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暖沙《情深未晚,陆少再爱不迟》裴柠,陆骞北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情深未晚,陆少再爱不迟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半夏暖沙
简介:为了她妹妹,他的情人,他亲手挖了她的子宫……他说,你水性杨花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流一滴眼泪……痛到极致,她决定放手,给他自由
然而……男人咬牙切齿,“裴柠,我不让你死,你敢?”她笑容苍白,“陆骞北,这一次,抱歉我不能听你的……”
角色:裴柠,陆骞北
半夏暖沙《情深未晚,陆少再爱不迟》裴柠,陆骞北小说免费阅读

《情深未晚,陆少再爱不迟》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她妈是小三上位


“裴小姐,子宫癌晚期救治概率很小,而且发病时疼痛难忍,我的建议是立即入院治疗,减轻痛苦。”
阳光穿过宽大的窗户照射进来,明明是仲夏暖阳,却冷的让人彻骨通寒。
裴柠放在桌面下的手下意识用力攥紧,控制住自己不要发抖,极力保持着平静道:“医生,我还有多长时间?”
“最多……半年。”医生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还是尽快通知家属,办入院手续吧。”
“呵,家人?恐怕他们巴不得我早点死吧!”裴柠心中酸涩不已,喃喃说完,起身离开。
出了医院,她情绪瞬间崩溃,指尖和嘴唇都止不住地发颤。
子宫癌。
她一生从不作恶,却偏偏命途多舛,老天非要和她过不去。
半年……她能做什么?
刚走到公寓,她就看到了一个高大的人影满脸阴沉地站在门口。
是陆骞北。
裴柠眼底瞳孔一缩,往前走的脚步悄悄瑟缩了一下,心肝乱颤。
裴家和陆家是世交,她和陆骞北早就认识,勉强算的上是青梅竹马。
然而,自从那年裴落被接回裴家后,母亲便严令禁止她与陆骞北接触。
她乖巧藏起了眼中爱慕,听话的和他保持距离。
这么长时间,陆骞北第一次主动来找她,却是为了另一个女人来求她。

“陆……”裴柠拾掇好苦涩的心情,迈着步子走过去。
话没说出口,陆骞北看到她,皱眉走过来,沉声道:“去哪了,怎么才回来?我有话对你说。”
“我……”裴柠走过去开门,低着头小声说道,“我不舒服,去了一趟医院……”
陆骞北根本就没听她讲话,径直道:“医院那边有结果了,你和落落配型成功,现在你是唯一可以救她的人。”
裴柠开门的手指僵硬住,抬头苦笑道:“所以呢?”
“你马上给她做骨髓移植,落落的情况已经不能再拖了,必须马上手术!”陆骞北的语气不容拒绝。
裴柠被他理所当然的话震住,心中一阵苦涩,他没有问她去医院哪里不舒服,反而直截了当的要求她去做手术抽骨髓。
他从来没有在意过她,他的心里永远只有裴落……
“我不答应。”裴柠扯了扯嘴角,冷声说道。
陆骞北眼睛一眯,冷声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愿意给她做骨髓移植。”裴柠一点儿也不怕他吃人的目光,扬起下巴,一字一句地说清楚。
“只是抽一点骨髓而已,你怎么这么冷血?”陆骞北气愤地问道。
“我冷血?”裴柠嘶哑着声音,忍着心痛问道,“你知不知道这是多么严重的手术?你知不知道抽骨髓很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的?你根本就不是让我去救她,你是在拿我的命去换她的命!”
陆骞北脸色一阵青白:“你就这么怕死?落落可是你的亲妹妹!”
裴柠咬着牙龈,硬声问道:“同父异母,她妈第三者上位,我爸婚内出轨也算亲妹妹?”
“那是上一辈的恩怨,落落又没有错,就算你对她妈妈不满,落落也是一条人命,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落落去死?”陆骞北眼眶通红,猛地伸手钳住她的下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深未晚,陆少再爱不迟》

第2章 想为自己不理智一次


裴柠冷笑一声,何止是上一辈的恩怨?
他又怎么会知道,当初拼命救他的人是她裴柠!
他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本来应该是她,他现在维护的喜欢的都该是她,而不是只会花言巧语虚伪作态的裴落!
“她的死活和我没关系,当初是裴家先把我赶出去的,现在又想让我救裴落,想都别想!”裴柠定定地看着他,眼睛红了一圈,语气却异常坚定。
“你!”陆骞北气得甩开她的下巴,咬牙切齿地问,“说吧,你到底怎么才肯答应给落落捐骨髓?”
裴柠没想到陆骞北竟然能为了裴落做到这个地步,她愣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了两声。
“什么都肯为她做?那好啊,你娶我!抽取骨髓手术死亡率那么高,万一我死在手术台上都还是只可怜的单身鬼,那我可太亏了。”
陆骞北愣住,深邃的眼中翻涌着惊涛骇浪,良久,他才冷哼道:“你可真是心机深沉!不过你放心吧,祸害遗千年,你死不了的。”
裴柠眼底划过一抹几不可见的悲伤,你错了,我还有半年就要死了,倒是裴落,她拿了我的骨髓就可以活下去了。
心中悲凉,她嘴上却冷硬道:“不愿意么?看来你对裴落的爱也不过如此!”
陆骞北握紧拳头,满脸厌恶地看向她,咬牙道:“我答应你,明天就去领证,你可别反悔!”
离开的时候,陆骞北摔得公寓门震天响。
裴柠紧绷的脊背瞬间松懈下来,捂着嘴巴跑到卫生间撕心裂肺地咳出来一大口血。
血腥味在口腔中蔓延开,裴柠冷着脸漱口,清理垃圾,然后把药喝掉,再返回床上躺下,冷静的可怕。
躺到床上后,虽然依旧疲惫,却没有困意了。
母亲临死前的遗言回想在耳畔,字字诛心。
“我宁愿你嫁给任何一个普通男人,都不想你嫁给陆骞北。他不是你的良配,只会给你带来不幸。”
“我已经联系了律师,等你结婚的时候,我的遗产就是留给你的嫁妆。但如果你执意嫁给他,我的遗产就会捐到希望机构。”
裴柠翻了身,眼角划出一滴泪水沾湿了床单:“妈妈,对不起,我快要死了,我想为自己不理智一次。”
这样,虽然我不能与他共度一生,却可以冠以他之姓入葬。
第二天,天上飘着蒙蒙细雨,陆骞北前一夜睡得不踏实,天一亮就起床给裴柠打去了电话。
可是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陆骞北心底莫名,脸色难看地开门冲进雨雾里,顶着一身湿气开车冲到了裴柠家门口。
摁了两下门铃后,他立马急不可耐地抬手“哐哐哐”地捶门,声音干涩尖厉:“开门!裴柠,没死就赶紧出来开门!”
捶了接近一分钟的门,陆骞北双拳发疼,还是没有人开门,不好的念头袭上来,心跳慌乱。
看着门上的密码锁,陆骞北试探着输入了她的生日,提示错误,他又试了自己的生日,竟然打开了。
他愣了愣,打开门大步走进去,扫视一圈后直奔卧室。
卧室门甫一打开,一股血腥气冲出来,呛到鼻腔里,陆骞北拧眉大步走到床边,顿时被眼前的一幕震慑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深未晚,陆少再爱不迟》

第3章 发完喜糖才走


卧室门甫一打开,一股血腥气冲出来,呛到鼻腔里,陆骞北拧眉大步走到床边,顿时被眼前的一幕震慑住。
--------------------
裴柠穿着黑色的丝绸吊带睡衣躺在床上,身下大片血迹沾染了雪白的被褥,鲜血和浑身苍白的皮肤相映衬,画面触目惊心。
陆骞北呼吸滞住,瞳孔猛地缩起,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双手轻微的颤抖着,为自己心底不好的猜测恐慌。
“裴柠……”他的声音轻的几乎破音,双目充血,“你竟然敢自杀?!我这就带你去医院,我不答应你就别想死!”
说着,他就弯腰将裴柠公主抱抱起来,他用了些力气,却没想到裴柠远比看上去消瘦的多,几乎没什么重量,以至于他用力过猛差点儿跌倒。
裴柠在一起一颠中叮咛了一声,皱紧眉头醒过来,入目的是陆骞北英俊深沉的脸,眼底忍不住呈上了一片光:“陆骞北?”
陆骞北冷哼一声:“你就宁愿自杀也不愿意给落落捐骨髓?你怎么这么铁石心肠?”
裴柠脸上的软笑僵硬住,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下半身,脸色瞬间苍白,皱眉说道:“你别大惊小怪,我就是来大姨妈又痛经,快放我下来。”
说完不顾陆骞北尴尬地脸色,从他怀中跳下来跑到卫生间反锁上门,这才松了一口气。
再出来的时候,陆骞北一把拽住她的手腕,不满地说道:“你怎么这么麻烦,快走吧,民政局已经开门了。”
裴柠忍着痛意小跑着跟上陆骞北,内心一阵苦涩,他这么着急的要去领证,却是为了她的妹妹,这恐怕是天底下最讽刺的笑话了吧。
两人赶到民政局门口的时候,工作人员刚上班,陆骞北着急地解开两人的安全带,催促着裴柠下车。
裴柠听话地下车却向着民政局对面走去,陆骞北大步走上来,皱眉问道:“民政局在这边儿,你要去哪儿?你反悔了?”
裴柠被他大手抓的很疼,低声说道:“你弄疼我了,放开。”
陆骞北讽刺一声说道:“你疼?你有落落疼吗?她已经在医院里等了很久了,就是因为你一直不答应抽骨髓给她,她才多疼了这么多天。”
裴柠心底一颤,用力忍住眼底委屈的泪水,别过头去,哑着声音说道:“我就是去对面买点喜糖。我第一次结婚,该有的流程不能少。”
陆骞北忍了忍,满脸暗沉,答应了她。
买喜糖的时候,收银员笑着问:“是要去领证吧?”
裴柠羞涩地点了点头,收银员继续说道:“那祝你们百年好合呦。”
裴柠抬起头认真地感谢道:“谢谢。”
陆骞北在旁边付钱,冷哼一声:“演技真是精湛。”
裴柠脸色一僵,心中像被泼了一瓢冷水。
民政局审核拍照盖章速度很快,只是两人拍摄的照片脸色丧着,不像是办结婚证倒像是离婚证。
结束后,裴柠温声笑着给工作人员分了喜糖,陆骞北在旁边不耐烦地催促着,她却不闻不问,固执地分发完喜糖才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深未晚,陆少再爱不迟》

第4章 带进手术室


陆骞北怎么会知道,她有多喜欢听别人笑着恭喜她新婚快乐,祝福他们白头偕老,仿佛他们真的是因为相爱才结婚一般。
他又怎么会知道,她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亲人,这些陌生人的善意祝福,就是对她最大的祝福!
裴柠小心地将结婚证放在自己包包最里侧,妥帖地保管好。
放完后,抬头,恰好对上陆骞北凌厉的眼神:“这下可以去医院了吧?”
裴柠脸上的温情瞬间消失,换上一副冰冷的面孔:“你还没有给我买婚戒,别人结婚都有的我裴柠也一个不能少。”
陆骞北嘲讽地笑道:“你靠耍心机逼迫来的婚姻要求还挺多。”
“怎么,你想反悔吗,现在还来得及。”裴柠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走吧!”陆骞北眼底一冷,拖着裴柠上车,发动车子直奔最近的商场。
到商场后,裴柠原想精心挑选一番,但陆骞北站在旁边冷声道:“就算你现在怎么磨叽,都是要去做手术的。”
“我只是想拥有一个有温度的戒指。”裴柠垂眸说道。
陆骞北冷哼一声,随手点了几枚戒指迅速地让人打包,说道:“这些如果不满意,做完手术我把所有戒指都给你买下来随你挑。”
说完便不由分说地带她去医院。
陆骞北第一时间去病房看了裴落,裴落当着裴柠的面依偎进陆骞北的怀里撒娇,陆骞北温柔地哄着她:“落落不疼,一会儿做完手术就好了。”
裴柠看着这一幕,心中刺痛,冷嘲热讽道:“陆骞北,你好歹也是已婚人士了,该注意注意身份吧?和自己的小姨子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算什么?”
说话间,她在裴落眼前若有似无地欣赏了一下自己手上的大钻戒。
裴落听到这话,瞬间瞪大眼睛,急得咳血:“什么?骞北哥哥你结婚了?你怎么可以……咳咳咳!”
陆骞北轻拍裴落背部,“落落,你别多想,等做完手术我会跟你解释。”
裴落点点头,眼圈红红看他。
一众精英骨干医生亲自将裴落推进了手术室,负责裴柠手术的护士在手术室门口通知,让裴柠立刻到达指定手术室进行手术。
周围的声音噪杂混乱,裴柠呆呆地站立着,猛然间一股大力从旁边袭击过来。
陆骞北强劲有力的手掐住她的脖子,毫不怜惜地将她掼到墙上,目眦欲裂,咬牙切齿地说道:“裴柠!如果落落有什么事儿,我一定能让你死得很难看!”
裴柠被掐住脖子,陷入难受的窒息中,唇色发白,眼底的光亮渐渐黯淡下去。
她忍着泪水艰难地说道:“我、我有……什么错?”
“你还不知错,你差点儿——”
“陆先生,手术即将开始,捐献者必须立刻赶到手术室进行手术。”之前的护士小跑过来,瞪着眼睛说道。
陆骞北深呼吸一口气,收回手,放过了裴柠:“还不快去?”
裴柠弯下腰,猛烈地咳嗽着,几乎喘不上气,小护士心善地上前扶住她的胳膊,将她带到手术室。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深未晚,陆少再爱不迟》

第5章 只能活一个


躺上冰凉的手术台的那一刻,头顶的手术灯“咔”地打开,空荡的手术室内不断回荡着那个声音,强烈的灯光照着她,仿佛照着她悲哀又卑微的人生。
麻醉师举起针药,裴柠歪过头,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巨大的绝望感笼罩着她,她却深知肚明自己绝不可能逃跑。
麻醉药逐渐发挥药力,裴柠的眼皮沉重起来,彻底合上。
不知道经过了多久,一阵痛意袭上大脑皮层,让她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的痛苦。
她叮咛了一声,想睁开眼睛,却发现完全没有力气。
耳边传来医生沉重的对话:“不好,病人大出血,快通知家属。”
大出血?那是要死了吗?
不,不行,今天刚和陆骞北结婚,我不能死。
裴柠的意识痛苦挣扎着,紧接着,她听到陆骞北熟悉的声音。
在关系到她生命的重要决断面前,他的声音依旧冷静漠然:“大出血又如何?难道不能继续抽取骨髓吗?”
主刀医生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可以是可以,但是这位提供骨髓的病人只怕会有生命危险。而且她的意识已经恢复了一半,如果手术继续,她将会在清醒状态下承受手术的痛苦。”
“那是她该受的。”陆骞北冷漠地说道,“手术继续,如果只能活一个,务必保住裴落!”
医生点头应下,转身继续手术。
裴柠悲伤痛苦地躺在手术台上,只觉得头顶那片高大的阴影离开了,同时带走的还有她绝望的心。
她快死了吧?没想到她最后竟然是因为裴落死的。
结婚纪念日是忌日,多么讽刺啊。
以后的这一天,陆骞北会想起我来吗?
大概不会吧,毕竟是他判她死刑,判她罪无可恕。
哀莫大于心死,一个人从心热到心凉,大概只需要那个人一句话的时间。
一滴泪悄悄地滚落,落入鬓角,消失不见。
黑暗漫长,黎明却总会抵达。
裴柠从沉浸的噩梦中醒来,刺目的阳光射入眼中,她前所未有的清醒认识到,自己还活着,但是心却死了。
从陆骞北决意放弃她的那一刻起,从醒来后身边了无一人的这一刻起。
裴柠咬着牙半靠着床坐起来,艰难地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给陆骞北拨打了一个电话。
九死一生,从鬼门关前走过,她第一个想见的人还是他。
电话刚拨出几秒,就被掐断了,裴柠呆滞地放下手机,咬牙下床,去裴落的病房。
两个病房相距不远,但是裴柠刚做完手术,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在叫嚣着疼痛。
跌倒再爬起来,两分钟的路足足走了十分钟,当她到达裴落病房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一脸冷汗。
但是身体上再痛,都比不上她亲眼看见陆骞北以及父亲他们所有人,都围着裴落热闹殷勤的打转的这一幕,来的更痛。
裴柠情绪激动,一时没站稳,往病房门前跌了一下,堪堪用手撑住了身体,但是病房门却被撞开了很多。
里面的人惊讶地回过头,当他们看到是裴柠时,脸上手术成功后的喜悦笑容顿时凝滞在脸上,气氛僵硬尴尬。
裴柠脸上还挂着泪水,她抿了抿唇,忍住自己哽咽的声音,紧盯着陆骞北道:“陆骞北,你出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深未晚,陆少再爱不迟》

第6章 奔溃的边缘


裴柠脸上还挂着泪水,她抿了抿唇,忍住自己哽咽的声音,紧盯着陆骞北道:“陆骞北,你出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
陆骞北手里还拿着削了一半的苹果,脸上洋溢的笑容此刻已经浑然不见。
他心疼地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惹人怜爱地裴落,转头对裴柠冷漠地说道:“有什么事儿不能以后再说?”
裴柠死咬着嘴唇,盯着他,不说话,泪水关不住闸一样蒙了双眼。
陆骞北看到她这一幕,顿时心底一阵烦躁。
裴落躺在床上,对身边陆骞北的表情看的很清楚,她心底一咯噔,深知陆骞北向来看不了裴柠哭的模样。
虽然裴柠不自知,但是她却清楚地知道,陆骞北心底深处对裴柠已经是有感情的,不然也不会一次次的对她感到失望,却又一次次的原谅她。
她赶在陆骞北开口前,抢先说道:“骞北哥哥,姐姐刚做完手术,应该也很疼吧,不然你去哄哄她吧?”
裴落故意说成裴柠是来找安慰的样子,但是在众人眼里,加了多层滤镜的裴落却是大度温婉,一点儿都不像裴柠一样小气。
众人瞬间更加怜爱裴落,陆骞北更甚,横眉冷对:“她有什么需要安慰的,你才是动了大手术伤元气的人,好好休息别胡想。”
裴柠嘴唇剧烈颤抖着,难受到说不出话来。明明被抽骨髓伤元气的人是她啊,裴落的手术成功,元气修补,难道还比她更脆弱吗?
“裴柠,你怎么这么不知道好歹?”一声暴喝从耳边传出来。
裴柠吓得一哆嗦,回神发现父亲裴耀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跟前。
他气势汹汹地指着她鼻子大骂:“裴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你竟然趁着你妹妹病重,逼迫骞北和你结婚,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你妹妹和骞北才是真心相爱的,明天立刻把离婚手续给办了!”
裴柠眼底蓄着泪水,面上却一脸冷傲,她坚定地扬着下巴,哪怕看不清世界,也骄傲地昂着头。
“这段婚姻,是我裴柠拿命换来的,谁都干预不了。”她一字一顿清晰地说道。
沙哑强硬的声音,发红的眼眶还有发狠的表情,让病房内的人集体浑身一震,心悸地看着门口羸弱却寸步不让的瘦弱女人。
他们第一次正视她,第一次觉得她真的是一个威胁。
裴耀感觉自己的面子被裴柠打了,还是当着这么多亲戚还有准女婿的面儿。
他抬起气的直哆嗦的手,指着裴柠的鼻子,恶狠狠地吼道:“早知道你长大了这么没良心,不知羞耻,我就该在你出生的时候掐死你!”
裴柠抬着下巴冷冷地望着裴耀所在的方向,擦了一把眼睛,倏忽冷笑道:“掐死我?你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吧?毕竟我就是你们这恩恩爱爱和和美美的新家庭里的一根眼中钉肉中刺。”
“我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你,你还有一个亡妻,你曾经犯下大错,你欠一个傻女人一条命,你心里有愧吗?”
她站在那里,睁着眼睛用冷静的声音讲话,明明没有嘶吼,也没有激烈的动作,却向所有人传达了一个情绪,她在濒临崩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深未晚,陆少再爱不迟》

第7章 这就是你的知恩图报?


“你这个孽子,我现在就宣布和你断绝父女关系!”裴耀气的嘴唇发抖,双手缓缓抬起,要去打裴柠。
裴柠一歪脑袋,冷笑着看他:“你要打我吗?来啊,冲这里来,冲着这张和我妈一样的脸来!”
“断绝关系就断,你以为我会在乎吗?”裴柠梗着脖子,将这么多年的委屈倾盆而出。
“你是不是觉得我攀着你这个大树不愿意下来?那我图你什么?我图你公司濒临倒闭破产,还是图你对我这么多年不闻不问?大概你觉得我图你偏疼裴落吧,好笑吗?”
裴耀目中愠怒瞪她,想要开口说话,裴柠却抬手打断他,继续说道:“别说什么威胁我的话了,不管用。也别假装一个好父亲,你不配!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当年背着我妈搞外遇,是你先对不起我妈的,你没资格管我现在做什么。”
“二十多年没管过我死活,我结个婚找个男人过日子你来拆婚,你的父爱太伟大了我承受不起!”
裴柠说到最后,还是没忍住哑着嗓子低吼了出来。
她眼眶发红,看在一旁无动于衷的陆骞北眼里,终于还是泛起了一阵波澜,但很快那细小的涟漪就被裴落的一声惊呼击散了。
裴耀气急败坏,挥手扇了裴柠一巴掌,喷涌而出的鲜血和裴落的惊呼声同时划破虚空,刺激着陆骞北的视网膜和耳膜。
他看着裴柠一贯笔直的脊背突然弯折下去,她局促慌张地捂着下半张脸,眼底满是惊恐和害怕。
在这个全是敌对立场的病房里,站在门口的她被针锋相对着,像狂风暴雨里被抛弃的雏鸟,惊慌失措,瑟瑟发抖。
鲜血从她的指缝里不断地喷涌而出,她弯着腰猛烈地咳嗽着,撕裂的声音像是要把肺咳出来。
陆骞北眼底闪过一抹不忍,心底荡起细小涟漪。正欲上前,裴落柔柔弱弱地声音在身后响起。
她竟然忍着伤口的疼痛,在她妈妈乐容的搀扶下走了过来,轻皱着细眉,柔声关心道:“呀,姐姐你没事儿吧?你流了好多血啊,怎么办啊?”
像是才想起旁边的陆骞北一般,她转过身,一双涟水眸波光潋滟柔柔望着陆骞北:“骞北哥哥,我好担心姐姐啊,你快带她去看看医生吧。”
陆骞北定在原地,纹丝未动,她又转过身,蹲下去,柔柔地拍打着一旁咳得惊天动地的裴柠。
“姐姐,你也是的,再生气也不能口不择言,冲撞父亲呀。父亲再不对,这么多年也没少你吃穿用度,衣食住行。做人要知感恩,图善报才行,我们作儿女的孝顺父母不就是听话吗?”
裴柠猛地将喉头一口血咽下去,站直了身体,冷笑一声:“听话?听父亲的话,和陆骞北离婚,好给你腾位置吗?裴落,你算盘打的挺好啊,话讲的真漂亮,我这个刚救了你一条命的救命恩人,被你这几乎话讲的里外不是人呢。这就是你的知恩图报?领教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深未晚,陆少再爱不迟》

第8章 就是来添堵的


裴落被说中心思,脸色变得刷白。
乐容在旁边看到自己女儿落了下风,立马接口道:“我们落落好心关心你,你这是什么态度?三观不正,觉得人人都想害你了是吧?真是草木皆兵,闻风丧胆。”
裴柠一把抹掉嘴角的鲜血,瞪了她一眼:“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哎呀,老爷,你看看,她这是和长辈说话的态度吗?”乐容瞬间哭喊着去找裴耀评理。
病房里乱作一团,人人在指责裴柠。她千错万错,她罪该万死,她罪不可恕。
裴柠知道自己身体已经支撑到了极限,无力再为自己辩驳下去。
她靠在门框上,勉强支撑着身体,带着惨白的笑容看着一旁无动于衷到冷漠的陆骞北。
她本来是打算告诉他,他们的婚姻只需要维持三个月就好,她只需要三个月和他相处的时间就足够成为温暖一生的回忆。
三个月之后,她会独自背起行囊,趁着死亡来临之前,去周游世界。
在合上眼之前,去看一眼这大千世界,穿山越水,用她艰难的脚步去丈量每一寸真实的土地。
她把自己的后事安排的明明白白,绝对不会打扰到任何一个人,也不会给任何人带来麻烦。
只要她能最后以陆夫人的名义离开,以陆之姓入葬。
但现在她通通都不打算说了。
或许,她就是来给裴落添堵的。
她扬起下巴,强硬的挽住陆骞北的胳膊,对裴落宣示主权一般说道:“你瞧清楚了,只要我一天没离婚,这个男人就是我的丈夫,是你的姐夫!”
“他再优秀,再俊朗,都与你没有关系。管好自己的眼睛,自己的爪子,别往不该放的地方伸,不是你的,你哭着求也求不来,这是命中注定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裴柠失血过多,眼前发黑,刺激完裴落后就没了力气,挺直腰板,带着最后的倔强和尊严离开。
好在她的病房就在不远处,当她回到病房反锁上门的时候,一直绷紧的脊背终于得到了放松。
她身体的颤抖一点点变大,缓缓地蹲下身,崩溃的嚎啕大哭。
哭够了,裴柠抹了一把眼泪,顶着一脸的血,蹒跚着走到洗手间将自己洗干净。
撑着洗手池的大理石看着镜子中双目通红的自己,她缓缓扬起一抹笑容,对自己打气道:“裴柠,你一个还有半年活头的人怕什么?死也要死的痛快,让那些人咬牙切齿,千万别在别人的可惜同情里下葬。”
她眼底闪过一抹坚定,擦干净脸和手,转身出去,躺回床上。
哪怕无人在意,也要兀自坚强啊。
医院里人多嘈杂,一般很少会有人住院这么长时间,裴落早早就被人接回家里,请了专门的护理和陪护照顾了,还有里里外外裴家一大家子的保姆佣人随意使唤。
但裴柠,就只能自己孤零零的躺在医院里,自己打吊瓶,自己上厕所,到饭点就自己推着吊瓶架子去打菜。
住院两周,直到出院那天,都没有人来看过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深未晚,陆少再爱不迟》

第9章 谁让你进来的


裴柠不知道陆骞北有没有曾经偷偷来看过她,她只知道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陆骞北了。
喜欢一个人是无法掩藏的,也是不能抑制的,哪怕明知道那个人对自己有多么无情冷漠,都忍不住化作飞蛾去扑火,只为了那一瞬间点燃自己的光火。
彻底养好后,裴柠将自己打扮好,体面的独自拎着行李离开了医院,回家。
她没有打算坐以待毙,让裴落逍遥两个星期已经够多了,剩下的短暂时间里,陆骞北必须是她裴柠一个人的。
她提前联系好了搬家公司,请了家政阿姨来打包,暂时打包了当季需要穿的衣服,还有一些自己必须带走的小玩意小物件,立马浩浩荡荡地去了陆骞北在市区常住的房子。
那栋房子的密码早在领证的时候就被裴柠问到了,她直接就进了门,还将自己的指纹添加了上去。
这栋房子坐落在市中心,是一个高档的精英白领小区,安全隐私性极高,甚至很多明星都选择在这里买房。
陆骞北买通了上下两套,打穿后,改成了复式大公寓。挑高的客厅里有一面巨大的落地窗,采光极好,站在窗边能一眼将整座城市的美景收入眼中。
裴柠将东西收拾好,将自己的衣服挂进了陆骞北的衣橱里,故意将自己花花绿绿的裙子,和陆骞北风格统一颜色单调冷白的衬衣西装搀和在一起。
原本冰冷的房间,因为女主人的到来瞬间充满了生活气息。
裴柠满意的拍拍手,转身去厨房准备做饭。
她很早就自己出来生活,经常吃外卖对身体不好,便逼不得已学会了厨艺。
虽然不会做大餐,但是家常小菜可以炒的有滋有味,很有家的感觉。
打开冰箱,发现里面空荡荡,便又去商超里采购了许多食物。偌大的冰箱被填的满满当当,她顾不上休息,直接忙碌起来,就连期间肚子痛的出冷汗了一段时间,她都不觉得有多么痛苦了,因为她在为自己喜欢的人准备惊喜。
“还差最后一个甜点。”裴柠哼着歌在厨房和餐桌之间打转。
等将所有东西都准备好的时候,她一边在围裙上擦手一边抬头看向墙上的挂钟,已经晚上七点钟了,陆骞北怎么还没有回来?
裴柠疑惑地走到沙发上坐下,休息了一会儿,掏出手机看了看高德地图的组队,发现陆骞北的位置显示还在公司。
她放心地放下手机,决定再等一会儿。
但是她太累了,等着等着就睡了过去。
夜晚十一点的时候,裴柠突然从睡梦中惊醒,家里的门锁传来解锁成功的声音。
她迷迷糊糊地坐起来,等着眼前发黑的过程过去,但是眼睛还没恢复光明,鼻尖率先闻到了冲天的酒气。
裴柠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身材高大的醉汉陆骞北,皱眉道:“你喝酒了?”
陆骞北看到穿着宽松的家居服坐在自家沙发上的裴柠,清醒了一下,脸上升起愠怒,厉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谁让你进来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深未晚,陆少再爱不迟》

第10章 原来是缺男人了


裴柠站起身,理直气壮地说道:“我们结婚了,这也是我家,难道我不能进来吗?”
看到她嚣张的样子,陆骞北一阵心烦,阴狠地抬手掐住她的脖子,将人摁倒在沙发上,冷声喝道:“我再说一遍,滚!”
虽然被掐住了喉咙,但裴柠仍然一脸坚定地倔强着:“我们是夫妻,有权利住在一起。我不走!”
陆骞北的酒劲再次袭上头,他眯着眼睛晃了晃脑袋,裴柠在动作拉扯间露出来的精致锁骨呈现在眼前。
她倔强地反驳时,一张一合的殷红嘴巴,刺激着他酒精上头的视网膜。
鬼使神差地,他猛的低下头,咬住了裴柠的嘴巴,阻止了身下的女人继续辩驳,讲那些他不爱听的话。
裴柠猛地张大眼睛,眼底满是震惊和欣喜。
这一夜,荒唐而炙热。
翌日清晨。
裴柠刚睁开眼就看到陆骞北正站在床边,脸色阴沉地看着她。
“骞北……”
她刚一开口,陆骞北就冷冷地打断她:“闭嘴!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叫我的名字!”
“你在说什么?”裴柠心头一梗,委屈的问道。
“还装?新婚夜没有落红,你这句肮脏的身体被多少男人玩过,嗯?”陆骞北眼眸猩红,猛地伸手掐住她的脖子。
“我没有……咳咳……你放开我!”听着他满嘴羞辱的话,裴柠心痛的快要窒息。
“难怪用尽手段要嫁给我,原来是缺男人了,裴柠,你可真让人恶心!”看到她涨红的脸,陆骞北没有一丝心疼,反而更加气愤。
裴柠白皙脖子被掐出红痕,陆骞北却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意思,眼眶发狂地猩红。
“我……我没有……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裴柠艰难憋出这几个字,她感觉肺部的呼吸被一点点抽空,偏偏昨晚被陆骞北折腾得一丝力气都没有,此时没办法推开他。
她想和陆骞北解释,她之所以没有落红,是因为她两年前就已经是陆骞北的人。
那一夜她还怀上了孩子,只是不幸流产,甚至在手术中子宫清理不干净而受到感染,导致她得了子宫癌。
而讽刺的是,这一切陆骞北都不知情,那一夜他眼神迷离,嘴里喊的都是裴落的名字。
委屈痛苦涌上心头,裴柠的眼眶里翻涌着情绪,却不知道该从何解释。
就算她说出来,陆骞北也不相信吧。
“怎么,想不到任何可以糊弄我的理由了?你还真的是下贱啊!”陆骞北误以为裴柠是心虚了,嘲弄笑出声。
在看到裴柠的眼眸里一点点褪去光采后,却又鬼使神差地松开了手,翻身下床。
“咳咳。”大量空气涌入裴柠的呼吸中,得救后的裴柠非但没有感觉到舒坦,反而更觉得浑身钝痛,侧身撑着床猛烈咳嗽,嘴里有血腥味。
陆骞北穿好衣服后果断离开,关门时看裴柠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极其厌恶的玩物。
“砰”房门被甩得巨响。
而床上的裴柠也憋不住地大口吐出鲜血,一时间分不清楚是身体痛,还是心里更痛。
果然,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相信她。
裴柠的嘴脸晕开一抹自嘲的苦笑,眼泪滴落。
继续阅读《情深未晚,陆少再爱不迟》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