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后令最新章节,陆凌芷陆凌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嫡后令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陆凌芷
角色:陆凌芷陆凌月
简介:【重口渣男,背着原配勾搭小姨子】傻白甜楼主辛辛苦苦的供男人升官发财,不料男人有钱就变坏,渣男竟跟亲妹勾搭,还被楼主当场抓奸在床!渣男和白莲婊亲妹一瞅东窗事发,狗急跳墙了竟然想杀楼主灭口!包子楼主盛怒之下不愿再被欺,终于爆发,虐惨渣男白莲婊!
嫡后令最新章节,陆凌芷陆凌月全文免费阅读

《嫡后令》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新婚夜的惨死!



夜晚,月光如水。
叶府前院张灯结彩,锣鼓喧天,正庆祝新科状元迎娶新妇,好不热闹。
后院的柴房里,却传来一阵阵谩骂和毒打的声音。
“你们放开我!救命啊!来人啊!茂然救我!”陆凌芷被五六个壮汉按在了地上,身上满是脚印和血迹。凄厉的哭喊声一遍遍回荡在小柴房,地面上全是一滩滩鲜艳的血迹。
居高临下站在陆凌芷面前的华丽的女子不由轻声一笑,蹲下身子,一手捏住陆凌芷的下巴,另外一只手握着一把匕首轻轻拍了拍陆凌芷的脸,“长姐,我劝你还是不要妄想了。叶茂然正忙着迎娶三妹,他哪有那个时间来见你。”
“为什么?陆凌月,我视你如亲妹妹,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陆凌芷双目刺红,原本俏丽的脸上全是淤青,狰狞吼道。
女子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不见,手上的匕首毫不留情的狠狠划了几道,陆凌芷脸上顿时鲜血四溅,血肉外翻,看起来格外可怖。
“你不过是我的一块踏脚石,有什么资格做我的姐姐!不过是你命好,占了嫡长女的身份!但你跟你弟弟这两个贱妇生的孽种,根本就没资格做相府的小姐少爷。”
“云阳也是你……你害死的?”陆凌芷不可置信的瞪着女子,脸上流血的伤口也比不上不听闻这个消息的锥心之痛。
“他要是不死,难不成我还看着他继承相府家业?贱民的子女,也配?!”华贵女子一把扯过陆凌芷的头发,狠狠的撞在地上,冲着四周的奴仆说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挖掉她的眼睛,敢瞪我?我要你死了也做一个瞎鬼!”
周围的奴仆连忙将陆凌芷按住,其中一人拿着匕首直挖陆凌芷一双眼睛,溅出几条血注。
“啊!”陆凌芷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眼前就什么都看不见了。痛入骨髓,鲜血顺着眼眶流下来,疼的她几乎说不出话来。但还是咬牙切齿,撕心裂肺吼道,“陆凌月你不得好死!茂然会为我报仇的!你不得好死!”
女子冷哼一声,脚狠狠的碾在陆凌芷脸上,不停的蹂躏,“你以为你为什么会未婚失身,被赶出相府?都是你这个好夫君求我帮忙,我才帮他下了春药。他娶你,不过是为了相府嫡长女的身份!你还真以为他喜欢你?如今他高中状元,立即就迎娶了三妹,恨不得将你这个下堂妇碾成粉末,免得影响了他跟新夫人的感情!杀你,就是他下的令!”
想当初,自己为了嫁给叶茂然,和相府断绝关系。所带来的嫁妆,全部为他读书考试打点。没想到……一切都是假的!我好恨啊,竟然瞎了眼,一而再的误信贱人。
“陆凌月,叶茂然,你们两个王八蛋,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你给我等着……啊……”陆凌芷不顾脸上鲜血淋漓,张口嘴死死的咬住陆凌月的脚踝。
“啊,好痛!你这个贱妇,还不给我松口!”陆凌月疼极,脚不停的蹬,但陆凌芷就是死都不松口。
“你们还不把她给我拉开,给我把这张嘴砸烂,牙齿一个个敲下来,敢咬我,气死我了,好疼!”陆凌月好不容易拔出腿,气得脸色铁青。
人多势众,陆凌芷根本来不及反抗,几个锤头砸下去,嘴里全是血沫,牙齿松落了一地,疼的几乎昏死,再也说不出话来。
“敢咬我,贱妇!这世上有种刑罚叫做凌迟,就是将人身上的肉一片片剐下来,足足剐下千片,受刑之人才会死,你好好享受享受吧!哼!”
女子刻薄毒辣的声音刚落,陆凌芷顿时发出一声惨叫。千刀万剐之刑,血肉生生被割下来的切肤之痛,让她几乎疼得昏死过去了。但心中的恨意却犹如万丈波涛,汹涌翻腾。
我恨啊,恨啊!
云阳,都怪姐姐蠢,没有好好保护你。竟然还把害你的贱人视作亲姐妹,姐姐真蠢!
陆凌月,叶茂然,你们等着,我化作厉鬼也要来找你们报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后令》

第2章 化作厉鬼而来!



“大小姐依旧高烧未退,这可怎么办?”
“大夫说,若是今日子时之前大小姐还不能醒来,怕是就悬了。”
“这几日,连老太君都来探望了好几次,难道大小姐已经快不行……”
“胡说,大小姐肯定不会有事的!”
陆凌芷感觉脑海沉沉的,思绪飘飘荡荡,耳畔有些人吵来吵去,格外的嘈杂。
浑身软绵绵的,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有。难道……我已经投胎转世了吗?
费了千钧之力,才勉强撑开眼皮,眼前的景物由模糊渐渐变得清晰。
这是一个女子的闺房。
装饰的略有些简单,但却格外的熟悉。这不是我出嫁之前在相府的沉香水榭吗?
记得当年,诸位姐妹们都挑选了合适的院落,唯独把这个最偏远的水榭留给自己。从这里到相府的大堂,得走小半个时辰,也因此自己变得更加自闭,不喜走动。
而眼前的这几个婢女,一个是一直对自己不离不弃的忍冬,一个是早就嫁人了的紫珠,还有两个则是在自己出嫁时留在了相府。
这是怎么回事?忍冬不是三个月前就去世了吗,紫珠不是早就回乡下嫁人了吗?自己怎么会突然回到了未出嫁之前的相府?
“大小姐醒了!”紫珠无意间发现陆凌芷已经睁开眼,讶声道。
忍冬连忙走上前,摸了摸陆凌芷的额头,声音里透着一股喜意,“大小姐,您可算醒了,还好现在已经不烧了。紫珠,还不快去请大夫来!柳儿,香儿你们去通报老太君和夫人!”
能够再听见忍冬说话,陆凌芷心中微颤。以前因为忍冬不会说好听的话,一直冷落着她。直到自己出嫁,只有她肯跟着自己去受苦。最后还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叶府。
“大小姐,您自从落水了已经昏迷了好几天了,老太君和夫人们都急了,天天来探望……”
忍冬絮絮说着,陆凌芷终于理清了思绪。她竟然重生了!重生在三年前的初冬。那一次,她被陆凌兰戏耍推进水池。在寒冷的水池中泡了半天,差一点就离恨归天!后来因为没有调养好,还落下了病根。
老天开眼啊!陆凌月!叶茂然!你们等着,我必然要你们不得好死!而且现在弟弟也还活着!云阳,姐姐发誓,一生一世都会好好保护你,再也不让你受任何的伤害!
陆凌芷刚刚在心里立下重誓,门外便传来一个欢喜的声音,“哎呀,大小姐,您可算是醒了,可把奴婢担心死了!”
来人也是陆凌芷的丫鬟,名叫迎春。陆凌芷曾经把她视作心腹,但她却早早背叛了自己。
陆凌芷眉头一皱,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快,“刚刚醒来,便听见你这么嚷嚷,令人头晕!”
屋中人俱是一愣。这是怎么了,每次迎春这么讨好卖乖,不都会得到大小姐欢喜么?以前的陆凌芷,确实是最喜欢迎春,但现在自然不一样了。
迎春显然也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恶毒之色,面上却是更加柔和,诚恳道,“大小姐息怒,奴婢知错了,奴婢突然听闻大小姐醒来,高兴坏了,一时惊扰了大小姐,还请大小姐责罚。”
陆凌芷没有做声,这个迎春,还像以前一样看似恭敬,实则满肚子坏水。几句话,就显得自己在无理取闹了。
似乎料到陆凌芷本来就不会责罚她,迎春继续说道,“大小姐,二小姐、三小姐来探望你了。”
陆凌月,陆凌兰,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就要见面了。
这个迎春,就先留在手里慢慢收拾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后令》

第3章 报仇,从你开始!



压住心中的满腔恨意,陆凌芷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既然是两位妹妹,怎么还不快请进来!”
报仇,就从现在开始!
闺房中的纱帘被撩了起来,两个俏丽的女子走了进来。当先一人,便是陆凌月,她生得极美,穿着一身华丽的冬裙,看起来雍容华贵。
身后的陆凌兰虽然也是美人,比起来却失了颜色。
“长姐,自从你落水以后,妹妹天天都在菩萨面前祈福。如今姐姐总算是醒了!”陆凌月直接坐到了床边,望着陆凌芷的目光诚恳真切,看不出一丝破绽。
若不是陆凌芷重活一世,还真要被她这样的伪装给骗了过去。记得前世,不管自己跟陆凌兰有什么矛盾,都是她从中化解。而自己也一度把她当做亲妹妹,没想到……没想到一切都是假的!想起那日她说的那些话,陆凌芷不觉心冷。
“二妹,你费心了!”陆凌芷心中越恨,脸上笑意越深,“祖母和爹爹都还没过来,二妹就急急忙忙赶了过来,凌芷自然明白二妹的关心和情意!”
此言一出,却是让陆凌月有些赫然。她们急吼吼的过来可不是为了关心这个有名无实的长姐,而是……
“凌兰,还不过来给长姐赔罪!长姐不管怎么责罚你,你都不准有丝毫怨言,知道吗?”陆凌月回头瞪向陆凌兰,接着对着陆凌芷说道,“姐姐,凌兰失手推了你,让你不小心摔进池塘。这都是凌兰的错,你随便罚她,我绝不会为她求情!”
陆凌兰这才挪了两步,走到陆凌芷面前,心不甘情不愿道,“长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请你责罚!”
陆凌芷脸上不由泛起一丝莫名的笑容。前世就是这样,赶在爹爹祖母来之前,认错道歉,自己也没有再追究下去。当然了,就算现在自己想追究,爹爹虽然会责骂陆凌兰,但更会觉得自己不顾姐妹情意,自己也会更加不得家人喜欢。
但是,想要这样结束?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三妹,哪有责罚不责罚的事情?你毕竟是不小心嘛!快快坐下来吧,外面天冷,你看你,急急忙忙的来,只穿了这么薄一件衣衫。”陆凌芷强撑起身子,亲切的拉住陆凌兰的手,笑吟吟道,“忍冬,还不快再搬个暖炉进来。可别把二妹三妹冻坏了!”
忍冬脸上闪过一抹为难,“大小姐,您忘了?我们这里只有一个暖炉,而且外面便是池水,比别处更冷,两位小姐,还请担待。”
“两位妹妹,我刚刚醒来,脑子还迷糊的很,倒是忘了这件事情,让你们见笑了!”陆凌芷黯然说道。
“你还想要几个暖炉,你还真当你是大小姐了……”陆凌兰习惯性的嘲讽。
“凌兰,你别乱说话!”陆凌月连忙打断她,这当然不是为了维护陆凌芷,而是祖母和爹爹等下就过来了,听见可就不好了。说着,又歉意的对陆凌芷笑道,“三妹乱说话,长姐别放心上。等会我让人送个暖炉过来…”
“二妹,这怪不得三妹妹!”陆凌芷眼看她又要大演姐妹情深,连忙打断她。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够门外的人可以听见,“那天都是我不对,三妹妹现在怒气未消,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不该阻止三妹妹和叶茂然见面。我只是觉得,三妹妹毕竟还小,跟一个男子私下会面对声誉不好。又没有人陪着,万一路上遇见了歹人……”
陆凌兰顿时横眉竖眼,冲着陆凌芷吼道:“陆凌芷,你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要跟叶公子私下见面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后令》

第4章 贱人,给我跪下!



“三妹妹,明明就是你……”陆凌芷话说了一半,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三妹妹,你放心,等下祖母和爹爹来了,我一定不说你是因为这件事把我推进水池,你放心吧!我就说是我骂你!如果说是我骂了你,你就不会被爹爹责骂了!”
“哼!”闺房的门,突然被推开,门外站着的老太君阴沉着脸道,“芷丫头,你倒是对她姐妹情深,就怕人家不领情!”
“祖母,您怎么来了?!”陆凌芷惊讶的瞪着眼,好似自己真的不知道外面站着人一般。
她演戏演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等这一刻。重活一世,难道她还记不得祖母大概是什么时辰来的吗?
前世,祖母也是在外面站了一会儿,听见里面姐妹情深,后来进来了也就没有责骂陆凌兰。爹爹优柔寡断,继母面善心恶,在这偌大的相府里,她唯一能够借力的,也只有这位慈祥又严厉的祖母了。
而陆凌月和陆凌兰却是真的惊讶了,她们根本不知道,祖母是在什么时候来的,更不知道里面这些对话被听见了多少。
“老身要不是早点来,怕是还不知道,自己竟然有这样的孙女!私下想跟男子见面,被阻止了就出手将自己的长姐推进池塘!好啊,真是好啊!”老太君气得发抖。她最看重的就是女子的名誉了,如今听见这种事情,又是生气,又是失望。
陆凌兰最怕的就是这位祖母,连忙跪在地上,神色慌张道,“祖母,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祖母,凌兰她虽然不懂事,却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陆凌月连忙求情,跪在了地上。
陆凌芷也是一副恨不得从床上爬下来的样子,“咳咳……祖母,怕是您听错了……咳……咳……”
看见陆凌芷一张小脸咳的通红,老太君对这个平时不怎么在意的孙女突然升起一丝怜惜之情,理都没理跪在地上的两姐妹,坐到了陆凌芷的床边。“芷丫头,你刚刚醒来,躺着,不要下床了!老身知道你是不想她被罚,但她竟然敢干这种出格的事情,不让她长点记性以后还真不知会错到哪个地步!”
说着,回头对着陆氏姐妹道,“月丫头,你也起来。就让她好好跪着,反省反省!”
陆凌月见状,也只好无奈的站在一旁。
“画梅,等下从府库里挑两个好的暖炉,给大小姐送过来。这般冷清,哪里像相府大小姐的闺房!”显然,老太君已经在门外站了好一会,连前面这句也听见了。
陆凌芷抿着唇,眼眶闪烁着泪光,“祖母,你待我真好,让我想起了娘亲还没去世的时候,也是这般,时时刻刻把我记挂在心上。”
老太君闻言,心中不由对陆凌芷更加怜惜了。
“凌兰,你怎么跪在地上?”门外,姗姗来迟的陆夫人惊怒问道。
她身旁,正是陆凌芷的父亲,大兴王朝丞相陆元兴。
老太君不急不缓道:“老身让她跪的,你有什么意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后令》

第5章 没你说话的份!



陆夫人脸色一变,恭敬道,“既然是婆婆的意思,媳妇不敢多说。凌兰不小心把凌芷推进了水池,确实该受罚!”
“若只是失手,也就罢了。但跟男子私会,被阻止了就将长姐推进水池,她心中可有丝毫女儿家的廉耻,可把这个长姐放在心中?!”老太君斥责道。
陆夫人扫了陆凌兰一眼,自己女儿自己清楚。一心喜欢那个大才子叶茂然,如果私下见面被阻止了一怒之下倒是真有看你做出这种事情。
但嘴上却是说道,“婆婆,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吧……”
陆凌兰连忙求救,哭诉道,“娘亲,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是陆凌芷污蔑我……”
“哼!老身亲耳听见,照你这么说,是老身在污蔑你!陆凌芷?这也是你叫的?不知长幼的孽女!”老太君沉下脸,一副乌云密布的表情。
陆凌月连忙劝解道,“祖母,都是凌兰的错,还请您责罚她!陆凌兰,你给我闭嘴,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陆凌兰心里特别委屈。这就是污蔑啊!明明是自己想戏弄她,才把她推进水里。怎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
“婆婆消消气,凌兰口无遮拦,连累长姐落水,确实该罚。但考虑到此事传出去,会让人误会相府姐妹不和。不如就罚凌兰一个月的禁闭,再抄《女戒》三遍,如何?”陆夫人连忙将女儿的受罚缩减到了最小。
老太君还不甚满意,但考虑到相府的名声,便点了点头。
“好吧。不过连累了芷丫头生病,你们得好好补偿补偿。”
老太君虽然是站在自己这边,但陆凌芷心里清楚,若不是自己暗害了陆凌兰一把,根本不可能取到这样的成果。
老太君最在意的就是长幼有序、子孝父慈、姐妹和睦,还有男女大防等等教条上的东西。若是她陆凌芷触犯了老太君的禁忌,只怕下场比陆凌兰还不如。
她虽然重生了,但是依旧很弱小。想要保护弟弟,想要为娘亲报仇,想要为前世的自己讨个公道,必须步步为营、小心翼翼。这个相府里,只有讨了祖母喜欢,才能勉强站住脚。老太太最好茶道和佛学,她茶艺不行,但抄抄佛经表孝心还是可以的。
还有,前世在出嫁之前,因为被继母误导,她才艺平平,丝毫不受相府重视。若是有着如陆凌月一般的才名和美名,就算是陆夫人也不能轻易决定她的婚事。
最起码,老太君对这个能够为相府带来联姻价值的孙女,不会轻易浪费了。
好在前世嫁给叶茂然之后,陆凌芷为了讨他喜欢,专门学了琴艺。也略通诗书,更是为他抄书,练出了一笔好字。
叶茂然,想到这个名字,陆凌芷依旧觉得心如滴血。
不过现在一切都还不急,她必须先养好身体,否则一切休提!
她再也不要像现在这样,明明自己是受害者,但整件事情的处理,没有一个人问过自己的意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后令》

第6章 怎么?想打我?



天气一天天的冷了,一晃,距离陆凌芷重生已经过了半个多月。经过她的仔细调养,身体倒是没有像前世一样落下病根。
今天是陆凌芷出去还愿的日子。因为之前的落水之灾,相府为她在城外的菩萨庙请了长生牌,如今既然病好了,理应去还愿。
坐在简便的马车里,低着头看着怀中的绿萼梅,陆凌芷不由露出一抹浅浅的笑。这可是她因为这次生病,好不容易得来的补偿。
现在特意绕路,就是为了去见一个人。一个喜欢绿萼梅的人。
“大小姐,已经到琴苑了。但是奴婢刚才去问了,门前的守卫说主人不见客!”忍冬撩起车帘说道。
陆凌芷脸上的笑容不变,嘴角难得的勾起一个俏皮的弧度,“那是当然了,你以为谁都能见到司墨公子?那这琴苑的大门岂不是早就被人踩烂了!”
说着,陆凌芷整了整衣衫,抱着绿萼梅,走下了马车。望着熟悉又陌生的琴苑大门,前世一些片段不由浮现在脑海中。
前世,她是司墨的学生。今生,她还要做他的学生。除了弟弟和忍冬以外,也只有他真心对待过她。
有仇要报仇,有恩也不能忘。
深吸了一口气,陆凌芷将手中的花盆递给门口的守卫,说道,“劳烦侍卫大哥再去通报一声。这是我送给司墨公子的礼物,我相信,他看见了一定会见我的!”
“这位小姐,好吧,我再给您跑一趟。不过我先说明,不知道多少人送礼求见公子一面,公子都是收了礼物不见人。看您这绿色的梅花,似乎也是什么名贵的品种。到时候东西没了,人也没见着,可别怪我没提醒。”
陆凌芷清丽脸上不由闪过一丝讶然。果然是他的作风,跟一些自命清高的所谓才子完全不同。
过了半响,那侍卫一直没回来,陆凌芷正纳闷,只见琴苑中走出一个风华绝代的男子。
他一袭白袍,披着纯白色的狐裘披风。墨发下是刀雕般精致的脸,最迥异的是眼珠竟然是淡紫色,如琉璃般明亮。他就简单的站在那里,却让整个世界瞬间失去了颜色。
三年前的司墨,和三年后竟然一模一样。陆凌芷一时看呆了。
“司墨哥哥,你是出来迎接我的吗?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来看你?对了,这肯定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身后一个娇纵的声音传来,打断了陆凌芷的思绪。
来人一袭彩裙,年纪似乎比陆凌芷小一些。容貌姣好,眉宇间有几分英气。此时正从一匹骏马上跃下来,身手不错。在陆凌芷见过的人之中,单凭相貌,也只有陆凌月可以与之比较一二。
彩裙女子根本没有理会陆凌芷,直接走过去搂住司墨的左臂,一脸笑靥,“司墨哥哥~”
司墨俊美的脸色依旧犹如万年不化的坚冰,只是好看的眉毛微微挑了挑,声音里没有一丝温度,“谢依锦!”
原来她就是跟陆凌月齐名的,京城四大美女之一的谢依锦。一身武艺,骑射高超,是将军府家的千金,被人称为巾帼女将。
“哎,依锦在!”谢依锦调皮的笑了笑,却是乖乖的松开了手,眼角这才撇到陆凌芷,不满道,“喂,你是谁?我告诉你们这群不知羞耻的狂蜂浪蝶,司墨是我的人,跟我抢人就是跟将军府作对!你,说的就是你,从哪来的赶紧回哪去,别站在这碍眼!”
陆凌芷脸色不变,薄唇轻轻勾起,“难不成所谓的巾帼女将,也只敢靠将军府来撑腰?”
“你……”谢依锦恼羞生怒,右手抽出腰间的鞭子,一鞭就向着陆凌芷抽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后令》

第7章 狐狸精!滚出来!



呼呼的风声在陆凌芷耳畔响起,但鞭子尚未落下已经被另外一个人接在了手中。
谢依锦立即扔下鞭子,一脸紧张的看着司墨,“司墨哥哥,你……你怎么……快给我看看,有没有伤着哪?”
司墨将鞭子还给谢依锦,脸色依旧冰冷,语气又冷了几分,“出去!”
说罢,也不管谢依锦的脸色,冲着陆凌芷,依旧是惜字如金,冷淡道,“进来!”
陆凌芷眼中眸光流转,跟着司墨走进了琴苑,身后传来谢依锦愤愤不平的怒骂声。
“司墨哥哥,你怎么能让这个狐狸精进去,倒是把我赶出来……狐狸精,你给我等着,我要你好看……”
琴苑和三年后一样。亭台楼阁,假山溪池,比起她现在住的沉香水榭不知精致了多少倍。
“能知我爱绿萼,相府大小姐,跟传闻中很不一样!”司墨停下脚步,紫色眼眸犹如鹰隼般冷冷的盯着陆凌芷。
陆凌芷不甘示弱,望向司墨的唇角微微勾起,“司墨公子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查出了我是谁,同样让凌芷惊讶。”
“你的目的?”司墨随意的坐下,垂落在肩膀的墨发飘落下来,说不出来的写意潇洒。
这就是司墨。天下第一琴师司墨,京城四大才子之首的司墨,引得京中诸多千金贵女追捧的司墨,一直到现在都无人知道来历和背景的司墨。
“请为授艺恩师!”陆凌芷正色说道,端起石桌上的清茶,双手递向司墨。
司墨目光如冰,冷冷说道,“原因。”
“司墨公子琴艺举世无双,更是四大才子之首。能得司墨公子授艺,必然能让小女子名声大震,迅速红遍京城。”陆凌芷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目的,坦然说道。
司墨琉璃般的紫眸不由一凝,他见识了太多喜欢在他面前自作聪明的人。这个女子,直接明断,很不一般。
“像司墨公子这样俊美如画的男子,就连四大美人的谢依锦都要倒追,小女子自然是倾心不已,想方设法想跟公子近距离接触。”见司墨不说话,陆凌芷唇角不由微微翘了翘,“如果你觉得前面那个理由不喜欢的,可以选择接受这一个。”
司墨俊眉微挑,接过那杯“拜师茶”浅浅一饮,“不论你的目的是什么,但一日为师……”
“终生不忘!”陆凌芷打断他,晶莹的眼睛如月牙般弯弯。规规矩矩行了一个见师礼,这才告辞。
看着陆凌芷远去的背影,司墨眼中神色复杂。这不止是一次简单的拜师,而是一个盟约。
他帮她名满京城,而他得到一个承诺。终生不忘的承诺。至于这个承诺他需要她做什么,她根本不知,便已经毫无顾忌的答应。
这个女人很特别,让他好奇心起。但这样接近他的目的,同样很可疑。
天蒙蒙亮,陆凌芷却已经没了睡意,梳洗过,提着早就准备好的东西,向着老太君所住的寿慈堂而去。
“大小姐,您怎么这么早就来了!老太君才刚刚起呢!”门外站着的是老太君的大丫鬟画梅,看着陆凌芷竟然来这般早,不由纳闷道。以前这个大小姐,可是从来不给老太君请安的。
陆凌芷轻声道,“前段时间养病在床,不能给祖母请安,心里不安。昨天去寺里还了愿,听说祖母向佛,所以特意准备了一些礼物。”
画梅眼中闪过一丝惊奇,这大小姐落了一次水,倒好像是开窍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后令》

第8章 大小姐变聪明了!



“大小姐快请进来坐着等吧,老太君怕是还要等会儿才会出来。”看见这位大小姐变聪明了,画梅也不像以前一般冷淡,笑着说道。
陆凌芷对这个老太君身边的红人自然不能怠慢,赶紧从袖袍里拿出一个平安符递过去道,“这个是送给画梅姐姐的,也不是什么稀罕物,只是高僧开过光,沾了些灵气。”
画梅一愣,跟着老太君十几年了,也收过不少礼。但从没人知道,她跟老太君这么久,自然也是好佛的,这份礼,虽然不贵重,但却是送进了心坎里。
“大小姐还能惦记我们这些奴婢,真是奴婢的福气。谢谢大小姐!”画梅道了谢,也没多说什么,又进去伺候老太君了。但陆凌芷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不需她为自己多说些什么,只要善意,就够了。
过了一会儿,老太君就从后堂走了出来。她身边除了画梅,还有一个纤弱的女子。陆凌芷对她没什么印象了,但根据推测,应该是相府的四小姐陆凌霜。
她是庶出,母亲早逝,加上先天不足身子不好,一直寄养在老太君身边,深的老太君喜欢。现在细细打量,倒有几分弱柳扶风的美态,只可惜后来也没能落个好结果。
“难得芷丫头来看我这个老太婆子!”老太君坐在太师椅上,和蔼道,“身子可都好了?”
陆凌芷靠着老太君身边坐下,撒娇道,“芷儿这些天可是天天都想来给祖母请安,只是因为休养,不能过来。现在倒是都好了,昨天去天峰寺还了愿,知道祖母好佛,所以特意求了一串佛珠,希望祖母喜欢。”
老太君看着手中这串刻有菩萨的禅珠,诧异道,“这种菩提佛珠,天峰寺素来很少外送的,芷丫头你这是怎么得来的?”
天峰寺只对那些贡献了大笔香油钱的客人才会赠予菩提佛珠,芷丫头怎么会有钱?
“听说天峰寺的藏经阁前几日糟了火灾,丢失了许多经文。所以芷儿就将屋中的十卷佛经抄写了送去,没想到正是天峰寺现在没有的,便送了这串佛珠。”陆凌芷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芷儿对佛祖心不诚,抄写佛经其实就是想换一件送给祖母的佛器,让祖母见笑了!”
老太君心里不由升起一丝感动,这孩子,十卷佛经,怕是她养病的这段时日都没有好好休息,就在抄佛经了。
“你是一片孝心,佛祖不会怪罪的。”老太君神色更加温和。
陆凌芷腼腆的一笑,将手中的一卷经书递给陆凌霜道,“四妹妹身子一直不好,所以我特意抄写了两卷观音经,希望菩萨可以庇佑妹妹,身子赶紧好起来。”
陆凌霜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接过经书,声音柔柔弱弱的,“谢谢长姐……咦,长姐的字写的真好看,比凌霜写的好看多了。”
“哦?拿过来我瞧瞧!”老太君闻言不由感兴趣了。却是见这字如铁钩银划,又飘逸如飞,极具神韵。
陆凌芷本来还想怎么引起老太君的注意,没想到陆凌霜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帮了自己。
望向陆凌霜,却见她冲着自己轻轻笑了笑。
“芷丫头,没想到你还练得一手好字,难得,难得!”老太君翻阅着手中的佛经,赞叹了一句,感慨道,“之前老身也听说了天峰寺失火的事情,只是没想到竟然这么严重,缺失了许多佛经。老身也想亲自抄写佛经供奉佛祖,只是现在年纪大了,力不从心啊……”

继续阅读《嫡后令》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