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天天想和离(容翎,王容翎)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皇后天天想和离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容翎
简介:他是手握重兵,权倾天下,令无数女儿家朝思暮想的大晏摄政王容翎
她是生性凉薄,睚眦必报的21世纪天才医生凤卿,当她和他相遇一一一“凭你也配嫁给本王,痴心枉想
”“没事离得本王远点,” 后来,他成了新帝一一“卿卿,从此后,你就是我的皇后了
”“不敢痴心枉想
”“卿卿,我带你出宫玩,” “没兴趣
”嗯,我的皇后真香!...
角色:容翎,王容翎
皇后天天想和离(容翎,王容翎)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皇后天天想和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上错花轿嫁错人


  永泰十年,太后懿旨。

  靖安候府大小姐凤卿,温良敦厚,秉性端淑,择黄道吉日,入主中宫为后。

  二小姐凤瑶,才貌双全,品德贤良,赐婚当朝摄政王容翎为正妃。

  懿旨一下,满京哗然,靖安候府一后一妃,满门荣耀,一时风头无两。

  八月十六,黄道吉日,宜婚嫁。

  靖安候府两位小姐准时上了花轿,一抬往宫中,一抬往摄政王府。

  京城大街小巷,酒楼茶肆皆挤满了人,人人争相观看这场盛世婚礼。

  ……..

  摄政王府婚房内,身着红艳嫁衣顶着红盖头的女子安静的端坐在大红的婚床上。

  婚房一侧,两位喜娘和两个容貌秀美的丫鬟静静的立在一边,一声不吭。

  屋外隐有嘀咕声传进来:“靖安候府二小姐乃是我大晏朝第一才女,年年都是白鹿女学的头名,陛下将她赐婚于我们殿下,真正是再般配不过的一对了。”

  “嗯嗯,也只有二小姐这样出色的人,才配得上我们殿下这样的人中龙凤,要知道我们殿下可是大晏第一美男子。”

  红盖头下的凤卿,好一阵茫然,她本是21世纪医术精湛的天才医生,因为不肯替一个大贪官做手术,所以被大贪官派来的手下给捅死了。

  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凤卿正想着,脑子嗡的一声响,无数记忆从她的脑海中滑过。

  只是她来不及深想,听到身侧有恭敬的声音响起来:“奴婢见过王爷,请王爷用喜秤挑起喜帕,从此后称心如意,恩爱白头。”

  “嗯,”一道清冽低沉的声音响起,这声音虽冷,却极其的好听,仿若玉珠落盘。

  随之一只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伸向了喜娘手中的托盘,托盘上摆放着一柄缠着红绸的喜秤,喜秤伸到凤卿面前,很快挑开了她头上的红盖头。

  盖头一掀,凤卿觉得整个人清爽了很多,她一抬头,看呆了眼。

  饶是以前看了不少俊男美女,还是被眼面前的男人给惊艳到了。

  精致立体的五官上,狭飞入鬓角的黑眉,一双深邃幽暗的凤眸中,好似隐藏着最耀眼的黑曜石,让人看一眼便被深深的吸附住了。

  此时的他身着一袭黑色绣金描纹边长袍,长袍衬得他面容越发的精致华美,仿若墨玉一般完美无暇。

  举手投足间更是威仪天成,仿若君王驾临一般,让人不敢轻易的靠近。

  只是此时的他薄唇紧抿,凤眸之中折射出凌厉的戾气,直直的射向她。

  凤卿下意识的回避他的视线,耳衅忽地响起数道惊慌失措的叫声:“啊,蜘蛛。”

  “鬼啊。”

  “妖怪。”

  洞房内,几个穿着古装的女人正一脸惊恐的望着她,似乎她是什么吓人的鬼怪似的。

  凤卿正奇怪,忽觉脖劲一紧,先前挑下她红盖头的绝美男人,已迅疾的伸出手掐住她的脖子,冷冷喝道:“是不是你在花轿上动了手脚?凭你也配嫁给本王,痴心枉想。”

  他话落,眼中冷意愈发幽暗,深不可测,同时手下力道陡加。

  凤卿被掐得呼吸急促起来,顾不得多想,身形忽地一动,一脚狠狠的踹向了对面的男人,同时没好气的冷声道:“以为我稀罕嫁给你啊。”

  男人微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凤卿会忽然出手,再加上凤卿踹的乃是他腿上的穴道部位,所以他一着不慎,竟然被踹了开去。

  凤卿一得到自由,身子迅速的后退,对面的男人已经站稳,绝美的五官上,瞬间拢上****,一双狭长的凤眸布满了嗜血的戾寒之气。

  这一刻的他仿若地狱的修罗一般令人望之遍体生寒。

  “你竟然胆敢踹本王,找死。”

  他话落,闪身上前欲擒拿凤卿,凤卿赶紧的后退,同时头疼不已,不过这时候,她脑海中多了不少的东西。

  她也终于知道眼面前是什么样的局面了。

  她穿越了,魂穿到了古代,成了大晏朝靖安候府的大小姐凤卿,而眼面前的这个人,乃是大晏手握重兵,权倾天下的摄政王殿下容翎。

  三个月前,太后懿旨,把靖安候府二小姐凤瑶指婚给了摄政王容翎为正妃。

  靖安候府二小姐凤瑶,乃是大晏第一才女,凤卿则是第一丑女。

  不但人丑,还一无是处,最重要人人说她受了咀咒,因为她的半边脸上竟然长了一个灰色的蜘蛛,蜘蛛活灵活现,就好像真正的蜘蛛趴在人脸上似的。

  这样的她,怎么和才貌双全的凤瑶相比呢,可偏偏今日大婚,她和凤二小姐上错了花轿,本该入宫为后的她,竟然入了摄政王府。

  难怪摄政王殿下看到她如此震怒!

  凤卿眼见着容翎再次闪身过来拿她,飞快的举手阻止容翎近前:“王爷,稍安勿燥,眼下最要紧的是把我送回宫中,把真正的摄政王妃换回来。”

  凤卿的话,很好的阻住了容翎的脚步,他眼神冷森的望了她一眼,然后大步往门外走去。

  “南枫,立刻备一辆马车过来,从侧门出,记住不要惊动任何人。”

  有手下应了一声,很快备好了马车过来。

  容翎回身走进婚房,冷骜的命令凤卿:“走,跟我前往宫中走一趟。”

  这一回凤卿没有再拒绝,跟着他的身后,迅速的上马车,马车悄无声息的一路从摄政王府的侧门而出。

  马车内,凤卿缩在一角,尽量远离软榻之上的男子。

  虽然男人美得像一幅画,但明显是招惹不得的,所以她还是离得他远一点。

  可即便她如此想,男人依旧脸色不善的睨着她:“呵呵,还从来没有人敢踹本王,这笔帐本王记下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天天想和离》

第2章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摄政王殿下清冽幽冷的话,使得凤卿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先前她之所以敢踹容翎一脚,也是出于本能,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若是现在,她大概会想别的办法。

  凤卿想着不去看软榻上的容翎,反正踹已经踹过了,再后悔也没有用,她该想的是接下来的局面。

  凤家二小姐凤瑶,本来该是容翎的王妃,而她该是新帝的皇后。

  虽然她名声不好,但她却是先帝为新帝定下的皇后人选。

  只是新帝容澈怎么可能会娶她这样一个被咀咒过的女人为妻呢,所以一拖再拖,最后定下了一条计策,换亲,先让太后下了一道懿旨给摄政王殿下,把靖安候府二小姐赐婚给摄政王容翎为妻,然后在成婚这一日,换了亲事。

  本该是新帝皇后的靖安候府大小姐,被换上了摄政王府的花轿,可就算是这样,新帝和靖安候府的人还不打算放过她,强行的灌了一杯毒酒给她。

  凤卿想到这些,胸中忽地涌动起铺天盖的地恨意,她知道这是前身留下来的恨意,就算是她,也觉得愤恨难消。

  所以她抬手按住胸口,下意识的在心中低喃,你放心,我定然替你报了这血海深仇。

  她这意念一动,胸中恨意果然消淡了很多。

  马车一侧,摄政王容翎斜歪在软榻之上,单腿支起,一只手放在膝盖之上,明明是很随意的姿态,可偏偏如一幅画般令人惊艳。

  凤卿不敢多看,只在心里暗骂一声妖孽。

  只是她不敢看容翎,容翎则不时的扫过她的面颊,眼神之中满是讥嘲之意,好似她是什么别有用心的女人似的。

  凤卿虽然没有看他,却知道他在看她,最后忍不住掉头望向他。

  一眼看清,眼面前的这个男人很讨厌她,他幽深的黑瞳中毫不掩饰的嫌弃,唇角更是勾着凉薄的笑意,这笑竟若二月冰刀一般的寒澈骨。

  凤卿看着他的神色,忍下住开口辩解道:“王爷,今日之事并非我所为,希望王爷不要怪罪到我的头上。”

  容翎眸色陡沉,冷冽的出声:“你最好祈祷自己说的是真的,若是让本王知道今日之事是你所为,本王定不轻饶你。”

  凤卿心神一凛,知道这个男人难缠,所以今日最好是把凤瑶那个女人换回摄政王府。

  只是这事有可能吗?新帝容澈好不容易才想出了这么一招偷龙转凤的招数,他会同意把凤家二小姐换回摄政王府吗?

  如果他不同意,她该怎么做?

  凤卿只觉得自己此时陷入了困境,前面是狼,后面是虎,不管前进还是后退,于她来说,都是困局。

  摄政王府的马车一路驶往宫中,眼看马上就要到帝后大婚的玉鸾宫。

  马车一侧的容翎忽地朝着外面的手下命令道:“南枫,弄套宫女装来。”

  “是,殿下。”

  名为南枫的手下闪身便走,不大的功夫弄来一套宫女装递进了马车。

  容翎冷眸示意凤卿接过去换上,凤卿只得伸手接过来,不过并没有立刻换上,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女子,当着男人的面换衣服算怎么回事?

  “王爷能不能回避一下,容我换下衣服。”

  软榻之上,容翎幽幽笑了,其笑冷魅至极,一双幽寒的凤眸上下睨了凤卿一眼道:“你就是脱光了,本王也看不上,立刻给我换上。”

  他话落,倒底是微微睑目,不再看凤卿。

  凤卿眸色微凉的扫了软榻上的男人一眼,不再多说什么,动手换起衣服。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现在可没有她说话的权力,她只能听命行事。

  容翎,你最好祈祷不要有一日落到我手里,若是落到我手里,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凤卿一边想一边卸下满头珠翠,脱下身上红艳的嫁衣,换上了宫女服,宫女服略大一些,好在她穿上身没有大问题。

  “王爷,换好了。”

  凤卿话落,马车停了下来,玉鸾宫到了。

  容翎掉头望了她的脸一眼,沉声命令道:“用帕子把脸蒙上。”

  凤卿的半边脸上趴着一只蜘蛛,这样的标志太醒目了,只要她一下车,就会被宫中宫女和太监发现,若是被人发现,哪怕最后两个人换了过来,皇家也会成为笑话。

  所以容翎才会命令凤卿把脸蒙起来,凤卿已懒得再多说什么,摄政王殿下如何说,她就如何做。

  她俐落的从袖中抽出一方帕子,蒙住自己的半边脸。

  马车一侧的容翎望着她,慢慢的蹙起了眉,深幽的瞳眸中满是若有所思,这个女人和传闻中的靖安候府大小姐似乎不太一样。

  传闻靖安候府大小姐,胆小卑怯,一无是处,言行举止更是十分的小家气。

  可自从他揭开这女人的盖头,这女人一言一行都十分的大胆,若胆子不大,敢踹他这个王爷吗?

  想到这女人竟然踹了他一脚,容翎绝美的面容冷了两分,马车里一股冷凝的寒气浮起。

  凤卿瞄了他一眼,内敛的开口:“王爷,还是办正事要紧,再耽搁下去……”

  人家都要洞房花烛了,洞过房了,王爷还要吗?

  凤卿话未完,容翎身形一动,闪身出了马车,后面凤卿紧随其后的下了马车,一行人直奔玉鸾宫而去。

  玉鸾宫总管太监郑安一看到容翎,心里咯噔一声响,这位主脸色好难看,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今天可是他的大婚啊,不会是出什么事吧。

  郑安心里想着,人已恭恭敬敬的迎了过来:“王爷,您怎么来了?”

  容翎抬手拂开郑安的身子,直奔大殿而去,同时沉声开口:“陛下呢。”

  郑安赶紧的跟上前:“陛下正在寝宫陪皇后娘娘呢。”

  “立刻让陛下出来,我有要事见陛下。”

  郑安虽然不大乐意,却也不敢不听这位主的话,这位可是大晏的摄政王,虽然不是皇帝,可朝中的要事全都握在这位的手里。

  皇上虽然是皇帝,可眼下还没有摄政呢,所以他们谁敢得罪他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天天想和离》

第3章 一石三鸟之计


  郑安想着恭敬的应声道:“王爷请稍等,奴才立刻去禀报陛下。”

  郑安说完,吩咐人去给摄政王殿下上茶,自个则带了两个太监,直奔玉鸾宫的寝宫而去。

  玉鸾宫寝宫里,新帝正搂着皇后娘娘,哄她别担心摄政王府那边的情况,不会有大事的。

  “你别担心了,不会有事的,凤卿被下了毒,那毒不会当场发作,等到她进了洞房,哪怕我王叔发现她不是你,也没办法了,人都死了,他至多报个暴毙而亡。”

  “到时候我们就把所有的责任推到凤卿的头上,就说她爱慕王爷,所以大婚之日偷梁换柱的换了你。”

  容澈话落,一侧的凤瑶,满目倾慕的望着容澈道:“陛下真是太聪明了,一出手便是一石三鸟之计。”

  既换了自己的丑后,又除掉了那个丑女人,把所有的错推到那女人头上,还可以把凤卿的死栽脏到摄政王殿下的头上。

  虽然不能明目张胆的把凤卿的死算到容翎的头上,可谣言却是可以传传的,谣言传多了就是真的了。

  虽然没办法拿这件事扳倒摄政王,却可以让他落得一个暴戾凶残之名,何乐而不为。

  寝宫里,两人相视一笑,眉眼间不自觉的染上了情意,容澈俯身想吻住凤瑶。

  不想寝宫外面忽地响起太监的禀报声:“陛下,摄政王殿下求见。”

  容澈脸色一变,瞳眸一闪而过的慌乱,不过很快恢复如常了。

  “看来凤卿毒发而亡了,朕出去看看王叔如何说?瑶儿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朕很快就回来陪你。”

  “陛下去吧,我等你,”凤瑶娇羞的轻笑,目送着容澈离开。

  玉鸾宫大殿上,容翎眉含戾气的轻倚在座椅上,虽然没说话,有眼的人都看得出来,摄政王殿下眼下很不高兴,相当的不高兴。

  这位可是大晏摄政王,不但位高权重,权倾朝野,还心狠手辣,朝堂上曾有一位朝臣不满他的专权,让他还政于陛下,直接被摄政王一掌拍成了重伤,到现在还在家里养着呢。

  不要说朝臣了,就是太后和陛下也都不敢招惹他,何况是别人。

  玉鸾宫大殿上,宫女和太监个个噤若寒蝉,连一点的声响都不敢发出来,就怕招惹到这主,丢了一条小命。

  容翎眸光冷寒的随意扫着殿内的一切,心内分外的厌烦,本来他就无意娶正妃,偏太后下旨赐婚,他也不想让太后和皇帝为难,没想到最后事情竟然变成这样。

  容翎想着,眼神落到了身后一直站立不动的女人身上,女人虽然身形单薄纤瘦,但身姿笔直,眼神从容,仿佛并不为眼前之事影响。

  容翎想到这女人先前竟然踹了他一脚,嘴角的笑意勾了出来,只不过这笑阴冷至极。

  凤卿虽然知道容翎在看他,却一声没吭,直到太监的禀报声响起来。

  “陛下驾到。”

  殿内,容翎矜贵优雅的一撩袍袖,徐徐起身,朝着那明黄的身影施礼道:“臣见过陛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天天想和离》

第4章 大小姐爱慕你


  容澈三步两步走到了容翎面前,亲自伸手扶起了容翎。

  “王叔,快起来。”

  其声分外温和,一张俊秀的面容上满是和风细雨,举手投足间更是敬重至极,就好像眼面前的男人是他最敬重爱戴的亲人。

  容翎神色如常,只是进退之间依旧牢记着君臣之礼:“臣谢陛下爱护。”

  话落起身退开。

  待到两人站好,容澈温和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安和惶恐,就好像犯了错的小孩子似的,轻轻的低语道:“王叔恐怕知道了吧,靖安候府的大小姐和二小姐上错了花轿,本该是朕皇后的大小姐,竟然上了摄政王府的花轿。”

  “先前朕问了凤二小姐,听她说,大婚前她和大小姐一起说了会儿话,后来眼看着吉时到了,两个新嫁娘便盖上了盖头,被各自的丫鬟搀扶着上了花轿,可没想到竟然出了错。”

  “不过我仔细的问了凤二小姐,听她说,她姐姐靖安候府的大小姐,一直很喜欢王叔,缠了她好几回,想嫁给王叔,我看今日之事,只怕有大小姐的手笔。”

  容澈话落,容翎眉色陡的森冷,凤眸寒光四溅,他缓缓的掉头,眸色凌厉的直逼向身后的凤卿。

  “你爱慕本王。”

  凤卿心神一凛,缓缓的半福身禀道:“我并无爱慕殿下之心。”

  容翎听了凤卿的话,本认为此话正常,可细想想却又觉得这话也不是什么好话,脸色依旧不好的开口:“本王不值得你爱慕?”

  凤卿脸色有些不好了,男人真是自私虚荣至极,爱了嫌她别有用心,不爱了,又觉得丢面子。

  “殿下,眼下正事要紧。”

  凤卿话落,容翎掉头望向身后的容澈。

  此时容澈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盯着蒙着脸的凤卿,不过眼见着容翎回头,他心咯噔一沉,努力的压抑下心头的焦燥,努力保持镇定。

  不,说话的人绝对不是那本该死了的凤卿,凤卿中了朱雀丹,绝无生还的可能。

  这说不定是王叔在试探他,想看看他是不是掺与了这件事,所以他不能自乱了阵脚。

  容澈意念落,心定,脸色已恢复如常,他望着容翎道:“这位是?”

  容翎不紧不慢的说道:“陛下口中爱慕臣的靖安候府大小姐。”

  这一回饶是容澈再冷静,也不禁失了颜色:“怎么,怎么会?”

  容翎抬眸,凤瞳深暗,隐含诡谲之光,忽尔,他唇角一勾,似笑非笑的命令身后的凤卿道。

  “摘掉脸上的面纱,让陛下看看你是何人?”

  凤卿抬手摘掉了脸上的面纱,露出面纱之下的真容,不是凤家大小姐,又是何人,那活灵活现的蜘蛛,是别人想冒充也冒充不了的。

  “你,你?”

  容澈心下惊惧至极,这是怎么回事?明明灌了朱雀丹毒,怎么一点事没有。

  凤卿已徐徐上前,恭身道:“臣女凤卿见过陛下。”

  容澈望着凤卿脸上的灰色蜘蛛,生生的被吓得倒退了两步方站定。

  “你,起来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天天想和离》

第5章 她也回来了吗


  凤卿起身,笑望着对面的容澈,身材不算高,略有些清瘦,面容俊秀,举手投足间不够大气,有些微的畏缩,这位就是大晏新帝吗?

  凤卿打量了容澈,又掉头望向身侧的容翎,绝美的五官,松竹般挺拔的身姿,举手投足威仪天成,光是一个眼神便叫人心生忌惮恐慌。

  这两人明显的是这位摄政王殿下要危险得多,所以她还是入宫为好,等入了宫再想办法脱身就是了。

  大殿内,容翎已懒得再多做纠缠,沉声道:“陛下,既然两个人上错了花轿,现在把人换过来就是了。”

  这下容澈的脸色变了,换过来?他要娶这个受了咀咒的女人,怎么行,不行,他不同意。

  容澈没来得及说话,身后忽地响起一道微哽的声音。

  “姐姐。”

  一个身着火红嫁衣的身影从大殿一侧走了过来,她一过来便眸中含泪的望着凤卿,慢慢道:“姐姐,今日之事是你的手笔,是不是?你爱慕王爷,所以乘乱动了手脚,上了摄政王府的花轿。”

  凤卿抬眸望向凤瑶,这位别人口中的大晏第一才女,才高人美,凤卿打量几眼,确实长得挺好看的,不过也并不是什么难得一见的美人。

  不过聪明倒是真的,一照面,便把今日所有的过错推到了她的头上,只可惜她已不是她姐姐。

  凤卿浅笑开口:“妹妹这话恐怕说错了,明明是妹妹爱慕陛下,怎么就成了姐姐爱慕王爷了,我身为靖安候府的大小姐,几乎从未出过府邸,怎么爱慕王爷,我连王爷的面都没有见过几次,倒是姐姐总是听妹妹念叨着陛下。”

  “何况姐姐在靖安候府的地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就算有心,只怕也没那个力。”

  大殿内,女子语调轻快的说着,殿内几人的脸色却微微的变了。

  容澈心里闪过一丝慌乱,心里对凤卿更是恼恨异常,这女人往常不是一直很卑怯吗?话也说不了几句,今日是怎么回事?

  凤瑶听了凤卿的话,脸色一瞬间闪过惨白,心内更是惊惧不已。

  凤卿怎么会忽地变了一个样,这样的她和前世那个当了皇后的她几乎一模一样的,难道她也重生回来了。

  不,不会的。

  凤瑶意念落,努力的镇定心神,总之,她不会把皇后之位让给她的,她才是皇后,大晏朝最尊贵的女人。

  凤瑶想着,眼泪流了下来:“姐姐,你怎么能如此冤枉妹妹呢,枉妹妹平日对你那般好,你竟如此恩将仇报,再一个这大晏朝的女子哪个不爱王爷,不想嫁给摄政王殿下,偏姐姐说不爱慕王爷,这怎么可能?”

  凤瑶话落,殿内的人齐刷刷的望向了凤卿。

  这一回不但是容澈和容翎,就连殿内的几个太监和宫女也都望向了凤卿,摆明了不相信凤卿的话。

  这大晏朝女子最想嫁的男人不是当今陛下,而是当朝摄政王殿下,所以很显然的这位凤家大小姐说谎了。

  容澈很快反应过来,接了凤瑶的口:“凤卿,你好大的胆子,先是用手段上了摄政王府的花轿,眼见着计谋败露,竟然把这事栽脏给你妹妹凤瑶,其心可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天天想和离》

第6章 不同意换人


  容澈恨不得立刻下旨,把凤卿这个祸害拉下去杀了,这样就一了百了,再无后患。

  可惜他话未说完,大殿一侧的容翎开了口:“陛下,还是先把人换回来吧,要杀也是以后的事情了,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这事闹出去,皇家就成了笑话,至于这两个女人,谁是谁非,要杀要剐都是以后的事情。

  容翎话落,容澈和凤瑶的脸色齐齐的变了,凤卿倒是冷笑着沉声接口道:“臣女愿意立刻换人。”

  凤瑶听了凤卿的话,蹙眉望了新帝容澈一眼,又掉头望向摄政王容翎,她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这位摄政王殿下。

  这一看只觉心神大乱,心怦怦的跳得很快,摄政王殿下果然不亏是大晏第一美男子,长得竟然如此好看。

  刀削斧刻的绝美五官上,斜飞的黑眉,一双凤眸深不可测,凤眸之下是朱鼻丹唇。

  这神容真正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精致,看了让人怦然心动。

  这个人可是太后下旨赐给她的夫婿啊,凤瑶越看越惊艳,本来坚定要当皇后的心控制不住的乱了。

  她是选皇帝,还是选摄政王殿下呢?

  凤瑶暗自盘算着,越看越觉得难以取舍,尤其是摄政王殿下不但冠绝天下。

  举手投足间更是自带不怒而威的凌厉之气,仿若帝王驾临一般高高在上,让人光是看了便心生怯意,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看了容翎这样的绝色男人,再看自己身边这个,便觉得哪儿哪儿都不满意。

  凤瑶不禁动摇,她若是入摄政王府,从此后可就成为大晏所有女人羡慕的女人了。

  可很快,凤瑶想到了一件事,前世的容翎是个短命的,他很快就要死了啊。

  她入摄政王府,很快就会守寡的,如此一想,凤瑶偏了的心又移了过来,她还是留在宫中当皇后吧。

  凤瑶一边想一边轻声唤道:“陛下?”

  容澈怎么同意换人,凤卿可是受了咀咒的女人,这女人入宫为后,他还有好日子过吗?所以他坚决不同意换人。

  容澈一边想一边担心的望着容翎道:“王叔,此时换人恐有不妥。”

  容翎挑起眉头,眸色深幽的开口:“有何不妥?”

  “花轿入门,堂已拜过,现在再换过来,这事传出去,岂不是让我皇室成为天下笑谈,不若将错就错,到时候对外就说,忙乱中花轿抬错了。”

  这时候,容澈也不好把事情全都推到了凤卿的头上,眼下先把这事搪塞过去为好,若不然,凤卿纠缠不休的,这人怕是真的要换过来。

  容澈自然不同意换人。

  大殿内,容翎微眯凤眸,眸色深沉的望着对面的容澈,容澈看着容翎若有所思的眼神,心内轻颤,却极力保持着温和的神色。

  “王叔,朕不想皇家成为别人的笑谈,今日这事若是传出半点半风,日后我皇家就是别人口中的谈资。”

  容澈一副为皇家名声着想的样子,容翎眸光幽暗的望着他和凤瑶,两个人哪怕极力的稳定情绪,仍能叫他看出他们很紧张。

  他们这是不愿换回原位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天天想和离》

第7章 灌了毒酒怎么没事


  容翎忽尔轻笑起来,一笑潋滟至极。

  “陛下有心了,既然陛下这样说,臣谨遵陛下旨意。”

  容澈和凤瑶同时松了一口气,可随之凤瑶又觉得不甘心,摄政王殿下怎么轻易就放弃她了呢,他难道不应该坚持迎她回府吗?她可是大晏第一才女,最配他的女子啊。

  凤瑶不甘心,凤卿则面色如土,周身僵硬,难道她还要入摄政王府的门,容翎会不会把今日之事全都算到她的头上。

  凤卿只觉得寒气从脚底窜上来,前面容翎已掉头大步往外走去,眼见着后面的凤卿不动,容翎冷冽的声音响起来。

  “王妃,这是要本王搀扶你吗?”

  凤卿心知此事已成定局,容翎哪怕再不愿,也不想此事闹大,传出于皇家不好的名声,所以她必须入摄政王府。

  只是他心中定然盛怒,他会把这气撒在她头上吗?她会暴毙而亡,还是被远远的送走。

  凤卿心思百转,抬脚跟上前面的身影,一路出玉鸾宫大殿。

  后面,容澈和凤瑶二人则各有心思的盯着走远的两个人,等到容翎和凤卿出了玉鸾宫大殿。

  容澈掉头望向郑安,又望向大殿内的人,沉声命令道:“把殿内的人全都押下去关起来。”

  “是,陛下。”

  郑安惶恐的带人把今日侍候在大殿内的宫女和太监全都带下去关押起来。

  这些人只怕命不久矣。

  太监和宫女心知今日要倒霉,他们发现了皇家的秘辛,只怕要被杀人灭口,一个个惊恐的求饶,不过早被人阻了嘴巴拖了出去。

  身后玉鸾宫大殿上,容澈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掉头望向一侧的凤瑶,焦燥的开口道:“怎么回事?倒底哪儿出了问题,不是说灌了朱雀丹吗?灌了朱雀丹的人,怎么还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

  凤瑶收敛了心中不该有的心思,一脸困惑的开口:“祖母手下的嬷嬷亲自灌下去的,不会有错的。”

  “那她怎么还活着?”

  凤瑶满目深思,不知道哪儿出错了,不过眼下不是追究灌没灌朱雀丹的时候,而是想办法解决现在的困局。

  “我们该怎么做,摄政王殿下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吧。”

  凤瑶话一落,容澈立刻心神大乱,整个人都不安起来,心慌意乱的在大殿上来回的踱步,容澈对于自己的王叔,有一种本能的恐惧。

  既恼他不让他摄政,又恐惧于他的手段,往常他在容翎的面前,都是一副温和的嘴脸,所以这个王叔,对他也很温和。

  可今日的事情,若是让容翎多想了,他会不会出手对付他。

  容澈越想越惊惧,最后眼神阴骜的望着凤瑶道:“今日之事必须要推到凤卿的头上,就说凤卿爱慕摄政王殿下的风姿,不惜动手脚,换了花轿。”

  凤瑶也认同容澈的话,立刻点头:“陛下派人去靖安候府吧,我爹和祖母会安排这件事的,他们不会让这事出任何意外的。”

  容澈听了凤瑶的话,总算心神安定了一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天天想和离》

第8章 臣女害怕王爷


  宫外,摄政王府的马车内,一片冷寒低迷之气。

  软榻之上,容翎轻靠在厢壁上,微睑双目思索今日之事,今日花轿之错,究竟是凤卿动的手脚,皇帝顺势而为,还是这根本就是皇帝和凤家的手笔。

  如果是前者,倒也可以原谅,如果是后者,容翎陡的睁开深若寒潭的黑眸,乌眸犀利如利刃,令人下意识的胆颤。

  马车一侧的凤卿,则飞快的考虑着眼下的局面,她本来想入宫再筹谋的,没想到现在又入了摄政王府,眼下这位爷一定极生气,若是他认定了今日的花轿之错是她造成的,那她也别想活了。

  所以她首要的是让这男人认定,今日之错不是她的原因,是当今皇上和凤家做出来的事情。

  如若摄政王殿下认清这件事,说不定她还能保住一条命,那怕他远远的送她离开帝都也行。

  凤卿想着,掉头望向容翎道:“王爷,今日之事,绝非我的手笔,请王爷相信臣女绝不会做出这种无益于自己的事情。”

  容翎凤眸微开,冷冷卑睨着她,开口道:“可有证据?”

  凤卿怔了怔,这么短的时间,叫她去哪儿找证据。

  “王爷,我没有这样做的理由,入宫我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入摄政王府,我只是王妃,虽然王爷乃天下少有的人中龙凤,可…..”

  容翎望着面前淡定从容的女子,凤眸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这个女人真的是凤家大小姐?她在他的面前,完全没有半点的畏缩。

  要知道他身为大晏摄政王,因处事手段比较辛辣,所以不要说平民百姓,就是朝中的一些大臣,看到他也都不敢直视他,可这个女人面对他,竟无半丝不安,更无半点惶恐。

  容翎一边想一边危险的开口道:“你的意思是本王比不上皇上。”

  凤卿的话嘎然而止,她掉头望向软榻上的美男人,眸中一闪而过的不耐,不过神色依旧沉稳:“我是说我没有这样做的理由。”

  “你爱慕本王,所以换了花轿。”

  容翎眉宇间满是从容自然,似乎自己说的就是事实一样。

  凤卿狠狠的磨了磨牙,这是有多自信啊,一门心思的认定她爱慕他,想嫁他,莫不是以为这天下间的女人都爱慕他不成?

  凤卿一边想一边不安的望着容翎说道:“王爷,臣女真的不爱慕王爷,臣女?”

  凤卿话落,故意轻颤了一下,害怕的垂首道:“臣女害怕王爷。”

  这下他总该相信她不爱慕他了吧,她怕他总行了吧。

  马车一侧的软榻上,容翎绝美的脸黑了,深幽的眼神分外的阴骜,先前胆子那么大,现在才来害怕,是不是晚了?

  “呵呵,你可以装得再像一点。”

  容翎话落,轻靠在软榻上,不再理会凤卿。

  凤卿只觉得无力,她要怎么说,他才相信她,她根本不喜欢他,也没有想嫁他的心,这一切都是容澈那个狗皇帝和凤家搞出来的事情。

  “王爷,你觉得凭我在凤家的能力,能做成这样的事情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天天想和离》

第9章 牙尖嘴俐


  容翎凉凉的扫了凤卿一眼,要说传闻中的凤家大小姐,只怕做不成换花轿的事情,可要是换成眼面前的这一位,倒是有可能。

  凤卿看他的眼神,一眼看穿他心中所想,差点气死。

  “我好好的皇后不做做王妃,你觉得有可能吗?”

  “这整个大晏的人都知道王爷凶残无比,难道我不怕吗?”

  “我?”

  凤卿正辩解,软榻上的人已不耐烦,冷冷低语:“闭嘴,信不信本王让人缝了你的嘴巴。”

  凤卿瞬间安静下来,再不开口说一句话,只在心中狠狠的怒语,容翎,但愿你不要有落到我手里的一天。

  马车一侧的男人,似笑非笑的勾出嘴角,阴沉的开口:“这是在心里骂本王呢。”

  凤卿立马态度端正的表示:“王爷想多了,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骂王爷。”

  “牙尖嘴俐。”

  容翎冷喝声落地,外面马车停了下来,一道恭敬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王爷,进王府了。”

  马车内,容翎身形一动,闪身出了马车,同时扔下一句话:“把马车里的女人关进柴房。”

  后面凤卿一脸的愤怒,这是打算先把她关起来,然后再来个暴毙而亡了。

  “王爷,还没有证据证明今日之事是我做的,王爷不应该把我关起来。”

  凤卿的话并未换来容翎的回应,她一下马车,便有两个人闪身过来拽着她就走。

  凤卿挣扎,可惜身侧拉拽她的两个人,明显是练武之人,力气非常的大,凤卿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最后干脆听话的被他们押着走。

  识时务者为俊者,说不定她还能少吃点苦。

  两个王府侍卫把她一路押送到王府的柴房关押了起来。

  柴房里,大半的地方放着柴禾,只剩下一小半的活动空间。

  凤卿在狭小的空间里来回的踱步,努力想着脱身之计。

  不过很显然的她和那个摄政王殿下说不通这件事,若是她留下,最后的结局,很可能就是落得一个暴毙而亡的下场。

  她好不容易活了一场,怎么能就这么死在王府里呢,所以不如逃走。

  凤卿念头一动,小心的趴在柴房的窗户上往外看,柴房前面有两个侍卫把守着,后面倒是没有人把守,而且凤卿仔细观察过后,发现这个地方很偏僻,根本没什么人,所以要逃走,倒也不是难事。

  她决定了,天微明的时候逃走,那时候是人最容易困倦的时候。

  凤卿做了决定后,本来想睡一会儿的,但怎么也睡不着,头顶上还悬着一把宝剑呢,她怎么睡得着。

  好在时间过得挺快的,眼看着黑夜将要过去了,凤卿终于动手了。

  柴房后面的木头窗户,已不牢靠了,凤卿轻轻的一推便打开了,这也是她先前观察过的。

  凤卿打开窗户后,轻手轻脚的从窗户爬了出去。

  柴房后面是大片的竹林,确实是个适合逃走的好地方。

  凤卿一念落,闪身往西北的方向奔去。

  她只顾着跑跑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形踪早已暴露了,眼见着前面出现了一堵围墙,凤卿大喜,冲过去就往上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天天想和离》

第10章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可惜围墙太高了,她人矮腿短,根本爬不上去,最后她倒退数步,开始利用惯性往前面冲,然后手脚并用的往围墙上爬,好不容易攀附住了围墙,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爬到了围墙上方。

  凤卿松了一口气,正欲往外跳,不想身后响起一道阴骜冷冽的声音:“王妃这是打算去哪儿啊?”

  凤卿吓得抖簌了一下,差点从围墙上栽下来,她急切的掉头,看到身后大片的竹林边,齐齐的站了数道身影,为首男人绝美的面容上,满是寒霜,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眸中寒气四溢。

  凤卿暗叹一声倒霉,随之装模作样的抬头望着半空:“这里真是王府的好地方啊,空气清新,风景宜人,摄政王府果然不亏是摄政王府。”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可惜摄政王殿下完全不买帐,冷漠的开口。

  “本王记得王妃应该待在柴房里,不知何故跑到墙头上去了?”

  容翎话落,也不等凤卿再说话,沉声命令道:“下来。”

  凤卿听了他冰冷的话,生生的哆嗦了一下,本来昨天的旧帐还没有算呢,这又逮住她跑了,他会不会直接命人给她灌一碗毒药啊。

  凤卿想着飞快的望向围墙之外,计算着,她往外面跳的话,能不能跑掉。

  可惜身后的男人看穿她的意图,阴晴不定的冷讽道:“你跑看看,看本王如何打断你的腿。”

  好吧,凤卿听到这话不敢跑了,转回身要跳下来。

  可这一回身,她又发现一个问题,她不敢往下跳啊。

  凤卿欲哭无泪,先前凭着一股气,爬上了围墙,现在气泄了,根本不敢往下跳,而且她怀疑自己从围墙上跳下来,腿说不定要跌断了。

  “王爷,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要和你说。”

  凤卿开口,容翎脸色阴沉的望着她,虽然这女人昨天才嫁进王府,但他已知,她和以往传闻中的女人完全不一样,胆大,心机多。

  容翎身形未动,阴森的望着凤卿。

  凤卿都快要哭了,苦着脸又叫道:“王爷,我是真有事要和你说。”

  容翎懒得和她多纠缠,上前几步站到了围墙下面,凤卿一看他走过来,立刻用力的从围墙上面往下跳,一边跳一边说道:“王爷,你扶我一下啊。”

  她本意是想让容翎扶她一下,这样她不至于摔断腿。

  可惜摄政王殿下眼见着她跳了下来,身形急速后退,凤卿因为没人扶,直接摔了个狗啃泥,死死的摔趴在地上。

  她挣扎着抬头望向头顶上方的男人,这个该死的男人,扶一下会死吗?

  容翎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冷嘲道:“还以为王妃胆子很大呢。”

  他话落,转身便走,一边走一边命令道:“南枫,把她扔进柴房,前后门钉死了,派人给我看好了。”

  “是,王爷。”

  南枫一挥手,身后两个手下上前抓人。

  凤卿知道这一回她算是真的惹恼了这位摄政王殿下,若不自救,只怕要被生生的饿死了。

  “王爷,我有话要说。”

  可惜前面的人步代未停,一路往前面走去,凤卿无奈的叫道:“王爷,等一下,我告诉你为什么我会上摄政王府的花轿。”

继续阅读《皇后天天想和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