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宠》小说最新章节,陆启林江绾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偏宠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言笑浅浅
简介:她是滨城里出了名的纨绔千金,被家人宠着护着,也被身后众多优质男人捧在手心
二十二岁那年,因商业联姻,她和一位陆氏公子形婚,婚后,以为会被跟以前一般被呵护,却不想遭到了冷落,那陆少一直对她兴趣乏乏,这让她不解的同时,对自身的魅力还受到巨大打击,征服欲让她开始对他展开攻势……
角色:陆启林江绾
《偏宠》小说最新章节,陆启林江绾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偏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放心进来吧,今天我丈夫出差了。”

  江绾烟穿着半透明丝质睡衣,妆容精致,媚眼如丝,冰凉的手紧紧握着赵以诚的温热的臂膀,把他从门外拉进来。

  别墅是欧式风格,共有三层,富丽堂皇,豪华无比。

  她用另一只手撩拨了一下头发,看着赵以诚紧张的样子,狡黠一笑,贴在他耳边道:“别紧张,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赵以诚发虚,他有些犹豫的在原地顿了顿,道:“我们还是回会所吧,在你家……我不自在。”

  “有什么好不自在的?一张床,两个人,甚至比会所的环境更好一些……”说着,江绾烟将手臂搭上了赵以诚的脖颈,娇嗔:“我和我老公结婚以来一直以来都是各玩各的,就算他亲眼看到我和你如此,他都不会管的。”

  说罢,江绾烟像蛇一般缠住了眼前男人的身子。

  她的手从赵以诚的肩划到胸膛,利索的帮他解开了衬衫的纽扣。

  上衣被她褪去,赵以诚的喉结动了一下,脸上多了些燥热的红晕。

  两人慢慢踱步到二楼,江绾烟利索的把手放到门把上一转,便齐齐进了门。

  把门关紧,赵以诚还把窗帘拉上,在确认一切无误后,他彻底放下心来。

  随即赵以诚逐渐大胆起来,一手抓住江绾烟的手腕,一手捏住她细软的腰肢,把衣服粗暴一扯,直接把头埋下来。

  “别猴急,待会记得轻点,我前几天感冒才好,身子有点虚。”江绾烟双手撑住赵以诚的胸膛,交代道。

  “知道了,绾烟。”赵以诚白皙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在灯光下有些别样的妖娆。

  双方衣物很快见底,他们刚准备下一步动作时,一声细微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

  “咔哒”。

  这一声直接把床上的男女的思绪打断。

  “砰”。

  接着,是一声不大的关门声。

  一阵脚步声传入耳道,江绾烟抓紧白色被单,竖耳聆听楼下动静。

  身边的赵以诚听到声音后,慌张的问道:“是谁?”

  江绾烟显然也没反应过来。

  赵以诚急了:“你不是说你家里没人吗?这是谁回来了,不会是……?”

  见江绾烟不说话,赵以诚有些急,一边穿衣服一边,还不忘推了推江绾烟:“行了,你别愣着了,快穿衣服啊。”

  比起赵以诚的慌张,江绾烟显得淡定无比,只是拿被单包住身体,把眉一挑,眼里甚至划过一丝狡黠:“别慌啊,说不定是送外卖的。”

  赵以诚急中带了一丝疑惑:“外卖?你点了什么?不对啊,外卖怎么会进你的家门……”

  脚步声伴随着还未说完的话,越来越近——

  “吱呀”细微的一声,书房门被从外边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着西装的,身型挺拔的男人,他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后,脚步戛然止住。

  他盯着江绾烟的脸看了几秒,没有暴怒,只是眼中划过一丝讶异和不易察觉的嫌恶。

  沉默半晌,男人沉着嗓音问出声:“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绾烟没有躲,更没有惊慌失措。

  她看着眼前的这位名义上的丈夫,她笑了一声道:“不好意思啊陆先生,看你不在,所以才和以诚占用了你书房的床,不介意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宠》

第2章


  男人看上去却十分平静,不说暴怒,除了一丝讶异,连别的情绪都看不到。

  江绾烟嫁给他一年了,这种类似的事干的还少吗?

  她喜欢玩,‘狐朋狗友’众多,她可以在高端宴会上得体社交,也可以在酒吧红灯区放肆的嗨。

  虽说只是一个女人,但也是金枝玉叶,真真正正的被宠大的,她风情万种,和众多男人相处的如鱼得水,她喜欢刺激喜欢新鲜,而且她认为,她想要的感觉,那个性格沉稳的陆启林也给不了。

  所以陆启林和她结婚一年以来,并不会管她,除开在媒体和公众前,他们很‘恩爱’,但真正意义上来说,夫妻两确实是形婚。

  江绾烟看着陆启林不说话,以为他在隐忍,所以愈发的蹬鼻子上脸,得意洋洋的看着他,仿佛在像他宣战。

  陆启林沉默半晌,淡然的瞥了赵以诚一眼道:“陆太太要包养小白脸我没兴趣管,但是带到家里来是不是过分了一些,我们好歹也是合法夫妻。”

  “过分吗?”

  江绾烟睁大了双眼,装作无辜的眨巴了两下,不慌不忙的把方才被赵以诚抓下来的衣服披在身上,慢慢的向陆启林走了过去。

  “我觉得并不过分啊,陆先生只怕是忘了,半年前也带着自己的秘书回家过?那次你们的地点还是在咱俩主卧呢……”

  江绾烟扶着下巴,装作冥思苦想了一会儿,继续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还拿了那女人的一血,把我们主卧白色床单都搞脏了,让佣人们手洗了好久呢。”

  陆启林显然没想到江绾烟会翻旧帐,可是半年前那件事确实有隐情。

  不过,两人的婚姻已经是名存实亡了,准确来说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存’过,所以即使发生了误会,他也不想解释。

  他嘴角浮出一丝冷笑:“所以你这是在报复我?”

  “你要这么想也可以。”江绾烟笑道:“不过我更多的是想自己娱乐,他可比你温柔多了。”

  她贴近陆启林,两人近在咫尺,远看好似调情,近看却知是挑衅。

  陆启林审视着江绾烟的脸,将目光慢慢往下,打量着那块被赵以诚撕碎的布料,以及衣不遮体的身子,最后将目光锁定在她的锁骨处,捕捉到了那一枚细碎的吻痕。

  看到这,他退后两步,眼眸深处划过深深的不屑,像无数次他看到她从外边玩闹回来后他看她的样子。

  江绾烟瞧着这般眼神,心中一滞,正要说什么,他却率先开口——

  “罢了,我今天提早回来不是跟你吵架的,给你十五分钟,整理好自己来主卧找我,有公事商议,谈完正事,你和他把屋顶掀了我都没意见。”

  陆启林没有再同江绾烟废话,也没有再这房间里多停留一刻,而是点燃了一根烟,留下这么一段话,率先走远。

  江绾烟注视着陆启林远去的背影,盯了许久,不知在想什么,良久,鼻腔中才发出一丝冷哼。

  “你先走吧。”

  她淡淡的瞥了一眼赵以诚,不慌不忙的理着自己的衣物,刚才的热情全都消失殆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宠》

第3章


  赵以诚走后,江绾烟花了五分钟就整理好了自己。

  换了件衣服,潦草的扎了个马尾,还顺便把妆都卸了。

  在对自己没有感情,甚至厌恶自己的丈夫面前,无需维持精致的自己。

  他们的婚姻是病态的,从今晚的事便可以看出,他人进门,丈夫还可以淡然面对,只是面无表情的说出谈公事三字,仿佛方才眼前的都是一堆沙草,他的反应也着实不是一个正常男人该有的反应。

  其实答案很简单,就是不爱而已。

  在整个滨城,陆启林给外界的印象是优雅得体,彬彬有礼的商业奇才,礼貌而温和,是全城女人想踏进陆家的梦的起源。

  而自己身为江家的小女儿,与陆家门当户对,顺理成章的在合适的年龄嫁了进来,却也看清了陆启林的真面目。

  性格上冷漠无情,工作上手段凌厉,外界没有一丝绯闻,在家里也没有一丝感情。

  江绾烟毕竟是女人,需要安全感,她不是没想过和陆启林培养感情,但她不论使出什么招,他都不为所动,她便放弃了,最终还是变成各玩各的这种局面。

  陆启林从没管过她,而她越来越放纵自己以后,乱、花、等名称被外界一个一个往江绾烟头上扣,和陆启林丝毫绯闻没有形成了鲜明对比。

  所以,即便江氏的财力可能更甚陆氏一筹,但外界都说江氏小女儿嫁给陆氏大公子,是糟蹋了陆氏大公子。

  不过江绾烟的父亲十分宠她,江家权势也大,所以这些风言风语也不过是那些人私底下议论罢了,威胁不到两家的关系。

  ……

  推门进主卧,她瞧见陆启林正在办公桌前专注的阅读一份文件,手上的烟快见底,烟灰却长出一截,就快掉落在办公桌上。

  江绾烟径直走过去,从陆启林手中夺过烟往烟灰缸里一摁。

  陆启林终于抬头,看着站在眼前的江绾烟,淡声道:“来了,坐吧。”

  他指了指床边的一张椅子,江绾烟顺了顺自己头发,冷眼道:“请不要在我的房间吸烟,你应该知道,我讨厌你抽的那个牌子的味道。”

  陆启林愣了一秒,随即淡笑,双手交握:“抱歉,烟瘾犯了。”

  从他们结婚以来,江绾烟是第一个提出要分房睡的人,陆启林不跟她争,主动把主卧让给她,自己去了书房,只有在双方父母来时陆启林才会进主卧,做出一个恩爱的模样,不过就算是同床,夫妻两也只不过是两人各睡一边,谁也不挨谁。

  不止是相敬如宾,更像是陌生人,从不气闷,更没有吵闹。

  偶尔有的也只是江绾烟看不惯陆启林那般从不失态,滴水不漏的模样,想尽法子去气他而已。

  结果自然是徒劳。

  “什么公事啊,非得这个时候说。”江绾烟漫不经心的看着自己精致而漂亮的指甲,问道。

  “下个月是我爸的六十大寿,妈刚才来电话了,说是让我们从明天起,回家住一阵子,给我爸过完生日再回来。”

  “明天?”江绾烟皱眉。

  “怎么?你有什么安排吗?”陆启林放下手中的笔,微微往后一靠,问道。

  江绾烟转了转眼珠:“不行,下个星期我和以诚约好了去马尔代夫。”

  “推后。”

  “不可能。”江绾烟果断。

  陆启林审视了江绾烟几秒,笑了一声道:“我记得上个月岳父收到了一大堆你和那个奸夫的私照,一气之下没收了你的零花钱,你现在哪有经济能力去马尔代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宠》

第4章


  次日。

  江绾烟一大早就起床了,化了一个得体而淡雅的妆容,再选了一套国内的品牌连衣裙,长发披肩,一改自己往常的形象,尽量把自己往端庄和大方靠拢。

  虽然不想,但自己好歹也是名门闺秀出身,到底还是知道轻重,也明白此次公公大寿的重要性。

  身旁的陆启林也换了一身正装,正在镜子前打理着自己的领带,看着他,江绾烟心里不免来气。

  她讨厌陆启林,讨厌他的威胁,她却无可奈何。

  上个月她只不过和赵以诚见了两面,便传到了自己父亲那里,被其减半了一个月的零花钱,弄得她这个月要无比拮据。

  这可不是偶然,她坚信这是陆启林放出的风,原因不过是她将陆启林拍卖回来的玉石赠予了赵以诚。

  真是个奸诈的小人,这一定是报复。

  “我告诉你陆启林。”江绾烟边翻找着不知被自己丢到哪里去了的婚戒,一边语气不善道:“这个星期要我像以前配合你在爸妈前演戏可以,但是我也是有条件的。”

  “说说看。”

  “你知道这个月我经济紧张,所以之后的旅游我需要你支援我这个数。”江绾烟用手指比划了一个数字,陆启林侧目,微微挑眉。

  “你只是去旅游,又不是把那儿买下来。”

  “我知道!但是以诚他开销大,我也愿意宠着他。”

  江绾烟扬眉挑衅道。

  陆启林戴好自己的婚戒,听到江绾烟这番话,半讽刺道:“你可真是不容易,自己都没钱了,还不忘供着别人。”

  江绾烟轻飘飘三个字:“我乐意。”

  “倘若我不肯呢?”

  “那我就破罐子破摔,你就别指望我们演下去了,你知道的,我没钱的时候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江绾烟加重了语气,另陆启林回忆起了以往不好的事情。

  是的,他娶回来了一个祖宗,他也深知江绾烟的性格,不能和她明面上对着杠,她吃软不吃硬,喜欢在平日里占上风,所以为了表面和平,许多事情只能顺着她。

  他像是不与她计较一般——

  “我答应你,你好好配合我便罢了。”

  听到这话,江绾烟才满意的扬起了一个笑容,可手边却没停下翻找戒指,好像自结婚以来,这枚戒指她都没戴过,平日里又有些丢三落四的性格,所以自然不知道被放到哪去了。

  此时,司机却已经站在门外催了,说夫人和老爷都在陆宅中备好了饭菜,只等陆启林夫妇了。

  江绾烟有些急了,当初也是她不愿意把戒指同陆启林的放在一起的,可关键时刻却也找不到。

  陆启林旁观许久,才道:“去茶几下的抽屉找找,兴许在那。”

  江绾烟道:“你知道个鬼!”

  陆启林懒得跟她争,而是率先撇下她,上了早已备好的车。

  江绾烟把偌大别墅能找的地方全部找了一遍,发动佣人们也无果,直到司机再来催:“少奶奶,老爷和夫人那边都是第三遍催了,这次客人到的多,不好太迟啊。”

  江绾烟将目光锁定在茶几,最终走了过去,拉开抽屉。

  里头躺着一枚明晃晃的钻戒。

  ……

  陆氏夫妇俩一路无言,江绾烟平日里和陆启林一起出行,总是喜欢挑衅奚落陆启林几句,今天却无比安分,目光望着窗外,一言不发,脸上还有些许的烧热。

  车子行驶了三十分钟,终于到达了陆家老宅。

  不同于夫妇俩的欧式风格,陆家老宅修建的古色古香,将现代建筑与明清风格巧妙的融合在了一起,有一番特别的味道。

  下了车,陆氏夫妇对视一眼,江绾烟主动挽起了陆启林的手臂,靠拢他,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味,一瞬间的晃神。

  “走吧。”陆启林低沉着声音。

  江绾烟的心跳莫名加快,不知为何。

  两人走到门前,敲了敲门,三秒后,门被打开。

  是一个黑发及肩的女子开的门,她开门看到陆氏夫妇后,将目光锁定在了陆启林身上,甜甜的唤了一声——

  “陆哥哥,你终于来了,伯父等你好久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宠》

第5章


  江绾烟见过这个女人,名叫楼依,也是城中名媛,跟陆家有远亲关系,和陆启林是亲梅竹马,很受陆父的喜爱。

  最重要的一点,楼依很粘陆启林,江绾烟与其结婚一年以来,经常见楼依联系陆启林。

  与江绾烟的骄纵火辣不同,楼依虽也是名媛,性子却乖巧温顺,只要是见到了陆氏夫妇,无一不是一口一个陆哥哥,陆嫂嫂的唤着。

  虽然甜,但是每次唤得江绾烟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且对于这个比自己小五岁,才高中毕业的18岁妹妹,江绾烟并不太喜爱。

  也说不清为什么,大概就是女人之间莫名的那种磁场和感觉,大概就是你一见她,就知道自己与她不会太合得来。

  不过陆父大寿将至,楼依出现在此也不奇怪。

  陆启林对楼依淡淡一笑:“小依长高了。”

  “是吗?”楼依兴奋一笑,挽住陆启林的另一边手臂:“陆哥哥就会哄我开心,想必是最近喝多了牛奶的缘故吧。”

  楼依吐了吐舌头,显得俏皮而可爱,陆启林顺手摸了摸楼依的头。

  “是吗?我还以为是前段时间楼妹妹去打生长激素的原因呢。”江绾烟开口,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问道。

  此话一下子把楼依噎住。

  楼依小时候生了场大病,身子不好,所以比常人矮了些,不过150厘米出头。

  她也一直想长高,这么多年却一直无果,这几个月不见,却一下子窜高了许多,不得不让人怀疑。

  但江绾烟发誓,撞到她去医院打生长激素纯属偶然,那次闺蜜桃井身子不适,陪她去了趟骨科,闺蜜看到了楼依楼依,起了八卦之心,因为一直也看她不爽,所以才一探究竟。

  楼依被戳穿,自然是脸有些涨红,抓着陆启林的手臂更紧了些。

  女子用手术变美大多不愿意在人前承认,都希望别人认为是天然的,身高同理。

  “想长高并无过错,你嫂嫂不过是心直口快了一些,别放在心上。”陆启林拍了拍楼依的肩,嘴角却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江绾烟笑出声,带着一丝讽刺的意味,楼依咬着唇,脸色涨的更厉害。

  “还在说什么,都过来就餐了。”

  圆桌主位上传来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放眼望去,则是陆父。

  陆父今日也身着范思哲正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根白发都没有,戴着眼镜显得端肃庄严无比,脸上的皱纹才能显出年岁。

  陆母则坐在陆父身边,穿着旗袍,笑容温婉,眉心一颗痣,看轮廓,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美女,即便是现在,也丝毫看不出五十多岁,足以见保养的有多好。

  陆父一发话,三人自然闭了嘴,江绾烟看着自己的公婆还是有些发怵的。

  圆桌上还有一对夫妇,江绾烟也见过,是楼依的父母,开房地产公司的,与陆家和江家都有合作,在滨城也是名门望族。

  江绾烟对其一一点了点头,微笑问好。

  到了圆桌,陆启林挨着其母坐下,江绾烟刚要挨着陆启林入座,楼依率先一步坐下,还不轻不重的推了江绾烟一下。

  “我要挨着陆哥哥坐。”

  声音有些发嗲,脸上却是一片纯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宠》

第6章


  这一推,差点让江绾烟差点没站稳。

  陆启林眼疾手快,扶住江绾烟。

  温热的触感从手臂传来,江绾烟还没反应过来,陆启林便收回了手。

  楼依母亲见状,立马轻声训斥:“小依,过来挨着妈妈。”

  楼依见状,嘴巴有些瘪,屁股却还不动,像是坐定了那个位置。

  “从前竟看不出楼妹妹对我的东西这么感兴趣?”

  江绾烟盯着楼依的脸,好似打趣道,话里颇有深意。

  楼依的手捏着裙摆,没有说话。

  “只是家有家规,你所坐的这个位置一直都是我的,包括你面前的这副碗筷,这个杯子,都是为我量身定制的。”

  江绾烟向来是个有话直说的人,性子辣,不会忍,况且都到这个份上了,人家女孩子不会听不懂。

  果然,楼依有些坐不住了,她看了陆启林一眼,悄悄扯了扯他的袖子,像是想让陆启林帮她说话。

  可陆启林却只是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道——

  “你嫂嫂说的不错,乖,不要任性。”

  楼母是一个会看脸色的人,见陆启林如此说了,便立马对楼依招了招手,使眼色道:“小依,快挪位置!”

  接着话锋一转,对江绾烟道:“小依还小,不懂事,太久没见陆先生有些想念,请陆太太不要介意。”

  楼依这才不情不愿的从陆启林身旁的椅子起身,挪了个座位。

  江绾烟满意的一笑,在楼依原先的座位上入座,瞥了楼依一眼道:“无妨,楼妹妹毕竟是咱们陆家的客人,不知道规矩不打紧,以后注意便是了。”

  言语之间,颇有女主人气势。

  楼母听了这话,脸色有些沉不住,却还是看了陆父陆母一眼,见他们没有发话的意思,只能点点头。

  “江小姐说的是。”

  此时,陆母齐茵也正好抬头,跟楼母交换了一个眼神,俩人眼中都颇有深意,不过只是一瞬,俩人便低下了头。

  气氛又安静了下来,餐桌上的人一时各怀鬼胎,半晌,陆父才开口道:“动筷吧。”

  这一声出来,众人这才拿起乌楠木筷子夹菜。

  众人在饭桌上开始商讨如何给陆父过生日,听陆父个人的意思,是打算要好好的大办一场。

  江绾烟一向别出心裁,在饭桌上又把自己各种新奇的点子说出,让陆父很是欣赏,当场便把生日之事交给了她这个儿媳一手操办。

  生日的事商讨好后,这场饭局也刚好结束。

  陆父和楼氏一家便出门散步了,江绾烟吃了挺多,本想率先上楼准备上去休息之时,齐茵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绾烟,你等等。”

  随行的陆启林和她同时停下.

  齐茵先对陆启林笑道:“你先去休息吧,妈找绾烟有事谈。”

  江绾烟对陆启林使了几下眼色,看意思是想杜绝此次谈话,让他解救她。

  但陆启林只是看了下表,没有搭理江绾烟,点头嗯了一声,便率先上了楼。

  齐茵拉过江绾烟的手,道:“过来坐。”

  江绾烟强忍着不情愿的跟着齐茵来到了沙发边。

  齐茵将茶几上泡好的茶水递给江绾烟道:“西湖龙井,你尝尝看。”

  江绾烟看着自己婆婆那副眼里含事的模样,端起茶杯吹了几下,喝了一口,才道:“妈,您找我有什么事快说吧,我昨天没休息好,还等着同您说完上楼睡觉呢。”

  齐茵一愣,随即笑了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妈就是想问问,你和启林也结婚一年多了,这肚子怎么没有一点动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宠》

第7章


  这番话让江绾烟放茶的手突然僵住。

  结婚一年,同床次数不超过五次,有三次是家中有人,被逼得做出样子。

  能有动静,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齐茵以为江绾烟有些不好意思,便解释道:“妈其实也没有催你们的意思,但是你公公毕竟六十了,他虽然不说,但是我也知道,他是想抱孙子的。”

  “妈,我们……”

  “妈就是想问你,有没有备孕的打算?”齐茵打断了江绾烟想说的话,直接问道。

  她心里一沉。

  其实此次回老宅,她就有想过齐茵会因为这等子事找她。

  但真正来临时,她又有些手足无措。

  江绾烟脑袋飞速运转着,捏紧茶杯。

  看着自己婆婆那双紧盯着自己的眼,半晌,才道——

  “我们现在的确没太往这方面考虑,比起要孩子,我们更想过二人世界,您也知道,我和启林认识没多久就结婚了,所以我们只能选择婚后培养感情……”

  江绾烟撒谎不带脸红,流畅的说完这番话。

  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完全是胡扯,形婚以来,他们私底下有约定,完全不往孩子方面考虑。

  用江绾烟的话来说,已经有了一场不幸的婚姻了,不想让自己的骨肉也过的不幸。

  陆启林自然是欣然答应,他也的确没想过和她要孩子,俩人最初形婚便签订了有关合同。

  不过齐茵却没有放弃劝她:“绾烟,生了孩子一样可以过二人世界啊,孩子交给我们带就好,不劳你们费心。”

  “妈,如果我没记错,小叔子半年后差不多就要回来了吧。”

  江绾烟口中的小叔子,就是陆启林弟弟陆启新,和陆启林同父异母,两年前被送去国外,现如今也快要归来了。

  江绾烟突然提到这个,让齐茵一愣。

  江绾烟扯起一抹笑,道:“现在陆氏家业大部分是交给启林不错,但若是我怀孕了,启林免不了要分神照顾我,随后小叔子又回来了,多多少少会分掉启林不少担子……妈,爸现在的心思我们没有揣测的完全,基业是不是真的交给启林也未可知,所以这样真的好吗?”

  江绾烟说话慢悠悠的,却字字句句掐在点上。

  她观察着齐茵的脸色有些发白,笑意更深,从古至今,只要是大一点的家业,多多少少都会夺权之争,更别说陆氏这种大豪门,还是同父异母……

  “想必您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儿子的权利被其他女人的儿子所夺吧?到那时候,妈想哭都没地方。”

  点到即止,齐茵会懂的。

  江绾烟放下茶杯,不顾齐茵已经沉下来的脸,伸了个懒腰,慵懒的说了句困了,便上了楼。

  她这前脚刚走,后脚楼母便从侧边的厨房出来,坐在了方才江绾烟坐的位置上坐下,看这架势是偷听了全程。

  “以前听外边传言,说你这媳妇傲气,自我,经常不给人面子,我还不太信,现如今亲眼看到才算领略到了,还真是个不好惹的。”

  楼母压低声音,却依旧有些尖锐,显然是对刚才饭桌的事耿耿于怀。

  “哼。”齐茵盯着江绾烟的背影,一脸不屑,方才伪装出的温婉脸色也全然垮掉。

  “你看看她刚才在对楼依摆出那般女主人的样子便知道了,我还没说什么,主都让她做了,提个生孩子的事把家产都拿出来说了,不想生就不想生……要不是江家如今在城中权势如此大,看谁纵着她。”

  “是了,一个二十岁出头的丫头罢了,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走着瞧吧,日子还长着呢,有的是办法。”齐茵眼神中的不悦加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宠》

第8章


  陆氏夫妇在陆家老宅住下后,楼依也闹着住下了。

  正值暑期,她刚填报完高考志愿,硬是说一个人在家中无聊,想要与陆启林夫妇作伴。

  陆家自也不好拒绝,于是给楼依安排了客房。

  江绾烟得忙着给公公操办大寿之事,得动用不少人脉,便免不了去一些应酬之地,每天很晚才回得来。

  平日里,陆启林在公司也忙得很,也顾不上回家。

  如此,楼依便总会去陆启林公司看望他,给他送各式各样的小点心。

  陆启林在外不近女色是众所周知的,可这一次他却纵着楼依进他公司在他办公室自由出入,就连他助理也对楼依彬彬有礼,免不得引起一阵小范围的议论。

  一来二去,有些风言风语传到江绾烟耳边,说是自己丈夫在外和一个小情人不清不楚的。

  江绾烟本来不在乎,可谣言愈传愈烈,楼依在家中还时不时的挑衅自己,玩些女孩子的小心思。

  虽上不得台面,但这些天居然也让江绾烟吃了许多哑巴亏。

  自己自然不好跟一个小女孩计较,于是全部都忍了下来。

  由是江绾烟再大度,也会有被刺激到极限的时候。

  这天,她终于一脸不开心的摔门进了房。

  ‘砰’的一声,窗帘都被掀起。

  陆启林刚好洗完澡出来,半裸着上身,脖颈处只搭了一块白色的毛巾,黑发末梢还在低着水,修长的身材是一绝,他也完全没注意到江绾烟赤裸裸的眼神,而是自顾自的走向床边坐下,用毛巾擦着头发。

  “陆太太又吃炸药了?”

  陆启林语气里满是讽刺,只当她又发大小姐脾气。

  “你能不能送你那个女人走?她老是住在咱们家算什么?”

  “先消消气。”

  陆启林根本不接茬,而是将桌上不知什么时候泡好的茶递给江绾烟。

  江绾烟冷眼接过,喝了一口,有些烫嘴,但一看便知是他提前凉在那的。

  可这杯茶却没让江绾烟灭火,她抿了一口,走过去又道:“还有,你私底下怎么玩我不管,但是在公司你们能不能注意点?你知不知道你们俩的八卦都传到我耳朵里来了?”

  陆启林闭眸,食指搭在太阳穴上轻轻揉着,不缓不慢的回答道:“最近你真是越来越容易动怒了。”

  “我不该动怒吗?你作为一个大公司的总经理,不应该本身注重洁身自好吗?公司声誉和个人名声有多重要你应该不需要我来科普吧?”

  “洁身自好?”陆启林捕捉到这三个字,睁眼看向江绾烟,眼里有一丝轻嘲的笑意:“你还是先问问自己有没有做到再来管我为好。至于名声,这个词从你口中说出来更为可笑。”

  陆启林字字戳江绾烟,把江绾烟直接气的七窍生烟,提高了嗓音:“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陆启林不慌不忙:“我从来不管你怎么玩,跟谁玩,也从不管你的名声狼藉是否影响到了我,没错吧?”

  江绾烟一时语塞,确实没错。

  陆启林何止是不管她,她在他那里简直就没有存在感。

  “如若流出了不好的传言,请人公关也就罢了,根本无伤大雅,可这一次陆太太如此着急,莫不是吃醋了?”

  “吃你妹的醋!”江绾烟气的一拍桌子,桌上的茶杯直接被震到了地上。

  还算烫的茶水直接泼到了江绾烟的脚踝处,灼烧感猛的传来!

  “好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宠》

第1章


  “放心进来吧,今天我丈夫出差了。”

  江绾烟穿着半透明丝质睡衣,妆容精致,媚眼如丝,冰凉的手紧紧握着赵以诚的温热的臂膀,把他从门外拉进来。

  别墅是欧式风格,共有三层,富丽堂皇,豪华无比。

  她用另一只手撩拨了一下头发,看着赵以诚紧张的样子,狡黠一笑,贴在他耳边道:“别紧张,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赵以诚发虚,他有些犹豫的在原地顿了顿,道:“我们还是回会所吧,在你家……我不自在。”

  “有什么好不自在的?一张床,两个人,甚至比会所的环境更好一些……”说着,江绾烟将手臂搭上了赵以诚的脖颈,娇嗔:“我和我老公结婚以来一直以来都是各玩各的,就算他亲眼看到我和你如此,他都不会管的。”

  说罢,江绾烟像蛇一般缠住了眼前男人的身子。

  她的手从赵以诚的肩划到胸膛,利索的帮他解开了衬衫的纽扣。

  上衣被她褪去,赵以诚的喉结动了一下,脸上多了些燥热的红晕。

  两人慢慢踱步到二楼,江绾烟利索的把手放到门把上一转,便齐齐进了门。

  把门关紧,赵以诚还把窗帘拉上,在确认一切无误后,他彻底放下心来。

  随即赵以诚逐渐大胆起来,一手抓住江绾烟的手腕,一手捏住她细软的腰肢,把衣服粗暴一扯,直接把头埋下来。

  “别猴急,待会记得轻点,我前几天感冒才好,身子有点虚。”江绾烟双手撑住赵以诚的胸膛,交代道。

  “知道了,绾烟。”赵以诚白皙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在灯光下有些别样的妖娆。

  双方衣物很快见底,他们刚准备下一步动作时,一声细微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

  “咔哒”。

  这一声直接把床上的男女的思绪打断。

  “砰”。

  接着,是一声不大的关门声。

  一阵脚步声传入耳道,江绾烟抓紧白色被单,竖耳聆听楼下动静。

  身边的赵以诚听到声音后,慌张的问道:“是谁?”

  江绾烟显然也没反应过来。

  赵以诚急了:“你不是说你家里没人吗?这是谁回来了,不会是……?”

  见江绾烟不说话,赵以诚有些急,一边穿衣服一边,还不忘推了推江绾烟:“行了,你别愣着了,快穿衣服啊。”

  比起赵以诚的慌张,江绾烟显得淡定无比,只是拿被单包住身体,把眉一挑,眼里甚至划过一丝狡黠:“别慌啊,说不定是送外卖的。”

  赵以诚急中带了一丝疑惑:“外卖?你点了什么?不对啊,外卖怎么会进你的家门……”

  脚步声伴随着还未说完的话,越来越近——

  “吱呀”细微的一声,书房门被从外边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着西装的,身型挺拔的男人,他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后,脚步戛然止住。

  他盯着江绾烟的脸看了几秒,没有暴怒,只是眼中划过一丝讶异和不易察觉的嫌恶。

  沉默半晌,男人沉着嗓音问出声:“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绾烟没有躲,更没有惊慌失措。

  她看着眼前的这位名义上的丈夫,她笑了一声道:“不好意思啊陆先生,看你不在,所以才和以诚占用了你书房的床,不介意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宠》

第2章


  男人看上去却十分平静,不说暴怒,除了一丝讶异,连别的情绪都看不到。

  江绾烟嫁给他一年了,这种类似的事干的还少吗?

  她喜欢玩,‘狐朋狗友’众多,她可以在高端宴会上得体社交,也可以在酒吧红灯区放肆的嗨。

  虽说只是一个女人,但也是金枝玉叶,真真正正的被宠大的,她风情万种,和众多男人相处的如鱼得水,她喜欢刺激喜欢新鲜,而且她认为,她想要的感觉,那个性格沉稳的陆启林也给不了。

  所以陆启林和她结婚一年以来,并不会管她,除开在媒体和公众前,他们很‘恩爱’,但真正意义上来说,夫妻两确实是形婚。

  江绾烟看着陆启林不说话,以为他在隐忍,所以愈发的蹬鼻子上脸,得意洋洋的看着他,仿佛在像他宣战。

  陆启林沉默半晌,淡然的瞥了赵以诚一眼道:“陆太太要包养小白脸我没兴趣管,但是带到家里来是不是过分了一些,我们好歹也是合法夫妻。”

  “过分吗?”

  江绾烟睁大了双眼,装作无辜的眨巴了两下,不慌不忙的把方才被赵以诚抓下来的衣服披在身上,慢慢的向陆启林走了过去。

  “我觉得并不过分啊,陆先生只怕是忘了,半年前也带着自己的秘书回家过?那次你们的地点还是在咱俩主卧呢……”

  江绾烟扶着下巴,装作冥思苦想了一会儿,继续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还拿了那女人的一血,把我们主卧白色床单都搞脏了,让佣人们手洗了好久呢。”

  陆启林显然没想到江绾烟会翻旧帐,可是半年前那件事确实有隐情。

  不过,两人的婚姻已经是名存实亡了,准确来说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存’过,所以即使发生了误会,他也不想解释。

  他嘴角浮出一丝冷笑:“所以你这是在报复我?”

  “你要这么想也可以。”江绾烟笑道:“不过我更多的是想自己娱乐,他可比你温柔多了。”

  她贴近陆启林,两人近在咫尺,远看好似调情,近看却知是挑衅。

  陆启林审视着江绾烟的脸,将目光慢慢往下,打量着那块被赵以诚撕碎的布料,以及衣不遮体的身子,最后将目光锁定在她的锁骨处,捕捉到了那一枚细碎的吻痕。

  看到这,他退后两步,眼眸深处划过深深的不屑,像无数次他看到她从外边玩闹回来后他看她的样子。

  江绾烟瞧着这般眼神,心中一滞,正要说什么,他却率先开口——

  “罢了,我今天提早回来不是跟你吵架的,给你十五分钟,整理好自己来主卧找我,有公事商议,谈完正事,你和他把屋顶掀了我都没意见。”

  陆启林没有再同江绾烟废话,也没有再这房间里多停留一刻,而是点燃了一根烟,留下这么一段话,率先走远。

  江绾烟注视着陆启林远去的背影,盯了许久,不知在想什么,良久,鼻腔中才发出一丝冷哼。

  “你先走吧。”

  她淡淡的瞥了一眼赵以诚,不慌不忙的理着自己的衣物,刚才的热情全都消失殆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宠》

第3章


  赵以诚走后,江绾烟花了五分钟就整理好了自己。

  换了件衣服,潦草的扎了个马尾,还顺便把妆都卸了。

  在对自己没有感情,甚至厌恶自己的丈夫面前,无需维持精致的自己。

  他们的婚姻是病态的,从今晚的事便可以看出,他人进门,丈夫还可以淡然面对,只是面无表情的说出谈公事三字,仿佛方才眼前的都是一堆沙草,他的反应也着实不是一个正常男人该有的反应。

  其实答案很简单,就是不爱而已。

  在整个滨城,陆启林给外界的印象是优雅得体,彬彬有礼的商业奇才,礼貌而温和,是全城女人想踏进陆家的梦的起源。

  而自己身为江家的小女儿,与陆家门当户对,顺理成章的在合适的年龄嫁了进来,却也看清了陆启林的真面目。

  性格上冷漠无情,工作上手段凌厉,外界没有一丝绯闻,在家里也没有一丝感情。

  江绾烟毕竟是女人,需要安全感,她不是没想过和陆启林培养感情,但她不论使出什么招,他都不为所动,她便放弃了,最终还是变成各玩各的这种局面。

  陆启林从没管过她,而她越来越放纵自己以后,乱、花、等名称被外界一个一个往江绾烟头上扣,和陆启林丝毫绯闻没有形成了鲜明对比。

  所以,即便江氏的财力可能更甚陆氏一筹,但外界都说江氏小女儿嫁给陆氏大公子,是糟蹋了陆氏大公子。

  不过江绾烟的父亲十分宠她,江家权势也大,所以这些风言风语也不过是那些人私底下议论罢了,威胁不到两家的关系。

  ……

  推门进主卧,她瞧见陆启林正在办公桌前专注的阅读一份文件,手上的烟快见底,烟灰却长出一截,就快掉落在办公桌上。

  江绾烟径直走过去,从陆启林手中夺过烟往烟灰缸里一摁。

  陆启林终于抬头,看着站在眼前的江绾烟,淡声道:“来了,坐吧。”

  他指了指床边的一张椅子,江绾烟顺了顺自己头发,冷眼道:“请不要在我的房间吸烟,你应该知道,我讨厌你抽的那个牌子的味道。”

  陆启林愣了一秒,随即淡笑,双手交握:“抱歉,烟瘾犯了。”

  从他们结婚以来,江绾烟是第一个提出要分房睡的人,陆启林不跟她争,主动把主卧让给她,自己去了书房,只有在双方父母来时陆启林才会进主卧,做出一个恩爱的模样,不过就算是同床,夫妻两也只不过是两人各睡一边,谁也不挨谁。

  不止是相敬如宾,更像是陌生人,从不气闷,更没有吵闹。

  偶尔有的也只是江绾烟看不惯陆启林那般从不失态,滴水不漏的模样,想尽法子去气他而已。

  结果自然是徒劳。

  “什么公事啊,非得这个时候说。”江绾烟漫不经心的看着自己精致而漂亮的指甲,问道。

  “下个月是我爸的六十大寿,妈刚才来电话了,说是让我们从明天起,回家住一阵子,给我爸过完生日再回来。”

  “明天?”江绾烟皱眉。

  “怎么?你有什么安排吗?”陆启林放下手中的笔,微微往后一靠,问道。

  江绾烟转了转眼珠:“不行,下个星期我和以诚约好了去马尔代夫。”

  “推后。”

  “不可能。”江绾烟果断。

  陆启林审视了江绾烟几秒,笑了一声道:“我记得上个月岳父收到了一大堆你和那个奸夫的私照,一气之下没收了你的零花钱,你现在哪有经济能力去马尔代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宠》

第4章


  次日。

  江绾烟一大早就起床了,化了一个得体而淡雅的妆容,再选了一套国内的品牌连衣裙,长发披肩,一改自己往常的形象,尽量把自己往端庄和大方靠拢。

  虽然不想,但自己好歹也是名门闺秀出身,到底还是知道轻重,也明白此次公公大寿的重要性。

  身旁的陆启林也换了一身正装,正在镜子前打理着自己的领带,看着他,江绾烟心里不免来气。

  她讨厌陆启林,讨厌他的威胁,她却无可奈何。

  上个月她只不过和赵以诚见了两面,便传到了自己父亲那里,被其减半了一个月的零花钱,弄得她这个月要无比拮据。

  这可不是偶然,她坚信这是陆启林放出的风,原因不过是她将陆启林拍卖回来的玉石赠予了赵以诚。

  真是个奸诈的小人,这一定是报复。

  “我告诉你陆启林。”江绾烟边翻找着不知被自己丢到哪里去了的婚戒,一边语气不善道:“这个星期要我像以前配合你在爸妈前演戏可以,但是我也是有条件的。”

  “说说看。”

  “你知道这个月我经济紧张,所以之后的旅游我需要你支援我这个数。”江绾烟用手指比划了一个数字,陆启林侧目,微微挑眉。

  “你只是去旅游,又不是把那儿买下来。”

  “我知道!但是以诚他开销大,我也愿意宠着他。”

  江绾烟扬眉挑衅道。

  陆启林戴好自己的婚戒,听到江绾烟这番话,半讽刺道:“你可真是不容易,自己都没钱了,还不忘供着别人。”

  江绾烟轻飘飘三个字:“我乐意。”

  “倘若我不肯呢?”

  “那我就破罐子破摔,你就别指望我们演下去了,你知道的,我没钱的时候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江绾烟加重了语气,另陆启林回忆起了以往不好的事情。

  是的,他娶回来了一个祖宗,他也深知江绾烟的性格,不能和她明面上对着杠,她吃软不吃硬,喜欢在平日里占上风,所以为了表面和平,许多事情只能顺着她。

  他像是不与她计较一般——

  “我答应你,你好好配合我便罢了。”

  听到这话,江绾烟才满意的扬起了一个笑容,可手边却没停下翻找戒指,好像自结婚以来,这枚戒指她都没戴过,平日里又有些丢三落四的性格,所以自然不知道被放到哪去了。

  此时,司机却已经站在门外催了,说夫人和老爷都在陆宅中备好了饭菜,只等陆启林夫妇了。

  江绾烟有些急了,当初也是她不愿意把戒指同陆启林的放在一起的,可关键时刻却也找不到。

  陆启林旁观许久,才道:“去茶几下的抽屉找找,兴许在那。”

  江绾烟道:“你知道个鬼!”

  陆启林懒得跟她争,而是率先撇下她,上了早已备好的车。

  江绾烟把偌大别墅能找的地方全部找了一遍,发动佣人们也无果,直到司机再来催:“少奶奶,老爷和夫人那边都是第三遍催了,这次客人到的多,不好太迟啊。”

  江绾烟将目光锁定在茶几,最终走了过去,拉开抽屉。

  里头躺着一枚明晃晃的钻戒。

  ……

  陆氏夫妇俩一路无言,江绾烟平日里和陆启林一起出行,总是喜欢挑衅奚落陆启林几句,今天却无比安分,目光望着窗外,一言不发,脸上还有些许的烧热。

  车子行驶了三十分钟,终于到达了陆家老宅。

  不同于夫妇俩的欧式风格,陆家老宅修建的古色古香,将现代建筑与明清风格巧妙的融合在了一起,有一番特别的味道。

  下了车,陆氏夫妇对视一眼,江绾烟主动挽起了陆启林的手臂,靠拢他,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味,一瞬间的晃神。

  “走吧。”陆启林低沉着声音。

  江绾烟的心跳莫名加快,不知为何。

  两人走到门前,敲了敲门,三秒后,门被打开。

  是一个黑发及肩的女子开的门,她开门看到陆氏夫妇后,将目光锁定在了陆启林身上,甜甜的唤了一声——

  “陆哥哥,你终于来了,伯父等你好久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宠》

第5章


  江绾烟见过这个女人,名叫楼依,也是城中名媛,跟陆家有远亲关系,和陆启林是亲梅竹马,很受陆父的喜爱。

  最重要的一点,楼依很粘陆启林,江绾烟与其结婚一年以来,经常见楼依联系陆启林。

  与江绾烟的骄纵火辣不同,楼依虽也是名媛,性子却乖巧温顺,只要是见到了陆氏夫妇,无一不是一口一个陆哥哥,陆嫂嫂的唤着。

  虽然甜,但是每次唤得江绾烟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且对于这个比自己小五岁,才高中毕业的18岁妹妹,江绾烟并不太喜爱。

  也说不清为什么,大概就是女人之间莫名的那种磁场和感觉,大概就是你一见她,就知道自己与她不会太合得来。

  不过陆父大寿将至,楼依出现在此也不奇怪。

  陆启林对楼依淡淡一笑:“小依长高了。”

  “是吗?”楼依兴奋一笑,挽住陆启林的另一边手臂:“陆哥哥就会哄我开心,想必是最近喝多了牛奶的缘故吧。”

  楼依吐了吐舌头,显得俏皮而可爱,陆启林顺手摸了摸楼依的头。

  “是吗?我还以为是前段时间楼妹妹去打生长激素的原因呢。”江绾烟开口,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问道。

  此话一下子把楼依噎住。

  楼依小时候生了场大病,身子不好,所以比常人矮了些,不过150厘米出头。

  她也一直想长高,这么多年却一直无果,这几个月不见,却一下子窜高了许多,不得不让人怀疑。

  但江绾烟发誓,撞到她去医院打生长激素纯属偶然,那次闺蜜桃井身子不适,陪她去了趟骨科,闺蜜看到了楼依楼依,起了八卦之心,因为一直也看她不爽,所以才一探究竟。

  楼依被戳穿,自然是脸有些涨红,抓着陆启林的手臂更紧了些。

  女子用手术变美大多不愿意在人前承认,都希望别人认为是天然的,身高同理。

  “想长高并无过错,你嫂嫂不过是心直口快了一些,别放在心上。”陆启林拍了拍楼依的肩,嘴角却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江绾烟笑出声,带着一丝讽刺的意味,楼依咬着唇,脸色涨的更厉害。

  “还在说什么,都过来就餐了。”

  圆桌主位上传来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放眼望去,则是陆父。

  陆父今日也身着范思哲正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根白发都没有,戴着眼镜显得端肃庄严无比,脸上的皱纹才能显出年岁。

  陆母则坐在陆父身边,穿着旗袍,笑容温婉,眉心一颗痣,看轮廓,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美女,即便是现在,也丝毫看不出五十多岁,足以见保养的有多好。

  陆父一发话,三人自然闭了嘴,江绾烟看着自己的公婆还是有些发怵的。

  圆桌上还有一对夫妇,江绾烟也见过,是楼依的父母,开房地产公司的,与陆家和江家都有合作,在滨城也是名门望族。

  江绾烟对其一一点了点头,微笑问好。

  到了圆桌,陆启林挨着其母坐下,江绾烟刚要挨着陆启林入座,楼依率先一步坐下,还不轻不重的推了江绾烟一下。

  “我要挨着陆哥哥坐。”

  声音有些发嗲,脸上却是一片纯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宠》

第6章


  这一推,差点让江绾烟差点没站稳。

  陆启林眼疾手快,扶住江绾烟。

  温热的触感从手臂传来,江绾烟还没反应过来,陆启林便收回了手。

  楼依母亲见状,立马轻声训斥:“小依,过来挨着妈妈。”

  楼依见状,嘴巴有些瘪,屁股却还不动,像是坐定了那个位置。

  “从前竟看不出楼妹妹对我的东西这么感兴趣?”

  江绾烟盯着楼依的脸,好似打趣道,话里颇有深意。

  楼依的手捏着裙摆,没有说话。

  “只是家有家规,你所坐的这个位置一直都是我的,包括你面前的这副碗筷,这个杯子,都是为我量身定制的。”

  江绾烟向来是个有话直说的人,性子辣,不会忍,况且都到这个份上了,人家女孩子不会听不懂。

  果然,楼依有些坐不住了,她看了陆启林一眼,悄悄扯了扯他的袖子,像是想让陆启林帮她说话。

  可陆启林却只是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道——

  “你嫂嫂说的不错,乖,不要任性。”

  楼母是一个会看脸色的人,见陆启林如此说了,便立马对楼依招了招手,使眼色道:“小依,快挪位置!”

  接着话锋一转,对江绾烟道:“小依还小,不懂事,太久没见陆先生有些想念,请陆太太不要介意。”

  楼依这才不情不愿的从陆启林身旁的椅子起身,挪了个座位。

  江绾烟满意的一笑,在楼依原先的座位上入座,瞥了楼依一眼道:“无妨,楼妹妹毕竟是咱们陆家的客人,不知道规矩不打紧,以后注意便是了。”

  言语之间,颇有女主人气势。

  楼母听了这话,脸色有些沉不住,却还是看了陆父陆母一眼,见他们没有发话的意思,只能点点头。

  “江小姐说的是。”

  此时,陆母齐茵也正好抬头,跟楼母交换了一个眼神,俩人眼中都颇有深意,不过只是一瞬,俩人便低下了头。

  气氛又安静了下来,餐桌上的人一时各怀鬼胎,半晌,陆父才开口道:“动筷吧。”

  这一声出来,众人这才拿起乌楠木筷子夹菜。

  众人在饭桌上开始商讨如何给陆父过生日,听陆父个人的意思,是打算要好好的大办一场。

  江绾烟一向别出心裁,在饭桌上又把自己各种新奇的点子说出,让陆父很是欣赏,当场便把生日之事交给了她这个儿媳一手操办。

  生日的事商讨好后,这场饭局也刚好结束。

  陆父和楼氏一家便出门散步了,江绾烟吃了挺多,本想率先上楼准备上去休息之时,齐茵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绾烟,你等等。”

  随行的陆启林和她同时停下.

  齐茵先对陆启林笑道:“你先去休息吧,妈找绾烟有事谈。”

  江绾烟对陆启林使了几下眼色,看意思是想杜绝此次谈话,让他解救她。

  但陆启林只是看了下表,没有搭理江绾烟,点头嗯了一声,便率先上了楼。

  齐茵拉过江绾烟的手,道:“过来坐。”

  江绾烟强忍着不情愿的跟着齐茵来到了沙发边。

  齐茵将茶几上泡好的茶水递给江绾烟道:“西湖龙井,你尝尝看。”

  江绾烟看着自己婆婆那副眼里含事的模样,端起茶杯吹了几下,喝了一口,才道:“妈,您找我有什么事快说吧,我昨天没休息好,还等着同您说完上楼睡觉呢。”

  齐茵一愣,随即笑了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妈就是想问问,你和启林也结婚一年多了,这肚子怎么没有一点动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宠》

第7章


  这番话让江绾烟放茶的手突然僵住。

  结婚一年,同床次数不超过五次,有三次是家中有人,被逼得做出样子。

  能有动静,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齐茵以为江绾烟有些不好意思,便解释道:“妈其实也没有催你们的意思,但是你公公毕竟六十了,他虽然不说,但是我也知道,他是想抱孙子的。”

  “妈,我们……”

  “妈就是想问你,有没有备孕的打算?”齐茵打断了江绾烟想说的话,直接问道。

  她心里一沉。

  其实此次回老宅,她就有想过齐茵会因为这等子事找她。

  但真正来临时,她又有些手足无措。

  江绾烟脑袋飞速运转着,捏紧茶杯。

  看着自己婆婆那双紧盯着自己的眼,半晌,才道——

  “我们现在的确没太往这方面考虑,比起要孩子,我们更想过二人世界,您也知道,我和启林认识没多久就结婚了,所以我们只能选择婚后培养感情……”

  江绾烟撒谎不带脸红,流畅的说完这番话。

  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完全是胡扯,形婚以来,他们私底下有约定,完全不往孩子方面考虑。

  用江绾烟的话来说,已经有了一场不幸的婚姻了,不想让自己的骨肉也过的不幸。

  陆启林自然是欣然答应,他也的确没想过和她要孩子,俩人最初形婚便签订了有关合同。

  不过齐茵却没有放弃劝她:“绾烟,生了孩子一样可以过二人世界啊,孩子交给我们带就好,不劳你们费心。”

  “妈,如果我没记错,小叔子半年后差不多就要回来了吧。”

  江绾烟口中的小叔子,就是陆启林弟弟陆启新,和陆启林同父异母,两年前被送去国外,现如今也快要归来了。

  江绾烟突然提到这个,让齐茵一愣。

  江绾烟扯起一抹笑,道:“现在陆氏家业大部分是交给启林不错,但若是我怀孕了,启林免不了要分神照顾我,随后小叔子又回来了,多多少少会分掉启林不少担子……妈,爸现在的心思我们没有揣测的完全,基业是不是真的交给启林也未可知,所以这样真的好吗?”

  江绾烟说话慢悠悠的,却字字句句掐在点上。

  她观察着齐茵的脸色有些发白,笑意更深,从古至今,只要是大一点的家业,多多少少都会夺权之争,更别说陆氏这种大豪门,还是同父异母……

  “想必您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儿子的权利被其他女人的儿子所夺吧?到那时候,妈想哭都没地方。”

  点到即止,齐茵会懂的。

  江绾烟放下茶杯,不顾齐茵已经沉下来的脸,伸了个懒腰,慵懒的说了句困了,便上了楼。

  她这前脚刚走,后脚楼母便从侧边的厨房出来,坐在了方才江绾烟坐的位置上坐下,看这架势是偷听了全程。

  “以前听外边传言,说你这媳妇傲气,自我,经常不给人面子,我还不太信,现如今亲眼看到才算领略到了,还真是个不好惹的。”

  楼母压低声音,却依旧有些尖锐,显然是对刚才饭桌的事耿耿于怀。

  “哼。”齐茵盯着江绾烟的背影,一脸不屑,方才伪装出的温婉脸色也全然垮掉。

  “你看看她刚才在对楼依摆出那般女主人的样子便知道了,我还没说什么,主都让她做了,提个生孩子的事把家产都拿出来说了,不想生就不想生……要不是江家如今在城中权势如此大,看谁纵着她。”

  “是了,一个二十岁出头的丫头罢了,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走着瞧吧,日子还长着呢,有的是办法。”齐茵眼神中的不悦加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宠》

第8章


  陆氏夫妇在陆家老宅住下后,楼依也闹着住下了。

  正值暑期,她刚填报完高考志愿,硬是说一个人在家中无聊,想要与陆启林夫妇作伴。

  陆家自也不好拒绝,于是给楼依安排了客房。

  江绾烟得忙着给公公操办大寿之事,得动用不少人脉,便免不了去一些应酬之地,每天很晚才回得来。

  平日里,陆启林在公司也忙得很,也顾不上回家。

  如此,楼依便总会去陆启林公司看望他,给他送各式各样的小点心。

  陆启林在外不近女色是众所周知的,可这一次他却纵着楼依进他公司在他办公室自由出入,就连他助理也对楼依彬彬有礼,免不得引起一阵小范围的议论。

  一来二去,有些风言风语传到江绾烟耳边,说是自己丈夫在外和一个小情人不清不楚的。

  江绾烟本来不在乎,可谣言愈传愈烈,楼依在家中还时不时的挑衅自己,玩些女孩子的小心思。

  虽上不得台面,但这些天居然也让江绾烟吃了许多哑巴亏。

  自己自然不好跟一个小女孩计较,于是全部都忍了下来。

  由是江绾烟再大度,也会有被刺激到极限的时候。

  这天,她终于一脸不开心的摔门进了房。

  ‘砰’的一声,窗帘都被掀起。

  陆启林刚好洗完澡出来,半裸着上身,脖颈处只搭了一块白色的毛巾,黑发末梢还在低着水,修长的身材是一绝,他也完全没注意到江绾烟赤裸裸的眼神,而是自顾自的走向床边坐下,用毛巾擦着头发。

  “陆太太又吃炸药了?”

  陆启林语气里满是讽刺,只当她又发大小姐脾气。

  “你能不能送你那个女人走?她老是住在咱们家算什么?”

  “先消消气。”

  陆启林根本不接茬,而是将桌上不知什么时候泡好的茶递给江绾烟。

  江绾烟冷眼接过,喝了一口,有些烫嘴,但一看便知是他提前凉在那的。

  可这杯茶却没让江绾烟灭火,她抿了一口,走过去又道:“还有,你私底下怎么玩我不管,但是在公司你们能不能注意点?你知不知道你们俩的八卦都传到我耳朵里来了?”

  陆启林闭眸,食指搭在太阳穴上轻轻揉着,不缓不慢的回答道:“最近你真是越来越容易动怒了。”

  “我不该动怒吗?你作为一个大公司的总经理,不应该本身注重洁身自好吗?公司声誉和个人名声有多重要你应该不需要我来科普吧?”

  “洁身自好?”陆启林捕捉到这三个字,睁眼看向江绾烟,眼里有一丝轻嘲的笑意:“你还是先问问自己有没有做到再来管我为好。至于名声,这个词从你口中说出来更为可笑。”

  陆启林字字戳江绾烟,把江绾烟直接气的七窍生烟,提高了嗓音:“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陆启林不慌不忙:“我从来不管你怎么玩,跟谁玩,也从不管你的名声狼藉是否影响到了我,没错吧?”

  江绾烟一时语塞,确实没错。

  陆启林何止是不管她,她在他那里简直就没有存在感。

  “如若流出了不好的传言,请人公关也就罢了,根本无伤大雅,可这一次陆太太如此着急,莫不是吃醋了?”

  “吃你妹的醋!”江绾烟气的一拍桌子,桌上的茶杯直接被震到了地上。

  还算烫的茶水直接泼到了江绾烟的脚踝处,灼烧感猛的传来!

  “好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宠》

第1章


  “放心进来吧,今天我丈夫出差了。”

  江绾烟穿着半透明丝质睡衣,妆容精致,媚眼如丝,冰凉的手紧紧握着赵以诚的温热的臂膀,把他从门外拉进来。

  别墅是欧式风格,共有三层,富丽堂皇,豪华无比。

  她用另一只手撩拨了一下头发,看着赵以诚紧张的样子,狡黠一笑,贴在他耳边道:“别紧张,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赵以诚发虚,他有些犹豫的在原地顿了顿,道:“我们还是回会所吧,在你家……我不自在。”

  “有什么好不自在的?一张床,两个人,甚至比会所的环境更好一些……”说着,江绾烟将手臂搭上了赵以诚的脖颈,娇嗔:“我和我老公结婚以来一直以来都是各玩各的,就算他亲眼看到我和你如此,他都不会管的。”

  说罢,江绾烟像蛇一般缠住了眼前男人的身子。

  她的手从赵以诚的肩划到胸膛,利索的帮他解开了衬衫的纽扣。

  上衣被她褪去,赵以诚的喉结动了一下,脸上多了些燥热的红晕。

  两人慢慢踱步到二楼,江绾烟利索的把手放到门把上一转,便齐齐进了门。

  把门关紧,赵以诚还把窗帘拉上,在确认一切无误后,他彻底放下心来。

  随即赵以诚逐渐大胆起来,一手抓住江绾烟的手腕,一手捏住她细软的腰肢,把衣服粗暴一扯,直接把头埋下来。

  “别猴急,待会记得轻点,我前几天感冒才好,身子有点虚。”江绾烟双手撑住赵以诚的胸膛,交代道。

  “知道了,绾烟。”赵以诚白皙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在灯光下有些别样的妖娆。

  双方衣物很快见底,他们刚准备下一步动作时,一声细微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

  “咔哒”。

  这一声直接把床上的男女的思绪打断。

  “砰”。

  接着,是一声不大的关门声。

  一阵脚步声传入耳道,江绾烟抓紧白色被单,竖耳聆听楼下动静。

  身边的赵以诚听到声音后,慌张的问道:“是谁?”

  江绾烟显然也没反应过来。

  赵以诚急了:“你不是说你家里没人吗?这是谁回来了,不会是……?”

  见江绾烟不说话,赵以诚有些急,一边穿衣服一边,还不忘推了推江绾烟:“行了,你别愣着了,快穿衣服啊。”

  比起赵以诚的慌张,江绾烟显得淡定无比,只是拿被单包住身体,把眉一挑,眼里甚至划过一丝狡黠:“别慌啊,说不定是送外卖的。”

  赵以诚急中带了一丝疑惑:“外卖?你点了什么?不对啊,外卖怎么会进你的家门……”

  脚步声伴随着还未说完的话,越来越近——

  “吱呀”细微的一声,书房门被从外边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着西装的,身型挺拔的男人,他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后,脚步戛然止住。

  他盯着江绾烟的脸看了几秒,没有暴怒,只是眼中划过一丝讶异和不易察觉的嫌恶。

  沉默半晌,男人沉着嗓音问出声:“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绾烟没有躲,更没有惊慌失措。

  她看着眼前的这位名义上的丈夫,她笑了一声道:“不好意思啊陆先生,看你不在,所以才和以诚占用了你书房的床,不介意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宠》

第2章


  男人看上去却十分平静,不说暴怒,除了一丝讶异,连别的情绪都看不到。

  江绾烟嫁给他一年了,这种类似的事干的还少吗?

  她喜欢玩,‘狐朋狗友’众多,她可以在高端宴会上得体社交,也可以在酒吧红灯区放肆的嗨。

  虽说只是一个女人,但也是金枝玉叶,真真正正的被宠大的,她风情万种,和众多男人相处的如鱼得水,她喜欢刺激喜欢新鲜,而且她认为,她想要的感觉,那个性格沉稳的陆启林也给不了。

  所以陆启林和她结婚一年以来,并不会管她,除开在媒体和公众前,他们很‘恩爱’,但真正意义上来说,夫妻两确实是形婚。

  江绾烟看着陆启林不说话,以为他在隐忍,所以愈发的蹬鼻子上脸,得意洋洋的看着他,仿佛在像他宣战。

  陆启林沉默半晌,淡然的瞥了赵以诚一眼道:“陆太太要包养小白脸我没兴趣管,但是带到家里来是不是过分了一些,我们好歹也是合法夫妻。”

  “过分吗?”

  江绾烟睁大了双眼,装作无辜的眨巴了两下,不慌不忙的把方才被赵以诚抓下来的衣服披在身上,慢慢的向陆启林走了过去。

  “我觉得并不过分啊,陆先生只怕是忘了,半年前也带着自己的秘书回家过?那次你们的地点还是在咱俩主卧呢……”

  江绾烟扶着下巴,装作冥思苦想了一会儿,继续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还拿了那女人的一血,把我们主卧白色床单都搞脏了,让佣人们手洗了好久呢。”

  陆启林显然没想到江绾烟会翻旧帐,可是半年前那件事确实有隐情。

  不过,两人的婚姻已经是名存实亡了,准确来说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存’过,所以即使发生了误会,他也不想解释。

  他嘴角浮出一丝冷笑:“所以你这是在报复我?”

  “你要这么想也可以。”江绾烟笑道:“不过我更多的是想自己娱乐,他可比你温柔多了。”

  她贴近陆启林,两人近在咫尺,远看好似调情,近看却知是挑衅。

  陆启林审视着江绾烟的脸,将目光慢慢往下,打量着那块被赵以诚撕碎的布料,以及衣不遮体的身子,最后将目光锁定在她的锁骨处,捕捉到了那一枚细碎的吻痕。

  看到这,他退后两步,眼眸深处划过深深的不屑,像无数次他看到她从外边玩闹回来后他看她的样子。

  江绾烟瞧着这般眼神,心中一滞,正要说什么,他却率先开口——

  “罢了,我今天提早回来不是跟你吵架的,给你十五分钟,整理好自己来主卧找我,有公事商议,谈完正事,你和他把屋顶掀了我都没意见。”

  陆启林没有再同江绾烟废话,也没有再这房间里多停留一刻,而是点燃了一根烟,留下这么一段话,率先走远。

  江绾烟注视着陆启林远去的背影,盯了许久,不知在想什么,良久,鼻腔中才发出一丝冷哼。

  “你先走吧。”

  她淡淡的瞥了一眼赵以诚,不慌不忙的理着自己的衣物,刚才的热情全都消失殆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宠》

第3章


  赵以诚走后,江绾烟花了五分钟就整理好了自己。

  换了件衣服,潦草的扎了个马尾,还顺便把妆都卸了。

  在对自己没有感情,甚至厌恶自己的丈夫面前,无需维持精致的自己。

  他们的婚姻是病态的,从今晚的事便可以看出,他人进门,丈夫还可以淡然面对,只是面无表情的说出谈公事三字,仿佛方才眼前的都是一堆沙草,他的反应也着实不是一个正常男人该有的反应。

  其实答案很简单,就是不爱而已。

  在整个滨城,陆启林给外界的印象是优雅得体,彬彬有礼的商业奇才,礼貌而温和,是全城女人想踏进陆家的梦的起源。

  而自己身为江家的小女儿,与陆家门当户对,顺理成章的在合适的年龄嫁了进来,却也看清了陆启林的真面目。

  性格上冷漠无情,工作上手段凌厉,外界没有一丝绯闻,在家里也没有一丝感情。

  江绾烟毕竟是女人,需要安全感,她不是没想过和陆启林培养感情,但她不论使出什么招,他都不为所动,她便放弃了,最终还是变成各玩各的这种局面。

  陆启林从没管过她,而她越来越放纵自己以后,乱、花、等名称被外界一个一个往江绾烟头上扣,和陆启林丝毫绯闻没有形成了鲜明对比。

  所以,即便江氏的财力可能更甚陆氏一筹,但外界都说江氏小女儿嫁给陆氏大公子,是糟蹋了陆氏大公子。

  不过江绾烟的父亲十分宠她,江家权势也大,所以这些风言风语也不过是那些人私底下议论罢了,威胁不到两家的关系。

  ……

  推门进主卧,她瞧见陆启林正在办公桌前专注的阅读一份文件,手上的烟快见底,烟灰却长出一截,就快掉落在办公桌上。

  江绾烟径直走过去,从陆启林手中夺过烟往烟灰缸里一摁。

  陆启林终于抬头,看着站在眼前的江绾烟,淡声道:“来了,坐吧。”

  他指了指床边的一张椅子,江绾烟顺了顺自己头发,冷眼道:“请不要在我的房间吸烟,你应该知道,我讨厌你抽的那个牌子的味道。”

  陆启林愣了一秒,随即淡笑,双手交握:“抱歉,烟瘾犯了。”

  从他们结婚以来,江绾烟是第一个提出要分房睡的人,陆启林不跟她争,主动把主卧让给她,自己去了书房,只有在双方父母来时陆启林才会进主卧,做出一个恩爱的模样,不过就算是同床,夫妻两也只不过是两人各睡一边,谁也不挨谁。

  不止是相敬如宾,更像是陌生人,从不气闷,更没有吵闹。

  偶尔有的也只是江绾烟看不惯陆启林那般从不失态,滴水不漏的模样,想尽法子去气他而已。

  结果自然是徒劳。

  “什么公事啊,非得这个时候说。”江绾烟漫不经心的看着自己精致而漂亮的指甲,问道。

  “下个月是我爸的六十大寿,妈刚才来电话了,说是让我们从明天起,回家住一阵子,给我爸过完生日再回来。”

  “明天?”江绾烟皱眉。

  “怎么?你有什么安排吗?”陆启林放下手中的笔,微微往后一靠,问道。

  江绾烟转了转眼珠:“不行,下个星期我和以诚约好了去马尔代夫。”

  “推后。”

  “不可能。”江绾烟果断。

  陆启林审视了江绾烟几秒,笑了一声道:“我记得上个月岳父收到了一大堆你和那个奸夫的私照,一气之下没收了你的零花钱,你现在哪有经济能力去马尔代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宠》

第4章


  次日。

  江绾烟一大早就起床了,化了一个得体而淡雅的妆容,再选了一套国内的品牌连衣裙,长发披肩,一改自己往常的形象,尽量把自己往端庄和大方靠拢。

  虽然不想,但自己好歹也是名门闺秀出身,到底还是知道轻重,也明白此次公公大寿的重要性。

  身旁的陆启林也换了一身正装,正在镜子前打理着自己的领带,看着他,江绾烟心里不免来气。

  她讨厌陆启林,讨厌他的威胁,她却无可奈何。

  上个月她只不过和赵以诚见了两面,便传到了自己父亲那里,被其减半了一个月的零花钱,弄得她这个月要无比拮据。

  这可不是偶然,她坚信这是陆启林放出的风,原因不过是她将陆启林拍卖回来的玉石赠予了赵以诚。

  真是个奸诈的小人,这一定是报复。

  “我告诉你陆启林。”江绾烟边翻找着不知被自己丢到哪里去了的婚戒,一边语气不善道:“这个星期要我像以前配合你在爸妈前演戏可以,但是我也是有条件的。”

  “说说看。”

  “你知道这个月我经济紧张,所以之后的旅游我需要你支援我这个数。”江绾烟用手指比划了一个数字,陆启林侧目,微微挑眉。

  “你只是去旅游,又不是把那儿买下来。”

  “我知道!但是以诚他开销大,我也愿意宠着他。”

  江绾烟扬眉挑衅道。

  陆启林戴好自己的婚戒,听到江绾烟这番话,半讽刺道:“你可真是不容易,自己都没钱了,还不忘供着别人。”

  江绾烟轻飘飘三个字:“我乐意。”

  “倘若我不肯呢?”

  “那我就破罐子破摔,你就别指望我们演下去了,你知道的,我没钱的时候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江绾烟加重了语气,另陆启林回忆起了以往不好的事情。

  是的,他娶回来了一个祖宗,他也深知江绾烟的性格,不能和她明面上对着杠,她吃软不吃硬,喜欢在平日里占上风,所以为了表面和平,许多事情只能顺着她。

  他像是不与她计较一般——

  “我答应你,你好好配合我便罢了。”

  听到这话,江绾烟才满意的扬起了一个笑容,可手边却没停下翻找戒指,好像自结婚以来,这枚戒指她都没戴过,平日里又有些丢三落四的性格,所以自然不知道被放到哪去了。

  此时,司机却已经站在门外催了,说夫人和老爷都在陆宅中备好了饭菜,只等陆启林夫妇了。

  江绾烟有些急了,当初也是她不愿意把戒指同陆启林的放在一起的,可关键时刻却也找不到。

  陆启林旁观许久,才道:“去茶几下的抽屉找找,兴许在那。”

  江绾烟道:“你知道个鬼!”

  陆启林懒得跟她争,而是率先撇下她,上了早已备好的车。

  江绾烟把偌大别墅能找的地方全部找了一遍,发动佣人们也无果,直到司机再来催:“少奶奶,老爷和夫人那边都是第三遍催了,这次客人到的多,不好太迟啊。”

  江绾烟将目光锁定在茶几,最终走了过去,拉开抽屉。

  里头躺着一枚明晃晃的钻戒。

  ……

  陆氏夫妇俩一路无言,江绾烟平日里和陆启林一起出行,总是喜欢挑衅奚落陆启林几句,今天却无比安分,目光望着窗外,一言不发,脸上还有些许的烧热。

  车子行驶了三十分钟,终于到达了陆家老宅。

  不同于夫妇俩的欧式风格,陆家老宅修建的古色古香,将现代建筑与明清风格巧妙的融合在了一起,有一番特别的味道。

  下了车,陆氏夫妇对视一眼,江绾烟主动挽起了陆启林的手臂,靠拢他,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味,一瞬间的晃神。

  “走吧。”陆启林低沉着声音。

  江绾烟的心跳莫名加快,不知为何。

  两人走到门前,敲了敲门,三秒后,门被打开。

  是一个黑发及肩的女子开的门,她开门看到陆氏夫妇后,将目光锁定在了陆启林身上,甜甜的唤了一声——

  “陆哥哥,你终于来了,伯父等你好久了。”

继续阅读《偏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