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蛮王妃:王爷不好惹最新章节,楚沁,楚潇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娇蛮王妃:王爷不好惹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楚沁
简介:21世纪知名天才设计师,出了意外穿越到了将军府不受宠的嫡小姐身上.想欺负我的听清楚:这个王妃你们惹不起!
角色:楚沁,楚潇
娇蛮王妃:王爷不好惹最新章节,楚沁,楚潇小说免费阅读

《娇蛮王妃:王爷不好惹》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讨债归来


第一章
东离国皇陵。
阴暗憋屈的空间里,楚沁猛地睁眼,身上如被碾压一样的痛感提示着她还活着的这个事实,她在车祸中死去,却魂穿到了别人的身体上。
脑子像炸裂一般涌入一道记忆,将军府嫡女楚沁,因着一个嫡女的身份便被庶妹嫉妒陷害,关到皇陵中惨遭折磨而死。
像是看了一部电视剧,楚沁被一堆下人压着脑袋像狗一样吃地上的嗖饭,被人冤枉偷东西而挨五十板子躺在柴房中瑟瑟发抖,脑中的画面让楚沁有如亲身经历,那些被冤枉被侮辱的画面让她嘴角越发的冰冷,“原主,你安心的去吧,我既然占了你的身子,你的仇,我一定会为你报的!”
话音刚落,便听到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两个妙龄女子出现在楚沁眼前。
楚涵满眼冰冷地看着楚沁,“贱人就是命大,这样都没死!”
一旁的楚潇嘴角噙着幸灾乐祸,满脸的阴寒。
“没死又如何?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了,二姐,不如我们找个乞丐过来,让我们的大姐姐在死前也风流一把?”
“找个乞丐都便宜她了,这个贱人,只会挡我的路,我真想把她碎尸万段!”楚涵说着,满脸的愤怒,这么多年,楚沁这个贱人一直压在她头上,明明自己比她好看,比她有才,可周围人看到的永远都是她庶女的身份,这让她怎么咽的下这口气?
“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免得最后查到我们头上,还是算了,不如我们就把她关在这里让她自生自灭,何必脏了咱们的手呢?”
两人窃窃私语着,丝毫没有发现一旁的楚沁已然无声无息地到了跟前,欺身而上,拉住楚涵的头发,狠狠地拉拽到地上,“想让我死是吗?那你们也下来陪我吧!”
皇陵中阴暗不明的光线加上楚沁狼狈的脸,倒像极了一个地狱中来讨债的恶鬼!
楚潇想上前帮忙却被楚沁步步紧逼,一招一式间右手已然带上了楚潇的血,此时楚潇也顾不得旁的了,跑到楚涵身边拉起她就走,“二姐快走,楚沁是鬼,恶鬼来讨命了!”
地牢门被“咚”的一下关上。
楚沁看着密闭的地牢,细细观察着烛火的晃动,心尖一轻,还好是通风的,不然没有氧气,还真有可能憋死在这里!
这两个贱人以为把她关在这里她就会死在这里吗?
真是笑话!好歹她也是世纪堂堂设计圣手,这些皇陵地牢的架构她早就研究过了!
楚沁在皇棺周围绕了几绕,很快便找到了一处因为时间久远而有些松动的墙壁,随后又找了绿矾和其他几种材料兀自鼓捣着,没一会儿,剧烈的味道便散了开来。
看到自制的硫酸成品,楚沁嘴角轻勾,马上就要成功了,只要把这些硫酸泼到那本就松动的墙壁上,她就要重见天日了!
“嗤”的一声,硫酸腐蚀墙壁的声音,墙壁慢慢裂开了一道切口,足够一人通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蛮王妃:王爷不好惹》

第2章 初遇


楚沁从裂口爬出,只是她还没高兴够,下一秒,脖子上就多了一柄冰凉的剑,只要稍稍一动,大动脉就会被划破,“大侠,大侠手下饶命啊!”
男人面色深寒,看着楚沁的眸子里满是探究,“你是谁?为何会在皇陵?”
“大侠饶命!我是将军府的嫡女,我叫楚沁,如今此番境地皆是后院庶妹陷害,不是有意冒犯,大侠能否饶了我?”
楚沁急急地说完后才抬头,在看到那张烟尘不染的脸时微微一怔,这世上竟然有这般好看的男子!
雀扇般的睫羽下是一双狭长的凤眼,此时轻佻远山黛眉,看着她满是怀疑,“你说你是将军府的嫡女,那你被关进了地牢却能逃出来,我如何相信你不是别国的奸细?”
楚沁一听人家是因为这些怀疑她,顿时就自傲起来,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天才设计师,岂会被这些小儿科问题难倒?
“这有什么可逃不出来的,皇陵地牢虽说只有一个出口且被封死,可在建造上难免有漏洞,这么多年的潮湿侵袭,墙壁自然有疏松,我再用陪葬品做了些硫酸,一泼这不就出来了嘛!”
“硫酸?那是什么东西?”沈君泽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对这个新鲜的词儿很是好奇。
“额,这个还真是说来话长。”楚沁边说着边小心地躲过脖子上的长剑,“咱们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
“长话短说,就是一种能腐蚀任何东西的毒药。”
话音刚落,楚沁又觉得身边的空气都冷了几分。
“你是毒师?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你的幕后主使又是谁?”沈君泽说着,手上的剑蓄势待发,似乎下一秒就能结果了眼前之人。
“不不不,我是一个设计师,也就是盖房子的,我帮你盖房子如何?”
“你为何要帮我?”
“其实也不算是帮你吧。这是一个交易。我帮你盖房子,你带我出去!若是我没猜错的话,皇陵外肯定有很多士兵把守吧,若是我自己这么贸贸然出去,肯定会被杀了的。”
沈君泽挑眉,看着眼前这个娇小的女子,眼里兴味渐浓,这个女子是他见过的第一个敢跟他谈交易的,真是大胆的有趣!
“这个答案不够吸引我!还有什么其他的好处吗?”沈君泽抱臂而立,看着眼前的女子,一脸的傲娇脸。
楚沁顿时就炸了,她好歹也是天才设计师好不好,在21世纪多少人求着她设计房子,她还要看心情做不做呢,如今上赶着给人家盖房子人家竟然不稀罕?
楚沁运了运气,压下心间的怒火。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口气,她忍了,遂又提起满脸的笑意,“不如这样,公子救了我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我就以身相许如何?”
沈君泽闻言,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楚沁,随后瞪大了眼睛,“你这不是报恩,是恩将仇报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蛮王妃:王爷不好惹》

第3章 桥有问题


楚沁气的跳脚,她哪里有这么差,这男人是要气死人吗?
她低头看了看,看到胸前的一马平川时,顿时扁了扁嘴,好吧,这个身体才14岁,确实小了点。
沈君泽看着楚沁的一脸懊恼,嘴角勾起一抹轻松的笑意,随后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楚沁向外走去。
“既然说了以身相许便走吧!正好我身边还缺个丫鬟!”
竟然让她当丫鬟!
楚沁恨恨地咬了咬嘴唇,她若不是现在挣扎就会掉下去摔个狗啃屎,一定狠狠咬住这个男人的手!
一路无话,楚沁便没话找话,“喂,你是谁啊?”
“不问我是谁就这么放心跟我出来?”沈君泽嗤笑一声,觉得这女子十分有意思,若说笨吧,偏偏能从没有出口的皇陵逃出来,若说是聪明吧,偏偏又愚笨的可以!
“能出现在皇陵的无非也就那么几种人,让我猜猜,你不会是个王爷吧!”
沈君泽身姿一定,代他回答的是高高在上的君王府匾。
他负手而立,满脸的傲气,本以为这个女子会因为他的身份吓到,诚惶诚恐地跪在地上给他请安,却没想到楚沁眼里冒了光一样地看着君王府,喃喃自语着,“我有生之年竟然站在了真正的古迹门前,甚至还有可能参与期间!只是建造的这么气派得花多少钱啊!”
边说着,整个人已经到了君王府门前的看门狮子前,“这竟然是全金的,真是财大气粗啊,不知道抠点下来能不能卖钱!”
沈君泽一脸黑线地听着,这个女人能不能忌讳点?
他本人还在这里呢,就说要抠他家的金子出去卖?
想着,也不禁嘲讽道,“收收,都流口水了!”
楚沁摸了摸嘴角,梗着脖子反驳道,“哪有口水,我是那么贪财的人嘛!真是!”
话音刚落,手袖里掉落的玉石珠串啪啪打响了她的脸。
“你竟然偷皇陵里面的陪葬品?”
沈君泽瞪大了眼睛,这个女子当真是让他一次又一次地大开眼界!
楚沁不待他再开口,朝着王府里面跑了进去,临跑之前还不忘捡起掉落的翡翠珠串,沈君泽皱着眉跟在她身后,看着她无头苍蝇一样的乱跑,刚想说什么,就听到楚沁一脸认真地道,“你这桥建造的不行,只要碰到暴雨,便会是大水淹没堤坝,下面砂石囤积,倒时便是轰塌,功亏一篑!”
沈君泽眉毛皱成了山峰,“你可知这是东离国最好的建造师设计出来的?简直是大言不惭!”
见被人质疑自己的专业,楚沁顿时就收起了之前的玩笑脸色,“最好的建造师又如何,他可能对抗连年大水,可能铸堤分流?”
防洪是中华多年来的困难,而她又汇总了上下五千年建造这一行的精粹,她就不信这个时代已经先进到比她懂得都多了!
“简直是笑话!姑娘说这话难不成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老夫不行,难不成你有办法?”
“我自然是有办法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蛮王妃:王爷不好惹》

第4章 术业有专攻


老头听了这话就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威胁,顿时吹胡子瞪起眼睛来,“若你有办法,那乔某我今日就给你跪下赔礼道歉,若是你不能,却在这里大言不惭,你就得跪下给我磕头赔礼,如何!”
楚沁听着,也没应声,只是兀自说道,“对待大水要开源分流,与其不停地铸堤防洪,不如从根源解决问题。而桥梁可以设计成一个大桥洞,左右两边各自设计两个拱形小桥洞。平时水从大桥洞府,发大水的时候还可以从小桥洞过,这样减轻了流水对桥身的冲击力还节省了石料以及桥身的力量!”
乔老头儿的眼睛也在听着楚沁的话后越瞪越大,随后眼里满是光芒,“乔某我活了这么多年竟然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若是可行,自然是一大利国利民的好事!”
“自然是可行了!”这可是中华上下五千年知识的累计,这个老头儿懂什么!
“怎么样,老头儿你可还觉得我是大言不惭了?可还要我下跪磕头了?”
乔老头被楚沁说的老脸通红,“是乔某有眼不识泰山,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姑娘勿要见怪,我在这里,给您赔礼道歉了!”
老头儿说着,一撩衣摆竟然真的要跪下,楚沁连忙扶起老者,“不过开个玩笑,怎么还当真了呢!”
乔老头儿见楚沁不仅没有恃才傲物,借此机会好好羞辱他,反而给了他一个台阶下,顿时也惊叹此女子的胸怀不一般。
沈君泽一直看着楚沁,看着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和在说话时整个人泛出的自信,轻轻抿了抿唇,“正好近期我王府中在扩建,若是此事交给你你可能做成?”
“自然可以了,我都说了我是建造师了!”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若是出了问题,我让你拿命来还!”
楚沁翻了个白眼儿,“古人都是这么残暴的吗?有事没事就拿人命吓唬人!真是……”
不过她也相信以自己的能力,自是不会出什么差错的!
不过毕竟天才总是有天才的傲气,这么被人质疑她自然是不舒服的!
沈君泽听着她嘴里的喃喃自语,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在说什么?”
楚沁讪讪地笑了笑,“没,没什么!”
沈君泽点头,转身对着一旁的下人说着,“以后楚小姐就是王府的主子,见她如见我,好好伺候着,若有阳奉阴违者,严惩不贷!”
楚沁笑着点头,之前还说什么让自己回来当丫鬟,转头就跟着下人说她是主子,免得她被欺负,这男人,虽然嘴巴毒点,但不得不说,对她还是挺好的!
在下人安排好的房间躺下,楚沁只觉胸腔里的恨意似乎要将她吞没,来自原主灵魂里的恨意,似乎已经与她合二为一。
她强自压下心中不断往上涌的怒火,翻了个身强迫自己沉沉睡去。
今日又累又困,她要收拾好自己,以后再去收拾那帮害她的贱人!
来日方长,将军府后院的那些仇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蛮王妃:王爷不好惹》

第5章 书房风波


许是刚到古代的兴奋,楚沁并没睡太久,天蒙蒙亮就醒了。
一大早就是画出熟悉的建造图,架构,设计,每个位置需要的人工,以及相对应的物料都有详细的标注和计算。
忙了一早才画完,楚沁吹干图纸,兴冲冲地朝着云舒居而去。
刚打开门就看到一个穿着粉色夹袄的女子,瞪着眼睛看着她,“你是哪个院子的丫鬟,竟然如此没有规矩,来王爷书房作甚?”
楚沁皱眉,直觉告诉她,这个女子对她有着莫名其妙的敌意!
“图纸可画好了?”
沈君泽地话解救了她的尴尬,“喏,给你!这只是我匆忙之间画的,有很多东西还不成熟,我们可以在后期遇到的实际问题中边了解边解决!”
沈君泽看着那密密麻麻的标注,先是皱着眉头,随后慢慢舒展开,眼中光芒大绽,“不过一个早上的时间,你就能画出如此详尽的图纸,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本以为是捡来个丑丫头,没想到竟然是块璞玉!”
楚沁一听这话顿时就气炸了,“你说谁是丑丫头啊!你才丑,你全家都丑!听没听说过一句话叫女大十八变啊!我现在还没及笄呢,等我长开了,自然就好看了!”
“哦!是嘛!那本王就拭目以待喽!”
“拭目以待就拭目以待!”楚沁本是赌气说了这么一句,可在看到沈君泽脸上那抹似笑非笑的时候,顿时脸上像火烧的一样,腾地一下红了起来。
随后就气不过了,她好歹也是一个开放的21世纪的现代人诶,怎么能被这么一个老古董给嘲笑了呢!
如是想着,手臂直接勾上了沈君泽。
“楚沁,你知不知道你眼前的是谁,你现在这样是不是想死?”
沈君泽自己都没发现,他的语气一贯带着稍稍的清冷,今日竟是被楚沁逗弄的声线里都多了丝气急败坏!
“死?若是死在王爷的床上,那我也算是死得其所了!”柔柔的声线中带着几不可闻的缱绻风情,越是这样,越是撩人。
“是吗!既然如此,本王就成全你!”话音刚落,楚沁只觉得自己整个人直接头屯目眩,被人狠狠地甩在了床上。
完了完了,玩大了!
楚沁面色桃红,刚想说自己是开玩笑的,就被一声惊呼打断了,“你,你们!”
站在门口的小桃手上的茶杯掉落,碎片撒了一地,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床上明显暧昧的二人。
而楚沁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有一瞬间的心虚,马上从床上跳起,状似无事地撩了撩头发,“我能不能请你帮我个忙。”
“说。”
“以后我家的事我一个人无权无势,可能还要多多麻烦你。”
“嗯。”
简单的对白被一旁的小桃看着,气氛分外的尴尬。
“表哥,这么久了,您也饿了吧!有些人就是上不得台面,竟不知关心关心王爷的身体,岂是那等下贱之人能比的上的,这都半天没吃东西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蛮王妃:王爷不好惹》

第6章 小桃


楚沁就是线条再粗此时也明白了小桃这是为了什么,还不是身边这位大神太招风了,小桃小桃,果然是招惹桃花啊!
这表小姐,厉害的很啊!
她那嫉恨的眼神让楚沁觉得,此时沈君泽若是不在她身边,小桃都能扇她一巴掌。
“居然都过了这么久了,咱们还是吃饭吧,吃完再谈。”
小桃上前将楚沁和沈君泽隔开,“姑娘自重!我表哥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可不是什么勾栏巷子里的阿猫阿狗都能一起吃饭的!”
楚沁听了这话顿时脸色就阴沉了下来,刚才她说自己是下贱之人,她都没说什么,自己毕竟是个客人,不能越俎代庖地替人家教训下人,可现在人家都已经欺负到自己头上了,叔可忍,婶子也不忍了!
“你说谁勾栏巷子的妓女呢?我看是什么人眼里就出什么,你就是个肮脏的货色,看周围人自然也是肮脏!你这个丫鬟,怕不是就是勾栏院里出来的吧?是个丫鬟就干丫鬟的事,别肖像不该肖想的人!沈君泽,我看你也该清清身边的人了,别什么勾栏巷子里的阿猫阿狗都能伺候你!”
楚沁故意当着沈君泽的面说出来,看看他什么反应,没想到他脸色越发的冰寒。如此一见,这小桃不会是他的相好吧?自己是不是光顾着出气把金主爸爸给得罪了?
如是想着,说完这一套话,楚沁瘪了瘪嘴,满脸的忐忑。
“小桃,下去!没有我的吩咐不得进来!”
“表哥……”小桃面露委屈,但看着沈君泽面上的说一不二,顿时跺了跺脚,狠狠地瞪了楚沁一眼,随后转身就走。
“我是不是得罪了你的小情人了?”
“小情人?你是说小桃?”
楚沁没言语,这不明摆着的事儿么!
“她是我表妹,家中人都出了事,来投奔我的罢了……”
楚沁摆了摆手,“你不用跟我解释,反正咱俩也没啥关系……”
虽是这么说着,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有一种陌生的酸涩感,她甩了甩头,甩掉这种陌生的感觉,看向桌上的图纸,“你看看这图纸还有什么问题,我回去再改改。”
两人拿着图纸再研究了会儿,这一研究竟然到了晚上,烛火也不知何时点上了。
楚沁侧脸望向身边的沈君泽,那昏黄光晕下的精致的脸让她呼吸都急促了几分,离得这么近,她甚至能看到他脸上细碎的茸毛,察觉到自己的视线过于热烈,楚沁匆忙收回了自己有些黏连的视线。
“我先回去研究图纸,明日再给你一个具体的二稿!你放心,这个工程我既然揽下了,就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卷的!”
楚沁说完,匆忙就离开了,那背影,有仓皇逃离的匆忙。
沈君泽看着那单薄的背影,竟然发现不过短短一天,他就已经对这位将军府小姐竟然过分关注了!
一夜好梦,楚沁第二日醒来便发现了一件惊天大事,她修改好的图纸,竟然不翼而飞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蛮王妃:王爷不好惹》

第7章 图纸被偷


楚沁顿时冷了脸,她昨日刚得罪完小桃,今日图纸就丢了,若说其中没有什么关联,她真是死都不信!
楚沁冷静地坐在桌前,手上骨节一下一下地敲着桌子,指节分明,泛白,只是空洞的桌子声响显示着主人已经愤怒到极点,可越是愤怒,声音越是平静,她叫来在屋中打扫的丫鬟。
“红杏,我刚来王府,虽说没有厚待你,可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你为何要联合外人这么害我?”
外面的阳光打进来,照得人浑身暖洋洋的,可红杏不知为何,整个人僵在原地,四肢冰冷,冻得她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她突然有种感觉,这位小姐全然知道她的计划!
“小,小姐,你说什么,红杏不知。”
“不知?你会不知?我的设计图就放在桌子上,这屋子里除了你还有谁来过?”
红杏沉着头故作不知,“小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可我确实没有见到过那设计图。”
楚沁笑的越发灿烂,“不知也无所谓,反正不过是一张图纸,我重新画了就是。小桃难不成觉得,偷了我的图纸我就没办法交差了?我真正的图纸,在这里!”
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可随即反问道,“但是这图纸是沈君泽要的,若是没有就耽误了他的事情,你说我跟他说他府中遭了贼,他彻查之下,震怒,发现自己府中的下人竟然阳奉阴违,你说若是你被抓了,那幕后之人可能保住你?你的父母亲人若是没了你,可还能过活?”
红杏被这么一吓,顿时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称罪,“小姐饶命,我错了!图纸是我拿的,可我也是没办法了,我的父母都在小桃手里,我若是不按她说的做,我的父母就都没命了啊!求求小姐念在我也是初犯,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楚沁听着,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怒气值到达了一个顶峰,她本以为这个小桃是对沈君泽有意,所以嫉妒她。
小女孩的心思多少都思春,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她没想到她竟然下作到拿着别人父母的性命来要挟人,以期望达到自己的目的!
她还真是小看了这个女子,如斯手段,沈君泽身边当真是藏龙卧虎了!
“那你就跟着我一起去要回图纸吧,也算是你将功补过了。”
楚沁说完便在前面走着,身后的红杏看着前面昂首阔步的楚沁,回想着刚才她坐在那里的气势,竟然情不自禁地有些腿软,没办法,这楚小姐的气势实在是太强了!
“小桃,把我的图纸交出来!”
小桃不紧不慢地出来,看到一旁抽噎的红杏时,眼里闪过一道惊讶,但很快就掩饰掉了。
“楚小姐这是干什么?我可没见到过你的图纸,你可千万不要贼喊捉贼!”
好强的手段!刚上来就给自己扣了一个大帽子!
楚沁也不废话,对着身后的下人说着,“来人,去小桃的屋子里搜图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蛮王妃:王爷不好惹》

第8章 破案


小桃一听也惊了,伸出手来拦着不让人进去,“你凭什么搜我的院子?”
“就凭你嫌疑最大!”楚沁说完,对着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
下人得了命令直接冲进了小桃的屋子。
小桃也开始叫骂起来,“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天天缠着表哥,不要脸的狐媚子!狐狸精!”
“狐狸精?那我谢谢你这么夸我!做狐狸精还要有狐狸精的资本呢,不像有些人,白给人家都不要,就是卖进了妓院也是个下等伺候人的货色!”
小桃哪里说得过楚沁这么嘴皮子溜得,当下脸色都憋红了,“你这个贱女人!”
话音刚落,就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啪”
院子里的众人看着突然出现的沈君泽都愣住了。
就见他站在站在院中,周围的气温都因着他身上的冷寒而降了几度,“就你也配骂楚小姐?你知不知道她是将军府的嫡女?”
“什么!”
“真没想到楚小姐这么平易近人身份竟然这么高!她这两日对我们下人很客气呢!”
沈君泽听着院中人的议论,看向楚沁,似乎是在向她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楚沁正在气头上,也没言语。
此时搜屋子的下人也出来了,手上举着图纸,对着楚沁道,“小姐,图纸我们找到了。”
楚沁对着沈君泽颔首,“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你自己看着办吧!”
“家有恶女小桃,不服管教,犯了偷盗之过,逐出府去发卖了!”
小桃一听这话顿时泪眼朦胧,“表哥,小桃错了,小桃也是一时想不开,左了心思,你就饶了奴婢这一次吧。”
沈君泽抬头望天,一个眼神都不给小桃。
他与小桃本无感情,不过是看在她家中无人的份上睁只眼闭只眼罢了,今日她这般嚣张,着实让他厌恶。
小桃见状也害怕了,被大户人家发卖出去的人不会有好下场,况且她是犯了偷盗之过,正常人家都不会要她。
单不说这些,就算是真的有人要,又哪里好过这君王府中一等一的表小姐威武又风光呢?
如是想着,见沈君泽不搭理她,她转而跪趴着来到楚沁身边,“楚小姐,是我狗眼看人低,是我不该嫉妒你和表哥独处一室,都是我动了不该动的心思,你帮我求求情,饶过我这一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楚沁也是个嘴硬心热的人,见小桃这么可怜也不禁动了恻隐之心,“要不这件事就算了吧,我现在也不生气了。”
谁知沈君泽竟然是铁了心思,“不行,我身边不会留存着别的想法的丫鬟,带走,发卖了!”
楚沁看着一旁屹立的沈君泽,凑到他身边,“沈君泽,你今年二十有几?可有妻妾?”
“二十五,无妻妾,怎么,你有想法?”
“想法确实有一个。”
听到这话,沈君泽不知为何,心尖竟然漏下了几拍,追问道,“什么?”
“你堂堂一个王爷不会是个断背山吧?”
沈君泽脸色变了几变,整张脸都黑了,顿时气急败坏,“楚沁,你是不是想死!”
继续阅读《娇蛮王妃:王爷不好惹》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