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芷乔《凰途:神医庶女》苏芷乔苏云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凰途:神医庶女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苏芷乔
简介:阴暗的地牢里,冷森如坟墓
被血迹染成暗黑色的地面上,一具血肉慢慢蠕动着,失去了四肢的躯干,费尽力气才艰难的挪到墙角,伸出舌头,一点一点将散发出腐臭味道的烂肉舔进嘴里
....
角色:苏芷乔苏云
苏芷乔《凰途:神医庶女》苏芷乔苏云小说免费阅读

《凰途:神医庶女》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001 惨死,血色诅咒


阴暗的地牢里,冷森如坟墓。

被血迹染成暗黑色的地面上,一具血肉慢慢蠕动着,失去了四肢的躯干,费尽力气才艰难的挪到墙角,伸出舌头,一点一点将散发出腐臭味道的烂肉舔进嘴里。

有脚步声渐渐靠近,那具血肉加快了舔食的动作,舌头被粗粝的墙面刮出了血迹,她却恍若未觉。

一男一女两道人影停在囚牢外,女子掩唇娇呼一身,声音轻柔,语气却充满恶意:“哎呀,长姐,你怎么连自己的肉都吃呀,这又是何必呢,皇上明明给了长姐机会,长姐却非得这么糟蹋自己,妹妹看着实在是于心不忍呢。”

那具血肉将墙角舔的干干净净,疲惫的闭上眼睛,看也不看囚牢外的两人一眼。

“长姐,皇上好不容易有空来看你,你就乖乖把秘密说出来吧,也省的再受皮肉之苦。”娇美女子柔柔的劝说道。

那具血肉仍是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冥顽不灵!”男子面容阴鸷,眼中满是厌恶和杀意,“苏芷乔,你这般有恃无恐,无非是等着苏云流来救你,呵,你以为他真有这个本事来救你吗?真是白日做梦!”

听到男子这句话,苏芷乔的眼睫颤动了一下,终于抬起乱蓬蓬的脑袋,浓黑的眼珠死气沉沉的看向他。

“把人带上来!”男子冷声道。

一只半人高的陶瓮被抬了进来,苏芷乔看清瓮口露出的人头,身体剧烈一震,嘶哑着喊道:“哥!”

她拼命的往这边蠕动,早已干涸的眼眶里流出血泪来。她无法想象,苏云流的九尺身躯是如何装进这只小瓮的,他的面容灰败,沾满血迹,脖子软绵绵的歪着,不知已死去多久了。

娇美女子笑盈盈的道:“二哥和长姐不愧是亲兄妹,一样的不识时务。皇上许以他高官厚禄,他却偏要造反叛乱,被抓到了还不肯低头,皇上也是没办法,只得打断他的手脚,给他寻了个合适的安身地。妹妹想着长姐一个人在牢里孤零零的,便好心把大哥带来陪着长姐,长姐看到大哥,难道不高兴吗?”

“白景宣,苏曼乔,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苏芷乔凄厉嘶嚎,狠狠的用头撞着牢房的栅栏,恨不得冲出去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

她好恨!她恨白景宣的翻脸无情,恨苏曼乔的虚伪恶毒,更恨自己的愚蠢痴傻!

是她有眼无珠,不听哥哥的劝告,爱上白景宣这只混蛋,轻信苏曼乔的花言巧语,所以她落到现在这个下场是她活该!可是哥哥不该如此凄惨!哥哥手握重兵,前途无量,不该被她这个蠢货牵连,她该死!她该死啊!

苏芷乔悔恨至极,胃里一阵痉挛,刚吃进去的肉被她全都吐了出来。她一直强撑着不肯死,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报仇,让白景宣和苏曼乔这对贱人不得好死!倘若知道哥哥会铤而走险来救她,她早就自我了断了!

死志一萌生,苏芷乔勉强撑着的精神气,顿时泄了个干干净净。她吐完了烂肉,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吐血,仿佛要把全身的血液都吐出来。

白景宣面色一变,厉声道:“苏芷乔,你敢死,朕就把苏云流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苏芷乔咧着嘴扭曲的笑起来,森森白牙沾着血迹,如择人而噬的厉鬼。

“白景宣,你想得到的秘密,永远也别想知道!你们等着,我苏芷乔变成厉鬼,也会从地狱里爬出来,找你们报仇!!!”苏芷乔最后喷出一口鲜血,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刺目的鲜血喷在了白景宣和苏曼乔的衣摆上,犹如烙印上一层血色诅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凰途:神医庶女》

002 重生,再见仇人


苏芷乔意识清醒的时候,就看到周围一群丫鬟惊慌的喊叫,她还没听清她们说什么,脸上就挨了一巴掌,打的她耳朵一阵轰鸣。

“苏芷乔,你这个贱种!琉璃如果出了什么事,我一定要你好看!”站在她面前的红衣少女满脸怒气,恶狠狠的瞪着她,打了一巴掌还不解气,又扬手想再给她一巴掌。

苏芷乔下意识的往后躲开,怔愣的看着眼前的红衣少女。苏雪乔?她不是早就死了吗?哦,自己也死了,所以自己这是到了阴曹地府,见到了昔日的二妹?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原来做鬼也有好处,自己被砍掉的四肢竟然恢复了,而且皮肤白皙细腻,仿佛十几岁的少女一般。

“芷乔,你还敢躲!”苏雪乔眉眼立起,一脸的凶神恶煞。

“二姐姐,你先别着急,兽医很快就来了,琉璃一定会没事的。”一道轻轻柔柔的声音温和的劝说道,“长姐也不是故意的,她肯定是被琉璃吓到了,一时失手才伤了它,你就别怪长姐了。”

芷乔看向说话的少女,眼中瞬间被仇恨充斥,少女化成灰她也认识,竟然是她的仇人苏曼乔!只是眼前的苏曼乔年轻了许多,看起来最多十四五岁的模样。

按捺住上前掐死她的冲动,芷乔猛然转头看向四周,周围的一切都无比熟悉,竟然是她生活了好几年的荣国公府!不远处一片梅林在寒风中开的绚烂,她记得那里早就被改成了牡丹园!

心中蓦然有了明悟,芷乔浑身剧颤,心中被浓浓的狂喜淹没,她竟然重回到过去了,重回到惨剧没有发生之前!

芷乔想狂笑,也想痛哭,她死死咬住唇,指甲将手心掐的出血,才勉强压抑住剧烈波动的情绪。

现在不是她失态的时候,眼前这情景,分明是她刚回到荣国公府的时候。她记得那天,她忐忑的跟着下人去见老太君,半路上突然跳出一只受伤的雪白猫儿,她才把猫儿抱起来,苏雪乔就追了过来,一见猫儿受伤,就把事情怪罪到她身上。

雪白猫儿名唤琉璃,是老太君的心头爱,前世因为琉璃受伤,老太君对她产生了恶劣的印象,后来一直没给过她好脸。

她一直以为是苏雪乔陷害她,后来才知道,一切都是苏曼乔的阴谋。苏曼乔惯会一边背地里使坏,一边表面装好人,把所有人都耍的团团转。

苏雪乔一把将苏曼乔推开:“你说的轻巧!我好不容易才把琉璃从祖母那里抱出来玩会儿,它却受了伤,让我怎么跟祖母交代!”

她本来是想讨好祖母的,结果这下别说讨好了,肯定免不了一顿责骂,让她怎么不生气!

“苏芷乔,你这个丧门星,一回府就祸害人!”苏雪乔冲芷乔怒骂,“你跟我去见祖母,别想逃避责任!”

她说完狠狠瞪了芷乔一眼,扭身就走。丫鬟们连忙抱着琉璃,跟在她身后走了。

苏曼乔走到芷乔面前,柔声道:“长姐,你别担心,我知道你肯定不是故意的,待会儿我会帮你向祖母求情的。”

芷乔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免得一个忍不住掐上苏曼乔的脖子。她牵了牵嘴角,道:“谢谢三妹妹,琉璃真的不是我弄伤的。我多年没见祖母,也不知道祖母的脾气,还请三妹妹多多指教。”

“长姐不必客气,这是应该的。”苏曼乔审视的看了她几眼,放下心来。之前苏芷乔看她的眼神充满怨恨,让她有些头皮发麻,这会儿仔细瞧来,并没有丝毫端倪,应该是自己看错了。

走在去往畅馨苑的路上,芷乔回想着前世的这时候。

她和哥哥是长房庶出,生母早逝,嫡母王氏尖酸刻薄,几次三番要致他们兄妹于死地。后来哥哥带着她离开家门,一路艰难的讨生活,最后辗转到了边疆,哥哥从军,她则寄住在一处庵庙里,一住就是十年。

一个多月前,荣国公府突然派人找到边疆,要接她回府。哥哥本来不同意,但她对家人存着几分幻想,执意要回来,哥哥拗不过她,只能叮嘱了她一番后,让她回来了。

前世她回来之后,不得老太君喜欢,又被嫡母嫡妹苛待,只有二房的三妹苏曼乔对她亲近,她便把苏曼乔当成恩人一般真心相待,最后却落到那个下场!

芷乔垂下眼睫,掩去眼中的戾气,如今重活一世,她定会擦亮眼睛,有怨报怨,有仇报仇,让白景宣和苏曼乔这对狗男女,尝尝她前世所遭受的一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凰途:神医庶女》

003 告状,胎记中的药田空间


到了畅馨苑,芷乔她们在外面等了片刻,传话的丫鬟便来告诉她们,老太君让她们进去。

老太君看起来是个慈眉善目的老人,见几个孙女进来时,脸上还带着慈爱的笑,等看到自己心爱的猫儿琉璃被折断了后腿,肚子上还划了一个血口,脸色顿时就变了。

没等老太君发问,苏雪乔就立刻开始告状。

老太君听完之后,眼神冷冷的看向芷乔:“二丫头说的可是真的?当真是你害了琉璃?”

芷乔跪下,先给老太君磕了三个头,双目含泪,似乎情绪很激动:“孙女十年没在祖母膝下承欢,是孙女不孝,请祖母恕罪。孙女在此给祖母磕头,愿祖母长命百岁、福泰绵延!”

老太君尽管心中愤怒,但见芷乔一副孺慕的样子,脸色也不禁略微缓和了一点。

芷乔然后才说道:“祖母,孙女没有害琉璃,是二妹妹误会了。我看到琉璃的时候,它已经受伤了,我心生怜惜将它抱起,正好被二妹妹看见,以为是我伤了它,但我真的没有。琉璃这么漂亮可爱,我喜欢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伤害它呢!”

“你休要狡辩!”苏雪乔叫道,“我一直带着琉璃玩,它只是稍微离开我的视线片刻,我追过去的时候,它就伤成这样了,不是你害的,还能是谁?”

“二妹妹,你也说它离开了你的视线,这期间它究竟经历了什么,你也不知道,”芷乔不急不缓的道,“既然你没有亲眼看到我伤害它,又为何一定咬定是我做的?”

苏雪乔冷哼一声,道:“其他人都知道琉璃是祖母的宠物,谁敢伤害它?只有你初来乍到,才有这个胆子害它!”

苏曼乔柔柔的开口道:“祖母,我相信长姐不是那么狠心的人,连一只小猫都加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当时是李嬷嬷给长姐引的路,不如传瑜嬷嬷来问问吧。”

老太君道:“让李嬷嬷进来!”

李嬷嬷走进来,战战兢兢的回话道:“老太君,奴婢当时走到前面,等听到琉璃的惨叫回头的时候,它已经在大小姐手里了。大小姐正扯着琉璃的后腿,琉璃一边惨叫一边挣扎,肚子上都是血。”

“还说不是你做的!”苏雪乔指着芷乔道,“李嬷嬷和你无冤无仇,总不会冤枉你,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老太君的脸色也阴沉下来,重重的拍了下桌子:“苏芷乔!”

“祖母息怒,”苏曼乔忙说道,“长姐肯定不是故意的,应该只是不小心,她……”

“三丫头不必给她说好话了,”老太君冷声道,“对一只猫儿都能下狠手,还一味狡辩,根本就是不知悔改!”

苏曼乔担忧的看向芷乔,小声道:“长姐,你快给祖母道个歉吧。”

芷乔眼中闪过一抹讽刺,前世里也是如此,苏曼乔故意找李嬷嬷来问话,李嬷嬷只看到她抓着琉璃,并没看到琉璃本来就受伤了。一边坐实了她的罪名,一边又装模作样的为她求情,她就这么傻傻的把苏曼乔当成了好人。

芷乔手背在身后,一滴淡青色的水珠突然在她指尖凭空出现,她屈指一弹,水珠就无声无息的落在了苏曼乔身上。

这时,本来奄奄一息躺在椅子上的琉璃突然站了起来,它发出一声急切的叫声,猛的弹射向苏曼乔,对着她就是一阵抓挠。

“啊!”苏曼乔吓得连忙用胳膊去挡,手背上顿时被抓出三条血痕。她又惊又怒,一把抓住琉璃,狠狠的掼在地上。

琉璃凄惨的喵呜一声,挣扎了两下,便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琉璃!”老太君腾的一下站起来,“快看看琉璃怎么样了!”

苏曼乔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情急之下做了什么,脸色不禁一变。

芷乔微微低头,掩去上翘的唇角。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为了自保难免会暴露出本性,苏曼乔不是惯会装成菩萨心肠吗,这下就让大家看看,她到底有多心善!

芷乔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腕,她一出生手腕上就有个叶子形状的胎记,胎记一开始是灰色的,随着她长大渐渐变得青翠,十岁那年她无意间发现里面隐藏着一个空间,空间里有几亩良田、一汪清泉,还有一间木屋。

良田中不管种什么奇花异草、珍稀药材都能成活,清泉的水可以催熟植物、提纯药性,人喝了也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木屋中则陈列着许多珍贵的医书和药方,还有一面墙的抽屉,可以做储存之用。

她发现这个空间后兴奋不已,不管有用没用的花草药材,都在良田里种了上几株。还自学了医术,炼制了许多药储存在木屋中。

前世她利用空间为白景宣做了很多事,白景宣和苏曼乔折磨她、残害她,就是为了得到她的秘密,她得庆幸自己害怕被当成妖怪,一直没有把秘密告诉白景宣,否则等待她的,绝对是更凄惨的下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凰途:神医庶女》

004 罚跪,难堪羞辱


刚才她弹射到苏曼乔身上的淡青色水珠,便是提纯的猫草汁液,一闻到猫草的味道,琉璃果然被刺激的发狂了。

丫鬟将琉璃从地上捧起来,它的身体软绵绵的垂着,叫声有气无力,头却仍看向苏曼乔的方向,似乎仍不死心的想往她身上扑。

“老太君,琉璃的骨头怕是断了。”丫鬟小心翼翼的道。

老太君顿时心疼的不得了:“兽医呢?兽医怎么还不到!还不派人去催一催!”

一个丫鬟连忙跑了出去。

苏曼乔苍白着脸,满是愧疚道:“祖母,我不是故意的,琉璃突然扑过来,我吓了一跳,我只是想拨开它,没想伤害它的!”

苏雪乔对芷乔没有善意,和苏曼乔的关系也好不到哪去,嗤笑了一声,道:“你不是故意?你不是故意就能把琉璃的骨头摔断,下手可真是够狠的。真没看出来,柔柔弱弱的三妹妹,也有心狠手辣的时候!”

老太君眼神晦暗的看了苏曼乔一眼,脸色十分难看。

苏曼乔心里咯噔一声,泫然欲涕道:“祖母,我真的是无心的,琉璃平常从屋顶跳下来都没事,我没想到它会摔伤。”

芷乔“投桃报李”,为苏曼乔说话道:“祖母,你看三妹妹的手都出血了,三妹妹疼痛之下,有些失手也是难免的。”

她说着捧着苏曼乔受伤的手,满脸担忧的道:“琉璃都伤的奄奄一息了,怎么会突然抓挠三妹妹,瞧这血痕这么深,琉璃必是用了大力气的。三妹妹的手这么漂亮,不会留下疤痕吧。”

老太君的脸色越发难看,琉璃性格温顺的很,从来不会伤人,突然这么疯狂的攻击三丫头,肯定事出有因!琉璃非常通人性,知道谁对它好谁对它不好,它身上的伤,必定和三丫头脱不了干系!瞧三丫头刚才摔琉璃那一下,几乎是下了死手,半点没有手下留情!

见琉璃仍然歪着脑袋,死死的盯着苏曼乔,老太君更确定了心里的猜测,看着苏曼乔的眼神,充满了愤怒。

她知道三丫头有些小心思,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温柔无害,但没想到三丫头竟敢算计到她头上,连她都敢利用!

苏曼乔被老太君的眼神看的心中发凉:“祖母……”

“你给我住口!”老太君怒喝道,“明知琉璃身上有伤,你还下这么重的手,你这是对它不满,还是给我脸色看?”

“孙女不敢!”苏曼乔吓得连忙跪在地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孙女错了,求祖母恕罪!”

“收起你的眼泪!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委屈了你!”老太君指着外面道,“滚出去跪着,琉璃若是没事就罢了,否则我拿你是问!”

苏曼乔脸色煞白,又难堪又怨愤,被老太君又骂了一声滚之后,掩面啜泣着退了出去。

满屋的下人大气都不敢出,三小姐很会讨老太君欢心,老太君平日里对三小姐喜爱的很,今天还是第一次对她发这么大的脾气,还是当着刚回府的大小姐的面,一点都没给三小姐留面子。

苏雪乔差点忍不住笑出声,她本以为今天自己会挨骂,没想到倒霉的是苏曼乔。哈哈,装模作样的苏曼乔也有今天,真是大快人心!

芷乔望了一眼跪在庭院里的苏曼乔,眼神冰寒冷冽。前世里被罚跪的人是她,苏曼乔此刻的难堪羞辱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现在的变化只是一个开始,她会将自己所遭遇的一切,全都让苏曼乔品尝一遍!

过了一会儿,兽医终于赶来,给琉璃看过伤后,说只要好好养着,就能痊愈。老太君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摸了摸琉璃的毛,让丫鬟把它抱下去了。

“这么多年不见大丫头,祖母本想留你多说说话的,不过想来你一路奔波也累了,改日咱们祖孙再聚聚。”老太君对芷乔说道,语气很温和,显然相信她是冤枉的了。

“多谢祖母体恤,”芷乔一脸乖巧的道,“祖母也别太担心了,大夫都说琉璃没事,过不了几天,它又能活蹦乱跳的了。”

老太君点了点头:“也是这小东西命大,吃了这回苦头,它以后就不敢乱跑了。”

从畅馨苑出来之后,芷乔身后便多了一个名唤晴兰的丫鬟,是老太君从身边的大丫鬟里拨出来的。

前世老太君也拨了个丫鬟给她,却只是个二等丫鬟,很会趋炎附势、捧高踩低。而晴兰却不一样,虽然接触不算太多,但她知道这丫头是个勤快懂事的。

一切都开始不一样了。芷乔心情很好,随后去拜见嫡母王氏时,被她甩了冷脸,仍然不减自己的好心情。

祖父荣国公和父亲苏潭在衙门还没回来,二老爷和二夫人也不在府里,所以不用去拜见,芷乔便直接去了自己的住处含珊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凰途:神医庶女》

005 熬药,一桩婚事


含珊阁只是一进的小院子,坐北朝南立着两间正房,东西四间厢房由下人居住,北边的倒座房设置了小小的厨房和浴房,整个院子的格局非常局促。

荣国公府的所有小姐中,只有她住的地方最寒酸,而且地方很偏僻。不过芷乔对这些并不在意,反而很满意这里的幽静。

一进院子,便有一名穿着打扮十分利落的侍女迎了上来:“小姐,你回……”她话说到一半,面色骤然一沉,“小姐的脸怎么了?”

“素莺!”芷乔疾走几步,抓住侍女的手,眼圈一红,眼泪顿时落了下来。

素莺是哥哥救下来的孤女,从小伴她一起长大,感情如同姐妹一般。可是后来她却被猪油蒙了心,因为素莺总是劝她不可轻信苏曼乔,她便觉得素莺是在挑拨离间,疏远冷落了她。还曾经为了苏曼乔,狠狠罚过素莺。

她上辈子,对很多人真心真意,唯独亏待了素莺。然而她走到末路之时,却只有素莺不离不弃,最后为了保护她被乱刀砍死。

“小姐,你怎么了?”素莺见芷乔哭了,双手还在微微发抖,顿时紧张起来,“小姐是不是受委屈了?!”

小姐脸上一看就是巴掌印,定是被人欺负了!她就知道不该离开小姐半步,安顿行李有什么要紧的,那个该死的管事嬷嬷却偏不许她跟着小姐!

“我没事,”芷乔擦了擦眼泪,道,“我就是太激动了,终于见到了祖母和母亲她们,我心里高兴,我以后有家了。”

素莺知道小姐当着荣国公府下人的面,不好说实情,便闭口不再问了,只取了干净的帕子,轻柔的给芷乔擦脸。

她心中十分恼怒,少爷说的果然没错,荣国公府就没一个好人!小姐才回来就被欺负了,却连心里的委屈都不能说!

晴兰道:“这都快晌午了,小姐一定饿了吧,奴婢去厨房端些饭菜过来。”

去厨房取饭的事,自然不用她一个大丫鬟做,显然她非常有眼色,有意把空间留给她们主仆。

进了房间,素莺又追问芷乔发生了什么事,芷乔便简单对她说了一遍,最后道:“苏雪乔嚣张跋扈,但没什么心机,你以后只需躲着点她就行了。苏曼乔看起来柔弱善良,但很有城府,你以后遇上她需得小心一点。”

素莺奇怪的看了芷乔一眼,自家小姐生长的环境太单纯,不知人心险恶,难道吃了一次亏后,眼光就变利了?这倒是好事,少爷如果知道了,一定会放心不少。

“奴婢知道了,小姐也要小心,荣国公府不比我们以前住的庵堂,处处都是规矩和眼睛,小姐要保护好自己才行。”

才进府不到一个时辰,她就觉得府里让人窒息的紧,想到小姐以后就要在这种地方生活了,她就心疼又担忧。

主仆二人说了一会儿话后,晴兰算着时间,送来了午膳。

芷乔把一张药方连同钱袋递给晴兰,道:“我初来乍到,许多事情不懂,还得多仰仗晴兰姐姐才行。晴兰姐姐看谁有空,出府帮我抓一副药来吧。”

“大小姐客气了,奴婢实在不敢当,大小姐直接唤奴婢名字就好。”晴兰笑着把东西接过去,“奴婢这就让人把药抓来。”

半个时辰后,芷乔要的药就买回来了,同时她买药的消息也传到了老太君耳中。

老太君眉头一皱:“她买了什么药?”大丫头该不会有什么隐疾吧?

来禀告的小丫鬟道:“晴兰姐姐说,那药方是治疗跌打损伤的。”

老太君眉头松开,只要大丫头不是有什么隐疾就好,至于为什么买跌打损伤的药,她便不关心了。

一下午,含珊阁里都飘着药香,到了傍晚的时候,芷乔把一盒药膏拿给晴兰,道:“这是我为琉璃熬制的伤药,你送去给祖母吧。”

晴兰诧异道:“大小姐是给琉璃熬的药?大小姐竟然懂得医术?”

“略通一二而已。”芷乔谦虚道,“我别的本事没有,只能做点药膏给琉璃,希望它早点好,祖母也好早点放心。”

“大小姐有心了,老太君知道大小姐记挂她,一定很高兴。”晴兰笑着说了一句,便拿着药膏送去给老太君了。

晴兰走后,芷乔从袖中取出另一瓶药,给琉璃熬制药膏只是幌子而已,她真正要做的是这瓶接骨续筋的药。

荣国公府突然把她接回盛京,自然不是怜惜她孤苦伶仃,而是因为一桩婚事。

荣国公和五皇子穆王曾口头约定,结秦晋之好,而要联姻的双方,自然是穆世子白景时和荣国公的嫡孙女苏雪乔。然而几个月前,穆世子意外受伤断了双腿,若他能够痊愈还好,否则便前途尽失,荣国公自然不愿把嫡孙女赔在他身上。

但是曾经答应的事,荣国公也不好反悔,于是便想钻个空子,以长孙女代替嫡孙女。反正双方并没有缔结婚书,他完全可以说自己要嫁的是长孙女,足以堵住悠悠众口。

前世的时候穆世子白景时的双腿果然残了,于是她便代替苏雪乔,与白景时定了亲,可是定亲后不久,白景时就因伤势恶化不治而亡,她守了望门寡,成为众人口中的扫把星。

英王世子白景宣就是这个时候走进她的世界的,她被白景宣温润如玉、温柔多情的假面所吸引,一颗心自此陷了进去,为他出生入死,为他机关算尽,最后被榨干所有价值后,落到那个凄惨下场!

芷乔握紧了手中的药瓶,她必须在白景时的双腿彻底残废之前治好他,这样她便不用为苏雪乔替嫁,也不会名声尽失,被所有人忌讳唾骂了。

而且,穆王府和英王府势同水火,白景时和白景宣自然也相看两厌,能给白景宣增添一个劲敌,何乐而不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凰途:神医庶女》

006 翻墙,邪肆世子白景时


入夜之后,芷乔用药水给自己易容后,换上一身黑衣,凭着对府里的熟悉,避开了巡逻的侍卫,翻墙出了荣国公府。

她记得这个时候的穆世子,并没有在穆王府养伤,而是住在一处别苑里。她一路小心翼翼的来到别苑,在墙外转了半圈后,微一提气,纵身扒上墙头。

下一刻,一把寒光湛湛的剑便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芷乔毫不意外,她只跟哥哥学过几招三脚猫的功夫,只能对付街上的混混,遇上真正会武功的,一招都招架不住。所以自己会被发现,她一点也不惊讶。

“你是什么人?”持剑的侍卫冷声问道,眼神如刀的盯着她,大有随时会割断她喉咙的意思。

“我要见世子。”芷乔镇定的与他对视,脸上毫无惧色。

侍卫脸色微变,世子住在这处别苑的事非常隐秘,这女子是怎么知道的!他把剑又往前送了送,声音更冷:“你怎么知道世子在此的?谁派你来的?!”

芷乔感到脖子微微刺痛,似被划破了,但仍面不改色的道:“世子如果继续使用现在的药,不出一月便会残废,我是来救世子的!”

“一派胡言!你竟敢诅咒世子!”侍卫厉声道。

“诅咒世子对我有什么好处?你也看出来了,我并不会武功,冒险来到这里,若不是为了救世子,难道是来找死的吗?”芷乔皱眉道,“你若是还不信我,可以先去通禀世子,让世子自己做决定。”

侍卫虽然觉得她十分可疑,但事关世子的身体,心中并不敢大意,略一犹豫后,便朝暗处挥了挥手,让人去禀告世子。

片刻后,那人回来了,道:“世子要见她。”

“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招,否则别怪我刀剑无眼!”侍卫警告了芷乔一句,带着她进了别苑。

芷乔跟在他身后,紧握的拳头慢慢松开,手心出了一层薄汗。她心里并不如表面看起来这么镇定,穆世子白景时素有冷酷无情、杀人如麻的名声,他的属下也个个都杀人不眨眼。她来之前,生怕自己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当成刺客处理掉了,还好事情比她预想的要好得多。

侍卫带着她在别苑里七拐八拐,把她完全绕晕之后,终于到了一处庭院前。

“世子,属下把人带到了。”侍卫在门外通禀道。

“进来。”如冰玉相击的声音从房里传出来,仅仅两个字,便让人心里无端生寒。

侍卫推开门,又严厉的用眼神警告了芷乔一下,领着她走了进去。

琉璃宫灯下,一名紫衣男子慵懒的靠在躺椅上,手边放着一本半开的书,冷风从房门吹进来,翻动了几张书页,便把他如竹似玉的手露了出来。

芷乔看着他那只手,不合时宜的想到,一个手握屠刀的人,竟有这样一双漂亮的手。她的目光随后往上移动,落在他脸上时,眼中不禁闪过一抹惊艳。

白景时墨黑的长发用玉冠整齐的束起,发丝如瀑布般流淌在椅背上。他生了一双微微上挑的凤眼,琥珀色的眸子冰冷幽深,看起来有些邪肆,薄而浅淡的唇似勾非勾,唇角一朵梨涡若隐若现。明明周身都透着冷漠气息,却又诡异的散发着危险的魅惑,既像是拒人千里之外,又似在引人飞蛾扑火。

如仙似魔。芷乔心中不由闪过这个词。

见芷乔盯着他看,白景时唇角一弯,整朵梨涡显现出来,这一笑当真是颠倒众生,然而芷乔却头皮一麻,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一颗珍珠击在了眼眶上,痛的她立刻就流出了生理眼泪。

“这只是给你一个小教训,”白景时声音冷冰邪肆,“你最好能解释清楚你来此的目的,否则不仅你这双眼珠保不住,连命也得留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凰途:神医庶女》

007 送药,小女子仰慕世子


芷乔心中微恼,穆世子白景时果然如传言中的一样,性格乖张狠戾,自己只是多看了他几眼,就差点被打瞎一只眼。若不是为了摆脱婚约,她才不管他的死活!

芷乔没回答白景时的话,而是把手伸进袖子里,从空间中取出一盒药膏,抹在红肿的眼眶上。

白景时见她无视他,径自给自己上药,有点意外的挑了挑眉,随后就见芷乔的眼眶在几息的时间里,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肿了。他心中这才多了几分郑重,脸上却不动声色。

芷乔收起药膏,道:“殿下现在正用的药,被人动了手脚,还是赶紧停用为好。”

她以前一直以为,白景时真的是伤势过重才不治而亡的,今天才知道,他是被人害了。

白景时应该刚敷过药不久,房间里还有没散开的药味,从药香可以分辨出,太医给他用的都是珍贵的好药,只是并不是越珍贵的药材越好,对症下药才是关键。其中几种药,单独使用都对骨断筋折有疗效,但是混合在一起,就是夺命毒药了。

一般的大夫根本不会这般开药,因为好药难寻,没有必要如此浪费,所以很少有人知道它们是一种混毒。她是在空间的医书手札里偶然见过,才知晓的。

白景时眼神一凝,若非刚才见识到芷乔用药的奇效,他半点都不会信她这句话,现在心里却是起了一两分疑心:“我如何信你?”

“殿下用药应该有些日子了,最近是否觉得双腿的痛感越来越小?”芷乔道,“太医或许会告诉殿下,这是因为用的药珍贵,而殿下的伤势在渐渐转好,所以痛感减弱。”

白景时冷然的看着她,她确实说中了实情,但这并不能代表什么。她既然知道他住在这里,还敢只身前来,必是事先调查清楚了,而且医术高明的人观看病人的气色,便能推断出几分病情,所以她能说中他的情况并没什么好奇怪的。

“便是如此,又如何?”白景时道。

芷乔道:“断骨愈合时,麻痒疼痛才是正常的,失去痛感,只能说明骨头在坏死。殿下对我有戒心,不管我说什么大概都不会信,但殿下可以派人寻找外面的大夫问一问,也可以请大夫看一看腿伤的康复情况,便知我所言真假。”

白景时见她说的自信,尽管仍对她非常怀疑,心里也不免生起几分疑虑。

芷乔从袖中取出一瓶药,放在桌子上,道:“这是我为殿下配的药,一月之内,必能让殿下恢复如初,且不会留下任何隐患。殿下也可一并拿去让别的大夫检验,再决定用不用。”

白景时的目光在药瓶上淡淡扫过,伤筋动骨一百天,便是一百天之后,也未必能行动自如。她却敢说一月之内完全治愈,倒是敢说的很。

“说出你的目的。”白景时道。这女人半夜三更冒险而来,他可不信她只是单纯来警告他,给他送药的。

芷乔早料到他会有此一问,换做自己,别人无缘无故来示好,她也会觉得对方有所图。

真正的目的自然不能说,别的说法也经不起推敲,最简单的借口便是:“小女子别无所求,只是仰慕殿下,不愿看殿下被疾痛所苦,甚至被奸人趁机害了性命。小女子只求殿下平安健康,便心满意足了。”

芷乔说着,故意露出羞涩之态,脸上晕红了一片。

守在旁边的侍卫面色古怪,仰慕世子的女子多了去了,但是像这女子这般大胆的人还从来没有,不仅半夜三更来翻墙,还当面向世子表白,这是爱世子爱到连命和脸面都不要了?

白景时冷笑了一声,除了刚进门时盯着他的脸看,他还真没看出这女人哪点像是仰慕他的样子,心里指不定怎么骂他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凰途:神医庶女》

008 狼狈,有些人大概忘了他的手段


芷乔知道白景时没有相信,但也无所谓,反正理由她给了,他就算不信,还能剖开她的心,看看她究竟是不是仰慕他不成?

白景时没有拆穿芷乔,只要她有所求,总有主动坦白的时候,他有的是耐心。

“殿下便是不信我,也请一定要另找大夫治伤,愿殿下能够早日康复。”芷乔一脸关心的说完,然后便告辞道,“夜深了,我便不打扰殿下休息了,就先告辞了。”

白景时心中只犹豫了一瞬,就放弃了把人留下的念头。不管这女人说的是真是假,至少她或者她背后之人是个医术了得的人,贸然得罪没有好处。再则,她既然敢来,肯定就做好了全身而退的准备,自己未必能留得下她。

“星朗,送她离开。”白景时对一旁的侍卫道。

星朗做了个请的手势:“姑娘请!”

芷乔对白景时福了福身,便跟着星朗离开了。

半个时辰后,星朗满身狼狈的回来,跪下请罪道:“殿下,属下无能,把人跟丢了!”

白景时并没有多少意外之色,只是奇怪以星朗的武功,怎会弄得如此狼狈:“说。”

“属下跟踪她到城西,她进了一个深巷的宅子里,属下刚一翻墙进去,就突然全身无力,然后……”星朗满脸尴尬,声音都小了一截,“然后属下被宅子里的护院发现,他们以为属下是采花贼,把属下打了一顿。若不是一盏茶的时间之后,属下就恢复了力气,现在只怕被扭送到衙门去了。”

星朗说的支支吾吾,但白景时能猜得到,星朗肯定被引到了女子的闺阁附近,好在她没有伤人的意思,只是给个警告而已。否则,他的贴身侍卫若是被当成采花贼送去衙门,这乐子可就大了。

“连这点小伎俩都能中招,看来你是安逸的太久了。”白景时淡淡道。

星朗头垂得几乎埋进地里:“属下知错,请殿下责罚!”他羞愧的无地自容,的确是他对那女子太轻视了,没有足够的警惕心,才会搞砸了差事,还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

“下去领十棍,给自己长长记性。”白景时道。

“谢殿下!”星朗道,“那女子……?”

白景时不在意道:“无妨,她若有所求,总会再来的。”

他将手中把玩的药瓶扔给星朗,道:“把这瓶药和太医留的药拿去找大夫检查,记得去京城外面寻找,莫要惊动别人。”

星朗表情立刻郑重起来:“属下遵命!”

白景时一挥手,星朗拿着药,行礼退下了。

白景时翻了下手中的书卷,目光却没落在书上。岂止是星朗失去了警惕之心,他自己又何尝不是。

他并非完全没察觉到双腿的异样,但给他治伤的是他最信任的张太医,从来没有出过差错,所以他便没有怀疑。就算是谨慎起见,他也不该只让张太医给自己看伤,而是应该多看几个大夫。

白景时眸中闪过一道冷光,他受伤之后便蛰伏起来,有些人大概都忘了他的手段,起了不该起的心思。最好那女子说的都是假的,张太医没有辜负他的信任,否则,他不介意用他来杀鸡儆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凰途:神医庶女》

009 发泄,老太君的赏赐


芷乔甩开星朗的跟踪之后,便从城西绕回来,悄无声息的回到荣国公府。

守在房门外的素莺早就等的心急如焚,差点就要出去寻找了,见芷乔平安回来,她狠狠松了口气,“小姐,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路上耽搁了一会儿,”芷乔闪身进屋,脱下shen上的黑衣,“晚上没人过来吧?”

“晴兰来问过一下,我说小姐睡了,她便走了。”素莺道。

芷乔点了点头,用药水洗去脸上的易容:“那就好,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去睡吧。”

“奴婢这会儿还心惊肉跳的,哪里睡得着,”素莺责怪道,“小姐到底有什么事非要半夜去做,还不肯让奴婢跟着,小姐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奴婢怎么向少爷交代啊!”

芷乔一笑:“好了好了,别担心了,我这不是安全回来了么。”

素莺瞪她一眼,真不知道小姐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半夜翻墙出去,若是被别人知道,那可了不得!她提心吊胆了一晚上,小姐却像个没事人一样。

芷乔打了个呵欠,说:“我困了,想睡觉了。”

素莺这才不说什么了,给芷乔铺好床,便退下了。

她离开之后,芷乔坐在床边,将这间熟悉的房间环视了一遍,喉咙里发出诡异的笑声,脸上的表情又像哭又像笑。

今天一天发生的事太多,她来不及想太多,直到此时夜深人静,只剩自己一人,才能好好发泄一下情绪。

把心中的怨恨、凶戾、悔愧和欣喜、忐忑等等情绪全部宣泄完之后,芷乔的心境终于彻底平静下来。她躺在床上,睡了长久以来第一个好觉,直到素莺来敲门叫起,她才睡醒。

素莺正侍候芷乔洗漱,晴兰捧了两套衣服走了进来。

“小姐昨日给琉璃做的药,琉璃用了很快就好多了,老太君很高兴,直说小姐有心。”晴兰笑盈盈的说道,“这两套衣服是老太君赏给小姐的,小姐穿上试试,有不合适的地方奴婢让人改一改。”

晴兰对芷乔的态度,明显比昨天更恭敬了几分。说来也是巧合,老太君收到她送去的药,就搁到一旁了,根本没打算用,只认为大小姐是故意讨好,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能做出什么有用的药来。

结果下人粗心,误把大小姐的药和大夫留的药弄混了,一用之下发现非常有效,老太君大喜,这才命人赏了衣服过来。

昨天被派来侍候大小姐,晴兰心中还有些不情愿,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大小姐一进府就讨好了老太君,又有能拿出手的本领,往后的日子绝不会差到哪去。主子日子好过,她这做奴婢的也就能挺直腰板。

芷乔道:“我也只是举手之劳,希望琉璃早点康复,祖母她老人家也能早点放心。祖母怎么还送了赏赐来,这倒让我有些不安了。”

晴兰笑道:“小姐有孝心,老太君心里清楚,自然也就喜欢小姐,别人可轻易得不到老太君的赏赐。之前不知道小姐的身量,府里还没来得及给小姐做衣裳,小姐之前的衣服都太素了,这两套衣服正好能应急。”

素莺很高兴,也道:“奴婢看着这衣服漂亮的紧,小姐快试试。”小姐在荣国公府无依无靠,能得老太君青眼,那是再好不过了。

两个丫鬟一起侍候芷乔换上衣服,素莺仔细看了看,道:“小姐穿着都挺合身,就是胸口有点紧,回头奴婢稍微改下就好。这套浅紫色的更称肤色,小姐今天就穿这一套吧。”

芷乔无所谓道:“那就穿着好了。”

晴兰一边将另一套衣服放进衣柜里,一边说道:“这两套衣服原本是大夫人吩咐府中绣娘,做给二小姐的,老太君做主先送来给小姐穿。小姐和二小姐看起来身量相当,却比二小姐身材更好呢。”

芷乔眸光动了一下,晴兰显然是给她提醒呢。苏雪乔本就是跋扈的性子,若知道被她抢了衣服,还不知要气成什么样。

芷乔穿戴好后,便去畅馨苑给老太君请安。

老太君还没起,丫鬟领她去烧了地龙的暖厅等待。芷乔来的算早,花厅里却已经有人等在那里了,正是昨天被罚的苏曼乔。

苏曼乔旁边还坐着一名穿金戴玉的美妇人,两人面容十分相似,不过美妇人比苏曼乔更多了几分岁月沉淀下来的雍容,她一双杏眸透着精明,看人的时候总带着几分打量,不过脸上总是带笑,稍减了一点锋锐之气。

这美妇人便是二夫人钱氏,出身于大皇商钱家,虽然嫁的是府里的庶出二老爷,但因为陪嫁的嫁妆几乎占了荣国公府的一半家财,钱家又年年往荣国公府送礼,所以二夫人在府里向来有底气的很,足以和大夫人分庭抗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凰途:神医庶女》

010 挑拨,自作自受


“这位是二婶婶吧,”芷乔露出一个得体的笑,行礼道,“侄女见过二婶婶。”

“哎呀,快免礼快免礼,”二夫人笑着冲芷乔招招手,“好一个标致的人儿,快过来让二婶婶看看。”

芷乔含笑走过去,二夫人拉着她的手,把她一阵好夸。二夫人的嘴巴向来会说的很,芷乔知道自己的容貌在美女如云的盛京城并不出挑,只能算上等而已,苏曼乔的容貌就胜过她,但是在二夫人嘴里,却把她夸得跟天仙似的。

二夫人和苏曼乔一样,都会做表面功夫。芷乔看着二夫人的眼睛,想不通前世的自己为何那么傻,竟看不出二夫人眼底藏着的鄙夷和不屑,自己被这对母女耍的团团转,却还把她们当成最亲的亲人。

“二婶婶谬赞了,和三妹妹比起来,侄女可就要被比到尘埃里去了。”芷乔等二夫人说完了话,谦虚的笑了笑,然后一脸关心的问,“我看三妹妹的脸色不太好,可是身体不舒服?三妹妹也真是孝顺,这么一大早就来给祖母请安。”

苏曼乔摸了摸自己的脸,她昨天气的一夜没睡着,脸色自然好看不到哪去。

昨天她被罚跪到晚上,膝盖都跪肿了,两个丫鬟搀着她,她才勉强走回去。身体上的疼痛且不说,她从小到大还没被罚的这么重过,心里又难堪又羞辱,觉得全府上下的人都在嘲笑她!

而这一切,都因为苏芷乔昨天说的一句话,她怀疑苏芷乔是故意的,可是现在看苏芷乔脸上全然是关心之色,半点破绽也没有,她又有些不确定了。

不过就算苏芷乔是无心的,她也在心里狠狠记了一笔,得罪她的人,都别想好过!

苏曼乔心中都是阴暗的念头,脸上却柔柔一笑,道:“我没事,天一冷我的气色就会差些,大夫说我体质虚,慢慢调养就会好的。”

“那三妹妹可得多穿点衣服,千万别受寒了。”芷乔道,“我略通医术,三妹妹信得过我的话,不如我给三妹妹诊一下脉,开点方子?”

“多谢长姐的好意,不过大夫给开的药我吃了多年了,现在已经渐渐好转,暂时不用换药方,以后若有需要,再劳烦长姐吧。”苏曼乔微笑道。

芷乔颔首:“如此也好,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三妹妹千万别客气。”

门帘一掀,穿着狐裘红袄的二小姐苏雪乔走了进来,显然是在门外的时候听到了她们的对话,苏雪乔脸上满是讥诮之色,用眼角斜睨着芷乔,冷哼道:“虚情假意!”

苏曼乔目光闪了一下,道:“二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长姐呢,长姐对我明明是真心关切。我听说长姐昨天给琉璃做了药膏,效果非常好,祖母很高兴,赏了长姐两套衣裙呢。若不是大夫说我的药不能轻易更换,我一定让长姐帮我诊看诊看。”

芷乔做药膏的事苏曼乔倒是知道,心里还鄙夷芷乔会钻营讨好,倒是不晓得老太君赏赐衣裙的事。她这才正眼看向芷乔,想说两句嘲讽不屑的话,然后便注意到她穿的裙子,脸色立刻一变,厉声道:“你这裙子从哪来的?”

这裙子的料子和她看中的一模一样,想到府里绣娘正拿着料子给她做新衣服,苏雪乔心中顿时生出不好的预感。

苏曼乔就像没发现苏雪乔冷下来的脸色似的,一副毫无心机的样子:“长姐一进门,我就想问了,这就是祖母赏赐的裙子吧?一看便是郑绣娘的手艺,针脚细密、绣图精美,长姐穿着真是好看!”

苏雪乔这下确定了,这果然是她的新衣服,老太君居然拿她的新衣服赏给芷乔这个孽种!

她心火大起,脾气一下就炸了:“苏芷乔,你把衣服给我脱下来!这是我的!你这个贱种,竟然敢抢我的衣服!我饶不了你!”

她怒声叫骂着,一手去拉扯芷乔,一手高高抬起,想给芷乔一巴掌。

芷乔眸中闪过一丝冷光,昨天她没反应过来,让苏雪乔打了一巴掌就算了,今天苏雪乔竟然还想打她。

她眼睛余光瞥见看好戏的苏曼乔,嘴角微微一勾,悄悄从腰带上摘下一颗透明水晶珠,扔到苏雪乔脚下,自己则装作害怕,慌张的往旁边躲开。

屋里几人就见苏雪乔突然脚下一滑,尖叫着向一边倒去,她下意识的想抓住什么稳住身体,站在旁边的苏曼乔正好被她抓住,然后噗通两声,两人一起摔倒在地,苏曼乔给苏雪乔做了肉垫,疼的发出一声惨叫。

“曼乔!”一直笑眯眯坐着的二夫人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连忙冲旁边丫鬟叫道,“快!快把曼乔扶起来!”

继续阅读《凰途:神医庶女》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