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辣前妻难招架赵绮晴傅西深,甜辣前妻难招架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甜辣前妻难招架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丹丹教主.
简介:三年的暗恋,五年的婚姻,八年的喜欢
赵绮晴嫁给了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傅西深
可婚后的傅西深冷淡疏离,甚至连陌生人都比不上
五年的忍辱负重,真的够了
顾辞远声音十分岑冷:“你要离婚?”“不然呢?”赵绮晴笑的温婉又疏离
“好,我签!”傅西深抿着唇,脸色出奇的冷

角色:赵绮晴傅西深
甜辣前妻难招架赵绮晴傅西深,甜辣前妻难招架小说免费阅读

《甜辣前妻难招架》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丈夫的冷漠


A市腊月初,比往年都要冷。
赵绮晴面无表情地窝在沙发里,听着楼下婆婆的叫骂声。
“赵绮晴你生不出孩子就算了?这都几点了还不做饭!你想饿死我跟小枫是不是?”
她嫁给傅西深的三年,婆婆李淑荣整天背地里骂她是不下蛋的母鸡。
可谁又知道,她的丈夫从一开始就没碰过她。
“快下来帮我整理书包,我还要上学呢!”一个少年紧接着催促。
傅小枫是傅西深的弟弟,简直就是个混世小魔王,当初没少折腾了赵绮晴。
在他看来,哥哥娶得这个嫂子比面团还好拿捏。
赵绮晴下楼,机械般的进厨房,做饭,给小叔子整理书包饭盒。
“妈,饭弄好了!”
李淑荣看她一副活死人的样子就来气,水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放:“赵绮晴你胆子肥了啊?花着我儿子的钱,住着我儿子的房子,竟然敢给我摆脸色?信不信我立刻给西深打电话,让他跟你离婚!”
赵绮晴手上的餐盘抖了下,深呼一口气,硬是挤出了一丝笑容:“妈,我没有。”
李淑荣才不信,阴阳怪气的,“赵绮晴,别以为有老太太给你撑腰,你就真的坐稳了这傅家太太的位置,在安宁面前你什么都不是!”
听到那个女人的名字,赵绮晴脸色发白。
傅小枫眼珠一转,显然看出了什么,咧嘴一笑:“你还不知道吧?安宁姐快要出院了,我哥要把安宁姐接回来跟我们住在一起哦。”
赵绮晴眼皮子一跳,摆放餐盘的手抖了一下。
李淑荣瞧不上她这副装模作样的委屈,冷哼一声,不耐烦的挥手:“别在我面前站着!影响我食欲,赶紧滚。”
赵绮晴也不停留,转身上了楼,重新窝在了沙发里。
傍晚左右,一辆迈巴赫停在门口。
赵绮晴倏地从沙发上起身,小跑到阳台往下看去。
从车里下来一名身姿修长的西装男人。
他容貌俊美,气质出众,简直比电视上的大明星还要好看。
男人似乎察觉到有人看她,抬头跟她对视了一眼。
冰冷,无情。
赵绮晴习惯了这种目光,嘴角扯了扯,没有一丝笑意。
傅西深进了房间,她像往常一样伺候他换衣服,给他放洗澡水:“老公,老夫人去佛寺差不多快一个月了,前天她老人家打电话回来还说要给你求个平安福呢。”
“我有事跟你说。”傅西深叫住了正在忙碌的她。
赵绮晴回过头。
傅西深一直用黝黑的眸子盯着她。
那里面有淡漠,有疏离,唯独没有温情。
薄唇动了动,傅西深沉声开口:“安宁要回来,明天你搬出去。”
赵绮晴的心一寸寸冷了下去。
果然,傅小枫说的没错。
“如果我不呢?”她的声音很轻,好似一团缥缈的烟雾。
傅西深皱眉。
眼前这个向来言听计从的女人,还是第一次忤逆他。
他声音一冷:“别忘了你五年前是怎么嫁给我的。”
赵绮晴怎么可能忘记。
当初安宁出了车祸,是她拨打的120,也是她给安宁输得熊猫血,傅西深感谢她,并许诺她一个要求。
当时赵绮晴只说了唯一的要求,就是跟他结婚。
那是她高中见傅西深第一面,就扎根心底的念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辣前妻难招架》

第2章 以后再也不伺候了


可当初医生断定安宁没有醒过来的可能,傅西深才答应了她。
为此,傅西深一直对她冷漠。
赵绮晴抬起下巴,直直看着他,毫不退缩:“我才是你的妻子,凭什么她回来我就要搬出去?”
傅西深倏地看过来,脸色慢慢下沉,眸子里的深邃越加骇人:“凭什么?就凭安宁说,是你五年前开车撞了她!”
赵绮晴先是楞了一下,接着竟然笑了,笑意有些苦涩:“我说我没有,你信吗。”
傅西深一步步靠近她,最后把她逼至墙角,冷声:“你认为我会信?”
男人一直用黝黑的眸子盯着她。
那里面全是突如其来的厌恶跟嫌弃!
“你这个心思不正的女人,我恨不得把安宁所受的苦,在你身上千百倍的讨回来!”傅西深脸上充满了冷峻。
赵绮晴被男人眼底的狠意震惊。
五年了,就算一块石头也该捂热了吧?
可他的心却还是冷的。
“我没有!”赵绮晴死死抿着唇。
傅西深居高临下睨着她,黝黑的眸子寒冰阴冷,找不到半点温度:“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应该知道怎么做。”
他走了。
只剩满室冷寂。
赵绮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苍白,疲惫。
这还是她吗?
当初她多骄傲的一个人啊,在这段感情里竟卑微成了这样。
真是可笑。
良久,她缓缓吐出一口气:“该是时候放过自己了……”
翌日。
傅西深一大早就带着安宁去医院复查了。
赵绮晴站在镜子前,脱去了穿了五年的围裙,换上白色连衣裙,提着行李箱下楼。
傅小枫翘着二郎腿看电视,抬头一看,“喂!你干嘛去?”
赵绮晴淡淡扫了他一眼,没有理会,径直往门口走。
傅小枫一看情况不对,连忙上前拉住了她的箱子,横眉冷目:“你聋子啊?没听到我跟你说话?房间你打扫了没有?饭你做了没有?一大早上的想去哪啊!”
十六岁的少年,没大没小,对这个嫂子不但没有半分尊敬,甚至还得寸进尺的吆五喝六,指手画脚。
赵绮晴把他的手指头,一根根掰开,冷着脸:“你听着小混蛋,从今以后,我不伺候你们了。”
明明她没用多大力气,可他故意大声叫:“妈!妈你快过来!这个死女人欺负我!”
“怎么了小枫?”
李淑荣下楼一看,脸色顿时就青了,她骂骂咧咧的拿着鸡毛掸子就往赵绮晴身抽:“我的天!你这个贱人竟然欺负我儿子!我打死你!”
从前这老女人也不是没打过她。
当初为了傅西深她都忍了。
可这次……
赵绮晴快速抓住,用力一扯就把鸡毛掸子扔到了地上,声音冰冷:“你再动我一下试试?”
李淑荣顿时被她镇住了。
反应过来后大叫:“赵绮晴你反了天了啊!我要让我儿子跟你离婚!”
从前看在老夫人面子上,她总是避免跟李淑荣有冲突,也不想被傅西深厌弃。
以前她怕。
现在她也不在乎了。
赵绮晴淡淡的开口:“随便。”
也不管后面的人如何撒泼,她拖着行李箱离开了傅家。
外面停着一辆红色法拉利,车上的男人英俊邪魅,向她招手:“小晴晴~快上来。”
赵绮晴坐上车,两人离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辣前妻难招架》

第3章 去小金库吧


辛墨是她发小,典型富二代。
辛墨试探的问:“真的决定好了?”
“我从来没这么清醒过。”
赵绮晴从出来后,嘴角就噙着一抹笑。
她原本就长得精致漂亮。
这一笑,仿佛驱散了多年的阴霾,变的明朗起来。
辛墨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想不开了,这五年我简直为你操碎了心,你说你怎么就偏偏喜欢那个渣男呢?”
赵绮晴点着下巴:“是呢,我怎么就这么傻呢。”
“幸好你醒悟的不太晚,再来这么五年,你都人老珠黄了。”
辛墨开玩笑的继续说:“我之前还在想啊,要是你老了被赶出来,我就勉为其难的娶了你做个伴,好歹我们是青梅竹马啊。”
赵绮晴白了他一眼:“乌鸦嘴。”
“对了,这是你让我准备的离婚协议,你看看。”
接过他那一叠协议,赵绮晴随便翻了下:“傅西深的东西我一样不拿,我从前不欠他什么,将来也不欠他什么。”
毫不犹豫的写下自己名字。
辛墨见她这么痛快,忍不住笑道:“行啊,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赵绮晴把笔收起来,微微扬眉:“走,去人民医院。”
“好嘞,我的晴晴大小姐~”
医院顶楼,是vip病人的专属。
找到1203室,她敲了敲门,然后按下了扶手,直接推门而入。
病床上,娇俏女人似乎是被她吓到了,惊恐的躲在被子里,泪眼汪汪的,对她十分惧怕。
傅西深脸色也沉下来,嗓音如冰凌似的:“你来做什么?”
赵绮晴不紧不慢的把包里离婚协议取出,递给他:“把这个签了,我立刻就走。”
傅西深接过来一看,脸色一点点的沉了下去,声音十分岑冷:“你要离婚?”
“不然呢?”
赵绮晴勾了下耳边秀发,笑的温婉又疏离:“这五年还真是难为你了,签了它,你就解脱了不是吗?”
傅西深拧着眉,寒着脸,神色异常凝重,不知道她玩儿这出又是什么把戏。
这时,病床上的安宁虚弱的喊了一声:“阿深……”
这一声,就像某种暗示。
傅西深看了看安宁,再度把视线放在赵绮晴脸上,喉咙动了动:“这件事回去再说,你先出去,别打扰到安宁。”
赵绮晴笑了,笑意不达眼底:“我是认真的,反正你都要接安小姐回去,我走了不是正好?免得碍你们的眼。”
“赵、绮、晴!”
男人的声音又冷又沉,似乎对她已经隐忍到了极限。
“安小姐可是看着呢,难不成……你喜欢上了我,不愿意离了?”
赵绮晴唇角勾起优雅迷人的微笑。
安宁楚楚可怜的望向傅西深,试探着男人的心思:“阿深你怎么了?”
赵绮晴冷眼看着男人,等他作出抉择。
“好,我签!”傅西深抿着唇,脸色出奇的冷。
赵绮晴满意的笑了。
拿着男人签好字的离婚协议,她潇洒离开,没有半分留恋。
然而刚一出了病房,眼角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往下流。
三年的暗恋,五年的婚姻,八年的喜欢,全部付诸东流。
人心都是肉长的。
说不难受那是假话。
好似有人用针尖扎她的心脏,一抽一抽的疼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辣前妻难招架》

第4章 年轻男子


再次回车上,她又成了优雅自信的赵绮晴。
辛墨轻笑:“小金库今天来了几个品相不错的,要不要过去看看?”
小金库取自“销金窟”谐音,娱乐畅快大肆消费的场所。
赵绮晴无语:“你没事吧哥哥?我才刚恢复单身。”
他眨眨眼,故作神秘:“其实是有个人要见你。”
“谁?”
“这个人你也认识,你去了就知道。”
赵绮晴沉吟片刻,点头:“好吧。”
辛墨在小金库有专属包间,两人进去后,沙发上的人也站起身看了过来。
他大约二十岁出头,个子极高,棱角分明的脸上,眉目有些锋利,看到她后,一抹亮光自眼底划过。
“姐,我们又见面了。”
眼前的年轻男子,让赵绮晴倍感熟悉,可又想不起在哪见过。
“你忘了?六年前你跟你爸在莫县,不是资助了一个贫困生吗?”
经辛墨这么一提,赵绮晴这才恍然大悟。
“你是……容彦?”
年轻男子原本锋利的眉眼顿时柔和下来,嘴角扬起一抹迷人的笑容:“是我。”
容彦是个十分健谈的人,赵绮晴从辛墨口中得知,容彦现在是个当红模特,早已经脱离贫困山区,成了A市杂志上常出现的名人。
赵绮晴曾满心都是傅家,很少去关注那些娱乐项目,如今一想曾经的小可怜变成白天鹅,既欣慰又感叹。
聊了一会,三人准备离开。
可刚一路过吧台,一个绿色酒瓶朝着赵绮晴头上飞了过来。
让人意外的是。
容彦动作比她还要快,先一步将她护在怀中,哐当一声,酒瓶重重砸到了他的后背。
“你没事吧姐?”
赵绮晴十分感激,连忙检查他后背,幸好没受伤,冷着脸把视线转向瓶子飞过来的方向。
一看,竟然是傅小枫!
“死女人!你竟然背着我哥出轨!”
傅小枫跟一群狐朋狗友喝酒,早就看到赵绮晴跟两个男人进了包间,半天才出来,也不知做了什么见不得人勾当,见他们有说有笑,脑子一热就把手里瓶子扔了出去。
辛墨挽起袖子就要上前:“嘿!这小子是不是欠揍了。”
赵绮晴拉住了辛墨,“我来。”
她一步步走到傅小枫面前。
傅小枫撇嘴:“瓶子又没砸到你!”
赵绮晴面无表情,平静目光无端的让人害怕:“我有些话很早就想跟你说了。”
“什么?”
“你知道你有多让人讨厌吗?我嫁给你哥五年,你从来没叫过我嫂子,张口闭口死女人这个称呼,你上学我要照顾你,你放学我还要照顾你,平日里不是对我指手画脚,就是出言不逊,你念了十七年的学,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
傅小枫听她骂自己,眉毛一横,“你这个……”
“闭嘴。”
赵绮晴严厉打断了他,继续说:“我跟你哥已经离婚,跟你们家没有任何关系,我跟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你没资格,也没权利过问,如果你继续挑衅我,不好意思,你这个未成年就要进局子一趟了。”
傅小枫涨红了脸,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喉咙。
赵绮晴不再理会他,转身离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辣前妻难招架》

第5章 写日记的人是谁


跟辛墨与容彦道别后,赵绮晴回到了父亲的老宅。
房子里到处都是灰尘,已经很久没打扫了。
赵绮晴带上围裙开始收拾。
从沙发底下,她发现了与傅西深的结婚照,照片上的她笑颜如花,而身侧的傅西深一脸冷漠,眉宇间尽是不耐。
旁边还放着她写过的笔记。
日记上记载男人喜欢吃的东西,用的东西,一系列等爱好。
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傅西深的身上,她努力的想经营好这段来之不易的婚姻,可现实却给了她一记响亮耳光。
眼眶内酸溜溜的,赵绮晴抬头,逼自己把眼泪咽下去。
短信铃声打断了她,拿起来一看,是容彦发来的。
【姐,六年前你帮我,六年后我帮你,放手去做,我就是你的后盾。】
赵绮晴心底暖流划过。
虽说容彦是真心想要报答她,可她并不想依赖任何人,自从跟傅西深结婚后,为了当一个好太太,她收起了所有脾性,差点忘了,曾经的她有多潇洒。
拿起电话,赵绮晴拨通了那个号码。
“赵绮晴,你又想干什么?”那头是傅西深漠然的声音。
她的声音同样没有温度,仿佛当他陌生人,“明天周一,记得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傅西深皱眉:“你……”
嘟-
那边不等他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他死死捏着手机,目光发沉。
“阿深,谁给你打的电话?”
卧室内的床上,安宁疑惑的看向阳台这边。
傅西深把手机收起来,若无其事的走过去,给她压了压被子:“没什么,你先把药喝了。”
安宁苍白的小脸让人心疼,她握住男人的手,可怜巴巴的撅嘴:“中药汤子太苦了,味道呛的我心里难受。”
傅西深挑了下眉:“记得咱们做笔友时,你不是说过你不怕中药吗?乖,把药喝了才能痊愈。”
他也只是随意一说,却没发现安宁的眼底闪过什么。
很快,她又扬起小脸,大眼睛水汪汪的:“嗯,我听阿深的。”
安宁昏迷了五年,身体瘦弱,面无血色,性格还停留在上学时期。
这样的她让男人心疼:“下次我让魏助理把中药换成西药。”
安宁嫣然一笑,搂着他手臂撒娇:“阿深对我最好了。”
离开房间后,傅西深下楼,李淑荣端着一碗人参汤过来:“安宁好点了没?”
“她刚喝完药,正在跟她父母通电话。”
李淑荣笑了笑:“阿深,人家安宁的父亲是强威集团的董事长,他同意咱们把安宁接过来,也是变相答应你跟安宁的婚事呀,咱们家可不能怠慢了安宁。”
看着母亲对安宁体贴照顾的样子,傅西深突然想起了去年赵绮晴感冒生病那次。
当初李淑荣在楼下发火摔东西,赵绮晴拖着病容下来做饭。
心里刚有那么点复杂,傅西深就掐断了,先是撞倒安宁,又趁人之危,费尽心机的嫁过来,全是她咎由自取。
李淑荣左右瞧了瞧:“小枫哪去了?一整天不见影。”
刚说完,就听大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
傅小枫阴沉着脸,带着满身怒意回来了。
“小枫,你怎么了?”
李淑荣赶紧放下碗,凑到小儿子身边查看。
傅小枫挥开她的手:“我没事妈。”
随后,他看向自己大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哥,我今天在酒吧看到赵绮晴了,她跟一个男模特走得很近,关系不一般。”
傅西深脸色一冷:“跟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辣前妻难招架》

第6章 去民政局离婚


“好像叫什么容彦,旁边还有辛墨那个讨厌的家伙。”
“什么?她竟然敢出轨!”李淑荣气的脸色发黑,尖锐着嗓子咒骂:“她还要不要脸啊!她在哪?看我不撕烂她!”
“赵绮晴说跟我哥已经离婚了!”见大哥脸上阴沉的可怕,傅小枫又问了句:“她说的是真的?”
傅西深一直抿着唇,脸色沉沉的没说话,显然是默认。
李淑荣不知道想到什么,愣了下,随即脸上有了笑意:“离婚了才好呢!算她识趣!在我心中只承认安宁是我的儿媳妇,她算个什么东西!”
不知怎么回事,李淑荣咒骂的话,听在傅西深耳中分外刺耳。
他冷着脸:“不要再说了。”
拎起一旁外套,离开了宅子。
傅小枫怔怔看着大哥背影:“妈,赵绮晴真的不再回来了吗?”
李淑荣冷哼一声:“她敢!就算她要离婚,也别想分我儿子的一分钱!”
傅小枫没说话,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
忽然,他发现有一束视线盯着这边,下意识抬头看去。
安宁静静的站在栏杆前,不知道多久了。
对上他惊讶的目光,她轻轻一笑,声音格外温柔,“小枫弟弟。”
听妈说过,安宁是商业大佬的独生女,对大哥的事业很有帮助,而赵绮晴只是个无父无母的小孤女,只会花大哥的钱。
高见立下。
傅小枫对安宁露出友好笑容:“安宁姐。”
第二天,赵绮晴一大早起来特意打扮。
她把衣柜里那件黑色紧身连衣裙拿出来穿上,曾经有一次她穿出去给傅西深看,被他说难看,从那后她再也没穿过。
如今她不但穿上了,还画了个精致妆容,搭配姨妈色口红,气场两米八。
傅西深跟她一起到的民政局。
赵绮晴皮笑肉不笑的勾着唇:“走把傅先生,我忙的很,咱们得速战速决。”
傅西深扫了眼她脸上笑容,目光沉沉,“这么着急,是为了那个男模?”
赵绮晴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才知他误会什么了。
但她并未解释,而是似笑非笑的挑了下眉:“我私人的事,傅先生没有权利过问吧?”
傅西深不喜欢她这种态度,好似他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你喜欢他?”
见他还在追问,赵绮晴有些不耐烦:“没错,我就是喜欢,现在满意了?那么傅先生,我们可以离婚了吗?”
傅西深唇瓣抿成直线,俊美的面容上笼罩着一层寒霜。
既然她这么着急,那他成全她。
民政局办理手续只用了几分钟。
赵绮晴看着手里的离婚证,眼眶突然发涩。
从今以后,两人再也没有关系了。
她再也不用为了他委曲求全!
深吸一口气,她把所有痛苦用力咽下去,再抬头,嘴角笑容明媚。
就在这时,一亮黑色的迈巴赫停在她身边。
一双大长腿从车上下来。
紧接着是穿着一身夹克的容彦,俊美锋利的眉眼看到她后,迷人的笑意弥漫上唇角:“我来接你。”
赵绮晴愣了一下:“辛墨不是说要来吗?”
“他去小金库包场,说晚上要给你庆祝一下,让我先来接你。”
他很主动的把她的包包拎过来:“姐,先上车,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瞧着他神神秘秘的,赵绮晴被勾起了好奇心:“你先说,我在决定要不要去。”
容彦无奈的叹气:“姐,我说了还有什么神秘感。”
赵绮晴见他苦哈哈的样子,忍不住发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辣前妻难招架》

第7章 是她背叛了他


傅西深从门口出来时,正好看到有个男人低头凑近赵绮晴耳边不知说什么。
赵绮晴笑的那样开心,一双明眸璀璨极了。
他原本要进车里。
可他停下了。
转过身冷冷盯着那一对男女,眼里带着冰天雪地般彻骨冷意。
两人结婚后,她从来没这么笑过。
耳边是她说不完的唠叨,全是些鸡毛蒜皮的琐事,那双眼睛里每一次望向他时,都小心翼翼的样子。
他其实并不喜欢她那样,觉得烦躁。
没想到离了婚,她像变了个人,从内到外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因为那个男人吗?
傅西深嘴角冷笑。
一个出轨不自爱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他看一眼!
“先生?”
魏助理见自家老板一直不上车,小心翼翼的提醒了下。
傅西深收回视线,坐进了车:“回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魏助理错觉,总觉得先生很生气,脸色好吓人……
赵绮晴刚坐上副驾驶,眼角余光看到了傅西深离开。
车子行驶后,她看着外面飞驰而过的树木发呆。
她的落寞被容彦看在眼中,他不动声色的敛去眼底情绪,“姐你在想什么?”
耳边是青年好听的声音,赵绮晴回过神笑了笑:“没什么。”
视线中,容彦侧脸看五官更立体,颇有点混血的风范。
傅西深当年在学校是有名的校草。
可容彦丝毫不逊色,宽肩细腰大长腿,堪比国际名模。
“你……为什么选择模特这行业?”
赵绮晴曾以为凭他的好成绩,会走上学霸道路。
“当初随便试镜了下,没成想,从那之后进了模特圈。”
顺着车镜,他看了眼赵绮晴,假装不经意的问:“姐你不喜欢模特这行业吗?”
赵绮晴摇头,目光柔和:“倒不是,只要你出息了,在自己的领域发光发热,都是一样的。”
青年眼底有了笑意,稳稳刹车,“到了姐。”
面前是个颇为复古的二层小洋楼。
有个满头白发的老翁坐在藤椅上喝茶。
老翁转过身来,对着她微微一笑:“晴丫头。”
赵绮晴愣住,不敢置信。
老人叹了口气:“你的事我都知道了,委屈你了。”
眼眶一酸,她扑进老人膝下:“外公,这些年你去哪了?”
五年前,盛辉公司资金被盗,证据指向父亲,不仅被董事会开除,还要面临坐牢境地。
又因继母跟继妹又携款私逃,父亲抑郁跳楼。
老爷子开口:“我一直在查当年公司资金盗窃的事,发现跟强威集团有关,你父亲是被人当了替罪羊。”
强威集团是A市最大房地产公司,董事长是安林。
正是安宁的父亲。
在赵绮晴沉吟之际,老爷子拿出一份文件,放到她手里:“丫头,这是盛辉公司百分之五十股份,别问我怎么拿到的,我知道你需要这个。”
赵绮晴抿着唇,神情郑重,“我会把陷害父亲的人找出来,证明清白,一定不会辜负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辣前妻难招架》

第8章你后悔跟她离婚吗?


傅公馆。
李淑荣正指挥佣人把赵绮晴住过的痕迹全部抹除,睡过的床单,穿过的拖鞋,带过的围裙,连用过的碗筷都全部扔掉。
“你这是干什么?”回来的傅西深微微皱眉。
李淑荣轻哼了一声:“那个女人的东西留着干什么?安宁以后可是要嫁过来的。”眼珠一转,她连忙凑过来:“阿琛,你跟她不是离婚了吗,我可告诉你啊,钱都是你辛辛苦苦挣来的,她一分钱都别想拿!”
他淡淡道:“她什么都没要。”
李淑荣明显不信,“不可能!她一分钱没有,怎么会不狠狠捞你一笔?要不她哪来的钱在外面养野男人?”
想到赵绮晴跟那个男模的关系,傅西深太阳穴突突直跳,不想在应付李淑荣,直接吩咐魏助理拿离婚协议拿给她看。
上了楼,安宁正坐在窗前看书。
她抬起头,对着他柔柔一笑:“你回来了。”
傅西深看着她恬静的笑容,心底的烦躁慢慢平静下来。
“身体好一些了吗?”
“还好,闷在房间里很无聊,随便找了本书打发时间。”安宁把书轻轻放在床头柜上,站起身从后面抱住男人的腰:“阿深,你后悔跟她离婚吗?”
傅西深嗓音低沉:“有什么可后悔的,我并不爱她,更何况,是她先出轨。”
安宁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男人转过身,搂住她:“别再提她,目前最重要的是你的身体,下月安伯伯为你举行一场宴会,要快点好起来。”
安宁眨眨眼笑了,“知道啦。”
傅西深离开后,她拨通了安家管家电话。
“大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把赵绮晴开车撞我的事情,告诉我爸爸,该怎么说,你明白吗?”
“是的小姐。”
挂断手机后,安宁转头看向窗户上的一株仙人掌,嘴角缓缓勾起。
傅西深回到公司,把魏助理叫到面前:“我让你准备的‘深海之心’怎么样了?”
魏助理恭敬道:“先生,M国那边给出消息,大约一个星期左右会空运过来。”
‘深海之心’项链是国际著名大师k的成名作品,全国只有一条,价值连城,先生费了好大精力买下,打算在安家宴会上,向安小姐求婚。
魏助理鬼使神差想起跟了先生五年的太太。
先生从来没送过太太礼物,别说贵重的项链了,连花都没有。
有一次太太拎着食盒来公司探望先生,被先生冷着脸赶走,太太成了全公司笑柄,所有员工都知道先生不把太太当回事,后来太太又来过几次,都被前台拒之门外。
魏助理叹息,先生对待太太,远不及对待安小姐温柔的万分之一。
男人轻轻嗯了一声,没在言语,低头处理文件。
这时,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一看是他的好友秦放。
傅西深接通:“什么事?”
对方是个轻佻的年轻男人声音,“傅西深,你看看网络上的最新头条。”
傅西深不知道他搞什么鬼,打开手机,漫不经心的一扫,视线瞬间凝住。
是一张赵绮晴跟那个男模亲密照片,一个低着头,一个仰着脸,角度看上去就像在接吻。
醒目红色标题【震惊!天景总裁被迫离婚,当红男模成功上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辣前妻难招架》

第9章 挖苦我?


“……”
他脸色瞬间就沉了。
秦放仿佛料到了他现在的脸色,戏谑笑道:“哎呀呀,我竟然是从热搜上知道你离婚的消息,怎么样,戴绿帽的感觉好不好?”
“……滚。”
“哈哈,赵绮晴是个好女人,你这家伙也不知道珍惜,也就是她一根筋能忍你五年,换成别人早就把你给甩了。”
傅西深不悦:“我又不喜欢她。”
“对对对,你喜欢那个安宁对吧?”
秦放见过大学时期的安宁。
都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他一眼就看出安家那个大小姐不是省油的灯。
秦放倒是对赵绮晴印象很不错,她对傅西深足够好,又把顾家打理的井井有条,任劳任怨,可惜了。
傅西深黑着脸:“你打电话过来只是为了挖苦我?”
“我呢,是来告诉你,你前妻花大手笔把小金库一楼全包了,我很荣幸被她邀请过来参加派对,好了不说了,我要看跳舞了。”
那边挂断了电话。
傅西深面无表情的看了会手机,随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忙碌文件。
可就在下一刻。
魏助理突然进来,“先生,老夫人回来了。”
小金库内。
赵绮晴之所以把秦放请来,其实是有目的的。
很少人知道秦放是副市长次子,他主要产业在海外,这次回来是跟盛辉集团签约一笔单子。
奈何盛辉董事会的人们压根瞧不上这匹冉冉升起的新星,一直拒之门外。
她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赵绮晴端着酒杯,笑颜款款的走过去:“秦先生,一年不见,你还是这么俊美帅气。”
秦放有一双典型的丹凤眼,痞帅痞帅的,天生自带笑脸:“倒是赵小姐让我大吃一惊,很难想象我眼前这个美丽性感,精致优雅的女人跟两年前是同一个人。”
赵绮晴晃了晃酒杯,嘴角笑意不减:“人都是会变的,总要向前看不是么。”
秦放故意凑近了她,声音放低,半开玩笑似的说:“我其实有些不明白,赵小姐明知道我是傅西深的好友,为什么还要请我来?难道是赵小姐对我帅气的外表产生了迷恋?”
赵绮晴知道这个男人喜欢开玩笑,也不恼,而是顺着男人的举动附耳过去。
轻轻说了一句话,秦放脸色瞬间正经起来。
他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她,“你这么聪慧的女人,傅西深那家伙绝对会后悔的。”
赵绮晴嘴角的笑意淡了下:“他是过去式,提他干什么。”
“说的也是,从今以后,咱俩世界第一好了!那么美丽的赵小姐,能否请你跳支舞呢?”秦放又继续嬉皮笑脸,刚把手伸过去,就被一个声音打断。
容彦迈着大长腿,端着一杯果汁,看也没看秦放一眼,直接换走了赵绮晴手上的酒:“姐,喝多了头会疼。”
让秦放惊讶的是,赵绮晴竟然没有半分排斥,顺其自然的接下了那杯果汁。
他又把实现转到青年身上,一愣,这青年容貌好,气质佳,不愧是当红有名的超级男模。
乖乖……
他仿佛已经预料到了傅西深日后的悲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辣前妻难招架》

第10章挑衅


容彦很有礼貌的对秦放点了点头,接着,面向赵绮晴,唇角微挑:“听辛墨说你学过舞蹈,要不你教教我?”
赵绮晴心情却出乎预料的好,“没问题。”
两人携手去了舞池,秦放回过神,再度摇头叹息:“这个男模也不简单啊。”
容彦毕竟是模特出身,学起舞蹈来得心应手。
早就让DJ把灯光换了颜色,整个星光璀璨的舞台,两人跳的很有默契。
辛墨在下面一边喝酒一边吹口哨。
可能是多年不跳,赵绮晴最后那一下脚跟不稳,突然就摔了下去。
容彦眼疾手快,大手从她的后背包抄,把她整个人往怀里一捞。
赵绮晴紧紧贴着他身前,似乎能听到他急促鼓震的心跳声。
傅西深刚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那个平日里温和端庄的女人,此刻竟趴在别的男人怀里,像一个迷人性感的惹火妖精。
“……”
傅西深脸部线条瞬间冻结,阴沉而可怕。
容彦在赵绮晴耳边低声:“姐,他来了。”
赵绮晴早就从对面的大玻璃镜里发现了那个男人,她就像没看到一样笑了笑,把耳边凌乱的秀发别过去:“我有些饿了,先去吃点东西。”
容彦松开她,跟着一起下舞池。
路过傅西深旁边时,他略微停顿了下,抬了抬眼皮。
这一眼在傅西深看来,显然就是挑衅。
“赵绮晴你站住!”
赵绮晴背对着他停了一下,转过身,嘴角扬起清浅的弧度:“傅先生怎么来了?我记得没错好像没请你吧?”
傅西深先是看了眼容彦,对上青年略带敌意的目光,微微眯眼。
话却是对着赵绮晴说的,“我想你应该注意一下,我们两个刚离婚你就闹出这么多绯闻,你无所谓,我傅家还要顾及颜面。”
赵绮晴觉得可笑:“轮不到你教训我吧?再说了,我喜欢谁跟谁在一起,跟你有关系吗?“
“你错了,我并不想多管闲事,但是你闹得这么高调,已经传到了祖母耳朵里。”男人沉着一张脸站在原地,那目光冷的跟夜色融为一体。
赵绮晴嘴角笑意僵住:“老夫人回来了?”
“嗯,她老人家想要见你。”傅西深嘴角冷冷一扯,扫了眼后面的容彦,意有所指,“当然,如果你忙着跟男人约会,也可以不去。”
男人头也不回的离开,赵绮晴神情复杂,考虑了一下,准备抬脚跟上。
“姐。”
见容彦也要跟上来,她回过身子安抚他:“别担心,我没事的。”
远远看着赵绮晴离开的背影,容彦眼里的光都黯淡了。
这时,他注意到墙角那边的人影。
秦放一脸尴尬的走了出来,轻咳一声,“那个……我在外面抽烟正好听到了他们谈话。”
容彦一脸冷淡,没有理会他。
秦放摸了摸鼻子,为他对自己的敌意感到好笑,“你喜欢赵绮晴对吧?放心,我没有要跟你抢女人的意思。”
容彦凉凉的扫了他一眼:“外面风大,秦先生还是早点回去吧。”说完就走了。
秦放愣了一下,摇头失笑。
继续阅读《甜辣前妻难招架》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