边说话,一边忙着手上的活。

那一天他跟我说了很多很多的话,具体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就记得最后他告诉我,总有一天,我会成为渡阴人。

我自然不会相信。

即便没了父母,我也是一个学考古出身的大学生,城市有大把的机会等着我,处理完了父母的丧事,我就要永远离开这个村子,再也不回来了,这个村子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

父母的头七过后,三个姑姑给我凑了一点钱,让我以后在城里租房用。

第二天,我就要永远离开这里了。

这个村子,给我了很多不好的记忆。

叔叔,爸爸,妈妈。

躺在床上,我没有想未来会怎么样,脑子却在回想着贱骨头跟我说话的样子。

农村的夜,总是特别的安静,远处,你能听到黄河咆哮的声音,除了这个之外,就没有别的声音了。

其实从小我就有一个疑问,我去过我同学的村子里,也在他们家过过夜,他们那的夜晚,各种蟋蟀的声音,青蛙的声音,还有虫鸣鸟叫的声音,此起彼伏,可是在我们九阳村,一到晚上,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什么声音都没有。

小时候我也问过父亲,父亲总是支支吾吾不愿意回答。

就在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一声惨烈的嘶吼声,却打破了这份宁静。

这是一个女人的叫声。

我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门,突然看到,很多村民家里本来是亮着灯的,可是这个声音发出来之后,所有的灯都熄灭了,根本没有一个人出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还好,今天的月色够亮,我想了想,开门走了出去。

在我们村,只要过了晚上八点,村道上就没有人行走了,小时候我也不懂,毕竟那个时候小,也怕黑,可是现在的我突然想起来,父母好像也是过了八点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门了。

记得我十几岁那一年,村里有一户人家着火了,是半夜的时候,我们都醒了,父亲和母亲只是在窗户口看了一眼,叹了一口气,就又钻进被窝了。

我还问父亲,为什么不去帮着救火。

父亲只是说,小孩子不要多管闲事,就搪塞了过去。

此时,我站在漆黑的村道上,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我沿着村道一家一户走过去,想判断一下到底是谁家发出来的惨叫声。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看到我的前面有一个影子。

穿着白色的衣服,月光打在她的背影上,看的分明,应该是一个女的。

我以为是跟我一起出来看情况的村民,主动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快步迎了上去。

就在我要靠近的时候,那个身影突然回头,我吓了一跳,月光下,那是一张惨败的脸,上面布满了皱纹,没有一丝血色,披头散发,对着我,微微笑了一下。

这是谁家的老奶奶,我怎么没有见过?

刚想开口问。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奶奶从衣襟里,突然掏出了一张人脸。

我看得分明,那就是一张人脸,一面是人的五官,还有一面,血淋淋的,应该是从人的脸上刚刚剥下来的。

她当着我的面,把这张人脸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此时的我,已经惊恐地跌倒在了地上。

阴冷的风从我的后背灌了进去,我突然觉得,这个夏天的夜,突然变得好冷。

明明没有起风,那风是从哪里来的?

那张脸刚贴上去的时候,明明是皱巴巴的,可是在老奶奶的拨弄下,慢慢平整了起来。

终于,那张脸被完整地贴了上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渡阴人/渡阴人》

第3章 都是幻觉而已


刚刚还是一个老奶奶的模样,就在脸被贴好的时候,一下子就变得清秀了起来。

脸上的皮肤也没有褶皱了。

身材也不佝偻了。

就是转眼的功夫,就变成了一个大姑娘的模样。

此刻,我的神经已经绷紧了。

我认识这张脸,真的认识。

这是小翠的脸。

小翠跟我一样大,我们两个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的。

可惜读完初中,我去镇子上读高中了,小翠家里没钱,她还有两个妹妹,所以读完初中,也就没读书了,在家跟父母务农。

我还记得小时候过家家的时候,我说过我长大了要娶小翠为妻,不过,那都是年少时候的胡言乱语罢了,当不得真。

前几天父母的丧事,小翠还来帮忙来着,我们两个没有说话,本来挺好的两个人,因为生活境遇的不同,也没有了共同话题。

幸好,那个“小翠”没有向我走过来。

她慢慢消失在了黑暗中,那条村道上,她的背影越来越模糊,直到最后,完全看不见了。

此时的我,腿脚有些发软,我盯着她消失的方向,慢慢地爬起来,我心里幻想着,那个人会突然朝着我冲过来,然后张牙舞爪,尖嘴獠牙,可惜并没有。

我突然回头,看到了一张惨败的脸,就在我的眼前,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的呼吸。

一个习惯性地蹦开,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贱骨头。

“你怎么走路没声音的,吓死我了。”

我喘着粗气说道。

贱骨头没有说话,沉吟了一会,说道:“跟我来。”

我很听话地跟在贱骨头的后面,我忽然发现,贱骨头的右脚居然是跛的,一瘸一拐,可是我记得,十年前的时候,并不是这样啊。

他把我领进了他的房子里面。

那是一栋很破很旧的房子,最早的时候,这里是我们丁家的祠堂,是供奉祖先用的,可是在我有记忆开始,这个祠堂就已经废弃了。

小时候我们贪玩,一个孩子无意打开了祠堂的大门,那是我们第一次看到祠堂里的原貌,正面的大厅里,到处都是蜘蛛网,可是在蜘蛛网的后面,却是几百上千个灵位,整整一面墙壁都是。

后来我们几个孩子闯进祠堂的事情被父母都知道了,我印象里记得很清楚,我被父亲狠狠揍了一顿,告诫我,以后那间房子再也不能进去了。

可是很奇怪,当十年前贱骨头住进这间房子的时候,几乎没有一个人反对过,好歹这里也是祠堂啊。

祠堂里没有电,自然也就没有电灯,在中间的一张已经破旧得不成样子的案几上,摆了一跟红色的蜡烛。

灯光摇曳,让房间里的气氛有些阴森,那种凉风灌进脖子里的感觉还是在。

就好像有一双眼睛,一直躲在暗处偷看着我一样。

他拖过一张椅子,兀自坐了下来,说道:“九阳村一百零八户人,我来十年,没有诞生过一个婴儿,老一辈讳莫如深,年轻人一个一个被送走了,可是每隔三个月,就要死掉一个老人,老人的子女都会回来,只要回来了,就没有一个能出得了村子的。”

我倒吸一口凉气。

从高中开始,我就很少回家了,其实镇子不远,我骑自行车的话,也就半小时的时间,我挺想在家里住的,多骑半小时,锻炼身体也挺好的。

可是考上高中的时候,父亲告诉我,以后我就住校了,能不回来尽量不要回来。

考上大学之后也是这样,每次放假,我都要回家,可是父母总有十万个理由不允许我回来,读大学思念,我只回家两次。

如果贱骨头不说,我绝对想不起来,九阳村真的十年没有出生过一个婴儿了,这或许跟很多年轻人没有在这边结婚有关。

“你想说什么?”

我战战兢兢问道。

贱骨头叹了一口气,说道:“就在刚刚,小翠死了,她的脸皮被人撕了。”

一股强烈的恐惧感,顿时袭上了我的心头,因为我亲眼看到一个老奶奶,戴上了小翠的脸皮。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绝对不会相信的。

贱骨头拿起蜡烛,手往上伸了一下,那强烈的视觉冲击,一下子撞进了我的瞳孔,跟当年一样,还是满满一面墙的灵位,起码有几百上千个。

而在他蜡烛下面,有一排灵位,这些灵位都是新的,我还在上面看到了我熟悉的名字。

“这……”

忽然觉得有些语无伦次。

贱骨头指着这些灵位,说道:“这是近些年死掉的人,他们不是出去打工了,也不是在外面定居了,他们就是死在了九阳村,尸体被我扔进了黄河,而灵位就留了下来。”

我问道:“难道他们不应该埋葬在墓穴里吗?”

贱骨头顿了一下,说道:“有些人不能入穴,不然的话,对于整个村子来说,都是灾难,九阳村,哎……我坚持不住了。”

“坚持不住是什么意思?”

我好奇地问道。

贱骨头说道:“你要拜我为师,我就告诉你,不然的话,你跟他们一样,也是离不开九阳村的。”

他用手指了指那些灵位,灵位上的名字,大多是跟我一起长大,大几岁或者小几岁的邻居们。

我想了想,说道:“我才不要呢,我的梦想是做一个考古学家,要是让我一天到晚住在这样的地方,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转身,我就离开了祠堂。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听到了贱骨头叹气的声音,那声音很小,可是我却听得清清楚楚。

“一样的,一样的,反正都是要死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才不信他说的话,我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考古学老师早就说过,世界上根本不存在那些稀奇古怪不干净的东西,都是人的幻觉罢了。

我刚刚看到的一切,我宁愿相信,他们也都是幻觉而已。

在回家的路上。

依旧风声鹤唳,不过那种感觉依然存在,就好像有个人在偷偷跟踪着我,躲在暗处,窥伺着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渡阴人/渡阴人》

第4章 出不了村


回到家,却是久久不能睡着了。

在村道上看到的那一幕,一点一点在我的脑海中清晰了起来。

我看着那个老奶奶把脸皮戴了上去,就一瞬间的功夫,就变成了小翠的模样。

我甚至能清晰地记得那个老奶奶的笑容。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

想到这里,心脏就不争气地开始剧烈跳动了起来。

突然,我听到我的床下面有动静。

一开始我以为是老鼠,可是听着听着,似乎有点不对劲了。

一开始是嘻嘻索索的声音,到了后来,变成了有人拿指关节在敲着我的床板。

哆,哆哆……

哆,哆哆……

声音很有规律,我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那个力气从我的后背传了上来。

我的心好像跳到了嗓子眼,整个人一动都不敢动,我脑海中似乎能幻想出那个画面来,一个人躺在我的床下面,不过半个身体是在泥土里的,他从泥土里钻出来,不过已经变成了白森森的骨架了。

他的手,也是白色的枯骨,然后敲着我的床板,只要我下去看一眼,我就能跟他对视,然后我就被他拖进去,接下来我就死了。

当然,从小也看过不少林正英的电影,所以这些情节还是能幻想出来的。

就在我已经在瑟瑟发抖的时候,突然这个声音停了下来。

长吁了一口气。

正准备翻个身,这个时候,突然一只手,从我床的旁边伸了出来,一下子抓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大叫一声,抄起了床边的手机,用力就砸了下去。

只听见“啊”的一声。

会叫,那就不是鬼了。

打开灯,我差点给气死掉,丁安正坐在床边上,使劲地揉着手。

如果你是要是问我,在九阳村跟谁关系最好,那无疑是丁安了。

丁安是昨天晚上到家的,在这之前,他一直混迹于北方的某个古玩市场里面,做着造假的生意,听说也赚了不少钱。

我跟他的关系,就好比除了媳妇不能共用之外,其他都行。

丁安的父亲死得早,是母亲拉扯长大的,所以那个时候,家里挺困难的,不过我父母对他也不错,只要有好吃的,都会让我去叫上丁安,所以我们两个的关系,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关系。

“你下手能不能轻一点?”

丁安揉着被我砸了一下的手臂,上面都已经紫了。

我没好气地说道:“谁让你躲在我家床底吓我来着,你这也好多年没回家了,回来不打声招呼也就算了,还躲在我的床底下吓我,是不是有病?”

丁安嘿嘿一笑,说道:“我昨天回来听说了你的事情,又听说明天早上你就要走了,所以我来送送你,不过我出门的时候,我妈说你走不了了,也说我走不了了,我就过来看你一眼,她居然还哭了。”

丁安说这些话的时候,很自然,就好像在发牢骚一样。

不过在听来,却咯噔了一下,丁安的母亲说我们两个都走不了是什么意思?

联想到刚刚贱骨头跟我说的话,感觉手臂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跟我一样,丁安也是很小就出去了,出去之后,也很少回家,其实也大差不差,他的妈妈告诉他,不要再回到这个穷地方来了,也是几次要回来,都被妈妈拒绝了,还说再回来就打断他的腿。

可是禁不住思念自己的母亲,丁安还是偷偷摸摸回来了。

昨天一到家门口,他妈妈就愣住了,然后就哭了。

不过在丁安看来,妈妈是看到他激动的。

那天晚上,我跟丁安聊了一个通宵,说的就是这些事情,越说,其实心里越恐惧,但是我不敢告诉丁安,我不想自己的好兄弟跟自己一样担惊受怕,也许这些东西,不过就是臆想罢了。

第二天一大早,在丁安的帮助下,我收拾好了东西,锁好了门,背着行李,要开始我的梦想之旅了。

几个姑姑都没有来送我,那天我出门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有些人早就起床做饭干活了,可是看到我背着背包走上了村道,他们都急急忙忙地赶了回去。

我没有走成。

因为我刚准备跟丁安分开的时候,村子里面就传来了大叫的声音。

那声音听得分明,是喊丁安的。

内容是丁安的母亲死了。

然后我是跟在丁安的后面跑回去的。

在丁安家老房子的堂屋里面,丁安的母亲就挂在房梁上,眼睛瞪得很大,看着门口,舌头也吐了出来,身体一晃一晃的,却始终没有改变方向,眼睛是一直盯着门口的。

夏天的早晨,其实应该很热了,可是丁安家的堂屋里面,却冷得有些瘆人。

丁安瘫倒在了地上,大声地痛哭了起来。

那些围在门口的长辈们,没有一个说话的,你能听清楚的,只有唉声叹气。

十分钟之后,贱骨头叼着烟斗走了进来。

他一看到我和丁安,就摇了摇头,然后把我们都赶了出去。

丁安的母亲没有举行葬礼。

尽管丁安一再要求要给母亲办个葬礼,不过村里的人都不同意,当天晚上,当丁安知道消息的时候,他的母亲已经被埋好了。

我跟丁安跑到山上的时候,贱骨头把最后一钵土放了上去。

丁安跪在母亲的墓前,已经有些失神,可是我却分明看到,在贱骨头的旁边,还有半捆没有用完的稻草。

在他随身携带的工具箱的一个角落里,放着一个灵位,上面刻着的,正是丁安母亲的名字。

跟我的父母一样,这个墓穴里也是空的。

只能算作衣冠冢。

丁安的母亲,应该就像贱骨头说的那样,被扔进了黄河里面。

就在那一刻,我突然不想走了,我居然开始相信贱骨头说的话,等我把丁安送回家之后,我走进了祠堂里面,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贱骨头把丁安母亲的灵位放了上去。

贱骨头听到我进来的声音,不过他并没有回头,他在用一块布,擦拭着丁安母亲的灵位,淡淡问道:“你答应了?”

我“嗯”了一声,然后重重点了点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渡阴人/渡阴人》

第5章 白粉婆


“不,你不适合做渡阴人。”

一反常态,贱骨头居然拒绝了。

他反复擦拭着丁安母亲的灵位,说道。

我不理解,一开始他一直想让我当这个渡阴人,现在为什么却不同意了。

“为什么?”

我问道。

贱骨头指着祠堂里上千个灵位,说道:“你现在知道你走不出九阳村了,所以,你只是想保命而已。”

心脏不争气地跳了一下,贱骨头说的对,我只是想保命。

九阳村里到底有什么秘密,我不知道,但是这么多的事情综合起来,我似乎已经开始相信贱骨头说的话了,只要重新回来的人,一个人都出不去。

并不是因为丁安的母亲死了,而是那双眼睛,那双一动不动盯着我看的眼睛,虽然瞳孔已经涣散了,可是我依然能感觉到,丁安母亲那双眼睛看着我们的时候,流露出的是怜悯,是不舍。

我自然不会放弃这次机会,突然,安静的村子里,再次传来了一个女人嘶吼的声音。

那叫声,很凄惨,很空灵,在九阳村里慢慢回荡着。

风突然就起了,整个村子安静了下来,似乎只有那呼啸的风声。

贱骨头叹了一口气,说道:“撑不住了,真的撑不住了……”

说完,他背上了那个他常用的背包,就出了祠堂。

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了,我自然不会放弃,我跟在贱骨头的后面,也跟了过去。

贱骨头知道我跟着他,并没有撵我走。

出事的是小二狗家。

小二狗年纪比我大上几岁,我读初中的时候,他父母就死了,后来就在家种地,娶了村东边的阿娇为妻,两个人男耕女织,日子倒也过得可以。

此时,在小二狗家的炕上,阿娇就躺在床上,她的脸上血肉模糊,那张脸已经没有了。

昏暗的灯光下,阿娇的嘴唇还在颤抖,脸上没有了皮肤之后,那血丝,从肉里面一点一点渗出来,看起来很恐怖。

阿娇的眼睛,盯着屋顶看着,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

眼神里面,写满的都是恐惧。

我好奇地抬起头。

贱骨头一只手放在了我的头上,喊了一声:“不要抬头看……”

哪里还来得及,我已经抬起头了。

我看到了这辈子对我来说,最毛骨悚然的一件事。

一个老奶奶,坐在横梁上,晃着她的小脚,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绣花鞋,她的手里,拿着阿娇的那张脸,然后慢慢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就那么一瞬间,那个老奶奶,马上变成了阿娇的模样,不管是皮肤,还是身段,都变得年轻了。

她看到自己变年轻了,开始咯咯笑了起来,就好像做了很开心的事情一样。

是那天在村道上看到的老奶奶,那个拿着小翠脸皮的老奶奶。

贱骨头把我的头使劲按了下来,说道:“你已经看到过两次了,再看到一次,你就完蛋了。”

一身的冷汗。

我明明知道,就在我的头顶悬着一个鬼魅一样的东西,我很想抬头看着她,这样我才能知道,她不会朝着我扑过来,可是我却不能看她。

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个人一直躲在暗处看着我一样。

此时的阿娇,身体抽搐了好几下,显然是支撑不住了。

然后她张开嘴巴,支吾了两声,就断气了。

断气之前,我看到了她的眼睛,跟丁安母亲死之前的眼神一样,一样是怜悯,是不舍。

墙角,小二狗在瑟瑟发抖,浑身颤栗,我们进来之后,他就一直缩在墙角,用手抱着自己的膝盖,一动也不敢动,尽管自己的妻子就在眼前慢慢死去。

贱骨头拿出了一个黑色的袋子,将阿娇装了进来,走到小二狗的身边拍了拍,说道:“别抬头,安心睡觉,阿娇我来帮你处理了。”

说完,把那个装着阿娇尸体的袋子抬了起来,放在我的肩膀上。

那袋子一上了我的身体,我浑身抽搐起来,袋子就滑了下去,幸好被贱骨头托住了。

“我……”

还没说话。

贱骨头说道:“你什么你,你不是想做渡阴人嘛,这是基本功,尸体都不敢扛,当什么渡阴人。”

无话可说。

跟在贱骨头的后面。

我的手轻轻扶着那个黑色的袋子,我不敢用力,生怕我一用力,阿娇就会蹦出来一样。

人家说,死人的身体会更重一些,那也是扯淡,反正我扛着阿娇,没有那种感觉。

我们两个,一直走到了黄河的边上。

贱骨头走得很慢,似乎需要走一步停三步的感觉,我知道他的腿脚不好,也没有抱怨。

到了黄河边上,我把阿娇的尸体从身上放下来,刚准备扔下去,被贱骨头拦住了。

他说道:“时辰还没到,等一等。”

时辰?

还要什么时辰?

我看了看手表,晚上的11点多。

剩下来的时间,我们两个就守着那个黑色的袋子,坐在黄河边上。

小时候,我很喜欢来黄河边上玩,看着下面滚滚的黄河水,心情就很开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脚下的黄河水却在咆哮着,好像一个长着血盆大口的猛兽一样,等待着我的喂食。

眼看着快到十二点了。

贱骨头从地上爬了起来,这时候,突然又起风了。

刚刚明明已经停下来的风,突然呼啸起来,那风钻进我的脖子里面,我感觉凉凉的,就好像那天晚上在村道上,看着那个老奶奶的时候,感觉是一样的。

正好十二点的时候,黄河水咆哮得更加厉害了,贱骨头嘴里念念有词,说了一大堆,我也没听明白,然后看着他把装阿娇的袋子解开,然后从河边上推了下去。

就在阿娇噗通一声掉进黄河的时候。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风停了,那黄河的咆哮声,似乎也小了很多,河水慢慢安静了下来。

“你听过白粉婆的传说吗?”

贱骨头突然问道。

我楞了一下,没反应过来,想了想,说道:“你说的是日本神话故事里面的那个白粉婆吗?”

贱骨头点点头,说道:“是一个故事,却不是日本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渡阴人/渡阴人》

第6章 九阳王


我是学考古的,虽然讲的是科学的世界观,可是对于这些传说类的东西,多多少少还是知道的。

白粉婆是日本的传说之一,至于真假,自然也就没有考证了。

讲的是一个关于老奶奶的故事,老奶奶面色和蔼,平时会穿着一身雪白的和服,拿着一把雨伞,还有一个酒壶,如果遇到漂亮的女子,她就会从随身携带的酒壶里面,取出一种白色的粉末。

这种白色的粉末,一旦涂抹在年轻漂亮的女人的脸上。

她的脸皮就会开始脱落下来。

然后白粉婆就会把这张脸皮放在自己的脸上,变成那个年轻女孩子的模样。

想到这里,我的心一惊,因为我看到的,就跟日本白粉婆的传说是一样的,那个老奶奶,将小翠或者是阿娇的脸皮,贴在了自己的脸上,然后就变成了他们的样子。

“你是说,我们看到的东西,就是白粉婆?”

我问道。

贱骨头摇摇头,说道:“那只是一个传说罢了,你看到的,要比白粉婆可怕的多。”

他突然站起身来,盯着我的脸,问道:“你叫丁子时,因为你是子时出身的,还是中元节对不对?”

的确,我是中元节出身的,而且还是子时。

中元节鬼门大开,子时又是一天中阴气最重,阳气最弱的时候,所以我出身之后,爸妈把我的身份证给改了时间,很少有人知道我的出生时间的。

他顿了顿,说道:“也许你不是我最好的选择,可是你却是我最后的选择,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我已经好几次听到贱骨头说这样的话,要么就是撑不住了,要么就是来不及了,我很好奇,他说的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是我没问,因为我知道,即便问了,他也不会告诉我。

处理完了阿娇之后,我很想问贱骨头,难道祠堂里面的几千个灵位都是这么处理的吗?可是我却没有问出口。

因为我看到贱骨头躺在那个破烂的草席上,烛光摇曳,他撩开裤子,我才看到,他左边的那条腿,居然全部变成了黑色。

贱骨头找出了一根银色的针,扎在了他的大腿上,针刺的那个地方,一股很浓的黑色液体流了出来。

“你这……”

我不知道该怎么问。

贱骨头扎破大腿之后,放出了黑色的液体,然后用香灰撒在了上面,处理了一下,又站了起来,说道:“走,我带你去后山。”

听到后山两个字,我就不敢去了。

后山对于九阳村来说,是一个禁地。

其实对我们来说,我们并不知道那里为什么是禁地。

只是在那里,有一座很老很老的墓,老到墓碑已经塌了,坟也平了,在我们的眼里,无非就是杂草多了一点而已。

可是小时候,父母都不让我们这帮小屁孩去后山,说那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那么小的我们,其实不能理解什么是不干净的东西,可是所有人都不允许去,我们也就不去了。

可是年少的我们,心里总是有好奇的,所以我跟丁安其实是去过后山的,至于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们是没看到,不过我们两个翻过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一群狼在吞噬一只羊,那只羊皮开肉绽的样子,对我们年少的心灵来说是很有冲击感的。

所以我们以后就再也没有去过后山。

可是心里就好像有阴影一样,听到后山,第一反应就是不能去。

心里想着不能去,可是想到那么恐怖的事情,我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眼前的贱骨头了,所以我还是跟着他上山了。

时隔十几年,再一次来到了后山。

跟以前一样,还是杂草丛生,还是一片荒芜。

不知道是因为心里原因,还是真的,总感觉那些杂草中,有一双双眼睛在看着我们两个。

贱骨头拿着一把掘坟用的锹,走在前面,来到了一片草地中间,然后停了下来。

他指着地方的杂草,说道:“来,把这里挖出来。”

我没搞明白他的意思,不过还是照做了。

对于学考古出身的我,对于刨地这种事情,还是蛮在行了,没一会功夫,就一个深坑给挖了出来。

“师父,咱这是要给谁挖个墓吗?”

我好奇地问道。

贱骨头点了一袋子烟,巴扎这嘴,说道:“给你!”

我手里的锹,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贱骨头嗤之以鼻,说道:“你看你这胆子,就你这样,还想当渡阴人,就这么怕死吗?”

“那可不,我才刚刚大学毕业,美好年华才刚刚开始,你让我死,我才不干呢……”

突然,哐当一声,我的锹碰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我把上面的土给拨开,看到了一个类似于墓碑一样的东西。

在贱骨头的帮助下,我们两个一起把那个墓碑搞了上来。

月光下,墓碑上“九阳王之墓”五个字,熠熠生辉,很清晰。

我指着墓碑,问道:“九阳王是谁?我怎么没听说过?”

贱骨头把烟斗里面的烟丝抖干净,然后又塞了点烟丝进去,说道:“我现在跟你说的故事,你要牢牢记住,或许有一天,你会用得着这个故事。”

我盘着腿,就坐在那个墓碑的前面,听着贱骨头讲着那个久远的故事。

故事要从很远很远的时候说起,距今,应该有几百年了吧。

那时候清兵还没有入关,这里还是明朝的天下。

在脚下的这片土地上,有一支很厉害的军队,他们的将军,就是九阳王。

当年的九阳王,大概二十四五岁的样子,那个时候,在明朝末年的统治下,大多数地方已经开始民不聊生了,只有脚下的这片土地,依旧是一片祥和,人民安居乐业。

那一年,清兵入关,明王朝的统治突然岌岌可危起来。

清军一路势如破竹,所到之处,几乎没有什么有效的抵抗,很快,就打到了黄河边上。

九阳城下,大军压境,清军统领已经放出话来,三天之内,一定破了九阳城。

这场仗,一打就打了三个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渡阴人/渡阴人》

第7章 落蝶


九阳城下,尸体堆积如山,有清兵的尸体,也有九阳城守军的尸体。

九阳王吴昊也身中数箭,即便这样,还是宁死不降,城头上,九阳王的大旗依旧迎风招展,清兵想进一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时候,其实九阳王吴昊已经知道明朝天下大势已去,虽然九阳城还没被攻下,但是其他地方,早就已经被清兵占领了。

也就是说,现在的九阳城,其实已经成了孤城。

即便是这样,城里的百姓还是同仇敌忾。

军士战死了,家家户户的年轻人都披上了战甲,前赴后继,家里储存的粮食,也全部送到了战场,供军队的人先用,也就是这样,整整抵抗了三个月。

清军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从北方调来了红衣大炮。

红衣大炮来了,九阳城就危在旦夕了。

只等炮架好,基本上九阳城的末日就到了。

吴昊带着仅仅剩下的不到一万战士,决定最后一搏了,其实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知道结局了,可是依旧没有一个人退缩,一万将士,喝完了手里的最后一杯酒,摔掉了碗,正准备上战场,这个时候,一个士兵突然跑了过来,报告给九阳王,夫人出城了。

九阳王吴昊赶紧跑到城楼上一看,只见一辆马车,正往清军大营奔去。

有人不禁要问,难道是九阳王夫人叛变了?

并不是这样。

吴昊之所以这样战斗,其实要保护的,就是他的夫人落蝶。

九阳城的百姓这么卖力,他们要保护的,其实也是落蝶。

落蝶是谁,落蝶是九阳城有名的蛊师。

她炼蛊,并不是用来害人的,而是救人的,在九阳王吴昊认识她之前,她就已经闻名九阳城了。

乐善好施,救死扶伤,九阳城不管是谁得了重病,只要请来落蝶,她都会给你治好,而且不收钱。

她还教城里的百姓耕种之法,增加了百姓的收成。

教百姓避难之法,黄河水几次泛滥,对九阳城都没有威胁。

落蝶就是九阳城百姓中的神。

后来落蝶嫁给了九阳王吴昊,两人更是相亲相爱,相敬如宾,在一起恩恩爱爱,那感情是情比金坚。

在落蝶的帮助下,九阳王治理的九阳城,就成了一方乐土。

这都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这个落蝶貌比天仙,普通人只要看上一眼,就会觉得此生无憾了,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一睹落蝶的真容,不远万里而来。

清军在进攻九阳城之前,就已经发来了檄文,上面说清楚了,只要把落蝶送出去,清军就放过九阳城,并且封九阳王为清将,九阳城还是给他治理,清兵不会踏进九阳城一步。

吴昊堂堂血性男儿,自然不会将自己的妻子送出去,而且九阳城的百姓也是这样的想法,对他们来说,没有落蝶,就没有他们的今天。

在最后一战之前,落蝶曾经跟她的相公吴昊说过,她愿意前往清军大营,不过她去的目的,是杀了对方将领,只有这样,清军大营一定会大乱,这样的情况下,吴昊就可以带着剩下来的军队和百姓,趁机逃跑,逃往清军还没有占领的南方。

吴昊肯定不愿意。

所以才有了最后一战。

没想到,落蝶还是出去了。

落蝶进入清军大营之后,战事就停止了,第二天一大早,清军大营大乱,落蝶成功了,清军统领被落蝶杀死了。

这个时候,九阳王含着泪,准备带领将士们和百姓们逃跑,就在这时候,大家都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清军把落蝶身上的衣服全部扒光,把她的脸皮给撕了下来,用很高的架子绑了起来,然后跟旗帜一样竖了起来。

清军士兵,还把撕下来的落蝶的脸皮,拿在手上把玩。

那个时候,落蝶还没有完全死,她在空中挣扎,血肉模糊,整个九阳城的人都能看到他们的女神,受尽了凌辱。

吴昊拉弓搭箭,含着眼泪,一箭射死了自己的妻子,带领着所有的军队冲了出去。

结果是早就预料的,一万人的军队,怎么打得过十几万的清军,自然是全军覆没。

后来清兵占领了九阳城,在九阳城内,进行了屠杀。

尽管这样,还是有人活了下来,活下来的人,在战场中,找到了落蝶的身体,却找不到九阳王的身体了,传说中,九阳王吴昊被清兵剁碎,扔进了黄河里面。

大家偷偷把落蝶葬在了后山。

这个传说也流传了下来。

可是对于清兵来说,落蝶就是一个禁忌,因为那一战过后,那些伤害过落蝶的人,几乎没有一个长命的,后来因为各种原因都死掉了。

九阳城也变成了一个禁忌之地,没有任何清军将领来这里驻守,久而久之,一座城就慢慢消失了,变成了一个村落,也就是现在的九阳村。

这是一个可歌可泣的故事,听完之后,我心里还是有些唏嘘,好像能够看到当年在千军万马之中,九阳王吴昊手持一杆枪,在敌人中厮杀的样子。

我好像也能看到,落蝶被剥了脸皮,在挂在很高很高的杆子上,忍痛挣扎,那一幕幕,都很鲜活。

我指着地上的墓碑,问道:“那为什么说这里是九阳王之墓呢?”

贱骨头叹了一口气,说道:“后人为了祭奠九阳王,所以立了这一块墓碑,不过,早年的墓碑早就没有了,这一块,是我当年刚来九阳村的时候建起来的。”

我有些没搞明白,问道:“那这个九阳王,跟我们村里现在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我知道,有关系!”

突然,一个很响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丁安从草丛里爬了出来,敢情这家伙一直偷偷跟着,在偷听啊。

贱骨头对于丁安的突然出现,好像一点也不惊讶,问道:“你说说看,是什么关系?”

丁安看了我一眼,说道:“我知道村里的人为什么都出不去了,那是因为九阳王的怨念还在,不想让九阳城里的人出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渡阴人/渡阴人》

第8章 收我为徒


丁安刚说完,我打了丁安一下,说道:“胡扯什么东西呢,九阳王都死了多少年了,而且九阳王是要保护城里的人,为什么要杀人呢,逻辑上就说不通。”

贱骨头没有反驳我们两个说的话,而是清了清嗓子,问道:“你们一个学考古的,一个倒腾文物的,有没有听说过阴兵借道的故事。”

我还没说话,丁安就抢着说道:“我知道,是当年打仗的人一次性死了,然后他们以为自己还在打仗,所以死掉之后,那些鬼魂还在战斗,所以叫阴兵借道,对不对?”

这回,贱骨头点点头,说道:“当年九阳王抵抗清兵一战,惊天地泣鬼神,所以最后战死的那些冤魂,他们还停留在九阳城下,但是他们的身体,却全部被扔进了黄河里面。”

说到这里,我有些害怕了,看着九阳王墓周围一人高的茅草,不知道是眼睛花了,还是幻想出来的,总觉得这些茅草,就是当年跟随九阳王的士兵。

我似乎听明白了一些,问道:“你的意思说,现在在九阳城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其实跟当年的事情有关系,对吗?”

贱骨头点点头,目光如炬,突然就看向我。

贱骨头其实长得挺帅的,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帅哥,我小时候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是这么认为。

可是他的那双眼睛,阴冷阴冷,不管看着谁,总能让人感觉到阵阵寒意。

他盯着我的时候,我就有了后背发冷的感觉。

我努力让自己能接受贱骨头的目光,可是刚刚看到他的眼睛,我就败下阵来。

“可是,我们在九阳村也生活了几十年了,从来没听老一辈提起过这件事啊。”

丁安在旁边问了这个问题之后,贱骨头的视线才离开了我,顿时感觉浑身轻松,那种感觉,真的用语言没有办法表达。

贱骨头手里的烟斗,指向了我,说道:“那是因为他。”

我?

跟我有毛线关系啊?

我跟丁安都愣住了,我好端端的,怎么就成了罪魁祸首了?

贱骨头说道:“九阳王战死那天,是中元节的子时,而你,就正好是那个时间出身的,九阳王战死之后,一共出身过两个中元节子时出身的孩子,一个是你,还有一个,在一百年前,那个孩子出身之后,是一场浩劫,当时九阳村的人死了一半,你们看到的祠堂里面的灵位,就是那个孩子出身之后增加的。”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中元节子时,鬼门打开,阴气很重,而你的出生,让九阳城的阴兵认为是他们的九阳王转世,本来已经没有斗志的阴兵们又活跃了起来。”

我真的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眼前的贱骨头。

他说的话,对我学了十几年的科学来说,是一个颠覆,我学习的知识告诉我,不能相信他说的话,可是冥冥中,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

从山上下来,我还是在迷糊中。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很仔细地回味着贱骨头跟我说的所有故事,所有话,我很希望能找到一个漏洞来,证明这些故事全部都是贱骨头编的。

可是并没有。

九阳王,阴兵还有落蝶,在我的脑海中就跟放电影一样,一帧一帧地出现。

突然,我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三天,就是我的生日了。

还有三天,就是中元节了。

因为我记得,贱骨头住的那个祠堂里,那上千个灵位中,大多数人的死亡时间,好像都是中元节。

难怪贱骨头一直说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一场对九阳村来说的灭顶之灾,就要来了。

第二天,我去祠堂找贱骨头,却没有找到,他的工具都不在祠堂里,没办法,几乎转遍了整个九阳村,终于在我父母的墓旁边,找到了贱骨头。

他挥舞着铁锹,在那里挖墓,一眼看过去,已经挖了几十个了。

我一格一格的墓穴看在眼里,就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我走到贱骨头的面前,噗通一下跪了下来,对着贱骨头说道:“师父,你教教我吧,我要救全村人,你不说了嘛,我可以做渡阴人的。”

贱骨头摇摇头,说道:“来不及了,真的来不及了……”

我跪着走到贱骨头的面前,说道:“来得及的,只要你教我应该这么做,就来得及的。”

贱骨头看着我,想了很久很久,终于,他还是坐了下来,告诉我,到底什么才是渡阴人。

渡阴人,其实就是挖坟掘,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份工作,只要有胆量,就能做,并且收入和工资还不低,因为这种活,世上没有几个人能做的了。

可是,挖坟这样的事情,可不是简单一锹下去的事情,很多时候,都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

对于渡阴人来说,有三种坟墓是不能轻易动的。

第一种,是死了不足一年的人。

这种坟墓是不能动的,人都说人死三年不能动土,在渡阴人的眼里,死后一年不能动土,这是禁忌,刚死一年的人,一旦动土,对渡阴人来说有很大的后患,就好比人家住进去的是新房,你给拆了,是要折寿的。

第二种是冤死之人。

冤死之人的墓,能不动就不动,因为怨念是不会随着时间转移而消散的,一旦开棺,就会释放出冤魂,开了棺,等于是害了人。

第三种就是渡阴人之墓。

渡阴人的墓穴,是禁忌中的禁忌,一定是不能碰的,假如遇到了渡阴人的墓,最好就是绕开,上面的土都不能动一下。

不然的话,恶事缠身。

说完这三个禁忌之后,贱骨头从他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了一本厚厚的书,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书页上的字,几乎已经看不清了。

他把书放在我的手里,说道:“渡阴人收徒,要三跪九叩,在祖师爷灵位前割脉祭天,请求祖师爷保佑,这些细节,我们就省了,还有一些关于渡阴人的细节,在这本书里都有记载,记住,你可以丢了性命,但是不能丢了这本书,知道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渡阴人/渡阴人》

第9章 猪一样的队友


静谧的夜。

距离中元节还有两个晚上。

我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把贱骨头给我的那本书,很仔细地看了一遍。

我这个人有个很厉害的地方,就是过目不忘,只要让我读过的书,就跟刻录机一样刻在了我的脑子里。

这是很厚的一本书,讲了很多渡阴人的禁忌,我不知道这本书是谁写的,可是我读完之后才发现,这个世界上,有些我不能理解的东西,他是真的存在。

突然,我脑海里一道灵光闪了过去,我把书翻到了“安魂篇”,仔细地读了起来。

天亮的时候,我终于有办法了。

我跑到祠堂里,想要告诉贱骨头,我有办法了,可是祠堂里面却是空空如也。

贱骨头的那些工具都在,可惜人不在了。

那天上午,我找遍了整个九阳村,可是贱骨头的踪影,却没有找到。

我坐在祠堂里,发呆了几个小时。

事情还是要做下去了。

整个脉络,我算是理清楚了。

九阳村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因为当年九阳王的原因。

九阳王和他的士兵们,一直在守护着九阳城,在他们的意识里,九阳村就是当年的九阳城,在他们看来,城外还是有清兵的,所以他们不允许村民出城,只要出去一个,他们的怨灵就会杀死一个,以保护他们在临死之前的最后一缕残念。

那些因为阴兵借道死掉的村民,他们之所以要被扔进黄河里面。

因为那里是九阳王的埋骨之所。

只有把他的子民还给他,才能避免灾祸,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后果是什么样,我并不知道。

另外我看到的那个老奶奶,应该就是当年的落蝶了。

她被清兵剥了脸皮,所以她的怨念总是想着要找那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然后剥了他们的脸,让自己的美起来。

安魂篇告诉我,渡阴人如果想要了却怨念作怪,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怨念的根源,解决他,这才是最理想的办法。

现在,最理想的办法就是告诉村里的阴兵,战斗已经结束了,并且将九阳王和落蝶合葬在一起,这件事才能解决。

两件事都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首先是九阳王当年被扔在了黄河底下,哪里还有尸身跟落蝶合葬。

要告诉阴兵战争已经结束了,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必须找到九阳王亲笔写了休战书,烧给这帮阴兵们,他们才会觉得战争已经结束了,不然的话,一点用都没有。

“子时,贱骨头说,如果你来找他,让我把这个给你。”

突然背后传来一句话,把我吓得魂都快丢了。

回头一看,有是丁安那个家伙。

我在丁安的身上拍了一下,说道:“你特么要死啊,每次都这样,你就不能正常点啊?”

丁安努努嘴,委屈地说道:“我刚刚睡着了,我怎么知道你进来。”

我指了指这满满当当一屋子的灵位,问道:“这样你也能睡着?”

丁安指了指那个最新的灵位,正是他妈妈的,说道:“我怕什么,我妈妈不会保护我吗?”

丁安给我的,一块发黄的布,布的中间画了一副地图,可是我看不出来,这副地图描绘的是什么地方。

我问道:“这什么啊?贱骨头人呢?”

丁安摇摇头,说道:“贱骨头就让我把这个给你,他说你一定是能看懂的,然后顺着地图,找到这个地方就可以了,还跟我说,时间来不及了,他最多撑几个时辰,你要是来不及,就真的来不及了。”

“就这么多?”

“就这么多!”

“那他人呢?”

丁安傻乎乎的摇摇头,差点把我给气死。

我看着手上的地图,心里真是想骂那个老家伙几句。

我昨天就认了个师父,然后啥都没学,告诉了我三条禁忌,就给我一张地图让我去办事了,我啥都不知道,这可真是愁死我了。

这是一张古朴的地图,看起来,应该有些年头了。

画这张地图的人,绘画功底也不咋地,还不如现在的小学生。

地图的正上方,是波浪形状的东西,看起来像一条河,在河的下面,是一个类似于宫殿一样的弯弯绕绕。

“子时,你地图是不是拿倒了?”

丁安提醒道。

我感觉也是倒了,把地图翻了一个面,再仔细一看,如果那个破浪一样的代表河,那肯定就是黄河了,可是黄河的上面,不应该有一座倒立着的宫殿啊。

我又把地图翻了过来。

一瞬间,我跟丁安几乎同时喊了出来:“黄河下面!”

我靠,贱骨头,你不是开玩笑吧,把一张黄河下面的地图给我,别说地图下面有什么宫殿里,就是下去就成个问题,我跟丁安的水性虽然不错,但是谁都知道,黄河那是开玩笑的嘛,那水流,可是急的很,别说你想潜泳了,你跳下去一分钟,就变成了君在黄河头,我在黄河尾。

我把地图直接一甩,喊道:“老子不干了,那个糟老头子,真的坏的很,让我们跳下去送死,他倒是躲起来了,指不定在哪享清福呢。”

丁安把地图捡了过来,说道:“哥,哥,你别急啊,你看啊,在这不是有个标记嘛,这应该是个楼梯啊。”

我仔细一看,在河的中间,好像真的有个楼梯。

黄河底下,难道有一个宫殿,还有楼梯?

我指着图纸上黑乎乎的一片,问道:“那是楼梯,那这是什么?”

丁安嘿嘿一笑,说道:“这是我刚刚擤鼻涕之后擦了一下手,黏上去的大鼻涕泡子……”

苍天呐,大地呐。

我肩负着拯救整个九阳村的重任,然后上天却给了我一个猪一样的队友,让我情何以堪啊。

抱怨归抱怨,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毕竟全村的命运,都在我的肩上。

前路渺茫,我并不知道要做什么,会遇到什么,可是眼下,不管什么样的办法都要试一试,不然的话,这座祠堂里面,将摆上我跟全村人的灵位。

面对着滚滚的黄河水,我跟丁安两个人,心里都有些突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渡阴人/渡阴人》

第10章 黄河宫殿


“哥,你说这黄河底下,真有个宫殿,不会是骗人的吧?”

丁安有些不安。

说实话,我也有点不安。

我是学考古的,也看过很多类似于黄河古道的小说,传说,神话,要是真的有宫殿,早就被发现了,哪还等到我们这些人啊。

不管有没有,我们两个都要试一试,中元节将至,贱骨头又失踪了,就这张地图,是我们全部的希望了。

我把绳子绑在了树上,抱起了一块大石头,对着丁安说道:“你看到绳子浮起来,就赶快拉,要是五分钟没浮起来,那你可以下来了。”

丁安犹豫了一下,问道:“哥,要是你淹死了没上来,我也下去?”

我朝着丁安的嘴巴上打了一下,说道:“你这破嘴,我还没下去,你就咒我死啊,我死了,我就变成阴兵中的一个人,然后天天缠着你。”

被我这么一吓,丁安机警地看了看背后,好像他的背后真的站了阴兵一样。

看着这波涛汹涌,虽然心里没底,但是我也豁出去了,反正都是死,一闭眼睛,噗通一声,直接跳进了黄河。

我发誓,这一定是我生平来说,最难受的一次。

黄河水真的太汹涌了,我刚刚跳下去,尽管抱着一块大石头,那水还是一下子把我冲到了老远的地方,要不是提前戴了护目镜,在这样的水流下,你要是想睁开眼睛,想都不要想。

到了水底,水势稍微缓了一下,大石头的重量,带着我一直往下坠落下去。

那一刻,我真的想松开石头算了。

可是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坚持一下,坚持一下……

一分钟的时间,我的憋气已经快接近极限了。

我已经沉入了黄河的底下。

跟想象中的不一样,黄河底下的水,居然是又缓,又清澈。

在我的理论知识中,黄河底下,不是应该全是泥沙吗?

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就在这时候,脚底下突然起了一阵漩涡,脚下的土也开始松软起来,带着我往下吸。

我一看情况不对,马上扔掉了石头,然后狠狠拽了两下绳子,希望丁安知道我有危险,把我扯上去。

这时候,哪里还来得及,那股巨大的吸力,已经把我给拽住了。

我的身体开始盘旋起来,大口大口的水灌进了我的肚子里,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我下半身还浸在水里,上半身趴在一堆乱石上面,身上的绳子,已经断掉了。

连续咳嗽了好几次,才算把胃里面的水全部给倒了出来,那滋味,真的老难受了。

翻了一个身,这才发现,我整个人已经到了一个山洞里面,远处有光射进来,山洞的石壁很光滑,看起来不像是人工开凿的痕迹,应该是水冲出来的。

有光?

那我就不是在黄河底下咯。

那个心情,顿时就失落了起来,虽然没死,不过没到那个黄河底下的宫殿,又有什么用呢。

从地上站了起来,刚走了两步,突然绊到了什么东西,啪嗒一声摔倒在了地上,我的天呐,这把我疼的啊,可是当我看清楚地上的东西的时候,我整个人魂都快飞掉了。

我现在才发现,刚刚上半身趴的地方,居然全部都是阴森森的白骨,全部都是。

放眼望去,从潭水边上,到那道白光发出来的地方,整条路,大概有一百多米,全部都是白骨,堆积如山。

那些白骨纠缠在一起,有断了手的,断了脚的,也有骷髅被砍破的,浩浩荡荡,满眼都是。

那骷髅的眼睛,好像全部在看着我一样,深邃,恐怖,空灵……

这里是一个万人坑。

或者说,是当年的战场。

因为在这些白骨之间,有各种各样已经腐烂的盔甲,兵器。

我的脑海里,仿佛能浮现出,当年在这个洞里,数万将士英勇奋战,最终折戟沉沙,他们的尸体被堆积在一起,他们倒在血泊中,用眼睛看着我,看着我……

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白骨?

我重新鼓起勇气,尽量不去看那些白骨。

可是当我的鞋子踩在那些白骨上面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年代太长了,轻轻一踩,我就能踩爆一个骷髅。

骷髅踩爆之后,从白森森的骷髅里面,爬出了很多跟蟑螂一样的黑色小虫子,不过却跟蟑螂不一样,因为他们的眼睛是绿色的。

我忽然想起来,这就是贱骨头给我的那本书里记载的食脑虫。

食脑虫是一种古生物,一般很少见到,不过对于渡阴人来说,这可是经常能看到的昆虫。

因为他们常常在人死之后,钻入人的脑子中,以吸食人的脑髓为生。

一般来说,这些食脑虫只要吃饱一次,就能活上好几百年,所以渡阴人在迁坟开棺的过程中,要经常跟食脑虫打交道。

这些虫子本身不会咬人,因为他们对人肉不是那么感兴趣,不过,你要是把脑袋对准了这些虫子,他们就有兴趣了,保不齐就从你的嘴巴,鼻子,耳朵钻进去了……

一路上,就是卡嗤卡嗤的声音伴随着我,然后是大量的食脑虫,在我脚边转来转去。

我朝着那道白色的光,越走越近。

就在这时候,眼界一开,一条壮观的楼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难道这就是地图上的那个楼梯?

我在黄河下面?

这怎么可能,我要是再黄河下面,黄河的水为什么不倒灌进来?

抬头望去,那道白光就在头顶,很亮,跟太阳光不一样,眼睛直视太阳光的时候,会有灼烧感,但是这个光不会,感觉光线很温柔,不过具体是什么发出来的光,却是看不清楚。

越过了那道光,就是楼梯,楼梯看起来很高,而且越往那边走,越是没有光线,远远望去,就好像一条通往黑暗的楼梯一样。

既然下都下来了,还考虑那么多干嘛。

我一咬牙,顺着楼梯就开始往上面走。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能看清楚脚下的路,可是我走了十分钟之后,视线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就算是上楼梯,我也是摸索着一步一步上去的。


继续阅读《渡阴人/渡阴人》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