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农女:娇娇小娘子最新章节,林娇娇,林福贵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第一农女:娇娇小娘子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百里香
简介:林娇娇穿成爹不亲娘不爱的暴躁农家女,相公相貌俊秀,身有残缺,却正合她心意
她偶然觉醒柔弱金手指--荒芜空间,限量灵泉
有灵泉加持,她开创农家美食发家致富
后来,她发现相公藏着小秘密:他的腿是可以医的,状元随便能考上的,世人道她是天生福运旺夫小娘子,却不知有人扮猪吃老虎!
角色:林娇娇,林福贵
第一农女:娇娇小娘子最新章节,林娇娇,林福贵小说免费阅读

《第一农女:娇娇小娘子》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穿越成暴躁农女


眼前一片黑暗,林娇娇感觉自己头痛欲裂,疼得无法思考,她恍然睁开眼,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暗,楞了两三秒过后,脑子里突然闪现很多不属于她的记忆,看过许多穿越小说的她一下子明白过来,她这是穿越了,还穿在一个死人身上!
她一下子坐起身,眼前一下都明亮起来,原来她刚刚是被人用棉被盖住了脑袋遮挡住视线,才感觉一直处于黑暗之中。她四处观望,她所在的房间四面都是土砖墙,房里只有她一人,她掀开被子下床穿鞋,踩在脚下的也是土质的地面,这房间里处处透着朴实气息,和她脑海中的影像一模一样,这应该是原主的房间。
房间外似乎有人在争吵着什么,声音大得传到房间里,她听得模糊,遂凑近几步,耳朵贴在门缝偷听起来。
一个男人粗声粗气的声音,“还能咋办,大夫都说没救了,赶紧找块地儿,把小妹埋了吧?这一直搁屋里也不是个办法呀。”
林娇娇心里一咯噔,这就要把她给埋了?那可使不得呀。
“大春,瞧你说的这话,她怎么说也是你妹妹,你怎么这么凉薄!”
一个明显年长一些的女人沉声教训道。
“娘,她自己性子暴躁,把自己给气死了,能怨得了我们兄弟吗?上午那场面您不是没瞧见,小妹那一脸要吃人的样子,我们还能凶得过她?”
性子暴躁的本尊摸着自己粗糙的脸蛋儿,幽幽叹了口气,年纪轻轻能把自己给气死,确实性格不太好。
再听下去,兄弟几个已经开始商量起她的身后事,什么棺材呀,坟地呀,寿衣呀,乡下人间张罗这些事利落得很,眼瞧着几兄弟就要出门找人帮忙办事,林娇娇这会儿再不出去,等到把村里人都请来帮忙时才死而复生,怕得被村里人当作怪物看待。
她一下打开房门,木质的房门一打开,吱呀一声,引起院子里众人的注目。
“娇娇,你!!!”
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妇人,她看林娇娇的眼神充满惊恐,脚下步子微移,说话间已经挪到自己大儿子身后,“不是说没气了救不回了,咋还能醒了呢?”
一个中年男子从旁屋里走出来,见到林娇娇脸色红润的在那儿站着,也吓得不轻,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他走近一些,对林娇娇吆喝道,“娇娇,你上午昏过去了,我们请了大夫来看,他硬说你没了气息,救不活了,他们这才商量你的后事,你可莫要见怪。”
林福贵刚刚一眼就瞧见她脚边的影子,鬼是没有影子的,这一看就不像是诈尸,怕是那村里大夫不中用,活的给他说成死的,林福贵寻思着回头得上大夫家里把诊金给要回来,什么药也没开,就要了他们家五个铜钱呢。
“爹,我明白。”
林娇娇冲林福贵甜甜一笑,说话和和气气的,把一旁的林李氏和林家三兄弟惊得张大了嘴,四人心里都升起同样的问号:他家妹子/她家闺女什么时候这么温顺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第一农女:娇娇小娘子》

第2章 活活把自己给气死了


林娇娇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表现与原主的人设不符,她轻咳了一声,尝试冷下脸来,“刚刚是我激动了些,可哥哥们上来就让我嫁去孙家,我连对方什么情况我都不知,这怎么能答应的。”她装作凶狠的瞪了她大哥一眼,林大春高昂起脑袋,毫不示弱的反驳她,“明明是你都不听我们说,抄起凳子就要和我们打架,我们才会和你起了争执,都这么多年了,爹娘还不知道你什么脾气,少在这儿装无辜了。”
想她一现代白领,平时接触的都是那讲理的,莫说是打架,就连争执都很少与人发生,被林大春这么一吼,她这小心肝都颤了一颤。
“大春,好好说话!”
林福贵一下喝斥住大儿子,闺女对这桩亲事的态度有所改变,他们竟也没看出来,一个个呆头呆脑的只知道使蛮力的家伙。
他将林娇娇拉到屋里坐下,林李氏也带着三个儿子进了屋,一家子都安稳坐下之后,林福贵让林李氏出去烧壶热水,加上一点茶叶沫子,勉强算是一壶茶水。林李氏拿了几个大碗,一人给倒了一碗,分发下去之后,才安静的坐在林福贵身旁。
林福贵手里端着茶碗,目光不时飘向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的林娇娇,她两手捧着茶碗,感受着手心的温暖,看着碗里那孤零的茶叶梗渐渐沉到碗底,面上飘着的都是不成形的茶叶沫子,这林家可真穷啊。
“娇娇。”
林福贵终于说话了。
林娇娇抬头望去,见她这爹爹放下茶碗,一本正经的和她介绍起孙家的情况。
“媒人说的亲事,是村口孙家的孙子孙泽宇,他腿脚不利索,平时很少出门,你可能没有见过他的人,但爹是见过的,孙泽宇除了这脚的毛病,其他哪哪都比你这三个哥哥强,重要的是,你去了他们孙家,你还有人服侍,可以做人上人,这门亲事对你来说也不差了。”
林福贵说得是有板有眼,林娇娇一边听着,一边在脑海里搜寻着相关的记忆,借着原主的记忆,她对孙家的情况很快有了大概的了解,她这爹说的话,除了第一句是真的,其他都是修饰过的谎言。
孙泽宇腿脚不利索,出门需要人背,所以他平时很少出门,这一点确实不假。可孙泽宇在孙家压根就不受宠,她嫁过去不被人欺负就算是不错,哪还能期望做什么人上人,林家之所以那么希望促成这场亲事,不过是因为孙家给出的聘礼是寻常人家的三倍,只要把她给嫁到孙家,得来的聘礼再凑点儿钱,差不多可以一次性把她三个哥哥的亲事都解决了,故而她的哥哥们对此特别上心,特别是她那已年满二十的老大哥,在村子里这年纪还没娶着媳妇儿的非丑即穷,林大春想娶媳妇儿的心谁人都知,奈何他们林家穷得连聘礼都拿不出来。
村里媒人想做林家这笔买卖,便把孙家要娶孙媳妇儿的事拉到一块来说,林家一听孙家愿意出那么多聘礼来娶他们家这暴躁闺女,别提有多开心,没想到林娇娇抵死不从,活活把自己给气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第一农女:娇娇小娘子》

第3章 答应嫁人


她低头喝了口茶,这茶水苦涩,一尝就知是最下等的茶叶,还是自家烤制的,带着一点点糊味儿。
林家几双眼睛都盯着她一人,这当家的开了口劝说,其他人自然不敢随意插嘴,生怕把事情给搅和黄了。
林娇娇勉强吞下那口茶,心里只叹:这茶不好,这家不好,这几个亲人更加不好。即使是原主性格暴躁些,不像寻常姑娘那样低眉顺眼,帮补家计,可在林娇娇脑海记忆里的原主也没什么特别大的陋习,相貌普普通通,算不上丑,也不见得有多漂亮,身材偏瘦,胸无四两肉,从小在这林家吃不好、穿不暖的,饿极了就去村里偷只鸡、捉个鸭填填肚子,被人发现了能咋办,跑啊,被人追上了怎么办,硬着头皮上啊,如此,便在村里落下了不好的名声,成了这四喜村出名的恶女。
林娇娇甚至有些同情原主,她三个哥哥虽然因为家中贫穷还没娶上媳妇儿,可这生得高大威猛,结结实实的,每日的吃食一定是管饱的,对比之下,可不是从小吃不饱饭的原主更加可怜吗?就这样还指望原主能够忍辱负重,洗衣做饭帮补家计,换了她她也是不愿意的。
她抬起头,对着林福贵又是一笑,“爹,照您这么说,这可算是一门好亲事。”
“可不是吗?而且孙家发了话,以后是不会给孙泽宇纳妾的,你嫁去他们家吃不了亏。”
林福贵一听她没急着反驳,而是顺着他的话,更加觉得他这闺女是开窍了。
他搓着双手,笑呵呵继续向林娇娇劝说,“而且孙泽宇他爹那一房,只生了他一个儿子,你也不用担心姑嫂之间的关系难处,公婆有偏心,只要你脾气稍微收敛些,照顾好孙泽宇,他爹娘一定不会为难你的。”
林大春盯着林娇娇态度的转变,早知道他爹说话这么管用,自己就不打头阵了,他们兄弟几人从小打闹惯了,可再怎么较真,他们都比不上自己这暴躁小妹,动起手来那是完全没个轻重的。上午差点儿被她一凳子砸脑门上,着实吓人。
林娇娇低下头,像是在认真考虑的样子,余光瞄到一家人的目光再次在她身上聚集,其实她心里早已经有了决定。
与其在这林家被人厌弃,不如嫁去孙家,兴许会有另一番天地,况且她即将十五岁,现在不嫁,再过不了两年也一定会被他们安排亲事,农家女要留到十八岁可就是老姑娘了,这聘礼都得大打折扣。眼瞧着村子里条件较好的就是那孙家,孙泽宇还是个脚脚有毛病的,想来在房事上也有很大阻碍,她若不愿意与他同房,他还能强迫她不成?
打着这样的小算盘,林娇娇一拍大腿,“成吧,嫁就嫁。不过我的嫁妆爹娘可不能随意了事,否则到了孙家我会被人瞧不起的。”
她这意思,人孙家拿出这么多聘礼来娶孙媳妇儿,她林家也不能过于寒碜,别人有的,她就不能缺。
林福贵听她这是答应了,眉开眼笑的应下来,“行,行,行,爹一定替你好好准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第一农女:娇娇小娘子》

第4章 手里才几个铜钱


林福贵听她这是答应了,眉开眼笑的应下来,“行,行,行,爹一定替你好好准备。”
-------------------------
林娇娇一答应这亲事,林福贵第一件事就是上媒人家回信,顺便问了问邻村合适的姑娘,等到林娇娇嫁进孙家,他们拿了聘礼,就可以开始张罗自己儿子的婚事。
回来时林福贵开心的哼着小曲,虽然林娇娇要求他将嫁妆准备得隆重些,可这村里人嫁闺女,就算按着最隆重的去准备,顶多也就能花上三分之一的聘礼,他和媒人好好合计合计,两个儿子的亲事是没问题,要一次解决三个儿子的亲事就还差些银子,小儿子今年才刚满十六岁,稍微晚个一年半年的也不耽误事儿,先把老大,老二的亲事解决好。
这样想着,林福贵推开家门,门后边的院子里,林李氏正坐在小凳上等他,一见了他立即凑上前来,“老头子,都谈好了?”
等到林福贵点头,林李氏才松了口气,真是万万没想到,这上午差点儿闹出一场白事,家里众人的心情大大受损,这不过半天光景,一切突然变得顺风顺水,他们老林家的日子要熬到头啦。
“闺女呢?”
林福贵环顾四周,不见林娇娇的身影,紧张的问起。
林李氏努努嘴,“在屋里歇着呢,说是有些累了,之前那样背过气去,也不知道这身子会不会有什么毛病,要不要再叫大夫过来看看?”
林福贵朝地上淬了一口,“那样的庸医还叫他来看做什么,我刚刚路过他家好好的把他给骂了一顿,活人都能叫他说成死人,好在闺女醒得快,不然这后事都开始准备上了。”
林李氏一想也对,那村里的大夫平时只能看个风寒脑热,烫伤擦伤,有什么大毛病那些有钱的都是往镇子的医馆里送,这样想着,也就歇了请大夫的心思。镇上的大夫请一回过来可得花不少钱,有这钱还不如留着给儿子做聘礼的。
*
林娇娇窝在房间里,说是要休息,实际哪里睡得着,她时时留心听着外面的动静,土砖房隔音效果差,她这房间离院子大门最近,她爹娘这番话她听了个大概。
没想到这古代乡下的亲事这么草率,孙家都不用上门来相看,直接就能定下亲事的吗?她还以为那孙泽宇会过来看她一眼,再做决定。
她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到处摸了个遍,也没找到几个私房钱,枕头处被褥下藏着几枚铜钱,似乎已是原主全部的积蓄。
真是穷啊,十几岁的孩子手里才几个铜钱,多辛苦才攒起来的这点儿。
林娇娇一边感慨,一边对林家想拿她换儿媳妇的想法有了几分理解,大概也是无奈之举,何况原主还不是个乖巧听话的闺女,做不了贴心小棉袄,自然要被人嫌弃的。
在家人面前的形象已是既定事实,如果贸然做出太大改变怕会引起他们的怀疑,她只能把希望放在孙家,希望她的未来相公性格不要太刁钻古怪,对林娇娇的认知中,护理好他就能获得更好的生活水平,不过是换了份专业不对口的工作罢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第一农女:娇娇小娘子》

第5章 脸儿变白,唇儿变红


村里媒人效率很高,不过两天功夫,已经与孙家洽谈好一切,两家来回奔走,很快确定下订亲的时间。
四喜村的习俗,订亲男方家先过一部分聘礼,女方家同时准备好嫁妆,等到真正成亲时,再将剩余的聘礼补齐,接新娘子进门,在此期间若有反悔要付出适当的补偿,男方若反悔,不能要回已付聘礼,女方若反悔,则需要返还双倍聘礼,虽不是律法中写明的条例,在四喜村早已成既定的习俗,一般没人敢逾越。
订亲那天,林李氏给她买了漂亮的头花,俗气的大红色娟花绑在她两端的小发包上,实在不符合林娇娇的审美,无奈她娘亲还觉得漂亮极了,经过她娘这么一打扮,林娇娇脸儿变白,唇儿变红,有些枯黄的头发衬着两朵大红娟花,真实演绎什么叫‘只可远观,不可近看’。
媒人带着男方父母上门,孙家爹娘礼数做得足足的,该带的东西一样没少,一半的聘礼爽快的给了林福贵,叫林家人感觉欣喜不已,招呼喜欢别提多热情,一口一个亲家叫得倍感亲切,林娇娇坐在房内,等候着家人的召唤。
等了又等,足有小半个时辰的时间,林李氏终于来敲她的房门,“娇娇,出来见见你孙叔、孙婶。”
林娇娇应声开门,保持着小姑娘的羞涩,微低着头走向大厅。
她目光一扫而过,屋里只看见一对中年夫妇,却不见孙泽宇本人。
真的不良于行到此地步,连自己的订亲都不能亲自到场?林娇娇暗暗猜想,听说他原本腿脚没什么毛病,是小时候遭遇了意外事故受了伤才导致现在这情况,多年来村里人都不怎么见过他本人,他若不是半身瘫痪完全动弹不得,那定是性格上出了问题,自卑到不敢见人,否则怎么会把自己藏得如此之深。
心中的猜想一闪而过,她对着孙家爹娘友善一笑,叫了声叔叔,婶婶。
孙家爹娘瞧着林娇娇的相貌中规中矩,配自己儿子那是差了些,但儿子这腿脚的毛病也不是什么秘密,找儿媳妇本就艰难,也没有那么多要求。
两人的亲事就这么愉快的订下来,成亲之日定在一个月后的十月初八。
这是在媒人和双方爹娘的一致意愿下选定的日子,林娇娇不是十几岁的女娃娃,家里人的想法她一眼看破,总归是怕孙家反悔,怕自己儿子娶不上媳妇儿。
林娇娇本就愿意嫁的,早嫁晚嫁对她来说没有区别,只是对于林家人的态度又冷了一分。
林大春近日来一直偷偷观察着自家妹子,自从林娇娇答应嫁去孙家之后,以前那个动不动就骂骂咧咧的凶悍妹子一下消失不见,好像洗心革面从新做人,想要撇开以前那糟糕的形象似的。
他不由得感叹:妹子终于懂事了啊,知道体贴家人,也知道为自己的将来打算了。多好的一门亲事,嫁过去后好吃好喝还有人伺候,孙家可是村子里有名的大户人家,别人想巴结还巴结不上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第一农女:娇娇小娘子》

第6章 被大哥责骂


收了部分聘礼的林福贵拿出一部分银子给林李氏,交代她去置办嫁妆,林李氏忙活了小半个月,将该买的东西都买齐,全堆放在林娇娇屋里,房间里里外外也都贴上大红喜字,一看就很喜庆。
“娘,怎么买这么多东西,我瞧着别人家嫁姑娘也用不上这么多呀。”林二春蹲在院子里看着他娘里里外外的忙活,心里有些不乐意,花这么多钱给妹子办嫁妆,办完之后还够不够给他们兄弟三个娶媳妇的,他今年已满十八,他和大哥一样被村里人笑话没媳妇儿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难得看见一点希望的曙光,就怕被妹子的嫁妆给剥削了去。“连被子都备了夏、冬各两床,别人家不都是陪嫁两床?”
“二春,这可是你爹交代下来的,置办得不体面,你妹子不愿意出嫁可怎么办?”
林李氏瞪了林二春一眼,她这心里心疼,嘴上可都没说一句,他们这是以小换大,不管怎么说也是赚的,要是她闺女一句话不嫁了,他们还得倒赔银子给孙家,孰轻孰重她可还分得清楚。
被娘当头训斥了两句,林二春再不敢说话,继续蹲一旁沉着脸观望。
林娇娇的窗户没有关严实,她二哥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就这隔音效果,家里怕是没什么秘密,真不知道原主以前听着她几位哥哥在爹娘面前说她不是时,她是怎么忍下来的。刚一这么想,脑海里就闪现出原主和她几个哥哥扭打在一团的画面,呃……看来原主根本用不着忍,在原主眼中拳头才是硬道理。
为了能够顺利出嫁,离开林家,林娇娇一直安份守己,除了延续原主一贯的作派——不干活儿,在对待林家人时,她尚且都算是以礼相待。
然有些矛盾,不会因为她的隐忍而改变。
这一日,她站在院子门口,此时正值秋收时节,地里好多村民都在忙着,林家几个男丁也都下了地,唯独剩下她和林李氏在家。
她瞧着阳光甚好,便搬了椅子出来,眯起眼睛晒着太阳,好不惬意。
再过几日她就要嫁去孙家,她家在村尾,宅子偏僻,孙家在村口,四进的院子修葺得十分气派。
他们两家本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却因为她的到来,成就了这奇怪的姻缘,林娇娇心态很佛,粗茶淡饭也能满足她的需求,故而对成亲后的生活她并不太担心。
“一家人都忙死了,你还有时间在这晒太阳!”
林大春刚从地里回来,看她这惬意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将手里的农具往她脚下一扔,埋怨道。
林娇娇听到动静这才睁开眼,见是自家大哥,她坐直身子,向林大春招呼道,“大哥回来了,娘给你备了茶水呢。”
自打他们下地干活,林李氏在屋里忙得像只陀螺,先是将山上采来的野蜂蜜取了一些放锅里煮了,倒进壶里怕凉了,又放在灶旁边温着,让家里男人们回来随时都能喝上一口热蜂蜜水,又打了水去后院菜园子浇水,拿糠皮喂鸡,又打扫了院子,最后才开始张罗起一家人的午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第一农女:娇娇小娘子》

第7章 先撩者贱,是大哥先动的手


林家虽穷,可林家几个男人一日三餐顿顿没少吃过。重男轻女的思想下,这个家唯独对她不太友好。
林大春看不惯她云淡风轻的样子,用力踢了一脚农具,另一头刚巧磕在她脚跟,算不上很疼,却是十足的冒犯。
林娇娇终于站起身,平视着她这大哥。
她很庆幸原主虽从小资源不好,个子却长得比一般姑娘还高些,反观她三个哥哥,个子都是中等偏下,和她站在一起越发显矮。
“大哥这是做什么?我都马上要嫁去孙家,大哥还有什么不如意的。”
要知道她这一嫁,最大受益者就是林大春这个大龄男青年,二十岁的他迫切需要解决的就是婚姻大事。
得了便宜还卖乖,她可不愿意伺候。
林娇娇这态度一摆出来,林大春脸上更加挂不住,冲上去就要和林娇娇动手,还是林李氏眼明手快冲出来将两人隔开。
“兄妹两个在大门口吵架成心给别人家看热闹吗?”
她将林大春给推进了屋,又吆喝着林娇娇回院子,将院门关了,把人都拢到屋里,还没说话,倒还记得先给林大春倒一碗蜂蜜水,林娇娇低头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心,这娘亲是个偏心的。
“我说你们俩个!一个马上要出嫁了,一个过不久就要娶媳妇的人,有什么好吵吵的。”林李氏苦口婆心的进行着调解工作,可大部分时候她都是对着林娇娇说的。
她忍不住指了指林大春,“先撩者贱,是大哥先动的手。”
林李氏听了她的话,满不在乎的继续说道,“你大哥在地里忙活了半天,他就是说你一两句又怎么啦,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这家里要不是你几个哥哥撑着,能撑到现在?”
接下来长篇大论说着家里男丁的贡献,为着一家三餐温饱多么辛苦劳作等等如云。
林娇娇的心越来越冷,不问对错就教训起自己闺女,说起来还头头是道,有理有据的,可惜全部都是歪理。
“娘,您别说了。”
她制止住林李氏的长篇大论,“这事谁对谁错,我不想争论,反正再过几天我就是那泼出去的水,这家里也没有我说话的份儿。”说完,她看也没看林大春一眼,回了自己房间。
这样的娘家,以后大概也没办法成为自己的依靠,她嫁去孙家,这日子一定得过好喽,不然只会被她的哥哥们看笑话。
*
十月初八,深秋的阳光依旧温暖,林娇娇一早被人从被窝里拖起来梳妆打扮,即使她觉得那妆容十分俗气,可媒人看过仍觉得她‘美艳动人’,盖上红头巾,就等着孙家的人过来迎亲了。
孙家提前来了人,把林福贵拉到角落里商量好一会儿,两人似乎达成某种共识,来接林娇娇的喜轿停在林家门前,林福贵让林李氏把林娇娇从屋里扶出来。
林娇娇跟着她娘走了出来,出了房间就由媒婆背着上了喜轿,她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耳边敲锣打鼓,鞭炮声响,这就起轿往孙家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第一农女:娇娇小娘子》

第8章 终于看到她相公……的腿


直到下了喜轿,林娇娇再次被媒婆背进新房,林娇娇才知道刚刚是哪里感觉奇怪,成亲是两个人的事,可另一位正主并正出现,以他腿脚不方便是背不了她进门,她完全可以理解,可是连迎亲都没有过来,是有多看低她这媳妇儿,林娇娇对这还未谋面的未来相公的印象大打折扣。
媒婆把她背到新房之后,便出去外面和主人家打招呼,张罗着其他事宜。林娇娇一个人被冷落在新房里,需等到拜堂的吉时到,她才能出去。
她一把扯下红盖头,扫视着四周围,新房里的布置比她家要上档次多了,光看这些家具,都是新添置的,和那用旧了的家具色彩完全不同,房间里还做了一个镜台,据原主的记忆,那些小姑娘们要照照自己的模样,通常都是从井里打盆清水,对着水面看看自己的样子,家里能有一面小铜镜都是顶有面儿的,这精美的镜台,一看就不是劣质品,这孙家比她想象的还要更有体面呐。
她看向房门,纸糊的窗户透过一个人影,不让她随意走动,还安排了人在门口看着?这孙家和四喜村的村民完全格格不入嘛。
林娇娇坐在镜台前,将自己脑袋上的大红花给摘了,这才走回床边,倚着床架稍作休息,红盖头就放在她右手边,有人进来随手就能重新盖上。
许是起得太早,睡不够太够,不一会儿林娇娇就睡着了,还做了个奇怪的梦。
她梦见原主凶巴巴的冲她吼:没出息的玩意儿,他们说嫁你就真嫁了,我就是气死了还能被你气活过来你信不信!
原主作势就要冲上来掐她,她哪里见过这么凶悍的小姑娘,楞是被她吓在原地动弹不得,心里还有点发憷。
“吉时到,该拜堂啦!”
媒婆在外面高喊着,这声音将林娇娇从恶梦中解救出来,她一把抓起红盖头往自己头上盖,一手拍着胸口:妈呀,这梦也太逼真了,她差点儿被这小姑娘吓死,同样的长相,怎么换了原主就能做出那样凶神恶煞的神情,回想起来都忍不住寒战。
媒婆推门而入,一脸喜气洋洋的过来背她,穿过两三个院子,终于来到前院,这里比刚刚那新房可要热闹得多,听说几乎整个村里的人都过来观礼,熙熙攘攘的好不热闹,足以见得孙家在四喜村的地位非凡。
林娇娇被背到前院的厅里,脚这才落地。
有着媒婆的指引,她顺利的完成拜堂礼,到夫妻对拜时,她终于看到她未来相公……的腿……
孙泽宇坐在一个木质轮椅上,穿着一身黑镶红的喜服,脚上的鞋子干净如新,完全不沾一点灰尘。
受红盖头阻挡视线,她能看到的也仅止于此,拜堂完毕,没有她想象中的送入洞房,两人留在厅里,还得听孙家祖母的教诲。
可这越听,林娇娇越是觉得奇怪,这哪里是对新人的教诲,简直像是对罪人的态度啊。
要说对她这么说也就罢了,连对着孙泽宇态度也如出一辙。
她这相公在孙家似乎混得不太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第一农女:娇娇小娘子》

第9章 那就是个废人


她这相公在孙家似乎混得不太好?
-------------------
当着众多亲人和宾客的面,林娇娇不敢随意反驳,孙家当家的可还是这位祖母,把她给得罪了,以后每日的三餐怕都要被克扣,林娇娇不会傻到去拔这老虎须。
终于等到祖母训话完毕,又轮到她的公公婆婆,还好,两位说话温顺,她婆婆更是往她手上套了一对纯金的镯子,光这儿就把来观礼的村民们羡慕得不轻。
村里人除了仅有的几个良田大户,谁家有过纯金首饰,这孙家果然非同一般,要不是这孙泽宇是个瘸子,爹娘还不受当家的待见,村民们早巴巴的把自家闺女往孙家送了。
等了许久,终于等到酒菜上桌,村民们依次入座,靠近正厅的几桌都是孙家的亲戚,再往外过去坐的都是四喜村的村民。
林娇娇悄悄一打量,光看那桌脚、凳脚,这该摆了有二三十桌,还没算其他院子,这前院可真大呀!
她被人扶着入坐,红盖头没人替她掀,她也不敢随意扯下,好在眼前几碗菜也合她口味,她等着众人都动筷子之后,也夹了自己喜欢吃的在碗里细嚼慢咽的吃着。
“哎哟,林家那闺女可算捡了大便宜啦,那么粗一对金镯子,说给就给了,得值多少银子呀。”
“羡慕呀,我可听说当初媒婆也上你家说亲去了,怎么不见你把闺女嫁过来呀?你知道心疼自家闺女的幸福,看见别人得了便宜你又眼红,眼皮子咋这么浅呐?”
“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我自己闺女我不心疼谁心疼,但凡是有办法的谁希望闺女嫁个瘸子,况且这还不只是个瘸子,一瘸一拐的那叫瘸子,瞧瞧他,站都站不起来,那就是个废人。孙家再怎么有钱,还能养他们一辈子?你难道不知道,他们家老三可是……”
“嘘,别说啦,给人听见多不好。”
低头吃饭时,林娇娇的视线受阻,听力变得更加灵敏,三桌开外的人说话她都能听到,还好巧不巧的听到有人在说她和孙泽宇的风凉话。
本以为被说那几句就过了,谁知道这风凉话是此起彼伏,每桌都有交头接耳者,说的无不都是他们的坏话。
孙泽宇在她身旁,坐在他专属的轮椅上,几乎滴水未进,他铁青着脸,默默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
有多少人过来是为了看他的笑话,有多少人是真心来祝福他,他看得一清二楚。
四喜村的姑娘没人愿意嫁给他,即使他们孙家给的聘礼高于寻常人家三倍,而他身边这位林娇娇,是四喜村出了名的恶女,品行不端,最爱与人争斗,打起架来和男孩子没什么区别。
这样奇特的两人结为夫妇,他们一定乐于看这笑话吧!瞧他们笑得多开心,那眼神,那神情,无时无刻不在刺痛着他的心。
孙泽宇的拳头渐渐握紧,指尖掐进手心,直掐出血来,他也不觉得疼痛,相比起他今日受的屈辱,这点疼痛又算得了什么。
他正怒火中烧时,身旁的林娇娇突然一拍桌子,吵闹的现场一下安静下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第一农女:娇娇小娘子》

第10章 恶女的形象


林娇娇这一拍桌,就连一旁的孙泽宇都被吓了一跳,他朝她看过去,正瞧见林娇娇将头上的红盖头扯下,冲过去那边聊得正起劲的一桌,“这位大娘,您声音敢不敢再大声一点?我相公腿怎么了?”她扭过头,对着那大娘身边的中年男子又是一拍桌,“这位大叔,我是偷你家鸡了还是撵你家狗了还是打你家儿子了?您要对我有意见您就大声说出来,别和大娘在这儿悄么么的偷聊呀!”
她说话时故意扯起嗓门儿说,全场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当场问得那两人面红耳赤,低下头再不敢多说一句。
“以后再叫我听见谁背地里说我和我相公的坏话,赶紧回家顾好你们家的鸡鸭鹅猪还有看门狗!”
她本想说点更狠的话,可是对着这乡里乡亲的,以她这一小姑娘能干得出来的,也只能祸害一下他们的家禽,总不能要害他们性命。她这一番话,完全是学着梦里原主对她那凶狠的语气说的,原本就安静下来的现场更加变得鸦雀无声。
还是孙家祖母先发了话,把她给叫回桌上坐着,大伯父一家子马上说说笑笑的又把气氛给暖起来,继续吃起酒席。
林娇娇坐下之后,还不忘对邻桌投以警戒的目光。她目光扫过之处,一个个都低缩着脑袋,不敢与她对视。
她这才重新拿起筷子,没了红盖头遮挡视线,桌上的菜她都看了个遍,夹了一块米粉肉,和着饭吃了一大口。肉咬进嘴里她才知道,这只是一块长得像米粉肉的肉,可那味道和她认知中的米粉肉相差甚远。
勉强吞进肚,她又吞了两口白饭,想把嘴里那怪怪的味道压下去。
在其他人看来,林娇娇这副狼吞虎咽的吃相,和她刚刚恶女的形象倒是极为相衬,一个个摇着头,却再不敢说她一句不是。
孙家人的目光不时也飘向这位新进门的姑娘,就凭姑娘刚刚那拍桌子恐吓客人的恶相,就知道她是个不好相与的,媒婆显然有些话没有和他们说清楚,这样的姑娘进得了他们孙家门,也不知道是她林家的幸运,还是他们孙家的不幸。
酒席吃完,村民们也不敢多留,一溜烟全跑光了,剩下的都是和孙家沾了亲的,留下来等吃晚饭。午饭过后,院子里很快有人过来收拾,桌椅收拾完,院子外头还架起戏台,不知从哪请来的戏班子开始唱起戏来,有些还未走远的村民又绕回来,挤在孙家门外远远看着那戏班子表演。
林娇娇则被一老妈子带回最后一个院子,孙泽宇也已被送回新房。
看来孙泽宇用不着像寻常新郎一样招呼宾客,这场亲事从头到尾,他都像个局外人,除了拜堂之外,并未参与过其他,林娇娇直觉他是不满意这门亲事。
不满意更好,不满意即不会对她有非分之想,她这份新换的工作就能做得更加长久。
她扯了扯裙摆,往新房走去,孙泽宇被人推到桌边的位置,他自己倒了杯茶,正捧在手里喝着。
继续阅读《第一农女:娇娇小娘子》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