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音音顾北沉《惟愿余生你不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惟愿余生你不在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金子miss
简介:父母重男轻女,姐姐惨死,丈夫见死不救
她从人人羡慕的顾太太变成人人可欺的可怜虫
为了复仇,她不惜一切代价,誓要仇人千万倍偿还
可面临死亡之际,他的出现,再次玩弄她的人生……
角色:安音音顾北沉
安音音顾北沉《惟愿余生你不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惟愿余生你不在》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你是不是疯了?


从殡仪馆出来,安音音手里紧紧抱着她姐姐的骨灰盅。

    这一刻起,她再也没有爱她的人了。

    丈夫被小三勾走,父母重男轻女,只知道吸她们姐妹二人的血,如今姐姐走了,只留她一人行尸走肉般活着。

    她的人生已经看不到希望了。

    无能的她,连给死去的姐姐找回公道的能力都没有,她还有什么脸活着?

    如同魔魇了一般,安音音走着走着,走进了车流中,四周都是鸣笛声。

    这时,一道尖锐而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安音音只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人拽住,等她回过神来,她已经被拉到路边。

    “你是不是疯了?没见过你这么急着找死的!”

    是顾北沉,她的丈夫。

    此时他一脸担忧跟着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一个担心妻子的好丈夫,可实际上,他是杀死她姐姐的帮凶!

    “北沉,你不要这么凶音音,音音的姐姐刚去世……”

    一道柔弱的声音响起,安音音瞬间抬起头,当她看到那张伪装娇弱,矫情做作的脸后,所有的理智瞬间褪去,化作滔天的愤怒跟恨意。

    安音音冲上前,对着安筱杏的脸就是狠狠一巴掌,“你竟然还有脸来见我?你害死了我姐姐,你知道她生前经历了什么吗?为什么你这么狠心?为什么?”

    安音音一声比一声痛苦,最后喉咙沙哑得连说话都直颤抖。

    安筱杏是她二伯的女儿,因为她有个弟弟,安父安母没有儿子,将她弟弟当成亲生儿子看待,连带对安筱杏也十分疼爱,唯独对她们两个亲生女儿,他们多看一眼都厌恶。

    顾北沉是出了名的豪门子弟,一次意外,她跟顾北沉相识,后面顺其自然地相知相爱,一毕业就结婚。

    她以为她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谁想到,结婚四年的丈夫跟安筱杏搞上了,她姐姐因跟安筱杏竞争同一个封面模特的名额,她所谓的丈夫竟然封杀她姐姐,最后她姐姐走投无路,只能到处求人,好不容易求到一个上台的机会,却在去参加走秀的路上,被人绑架,她姐姐遭遇了生不如死的待遇后,最后被碎尸了。

    根据警局的调查,她姐姐是被三个极端粉丝绑架,犯罪者已经被抓到,主犯被判死刑,其余两个被判了无期徒刑。

    可后来她发现,事实根本不是那样,那三人不是她姐姐的粉丝,而是安筱杏的头号粉丝,她还查到这三人的家属分别收到三笔来历不明的转帐。

    她怀疑是安筱杏指使他们去害她姐姐,于是跑去质问安筱杏,没想到的是,安筱杏不仅没有否认,甚至还说要把她们姐妹两人都从这个世界除掉。

    原因是,她姐姐抢走过安筱杏无数次登台的机会,而她则抢走了安筱杏最喜欢的男人。

    “安音音,你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顾北沉怒喝一声,伸手扶住被打得站不稳的安筱杏。

    安筱杏小声地哭了起来,“顾哥哥,我没事的,音音她心情不好,我不怪她。”

    “心情不好就能乱打人了吗?我看她就是被我惯坏了。”

    顾北沉本来还体谅安音音的姐姐去世,打算收回离婚的决定,没想到安音音跋扈的性子半点不改,依旧那么强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惟愿余生你不在》

第2章 小三的疯狂


安音音红着眼睛,一字一句道:“顾北沉,我就不该对你抱有希望,既然你要离婚,那就离婚吧。”

    一年前,顾北沉不知道发什么疯,突然认定她出轨,出轨的目标还是她高中的学长,她觉得莫名其妙,一开始没怎么在乎,后来发现顾北沉竟然是说真的,等她想要解释时,顾北沉已经听不进去她的话了,一味认定她出了轨。

    她以为是沟通出了问题,直至她发现顾北沉跟安筱杏被拍到出入酒店的照片,她才发现,真正出轨的人是顾北沉,他诬蔑她出轨,目的是想掩盖他出轨的真相。

    敢做不敢当,甚至还给她泼脏水,一想到她曾经把这样的男人放在心尖上,她就觉得自己眼瞎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顾北沉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似乎对安音音的决定很不满。

    一旁的安筱杏听到安音音提离婚,心里激动得不行,她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不枉费她做了那么多功夫。

    “明天下午民政局见。”

    说完,安音音转身离开。

    为了维持她善良体贴的人设,安筱杏追上安音音,假意劝说:“音音,你别任性,离婚可不是闹着玩的,还是说你外面有人了?”

    听到这话,安音音脚步一顿,眼眸一冷,“怪不得顾北沉突然怀疑我出轨,原来是你在背后嚼舌根,你听过报应两个字吗?你害死我姐姐,如今还拆散我的家庭,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

    安筱杏伸出去的手一僵,讪讪道:“你在说什么?你姐姐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还有,是你要跟顾哥哥离婚,怎么还成我的错了?”

    顾北沉一脸冷漠,“安音音,你一口一句说你没有出过轨,那我问你,一年前你小产是怎么回事?如果你怀的是我的孩子,为什么你没有跟我说?”

    安音音愣了一下,她小产过?她怎么不知道?

    “你是不是搞错了……”

    “音音,真的很抱歉,虽然你让我保密,但我没办法欺骗顾哥哥,看着顾哥哥被你蒙在鼓里,我心里好难受,加上那天我喝了很多酒,糊里糊涂就告诉了顾哥哥这件事,事后我也很后悔……”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我小产了?”安音音反驳道。

    “音音,你就不要再骗顾哥哥了,当时你跟你高中学长一夜|情,后面还怀了孩子,你说不知道是顾哥哥还是学长的孩子,不能留下来……”

    就算不用听完整,安音音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也就是安筱杏栽赃她出轨小产,顾北沉信了安筱杏的鬼话。

    安音音无视安筱杏,抬头看向顾北沉,问:“我就问你一句,你是信她还是信我。”

    “我相信证据。”

    当初他也不相信安音音会出轨,可那份小产通知单狠狠打了他的脸,后来他去调查,发现安音音的确小产过一次,就是她参加高中同学会后一个月的事。

    之后他发现安音音跟她高中一个学长走得很近,两人甚至还约着出去。

    安音音会出轨,是他这辈子都没有想过的事。

    她太让他失望了。

    安音音苦笑一声,“那就是你相信她了?罢了,现在说再多也没有用,我问你最后一句,当初我姐姐被绑架的时候,她曾发过求救信息到你手机,为什么你不跟我说?为什么你不救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惟愿余生你不在》

第3章 重男轻女的父母


她姐姐惨死后,她从警方那边拿回了她姐姐的手机,她姐姐最后一条信息是发给顾北沉,上面只有三个字:救救我。

    她姐姐一向信任顾北沉,可能她姐姐做梦都没想到,顾北沉会见死不救。

    “我说了很多遍,我没有收到她的信息!那是一条人命,如果我知道她被绑架,怎么可能不去救她?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相信?”

    顾北沉觉得很失望,安音音对他的信任度如此之低,根本不像是一对夫妻对彼此该有的信任度。

    安筱杏故意道:“音音,你该懂事一点了,这事不是顾哥哥的错,你能不能冷静下来好好思考?你姐姐被绑架,惨死,谁也不想看到,我们也很伤心。”

    见安筱杏还有脸提她姐姐,安音音心头的理智再次被冲散,她举起手就想给安筱杏一巴掌。

    顾北沉一把拽住她的手,“行了,筱杏她不欠你的,你能不能理智一点?”

    安音音拼命挣脱顾北沉的手,安筱杏假意上前劝说,实际故意推安音音一把。

    安音音另一只手抱着她姐姐的骨灰盅,在顾北沉松开手的瞬间,她一时没站稳,整个人往后仰。

    骨灰盅从她的手上脱落,飞向马路边,瞬间破碎。

    一阵大风吹来,骨灰随风飘散,洒满一地。

    安音音如同疯了一般冲到骨灰盅前,满眼猩红,手直颤抖,她脱下外套,小心翼翼地将剩余的骨灰收拾到衣服里,被吹散的部分,她用手一一扫成一小堆,再细细捡起来。

    她满脑子只有一个声音:姐姐,姐姐……

    捡不完的骨灰,安音音拼命跟风赛跑,只求老天爷不要那么狠,连她姐姐的骨灰都带走。

    风越吹越大,安音音一个人没办法全部收集起来,她跪在地上,用身体挡住风的吹向,即便这样,风还是吹走了不少。

    不知不觉间,天空下起了淅沥淅沥的小雨,等安音音回过神,雨势变大,散落在地的骨灰被雨水冲走,连找到找不到。

    雨中,安筱杏勾起大红唇,笑得跟个恶鬼一样。

    安音音越落魄,她就越开心,谁让安音音不识相,忽然敢跟她抢男人,也不掂量一下自己!

    安音音紧紧抱着装满骨灰的外套,拱着身体,眼角滑下的水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她那么绝望,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帮她。

    恨,真的好恨!

    安音音就好像一个随时会倒下的脆弱人偶,顾北沉不忍心,上前一步,扶着她,“回去再说……”

    安音音好像听不到他的声音一样,迈着僵硬的步子,双目空洞地走远。

    身后这两人,她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

    ……

    很快,安音音姐姐的头七到了。

    她姐姐从出事到火化的那些天,她父母就跟不存在一样,没过来看一眼,唯独在头七这天,他们过来了。

    一开始,安音音以为他们是过来送她姐姐最后一面的,直到安母开口:“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怎么一个都不接?你身上有十万块吗?拿给我急用,快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惟愿余生你不在》

第4章 你们都给我滚!


这一句话,瞬间粉碎了安音音对他们的唯一希望。

    原来在他们眼里,她跟姐姐只是提款机,是她自作多情,还以为他们是过来看姐姐最后一眼。

    安音音冷着脸,说:“没有。”

    “真是没用的东西,连十万块都没有,你好歹嫁入了豪门,连这点点钱都没有,你真是一个废物!上次筱杏见我喜欢一个金镯子,二话不说就给我买了,瞧你,我亲自开口问你要一点点钱,你都推三阻四的,真是一点都不孝顺。”

    安母满脸不满,眼神甚至还带上了一丝轻蔑。

    “对了,卿卿的遗产有多少?我们可是她的父母,必须有我们一份。”安父接话道。

    听到遗产,安母的眼神瞬间亮了,“那个妮子可是做模特的,这行业可有钱了,快把她的遗产都交给我们。”

    其实他们两人就是冲着安卿卿遗产来的。

    安音音勃然大怒,“你们够了!今天是姐姐头七,你们一口一句遗产,不嫌难听吗?姐姐火化那天,你们为什么不到场?我给你们打了多少电话,发了多少信息,你们可有回过我一条?”

    安音音气得浑身发抖,双眸如血,“现在姐姐的身后事全部办完了,你们过来抢遗产,不觉得很寒姐姐的心吗?姐姐在天之灵,看到你们在她死后只知道要钱,说不定今晚就下来找你们聊聊!”

    她真的想不明白,她们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为什么施舍一点点爱给她们就那么难,安筱杏跟她弟弟,说到底只不过是亲戚,他们疼到骨子里。

    他们家又没有皇位要继承,何必将男女分得这么清,难道她们作为女儿,就不会给他们养老吗?

    她姐姐生前最疼这两位老人,他们要什么给什么,从来没有一句怨言,结果在她姐姐最困难的时候,穷到连饭都吃不起,没钱给房租,要睡天桥底下了,这两人竟然嫌弃她姐姐的钱没有给到位,不许她姐姐回家里住。

    当时她找到她姐姐的时候,她姐姐拖着一堆行李站在大马路上,一脸的茫然。

    那一天,她姐姐抱着她哭了好久,至今,她仍忘不了姐姐说的那句话:“有什么办法把他们的恩情给还清吗?”

    世人都说,养育之恩大过天,她姐姐也一直铭记这句话,哪怕父母对她姐姐再不好,连书都不让她姐姐读,她姐姐依旧对父母很好。

    本来她父母也不许她上大学的,是她姐姐省出自己打工赚下的钱,供她读完大学。

    明明什么都没有付出过的父母,就凭借着生育之恩不断搜刮她们。

    这公平吗?

    安父对着安音音的脸就是一巴掌,怒骂:“狗东西,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她死了,钱就理所当然是我们的,你别想拿走一分。”

    安音音的脸被打得歪到一旁,半张脸瞬间红肿了起来。

    这时,安筱杏跟她弟弟来了,见安音音被打,她假意劝说,“三叔,你别生气,音音脾气不好,我劝她两句。”

    “你们都给我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惟愿余生你不在》

第5章 姐姐的遗物被抢


安音音突然高声怒喝一句,把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三叔三婶,安音音在发什么疯?我们好心过来送卿卿姐最后一程,她这是什么态度?这么嫌弃我们,早说啊,害我们白跑一趟。”

    安筱杏的弟弟,也就是安大壮,昂着下巴,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一脸不满地跟安父安母抱怨。

    安父觉得安音音在下他的面子,抓住竖在香炉里的长香,就往安音音身上摔去。

    安音音侧身躲过,惊出一身冷汗,如果刚才她没有躲过去,那些点着的长香肯定会烫伤她的脸。

    不过安父竟然拿供给她姐姐香炉上的长香砸她,在他眼里,她们两姐妹到底算什么?

    安音音直接拨打了报警电话。

    安大壮撇撇嘴,转身对安父说:“三叔,你说给我买房子的首付,我才过来的,既然她不肯给钱,那我可走了,以后你们死了要扶棺材,别来找我,更别找我养老。”

    安父赶紧拦住他,满目慈祥道:“大壮,你别着急,我肯定会让她把钱吐出来的,这个家是我当家作主,我让她往西,她就不敢往东。”

    说完,安父怒瞪安音音,“赶紧把钱交出来,要不然我跟你断绝关系。”

    “爸爸,你什么时候才能醒醒?安筱杏害死了姐姐,她弟弟会无辜吗?安大壮平日里就跟一些流氓来往,被判刑的那三人,其中一人跟安大壮有过来往,他们姐弟都是害死姐姐的凶手,为什么你要偏帮他们?”

    安音音多希望能骂醒安父,可她万万没想到安父说了这么一句话:“卿卿那个妮子,死了就死了,你还要追究什么?再说,筱杏跟大壮都是好孩子,就你们两个坏得不行,我当然是相信他们。”

    呵呵……

    这就是她所谓的亲生父亲,母亲。

    罢了,生而为女,又生在重男轻女的家庭里,她就不该渴望亲情。

    安音音瞬间收起脸上的所有表情,面无表情道:“这里不欢迎你们,都给我滚!”

    “把她的遗产给我们,我们立马就走,多见你一眼我都觉得恶心,当年我们连单位的工作都没了,就是为了追生一个儿子,谁知道生出你这么一个赔钱货,我们过得不好,都是你们的错!”安母尖着嗓子喊。

    “姐姐哪来的遗产,你们能不能不要在她的灵位前无理取闹?”

    摊上这样的父母,安音音真的欲哭无泪。

    安筱杏转转眼珠,故意说:“卿卿不是有一条很贵的钻石项链吗?之前有人让她一百万卖掉,她还不愿意呢。”

    安母听到这话,眼睛顿时亮了,转身就去翻安卿卿的房间。

    安音音赶紧上前拦着,被安母用力推开,摔倒在地上。

    看着那些人就跟劫匪一样,到处翻找,她姐姐喜欢的衣服,包包,围巾全被扔在地上,他们任意踩在上面,踩出一个个难看的鞋印。

    这一幕深深地刺痛着安音音的眼睛。

    “找到了!”

    安母从一个盒子里找到了钻石项链,安筱杏眼睛一亮,快步上前,“就是这条项链。”

    安音音急了,从地上爬起来,喊道:“你们不能拿走,这条项链是姐姐初恋男友送的,她一直很珍惜,你们就这样拿去卖掉,是对姐姐的不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惟愿余生你不在》

第6章 与你无关


安母瞪安音音一眼,“我是她的妈妈,她孝顺我是应该的。

说着,安母见项链收入口袋里,准备离开。
安大壮在一旁说:“三婶,等卖了这条项链,你一定要给我买套大点的房子,等你们老了,你们也搬进来,我给你们养老。

安母听到这话,笑得一脸的开心,“我就知道大壮是最孝顺的,好好好,三婶卖掉这条项链,立马给你付一个大房子的首付。

安音音想追上去夺回来,被安父推得一个趔趄,差点再次摔倒。
“当我求你们了,不要拿走姐姐唯一的念想……”
安音音的哀求根本传不到他们的耳边,他们此刻只想着给安大壮买房子。
安筱杏回头看一眼安音音狼狈的姿态,得意到脸都扭曲了起来。
这时,大门打开,顾北沉拿着一束菊花站在门口,满脸的凝重。
安筱杏吓得脸都白了,僵在原地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北沉,你不是说今天没空过来吗?”
顾北沉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大步走向安音音。
“你是个傻子吗?被人又打又骂的,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就算你不想看到我,报警总会吧?”
顾北沉在门口听到了他们后半段的话,见安音音被欺负到这个地步,他心里非常愤怒。
就算安音音对不起他,他也不许任何人欺负安音音。
安音音擦擦眼泪,“与你无关。

“你还要逞强到什么时候?”顾北沉恼道。
“那我能依靠谁?靠你吗?你间接害死了我姐姐,污蔑我出轨,还养了安筱杏那个贱人当小三,你做了那么多对不起我的事,我还敢依靠你吗?”
见安音音的情绪很不对劲,顾北沉没有继续刺激她,而是沉默了下来。
安筱杏没想到顾北沉会出现,现在计划全乱了,还给顾北沉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想到什么,安筱杏冲到安母跟前,将钻石项链夺了回来,说:“音音,虽然三叔三婶他们做得不对,但这毕竟是卿卿的遗物,你留给他们做个念想其实也是无所谓的,既然你这么想要,那我将它还给你,你不要生三叔他们的气,好不好?”
安音音一把夺过项链,紧紧地搂在怀里,生怕他们再次抢走一样。
安母气得直咬牙,到嘴的宝物就这样飞了,她很是不甘心,可她又不敢当着顾北沉的面抢回来,为了泄愤,她抹黑安音音,“我们这些做父母的真是命苦,生了两个女儿,没一个是省心的,就连一百万,你都要跟我们抢,随你吧,我跟你爸爸也指望不上你,等我们老了,随便找个地方埋了算了。

安母说得可怜,安音音如同死心了一般,直接回一句:“我要跟你们断绝关系。

安母眼眸一竖,“你现在翅膀硬了,不需要我们了,就一脚踹开,你这条白眼狼……”
“带大我的人是姐姐,供我读书的人也是姐姐,至于姐姐,她是外婆养大的,如果当年你们愿意让姐姐读完高中,姐姐不会走向模特这条路,她最希望的是学习金融,为了我,更为了养你们,她不得已才去当模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惟愿余生你不在》

第7章 被软禁了


说起她姐姐,安音音眼里的恨意更深了,“别再逼我,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安母被安音音这个阴狠的眼神吓了一跳,没敢继续说下去。
安父刚想开口说什么,安音音冷冷地扫向他,“不管是在媒体上公开,还是在亲戚朋友之间传开,我都无所谓,这一次我一定要跟你们断绝关系!”
“你敢!”
安父还是知道自己站不住理的,当下心里很虚,再加上现在网络发达,就算他们污蔑安音音不孝顺,但很快也会反转,到时候他们只会被人骂到连头都抬不起来。
有些人就是这样,明知道自己做得不对,还非要藏着掩着,不许任何人知道,然后继续自己的恶行。
安音音眼神坚定,还带着一丝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杀气。
她怨恨在场的每一个人,如果不是理智尚在,她肯定会做出疯狂的事来。
“够了!”顾北沉低喝一声。
安父吓得赶紧道:“顾少爷,都是这个贱人不好,让您生气了,改天我亲自上门给您赔罪……”
顾北沉看都不看安父一眼,一把搂住安音音的腰,将她往外带。
“别碰我!”安音音十分抵触。
可能是今天情绪太过起伏,加上经历了这么多不好的事,安音音的精神没撑住,大脑突然一片空白,眼前一阵发黑,整个人倒入顾北沉怀里。
顾北沉赶紧接住她,连喊了两声安音音的名字,安筱杏快步上前,“北沉,我来扶音音……”
没等安筱杏说完,顾北沉一把抱起安音音,疾步离去。
身后,安筱杏妒忌得眼都红了,她一度以为离间他们两人,顾北沉就会高看她一眼,没想到他心里只有安音音。
该死的安音音姐妹,就没一个是好东西,姐姐抢她的资源,妹妹抢她的男人。
安卿卿已经死了,就让安音音随着一起去吧!
……
顾家别墅。
安音音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卧室里,愣了两秒才回想起先前的事。
项链!
安音音一惊,一抬头,发现钻石项链就放在床头柜上,还拿了一个十分精致的盒子装着。
见项链还在,安音音重重地舒一口气。
这是她姐姐留下来的唯一遗物,她一定要保护好,要不然对不起死去的姐姐。
之后几天,安音音都在处理跟顾北沉离婚的事,先前说好在民政局见,顾北沉竟然没出现,她白等了半天,这次她必须做好万全准备,一定跟顾北沉离了。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尤其是看到顾北沉只信安筱杏的那副蠢样,她就半刻都不愿意停留在这个家。
在安音音再次跟顾北沉提离婚时,顾北沉十分认真地问她:“那个野男人回国了,所以你才急着跟我离婚吗?”
安音音已经对这个男人绝望了,为了激怒顾北沉,她口不择言道:“是啊,我学长温柔体贴,又疼人,我跟他在一起非常舒服,有好的男人不选,我为什么要选你这个破罐子?图你什么?图你出轨,害我姐姐,找小三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惟愿余生你不在》

第8章 断指断亲


顾北沉黑眸凝聚一股怒火,双手微颤,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女人说出来的话能这么气人,气到他有股想掐死她的冲动。
“不离!”
顾北沉也是个狠人,他直接把安音音软禁在别墅里,不许她外出。
被软禁的那段时间里,安音音不断反省自己,也在找顾北沉的问题,后来她发现一件可悲的事。
纵使顾北沉发现她没有出轨,他们的误会解决,她也不会再跟顾北沉在一起。
她姐姐的死已经成为了她心头的一根刺,谁也无法拔去。
因为思虑过多,安音音患上了抑郁症,她开始吃不下饭,日渐消瘦,身体一天比一天差。
很快,安音音就因为血压过低晕倒在浴室里,幸好被佣人及时发现送去了医院。
住院的第二天,安家父母突然找上门。
一见面,连句简单的问候都没有,安母直接开口问:“你把你姐的骨灰葬在哪个墓园里?”
安音音以为他们是良心发现,想去看望一下姐姐,不过她的理智告诉她,连她姐姐遗物都抢的人,是不会有良心的。
可眼前两人毕竟是父母,犹豫了一分钟,安音音问:“你们想做什么?”
安母恶狠狠地瞪安音音一眼,“你管我们做什么?快告诉我们。

安母向来在安音音跟前呼喝惯了,哪怕现在是不怀好意,她也拉不下面子好声好气跟安音音说话。
安音音瞬间冷下脸,“姐姐不想见到你们。

安母态度如此恶劣,又此会真心去看望她姐姐。
果然,她不该对他们抱有希望。
“她是我们的亲女儿……”
“你也知道她是你的女儿啊,那殡仪馆通知你们过来签字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安音音怒喝起来。
见安音音不同意,安父快步走到病床前,打翻安音音打点滴的吊瓶,一把扯掉安音音手背上输液的针管,咒骂道:“你这个自私的贱人怎么不去死?你就该一出生就死掉,我们没有儿子送终,都是你的错!”
她的出生是她的错?
她求着他们生她出来吗?
他们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将她带到这个世界受苦受难,到头来还成了她的错。
呵呵……
父母无罪论,道德绑架,真是被这两人玩得一溜。
看着手背上针口处渗出来的血,安音音仿佛失去了活着的力气一般,她面无表情地从病床上下来,随手拿起护士推车上用来剪绷带的剪刀,面如死灰道:“你们对我只有生育之恩,养育之恩你们不配,我这就把生育之恩还给你们,从此以后,我们一刀两断,不再相欠!”
说完,安音音拿起剪刀,对着自己的小指头剪下去。
护士听到争吵声,进来一看,看到安音音在自残,她边喊边冲过来,“安小姐,别冲动!”
安音音的小指已经快被她自己剪断了,护士拦不住癫狂状态的安音音,只能跟她抢剪刀,同时请求安家父母帮忙。
安父冷眼旁观,不屑道:“有本事你就切,反正是个赔钱货,我才不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惟愿余生你不在》

第9章 恶心的一家人


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冲过来,一把夺走安音音手里的剪刀。
“你是不是疯了?”
来人是顾北沉,他一只手按住安音音快断掉的小指,另一只手夺走剪刀,满脸的恐慌跟担心。
护士赶紧给安音音进行止血包扎,然后跑出去喊医生过来缝针。
安父刚想解释,顾北沉冷冷扫一眼过去,口吐芬芳,“滚!”
顾北沉的脸色冷漠如霜,眼神带着杀意,浑身散发着一股瘆人而冰冷的气场,吓得安父的话又咽了回去。
安母赶紧解释道:“顾少爷,我们已经劝过她了,是她非要装出一副白莲花的样子,拿断绝关系威胁我们……”
顾北沉根本没有理会他们,见安音音还想把绷带扯掉,他一把按住安音音的手,忍不住怒吼:“你是不是疯了?自残改变不了任何东西!”
安音音好像感觉不到痛一样,眼神没有半点波动,冷冷道:“我跟你们再无相欠,亲情断指还,至于我跟你,我们离婚吧。

她已经倦了。
无论是亲情还是爱情,她都已经不想再受折磨。
这时,医生带着护士赶来,
为了稳住病人的情绪,医生让他们所有人离开病房。
安母还想说什么,见顾北沉的脸色很不好看,她又把话咽了回去。
经过治疗,安音音的小指保住了,不过会留下难看的缝针疤痕,以及严重的后遗症,也就是她的小指不会再受大脑控制,形同虚设。
在安音音住院的这段时间里,顾北沉每天都会过来,但安音音从来不看他一眼,她找护士要纸张,手写了离婚协议书。
为了尽快离开顾北沉,她宁可净身出户,不要顾北沉一分钱。
可即便这样,顾北沉还是没有签字。
两人的关系就这样僵住,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很快,一周过去了。
安音音出院的当天,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她的病房里。
“我给你带了一个好消息跟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安筱杏一脸的猖狂,完全没把安音音放在眼里。
安音音无视她,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
安筱杏气得直咬牙,不过想到等会安音音的表情,她又再次得意起来。
“我还没恭喜你呢,你那个短命的姐姐要嫁人了,嫁给了一个四十岁死于心脏病的男人……”
“你在胡说什么?”安音音一脸暴怒地打断她。
她姐姐已经入土为安了,怎么可能还嫁人?
这些人还想对她姐姐做什么?
安筱杏就是过来看安音音笑话的,此时见安音音满脸的恐慌跟暴怒,她洋洋得意地大笑起来,“原来你不知道啊,三叔三婶给安卿卿安排了一门好亲事呢,省得她在地府里,连个男人都没有,寂寞难耐。

后面四字,安筱杏咬得格外重,带着无尽的嘲讽。
安音音气得浑身发抖,她算是听明白了,她那对所谓的父母竟然想给她姐姐配冥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惟愿余生你不在》

第10章 抢夺骨灰盅


看着安音音那张白得可怕的脸,安筱杏再次补刀,“三婶三婶这次可赚大发了,那个男人家里出了五十万的彩礼钱,他们的要求是将安卿卿的骨灰盅跟他们儿子葬在一起。

安音音瞳眸瞬缩,怪不得这两人会问她姐姐葬在哪里,原来是打算偷走她姐姐的骨灰盅。
太恶心了!
他们简直不配为人,更不配为父母。
姐姐生前一直被他们剥削,死后还要被吸血,简直让人心寒到极点。
“我不会答应的!”安音音咬牙道。
“北沉已经帮我查到安卿卿葬在哪里了,三叔三婶今天过去拿骨灰盅,现在恐怕已经在去买卖的路上了。

安音音听完,大脑还没来得及做出思考,人已经跑了出去。
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她一定要守护好姐姐最后的尊严。
出了医院,站在十字路口处,安音音一脸的茫然跟焦急,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找,也找不到人来帮她。
她好绝望,却哭不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安音音一个抬头,竟然看到不远处的红灯口下等着安父的车。
安音音不顾一切地冲过去,用身体拦下安父的车。
透过车窗,她看到后车座上放着一个盒子,正是装骨灰盅的盒子。
一股怒火瞬间涌上心头,安音音抓起路边的石块,对准车窗狠狠砸去,然后打开车门,将盒子抱出来。
安父跟安母没想到安音音会出现,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尽管心虚,他们还是跟安音音硬呛,“你发什么疯?赶紧把盒子还给我们。

安音音紧紧抱着盒子,怒吼,“为什么要对姐姐做出这么残忍的事?”
“我们这是替她着想,她生前都没有嫁人,死后给她找一门亲事,这也是我们父母的责任。

明明是为了钱,却说得大义凛然,将陋习说成好意。
“是为了五十万吧!”安音音揭穿他们。
安父面子上过不去,干脆不狡辩,直接冲过去抢。
安音音吓得转身就跑,谁知道没跑多远,就被顾北沉的车截停下来。
顾北沉下车,见安音音一脸的慌张,他蹙眉道:“你在做什么?在车流里找死吗?”
顾北沉上前一步,安音音就后退一步,她的眼泪下来了,问:“为什么要帮他们?我姐姐在你们看来就这么廉价吗?”
她真的好恨,恨自己的出生,恨自己嫁错人。
顾北沉不明所以,不过安音音那充满仇恨跟愤怒的眼眸还是很说明问题的,他下意识知道出了什么事,刚想问话,安父跟安母已经穿过车流跑过来,安音音一脸恐慌地转身就跑。
这里车很多,顾北沉怕出事,一把拽住她的手腕。
安音音以为他要抓住她,让安父他们抢走骨灰盅,情急之下,她狠狠咬住顾北沉的手背,趁着他吃痛之际,飞快地跑开。
这时,远处驶来一辆泥头车。
顾北沉顾不得手背的痛,快步追过去。
他这一追,安音音更心急了,认定他也是他们的帮手。
泥头车司机突然加快速度,对着安音音撞过去。
安音音这才发现泥头车的存在,不过她已经来不及躲避了。
这一刻,四周的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
安音音眼睁睁地看着泥头车撞过来,她的身体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砰的一声。
血溅一地,骨灰盅飞在半空中,又重重地砸在地上。
迎接死亡的瞬间,安音音嘴角微扬,仿佛得到了解脱一般。
“音音!”
有人在喊她,声音带着焦急,却又是那么的温柔。
是姐姐来接她了吗?
继续阅读《惟愿余生你不在》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