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回首,之子于归(慕容宁易天林)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盛世回首,之子于归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慕容宁
简介:东城国京城
今日是东城国新皇纳后的日子,外面一热闹非凡,大街小巷都是人,皆都在讨论今日的盛世大婚
与外面的热闹相比,将军府却是一片清冷,唯一亮着的房间里有歌舞声传来,....
角色:慕容宁易天林
盛世回首,之子于归(慕容宁易天林)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盛世回首,之子于归》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帮他夺得这天下


东城国京城。

今日是东城国新皇纳后的日子,外面一热闹非凡,大街小巷都是人,皆都在讨论今日的盛世大婚。

与外面的热闹相比,将军府却是一片清冷,唯一亮着的房间里有歌舞声传来,明明听起来很热闹,府里的下人脸上却没有一丝欣喜的表情,脸上甚至带着恐惧。

下人手里端着药,一脸哀求的看着走进来的慕容宁,他们不敢去劝将军喝药。

慕容宁接过下人手中的托盘,进了屋,走到易天林面前,恭敬开口:“易公子,该喝药了,再不喝,药该凉了。”

易天林扫了眼慕容宁手中的药,又扫过她的脸,“谁让你进来的?”

“我……”慕容宁想要说什么,手中的药却被易天林给打翻了。

易天林看着慕容宁,凤眸里满是狠戾,他一把掐住了慕容宁的脖子,猩红着一双眼睛。

“别以为本将军救了你,将你留在将军府,你就能在这里肆意妄为!”

“易公子。”慕容宁没有挣扎,就这么任由易天林掐着脖子。

她知道将军现在心情很不好,今日是皇上大婚的日子,而皇上娶的女子……是将军青梅竹马的心中之爱。

只因为晚了一日去宫里请圣上赐婚,将军便与自己心爱的女人错过了。

“为什么要答应他,为什么不再等等我?!为什么不再多等我一日,为什么!”易天林掐着慕容宁的手越来越紧。

“为什么,你不是说爱我的吗?为什么!”易天林的情绪逐失控,大声吼道。

“我爱你,爱你。”慕容宁秀眉紧蹙,她的手握住了他的大掌,断断续续开口道。

“你不是她!”

似乎是恢复了理智,易天林一把将女子甩了出去。

慕容宁摔在地上,摸着被掐的脖子,看向易天林的眼神里满是痴情。

她爱他,只不过他的眼里从来都没有她罢了。

“既然放不下,那就把人抢回来。”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易天林望着慕容宁,眼中的猩红褪去了一些。

慕容宁从地上爬起,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以示臣服。

“成王败寇,有能力者居上,慕容宁愿意帮将军夺得这天下。”

从她有记忆开始,易天林就是她的一切。

之后她一直都住在将军府,易天林手把手教她射箭骑术武艺。

从他救下她的那一刻,她便爱上了他.

她知道他身为将军,明里暗里的刺杀多不胜数,所以她自愿成为了他手中的一把利剑.

她能为将军上阵杀敌,也能为他卸甲洗手作羹汤,只要将军需要她,即便是要她的命都可以。

易天林望着跪在地上的女人,几步走上前,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颚,迫使她抬头看向自己。

“让你做什么都可以,即便是gouyin男人?”

“是。”她垂着的手紧握。

只要是他吩咐的事,她都会去做。

易天林松开了慕容宁的下颚,神色微沉,让人看不清他心中所想。

“很好,明日你和我一同去通州一趟,我们去给墨王爷贺寿。”

正好过几日就是墨王爷的生辰了,赶过去时间差不多。

……

通州,墨王府

上官墨是先皇的嫡子,因为不受皇帝的宠爱,一次犯错便被贬到了通州,做了一个闲散王爷。

墨王爷的生辰,整个墨王府一片喜庆,欢声笑语。

墨王爷在后厅接待了易天林。

墨王爷在跟易天林说话,眼神却一直在慕容宁的身上无法移开,“易将军可是个大忙人,今日怎么有空来本王府上?”

他之前偶然见过慕容宁一次,便被她的长相给深深吸引了。

多好的一个美人啊,却被易天林给活生生训成了杀人工具,可惜了这张绝色的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回首,之子于归》

第2章 把她送给别人


易天林喝着下人送过来的茶,望着视线一直没有从慕容宁身上移开的墨王爷,他眼底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嘲讽。

“自然是来给王爷贺寿的。”

“哦?哪有给人贺寿手上什么都不带的?”墨王爷看着易天林,又看了眼慕容宁,笑容颇有深意。

“我知道墨王爷爱美女,所以给王爷送来了一位绝色美女。”易天林说着,余光看了眼慕容宁。

慕容宁往前走了一步,朝墨王爷行了个礼,垂着眸,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慕容宁见过墨王爷。”

墨王爷扫了眼慕容宁,漫不经心说道:“是个美人,易将军当真舍得送给本王?”

显然有些不相信易天林会将慕容宁送给他,毕竟慕容宁可是易天林的左膀右臂。

“慕容宁能入得了王爷府,那是她的福气,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王爷若是喜欢,我再给王爷多物色几个。”易天林面色不变,仿佛送出去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物品罢了。

慕容宁不敢置信地抬起头,看向易天林。

她以为易天林虽然不爱她,但至少她要比其他女人在他的心目中的分量重。

可易天林那如同送货物一般的语气,还是让慕容宁无法接受,难道她在将军的心目中,和那些女子一般,一点地位都没有吗?

对上慕容宁的视线,易天林垂在一侧的手紧紧攥起,面上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慕容宁看向易天林的目光,从期待逐渐变成绝望。

墨王爷神色满意地摸了摸下巴,“既然将军这般大方,那本王就不客气了。”

女人他见多了,像慕容宁这般漂亮的女人倒是不多见,尤其是身上还带着一股桀骜不驯的气势,这样的女子征服起来才会有快感。

……

慕容宁被下人带去了一个房间,沐浴梳洗。

原本就美的脸再这么精心打扮一番,美得几乎让人移不开眼。

房间里挂着许多红灯笼和红花,看起来就像是刚刚大婚得新娘子被送过来一般。

慕容宁穿着红衣坐在床榻上,双手搅动着衣摆,目光一直注视着房门,看起来有些心神不宁。

房间的门被人推开,喝了酒的墨王爷摇摇摆摆走了进来,他在床榻前停住,伸手握住了慕容宁的手。

“多么美的一双手啊,易天林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竟然让你用这么美的手去舞刀弄枪。今后你就好好伺候本王,本王保准让你一生富贵无忧。”墨王爷说着,握紧慕容宁的手,俯身就要朝她的脸吻过去。

看着墨王爷那逐渐靠近的脸,慕容宁的眉头紧蹙,再也忍受不住,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用藏在袖口的匕首,朝他刺去。

上官墨没想到美人会对他行凶,猝不及防被刺伤了腹部,他身子跌倒,看着那一身红衣的女子逃离王府……

……

“砰!”

易天林望着从墨王府逃出来的慕容宁,愤怒地打翻了面前的茶盏。

“你太让我失望了。”

慕容宁跪在地上,低头不说话,身子在颤抖。

看到这样的慕容宁,易天林摇了摇头,没有再将慕容宁送回王府。

“罢了,我们回去。”

……

回到将军府是三日后。

一路上,易天林召集了不少旧部,这个时候慕容宁才知道,原来将军此次真正的目的,不是为了给墨王爷贺寿,而是趁着这次机会召集旧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回首,之子于归》

第3章 赐婚


回到京城后,皇上召见了易天林还有慕容宁。

皇上示意跪在地上的慕容宁把头抬起来,“抬起头来让朕看看。”

慕容宁听话,将头抬了起来,皇上上下打量了下这位女子。

皇上看慕容宁说道:“朕还在想,是什么样的女子,竟能让一向不近女色的将军不惜与墨王爷吵起来,也要将这个女子带走,如今一见,果然是个美女。”

易天林跪在地上没有说话。

皇上扫了眼两个人,让人拿了笔墨和圣旨,大手一挥便给两人赐婚——

“既然你这么喜欢这个女子,那朕就给你赐婚吧,断了墨王的念头,省的你和墨王因为一个女人,伤了和气。”

慕容宁以为将军会抗旨不接,却不曾想易天林竟然接了圣旨。

她眼睛里似乎多了一丝喜意。

她从未想过这辈子还有机会嫁给将军,她从不敢去想。

从御书房里出来,没走多远,他们就被皇后的人给请了过去。

皇后请的本只有慕容宁一人,易天林借口放心不下慕容宁,便也跟了过去。

到了皇后的寝宫,皇后遣散了下人,易天林让她守在了外面,便进了屋子。

慕容宁守在外面,听着屋里女人娇嗔委屈的诉苦和男人温柔细腻的哄声,原本因为赐婚而变得欣喜的心,又一次冷了下来。

她以为将军对她是好的,至少和那些主动送上门来的女人不同,今日她才发现,原来她与那些女人一样,在将军心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地位。

真正不同的是此刻屋里的女人,将军会耐心哄她,逗她笑,那是从未对别人展示过的温柔。

也是她永远也得不到的温柔。

……

皇上来的时候,易天林正在外面的凉亭等慕容宁出来,而皇后则在屋里与慕容宁相谈胜欢。

听得皇上来了,两人从屋里笑着走了出来,看起来一片和谐。

皇上看了眼相谈胜欢不愿分开的两个女人,当着皇后的面,笑着对易天林说道:“看来这次将军是真的动情了,朕就先在这里恭贺将军喜得心上姑娘。”

易天林笑着回道:“多谢皇上。”

“时候不早了,我们就先告退了。”易天林说完,走上前握住了慕容宁的手,在慕容宁的错愕中将她拉走。

这是易天林第一次握她的手,慕容宁的心砰砰跳了不停。

皇后身子摇晃一下,差一点摔倒,皇上连忙扶着皇后坐下。

慕容宁能够感受到易天林握着她的手在收紧。

她看着倒在皇上怀里柔弱的皇后,神情有些恍惚。

像将军这般的男子,喜欢的就该是像花一般美丽又娇贵的女子,而不是糙如男子的她。

……

婚礼那日,将军府人山人海。

“还是将军有本事,早知那个女人是将军的心上人,本王自然不会收下她。”墨王爷与易天林喝酒时,眉头一挑说道。

易天林笑着与墨王爷碰了碰杯,将酒杯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王爷要喜欢女人,等王爷助我完成大事,天下的女人随王爷挑。”

墨王爷笑着饮尽了酒杯里的酒,“那自然是好的。”

易天林又拿起酒杯倒了一杯酒,敬了王爷一杯酒,“那王爷可要尽心帮助本将军,毕竟这对你我来说都是好事。”

“那是自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回首,之子于归》

第4章 新婚之夜,起兵造反


洞房中,慕容宁穿着嫁衣坐在床上,盖头下是她略带含羞的面孔,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紧接着房间的门被推开,慕容宁握着衣袖的手不由紧了紧,这一次不是害怕而是期待。

即便她能嫁给将军只是因为皇上赐婚,但她心中还是欢喜的,至少不再是无名无分陪在将军身边,她有了名分。

这是她曾经想都不敢想的。

易天林让下人们都退下,伸手将慕容宁的盖头掀起。

慕容宁望着身上满是酒味的男人,眼底满是爱慕,这是她心心念念爱着的男人啊。

掀开盖头,易天林往慕容宁身边一坐,之后便再没任何动作。

慕容宁鼓着勇气,拿起桌子上早已经准备好的交杯酒,一杯给自己,一杯递给了易天林。

“夫君,新婚之夜是要喝交杯酒的。”

慕容宁看着易天林,心中小鹿乱跳。

易天林看着一身红裳的慕容宁,嘴角缓缓勾起一抹邪魅的笑,“你叫本将军什么?”

慕容宁眸子微闪,握着酒杯的手微抖,有些许酒撒了出来,“将军。”

易天林接过慕容宁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

之后屋内陷入沉默之中,直到门外有细微的脚步声响起。

听到脚步声,易天林一把将慕容抱起扔到了床上,慕容宁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上的喜服便已经被易天林给撕碎。

布匹撕裂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屋子显得异常清晰。

“娘子,夜色已深,我们该休息了。”

……

下半夜,易天林带着集结来的旧部造反了。

整个京城满是火光厮杀声和喊声。

慕容宁这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易天林算计好的。

皇上给他赐婚,他便将计就计顺从了皇上,趁着皇上放松的时候,起兵造反。

慕容宁望着火光冲天的皇宫苦笑,就真的要这么绝情吗?

连一晚都等不及,今日她嫁人,而她的夫君却在救别的女人。

即便如此,慕容宁还是不放心易天林,偷偷进了皇宫。

此刻皇宫已经被起义军团团围住,起义军要闯进去不过时间问题。

慕容宁潜进皇宫后,一路杀到了皇后寝宫,她本想带皇后悄悄离开,却没想到被皇宫的禁卫军给包围住了。

“快,抓住她们两个,别让她们两个跑了。”

她将皇后藏了起来,自己引走了禁卫军,在她被禁卫军包围住的时候,她看到了远远厮杀过来的将军。

她被将军救了下来。

易天林看着怀中披着皇后斗篷的慕容宁,眼神里带着吃惊,“宁,为什么是你?”

“皇后在偏殿……”慕容宁的话还没有说完,易天林便已经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慕容宁望着满地的尸体,和远处冲过来的敌军,不知何时眼泪已经蓄满眼眶。

果然她还是想多了,她的将军心心念念的是那位皇后苏雨,怎么会是来救她的呢。

等她将身边的敌军都杀死后,她看到抱着皇后出来的易天林。

她的心仿佛在针上滚过一般,鲜血淋漓的,痛到她的视线逐渐模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回首,之子于归》

第5章 不守妇道,论罪当诛


之后的日子很平静,易天林作为新皇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做,自从那日大婚之后,她便再没有见过易天林。

哪怕是易天林已经登基了,她都没有见到过他。

她与易天林刚成亲,按理说新皇登基是该封后的,可却没有一个人通知她。

再见到易天林,是他登基后的第十日,若是知道即将会发生的事情,她宁愿不见他。

那日,她刚替易天林杀完人回屋,身上沾了些血腥味,她打了水沐浴。

她的房间里闯进来了一个人,那个人是她最近在带的一个小孩子,一个挺听话的孩子。

刚杀第一个人时候,脸上的迷茫和害怕像极了曾经的她,也正因为如此,她对平时对这个孩子多注意了一些。

她抓了件外衫披在身上。

孩子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忙背过身去。

孩子是追着一个刺客才追到这里的,他并不知道慕容宁住在这里。

“姐姐你身上好多伤痕,都是为皇上做事留下的吗?”慕容宁身上的伤痕连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看着都心惊。

每一个伤痕都极其靠近心脏,仿佛只要再靠近一寸,再深一寸就会让慕容宁丧命。

慕容宁看着刚入行的孩子,看着那干净的眼神,第一次有了劝退的心。

“怕死吗?你要是害怕,就别再继续走下去了,随便在宫里当个禁卫军也好。”

她吃过的苦不想这个孩子再吃,这个年纪该是开开心心心的,而不是整日与尸体打交道。

孩子摇了摇头,大大的眼睛里带着坚定。

慕容宁不知道他为什么明知道火坑还要跳进去,大概也与她一样,有着坚持下去的理由吧。

接着便是一阵寂静,小孩似乎是意识到两人独处一室有些不妥,正要离开,屋子的门被人踹开,小孩被易天林一掌给打飞了出去。

慕容宁看着提剑走进来的易天林,朝他看了一眼,轻笑了一声,明明是在笑,笑容里却带着苦涩。

她就这么不让他喜欢吗?

慕容宁被人压上大殿,一路上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她只是静静的望着易天林。

心里还是带着一丝希望,希望易天林能够护她,为她辩解。

太监抑扬顿挫的声音响起——

“宁妃,不守妇道,有辱国体,论罪当诛,念其开国有功,废除妃号,钦此。”

在她的身旁,同样被人压着的小孩在挣扎,“皇上,姐姐是被冤枉的……”

慕容宁朝他摇了摇头。

“民女领旨。”慕容宁安抚下了小孩,伸手接过了圣旨。

她是不是冤枉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这个正妃的存在,阻挡了他和心爱之人相爱。

她不将这个正妃的位置让出,易天林又怎么能重新立后呢?

……

再见到易天林是在封后的大殿上,她看着他牵起苏雨的手,一步一步踏上台阶,男俊女美,一个眼神温柔,一个眼神娇羞,宛如一对璧人。

慕容宁没能坚持看完便走了,一个人抱着酒坛子,坐在自己屋子的门口喝闷酒。

她望着一片喜庆的皇宫,再看了眼自己这冷冷清清,除了她没有一人的屋子,突然觉得她仿佛是最多余的那个。

这个皇宫有她没她都一样,并没有什么波澜。

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一向酒量不错的慕容宁有些喝醉了。

当她摇摇晃晃又去取了一坛酒往回走的时候,远远好像看到矮墙下,有人也在独自饮酒。

慕容宁跌跌撞撞的走过去,双手握着男人的肩膀,凑过去细看。

两人靠的很近,能够闻到对方身上的酒味。

“易天林?不,不会是他。”慕容宁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疑惑,随后摇了摇头,将这个念头甩了出去。

一定是她喝醉出现幻觉了,今日是他大婚,易天林该在陪心上人的,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慕容宁转身就要走,一个踉跄,她跌坐在地。

喝醉了的她楞坐在地上,神色有些懵,似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摔倒的。

这样的慕容宁是易天林从未见过,一直以来,慕容宁在他面前都是规规矩矩,从不逾越。

别说这般醉态,就算是小女子的姿态都不常见。

易天林半蹲在地上,伸手扣住慕容宁的下巴,让她抬头与自己对视,“为什么不能是我,你这里,我不能来吗?”

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慕容宁抬手将掐着自己下巴的手打落,赌气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醉意——

“不能来。”

易天林没想到慕容宁会这么大胆,脸色有些难看,“朕不能来,那谁能来?你那个奸夫吗?”

他按住了慕容宁的手,脸色阴沉,而后狠狠吻上了她的唇。

“我要你记住,哪怕朕不爱你,你也只能是朕的女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回首,之子于归》

第6章 皇后她自尽了


慕容宁清醒的时候,易天林穿好了衣裳坐她床榻边。

有那么一瞬间,慕容宁以为易天林是在等她。

易天林没有说话,只是将手里的瓷瓶打开,然后倒出一粒药托在手心递到慕容宁的面前。

慕容宁看着易天林手心的药,有些血色的脸瞬间惨白。

“乖,把药服下。”易天林见慕容宁看着药不动,难得的语气多了一丝温柔。

慕容宁从被子里将手伸出,风吹过,纤细白皙的手臂在颤抖,刚要将手中的药丸吞下时,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很快,门就被推开了。

“皇上,不好了,皇后她自尽了……”下一秒,慕容宁的身前已经没有人了。

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慕容宁握着药丸,将自己埋进被褥里,寂静中只剩下静静的抽泣。

那日晚上发生的一切,恍若一个梦一般,之后的日子,一切照旧。

她每日早出晚归,不是在暗杀的路上,便是训练新加入的那群小孩子。

她希望有一日她若不在了,有人能接替她成为皇上的左膀右臂。

……

苏皇后有孕的第四个月,胎儿不稳,太医都束手无策,是她用银针替苏雨保下了腹中的胎儿。

只是暂时保下,要想稳住胎儿需要解开苏雨身上的毒,而唯一的解药却在墨王爷那里。

易天林派人去求解药,去的人皆被墨王的人给赶了出来,墨王爷发话,要慕容宁亲自过去求药才会把解药双手奉上。

慕容宁知道后,找上了易天林。

有些时日不见,易天林脸色似乎有些憔悴。

慕容宁声音里带着心疼,她不想看到如此颓废的易天林。

“皇上,让我去吧。”

她活着便是为了易天林,就算前方是刀山火海她都愿意去闯。

慕容宁原以为自己的自荐会让易天林会开心,却不想他的脾气却越发暴躁,怒吼着让她滚下去。

慕容宁被易天林赶出御书房的第三日,她看到了站在自己殿外的皇帝。

三日不见,易天林的下巴已经长满了胡茬,整个人看起来精神萎靡。

慕容宁从未见过这样的易天林,如今她见到了,但他变成这样,却不是因为她。

“外面风大,皇上要进来坐坐吗?”

……

屋内,易天林沉着一张脸,没有说话。

慕容宁看着他,又怎么会不明白他这次来的目的,她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苦笑。

她起身去准备东西,“皇上,让我再给你束一次发吧。”

“什么时候出发 ?”慕容宁一边替皇帝束发,一边问道。

易天林眼眸里满是深沉,“明日,东西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

“雨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等不及,我……”

“皇上不用解释,我都懂。”慕容宁脸上的笑容,越发苦涩。

她都懂,都懂。

她心甘情愿,只要他幸福便好。

易天林垂下的眸子有光闪烁,似乎想说什么,最后什么都没有说,一个转身将慕容宁抱起,朝床榻那边走去。

这一夜,易天林宿在了慕容宁的屋里。

慕容宁醒来的时候,身旁已经没了他的身影。

她以为易天林还会像上次那般,在旁边等她醒来,吃防止怀孕的药丸,可这一次却没有。

后来,他给她派了不少高手,慕容宁一个都没有要,只是带上了上次闯她屋子的男孩。

……

几日后,男孩一人将解药带了回来。

慕容宁却没有回来,她被墨王爷扣在了王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回首,之子于归》

第7章 给她致命一击


两个月后——

易天林率兵攻打下墨王的封地,在王府里再次见到了慕容宁。

慕容宁被救出来的时候,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

身上满是伤痕,一道一道的交叉着,都不是致命的伤痕却遍布全身,几乎看不到一丝好的皮肉,武功尽废,眼睛也瞎了。

听到门打开的声音,慕容宁蜷缩着往后退,身子微抖。

易天林何曾见过如此狼狈的慕容宁,垂下的拳头紧握,狠狠打在一旁的门框上。

他猩红着眼睛,扭头便朝关押着墨王的屋子走去……

……

此事过后,慕容宁被易天林接回了后宫,将她安排在偏僻的寝宫里,还安排了几个下人照顾她的起居。

易天林偶尔会过来看看她,但每次他都不会靠近,只是远远的看一眼,也不让人告诉慕容宁。

直到慕容宁被查出有孕在身三个月……

算算时间刚好是她去墨王府的这段时间。

消息传到易天林耳边,皇帝掀翻了御书房的桌案。

后来……

尽管皇帝将这件事瞒了下来,但是伺候在慕容宁身边的人在空闲的时候,偶尔也会拿此来说事。

有一日这些下人在谈论的时候,被易天林听见了,他下令,将那些人的舌头给拔了。

听着外面的惨叫声,慕容宁走出房间,凭借着呼吸声,判断出了易天林的方向。

“皇上又何必和那些人置气?你都不愿相信的事,又何必强迫他们去相信呢?”

她闻到了打胎药的气味,他终究……还是不愿意相信她。

易天林盯着纤瘦的女子看了许久,没有从她脸上看出任何情绪,平平淡淡的,那双眼睛也是空洞的。

慕容宁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语气再平常不过:“把药留下,你走吧,我会喝的。”

易天林还想说什么,就被闯进来的太监给打断——

“皇上,皇后娘娘羊水破了,要生了!”

易天林犹豫了一下,“等我。”

留下这两个字,他最后还是赶去了皇后的寝宫。

听着外面逐渐远去的脚步声,慕容宁笑了,一滴泪滴在面前的药碗里,泛起层层涟漪。

太监将药端到了慕容宁的面前,“宁姑娘,别让我们为难,姑娘自己喝吧。”

慕容宁摸着渐渐隆起肚子,闭上眼,残念已断,仰头将药喝了下去。

她知道自己护不住这个孩子,也不想他来到这个世界上,和她一起吃苦。

……

在这一日,皇后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皇子,而慕容宁的孩子没了。

易天林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孩子已经流了。

他不明白,他让人送去的,明明是安胎药,为什么会变成打胎药?

等他知道慕容宁流产,想要彻查的时候,却发现送药的太监自杀身亡,说是送错了药,愧对于皇帝。

可在慕容宁听来,只不过是个替死鬼罢了。

是皇帝还是皇后容不下那孩子,都不重要了。

……

之后的那几晚,易天林都宿在了慕容宁的寝宫里。

他时常抱着慕容宁与她解释,还会幻想着他们以后的第一孩子是男是女。

可易天林不知道,每一次事后,慕容宁都会偷偷的服药人。

她宁愿不要孩子,也不想自己的孩子再次不得善终。

……

时间一晃,小皇子快满月了,皇上来的次数逐渐减少,慢慢的几乎不来了。

“姑娘,那个花开得好艳,奴婢摘给你。”春晓笑着将花摘下,刚将花送到慕容宁的手中,对上慕容宁空洞的眼神,春晓的笑容逐渐消失。

“娘娘,对不起……”

慕容宁笑了笑,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摸上了花的花瓣。

“傻姑娘,说什么对不起,要说对不起的是我,让你跟着我吃苦了。”

春晓跟着她在这个偏殿里吃尽了苦口,平时连吃食都不能饱。

春晓握着慕容宁的手,默默无声哭着。

她确实对不起慕容宁,她背叛了娘娘!

她从来都不是慕容宁的人,她一直都是皇后的人。

从一开始春晓便是带着目的接近慕容宁的,为的就是得到慕容宁的信任,静等时机给慕容宁致命一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回首,之子于归》

第8章 十指连心的痛


小皇子死了,死的很蹊跷。

突然就死了,太医查出小皇子是中毒而死,而这毒是小皇子从娘胎里带出来的。

易天林彻查了苏雨怀孕时,所接触的人。

筛选完所有的太医宫女和太监,就只剩下慕容宁了。

护卫搜查到慕容宁这边,春晓死活不肯让护卫进去搜查,慕容宁平静开口道:“春晓,让他们搜吧。”

而后,护卫从慕容宁的寝宫里搜出了小皇子所中之毒的毒药。

此事震惊后宫。

春晓被打的奄奄一息,却始终只字不说,慕容宁因此入狱。

……

“皇上,求你为小皇子报仇,赐死慕容宁。”御书房内,苏雨哭成了一个泪人。

这是她第三次来求皇帝赐死慕容宁了。

“你先退下吧,事情还没有查清楚……若真是慕容宁所为,朕自然会替你主持公道。”易天林揉了揉发疼的额头,只觉得头很疼。

“皇上,你这是在包庇慕容宁吗?臣妾和小皇子在你心中都没有她重要?既然如此,当初又何必将我们母子救下!”苏雨说着,低声哭泣。

整个御书房都是苏雨的哭声。

“既然皇上不愿意为臣妾主持公道,那臣妾还不如死了算了!”苏雨说完,转身便朝柱子撞去。

易天林眼疾手快,拦下了她。

望着哭成了泪人的苏雨,他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慕容宁交给你处置,但雨儿,她的命你必须得给我留下。”

……

皇后寝殿里。

苏雨躺在贵妃椅上,看着下方狼狈不堪的女子,浅浅一笑。

“本宫听说你在牢里被折磨了七个月都还没死,你的命倒是硬!可怜了本宫刚出生的孩子,就这么被你给毒死了。”

慕容宁跪在地上,神色木讷,想起七个月以来的折磨,她的身子抖了抖,脸上露出了一抹害怕。

“来人,给本宫将她的十个手指头都弄断,本宫要让她尝尝十指连心的痛。”苏雨的声音里带着阴狠。

慕容宁往后退,“我是皇上的人,除了皇上,谁也没资格动我!”

旁边的宫女已经围了上来,七手八脚想要将慕容宁控制住。

慕容宁又怎么可能任人宰割?

即便武功被废,眼睛也看不见了,可她终究是在刀口上讨生活的人,不一会儿便一一将扑过来的宫女放倒。

“来人呐,快来人!”苏雨被吓的的花容失色,惊慌想要逃走。

苏雨的脚步声给了慕容宁方向,下一刻,她掐住了苏雨的脖子。

“我都已经被废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为了陷害我,你居然连自己孩子的命都不顾!苏雨,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她掐着苏雨脖子的手慢慢收紧。

“慕容宁你敢动我一根寒毛,皇上是不会放过你的!”苏雨大惊失色,眼神惶恐。

就在这时——

“住手!”

伴随着一道冰冷的声音,慕容宁的胸口受了一掌。

她被打得摔倒在地上,一口血吐了出来。

易天林接住了苏雨,苏雨倒在男子怀中哭诉:“皇上,她要杀我,她杀了我的孩子还要杀我!”

易天林怒极,扬手打了慕容宁一巴掌。

“啪!”

慕容宁愣在原地,久久没有回神。

“你太让朕失望了。”

易天林本是担心苏雨太过愤然,会让慕容宁吃苦苦头,他不放心所以赶了过来。

可却没想到,看到了慕容宁要杀苏雨的一幕。

“没事了,以后不管你做什么,她都不会还手的。”

皇帝安慰苏雨时语气温柔,警告慕容宁的眼神,却尽是冷漠。

这一刻,他的话,彻底割断了慕容宁所有的期望。

最后,她的手还是没能保住。

被苏雨宫里的太监,一根一根夹断了。

被送回去的时候,她的手已经肿得看不出样子。

她彻底废了,变成了一个废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回首,之子于归》

第9章 眼睁睁看着她万劫不复


易天林来看慕容宁时,在纱幔后发现了缩在角落发抖的女子。

“宁儿?”他低低的喊了一声。

慕容宁吓的一抖——

“我错了,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易天林身子一怔,他伸手想去拨开粘在慕容宁嘴唇上的发丝。

慕容宁吓得猛的往后退了好几步,直到腰狠狠撞到了床榻,才停了下来。

“别打我,别打我!我会听话,什么也不做,求你……”

易天林抿唇,收起眼底的失落。

宁儿,你可知道,苏苏是我发誓永远护着的女人,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她,你知道吗?

但看到你这样,我的心……也会痛。

……

从那天过后,慕容宁对人有了恐惧。

她喜欢一个人待在安静的角落,听到有人的声音就会发抖,被人触碰更想往后躲。

不管是谁,她都怕。

这日,天气不错,易天林牵着慕容宁去透透气。

阳光下,慕容宁的眼神空洞,宛如一潭死水,没有一丝波澜。

易天林盯着慕容宁的脸看了许久。

“怎么了?”一直没有听到易天林的声音,慕容宁声音里带着一丝疑惑。

“没什么,宁儿你看,那边的花开得多好。”易天林指着一处空荡荡的废墟说道。

“嗯,很漂亮。”慕容宁顺着她听到的方向看去。

易天林盯着慕容宁的脸,许久才缓缓问道:“你……看不到?”

慕容宁这才知道他刚是在试探自己,沉默片刻,她轻描淡写的开口:“瞎了而已。”

“什么叫瞎了而已!那是你的眼睛!”易天林刷的一下站了起来。

“瞎就瞎了,又不是皇上的眼睛,皇上这么激动做什么。”慕容宁的情绪依旧很平淡,就好像瞎了的人,并不是她。

“宁儿,你是在跟我赌气吗?”易天林看着眼前的女子,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什么都不愿说。

“不,我没有在跟皇上赌气,我一个弃妃有什么资格跟皇上赌气。”

慕容宁眼神空洞,说这话的时候心却在隐隐作痛。

下一刻,男人将她搂入怀中,低头在她的唇上轻轻落下一吻。

“宁儿,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不要和雨儿为敌,不要想着报复她。”

慕容宁没有说话,目光依旧无神。

“宁儿,朕……过几日带你去狩猎好不好,你不是跟我说,想去狩猎吗?”易天林的声音里,带着心疼。

“好。”

慕容宁轻轻应了一声。

那是她没出事之前的愿望,易天林答应了她,却一直没有带她出去过。

如今她武功尽废,已经是一个废人了,去了又能做什么?

……

狩猎那一日,易天林和慕容宁共骑一匹马,两人皆都穿着淡蓝色的衣衫,远远看过去,男子俊俏女子温婉,像极了神仙眷侣。

苏雨坐在马车上看着走在前面的两人,眼神里带着愤然。

等苏雨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面上又换上一副温婉善良的神色。

“臣妾也想骑马,皇上您教臣妾骑马吧?”苏雨走易天林的面前,一双眼睛里满是期待。

“王统领。”易天林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眼慕容宁,犹豫了一下,并没有下马。

苏雨垂在袖口里的手紧了紧,“皇上,看那里有只好漂亮的蝴蝶……”

说完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苏雨提着裙摆就追了过去。

谁都没有想到皇后会突然跑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就在随从想追时,皇后已经跑远。

“啊!”

转角的方向,传来皇后的叫声,转眼,人就不见了。

禁卫军立刻去追。

而易天林在一瞬间也紧张起来,连忙下马去追。

他这一下马,马儿惊了一下,慕容宁吓得忙拽得住缰绳,动都不敢动,凭借着声音辨别着易天林的方向。

“咻!”箭划破虚空的声音,以及马儿被惊到的声音同时传来。

慕容宁的马受伤了,马不受控制,往前冲去。

慕容宁看不到,那前方就是悬崖!

在马背上的慕容宁面色失措,声音里带着哭腔,“皇上……”

易天林从没有听到过慕容宁这样的声音,他想赶回她身边,可是——

“皇上!”

身边传来苏雨的惊呼声,以及箭破空的声音。

易天林的脚步一顿,替苏雨拦下了射向她的箭,等他再回头的时候,只看到慕容宁心口中了一箭。

而那马匹带着人一起,坠入悬崖。

“皇上,你还是舍弃了我……”

悬崖边缘,回荡着女人绝望的声音。

易天林的眼睛顺间红了,他飞过去,想要伸手抓住她,但晚了一步,眼睁睁看着她万劫不复。

“宁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回首,之子于归》

第10章 粉身碎骨


“宁儿!”

易天林猛的从床上惊醒。

眼皮一跳,他捂着胸口,眉头紧蹙。

只要他醒着,每呼吸一下,心口都在疼。

过了许久后,他缓缓放下了捂着胸口的手。

易天林对着寝殿外唤道:“来人,来人……”

“皇上,有何吩咐?”在外面守着的太监连忙推开寝殿的门,快步走到皇帝的面前跪下。

易天林表情有些疯狂,“让侍卫统领来见朕,快去!”

太监连忙退下去,请侍卫统领过来。

一刻钟后,侍卫统领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参见皇上。”

“可有消息?”易天林看着地上跪着的侍卫统领,表情急切。

“微臣带人在崖底整整搜查了一整日,并没有找到娘娘的踪迹,娘娘……怕是已经落崖身亡了。”

侍卫统领在崖底搜索了一整日,并没有找到慕容宁的尸首,想着怕是粉身碎骨了。

“什么叫落崖身亡!”

哗——!

易天林气得掀翻了一旁放着的茶盏。

侍卫统领被吓的得敢抬头,身子发颤。

“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没有看到尸体,谁也不能说她死了!给朕滚下去,继续搜查!”

……

慕容宁落崖第四日,皇宫里气氛沉闷,除了皇后,谁都不敢靠近皇帝半步。

“皇上,你都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就吃点东西吧,这粥是臣妾亲手熬的,你尝尝是不是原来的味道?”

皇后一只手端着碗,另一只手舀起一勺粥,递到易天林面前。

易天林没有动,只是静静地看着苏雨,眼神冷漠。

看到这样的皇帝,苏雨的心咯噔了一下。

从慕容宁落崖,她便有预感,有些事情早已脱离了她的控制与认知。

“雨儿,我……”易天林看着苏雨,打算说出自己想了许久的话。

“天林,我爱你,你也是爱我的。我可以不管你爱多少女人,娶多少女人,后宫有多少女人。只要你还爱我,只要能让我陪在你身边就好。”苏雨打断了易天林的话,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

可他并没有因为苏雨的打断,而沉默。

这一次,有些话他不得不说。

“苏雨,我可能爱上别人了。”

“不,你是爱我的!天林你说过,你会一直爱我,只爱我一个人,你怎么可以反悔?我不许你反悔!不许!”苏雨的语气在这一刻变得尖锐起来。

易天林看着神色有些疯狂的苏雨,眉头微蹙,神色里带着不悦。

“苏雨,你别以为朕什么都不知道。狩猎场为什么会出现刺客,刺客的箭上为什么会带毒?你为什么会突然跑开?”

“那是她欠我的,欠我的!你不替我做主,我就替自己做主!我有什么错!”苏雨的表情逐渐变得狰狞。

都是慕容宁,要不是因为那个女人的出现,她不用铤而走险,她的儿子也就不会死。

“苏雨,朕警告过你,你可以折磨她,但你不能要她的命!别以为你们苏家做的那些事情朕不知道,朕没动你,只是暂时不想与你撕破脸罢了。”

易天林看向苏雨的眼神里,带着几分厌恶。

看着跌坐在地上,神色恍惚的苏雨,易天林一甩袖,转身离开了寝殿。

……

易天林站在慕容宁落崖的地方,望着深不见底的悬崖,许久没有说话。

她落崖时,绝望的眼神,时时刻刻在他的眼前浮现。

脑海中全是她的影子……

他教她练剑,教她杀人,教她骑马,一颦一笑都是她。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早就已经爱上了慕容宁。

只是当他清醒的时候,那人已经不在他身边。

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继续阅读《盛世回首,之子于归》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