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狂战兵(罗铮,吴凯)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最狂战兵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罗铮
简介:【特种兵第一神书】最强兵王,虎视群雄,为国而战,为民出鞘,只有站死,绝不跪生,无怨无悔!  这是一本男人的书!  这是一部热血的故事!  ...
角色:罗铮,吴凯
最狂战兵(罗铮,吴凯)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最狂战兵》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最强兵王


  黄昏时分,西南边陲国境。

  “马上就要下雨了,海子,你走一趟,罗铮那个臭小子差不多该回来了,第一次去营部领补给,别迷了路,被野狼叼走了,那就成咱们西北军第一大笑话了,老子可丢不起这个人。”吴凯一边和面一边说道,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名班长,哨所最高指挥官。

  “得嘞,”正在烧火的一名士兵随口答应一声。

  起身来,足有一米八的个头,面容消瘦,身体壮实,军服很干净。

  “班头,你还不知道罗铮?别看是新下来的兵,发起狠来,别说狼,就是老虎也得退避三舍,手底下硬着呢,不会是传说中祖传的武功吧?”旁边一名士兵笑呵呵的说道。

  “别管是什么,那是人家的私事,谁没点秘密,我警告你们,罗铮兄弟要是愿意说就说,柱子,你小子还有半年也退了吧?打算回去干点啥?”班长吴凯问道。

  “回家种地呗,在部队别的没学到,倒是长了一把子力气,种地最合适。”叫柱子的随口说道,眼睛里却闪过一丝苦涩。

  吴凯没说什么了,厨房里,大家默不作声,都在想自己的心事。

  “嘭!”一声清脆的枪响。

  “哪里打枪?”大家大吃一惊,纷纷放下手上的活,看向班长吴凯。

  班长吴凯竖着耳朵,忽然脸色大变,喝道:“不好,是咱们的制式自动步枪,有情况,大家听我命令,从后门过去,操家伙就地防御。”……

  空旷的山野,枯草萎靡的趴在地上,无力的抗争着日渐寒冷的山风。

  在不起眼的山梁上,一架马板车停下来,瘦弱的老马打着响鼻,喘着粗气。

  套在马背的板车上堆放着一些麻袋,一个年轻人拿着马鞭蹲在马车后面的地上绑鞋带。

  年轻人大约十八九岁样子,穿着干净的军服,带着军帽,脸庞被高原紫外线嗮的发黑,但掩盖不了俊朗的容貌。

  “老马头,走啦,再不回去咱俩就得露宿荒野了,该死的天气可不会同情你我。”年轻人扬了扬手上的马鞭,嬉笑着说道。

  抬头看看天际,天色阴沉下来,眼看暴雨就要下来了。

  进入雨季的高原地区,雨来的很突然,去的也很快,年轻人倒不怕下雨,但担心雨水打湿了马车上的生活物资。

  “这该死的贼老天。”年轻人骂了一句,继续催促老马快跑起来。

  “嗷哦——!”

  一声狼啸打破了荒野山岭的宁静。

  年轻人大吃一惊,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山坡上站着一匹野狼。

  希律律!

  老马咆哮一声,停了下来,但并没有慌乱,而是扭头看向年轻人。

  年轻人上前抚摸着老马的脖子,“老马头,今儿个咱俩这运气可不怎么样啊,又是暴雨,又是饿狼的,天要黑了,你继续赶路,饿狼交给我处理。”

  老马好像听懂了年轻人的话,继续朝前赶路。

  年轻人从马车麻袋下面抽出一把开山刀。

  开山刀在手,年轻人的气势为之一变,冷冷的看着野狼,如临大敌般。

  或许是被年轻人的挑衅刺激了,饿狼疯狂的奔袭过来。

  年轻人没有动,冷冷的看着扑过来的饿狼,双目精光闪烁,手上自然下垂的开山刀转了个方向,刀刃朝前。

  饿狼转眼间扑了过来,张开了血盆大口,前肢锋利的利爪在黄昏余晖下散发着寒光。

  年轻人等的就是这个时候,面对凶悍扑杀过来的饿狼,爆喝一声“杀——”,脚下猛然用力一蹬,朝饿狼反扑过去。

  噗的一声,锋利的刀刃直接刺入饿狼腹部,鲜血狂飙。

  “噗通!”饿狼高高跃起的身躯重重摔在年轻人脚下,悲愤的呻吟起来。

  年轻人飞起一脚,直接命中开山刀刀把,开山刀噗的一声,刺进去更深了,饿狼嗷嗷惨叫起来,很快没了生气。

  年轻人长嘘一口气,见老马已经走远,拎起死透了的饿狼快步追去。

  年轻人将饿狼尸体丢在马车上,“老马头,这狼皮给你做坎肩肯定不错,千万别感谢我,谁让咱俩是好兄弟呢,当初我中暑荒野,要不是你,我罗铮早成为一钵黄土了。”

  嘻哈玩笑的样子,已不复刚才的冷峻和肃杀。

  老马长啸一声,算是回应,撒开蹄子继续奔跑起来。

  天黑时分,暴雨如注,年轻人赶紧抽出马车上的帆布盖好麻袋,一边催促老马加快速度,眼看前面哨所在望,松了口气。

  待跑进些,叫罗铮的年轻人闻到一股异常的血腥味,再看瞭望台上哨兵不见,不由大惊。

  警惕的抽出开山刀来,将身体藏在马车后面,小心的前行,没多久,就看到广场上躺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个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周围雨水变得猩红起来。

  翻看地上的人一看,罗铮脸色大变。

  “班副?”罗铮惊慌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怀里的人。

  昨天还一起吹牛打屁,音容笑貌历历在目,没想到自己出去一天回来,最亲密的战友居然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猛然想到了什么,罗铮抱起班副尸体朝营房狂奔过去。

  来到营房,罗铮看到厨房已经被烧焦,厨房周围的房子也烧的不成样,要不是暴雨下来,只怕整个哨所都会化成灰烬。

  “班长?”罗铮脑子唰的一下懵了,身体一软,坐在地上,眼睛愣愣的看着满地焦黑的尸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已经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事的罗铮脸色变得狰狞起来,强忍着伤痛,默默的跪下磕头。

  “咚咚咚!”三个重头磕下,额头一片血红,罗铮脸色悲戚的说道:“班长,兄弟们,你们在天之灵一定托梦告诉我真相,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庞大的杀气冲天而起,周围空气仿佛燃烧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狂战兵》

第2章:雨夜追凶


  “轰!”

  忽然,一声爆炸声响隐约传来。

  “是手雷爆炸。”罗铮冷冷的看着暴雨夜深处,手雷爆炸的地方,双目寒光闪烁。

  “王八蛋!”罗铮骂出声来,寒着脸跑回不远处的营房,将行李包背在背上,走出营房。

  “轰隆!”一声炸雷响起,暴雨更盛了,寒风呼啸,给整个荒野山岭平添几分肃杀气氛。

  罗铮略有些稚嫩的脸庞变得坚毅起来,虽然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场,但罗铮有一颗不屈的心,一腔澎湃的热血,为了给兄弟们报仇,罗铮豁出去了。

  罗铮轻轻抚摸着老马的颈部,从马车上抽出开山刀来,语气坚定而又略带遗憾的说道:“老马头,不能给你做狼皮坎肩了,兄弟们还在天上看着我呢,你也该退休了,好好保重。”说着,一脸决然的大踏步朝爆炸声响起的方向跑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暴雨总算停了下来。

  进入森林后,罗铮凭借打猎积累的经验四处查找痕迹。

  突然前面再次响起一声爆炸来,罗铮往前狂奔,隐隐能听到子弹撕裂空气发出的“咻咻”音爆声响。

  “前面有人在战斗。”罗铮肯定这一点后,脚下奔跑更快了。

  没多久,猛然看到远处一人在开枪。

  罗铮敌友不明,不敢贸然行动,握紧开山刀躲在旁边的大树后面耐心等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罗铮不由慢慢探头往前面观察起来,猛然看到一把手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眼前。

  罗铮大骇,本能的就要挥刀反击,一个冰冷如铁的女声响起:“你可以试试,看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枪快。”

  这时,一名满脸油彩的女军人慢慢从大树另一面出现,戴着插满枯草伪装的战术防弹头盔,一米七的身高,宽松的迷彩作战服依然无法掩饰傲人的身材。

  罗铮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靠近了自己,惊骇中赶紧说道:“别开枪,自己人。”

  或许是熟悉的国语打消了女军人的顾虑,不容置疑的喝问道:“番号?姓名?职务?”

  罗铮正要回答,猛然发现女军人身后三百米开外的大树下,一把枪伸了出来。

  大喊道:“小心。”

  说着,脚下猛然用力,身体虎扑过去,一把抱住距离自己一步之遥的女军人卧倒在地。

  “咻!”一颗子弹呼啸而过,直接没入大树深处,树屑四溅。

  女军人反应过来,羞恼的一把推开身上的罗铮,一脚蹬在罗铮腹部,将罗铮踹出去几米远。

  女军人借一踹之力迅速滑出去几米开外,一边开枪射击,动作干净利落。

  几乎就在女军人开枪反击的同时,刚才卧倒的地方被三枚子弹呈品字形击中,尘土飞扬,地上出现三个土坑。

  罗铮揉了揉疼痛的小腹,想起刚才的惊险一幕,要不是对方给了一脚,自己恐怕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这些都是什么人?一个个怎么这么厉害。”罗铮惊疑不定的想着,躲在大树后面不敢乱动。

  “咻!”

  又是一声枪响,子弹从一个意想不到的角落射击过来,打中原来那颗大树,大树被打穿。

  躲在大树背后的那名女军人整个趴在地上,也不敢乱动,满脸煞气的四处观望,放佛在寻找什么。

  罗铮惊讶的仔细一看,发现女军人手上只有一把手枪,周围五六米范围内没有任何掩体可以借用,出去肯定被射杀,三百米开外的地方起码有两名敌人躲在暗处,可以说女军人完全陷入了死地。

  想到这里,罗铮知道自己必须做点什么,敌人比想象中可怕,女军人一死,自己也必死无疑。

  看到旁边地上躺着的那把高级武器,计上心来,捡起一块石头朝不远处的大树扔去,然后闪电般捡起地上的枪,又快速藏回大树后面。

  “咻!”一颗子弹准确命中石头,石头在空中被直接打爆成粉末。

  “咻!”又一颗子弹直接命中罗铮旁边的地上,慢一步必死无疑。

  罗铮惊骇的看着旁边的地上,西瓜大的土坑里面冒出一缕硝烟来,一阵后怕涌上心头。

  罗铮深吸一口气,猛的将行军包朝旁边一扔,手上的枪朝另一边女军人猛力甩去。

  “咻!”

  一枚子弹准确击中了罗铮的行军包。

  几乎同时,罗铮看到女军人猛然从地上跃起,人在空中接住扔过来的枪。

  女军人落地后快速滚动身体,两枚子弹几乎跟着女军人滚动的后背射入地面。

  在罗铮满脸不可思议的目光注视下,女军人猛的一拍地面,整个人暴起,一个虎跃冲出去五米开外,稳稳的落在一棵大树后面。

  “太强了。”罗铮愣愣的看着隐蔽起来的女军人,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神秘而又强大的特种兵吗?想到女军人有可能是自己国家的特种兵,罗铮的热血沸腾起来。

  感觉到手上的开山刀还在,罗铮不由灵机一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狂战兵》

第3章:中枪


  看看透过树叶照射进来的斑驳阳光,估算了一下敌人有可能躲藏的方位,将开山刀慢慢伸出大树,刀面倾泻,将一缕阳光反射出去。

  “咻!”一声枪响。

  罗铮感觉一股大力过来,手上的开山刀抓握不稳,飞出去好远,落在地上,刀刃部分已经被打断成两截。

  “咻!”

  又是一声枪响从不远处传来。

  罗铮大吃一惊,扭头一看,开枪的是女军人。

  紧接着,罗铮听到一声轻微的闷哼声响,显然有人中弹,不由大喜。

  “咻——嘭!”

  一声枪响,大树震动,树屑翻飞。

  罗铮感觉到手臂微痛,鲜血直流,整个人都愣住了。

  猛然听到有个女声大喊趴下,身体本能的伏倒在地,这才发现自己隐蔽的大树被打穿成一个大洞,还好子弹射入大树后改变了飞行轨迹,只是擦破了点皮。

  发现自己和死神擦肩而过的罗铮彻底怒了,一股邪火涌了上来。

  正准备反击的罗铮听到不远处响起了枪声,不用看都知道是女军人趁机反击,什么都不顾了,脚下用力,朝前面狂冲过去,打算用自己做饵,把敌人的火力吸引过来,给女军人创造机会。

  对于女军人的枪法,罗铮充满信心。

  “咻咻咻,趴下!”

  三连发的子弹出膛声夹杂着恼怒的爆喝声在罗铮的耳边响起,已经冲出去几米远的罗铮根本停不住脚步,没注意脚下一根裸露在外的树根,下身不稳,被绊倒在地。

  就在倒地的一刹那,罗铮感觉到一颗子弹擦着头皮飞过去,滚落在地的罗铮慌乱的藏到旁边的树后面,一屁股坐在树下,摸了摸脑袋,涌出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觉来。“咻咻!”又是两声尖锐的子弹音爆声响起,一个女声喝问道:“死没?”

  罗铮不由扭头一看,那名女军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自己五六米开外的另一棵大树后面。

  “死不了,自己人?”罗铮答应一声,疑惑的反问道。

  “先撤。”女军人冷冷的喝道,并没有回答罗铮的问题。

  “呃?”罗铮惊讶的看着女军人,猛然听到敌人所在的方向传来一声尖锐的唿哨声。

  见女军人脸色凝重如霜,猜想不是什么好事,便毫不犹豫的朝来时方向狂奔而去。

  一口气狂奔出去好远,身后已经听不到枪声了,罗铮慢慢停下来,四处看看,不见女军人,不由担忧起来,一咬牙,往回跑去。

  丢下女人逃命的事情罗铮做不到,更何况前面那些敌人有可能是杀害战友的仇人。

  往回走了大约两百多米,周围静悄悄的,看不到任何可疑人物,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罗铮大惊,正寻思着怎么办,一个恼怒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回来干什么,找死啊,快跑?”

  罗铮扭头一看,一棵巨大的树下斜靠着一个人,正是那名女军人,神情有些痛苦,大腿部位在流血。

  罗铮顾不上许多,冲了上去,将行军包放在地上,快速打开翻找起来。

  紧接着,罗铮感觉心口衣领被人抓住,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被人拖到一边,靠在大树后面,就听到一声枪响,不由大骇。

  只见女军人银牙紧咬,身体扭转,举枪朝外面就是一枪,然后快速缩了回来,子弹打在大树上,发出令人心颤的巨响,罗铮分明听到轻微的闷哼声,显然有人被打中受伤,满脸震惊的看着这个枪法如神的女军,说不出话来。

  女军人冷如冰霜的脸庞一如既往的没有变化,只是侧耳听了一会儿,然后坐正身体,不客气的翻看起罗铮的行军包来。

  从里面找出一个急救包,快速打开,用小剪刀熟练的剪开大腿处的裤子,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猛然想到罗铮在侧,满脸杀气的蹬了罗铮一眼,罗铮赶紧别过身去。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罗铮想到刚才惊鸿一瞥的发现,那雪白的肌肤令人神往,热血翻涌起来,再一想到女军人恐怖的身手,翻涌的热血瞬间降到冰点,没有了丝毫旖旎杂念。

  “你不怕死?”一个女声轻声响起。

  罗铮回过身来,见女军人已经包扎好伤口,毫不犹豫的摇头说道:“怕,谁还能不怕死啊?”

  “那你还回来?”女军人冷冷的问道。

  “让你一个女人断后,我做不到,而且,他们可能是我的仇人,九条人命,我必须回来。”罗铮说到后面,脸色变得坚毅起来,一股杀气从身上爆发出来,手上的开山刀握的更紧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狂战兵》

第4章:敌人挑衅


  女军人发出了一声几不可闻的惊讶,看了罗铮一眼,然后别过脸去。

  大话谁都会说,还得有那个实力才行,在女军人看来,罗铮勇气固然可嘉,但实力太一般,快速检查了一下手上的武器,靠在树上闭目休息起来。

  罗铮知道女军人并不是真的在休息,而是让自己尽可能的放松,用心感受敌人的下一步动作。

  “嗨,我应该怎么称呼你。”罗铮低声说道。

  女军人一动不动,没有搭理罗铮,罗铮很想问一下接下来怎么办,外面不知道多少敌人,两人躲在这里也不是个事,猛然听到一声枪响,紧接着就看到女军人毫不犹豫的开火还击,就像知道敌人藏在什么地方似的。

  “小妞,快没子弹了吧?咱们做个交易如何?”一个带着西方人说话口吻的男声操着半生不熟的国语大声喊道,语气中充满了揶揄和挑衅。

  女军人将身体尽可能的蜷缩成一团,减少被攻击面,靠在大树上养神,根本不搭理敌人的喊话。

  罗铮看得出来,女军人体力透支的很严重,或许是血流失太多造成的,不由产生一股保护欲来。

  “把你的手枪给我,我去引开他们。”罗铮看着女军人,语气坚决的说道。

  然而,女军人看都懒得看罗铮一眼,微闭着眼。

  这种被女人轻视的感觉令罗铮抓狂,郑重的说道:“我知道他们很强,你们这种层面的战斗不是我一个小兵能够参与的,不就是死吗?”

  说着转身就要冲开。

  “你确定要这么做?”女军人冷冷的问道,看向罗铮多了一抹审视。

  见罗铮坚定的点头,沉思片刻后说道:“你和敌人之间有三棵树会形成一个射击死角,能不能活着看你自己。”

  三棵树构成一个三角形,距离自己最近的一角应该就是死角了,罗铮理解的笑了,说道:“谢谢,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死也死的明白。”

  “想知道我的名字就好好活着。”女军人冷冷的说道。

  罗铮也不恼,讪讪的一笑,猛然深吸一口气,把砍山刀插在女军人脚下,从行军包里面拿出三菱刺刀来,冷冷的说道:“班长,兄弟们,咱们并肩子上了,能不能报仇就看你们的了。”

  “呀——!”罗铮长啸一声,猛然朝前面冲了过去,然后迅速躲在一棵大树后面。

  等了三秒钟左右,却没有任何人开枪,反倒是一个嚣张的声音喊道:“小妞,派个垃圾过来送死?这种货色老子没兴趣,速度慢的跟蜗牛似的,对你倒是兴趣很大,要不咱们放下枪比划比划,你输了跟我走,我输了跟你走,如何?”

  女军人没有反应,罗铮受不了了,平生第一次跑出这么快的速度,居然被人讥笑成蜗牛爬,当即冷冷的大声喝道:“杂毛,有本事打中你爷爷再说,欺负女人算什么好汉?有种出来咱俩单挑,不敢是孙子。”

  等了一会儿没见人答应,罗铮知道激将法对这些人没用,就这么跑出去肯定不行了。

  “横竖是个死,拼了。”罗铮看了一眼不远处隐蔽的女军人,却发现对方已经不见了。

  罗铮肯定女军人不会抛弃自己先撤,便高声喝道:“杂毛,你爷爷出来了,咱俩单挑,没种就躲着做你的缩头乌龟吧。”

  说着,慢慢朝大树外面走了出去,紧张的盯着前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狂战兵》

第5章:凶手


  等了两秒钟左右,没人开枪,罗铮知道自己赌对了,胆气一壮,继续往前走去。

  想到惨死的战友,罗铮双眼变得赤红起来,大声喝骂道:“缩头乌龟,出来吧。”

  忽然,罗铮感觉眼前一花,一双大脚飞踹过来,正中自己心口,根本来不及任何反应,只感觉整个人都飞了起来,重重的撞在大树上,滚落在地。

  只听到“咻咻!”两声枪响,嘴角一裂,喷出一大口鲜血来,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好快的脚,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罗铮慢慢恢复知觉后,悠悠醒来,感觉心口火辣辣的的生疼,睁开眼一看,还在森林里,大树下周围没有别人。

  “嘶——”罗铮动弹了一下身体,感觉胸口都要裂口了一般。

  这些人好强,到底是什么人?

  罗铮抬头看天,天色渐渐暗淡下来,森林深处偶尔传来一声枪响,战斗还在继续。

  想到这里,罗铮知道自己必须抓紧时间恢复。

  席地而坐,按照家传秘法呼吸起来,渐渐的,小半个小时后,火辣辣的心口不再那么难受,呼吸也顺畅了些,罗铮隐约感觉自己的恢复力有所提高。

  又过了一会儿,罗铮感觉好受了不少,摸摸胸口,还好有祖上几代传承下来的呼吸心法,恢复力果然变强了些。

  罗铮四处看看,很快发现不远处躺着一具尸体,慢慢走过去一看,是一名西方人,蓝眼睛,高鼻子,子弹命中心口。

  “报应,活该。”罗铮猜想是女军人干的,痛快的骂了一句,看到对方身上有一把手枪,赶紧拔出来,眼角余光猛然看到对方军靴上插着一把熟悉的陆军匕。

  罗铮拿出来一看,正是熟悉的65式陆军匕,班副的心爱之物,上面还刻着一个“海”字,据说是上级给的军功奖励,罗铮没少借来玩,不会认错,马上意识到对方就是杀死战友的凶手,滔天的怒火爆发出来。

  “果然是凶手。”罗铮愤怒的站起来,三两下剥下对方的战服。

  换上对方的装备后,罗铮将淤泥往脸上涂抹一番,感觉差不多后,狠狠的踢了对方一脚,朝枪声响起的地方走去。

  罗铮赤红着眼,脑海中只有报仇这一个念头。

  走了一会儿,前面的枪声更加清晰可闻了,罗铮寻思着身上穿着敌人的装备,不用担心被敌人打冷枪,干脆直接上去见机行事。

  或许真是因为身上这套装备原因,罗铮一直走到双方交火的森林附近。

  观察了一会儿,罗铮发现两个人朝一个方向开枪,另外一方只有一个人还击,心中有了判断,马上朝两个开枪的人方向摸去。

  猛然,背靠着大树的罗铮动了,转身跨出去一步,手上的枪跟着响了起来,“砰砰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狂战兵》

第6章:第一滴血


  上来就是三枪,罗铮看到一个满脸惊骇的人身体轰然倒地,眼睛里充满了不甘和迷惑。

  罗铮得手后,背靠着大树,大口喘着粗气,心砰砰跳的厉害,紧张的已经忘了自己这是第一次杀人,手心满是冷汗,后背也湿透了。

  “咻咻咻!”三颗子弹命中大树,罗铮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赶紧卧倒。

  连续与死神擦肩而过,罗铮已经忘记了恐惧,心里面只有愤怒和报仇。

  敌人怒了,子弹不要钱似的打在罗铮隐蔽的大树上。

  好在罗铮躲藏的大树有四人合抱这么粗大,木质坚硬,不容易打穿。

  突然,枪声中隐藏着一道异样的子弹声响,一声惨叫,森林安静下来,只剩下风吹的树冠哗哗作响。

  罗铮猜想是女军人动手了,但还是不敢乱动,谁知道深林深处还潜伏着多少强敌。

  “哒哒哒!”忽然,深林里响起了一阵密集的自动突击步枪声响,罗铮大吃一惊,扭头望去,发现密林深处有许多人冲了过来,不知道是谁,看射击的方向,只怕是敌人的援军到了。

  “快撤。”一个冰冷的女声忽然从不远处飘来。

  声音很熟悉,罗铮不用看都知道是那名女军人,正准备撤离,耳畔听到一声子弹声响,不敢回头看一眼,迅速爬起来,弓着腰朝东方狂奔而去。

  狂奔了一阵的罗铮感觉胸口难受的要窒息一般,赶紧放慢脚步,看看天色擦黑,女军人并没有跟上来,不由担忧起来。

  “你怎么停下来了?”一个冰冷的女声忽然从树林里传来。

  罗铮听到这个冰冷的声音,一颗心放了下来。

  循声望去,看到女军人走了过来,脚步有些蹒跚,猛然想起对方大腿上还带着伤,赶紧上去搀扶,碰到女军人冰冷的目光,伸出去的手尴尬的停在空中。

  罗铮讪讪一笑,说道:“马上就要天黑了,接下来怎么办?”

  女军人没有回答罗铮的话,而是冷冷的四处观察一番,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选定一个方向朝前走去。

  罗铮紧跟在后面,一边观察起冒死抢夺过来的那把高级武器,可惜看不懂,也不会用,当即说道:“这把枪我不会用,你拿去用吧,我有手枪就好了。”

  女军人忽然身形一顿,停下来,将自己手上的枪背在后背,接过枪看了一眼,说道:“M16A4自动步枪,有效射程600m,弹匣容量30。”

  说着,快速拆卸下弹夹看了一眼,里面还有一半,将弹夹啪的一下复原,动作熟练异常,看的罗铮目瞪口呆。

  女军人冷着脸给罗铮讲解起来,一边讲解一边把机件拆卸下来检查,最后把枪递给了罗铮。

  罗铮目瞪口呆的看着女军人,刚才的解说虽然很详细,但只记住大半,还好开保险和射击这个关键的动作知道了。

  但罗铮没接枪,自嘲的说道:“不瞒你说,我玩土喷子还行,小时候打猎经常玩,这枪就新兵连那会儿打个几发子弹,这种高级货色从来没摸过,放我手上浪费。”

  “把它当土喷子打。”女军人冷冷的说道,将枪丢给了罗铮,转身朝前走去。

  “呃?”罗铮惊讶的看着转身离开的女军人,追了上去,一边仔细询问起枪的使用方式来,女军人倒也不藏私,有问必答。

  一会儿工夫,罗铮就基本掌握了这把枪的使用方式,爱不释手的摆弄起来。

  作为一名军人,罗铮同样非常爱枪,兴奋起来,问道:“嗨,我总不能老叫你‘嗨’吧,多不礼貌,我叫罗铮,你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狂战兵》

第7章:祛病救人


  女军人忽然停下来,转身看着罗铮,冰冷的双眸充满了审视,看得罗铮头皮发麻,女军人转身朝前面继续赶路,什么都没说。

  罗铮不敢再问这个问题了,赶紧追上去。

  很快,天色黑的已经看不见路了,女军人忽然停下来,左右看看,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根本不管罗铮。

  罗铮只好自己在不远处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用枪上面的瞄准具四处观察周围,发现到处都是树,郁郁葱葱,看不到尽头,当即说道:“你休息一会儿,我来放哨吧。”

  女军人没有多说什么,但真的闭上眼休息起来。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罗铮感觉有些困了,揉揉眼睛,猛然发现密林深处闪过一道亮光。

  罗铮顿时警惕起来,睡意全无,黑乎乎的密林怎么会有反光?架起枪,将瞄准具套在眼睛里观察起来。

  没多久,罗铮就发现一道身影摸了过来,动作很快,身后隐约还有几个人。

  罗铮知道这些人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了,赶紧小心溜下大树,试图叫醒女军人,却发现女军人满头大汗,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全身都在抖动。

  “不好。”罗铮大吃一惊。

  没想到女军人这个时候发烧,陷入昏迷状态,想到敌人就要摸上来,罗铮顾不上许多,将女军人的枪和自己的枪都挂在脖子上,背着女军人狂奔起来。

  黑夜中,月光微弱,能见度非常低,还好罗铮从小在丛林里打猎,对走夜路并不陌生,只是,背着个人速度有限,很快就累的喘不过气来。

  不得不将女军人放下,却发现对方眉头紧皱,嘴唇干裂,额头上冷汗直冒,一脸痛苦表情,罗铮为难起来,这黑乎乎的深夜荒野,哪里找药去?

  如果不及时救治,恐怕会烧坏脑子,甚至有生命危险。

  再看女军人大腿位置,伤口上的纱布完全暗红,一看就知道失血过多,再不救治,这条腿恐怕也会废掉。

  罗铮着急起来,听到旁边有溪水潺潺声响,抱着女军人赶紧走过去。

  罗铮将女军人放到水潭边,用手掬水到女军人嘴边,女军人本能的张大嘴吞咽,梦呓一般喊着“水,水……”

  喝了水的女军人昏睡过去,罗铮看着四周黑压压一片,心急如焚,猛然看到水潭边茂盛的花草有些熟悉,走了上去。

  借着月光凝神一看,顿时大喜,是柴胡草,治感冒发热、寒热虚劳发热的良药。

  罗铮三两下采摘了大量柴胡搓揉起来,很快形成一个药团,一手搬开女军人的嘴,另一手把柴胡药团挤出汁来,滴入女军人嘴里。

  然后将自己衣服脱下来铺在干燥点的地方,将女军人平躺在地,再轻轻撕下女军人大腿伤口上的纱布,把纱布洗干净,再擦拭干净女军人伤口上的污血。

  弄好这一切后,罗铮看着昏迷不醒的女军人,无奈的苦笑,情况糟糕透顶,也不知道在这里能呆多久!

  深夜,月亮从乌云中走出来,将银光洒落大地,落在水潭边,泛起阵阵银光。

  坐在水潭边休息的罗铮看了一眼女军人,污黑的油彩被冷汗洗刷,整个脸都花了,很难看。

  罗铮内心一动,用纱布沾水清洗起女军人的脸庞来,不一会人,一张精美的脸庞出现在罗铮眼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狂战兵》

第8章:我叫蓝雪


  白天的时候忙于拼命,没注意,没想到洗干净的女军人如此漂亮,柳叶眉微蹙,双目紧闭,精美的鼻子急促的呼吸着,脸庞烧的通红,天见尤怜。

  罗铮忍不住想将对方拥在怀里百倍痛惜,但还是克制了冒昧的举动,叹息一声,操起枪左右看看,寻了个制高点隐蔽起来。

  庆幸的是一晚无事,经过几个小时的休息,筋疲力尽的罗铮体力完全恢复,精力十足。

  来到水潭边,却发现女军人已经醒来,正茫然的抬头看天,脸色很难看。

  罗铮缓步向前,咳嗽一声说道:“醒啦,好点没?”

  “你救的我?”女军人语气虚弱的问道,依旧冰冷。

  罗铮不置可否的走到一边,低声说道:“能走吗?那帮混蛋只怕要追上来了。”

  “不会。”女军人冷冷的说道,定定的看着天空,不再多言。

  罗铮很想问为什么敌人不会追上来,看到女军人不想多说,再联想到昨晚那帮人明明距离自己不远,现在都不见踪迹,以那些人的实力,不可能发现不了这里,没有出现就只有一个解释,对方懒得追了。

  想到这里,罗铮懊恼起来,早知如此,自己就应该追上去。

  想到仇人远离,罗铮着急起来,赶紧说道:“你有没有联络外界的办法,武器给你留下,我要去追击那帮混蛋了,对了,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

  “这里是邻国,没有通讯设备,用任何原始联络方式都会暴露自己,告诉我你的身份、番号。”女军人问道,语气不再那么冰冷了。

  “这?你要是军人的话应该知道部队的纪律。”罗铮为难的说道:“要是可以自保的话,我就先走一步了。” “你真的不怕死?”女军人有些恼怒的追问道。

  “这个问题你是第二次问了,还有别的事吗?”罗铮反问道。

  见罗铮要走,当即说道:“等一下。”

  “你还有事?”罗铮停下来反问道。

  “以你现在的实力,追上去就是送死。”女军人毫不客气的说道,见罗铮并没有生气,而是一脸认真的思索着,继续说道:“你有几分机警,不可否认运气也不错,但还不足以报仇,我接到的是死任务,必须完成,所以,我也不能回去。”

  “你到底想说什么?”罗铮惊疑的追问道。

  “我有伤,几乎不可能完成任务了,但我不会放弃,不管你我身份如何,我们有共同的敌人,这就够了,你底子不错,很有狙击手的潜力,我教你战场技能,方便你报仇,你带着我去完成任务,如何?”女军人一脸严肃的说道。

  罗铮不由沉思起来,眼睛落在女军人大腿伤口处,带着个伤兵赶路很麻烦,根本追不上敌人,还怎么报仇?

  女军人放佛看穿了罗铮的心思一般,继续说道:“我知道怎么找到他们,还知道对付他们的手段,你不行,我们俩只有相互帮助才能各尝所愿,这点你应该也很清楚。”

  “好,就这么说定了。”罗铮知道对方所言非虚,果断的答应下来。

  “你叫罗铮?”女军人话锋一转,问道。

  见罗铮点头,当即说道:“感谢你救了我两次,我叫蓝雪。”

  “看来,我们有了信任基础,这是好事,以你的伤势,估计今天不能动身了,对了,那边有柴胡草,昨天就是喂你吃的那个的汁,我去弄点吃的回来。”罗铮笑笑,大踏步朝一边走去。

  叫蓝雪的女兵听了罗铮的话,不由扭头看去,再联想到罗铮喂的情景,脸色唰的涨红,慢慢坐起来,看着离开的罗铮,冰冷的眼睛里多了一抹暖意。

  挣扎着起身来到水潭边,打算洗个脸,却发现自己脸上很干净,马上猜想到了什么,大窘,脸色火辣辣的,扭头看向离开的罗铮,眼睛里多了一抹感激。

  蓝雪受过专业训练,自然知道一些急救措施,把柴胡根部拔出来洗干净,放嘴里嚼起来,一来治病,二来充饥。

  十分钟过后,罗铮拎着一只肥大的野兔过来,见蓝雪居然点着了一堆小火,正在填小树枝扩大火势,不由大喜。

  来到水潭边,65式陆军匕褪毛去脏,洗剥干净后用树枝串起来,放到火上烧烤。

  蓝雪看到罗铮后,坚硬如铁的心多了些柔软,有些不敢和罗铮对视,干脆低下头来,默不作声的想着心事,掩饰心中的尴尬。

  罗铮也懒得多说什么,认真烧烤着,过了一会儿,兔肉烤熟,罗铮撕下一条腿递过去。

  一只肥大的野兔被两人分吃干净,罗铮在水潭边洗洗手说道:“能找到我丢失的行军包吗?”

  “可以。”蓝雪肯定的点头说道。

  罗铮欣喜的说道:“那就好,里面有生活物资,找到咱们就不愁了。”

  “没用的。”蓝雪说道,眼睛看向西边,脸色沉重。

  “啊?”罗铮刚想问为什么,看到蓝雪表情,到嘴的话咽了下去,猛然想到敌人也需要生活物资,肯定被他们拿走了,苦笑道:“也是,只怕什么都没了。”

  “上路。”蓝雪恢复了冰冷如霜的样子,站起身来。

  罗铮见蓝雪根本站不稳,赶紧说道:“不差这一会儿,你稍等。”

  说着举目四望,在蓝雪的好奇下冲到附近,捡起一根树枝,用陆军匕三两下清干净枝桠,做成一根简易拐杖,跑回来递给了蓝雪。

  “谢谢。”蓝雪接过去试了试,正好合用,脸上火辣辣的绯红,赶紧低头赶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狂战兵》

第9章:传授技能


  两人上路,一前一后,蓝雪在前面说道:“我先教你丛林战第一课,迷途知返。在深山密林中迷路后,不要着急,仔细回忆一下走过的泉水、山石、岔路口等参照物,你回忆看看。”

  “昨晚天太黑,加上光顾着逃命了,没留意。”罗铮尴尬的笑道。

  “不记得路没关系,有一个办法,就是分析山势走向和地理地貌,判断野生动物有可能走的路径,有时候动物的思维和人一样……”蓝海冷冷的说道。

  两人边走边教,不知不觉到了中午时分.

  两人来到了上次战斗过的地方,蓝雪在路上采了些草药敷在伤口上,伤口的血止住了,炎症也得到了遏制,这让罗铮放下心来.

  能够顺利找回来,罗铮很高兴,这说明蓝雪传授的方法有效,快速在周围查找一番,并没有发现行军包,估计被敌人带走,但开山刀还在.

  罗铮让蓝雪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休息后,自己捣鼓起沿路猎杀到的一只野鸡。

  罗铮找来软泥将野鸡外面包裹,然后在地下挖了个坑,将野鸡放在坑里面,上面放上一层薄薄的泥土,再把篝火引过来,放在野鸡上面烧旺。

  等做完这一切后,罗铮也坐下来休息,就听到蓝雪忽然说道:“接下来我教你军事手语。”

  罗铮感激的道谢,认真的听起来,这些都是战场上保命的手段,传说中只有特种部队才会学到的技能,机会难得.

  罗铮当然不会错过,认真学起来。

  半个小时后,蓝雪累的有些说不出话来,罗铮感激的劝阻道:“歇一会吧,正好东西煨熟了。”

  说着拨弄开篝火,把地下的野鸡挖出来,掰开外面的泥土,撕下一只鸡腿递过去。

  蓝雪也不矫情的接过去吃起来,不一会儿功夫,肥大的野鸡就剩下骨架子了。

  休息了一会,罗铮道:“你好点没?我们休息一会儿就赶路吧?”

  “没问题。”蓝雪恢复了冷静,抬头看天,眉头微蹙,低声说道:“看来,晚上要下雨,必须赶一段路才行。”

  罗铮信服的说道:“如果这样的话就麻烦了,你的病?”

  “没问题。”蓝雪恢复了冷傲的表情,借助拐棍朝前走去,罗铮欲言又止,追了上去。

  一路上,两人信任却在不知不觉中加深。

  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到了晚上。

  没有遇到危险,却发现了敌人走过留下的痕迹,一堆燃尽的篝火,篝火没有清理干净,或许是敌人觉得罗铮两人不会再追上来,懒得费劲了。

  罗铮见天色已晚,干脆在敌人留下的篝火原地烧了堆火。

  罗铮用开山刀砍下树木搭建遮雨棚来,虽然没有下雨,但蓝雪说会下,罗铮就不敢大意,刚发烧好的人不能淋雨。

  遮雨棚并不大,搭建在大树下面,足足捣鼓了一个多小时才弄好,把篝火引到遮雨棚下面,赶紧弄来许多干柴晚上用。

  吃饱喝足,两人坐在遮雨棚下面的干柴上继续学习战斗技能,看着倾囊相授的蓝雪在火光下格外迷人,罗铮心里除了感谢还是感谢,没有一丝歪念。

  一天下来,军事手语基本学会,蓝雪开始传授用枪了。

  时间在蓝雪滔滔不绝的讲解中流失,直到雨滴落下,两人才察觉到。

  罗铮发现蓝雪的气色很虚弱,赶紧说道:“你先休息一下吧,大病初愈,不能太劳累,我放哨就好了。”

  说着,给篝火填了些干柴。

  “也好,刚才讲的东西有些多,你好好消化一下。”蓝雪说完,闭目养神去了。

  雨下到半夜就停了下来。

  罗铮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用家传呼吸之法调整呼吸来快速恢复体力,很快进入一种空灵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如果有危险靠近,能够第一时间感觉到,庆幸的是,一夜无事。

  第二天凌晨,罗铮睁开眼一看蓝雪正在给自己换药,露出大片白皙肌肤来,充满了弹性和青春气息。

  罗铮不由看痴了,就听到一个声音问道:“好看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狂战兵》

第10章:叛国者,必杀


  “好看。”罗铮由衷的说道,猛然意识到不对,尴尬的别过脸去,说道:“你稍等,我去弄点吃的,很快回来。”

  蓝雪看着慌乱中匆忙离开的罗铮,不由笑了。

  半个小时后,两人分吃了食物后赶路,蓝雪的伤口已经结痂,走路影响不大,两人的速度加快了许多。

  中午时分,蓝雪见罗铮准备找地方弄吃的,忽然说道:“必须加快速度,饿了吃点野果,晚饭再说。”

  “也好。”罗铮没有问为什么,随口答应下来。

  两人的速度再次加快了几分,在丛林里几乎小跑前进,已经耽误了太多时间,罗铮担心敌人逃脱,加速行军再好不过,如果让敌人跑了,无法面对惨死的战友,罗铮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一路上,蓝雪不断观察地下痕迹,从中找到线索,并将这项跟踪技能毫不保留的教给了罗铮,猎人出身的罗铮学这些东西上手很快,教一遍就掌握,这让蓝雪很惊讶。

  黄昏时分,两人来到一个峡谷,在一片树林里找到了被遗弃的营地。

  蓝雪观察了一会儿,一脸笃定的说道:“你看地上的痕迹,被烧过的泥土,敌人在这里露营过,今晚月光不错,我们连夜赶路,有问题吗?”

  罗铮仔细看了看地上留下的痕迹,说道:“没问题。”

  “那就好,先弄点吃的,再往前走就不能烧火做吃的了,把你猎到的食物都烤熟带着,说不定后面用得上。”蓝雪说道。

  两人一起动手烧火烤食物,吃饱喝足后,把剩余的食物烤成肉干带在身上,继续赶路。

  晚上月光皎洁,能见度较高,两人在深林里急行军,放佛寻找猎物的狼,动作迅捷,却又悄无声息。

  这一跑就到了凌晨,两人忽然看到前面树林里飘起了青烟,马上停止下来。

  “会不会是敌人?”罗铮大口喘着粗气问道。

  “应该是。”蓝雪也累的不轻,扶着一棵大树喘气,大病初愈,又受了伤,能坚持到现在,可见实力之强悍。

  “我们怎么办?”罗铮操起了M16A4自动步枪,将子弹上膛,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兄弟仇恨,罗铮有些等不及了。

  “你是不是觉得学了点东西就无敌了?”蓝雪毫不犹豫的打击道,冰冷的语气让罗铮马上冷静下来。

  这时,蓝雪举起狙击枪,透过狙击镜观察起来,过了一会人,蓝雪放下枪,脸色铁青的说道:“他们跑不了的,原地休息十分钟。”

  罗铮想要说什么,看到蓝雪杀气腾腾的样子,到嘴的话咽了下去。

  蓝雪看了罗铮一眼,说道:“任何时候,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杀伤敌人,以你我现在的状态,贸然上去就是送死,把食物拿出来。”

  “是。”罗铮恍然大悟,暗骂自己太鲁莽,赶紧将肉干拿出来分吃。

  罗铮有呼吸之法,蓝雪体质好,十分钟后,两人体力完全恢复,默契的起身,朝前面走去。

  在一处山坡上,两人看到前面一伙人正围着篝火分食食物。

  发现目标,两人都很兴奋,都举起狙击枪,透过狙击镜观察起来。

  罗铮不认识,看到是一群西方人,其中有一名东方人,年纪五十左右,像个学校教授,不由疑惑的放下枪,看向蓝雪,问道:“是他们吗?”

  “错不了。”蓝雪脸色铁青的说道,眼睛里充满了滔天恨意。罗铮惊疑起来,不知道蓝雪为什么这么恨,但没有多问,说道:“接下来怎么办?有个东方人,是他们的头目吗?”

  “记住,那个东方人是叛国分子,能活捉最好,否则,必杀。”蓝雪咬牙切齿的说道,身上的杀气更加浓郁了。

  放下狙击枪,扭头看向罗铮,认真的交代道:“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杀了那个东方人,明白吗?”

  “可以告诉我原因吗?”罗铮惊讶的追问道。

  “叛国者,携带国家战略级机密,必杀。”蓝雪冷冷的说道,不带丝毫感情。

  将子弹上膛后继续说道:“记住这个地方,你我分头包抄,各自作战,如果走散,就来这里碰头。”

  “好咧。”罗铮战意爆发,不再犹豫,果断朝一边走去,步伐坚定有力。

  “记住,活着。”蓝雪忽然说道。

  罗铮身形一顿,回过头来,看到蓝雪冰寒的眼睛里多了一抹异彩,分明是担忧,内心一动,坚定的点了点头。

继续阅读《最狂战兵》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