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曲最新章节,郁时渺容既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小夜曲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宋缙
简介:郁时渺离开姜城两年后依旧是圈子里人人津津乐道的谈资
一个佣人的女儿,不知廉耻地勾引容家少爷,甚至不惜以孩子为代价逼迫容既娶她
所以,被踢出局是应该的,身败名裂也是应该的
只是谁也没想到两年后,有人亲眼看见容既双眼通红的攥着女人的手,声音颤抖着说,“你不能丢下我的
”女人言笑晏晏,“少爷,你说过的,求人得跪下来求
”...
角色:郁时渺容既
小夜曲最新章节,郁时渺容既全文免费阅读

《小夜曲》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少爷


  姜城,容宅。

  郁时渺刚进去便看见了容太太正坐在沙发上指挥着人布置东西,母亲正弯腰帮她倒着茶,背身佝偻。

  “时渺回来了?”

  容太太先看见了她,还主动问了一声。

  郁时渺赶紧垂下眼睛,“太太好。”

  “时渺真是长开了啊,听说这次还被乐团提做首席大提琴手了?”容太太笑着说道,“林君你好福气。”

  看来今天她的心情不错。

  林君抬眼看了看郁时渺,轻声回答,“太太过奖了,您才是好福气,三儿哪能跟少爷比。”

  有人夸自己儿子,容太太自然更开心了一些,“容既那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这婚事真让我觉得头疼,要不是时渺太小,我还真想让她做我儿媳妇。”

  这话说的有些夸张了。

  林君甚至都白了脸,老实了一辈子的她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好在郁时渺的反应够快,赶紧说道,“太太您别取笑我了,我哪配得上少爷。”

  容太太显然也只是随口一说,此时笑了笑后便将目光转向了别处,“那个花再剪短一些,嗯,放这儿。”

  她不再关注自己,郁时渺也没有多做停留,只默默的背着自己的琴盒往房间走。

  她和林君的房间就在容宅的一楼。

  因为跟了容太太多年,且她或许真有几分“怜惜”郁时渺,她倒是有一个自己的房间,只不过光线很差,平日里见不到多少阳光。

  将琴放好后,郁时渺便躺在了床上。

  这次随同乐团演出,她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过好觉,此时在这个属于自己的小空间中,她倒是很快睡了过去。

  朦胧之际,她好像听见了外面热闹的声音——应该是这家的少爷回来了。

  再然后,她枕头边的手机开始震动。

  郁时渺也没看来电显示,半眯着眼睛接起电话,“喂?”

  她的声音嘶哑软糯,那边的人在微微一顿后,这才笑着说道,“上来。”

  郁时渺瞬间清醒了大半,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确定没错后,这才应了一声,起身穿上外套。

  夜已经深了。

  整个容宅都是静悄悄的,郁时渺先去了林君那边,确定她已经睡着了后,这才蹑手蹑脚的上楼梯。

  那人的房间就在三楼。

  视野极好,光线应该也是好的。

  郁时渺不知道,因为她从来没在白天的时候来过。

  她的脚步已经放的很轻了,但他就在楼梯处等着,所以此时郁时渺刚一踏上地面,整个人就被他拽了过去。

  温热的身躯压在她的前方,背后是冰冷的墙面。

  郁时渺想要说什么,但开口的瞬间男人的吻已经覆在她的唇上,一手紧扣着她的腰身,另一只手已经将她的外套脱下。

  郁时渺畏寒,衣服落地的瞬间忍不住往男人身上贴紧了几分,男人对此很是受用,轻笑了一声后,将她抱了起来,直接往他的房间走。

  月光下,男人俊美的脸庞就在郁时渺上方,那一双深邃的眼眸中清晰的映出郁时渺的模样,明明体温极高,明明两人贴的很近,但在他的眼睛里,郁时渺看不见半分的欲望。

  只有平静,甚至冷漠。

  郁时渺的手轻轻贴上他的脸颊,唤了他一声,“容既。”

  男人满意的笑笑,低头吻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小夜曲》

第2章 般配


  在天亮之前,郁时渺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的手拨开,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一穿上后,轻轻下楼。

  昨晚折腾的有些狠了,她也睡过了头,她几乎刚将房门关上便听见了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是佣人们起床干活了。

  其中也包括她的母亲。

  郁时渺重新躺在了床上,打开手机短信,最新一条是银行入账的信息——她这次的演出费。

  郁时渺盯着上面的数字看了很久后,终于接受了还差预期目标一大截的事实,默默将手机关屏,闭上眼睛。

  后面她浑浑噩噩的又睡了过去,醒过来时已经过了九点。

  她立即从床上起来,走到走廊最深处的佣人洗手间洗漱完了后,穿上外套出去。

  今天天气不错,容太太正在花园里喝茶,她母亲就弯腰站在她身侧,在容太太需要有人说话的时候,时不时的附和两句。

  郁时渺看了一眼后就收回了目光,刚往外走了几步,管家钟叔的声音传来,“太太,戚小姐到了。”

  听见这句话,容太太立即兴奋的将手上的茶杯放下,“快请人进来。”

  钟叔应了一声后,很快领着人进来。

  郁时渺远远便看见了那一身高定的小洋装,精致的脸蛋和妆容。

  “瑶瑶来了。”

  容太太脸上是热情的笑容,说话间已经迎了上去,将那女人的手握住,“正好,我刚让人泡了一壶毛尖,你喜欢吗?”

  “喜欢的阿姨。”

  来人的声音矜持轻柔,容太太脸上的笑容不由更加深了几分。

  郁时渺没有再看,在两人说笑着走过去后,她这才背起了琴盒,低着头往外面走。

  “有客人么?”

  在郁时渺走到大门口时,三楼的人也下来了,声音低沉。

  “少爷,是戚小姐来了。”钟叔回答。

  “嗯。”

  男人的声音平静,郁时渺没有回头,脚步也没有停顿,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

  郁时渺抵达培训班的时间刚好。

  乐团的演出任务繁重,一般不让人接私活,但郁时渺需要钱,而且这边一对一的教学花费不了她多少精力,所以团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郁姐姐。”

  看见她,小女孩儿兴奋的朝她招了招手。

  她是郁时渺的学生,今年八岁,嗯……也姓戚,戚禾。

  郁时渺在她对面坐下,“我们开始吧,从上周我让你练的曲子开始。”

  四个小时过的飞快。

  “嗯,刚才这个音符你拉错了,还有这里,你进的太早了……”

  郁时渺正认真的帮她做着辅导,戚禾眼珠一转,突然兴奋的站了起来,“姑姑!”

  郁时渺的声音戛然而止,抬起头时,正好和门口的那双男女对上。

  小洋装,黑西服。

  很般配。

  郁时渺站了起来,手扶着戚禾的琴,垂下眼睛。

  “今天怎么是姑姑你来接我?”

  戚禾紧抱着眼前人的腰。

  戚瑶揉了揉她的头发,“我跟人在附近逛街,想到你正好下课就过来接你了,怎么,不开心?”

  “当然不是!”戚禾还想说什么,眼睛却看向了戚瑶身侧的人,“姑姑,这位哥哥是?”

  “嗯,我介绍一下,我朋友,容既,你喊他……叔叔?”

  “我知道了!不是叔叔,是姑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小夜曲》

第3章 你想走?


  戚禾的话让女人的脸顿时红了起来,男人倒是朝戚禾温和一笑,“你喊我叔叔就好。”

  “那好吧,叔叔你好帅呀,我想吃冰淇淋,你能请我吃冰淇淋吗?”

  男人笑,“我的荣幸。”

  戚瑶红着脸看了看他们后,望向郁时渺,“老师,戚禾可以走了吧?”

  听见声音,郁时渺这才抬起眼睛来,眸光掠过她身侧的男人,朝戚瑶一笑,“可以。”

  说话间,她已经帮将戚禾的琴收了起来,在要递给她的时候,男人率先伸出了手,将琴盒接了过去。

  他的指尖也轻轻划过了郁时渺的指腹,她抿了一下嘴唇,随即抽回了手,跟戚禾道别。

  三人很快离开。

  那画面像极了一家三口,无比和谐。

  郁时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后才回琴房收拾东西。

  入夜。

  郁时渺今天在排练室加练了两个小时,回容宅时已经过了晚上十点,整个宅子都是静悄悄的一片。

  郁时渺放轻了脚步,在转过客厅的时候,一道声音却突然传来,“怎么这么晚回来?”

  她被吓了一跳,手下意识的抓紧了琴盒的背带,转身。

  男人正站在楼梯口,眯着眼睛看她。

  楼梯的感应灯亮起,清晰的映出男人那颀长的身影,俊逸的脸庞没有一丝表情。

  “排练。”

  郁时渺轻声回答。

  他嗯了一声,踱步走到她面前。

  郁时渺下意识的要往后退,但他的手却已经伸出,搂住她的腰。

  下一刻,他吻已经落在她的脸颊上,呼吸灼热。

  郁时渺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要将他推开,“别在这儿……”

  “就在这儿。”

  说话间,他已经将她的琴盒丢在了地上。

  “咚”的一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郁时渺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眼睛更是瞪大,男人却是不管不顾的将身体压向她,将她挣扎的双手钳制住。

  “少爷……”

  她的声音压得很低,带了几分哭腔。

  “叫我名字。”他呼吸就在她耳边,手将她的衣服一件件剥落在地,还有些不耐烦的啧了一声,“穿这么多做什么?”

  “容既,我们去楼上……”郁时渺真的快哭出来了。

  这里距离佣人的休息间那么近,外面还有巡逻的保安,只要有一个人发现……

  昨日的玩笑归玩笑,真让容太太知道她和容既扯上关系,她一定会将她弄死的!

  容既没管她的话,在发现郁时渺还想开口时,他干脆低头吻住她的嘴唇,将她的话都堵了回去。

  她的身体软下后,一切就顺利多了。

  昏沉之际,郁时渺听见了他那低沉的声音,“怎么去培训班上课了?缺钱?”

  郁时渺抿着嘴唇,声音很低,“嗯……”

  “你要钱做什么?”他眯起眼睛看她,“为什么不跟我开口?”

  郁时渺不说话了。

  容既低头看了她一会儿后,轻笑一声,“你是不是想去留学?”

  郁时渺立即睁开眼睛,在对上他眼睛的瞬间,头脑连带着身体瞬间冷了下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小夜曲》

第4章 对不起


  郁时渺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将眼前的人推开,但他却好像知道了她的动作一样,很快将她的肩膀扣紧,低头间更是直接咬在了她的脖子上!

  那牙尖刺破皮肤的痛觉让郁时渺忍不住哼了一声,身体更是轻轻颤抖起来!

  “你想走?”他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郁时渺挣扎不过,干脆也放弃了,颤抖着闭上眼睛,“少爷,您要结婚了吧?”

  和戚瑶。

  “所以呢?你吃醋了?”他低头吻了吻她的眼睛,“商业联姻而已,算不上什么。”

  “您有您的生活,我也想有我的。”

  犹豫了许久,郁时渺到底还是将自己的话说了出来,“我想带我妈一起走,以后我们就不要再……”

  郁时渺的话还没说完,他突然抓紧了她的手腕。

  那骤然扣紧的力道让郁时渺的脸色顿时变了,眼睛也睁开,“少爷……”

  “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次。”

  男人脸上依旧是温柔的笑容,但眼眸中却是一片阴戾!

  郁时渺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人人都说容家少爷温润如玉,谦逊随和,但只有郁时渺知道,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嗜血暴戾,喜怒无常。

  反复调整了呼吸后,郁时渺嗫嚅着开口,“少爷……”

  “叫我名字。”

  “容……容既。”

  她的声音哽咽,湿漉漉的眼睛氤了一层水汽。

  “嗯?”

  “我错了,对不起……”

  “乖。”他松开她的手,将她搂入怀中,“好了,没事,你看,我总是会轻易原谅你的,但你也不要惹我生气,知道吗?”

  郁时渺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炙热的拥抱过了许久后才松开了,他又低头吻了吻她的眼睛后,这才温柔地将帮她将衣服拉好,一边说道,“好了,去休息吧,晚安。”

  ……

  郁时渺的乐团第二次在姜城演出的时候,容既过来看了她演出。

  和戚瑶以及戚禾一起。

  票是主办方送给容既的,首席VIP的座位,郁时渺一上台便看见了他们。

  戚禾格外激动,小手热烈的鼓掌,不断的喊郁姐姐。

  郁时渺朝她微微点了一下头,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升了首席后,她的衣服和其他大提琴手有了颜色的区别,一身白色的长裙在一众水蓝色中格外显眼,黑色的长发打成波浪卷披散下来,淡妆,整个人看上去优雅且妩媚。

  容既看着却微微皱了眉头。

  戚瑶的声音传来,“郁老师真好看。”

  她脸上带着笑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容既。

  容既只回以一笑,目光转落在了郁时渺对面的钢琴师身上。

  那男人他倒也认识的,是他们乐团的钢琴首席——周梓楷。

  他今天也穿了白色的西装,和郁时渺的裙子颜色相称,此时目光也落在郁时渺身上,嘴角向上扬起。

  郁时渺也对他微笑着。

  这无比契合的一幕却让容既的眸色瞬间沉下!

  演出顺利结束。

  戚禾还准备了花,但观众不允许上台,戚瑶只能带她去后台。

  “我去抽根烟,你们去吧。”容既微笑着说道。

  戚瑶笑着应了,牵着戚禾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往后台的方向走。

  然而,她们并没有见到郁时渺。

  “奇怪,我刚见她过来了的,可能是去洗手间了吧?真抱歉,你们先坐一下吧,我这就让人去找。”

  乐团经纪人也是知道戚瑶身份的,此时只能陪着笑道歉。

  “没关系,我们等一下吧。”

  戚瑶直接拉着戚禾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郁时渺的确在洗手间内,却不是一个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小夜曲》

第5章 保姆


  她的手被抓着,稍微一动就疼的很,她不得不放松了身体,抬头看着眼前的人。

  俊逸的脸上没有任何一丝表情,但那深邃的眼眸中却是明显的不悦,眸光垂下,在看见她那白皙的脖颈和露出来的锁骨时,眼底的不悦又更深了几分。

  “你怎么了?”

  他不说话,郁时渺只能先开了口,声音乖巧的。

  他还是沉默,只低头缓缓朝她的脖颈靠近,在要一口咬下去的时候,郁时渺突然说道,“你别咬我了,我等一下还要去参加庆功会的。”

  她的声音很轻,带了几分乖巧的讨好和恳求。

  他轻笑了一声,动作依旧没有停留,但改成了吻。

  在微微刺痛的感觉传来时,郁时渺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也忍不住哼了一声。

  就在那个时候,隔间外突然传来了声音,“你刚看见台下的人了吗?”

  “你说谁?”

  “容既!容氏总经理!”

  陌生女人的讨论声让男人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手也将郁时渺松开。

  “你说真的?哎呀!我都没有注意,他是一个人来的吗?”

  ——在女人脖子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后,男人满意地直起身体。

  “不是啊,还有个年轻女人,应该是他女朋友吧?还有个女孩儿,那女孩儿还去我们后台了,是那女人的侄女来着。”

  ——外面的人还在讨论,眼前的男人却突然转身,眼看着他就要直接开门出去,郁时渺的脸色顿时变了,手更是想也不想的将他抓住!

  容既挑眉看向她。

  郁时渺的眉头紧紧的皱着,那如若葱白的手指掐着他的手腕不放。

  “嗨,我还以为他是为了郁时渺来的呢。”

  ——似乎没想到自己的名字会这样出现,郁时渺也愣了一下。

  “郁时渺?她和容总有关系?”

  “我也不太清楚,但我之前听团长说过,她好像就住在容宅中,她妈是容家的佣人还是什么来着。”

  “原来是这样啊。”女人冷哼一声,“就她平日里那高傲的样子,我还以为她出身有多好呢,原来是保姆的女儿啊。”

  ——那掐着他的手微微一颤。

  “你别说,现在男人不都吃这套吗?你看周梓楷,前段时间不还送了花给她?我听说他们两个最近凑的可近了。”

  “怪不得,我就知道,她才毕业多久啊,这么快就提首席,肯定是周梓楷给她通的关系吧?”

  “两人说不定早就有点什么了,不过也是,这种女人表面端的高,背地里不知道怎样骚浪呢……”

  女人的声音逐渐远去,郁时渺那扣着容既的手也直接松开。

  他却是不着急走了,只面无表情的看向她。

  郁时渺知道他在气什么,赶紧说道,“她们胡说,我和周梓楷之间什么都没有,真的。”

  容既眯起眼睛。

  郁时渺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解释的再多也只是徒劳,倒也不再开口,只一脸真挚的看着他。

  一会儿后,他终于勾了一下嘴角,“好,我相信你。”

  她终于松了口气。

  “晚上庆功宴就别去了,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玩。”

  他转身将隔间的门打开,“我会来接你,别乱跑知道吗?”

  “可是……”

  郁时渺还想再说什么,但男人的眸光瞬间变得凌厉,她不得不将话又咽了回去,“我知道了。”

继续阅读《小夜曲》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