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染《妈咪快来,萌宝牵红线》陆温然陆景苑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妈咪快来,萌宝牵红线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闻染
简介:渣男陷害,白莲抹黑,陆温然一夜之间失去清白,遭众人唾弃
十月辛苦怀胎,却在生产当夜被告知宝宝难产去世
她心伤出国,四年后,却被一个小团子堵在机场
“漂亮姐姐,你真好看,我可以娶你吗?”“……”陆温然活了二十多年,竟然被一个小屁孩表白了
这无处安放的魅力!渣男贱女再次挑衅,婚礼上,她被全家人为难
他,如天神般降临,替她狠狠打脸众人
“她是我季秋深的女人,谁有意见?”季秋深,权利与金钱的象征...
角色:陆温然陆景苑
闻染《妈咪快来,萌宝牵红线》陆温然陆景苑小说免费阅读

《妈咪快来,萌宝牵红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是你给她解了药


热,好热!
现在分明已经是腊月寒冬,陆温然却觉得比严寒酷暑还要热。
浑身仿佛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噬着她,难受极了。
迷迷糊糊间,她仿佛听到了有人的对话声。
“总裁,她是名单上所有女人中,最干净的。”
“嗯。”
“老夫人说了,只要您有继承人,不会再逼您结婚。”
“嗯,出去。”
男人冰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仅仅是一个单音节,陆温然都不自觉地心惊起来。
蓦地,一只手覆上她裙子侧面的拉链,就这小小的触碰,陆温然愈发难受起来,扭动着腰肢试图往手的主人身上靠。
意识越来越模糊,她只觉得一具滚烫的身体覆上她,那剧烈的渴望也在这一瞬间爆发,自然而然的伸出双手攀上来人的脖子。
随之,剧烈的疼痛从下身传来,陆温然甚至来不及尖叫,那疼痛感已经愈来愈大,愈来愈极大,渐渐地,却被一股莫名的舒适代替。
奢华的房间内,温度持续上升,男人和女人交织在一起的喘息声持续到下半夜才渐渐停了下来。
*
“陆温然,你这个混账东西真是把我陆家的脸都丢光了,还不给我滚起来!”
陆温然是被一道怒吼声惊醒的,睁开眼,才发现自己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看布置,这里应该是酒店的总统套房。
而在她的床前,正站着她的父亲继母、妹妹和……
她的男朋友段子穆。
“你这个孽障,居然偷偷给自己妹妹下那种药,要不是子穆发现及时,你妹妹的清白就这么被你毁了!”
什么?
下什么药?
陆温然甚至还没有从昨晚的梦中回过神来,目光呆呆投向段子穆,“子穆,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听不懂?”
段子穆眸子里满是失望,“温然,你这次确实过分了,景苑在如何也是你的妹妹,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所以她到底做了什么?
昨晚她和几个朋友约着来酒吧喝酒,最后喝高了被朋友送到房间,还顺便做了一晚上的春梦,怎么一觉醒来,她似乎就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了?
蹙眉,看向一直在低低啜泣的陆景苑,“我对你做什么,你说清楚。”
陆景苑满面泪水,那模样看上去很是可怜,“姐姐,姐姐你再讨厌我也不能这样对我,我真的没有想和姐姐抢公司的意思,我知道公司是靠着姐姐的母亲才发展起来的。”
对了,刚才爸也说她下什么药,所以,陆景苑是……
倏地想起什么,目光转移到段子穆身上,勾唇冷笑,“是你给她解了药?”
“我那也是迫不得已,不过事已至此,我会对景苑负责的,温然,我们分手吧。”
陆温然没有回答,又看向自己的父亲,“爸,你也觉得是我干的?”
陆振国满面愤怒:“不是你还有谁,景苑亲耳听见你打电话叫人过来。”
“所以您就相信了?”
“景苑从来不会撒谎,难道你还想说是景苑自己做的?哪个女孩子会拿自己的清白开玩笑?”
如果是为了得到段子穆,顺便破坏她和父亲之间的关系,陆景苑还真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不过,自从陆景苑母女搬进陆家后,爸爸就一直偏袒陆景苑,这次选择相信她,她并不意外。
她唯一没想到的是,自己交往了三年的男友,竟然也不相信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妈咪快来,萌宝牵红线》

第2章 我要堕胎


“孽障,我给你买了明天的机票,你给我立刻出国念书,再敢算计景苑,我立刻把你赶出陆家大门。”
就如陆景苑所说,陆氏企业能有今天的成就全靠她母亲,到最后,妈妈却在临死前都不敢回家一趟。
因为,妈妈为了嫁给陆振国,已经和父母解除关系。
“振国,温然可能也是一时冲动,好在那个人是子穆,你也消消气。”白玉眸底划过一抹快意,面上一副深明大义的模样,拉着陆振国好言相劝。
“就是你们母女太好欺负,”说着,陆振国再次看向陆温然,“我警告你,白玉是你的母亲,景苑是你的妹妹,你最好别再给我搞什么幺蛾子,还有,在景苑和子穆订婚前,不要回来陆家。”
看着破门而出的陆振国,陆温然忽的轻笑起来。
“陆景苑,你满意了?”
“姐姐,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倏地抬手指向门口,“你们可以滚了。”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房间,眼泪终于顺着眼眶滚落下来。
陆温然抱着枕头哭的厉害。
妈妈,我好想你……
*
陆温然拿着医院的检验报告,她怎么也没想到,刚刚收国外心仪大学寄来的录取通知书,第二天就被检查出怀有身孕。
她分明,分明没有跟男人……
等等!
面色刹那间苍白下来,陆温然握紧检验报告,浑身都颤抖的厉害,难道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不是在做梦?
除此之外,她再也想不出任何可能了。
对,肯定是那天,那天她明显感觉到身体不适,但是因为陆景苑的事情气糊涂了,忽略了这些。
也是陆景苑算计之内吗?
让她也跟着失去清白?
单手覆上尚且平坦的小腹,滔天的恨意即将喷涌而出。
陆景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
这个孩子不能要!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陆温然竟然发现没有任何一家正规医院敢帮她堕胎,甚至还由院长毕恭毕敬的将她请出医院。
夜色朦胧,大朵大朵的乌云遮去月光,视线出击的地方皆是黑漆漆的。
陆温然打着电筒站在一幢破旧的小楼前,透过大门,可以看见屋内歪歪扭扭趴在前台看电视的护士。
深吸口气,陆温然还是毅然决然走了进去。
既然正规的医院不给她堕胎,那她只能选择这些不正规的了。
“你好,我要堕胎,就现在。”
“医生快下班了,你明天来吧!”
一叠崭新的钞票出现在护士面前,头顶,是女人好听的声音,“我可以付双倍的钱。”
那护士眼前一亮,看向陆温然,面无表情的脸上瞬间展露笑容,“成,你先坐在那边等等,我现在就帮你联系医生。”
“谢谢。”
这家医院堕胎便宜,是以有许多在校生会来这里。
陆温然就坐了十几分钟,就看见两个做完手术出来的年轻姑娘。
花季一般的年龄,此刻看上去却异常憔悴,尤其是那苍白的脸和颤巍巍的步子,以及痛苦难忍的表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妈咪快来,萌宝牵红线》

第3章 难产


陆温然忽然有些害怕了。
她向来怕疼的,小时候摔破了胳膊都要哭上好久,任凭妈妈怎么哄都不行。
这堕胎,很疼吧,尤其是在这种医院……
“那个,我突然不想手术了。”
护士蹙眉,面露不悦,“我说小姑娘,你怎么可以这样?我都已经帮你联系好医生了。”
“那些钱我不要了,医生你也不用联系了!”
陆温然几乎落荒而逃。
医院附近的大树下,此刻正停靠着一辆黑色轿车。
车内,如果陆温然靠近,肯定能听见那道熟悉的声音。
“总裁,陆小姐似乎应该没有做手术,想来是后悔了。”
“嗯,走。”
一路狂奔,忽然,在一家母婴店前停了下来。
这个点了,这家店竟然还没有关门。
看着装潢温馨的店铺,陆温然竟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全是宝宝用品,小小巧巧的异常可爱。
陆温然看着看着,不自觉的就选了起来。
其实,这个孩子生下来也挺好的吧!
这辈子她都不打算结婚了,没有父母,没有亲人,至少今后还会有个孩子陪伴。
那……
就将他生下来吧。
学校开学要十月份了,算算日子,孩子八月底就能出生,母亲悄悄给她留了一笔钱,到时候请个保姆应该不成问题。
下定决心,陆温然便毫无后顾之后的开始疯狂选购婴儿用品。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经到了陆温然临盆的时候。
陆温然躺在产床上,面上罩着呼吸机,下腹疼得厉害。
她怎么就忘了,生孩子才是最疼的!
“医生,这位小姐似乎难产,我建议选择剖腹产吧,再耽误下去会闹出人命的。”
“不行,没有亲人签字我们不能擅做主张。”
陆温然已经呼气容易吸气难,嗓子也因为不停呐喊疼得厉害。
她要剖腹产!
这时,产房门忽然被推开,一个护士慌慌张张跑进来,覆在医生耳畔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医生瞬间面露惊慌,“快,准备剖腹产。”
陆温然能察觉到有液体顺着皮肤溜进来,很快,那剧烈的疼痛感便消失掉。
迷迷糊糊的,她看到护士抱着个血淋淋的孩子放入襁褓中,还听见医生松口气的声音……
陆温然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腹部剧烈的疼痛感顿时席卷全身,她深吸口气,微微侧头试图去找孩子踪影,却意外看见自己的好闺蜜。
也是这段时间收留她的人——林小柯。
“温然你醒啦,天啊,你怎么不告诉我你要生了,都怪我,不该在这种时候回老家。”
“我没事,”陆温然声音听上去异常沙哑,“孩子呢?”
林小柯忽的一愣,目光闪躲起来,“那个,温,温然啊,咱们先好好养身体。”
“小柯,我的孩子呢,我要看看他!”
“孩子,孩子……”
见林小柯吞吞吐吐的模样,陆温然忽然心神一股不想的预感,慌忙坐起身拽住林小柯,“小柯,孩子呢?”
“温然你别动,你肚子上还没有拆线。”
“我知道,我现在就想知道,孩子在哪里?”
林小柯顿时哭了起来,“孩子,孩子……温然,孩子难产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妈咪快来,萌宝牵红线》

第4章 孩子死了


林小柯顿时哭了起来,“孩子,孩子……温然,孩子难产死了。”
-------------------
瞳孔倏地扩大,陆温然本就苍白的小脸瞬间变得毫无血色,“怎么可能,我不是剖腹产吗?孩子怎么可能会死,你骗我,骗我的对不对?”
“抱歉,温然,孩子真的……”林小柯哽咽着,忽的嚎啕大哭起来,“都是陆景苑那个贱女人,她当初不算计你你也不会怀上这个孩子,你身体本来就不好,加上难产,所以……”
就是因为她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这几个月一直在细心调养身体啊!
她的孩子,她的孩子怎么可以……
陆温然几近崩溃。
“温然,没关系的,说不定那孩子现在已经投胎到一个幸福家庭了呢?”
“小柯,孩子现在是我唯一的依靠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林小柯跪在地上轻轻拉着陆温然的手,“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时间会让你忘记的。温然,我们要坚强,我们一定要坚强,为了这个孩子,你好好去国外读书,等今后功成名就了,就找陆景苑她们报仇好不好?”
陆温然双眼猩红,滔天的愤怒就要喷涌而出。
她努力压抑着情绪,浑身颤抖的厉害,“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
四年后
s市国际机场,陆温然拖着行李箱姗姗而来。
她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乌黑长发宛如海藻般披散在肩头。
烈焰红唇微微勾起,浑身上下充满着自信的气息。
“阿时,你先走,我可不想跟你上头条。”
紧紧跟随在陆温然身后的,是一名打扮十分时尚的男人,他带着棒球帽,一副巨大的黑框眼镜几乎将整张脸都遮住。
“小然然,我一个大明星不远千里跑去法国找你亲自护送你回国,你就这样对我吗?”顾时单手捂住胸口,语气夸张。
陆温然摘掉眼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可不想和你捆绑,我又不混娱乐圈。”
“小然然,你想混也可以,哥仗着你!”
“不要,你快走!”察觉到周围投来的探寻目光,陆温然忙摆了摆手拖着行李率先离开。
机场很大,她四年没有回来过,如今对这座曾经生活的城市竟然有了一种陌生感。
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陆温然忽的勾起唇角。
我回来了。
“漂亮姐姐,能借我一下你的手机吗?”
忽然,耳畔传来一道甚是软糯的声音,陆温然下意识垂眸,脚边不知何时站了个异常可爱的小男孩。
小男孩约莫三四岁,一双漂亮的大眼泛着水光,此刻正可怜巴巴的望着她。
心头莫名一软,陆温然蹲下身子,“为什么要借手机啊?”
小男孩嘴一瘪,摆弄着手指头委屈道:“小羽不小心和艾伦叔叔走丢了,小羽如果没有按时回家爸爸会生气的,爸爸生气爷爷奶奶也保护不了小羽。”
原来是个亲人走丢了。
陆温然很是爽快的掏出手机,“告诉姐姐你爸爸的电话,姐姐帮你打好不好?”
“谢谢漂亮姐姐!”
季氏集团
整个会议室的人都坐在椅子上瑟瑟发抖,看着主位上那犹如罗刹的男人,大气不敢出一声。
五分钟前,艾伦助理打电话来说小少爷在机场走丢了。
虽然不知道总裁什么时候有的这么个儿子,但是,那确实是总裁的儿子,跟总裁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妈咪快来,萌宝牵红线》

第5章 小少爷


季秋深微微靠在椅背上,修长的五指时不时敲击着桌面,发出‘笃笃笃’的声音。
一声声,仿佛一把巨大的锤子砸在在场人心里,眼皮跟着一跳一跳的。
忽然,季秋深手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扫了眼屏幕上陌生的号码,正准备挂断,想了想,又按了接听键。
很快,一道清脆的女声从电话里传来。
“您好,请问是季晨羽小朋友的父亲吗?”
“我是。”
那女孩儿明显停顿了下,片刻才继续道,“你好,季晨羽小朋友在找你,能否过来接他一下,我这里是……”
季秋深忽的打断陆温然的话,“让他接电话。”
陆温然盯着屏幕瞧了一会儿,将手机递给季晨羽。
奇怪,为什么觉得那个声音很熟悉?
仿佛在哪儿听到过,又好像没有听到过。
陆温然正发呆,季晨羽已经挂断电话扯了扯她裙摆,笑容灿烂将手机递给她,“漂亮姐姐,爸爸说马上就来哦,漂亮姐姐能不能陪我等爸爸,我一个人在这里害怕。”
陆温然笑了笑,“好。”
在机场外的休息椅上坐了近半小时,陆温然时差还没倒过来,此刻已经有些昏昏欲睡。
“这位小姐,谢谢您帮我照顾小少爷。”
陌生的男音适时响起,陆温然飞快蹭了下嘴角的口水抬起头,清润的眸子染着一丝倦意。
“啊?”
看清楚女人的脸,艾伦微微错愕了下,很快又恢复镇定表情,“小姐,谢谢您帮我照顾小少爷,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合理我都会满足您。”
原来是接小奶娃的人到了。
“我没什么要求啊,”说着,目光转向季晨羽,“小羽,这是你的家长吗?”
“这是我爸爸的助理呀,艾伦叔叔,就是他把我弄丢的。”
艾伦汗颜,小少爷从小就是路痴,稍微不注意便会走丢。
这种事儿发生也不下十次了。
只是……
这次走丢的时间稍微长了点。
“哦,那就行,小羽拜拜,姐姐先走了!”
“漂亮姐姐再见!”
小少爷居然称呼陆小姐为姐姐……
低调的黑色宾利里,季秋深面无表情坐在车后座上,看见拉开车门坐上来的季晨羽,微微蹙了下眉头,周身气温倏地下降。
季晨羽颤了颤,笑的狗腿,“爸爸好,爸爸,都怪艾伦叔叔没有看牢小羽把小羽弄丢了!”
艾伦恨不得立刻堵住季晨羽的嘴,急中生智,立马转过头看向季秋深,“总裁,捡到小少爷的居然是陆温然陆小姐,她会不会……”
陆温然?
那个女人的面容在记忆里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他唯一记得,是那晚她的甘甜滋味。
“不过陆小姐应该不会察觉,她一直以为孩子已经难产死了。”
*
不知为何,离开机场后,陆温然总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心里很是难受。
难道因为小羽太可爱,她舍不得了?
还是……
眸子里划过一抹悲伤。
还是,因为思念那个无缘的孩子了……
如果她的孩子没有死,现在应该也有小羽这么大了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妈咪快来,萌宝牵红线》

第6章 订婚邀请函


这四年时间,她从未和家里联系过,明天是陆景苑和段子穆订婚的日子。
一周前,她接到陆景苑发的邮件,是一张订婚邀请函。
呵呵,想刺激她,想让她回来看她的笑话?
唇角忽的上扬,目光冰冷,既然回来了,那么属于她的,她都会一一抢回来。
陆温然在机场门口等了许久,一辆QQ车才缓慢的行驶过来。
“哇,几年不见当年的竹竿儿竟然变成窈窕美女了!”林小柯匆匆从车上下来,拉着陆温然左看右看,语气很是夸张。
“什么竹竿儿,我那是年轻稚嫩,倒是你,都四年过去了,怎么还是飞机场一个?”林小柯瞧了眼陆温然的胸,又瞧了瞧自己的,不留痕迹伸手挡住,“先天残疾,我也没钱去当后天美女,就让它平着呗,温然,你这次回来打算呆多久?”
“不走了。”
“不走了?真的?”
陆温然点头,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张录取函,“我已经找到工作。”
瞅着录取函上烫金的‘季’字,林小柯瞳孔倏地扩大,“哇,居然是季氏集团旗下的珠宝公司,那可是国内一线品牌,温然,厉害了呀!”
陆温然耸耸肩膀,“一般般吧,国内的珠宝公司也就这家最好了。”
法国那边也有两家大品牌向她地处橄榄枝,且待遇丰厚,她全部拒绝了。
她活下来的唯一理由是,报仇,给她那个可怜的孩子报仇。
陆景苑段子穆还有那晚的那个男人,谁也别想逃。
“小柯,托你帮我办的事情如何了?”
林小柯傲娇一笑,掏出一串钥匙,“这是钥匙,和我一个小区还是对门哦,碰巧房东准备去美国投靠女儿,房东是一位老艺术家,家里装潢非常有特色漂亮的不得了,看得我都想租了。”
艺术家的房子,那肯定很漂亮。
一把夺过钥匙,挑衅的朝林小柯挑了挑眉头,“门都没有,这套房子已经被我租下了。”
林小柯是去年换的房子,当时刚搬家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开过视频,小区环境十分不错,四通八达,到季氏集团坐公交车几站就到。
要不我陪你去一趟家居市场,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添置的?”
“不用,以后慢慢买,你送我去季氏集团。”
“现在?”
“不然?我还没去公司报道,对了小柯,我刚才遇见个好可爱的小男孩,你说……”
察觉到陆温然的情绪波动,林小柯干咳两声,忙转移话题,“明天陆景苑和段子穆的婚礼被炒得很热,其实温然,你也应该进娱乐圈的,凭借你的长相身材,进娱乐圈不一定比陆景苑混的差,而且你还是高学历。”
法国一流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在校设计作品获得无数奖项,可比陆景苑这个国内影视学院毕业的人强太多了。
陆温然莞尔一笑,耸了耸肩膀,“娱乐圈那种鱼目混珠的地方不适合我,更何况还有顾时在,我若是真的进去了,顾时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林小柯顿时来了兴致,“温然,你和顾影帝究竟是怎么认识的,我瞅着顾影帝对你是真的好。”
“那天晚上,他缓解压力,我失意,异国他乡,我们一眼看见彼此,在河边坐了一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妈咪快来,萌宝牵红线》

第7章 熟悉感


“算了,我不该问你的,你说说,顾影帝这么大一个帅哥,你们去哪儿呆一晚不好,非得去河边?”
“我可不像你,脑浆都是黄色的,好了我到了,你靠边停车。”
季氏集团产业涉及颇多,而旗下的珠宝公司也是季氏集团众多产业中业绩最为突出的分公司之一,早早的就独立出来拥有自己的办公楼,且就在季氏大厦后面。
充满现代感的建筑物屹立高楼大厦中,周围植被环绕,光是外在条件就十分吸引人。
“这工作环境不错啊,不像我们工作室,就是个复式层。”
“人家好歹是跨国集团,环境能差?你先去忙吧,一会儿我打车回去。”
公司内部装潢十分现代化,甚至还专门在一口开辟了一间玻璃展厅,进门就能看见那些闪瞎眼的珠宝。
她查过资料,展厅里展示的珠宝都是以往设计师的成名作品,如果有朝一日,她的作品也能被放在那里展示,那她就算成功了。
“您好,请问您是陆温然陆小姐吗?”
正盯着展厅发呆,一个身穿职业装的年轻女性从容走来,笑的很是有亲和力。
“我是。”
“陆小姐,总监正在办公室等您,请随我来。”
“好,谢谢。”
季氏珠宝的设计总监马修是业内出了名的刁钻,三十五岁年纪还没有结婚,谈了十几个女朋友都因为其古怪脾气被吓跑了。
好巧不巧,这位总监和她同一所学校还是同一个导师,名义上,算是她的师兄。
工作人员刚把陆温然带到总监办公室门口就飞快停下脚步,“陆小姐,您自己进去就好。”
这位未来的上司真有这么可怕?
陆温然犹豫了下,抬手敲了敲房门。
“应该是我给你说的那位非常有天赋的小师妹来报到了,我看过照片,美女一枚,可以给小羽当后妈。”
听到敲门声,马修迅速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挑眉看向坐在对面沙发上的男人,语气里充满自豪。
季秋深慵懒抬眸,扫了眼马修视线重新落在手中的设计稿上,“小羽不需要。”
马修睨他一眼,“是你不需要老婆,也认为你儿子不需要母亲吧,我这小师妹虽然没见过,但老师他老人家一直称赞,保准满意。”
说着,马修已经拉开办公室门。
陆温然一直以为马修是个长头发络腮胡的邋遢大叔形象,却没想到竟然还是成熟老帅哥一枚。
这模样怎么看怎么觉得与外面传言不同。
陆温然打量马修的同时,马修也在打量她。
“你就是wendy?”
“是我,总监好。”
马修单手摩挲着下巴,目光直勾勾落在陆温然身上,果然是个极品,这颜值在公司都是数一数二的。
“进来吧,正巧季总也在。”
季总?
季氏集团的总裁吗?
下意识看向沙发处,那里正坐着个一看就养尊处优的男人,气质卓越五官完美。
这就是季氏总裁季秋深?
为何有种熟悉感?
察觉到女人进来,季秋深微蹙眉头,抬眸,正好对上陆温然的视线。
是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妈咪快来,萌宝牵红线》

第8章 好久不见


是她!
---------------------
眸底划过一抹不可思议,马修说的那名很有设计天赋的小师妹竟然是陆温然。
陆温然率先反应过来,双手覆在小腹上朝季秋深鞠了一躬,“季总好,我是陆温然,英文名wendy。”
放下手中的设计稿,双腿交叠换了个姿势坐好,“嗯。”
果然如传言中一般高冷。
一时间,室内气氛变得异常尴尬。
“咳咳,那个,wendy,你明天家里有事不能来上班是吧,那就后来准时报道,我和季总还有些事情要谈,你刚回国肯定还没有倒时差,先回家休息吧。”
陆温然颔首,朝马修微微一笑,“谢谢总监。”
“不客气,毕竟同校同老师,今后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请教我,对了,”说着,意味深长看了眼季秋深,“请教他也可以,季总眼光毒辣,看中的作品肯定大热。”
“好的。”
陆温然飞快离开公司,那个季秋深给人的感觉太可怕了,尤其是那双可以洞察一切的眼睛,竟然莫名让她感到心慌。
还有那熟悉感是怎么回事,她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样一位大人物。
算了,懒得想了。
回到公寓,林小柯已经帮她将卫生打扫好,甚至十分贴心的买了些什么必需品,陆温然有吃泡面的习惯。
只要不想做饭都会选择吃泡面。
草草煮了一袋,吃饱喝足倒头就睡,一觉醒来,竟然已经是第二天。
她其实是被电话吵醒的。
“姐姐,怎么还没有看见你,我真很希望姐姐你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陆景苑委屈巴巴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伸手揉了揉太阳穴,陆温然很是不耐烦的翻了个身,就想怼回去,忽然想起什么,马上轻言细语回复,“我只是睡过头了,很快就来。”
“真的吗?姐姐,我好高兴,我一直以为我的婚礼你不能来参加了,地址我已经发给你,你直接过来就好。”
“哦,没什么事儿我就挂了。”
看着手机里短信,许久,陆温然讥笑出声。
以为她还喜欢段子穆?以为她看到他们结婚会悲痛欲绝?
不!
陆景苑凭借一部校园剧火了以后,一直卖清纯人设和与段子穆秀恩爱保持热度,现在在娱乐圈算是流量小花。
按照她的一贯作风,今日婚礼肯定有不少媒体参加。
想顺顺利利的举办这场婚礼吗?
不惹她还好,若是敢招惹她,门都没有。
婚礼举办的位置在海边餐厅,环境优美价格昂贵,也是不少娱乐圈明星举办婚礼的首选地方。
陆温然到达婚礼现场时,一身白色新郎装的段子穆正和她的父亲后妈在外接待客人。
理了理裙摆,笑容款款从容的走了过去,“陆先生,陆夫人,段少爷,好久不见。”
清甜的女音轻飘飘传入耳骨,段子穆率先看过去,当看见陆温然时,微微愣了愣。
眼前女人穿着条精致的淡紫色及膝连衣裙,栗色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头,脸上画着淡妆,五官精致小巧,在配上那得体的笑容,整个人看上去异常有魅力。
四年前的陆温然虽然漂亮,但是多了些稚气,四年后的陆温然,真的非常好看。
“温然?”段子穆忍不住轻唤出声。
陆振国和白玉这才注意到陆温然的到来。
“想不到段少爷还记得我。”随手接过杯红酒,朝段子穆举了下,兀自仰头一饮而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妈咪快来,萌宝牵红线》

第9章 小羽没有妈妈


“温然,好久不见,这几年你过得好吗?”眼前这个女人,他曾经是真的喜欢过,对于陆温然,段子穆一直觉得有所亏欠,语气也不禁柔和了些。
“多谢段少爷关心,我过的很好,”说完,转眸看向陆振国,“陆先生,看来您这几年过的也不错。”
陆振国瞬间黑脸,“你叫我什么?”
“陆先生,有问题吗?”
“你这不孝女,老子是……”
“好了振国,今天是景苑和子穆的婚礼,你就别在这里发脾气了,想必温然是对四年前的事情耿耿于怀,还在生气,”白玉忙扯了扯陆振国的袖子,一脸关怀,末了,又看向陆温然,将她贤妻良母的形象演绎的淋漓精致,“温然,欢迎你回来,阿姨也很高兴你能来参加景苑的婚礼,你爸他就是这脾气,多多见谅。”
陆温然轻轻一笑,没有回答。
当年就是白玉和陆景苑设计她才让她莫名失去清白,最后甚至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
“陆董,季氏总裁到了。”突然有个服务生走来,覆在陆振国耳畔小声说了句。
瞪了眼陆温然,冷哼一声,“你这不孝女最好不要给我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说完,带着白玉段子穆一起去迎接季秋深。
季秋深也来了?
陆温然扫了眼人群哄闹的方向。
不过也是,这么好的机会巴结季秋深,陆振国肯定会邀请他。
陆氏企业虽然比不上季氏集团,但到底在s市也算得上有名,季秋深不来参加也确实有欠妥当。
哼,这下子陆景苑更加得意了吧!
撇了撇嘴,又端了杯红酒一饮而下,独自走到一颗椰子树下蹲着玩沙子。
结婚什么的,真无聊。
“漂亮姐姐,你也在这里,真的太好了!”
这声音是……
陆温然抬头,这才发现跟前站了个穿着小西服长得煞是可爱的小男孩。
“小羽?”
季晨羽哇的一声扑过去抱住陆温然的脖子,“漂亮姐姐还记得我的名字哦,漂亮姐姐我好想你啊!”
在小男孩抱住自己的那一瞬间,陆温然觉得心口处仿佛瞬间被填满了一般,“姐姐也想你。”
“姐姐,你在这里干什么?”
“玩沙子啊,要一起吗?”
季晨羽看了眼陆温然脚边堆的一坨歪歪扭扭的城堡围墙,很是嫌弃的蹙起小眉头,“好丑哦,姐姐我来帮你!”
居然被一个小孩子说自己堆得城堡丑,陆温然有些尴尬,“好,那小羽堆给姐姐看看。”
“小羽,你和你爸爸妈妈一起来的吗?”
“和爸爸来的,小羽没有妈妈。”
没有妈妈?
原来和她一样啊。
陆温然有些心疼起来,“是爸爸和妈妈离婚了吗?”
“不是哦,小羽生下来就没有妈妈了,不过爸爸和爷爷奶奶对小羽都很好,祖母对小羽也很好哦!”
生下来就没有妈妈,他的母亲肯定是因为难产去世了吧!
爱怜的揉了揉小羽的发顶,“没关系,小羽还是有很多人爱你。”
“漂亮姐姐,不然你嫁给我吧!”
陆温然一愣,微微错愕,“小羽,你在说什么啊!”
“漂亮姐姐,你未婚,我未娶,你那么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不如你嫁给我吧,我家里很有钱的哦!”
这孩子……
陆温然哑然失笑,果然是小孩子,什么话都敢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妈咪快来,萌宝牵红线》

第10章 神仙爱情


“小少爷,原来你在这里,快和我过去,一会儿总裁又要发脾气了。”
“艾助理,你怎么又来了!”季晨羽跺了跺脚,看向陆温然,“漂亮姐姐,我们下次再聊哦,记得我和你说的话,我一定说话算数的!”
“好,姐姐记得。”
艾伦见陆温然也在,颇有些意外。
这难道就是缘分吗?陆小姐昨天才回国,竟然就遇到小少爷两次了。
忽然,人群再次传来一阵沸腾声,穿着漂亮婚纱打扮华丽的陆景苑挽着陆振国的手缓缓进入众人视线。
“景苑今天好漂亮。”
“真的是神仙爱情啊,陆氏和段氏联合,二人不仅门当户对还十分相爱。”
“可不是,我听说陆景苑的粉丝好多都是因为她和穆少爷的深陷爱情才粉上她的。”
神仙爱情?
呵!
陆景苑笑的很甜蜜,尤其是在和段子穆交换婚戒,听到段子穆的深情告白时,直接哭了起来。
那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模样,估计很快就要登上热搜头条了。
或者说,今天的热搜都会被陆景苑的婚礼占据吧。
“景苑,温然也来了。”
台上,段子穆小声说了句,“你也别对四年前的事情耿耿于怀了。”
陆景苑顿时一脸惊喜,“真的吗?你也真是的,不早点告诉我,我怎么会对姐姐耿耿于怀呢,当年姐姐也算是受伤者。”
段子穆抬手摸了摸陆景苑的脸,目光充满爱怜,“景苑,你真善良,能娶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分。”
陆景苑动情的踮起脚尖问了下段子穆,顿时引起一片哄闹声,“我才是,能嫁给你才是我的幸运。”
言罢,转头看向台下,视线在人群中游移,很快就发现站在人群后的陆温然,“姐姐,姐姐你回来了!”
一时间,所有人纷纷看向陆温然。
摸了摸鼻子,陆温然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陆景苑忽然又蹙起眉头,神情落寞走向陆温然,小心翼翼拉起她的手,“姐姐,是不是还在为四年前的事情怪我,我……”
“你是说和我的男朋友苟且这事儿?我早就想开了,怎么会怪你啊!”
这女人是陆景苑的姐姐?
而且刚才他们听到了什么,陆景苑四年前和亲姐姐的男人苟且?
该不是给段少爷带绿帽子了吧?
这贱人……
陆景苑努力维持面上表情,“姐姐,当年我也受害者,而且我和子穆是真心相爱的,姐姐,很抱歉,我和子穆都希望得到你的原谅。”
原来那个男人就是段少爷啊!
众人松了口气,段少爷以前是这位漂亮女士的男朋友?
“陆温然,你又想做什么,当年是你败坏门风,景苑和子穆要不是不希望你受伤早就在一起了,如今他们苦尽甘来好不容易结婚。”
看着义愤填膺指责自己的陆振国,陆温然冷冷一笑,“陆先生,你觉得我是来搅黄这场婚礼的?”
“不然你还能来做什么,谁不知道你一直放不下子穆,我告诉你,只要你敢乱来,就算是我亲女儿我也不会放过你。”
瞧瞧,这就是她的父亲,亲生父亲!
继续阅读《妈咪快来,萌宝牵红线》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