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夜枳笙小说《青丝难缚情丝断》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青丝难缚情丝断
分类:奇幻玄幻
作者:丢了一只龙
简介:百年情深,却在瞬息之间分崩离析
鹣鲽情深的夫妻,变成手沾鲜血的仇敌
苧络深爱着九夜,宁愿放弃自己的性命也要换得他的生
可她没想到,这般深情相付换来的,却是他的复仇!族人的鲜血,未出世孩子的性命,一切的一切压在苧络心上,终于让她喘不过气
她想,她该做出一个抉择了……
角色:九夜枳笙
九夜枳笙小说《青丝难缚情丝断》全文免费阅读

《青丝难缚情丝断》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拔剑相向


妖历三百二十三年。
苧络浑身沾染着浓稠的鲜血,僵硬的站在荒野之上,脸上尽是泪水。
冰冷的气息混着血腥浸透着她的呼吸,令人作呕,也让她清醒。
相隔不过十步的距离,那个男人站在那儿,手中她亲自打造赠予的妖器“夺魄刀”汩汩的流着鲜血。
而此刻,她的叔父,妖族的皇却是无声无息的倒在血泊之中,成了一具尸体。
九夜,她刚刚成婚不过数年的夫君。
他与她此前分别还不到一月,明明他们是那么恩爱,明明他离开时还许诺过她相知相守,明明那时他还温柔的拂过她的发,落下一吻……
怎么就一夕之间成了刀戈相向的敌人?
“妖族逆叛天命,本祭司顺昊天之名,剿灭妖族,重振巫族之盛!今日起,巫族出世,六界再无妖族!”
他的声音冷若冰霜,也将苧络彻底的从过往的甜蜜回忆之中拉扯了回来。
“九夜,放了枳笙!”
枳笙是如今妖皇唯一的子嗣,也是苧络从小一同长大,犹如亲弟一般的存在。
“阿姐,你不要求他!我不怕死!”
枳笙高喊着,一双眼中满是对现状的不甘和对九夜的痛恨。
可那又什么用呢?
妖族几乎尽亡,他已经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妖界太子,只能像一个俘虏一般任人鱼肉。
苧络没有理会枳笙,而是看着九夜,等待着他的决定。
“我若不放呢?苧络,看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九夜眯着眼,寒声提醒道。
闻言,苧络愣了下,眼中弥漫上不明。
什么身份?
她是妖界的郡主,妖皇最疼爱的外甥女,枳笙最信任的姐姐……
同时,也是他九夜的……妻子?
一刹那,苧络终于明白了他刚刚的意思,原来是要她做选择么?
身为他的妻子,她没有立场为枳笙求情,可身为妖界之人,她此刻能做的,就是以自身性命,换取妖族未来,也就是枳笙的命!
“一命换一命,你将我的命取走,放枳笙活下去。”
苧络没有丝毫的犹豫,整个旷野风声呼啸,压抑的气氛让人心慌。
“一命换一命……”九夜薄唇抿起,语气森然。
“你的命,要之何用?!”
如轰鸣雷声,夺魄刀划过脖颈,带起片片血花。
温热的血迸溅在脸颊,如同滚烫的水浇在苧络身上,火辣的痛席卷了全身,连呼吸都带着尖锐的疼。
枳笙脱力的倒在地上,脖颈处涌出的鲜血渐渐包裹了全身,任由苧络如何呼唤,都不能在唤她一声阿姐……
泪水弥漫眼眶,苧络怔怔的望着满地族人的尸体,忽然笑了起来。
是她蠢了。
她一条贱命,怎么就以为九夜能够珍惜,换得枳笙的活!
可是九夜,多年夫妻,你可想过如今这一切我又该如何承受?!
九夜,是巫族仅剩的一条血脉。
妖历三百二十年,巫妖大战,巫族被灭,妖族成功跻身六界界主。
而九夜,就是当年巫族留存的祭司之子。
可他本该死的!
是苧络挖出了自身的妖丹,以命相换,从妖皇手中为他求得这一条命。
除此外,唯一的条件就是九夜要娶她为妻!
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走着,苧络甚至以为他和九夜会这么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
可现在,他给了她当头一棒,让她彻底清醒!
是她蠢,以为九夜将一切都放下了,明明日夜相伴,却还是瞎了眼看不出他的复仇之心!
所以此刻,她为她的蠢付出了血的代价!
踉跄的走上前,跪倒在枳笙的身体旁。
手拂过他脖颈处的豁口,苧络抬眼看着九夜手中的夺魄刀。
那是她亲手所制,甚至特地拆了最贴近心口的那根肋骨打磨成刃。
妖族之骨,无坚不摧。
下一瞬,苧络拉过九夜握着刀的手利落的捅进自己的心口,全刀没入,分毫不剩!
痛席卷而来,疼的蜷在地上的她浑身发抖。
“九夜,你认为妖族欠你的,如今都还干净了。你这条命,当年是我求来的,如今,我不要你还了……”
我要你永生永世记得,你九夜欠已死的我一条命,永远也还不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青丝难缚情丝断》

第2章 巫后与命


闭上眼的那一刻,苧络只觉得解脱,却也难过。
九夜,我并不后悔爱上你,只后悔,没能拦下你……
意识逐渐消无,朦胧间,苧络只记得九夜垂下来的眼眸,一如往常的冷漠无情。
一瞬百年。
距离九夜拿下妖界,重振巫族已有百年时间。
按理说该说一片欢声笑语,歌舞升平。
可妖皇殿内却是一片沉寂,让人压抑。
巫皇九夜站在冰棺前,看着依旧眼睫紧闭,全无声息的女子,面色冷沉。
一百年了,她还是不愿意醒过来。
俯身,九夜的指尖划过她挺直的鼻梁。
这是她曾经最喜欢的动作,而现在……
眼神微凛,九夜看着刚刚颤动了一下的眼睫,脸色倏然冷凝:“苧络,你是妖狐有九条命,我知道你不愿醒,但是你听好,你若死了,我便送你的侄儿给你陪葬!”
九夜直起身,朗声道:“枳笙死前,曾和一女子有了孩子,算算日子还有半月便要生产,如果你不想这个孩子刚出世就身首异处,不想断绝了妖皇最后的血脉,最好立刻醒过来!”
寂静充斥着四周,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而冰棺内,原本阖眼的苧络缓缓睁开了眼,看向九夜。
“我醒了,你放过那个孩子!”苧络声音嘶哑,如同破旧的风箱在拉动。
妖狐有九条命不假,可自杀而死的妖狐是不会复生的。
苧络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活过来的,只是睡着睡着意识渐渐清晰。
她也想醒过来,可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她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
昔日浓情蜜意的夫君成了灭尽全族的刽子手,过往种种皆如云烟散去无痕。
“你是在命令我?!”
“不,是求!我求你,那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他对你,对巫族没有丝毫威胁!”苧络解释着,脱口而出的那个求字,彻底的将他们两个人推向了陌生。
“可他终究是妖族。”九夜眸色深沉。
“……那你要如何才能放心?!”苧络问着,等待着他的条件。
“巫族,还缺个巫后。”
缺个……巫后?!
苧络看着九夜的双眼,想要从中找到些什么,却只看到了一片黑。
“你想要我来当,可是为什么呢?”
“重要么?”九夜挑了挑眉,轻声道:“苧络,别忘了如今是你在求我。”
一句话,霎时击碎了苧络心中所有的希冀。
是啊,她还在胡思乱想什么,她现在唯一该求的,就只是保住枳笙孩子的性命!
只要能让那个孩子活下去,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缓缓起身踏出冰棺,苧络跪在地上,眼中一片寂然:“臣妾拜见巫皇。”
巫皇的继任大典和巫后的封后大典一同定在三日后举行。
那一日,妖界万里无云。
苧络身着着巫后华服走上高台,其上九夜站立的地方便是她的终点。
这条路苧络曾经走过无数次,可没有任何一次像现在这般,每一步都仿佛是踩在了刀尖上,鲜血淋漓!
随着礼官的一声高喊,而后礼成。
苧络站在九夜身边,提醒道:“答应我的事,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青丝难缚情丝断》

第3章 比你强


白日的喧闹好像是过眼云烟。
褪去繁冗的华服,苧络身着一身素白里衣斜靠在窗前,望着天边不甚清晰的明月,叹了口气。
这等盛景,同当年她与九夜大婚之时多么相像啊,十里红妆,普天同庆。
只是可惜,人面不知何处去……
“巫后殿下,侧妃娘娘过来了,正在偏殿等您。”清润的侍女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苧络抬眼扫了她一眼,瞧着她眼中的讥讽,漠然无声。
侧妃娘娘,她怎么不知道九夜是何时娶的侧妃?
起身朝着偏殿走去,素白的里衣在冷风之中翩跹,缥缈的好像下一瞬,苧络便会就此消失一般。
偏殿内,苧络瞧着背对着自己的身影眉头紧蹙。
这个身影,她熟悉的紧,只是这身份……
“阿络,你终于肯见我了!”
那女子的声音娇俏悦耳,该是让人欢喜的存在。
可偏生苧络瞧着,只觉得反感从喉间涌起,勾的她连呼吸都泛着恶心。
原因无他,只是眼前这女子本该是她的妹妹,也是妖皇的女儿!
现在,却成了她夫君的妾室。
何其可笑,也何其可悲。
“魑萝,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苧络站在原地,脸上一片冷凝,和魑萝脸上的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魑萝闻言笑容一滞,沉默了瞬,却还是勾着笑看着苧络。
“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一直喜欢九夜,你是知道的,如今他重振巫族,肯娶我我自然也愿意嫁。更何况,从今以后我们便还是姐妹,苧络,你不开心么?”
魑萝这话问的极其自然,好像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可在苧络听来却是可笑又荒唐。
九夜是什么人?
是灭妖族的刽子手,是杀害妖皇和枳笙的凶手,可现在魑萝,身为妖界的小公主,妖皇的女儿,枳笙的妹妹,却以嫁给九夜为骄傲……
“魑萝,你可还知晓什么是羞耻?!别忘了,你不过是九夜的妾室,根本称不上娶,你就不怕有朝一日魂归九天无法面对叔父和枳笙么?!”
苧络声声质问,话语中尽是对魑萝的恨铁不成钢。
可是魑萝听不出来,她只看到了苧络话中的讥讽与不屑。
她脸上的笑容倏然落下,红唇紧抿:“我再不好也比你强。苧络,你以为九夜是真心娶你么?他娶你为的就是今日能踏平妖界,重振巫族,你才是那个害了妖族的人,你才是灭了妖族的刽子手,是你!”
苧络脸色倏然惨白。
她知道。
从九夜向妖族挥起屠刀的那一刻她就知道。
可是现在这个事情从魑萝的口中带着怨气降临到她身上时,她还是不能全盘接受。
“……我知道是我的错,所以我会付出代价。但是魑萝,这一切和你无关,九夜是你的仇人,你怎么能……”
苧络欲言又止,看着魑萝的眼神中充斥着复杂。
可魑萝恍若未见,她只是一句一句的提醒着妖皇曾经对苧络的好,一遍一遍刺激着她,让她知道她身上所背负的错误,让她知道她有多么的该死……
“闭嘴!”
苧络斥断了魑萝的话,垂在身侧的手紧攥成拳。
“怎么?被我说中了,你心里不好受了?那你怎么不杀了九夜还要做他的巫后呢?苧络,承认吧,你就是个贱人……”
“啪——!”
一声脆响,连带着丝丝点点的血迸溅道脸上。
苧络怔愣的看着魑萝脸上的血痕,眼中一闪而过的无措。
“魑萝,我……”
“苧络!”
一声呵斥从身后传来,带着铺天盖地的怒火让苧络无处可躲。
苧络转身去望,迎面而来的是一震耳鸣与晕眩。
手肘拄地发出一声脆响,可苧络却什么都听不见,整个世界好像霎时寂静,她只能看到九夜将魑萝揽进怀里,脸上是她曾经熟悉无比的心疼与温柔。
那一瞬间,苧络好像明白了什么,却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
所以九夜他是真的喜欢上了魑萝么?还是像曾经对她一样,一切只是他作出来的假象。
骗过了她,骗过了妖界所有人,却骗不过他自己!
缓了好一阵儿,苧络的世界才重新又有了声音。
她默默站起身,没有打断九夜和魑萝之间的情意绵绵。
她只是转身想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
可在她身后,九夜如同魔咒般的声音席卷而来,让她本就千疮百孔的心再度刺痛。
“苧络,这巴掌,我会替魑萝亲自讨回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青丝难缚情丝断》

第4章 百倍还之


讨回来?
还打算怎么讨回来呢?
苧络脚步一滞,转回身看向九夜。
她的眼中蒙着泪水,不知道是因为心痛还是因为刚刚九夜那巴掌脸颊上的火辣刺痛。
“你……打算怎么讨回来?”
苧络看着九夜,任由眼泪滑下去,她控制不住眼泪,就像她控制不住爱上九夜,导致妖族成了如今这样的惨状一样。
九夜被苧络犹如心思的目光看的心头一滞,可下一瞬怀中的温香软玉就让他回过了神。
“百倍还之。”
九夜看着苧络薄唇微动吐出四个字。
苧络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他突然笑了。
好一个百倍还之!
走上前,仰头看着九夜俊俏的面容,苧络哑声道:“九夜,你要亲自动手么?”
九夜心头一滞,揽在魑萝腰间的手僵硬了一瞬,突然有些抬不起手。
下一瞬,苧络忽然抬手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声音清脆,如同打在了九夜的心上一般。
“这个力度,够么?”
苧络问着,却不给九夜回答的时间,抬手又是一巴掌。
九夜出手想要阻拦,却被她避开。
她脸颊红肿着,看着九夜道:“百倍还之,你说的。”
“啪!啪!”
一声接着一声,空寂的偏殿里,巴掌声接连不断。
不知道过了多久,苧络的脸颊肿的看不出原本明艳的面容,嘴角漫布着鲜血。
唯有那一双眼睛,在泪水的莹润下更加的清亮。
她就那么看着九夜,收回了手。
“现在,够了么?!”
九夜被她质问的语气弄的无言,他的脸色沉穆,看得人背后无端发冷。
“不够。”
苧络闻言轻笑了声,弯起的嘴角扯动着脸上的伤发起一阵痛楚。
可她浑然不觉,或者说早已痛到麻木。
她迎着九夜深沉的眼再次问道:“那你觉得我还该还些什么?”
“你的妖丹。”
闻言,苧络愣了一下,看着九夜的目光有些嘲讽又有些可笑。
又是妖丹啊。
可是九夜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的妖丹早在百年前为了救你就将其给了妖皇,现在的我,根本没有妖丹!
苧络心中问着,看着九夜毫无动容的眼垂下了眸。
“妖族没了妖丹等同于废人,九夜你当真要这般对我么?”
“这是你欠魑萝的,一巴掌换你的妖丹,是轻饶了你。”九夜声音冰冷,让苧络感觉置身冰天雪地。
一巴掌,换妖丹,这笔买卖还真是公平啊!
苧络嘴角的笑意嘲讽,却也无力纠缠。
“你想要妖丹,给你便是。”
说着,苧络的手猛然穿进腹部,而后抽离,一片鲜红之中,唯有她掌心的那一抹圆润的亮色吸人眼球。
苧络将它捧至在九夜眼前,低声道:“你要的妖丹,给你!”
可其实哪有什么妖丹,那不过是她用妖心幻化的而已。
九夜看着这一幕,没有伸手,只是沉默着。
他怀中的魑萝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发展,这样的苧络和九夜都让她害怕。
而也似乎是因为她的发颤,九夜回过了神,然后揽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抱进怀中,背对着苧络。
“魑萝乖,别看,脏!”
九夜盯着苧络的眼,声音冷凝。
而那个字像是一把刀再次刺进了苧络的心脏,让她的爱情彻底死亡。
眼泪倏然滑落,苧络闭上眼,深呼吸,却只感觉喉管内一阵火辣的疼痛。
脚步声渐起,缓缓越过她朝着殿外而去。
苧络睁开眼,看着空无一人的眼前,忽然转身看向九夜的背影,发问道。
“九夜,你可能真心爱过我?哪怕一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青丝难缚情丝断》

第5章 以命相换


可最终她得到的回答,也只是风带来的沉默,和九夜毫不犹疑离开的背影。
苧络站在偏殿内,任由着冰冷的疯穿透单薄的里衣透过肌肤冰冷刺骨。
冬日的妖界,天阴沉的不见天日,就像苧络的心一片黑暗,看不到希望。
也是这时,苧络更加真切的感觉到,原来天大地大,六界无边,可她已经无处可去。
她,已是孤家寡人。
“九夜……”
苧络低喃着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哪怕冷风呛进喉管令她咳嗽不止,她也不愿停下。
好像这样,她就能骗自己如今的一切都是假象,她和九夜还是原本恩爱的模样。
可终究,还是什么都变了!
“巫后娘娘,娘娘!”
不远处传来高亢的叫声,裹扎着急切与惊慌传到苧络耳中。
她茫然看去,只瞧见一个有些眼熟的宫女朝她跑来,明明一句话却愣是因为气息不匀说的断断续续。
“娘娘,您快去看看吧,太子妃殿下难产了!”
一句话,惊的苧络脸色煞白,抬步就跑。
可等她到的时候,一切已然结束了,孩子平安降生,是个女儿。
苧络小心翼翼的抱着孩子,生怕用错了力伤到这个脆弱的小家伙。
“阿颜,你看这孩子长得多好看,像极了枳笙。”
苧络逗弄着孩子对躺在床上满头大汗的女子说道。
可那女子闻言也只是扯了扯嘴角,眼中满是担忧。
“好看又如何呢?妖界如今这样子,我又怎么护得住她……”
说着,眼泪顺着眼角流下,烫的苧络心中涩然。
女子口中没有半个字在责怪她,可更是因为如此,苧络心中才更是悔恨,如果不是她引狼入室,让九夜有机可乘。
那现在,枳笙早就娶了阿颜为妻,他们的女儿自然也是妖界尊贵无比的公主,怎么可能变成现在这样,连如何活下去都是个问题。
“阿络!”
阿颜突然出声,也不顾刚生产完的身子出手攥住了苧络的胳膊,声音急切又像是溺水之人抓着最后一根稻草一样。
“阿络不管是枳笙的死亦或是妖族尽亡我都不曾说过什么,但是今日我只求你一件事,看在枳笙和妖族的份上,保护好这个孩子,我什么都不求,只要她能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她是枳笙唯一的血脉,也是妖族唯一的血脉了……”
阿颜说着说着开始咳起了血,苧络瞧的心慌,忙声道:“阿颜你别这样,九夜已经答应了我不会伤害这个孩子,你放心,只要我活着,就会一直护着他!”
听到这样的保证,阿颜才算是放下了心。
她躺倒回床上,脸色苍白,也是这时,她才注意到了苧络腹间的血迹:“阿络,你受伤了?!”
苧络闻言顿了下,心钝痛了下,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身后就传来一阵脚步声。
还未转身,原本抱在怀中的孩子突然被人抱走,苧络连忙追了上去,刚出门,便瞧见了九夜站在门外的身影。
她愣了下,可当注视道他怀中的孩子时,心中蓦然一跳,咯噔了下。
“你要做什么?你答应过我,只要我做了巫后就不会伤害这个孩子的!”
苧络声音发颤,心惊肉跳的紧盯着九夜的动作和他怀中的孩子,生怕他出手伤害这个孩子。
九夜将苧络的不信任看的一清二楚,心中升腾起几分报复的快感,可更多的却是不明的情绪。
阿颜从殿内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她看着九夜怀中的孩子,紧张的连腿都在打颤。
“阿颜……”
可阿颜只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双目圆睁的看着九夜,眼中满是乞求。
苧络瞧着,也看向九夜,可却只瞧到了他冰冷的目光。
那一瞬间,她好像明白了什么,也像是被抽走了骨子里最后的尊严。
学着阿颜的样子,苧络跪在地上,求道:“九夜,你不能说话不算话,你……答应过我的!”
闻言,九夜看向她,冷笑了声。
“苧络,你们妖族当年灭我巫族,除我苟活之外,再无他人存生,如今我为何还要留着你们妖族皇室这么多条性命?!”
苧络尚且还没能想明白九夜的话,但是阿颜却是清楚。
“阿颜愿用一死换吾儿的性命!待阿颜死后,望巫皇信守承诺,护我女儿百世长安!”
话落,阿颜手中妖力骤起,直直穿透心口震碎了心脉,再无生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青丝难缚情丝断》

第6章 无力挫败


“阿颜……!”
苧络惊声呼喊着,扑上前接住阿颜倒下的身子。
她怔怔的看着,湿润的鲜血沾染着满手,黏腻温热。
苧络的指尖在发颤,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砸落在地,她紧抱着阿颜,抬眼看着在九夜怀中酣睡的孩子,心中苦闷。
生母为其而死,她却要在仇人的庇佑下长大。
这究竟是个什么道理?!
苧络不知道,但是现在阿颜为了孩子自刎而死,那她能做的,也只是达成她的遗愿而已。
“九夜,是不是现在只要我死了,你便可以留下这个孩子,护她长大?!”
苧络低声问着,甚至没有抬头看九夜一眼。
九夜闻言眯了眯眼,上前一步沉声道:“苧络,我说过,如果你死了,那她也活不了!”
他的声音低沉,犹如低吟的钟声,可苧络听来却只觉浑身冷颤。
她抬眼看向男人,带着不能理解的复杂。
她是真的看不懂九夜了,他究竟想要什么?!
阿颜的尸体被扯出怀中,苧络来不及争夺,怀中便被塞进了一抹柔软。
看着不知何时睁眼望着自己的孩子,苧络忽然热泪盈眶。
她的手上还沾染着阿颜的鲜血,碰触到孩子身上是惹眼的鲜红。
最终,这个孩子还是踩着她生母的鲜血和性命保得了一条命!
“枳缈,你的名字叫枳缈。”
枳是枳笙的枳,缈是颜缈的缈。
枳缈,带着枳笙和颜缈的生命一起活下去……
苧络轻声说着,突觉眼前一片黑暗。
堕入黑暗前的那一刻,苧络想,果然啊,没有了妖丹和妖心的她,脆弱不堪!
再次醒来,苧络看着头顶熟悉的帘幔,便知晓自己回到了寝殿。
缓缓坐起身,苧络低头凝视着无力的双手,眼中尽是苦涩与无奈。
生而为妖千百年,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无力,什么叫做挫败。
而这一切,都是那个叫九夜的人赐予她的!
“枳缈……枳缈呢?!”
突然,昏迷前的记忆涌上,那个柔软的孩子占据了苧络全部的心扉。
她顾不上依旧酸软无力的身子,连忙起身去找寻那个孩子,那是她现在还活着的唯一原因,也是她放弃生命也要保护的孩子!
“娘娘别急,小公主刚刚吃足了奶现在已经在偏殿睡下了。”
苧络闻言紧盯着眼前的婢女,瞧着她清白的没有一丝闪躲隐瞒的双眼,才松了口气。
“带我去看她。”
她不敢轻信了,因为曾经的轻信,她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现在只有亲眼看到孩子完好无损,她才能安心。
偏殿内,看着摇篮中睡得安详的枳缈,苧络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也是这时,她也终于意识到了如今宫殿内的寂静。
寂静到让人心慌。
她看向一旁的婢女出声问道:“发生了何事,殿里的人都去哪儿了?!”
“……”
婢女没有回答,而是沉默着。
见状,本不是很好奇的苧络也不禁继续问道:“到底怎么了?!”
“侧妃娘娘有孕了,已经三个月!”
苧络落在摇篮上的手骤然僵硬。
她震惊的不是魑萝怀孕了,而是魑萝怀孕的时间。
三个月?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三个月前,九夜还逼迫她做巫后,她还以为他心中是有她的。
可原来,就连那些都是假的。
九夜早就和魑萝在一起,甚至有了孩子!
从始至终,她苧络都是个被蒙在鼓里的蠢货!
“咚咚——!”
敲门声响起,打断了苧络的思绪。
她转身去看,便瞧见另一个婢女站在门口,高声吩咐道:“巫后娘娘,巫皇大人让您跟奴婢走一趟,带着小公主一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青丝难缚情丝断》

第7章 夺魄刀


华孚院内,一片岁月静好。
苧络站在殿门口,看着正坐在九夜腿上撒娇的魑萝,眉心微蹙。
她不是在想九夜不爱她,而是在想现在九夜展现出来的情深有几分是真,而若假了十分,待一切真相大白,魑萝又该如何!
“姐姐来了!”
魑萝眼尖瞧见站在门口的苧络,眼底闪过什么,忙出声唤道。
而揽着她的九夜闻言缓缓抬起头,看着苧络,什么都没有说。
“姐姐,枳缈呢?”
魑萝从九夜怀中起身走向苧络,看着她空无一人的背后皱了皱眉,不情愿道:“我还想着看看孩子呢!要知道她也算是我的侄女呢!”
苧络看着魑萝,深吸了一口气道:“枳缈还在睡,我也不好叫醒,你若是有心想要瞧,便过去我那里。”
“姐姐这话是怎么说的,我自然是有心想要瞧她的。”魑萝有些委屈,眼中泪光闪烁的回身望向九夜。
“过来,萝儿。”
九夜对魑萝招了招手,看着苧络道:“现在回去将她抱过来给萝儿瞧瞧、”
苧络愣了下,反应过来九夜说了什么之后,她差点被气笑。
枳缈一个刚出声不过一日的婴儿,怎么能见着冬日的冷风。
她也不是不让魑萝见,若是想,便去她那儿看就是。
还是说九夜就这么心疼魑萝,连这么几步路都不愿累着她?!
“你说什么?!”
“萝儿有孕在身,冬日路滑,若是萝儿有什么差池,你能担待的起么?还是说你觉得枳缈能够担待的起?!”
九夜声色冷冽,冰的苧络浑身一抖,霎时清醒。
是了,她哪里还有话语权去和九夜争辩。
“我知道了。”
转身离开,苧络踏着一路风雪,带着枳缈回来时,九夜和魑萝已经进了内殿,好不温暖。
脱去枳缈身上围盖的厚厚的襁褓,苧络抱着她走进了内殿。
“真漂亮!”
魑萝瞧着枳缈赞叹道,然后转头看向九夜道:“正好我这儿备了份给枳缈的礼,一会儿就让姐姐一同带回去吧。不过说起来,姐姐没有什么要送萝儿的么?毕竟萝儿这腹中可是九夜头一个孩子呢!”
苧络心中一顿,她给忘了!
下意识的看向九夜,却只看到了他冰冷的侧脸。
苧络怀抱着枳缈,想了想开口道:“是我想差了,本是想着明日再将礼物给你拿来,却不想还是累的你开口。即使如此,那我便回去再取一遭?!”
她尽可能的将场面话说的完善,免得魑萝再找茬不放。
可没想到,魑萝根本没在意她说的话,只是听说她没拿之后,便转身看向了九夜娇声道:“既然姐姐忘记带了,那便由巫皇替姐姐赏给魑萝一件东西吧?!”
苧络闻言看向九夜,九夜也有些不明的看着魑萝。
“想要什么?”
“魑萝听闻巫皇有一把神兵利器,削铁如泥甚至要比魔族盔甲还要厉害,所以魑萝斗胆,想跟巫皇要那把“夺魄刀”!”
此话一出,苧络和九夜的脸色都有些沉寂。
苧络更是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这一刻,她所有心神都记挂在九夜身上,等待着他的答案。
他……不会的吧……
紧张感弄得她失去的准头,怀抱着枳缈的手臂不断收紧,勒痛了孩子惹得她放声哭了起来。
苧络茫然回神忙哄着枳缈,而被哭声唤回心神的九夜看着苧络温声细语的模样,突然开口。
“萝儿既然想要,我自然不会小气。”
说着,他手中巫力一闪,夺魄刀自中出现,被他递到了魑萝的手中。
苧络闻言身子一僵,垂着的头慢慢抬了起来,紧紧盯着那把闪着黑光的夺魄刀。
他竟然真的……
他不是不知道这刀的来历,可他竟然还是这般轻易的送给了魑萝!
她想要说些什么,可想来,她和九夜已经成了如今这般模样,那夺魄刀在谁的手里,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可即使这般想,苧络的心中还是浮起了丝丝点点的苦涩。
而魑萝则是满心欢喜的接过那把刀,可这刀刚入手,只见一阵妖力自夺魄刀上迸发,朝着魑萝席卷而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青丝难缚情丝断》

第8章 熟悉的深情


“魑萝!!”
九夜的脸色霎时变了,他忙出手收回夺魄刀,将魑萝从千钧一发中拯救了回来。
可夺魄刀既出,不夺一魄势不归鞘。
是以纵使九夜救下了魑萝,她也难逃失去一魄的代价。
巫医赶来的时候,一切几乎已经尘埃落定。
“巫皇殿下,侧妃身子弱,腹中孩儿本就胎像不稳,这次侧妃娘娘失了一魄,纵使保住了胎儿,若是没有全部的魂魄将养身子,这孩子怕是也不能长久啊……”
九夜听到巫医的话点了点头,便放他离开。
而后,他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苧络道:“你就这么狠毒,别忘了,魑萝可是妖皇的女儿!”
苧络闻言本就惊骇的内心更是惊诧。
九夜竟然认为是她伤了苧络?!
怎么可能!
且不说她没有必要,只是凭着魑萝是枳笙妹妹这一点上,她就不可能对她动手!
“夺魄刀是你亲手所制,你说过,除我之外,能够控制它的人只有你。苧络你还想狡辩什么?!你动手之时可曾想过,魑萝还怀着孩子,我的孩子!”
九夜厉声质问着,字字句句犹如利刃穿透着苧络的心。
“……”
苧络想要辩解,可看着九夜笃定的模样,便知道,她说什么都没有用。
谁也没办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同样的,她也不认为自己能够改变九夜心中的想法。
毕竟如果她能做到,现在所有一切都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就当是我做的,所以呢?你想怎么样?!”
看着丝毫没有辩解意思的苧络,九夜本该觉得理所当然,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此时的心中却有些惶然。
“……这件事,我自有考量。”
九夜甩袖离去,一切回归了寂静。
苧络站在原地看着被婢女照顾的无微不至的魑萝,也抱着枳缈离开了这里。
夜色深沉,月上中天。
枳缈在偏殿睡得香甜,苧络却是被突然闯进来的巫族侍卫抓走,没有半句解释。
直到被带到祭台前,直到胸前的肋骨被一根一根拔出,抽筋断骨的痛楚席卷脑海,痛得她连呼喊都说不出来之时……
苧络方才明白,原来她今日受的一切,便是九夜的自有考量!
荒谬至极,更多的是心寒。
不知过了多久,九夜自外走了进来,带着满身的凉气,也带给了苧络丝丝的清明。
她掀眸扫了眼九夜哑声道:“这般可够了偿还魑萝的一魄?若是不够,就继续吧。”
九夜看着狼狈的苧络,眉心皱成川字:“你不狡辩?”
狡辩?
苧络心内冷笑,他连狡辩这种话都用上了,那便无论她说什么他也不会信,那她又何必多言呢?
“九夜,你若信我便不会这时才问。事情已然如此,是不是我重要么?”
无尽沉默,苧络只觉得一颗心在烈火上炙烤,最后彻底焦糊。
一抹苦嘲的笑浮上嘴角,苧络闭上了眼,不再看九夜。
他这般想,那便这样吧。
她不想辩驳,所以便是再多的苦痛,她都要承受!
九夜闻言眼底划过抹暗色,声色冷沉道:“既如此,你便还债吧。”
还债?
苧络听着这两个字没有多想什么,只以为九夜是觉得折磨她折磨的还不够,那便任由他打杀便是。
可当她被从祭台带回寝殿,当整个人被扔进冷水中洗净,当九夜的身影缓缓从远处走来之时。
苧络的心中乱了。
坐在床榻上,她的手指紧攥着锦被。
“……阿络……”九夜低声唤着。
声色低沉,情意缱绻,听得苧络心慌。
她抬眸望向九夜的眼眸,竟是看到了曾经熟悉的深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青丝难缚情丝断》

第9章 还债


可这样的深情却是让苧络心慌。
她也终于明白,九夜所说的还债是什么了!
曾经夫妻多年,她自是看得出九夜如今想要做什么。
可偏偏,曾经让她羞怯却喜欢的事,现在只让她感觉到恶心又恐慌。
“九夜,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苧络抬手推拒着靠近的九夜,厉声质问着。
他没有回答,反而欺身上前,帷帐在他身后缓缓落下。。
身处下位的苧络眼中满是抗拒与惊慌,不由得颤声提醒道:“九夜,巫皇!你别忘了我的身份!”
也许是她的话刺激到了他,九夜的动作愈发的迅捷,如同疾风骤雨。
“九夜,你若真的做下去,我会恨你!”苧络紧咬着牙,恨声说道。
九夜动作微凝,目光直直的看进苧络的眼中。
可下一瞬,痛楚直达脑海深处!
……
一旬疏忽而过,九夜在苧络这儿下榻的次数数不胜数,开始只是入夜,后来便是白日都同苧络腻在一起。
即使苧络不愿,他也强硬的拽着她行进欢事。
起初,苧络还哟普这反抗之心,可次次失败,她便也随便了。
不过是一具躯壳,早晚尘归尘土归土,又有什么好在意的。
冬月十八晚,九夜踩着月色进门,带着飘零的雪花,一如之前的动作将苧络拽进怀中,钳着她的下颚便要吻上去。
可早就不反抗的苧络却突然推开了他,捂着胸口连连作呕。
猛然被推开,九夜脸色沉寂,可瞧着苧络的样子,他忽然福至心灵。
“你……有孕了?”
晴天霹雳!!
苧络震惊的看着九夜,推算了一下日子才发现这月确实不曾来过月事!
瞧着她的模样,九夜当即叫人唤了巫医前来。
她是真的怀孕了,一个月!
巫医的话还回荡在耳边,脸颊上却忽然传来一阵让她悚然的温度。
“既然阿络有孕了,那你欠萝儿的债也该还了。”
什么债?
苧络不明所以,却只瞧见了九夜意味深长的笑。
恍然,那日在祭台上九夜的话再度浮上脑海。
——既如此,你便还债吧。
“还债?”
苧络轻声低喃着那两个字,终于明白了九夜这么多日来为何要如此做。
原来这才是他的目的!
只是可笑,她竟然会以为九夜是抱有什么别的目的。
是她忘了,九夜恨她,所以从来只要能折磨她,让她痛苦,他便心悦!
冬日的风透过四敞的门扉吹进殿内,也带走了仅有的温暖。
苧络沉默的坐在那儿,神色死寂。
这样……也好!
华孚院内,深夜的冬日本该冰冷肃杀,可偏生的,这里确实一片温暖。
苧络看着不知何时苏醒的魑萝同九夜站在一处,摆在她面前的还有那一柄夺魄刀!
所以这就是九夜所说的还债么?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就好比妖皇当年灭了巫族,九夜便效仿着灭了妖族一样!
腹中的孩子不过一月,尚未成型。
苧络抬手拂过,心中百味掺杂,若是可以,她也想留下这个孩子。
可是这个孩子他来的不对,又是九夜的血脉……
死了……也好!
苧络深深的吸了口气,抬手去拿夺魄刀。
她这个人,身上背的债太多,如今能做的便是尽量偿还。
而为着妖族众人,这孩子不能留。若他们有缘,欠这个孩子的,苧络只能来世再还,
如果,一切结束她还有来世的话……
冰凉的刀刃穿过肌肤,从后背冒出。
冷汗席卷上额间,苧络咬牙闷哼了声,而后果断的将夺魄刀抽了出来。
带出的鲜血淋漓的迸溅四周,可苧络已经管不了了。
松手,夺魄刀掉落在地,发出“嗙啷”的声响。
她忍痛抬眸看着九夜和魑萝,嘴角满是解脱的笑。
“如今这般,可满意?”
她问着,低头瞧着裙摆上渐渐晕染开的鲜红血色,终是没了力气,摔倒在地,意识堕入深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青丝难缚情丝断》

第10章 留下哪个


  苧络睁开眼时,天色已经大亮。
  
  她缓缓坐起身,却只觉得小腹一阵拉扯的疼痛,忍不住痛呼了一声。
  
  直到那阵痛楚过去,她垂眸看着腹部已经愈合完好的伤口,才缓缓反应过来。
  
  昨夜这里刚刚有一个孩子,也是昨夜,这个孩子也离她而去。
  
  是她亲手送离!
  
  而刚刚的那抹痛,不过是她的心里反应而已……
  
  进殿来的婢女瞧着醒转过来的苧络眼底一亮,瞧着她低头看着自己小腹的模样,忙走上前低声道:“巫后娘娘,放宽心,您的孩子还在!”
  
  闻言,苧络怔了一瞬,猛然抬眼看向婢女,神色震惊,不敢置信。
  
  “他……竟然还在么?!”
  
  闻言,婢女愣了下,原因无他,属实是听闻这个消息的苧络神情间瞧不见半分喜意,反倒是有些不悦。
  
  “您可是不想要这孩子?”
  
  苧络没有回答,只是眸色渐苦。
  
  她怎么会不想要呢?这是她第一个孩子,无论是何谁的。
  
  可偏偏,现在这种情况,他不该来了,甚至说,便是他生了下来,苧络也不知道该如何对待。
  
  殿外,不知何时过来的九夜将她的沉默看在眼中,只当是她在默认。
  
  他脸色冷沉,抬手间封禁了想要说话的婢女,转身离去。
  
  殿内,苧络不知道刚刚九夜来过,仍低声的同婢女说着什么。
  
  “巫后娘娘,不管如何这是您的孩子,您放弃了他一次,断不能放弃第二次啊!更何况夺魄刀那般的冷厉之物都没能带走这孩子,便说明你们之间是注定的母子缘分,您当真忍心么?!”婢女劝说着。
  
  苧络其实也没有答案,毕竟对她来讲,若非是九夜,她定然会留下这个孩子!
  
  这般迟疑着,眨眼四月倏忽而过。
  
  小腹日渐隆起,便是苧络心狠,也不免心软。
  
  不论如何,那也是她的孩子啊。
  
  留下他,还可以同枳缈作伴!
  
  打定主意,苧络解脱了不少,连带着渐渐闷热的温度都不那么让人难以忍受。
  
  可有些事,该来的终将回来!
  
  许久未曾来过的九夜再次出现在面前,冰冷的目光注视着苧络的小腹,看的她心中惊慌不已。
  
  “你来做什么!?”
  
  “苧络,记清你自己的身份,谁给你的胆子这般同我讲话?!”
  
  九夜冷声斥责着,眼神更是压抑的让苧络不安,
  
  她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主意,她现在怀着孩子也不愿同他多做纠缠,就行了礼再次问道:“不知巫皇大人来此有何贵干?!”
  
  “我只是来提醒阿络,妖族之人只能活一个!”九夜说着,抬手拂过苧络的长发,却如同蛇盘鬼附,叫她浑身发冷。
  
  苧络心中一震,看着九夜的目光中充斥着震惊与慌张,如同飓风卷起汹涌波涛。
  
  瞧着她这般模样,九夜嘴角勾起了抹笑。
  
  他收回手,放轻了声音道:“阿络,所以你会留下我们的孩子,还是枳缈那个孽种呢?!”
  
  扔下这么一句话,九夜扬长而去。
  
  苧络看着他的背影,接受之后也说不上多震惊,毕竟九夜的狠辣她早就体会过了,只是没想到,他连自己的孩子都能当做赌品!
  
  缓步走出寝殿,微暖的光照耀在身上。
  
  苧络深吸了口气,手拂过微隆的小腹,另一只手调动起妖力,捏了个传音决送了出去。
  
  “魅黎,你欠我的情,如今也该还了!”
继续阅读《青丝难缚情丝断》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