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颖《恨君不懂相思意》叶颖,沈疏寒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恨君不懂相思意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叶颖
简介:“叶颖心,若是成宇能活过来,看见你现在这幅贱样,不知他会作何感想?”男人不耐烦地扯掉了自己的领带,抬腿将她压在身下
她身上的礼服被撕得七零八碎,只能匍匐着,瑟瑟发抖
....
角色:叶颖,沈疏寒
叶颖《恨君不懂相思意》叶颖,沈疏寒小说免费阅读

《恨君不懂相思意》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你不是最喜欢露吗


“叶颖心,若是成宇能活过来,看见你现在这幅贱样,不知他会作何感想?”

男人不耐烦地扯掉了自己的领带,抬腿将她压在身下。

她身上的礼服被撕得七零八碎,只能匍匐着,瑟瑟发抖。

“阿寒,外面都是人,你放了我吧……放开我!”

无论叶颖心如何哀求,他都无动于衷。

一直以来,沈疏寒都是如此,眼神凉薄地看着这个女人,用这世上最鄙陋侮辱的言语来刺激她。

然后,一次又一次,提起沈成宇——

每一次,都是剜心之痛。

“我弟弟死了,你怎么不去死呢?”

他拽着她的头发,迫使她抬起头来。

一场疯狂的情事结束,沈疏寒将她如垃圾一般丢了出去。

她被关在房间外面,恐慌不已。

现在,外面都是记者,要是她这个样子被人拍到了,后果不堪设想。

“阿寒,你让我进去,求求你……”

她身上的礼服早已被撕扯得不成样子,遮得住上面就遮不住下面,如何能够出去见人?

可是,里面的人,却只发出一声冷笑:“你不是最喜欢露吗?这样出去,不是正好?”

叶颖心知道,沈疏寒是最看不上她的职业的,因为她是一个秀场模特,在镜头前展露自己的身材,是她的工作。

可是,他也不能在宴会前对她做这种事!现在一楼大厅里可全都是记者!

叶颖心敲不开那扇冰冷的房门,万般无奈之下,只好赶紧捂着胸口跑进了一旁的洗手间。

幸好手机还在身边,她赶紧给自己的好友陆思涵发了一条短信:“思涵,我现在在宴会厅二楼的洗手间,你能不能给我送件衣服过来?”

十几分钟之后,洗手间门口响起一个清丽的女声:“颖心,你在哪儿?”

她赶紧伸出手去:“我在这儿!先把衣服给我吧!”

陆思涵看着她换下来的支离破碎的礼服裙,大吃一惊:“你这是做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沈疏寒他……”

她哽了哽

,没有再说下去。

叶颖心垂着头,并没有发现,陆思涵在听到沈疏寒这个名字之后,眼中闪过的那抹厉芒。

“思涵,谢谢你。”

“有什么可谢的,谁让我们是好姐妹呢!”

她挽起叶颖心的手,跟她一起走出了洗手间。

宴会早已开始,沈疏寒显然已经入场,她从侧门那边走了进去,刻意避开了媒体记者。

一场商务宴会结束得十分圆满,她远远望着沈疏寒站在人群中心,与人觥筹交错。

而她,则只能站在最角落的位置,根本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

或许,他们本来就应该是两个世界的人。

若是沈成宇没有死,她和他,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后来的那些纠葛……

一想到沈成宇,叶颖心不由得又是鼻尖一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恨君不懂相思意》

第2章 艳照事件


第二天。

叶颖心今天本来有拍摄的工作安排,临出门前却被告知不用去了。

她**得奇怪,陆思涵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颖心,你怎么回事啊?”

“什么?”她一头雾水。

“你还没看过新闻?”

叶颖心这才赶紧去看网上的新闻。

“叶颖心艳照”、“叶颖心与沈姓富商不得不说的二三事”、“模特新秀叶颖心上位史”等词条,竟然占据了热搜榜单上的前三名。

她心里咯噔一下。

点进热搜第一的词条,她赫然看见,自己昨天在宴会厅走廊里衣衫不整的照片,被人打了码挂在网上!

而底下网民的评论里,到处都在疯转无码版。

昨天她在走廊里被沈疏寒扔出来时的样子,终究还是被拍到了。

虽然被拍的照片并没有露出什么隐秘部位,但是这样大尺度的裸露,足以让她社会性死亡。

这些是怎么被人拍到的?

难道……是沈疏寒故意的?

“颖心,我觉得这也太奇怪了,昨晚是很多记者,可是二楼的VIP休息室,安保那么严密,记者怎么可能上的去?怎么会被人拍到?”

电话那头,陆思涵帮她分析着。

她握紧了手机,沉声冷笑:“答案还不昭然若揭吗?”

除了沈疏寒,昨天还有谁去过二楼VIP贵宾区?

除了他,还会有谁?

“就为了让我身败名裂,他真是,不遗余力啊。”

挂了电话之后,叶颖心直接打了辆车,往沈疏寒的办公室而去。

沈疏寒似乎正在开会,在办公室里将公关部长骂了个狗血淋头。

叶颖心进去的时候,正好是他骂完了,让所有人都滚的时候。

看见是她,他愈发没有好脸色:“你来做什么?给你的钱不够吗?”

“你……为什么要把那些照片……”

话才说了半句,她就忍不住红了眼眶。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如此折磨她?难道非要她身败名裂地死了,他才会满意吗?

沈疏寒脸色铁青:“叶颖心,你现在是在我面前装可怜?”

他一大早就看见了那几张照片,也看见了网络疯转的情况。

若只是她一个人的艳照那也罢了,偏偏扯上了他的名字。

现在,全网都知道她叶颖心是个靠身体攀上沈疏寒的女人了。

就连她那根本不起眼的模特事业,也被说成了沈疏寒扶持上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恨君不懂相思意》

第3章 只能乖乖听话


“叶颖心,为了跟我的名字绑上关系,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我没有……”她连忙否认。

明明是他蓄意用照片来羞辱她,他怎么还能倒打一耙,说是她故意的?

看见她这幅模样,沈疏寒的怒气更大。

公关部门即使花了大力气去压新闻,可那几张照片已经传得到处都是,根本没法短时间内全部删掉。

而现在,这个女人居然还有脸来自己的面前。

“如果你以为,公开了从我的休息室里走出来这种照片,就能够趁机上位,最好收起你的这份心思。”

“你……”

“叶颖心,你就是个见不得光的女人,这辈子,也别想跟我的名字沾上半点好处!”

羞辱的话如针一般刺进心口,她不由得苦笑出声。

是她活该,甘愿当他的女人,怎么样都得承受着。

手机一直在响着,从刚才她过来的路上开始。

她不敢去接任何电话,也不敢去看任何消息。

那些合作商、品牌方,因为她的这一段丑闻,都要解约。

而违约金是天价,以她现在的能力,根本就无法偿还。

沈疏寒当然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她此时此刻的窘迫。

他冷冷道:“我替你去补那些违约金,倒是也可以。”

她一愣,其实,她原本并没有求助于他的意思。

但是现在,能够帮她的而且有这个财力帮她的,也只有沈疏寒了吧。

“叶颖心,你没有别的选择。”

她紧紧攥着拳头,露出一个苍白的苦笑:“你当然不是无条件帮我的。”

所以,他的条件,一定无比苛刻。

沈疏寒一声冷哂:“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

他眼中寒芒一凛,长臂一揽,就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前。

叶颖心没能站稳,一个趔趄,跪坐在了地上。

她想要爬起来,却听到他的声音冷冰冰兜头而下:“跪着。”

好,跪着就跪着,反正在他面前,她从无半点抵抗的余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恨君不懂相思意》

第4章 我可跟你这种女人不认识!


他拉着她的手,一直往下。

察觉他的企图后,叶颖心整张脸都红了,想抽手,沈疏寒却按紧紧的,薄唇扬起一抹笑:“叶颖心,还记得你的身份吗?”

“阿寒,你别这样……”叶颖心哀求。

让她躲在桌子底下那个已经够羞辱她了,他怎么还不放过她?

“你忘记合同上是怎么写的?”

他的话,让叶颖心浑身冰凉,连抓着他的手也一点点僵了起来。

当初,沈疏寒拿着合同来,她完全可以不签,只是,她还爱着他,哪怕只能用这种方式留在他身边,她也愿意的。

咬了咬唇,叶颖心颤声道:“我,我做……”

事后,叶颖心倒在他怀里,大汗淋漓。

沈疏寒则是满脸阴沉。

明明这女人只是一个玩具,他却像以前一样,一次次又栽倒进去!

沈疏寒直接将人从身上丢了下去,理了理衬衫,待叶颖心从地上爬起来,那模样要多了狼狈又多狼狈。

他拿了张支票,写了金额,塞到她手里的同时,附在她耳边道:“你让我有些倒胃口,拿着我的钱,去医院看看吧!”

叶颖心撑不住,几乎倒在地上。

明明她始终只有他一个男人,为什么他要次次这么羞辱她?

……

一连三天,叶颖心都没有再见到沈疏寒。

若不是沈疏寒替她解决了那些绯闻,付清赔偿金,她都以为沈疏寒把自己当垃圾般丢弃在这栋公寓里。

沈疏寒打电话过来:“准备下,我晚上过去吃饭。”

什么?

接到电话时,叶颖心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他怎么会突然想到来这吃晚饭,还要她做?

不等叶颖心回什么,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她这段时间都是外卖,沈疏寒说回来吃,就意味着她要做饭,叶颖心只好换了衣服,打车去超市。

挑选食材时,叶颖心心情还有些复杂。

哪怕过了这么多年,她依旧将沈疏寒的喜好记得清清楚楚,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这些仿佛在她脑海深根蒂固。

叶颖心伸手正准备将最后一盒荷兰豆放进推车里,却被另一只手按了下来。

“不好意思,这盒荷兰豆能不能……”

客气的话还没有说完,她整个人就僵住了,看着面前的贵妇,身子一点点僵了下来,手也慢慢松开,嗫喏着:“伯母。”

沈母看到她本来脸色就冷了,听她这么喊,眼神立刻厌恶,冷冷道:“别喊我伯母,我可跟你这种女人不认识!”

原以为三年前那一出戏,自己儿子跟她早就分手了,没想到这个叫叶颖心的那么有手段,回来后,又跟她儿子纠缠在一起!

沈母上上下下看了叶颖心几眼,冷呵一声:“叶颖心,话,我三年前就说的很清楚,配的上我儿子的,绝不是你这种女人!”

唾弃鄙夷的话像是一把刀子插入叶颖心的心口,紧紧咬着唇瓣。

她知道沈母一直不喜欢自己,以前每次去沈家,除了沈成宇和沈疏寒意外,其他沈家人根本不给她好脸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恨君不懂相思意》

第5章 成宇的死,你清楚吗?


沈母还单独找过她,甩给她一张卡,让她离开沈疏寒,叶颖心不愿意,没想到隔天就看到沈母带着沈疏寒去相亲。

她看到沈疏寒笑的很愉悦,似乎对女孩很满意。

叶颖心受不了,在街上转了一圈,崩溃的大哭,沈成宇打电话给她,沈成宇开车过来找她,安慰她。

沈成宇说:“嫂子,不管我妈跟你说什么,你都别管,你要相信我哥是爱你的,你们只管在一起,剩下的事我去解决。”

可是叶颖心没想到,她醒来已经在国外的街头,而沈成宇也死了。

至今,她突如其来的车祸都让她觉得蹊跷。

“伯母。”叶颖心抬起眼看沈母,动了动唇:“成宇的死,你清楚吗?”

沈成宇跟沈疏寒同父异母,沈疏寒接纳这个弟弟,但是他是第三者所生的小孩,又是男孩子,始终是正室心中的一根刺。

她听沈家下人说,沈母对沈成宇不是很好。

“成宇的死,不是你最清楚吗?”沈母脸色变了下,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冷冷道:“怎么,你以为我不喜欢成宇,想把罪名嫁祸到我身上?”

“伯母,我不是这意思……”

“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怎么想,我们沈家都不会接纳你!”沈母厉声打断她的话,“呵,你也只配当我儿子的私下女伴,登不上大雅之堂!”

说完,沈母直接转身离开。

叶颖心僵硬的站那许久,直到冷气让她忍不住打颤才回过神。

等她买菜回家,已经六点多,生怕沈疏寒提前回来,急忙煮饭洗菜,还不忘用筷子整理盘面,只为了让他眼里少那么一点点嫌弃。

嘀!嘀!

手机响了两下,叶颖心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摸出手机查看。

是一张彩信,照片中沈疏寒正搂着一个女人,两人举止亲密,叶颖心看的眼眶涩然。

她知道沈疏寒身边肯定不止自己一个,只是看到后,难免会心疼。

叶颖心将饭菜端上桌,等待着。

他说今晚会回来,应该会的吧?

结果,叶颖心等到十点,门那边也没动静,桌上的菜已经凉透了。

叶颖心起身,端起桌上的盘子,将凉透的菜倒进了垃圾桶。

半夜,叶颖心睡得迷糊,卧室门似乎被人大力踹开,惊醒了她。

沈疏寒明显喝多了,浑身的酒气不说,脚步都有些发飘,看到床上的叶颖心,眼神越发冷厉,让叶颖心浑身打冷颤。

“阿寒……”她话还没说完,直接被沈疏寒揪着头发从床上拽起来,一路拖到浴室,狠狠扔进浴缸。

叶颖心被砸的手臂发疼,刚刚撑着爬起来,沈疏寒就进来了。

“阿寒求求你,别这样……”叶颖心求饶着,浑身颤抖。

上次他那么凶狠,她上了药还没完全恢复,实在再经不起他的摧/残了。

“别怎样?叶颖心你忘记你的身份了?”沈疏寒冷笑。

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被撕裂,叶颖心脸色瞬间惨白,几乎撑不住。

沈疏寒将她身子捞进怀里,话里带着怒意:“叶颖心,你为什么要回来?告诉我,死在国外的街头不好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恨君不懂相思意》

第6章 成宇的忌日


为什么要在他要忘记仇恨,忘记她时,又突然出现?

为什么?!

叶颖心脑袋昏昏沉沉,完全听不到他在耳边说什么。

他的毫无怜惜让她浑身发颤,手脚越来越冰凉,后来撑不住,晕了过去。

叶颖心是被冷醒的。

等再次睁开眼,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天空灰蒙蒙的一片,下着大雨,而她趴在草地上,透过模糊的视线,看到面前的墓碑。

照片上的年轻男人笑的温柔,就连目光也是那么温柔。

是沈成宇。

叶颖心不明所以,望向沈疏寒。

沈疏寒只是冷冷笑着,拽着她胳膊,将她往墓碑前拖,“你在国外过的那么逍遥快活,当然不知道,今天,是成宇的忌日!”

“阿寒,你相信我。”叶颖心狼狈的爬起来,“不是我害死成宇的,我把他当做亲弟弟,怎么会那么做?”

“成宇出事的时候,是跟你在一起!”沈疏寒抓着她头发,眼神愤怒。

他永远也忘不了当初从沈母那听到的,叶颖心想出国,以跟他分手的理由从沈母那要了一笔钱,沈成宇去劝她,结果她却嫌沈成宇碍事!

后来,他怀疑,也去查过,果真查到叶颖心账户要有一笔钱,而叶颖心在国外生存,也是靠这一笔钱,心一点点的凉了。

那天,他是拿着戒指,准备要跟他求婚的啊!

只要她再等一个晚上,就是他沈疏寒的妻子,整个沈家都将是她的,为什么要背叛他,拿着钱离开,还要害死他弟弟?

越想,沈疏寒心里越发愤怒,抓着叶颖心的头发,往地下按:“你离开多久,就给成宇磕多少个头,这一辈子,你都得愧疚的活着!”

砰!砰!砰!

额头好像是碎了一样的疼,叶颖心尖叫出声,“沈疏寒,你杀了我吧!”

她真的受不了了!

“你以为我不敢吗!”沈疏寒用力掐住她的脖子。

阴沉的目光掠过她额头上冒出来的鲜红时,他唇线愤怒的收紧。

她背叛了他,害死他弟弟,他早就该杀死她的!

呼吸越来越困难,叶颖心却没有挣扎,苍白的脸转成缺氧的紫红色,心里却平和的很。

死了,她就不用这么艰难的爱他了。

最后,沈疏寒只是将她狠狠甩到地上:“杀你是便宜你,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沈疏寒大步上了旁边停靠的车子绝尘而去。

好一会,叶颖心才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一步步往墓园外走去。

叶颖心硬是撑着,赤脚走回公寓,双脚都流血了,她给陆思涵打了个电话后,再也支撑不住,身子重重倒在地板上……

等叶颖心再次醒来,是在医院,陆思涵见她醒了,急忙去叫医生。

医生过来给叶颖心再次做了检查,说道:“叶小姐,你已经开始退烧了,幸好后脑的伤口没有发生感染,不然真的会危机到你和孩子的命。”

“孩子?”叶颖心愣住了,问:“什么孩子?”

“你还不知道自己怀孕?已经有六周了,不过以你目前的身体,不排除有先兆流产的可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恨君不懂相思意》

第7章 她又有孩子了!


医生后面说什么她都没听到,脑子里都是刚才那句话里的信息。

她怀孕了,却有可能再次失去自己的孩子。

“叶小姐?你还好吗?”医生见她像是失了魂,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却被她反手拉住。

叶颖心声音颤抖的问:“医生,你确定我是真的怀孕了吗?”

三年前,她失去了那个孩子,医生说很可能一辈子都当不了妈妈了,没想到老天爷居然又给了她一个孩子。

“当然,这种事不会错,你好好养好身体,肚子里的孩子才能健康出生。”

“我……我有孩子了!”

激动的眼泪不停滴落,苍白的唇角却颤抖的扬起,她伸手摸上平坦的小腹,灰暗的世界突然多了一束光,她又有孩子了!

“颖心,真是恭喜你。”旁边的陆思涵笑道,唇角笑容却有些僵硬。

她没想到,叶颖心竟然怀了沈疏寒的孩子!

欣喜过后,叶颖心才找回了理智,脸色却变得比刚才还要苍白,沈疏寒那么恨她,不会想要她肚子里的孩子。

想到可能会失去这个孩子,她一把拽过旁边的陆思涵,“思涵,你可不可以帮我保密,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怀孕的事情。”

“当然可以,别忘了我可是你最好的姐妹。”

陆思涵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她不会傻到告诉别人这个女人怀了沈疏寒的孩子。

“谢谢。”

叶颖心不疑有他,低下头面色凝重,为了这个孩子,她必须想办法离开沈疏寒。

……

一连好几天,叶颖心过的提心吊胆,尽可能的不去惹到沈疏寒,每天留下来大/姨/妈的证据,他是个有洁癖的男人,那几天从不会乱来。

这天,沈疏寒依旧留宿在这边。

瞄了眼墙上的钟,眼见越来越晚,叶颖心去厨房倒水,两手颤抖的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药瓶,放了两粒进去。

她已经全部计划好,只要沈疏寒睡着,拿回身份证就可以走了。

叶颖心将睡端去客厅给沈疏寒,沈疏寒目光盯在电脑上,压根都没看她,她忍不住出声,声线有些僵硬:“工作那么久,喝口水吧。”

沈疏寒扭头过来,锐利的目光盯着她,叶颖心心里发颤。

他没看出什么吧?

好在沈疏寒还是接过了那杯水,淡淡道:“我想吃苹果,帮我削个吧。”

“好。”叶颖心起身去冰箱拿水果。

等她端着切好的水果出来,放在桌上的玻璃杯已经空了,沈疏寒明显已经喝完了那杯水,叶颖心也悄悄松了口气。

沈疏寒接过果盘,随意的吃了几口。

过了几分钟,他打了个哈欠,脸上多了明显的困意,将电脑合上,直接起身去卧室睡觉。

叶颖心在外面磨磨蹭蹭,将近半小时后,才推门进去卧室。

“阿寒?”

确定床上的男人已经熟睡,叶颖心才压住狂跳的心口,去书房搜查自己的身份证,找到身份证后,立刻将收拾好的行李箱拖出来。

临走前,叶颖心有些犹豫,摸了摸平坦的小腹,那丝犹豫又变成了坚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恨君不懂相思意》

第8章 她必须离开!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必须离开!

二楼书房里,沈疏寒早已经从床上起来,挺拔的身形站在落地窗前,阴沉的双眼盯着楼下拖行李离开的女人,眼底腾起愤怒。

打车到了机场,办理好值机手续过了安检,广播正在提醒乘客马上就要登机,叶颖心脸上才多了一份真正的放松。

飞机起飞,她和孩子就算安全了。

突然人群中起了一阵骚动,她好奇的顺着骚动的方向看过去,脸色瞬间惨白。

沈疏寒一步步走过来,薄唇像是在笑,可她却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不是笑,而是他怒急之后的表现。

想要脱离,可双腿却像是失去了力气,站都站不起来,直到那道愤怒带着杀气的身影逼近到她眼前,弯腰捏住她的肩膀。

“叶颖心,你以为你能从我手心里逃走吗?还是你觉得,我会让你带着肚子里的东西离开,几年后再用他来威胁我?嗯?”

修长的手指几乎抠进她肉里,她睁大眼睛,眼神变得绝望。

他都知道了!

“阿寒,我没想威胁你,求求你放我走吧!”

叶颖心苦苦哀求着,最后却还是被他赛上车,又回到了那个别墅。

沈疏寒很愤怒,整张脸都是青的,将她狠狠甩在床上。

叶颖心护住肚子,才抬头,他就压了过来,“你以为用这个东西就能骗我吗!”

“阿寒,对不起,我真的……”叶颖心哽咽着,她要怎么跟他说,她上一次意外失去孩子太严重,恐怕再也不能怀孕。

如果再失去这个孩子,她可能永远没当妈妈的资格了啊!

“叶颖心,你有什么资格怀我的孩子!”沈疏寒根本不听她解释。

“不要!不要!阿寒我求求你!”

她哭了,崩溃了,求着他,让他不要这样,沈疏寒却冷冷笑着,一次又一次。

叶颖心只感觉肚子疼的厉害,眼前渐渐模糊。

难道这个孩子,她也保不住了吗?

蓦地,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

沈疏寒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皱眉接通电话。

“什么事?”

“少爷,成宇少爷醒了!”

电话那边的话,让沈疏寒脸色微变。

沈家的二公子对外已经死了,可只有沈疏寒知道,他一直在医院静悄悄的躺着。

“让医生照顾着,我过去。”

带着杀气的摧残突然停止,叶颖心立刻用被子裹住自己,捂住有些疼痛的肚子,警惕恐惧的看向已经穿好衣服的男人。

临走前,沈疏寒瞥了她一眼:“叶颖心,我给你三天时间,去医院拿掉孩子!”

撂下残忍的话,他转身大步出了房间。

好久好久,叶颖心才一手摸上小腹,眼泪控制不住的流……

叶颖心知道沈疏寒说到做到,不会允许自己生下这个孩子,可是叶颖心还想再试试,去找陆思涵帮忙。

“思涵,你帮我离开吧,求求你了!”

“颖心,我也想帮你,可是你知道沈总……”陆思涵很为难,“怕是你还没上飞机,他就把你抓回去了,我根本没那么大本事跟沈总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恨君不懂相思意》

第9章 宝宝,对不起


陆思涵握着叶颖心的手,劝道:“颖心,把孩子拿掉吧。拿掉孩子你至少可以保一命,跟沈总对着干,你会生不如死啊!”

叶颖心拼命摇头:“这是我的孩子,我舍不得。”

“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还怕以后不会有吗?”陆思涵继续劝,眼中却闪着精光,“难道,你非要沈总抓着你去医院?”

叶颖心听着,忍不住哭出来。

她是注定无法保住这个孩子的吗?

第二天一早,叶颖心心情沉重的从别墅里出来,思涵给她约了今天的手术,她已经在医院等自己了。

手指抚摸上肚子,她眼眶忍不住红了,“宝宝,对不起。”

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叶颖心含着泪望着窗外。

出租车在红绿灯却往右拐,叶颖心感觉不对劲:“师傅,去医院不是这条路。”

司机没有说话,提高了车速。

叶颖心甚至不妙,手下意识的去推车门,却被落了锁,她惊恐的拍打车窗,可这条路行人太少了,根本没人发现她有危险。

车子很快在一个破旧仓库前停了下来。

叶颖心死死的拉住车门上的扶手,却被男人一根根掰开手指,抓着她头发将她扯进了仓库里。

仓库里还有好几个男人,个个见到叶颖心就吹起口哨,围了过来。

“你们想干什么?”叶颖心不断往后退,后背贴到墙壁上,冷静道:“我可以给你们我银行卡的密码,只要你们放我走。”

“我们可不要你的钱,只要尝尝叶小姐你的滋味。”

“我是沈疏寒的女人。”叶颖心以为,搬出沈疏寒,这些人会有所忌惮,没想到,几个男人笑的更开心了,甚至,还有男人伸手拍了拍她的脸。

“叶小姐啊,你知不知道,就是沈总让我们带你来的啊!”

见叶颖心瞪大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那男人笑的更大声了:“叶总他说早就受够了你,让我们来陪陪你!”

“不可能!你们胡说!”叶颖心浑身发凉。

不可能是沈疏寒的!

沈疏寒就算再恨她,再怎么羞辱折磨她,他也不会残忍到这种地步。

叶颖心不信,想要跑,却奈何一个人没多大力气,很快变被几个男人压在地上,她拼命的挣扎着:“我给你们钱,你们放过我好不好!”

手臂被抓住,有针刺破了肌肤。

叶颖心这才从震惊绝望中清醒过来,看着已经刺入血管的针头,挣扎的更厉害了,“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好东西,嘿嘿。”

冰凉的液体被推送进身体里,叶颖心觉得眼前的东西突然看不清了,想要吐,可是又觉得好舒服,像是飘到了云上。

毒-品!

“你们给我注射了毒/品?”

她口干舌燥的嘟囔了一句,身体一阵阵痉挛,挤压着她所有的理智。

“操,这就昏过去了,还没开始呢!”

……

“沈少,成宇少爷晕迷了太久,现在虽然睁开了眼睛,可是意识全部清晰起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恨君不懂相思意》

第10章 给我清醒一点!


特护病房里,主治医生小心翼翼的说道。

沈疏寒看了眼病床上刚睡着的弟弟,弯腰将搭在床侧的被子掖好,眼神难得闪过一抹温柔。

“我知道了,好好照顾他,有什么问题第一时间告诉我。”

小宇,你睡了三年,哥不怕再多等几天。

从医院出来,他脸上的温柔才渐渐消散,驱车回了别墅,见到佣人,寒眸朝着楼上卧室扫了一眼,“她人呢,从医院回来了?”

“叶小姐从早上出去就还没回来。”

“没回来?”

沈疏寒脸色一沉,扭头看向外面已经黑了的天色,立刻拨通叶颖心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去给我查医院人流的记录!”重新拨通手下的电话,他脸色更加难堪。

如果叶颖心敢跑了,他一定不会放过他!

几分钟之后,电话再次响起,听到里面的声音沈疏寒脸色稍稍一变,声音比以往都要冷,“给我找到她人,立刻马上!”

……

叶颖心不知道昏睡了多久,身体的空虚和虚弱让她恐慌,低头确认自己身上的衣服还在,她才松了口气。

“终于醒了,一点点的药而已,竟然睡了两天。”

男人走上前,脏兮兮的手指在她脸上摸了一把,叶颖心本能的挣扎,张嘴咬住了男人伸过来的手指。

“操!老子的手指!”

吃痛的叫了一声,她脸上就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死女人,居然敢咬我,一个被别人养着的女人,装什么装,还以为自己有多清高干净!”

男人收回甩她脸上的巴掌,恶狠狠的说完一把撕开了她身上的衬衣。

“不要!”

叶颖心护住身上,浑身跟着颤抖起来,她脸上的恐惧也变成了痛苦,难忍的咬着唇,可痛苦的感觉却越来越明显。

“这么快就犯毒/瘾了,想不想要那东西啊?”

理智喊着不要,可是疼痛的身体却让她难忍的蜷缩在一起,破碎的声音颤抖着,“给我,给我。”

男人们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想要那东西简单,让我们尝尝你的滋味。”

“滚!滚!”

咬紧唇瓣,不让最后一丝理智被吞噬,她挥动着无力的手,想要将眼前的男人都挥开,可随后胳膊大腿就都被手给固定住。

“让我们滚?现在你没得选!”

男人说着就准备解开裤子。

“想爽,是吗?”

带着怒火杀气的声音突然响起,还没看清是谁,刚才要进去的男人就被一记凶猛的拳头打到了地上。

“沈……沈少。”

终于看清楚了来人是谁,男人们都蒙圈了,明明是他秘书打电话让他们做事,怎么打他们?

听到了沈疏寒的声音,叶颖心恢复了一些理智,拖着难受的身体,她本能的逃离,爬上一旁铁锈斑斑的楼梯。

“别过来,别过来!”

沈疏寒见她抗拒的样子,眉头立刻愤怒的皱了起来,修长的腿迈上去,抓住她的胳膊,“叶颖心,下去!”

毒/瘾的折磨持续加剧,她浑身不住的颤抖,眼睛也越来越迷离,“我好难受。”

挥开她拉上来的胳膊,他脸色更沉,“给我清醒一点!”

“阿寒,我真好难受!”

被毒/瘾折磨到没了理智,她苦苦哀求,太痛苦了,她一分一秒都坚持不住了。

沈疏寒被她的样子激怒,抬手一巴掌就甩了过去,下一秒,他脸色却骤然变色。

因为毒/瘾的关系,她双腿早就没了支撑的力气,被他甩了一巴掌,身体经不住愤怒的力气,晃了一下,就朝着梯子下面摔去。

“颖心!”

沈疏寒伸手去抓,却还是晚了一步,她纤细的身体重重摔在地上。

很快,双腿间就有鲜红的血流出,染红了一大片衣服。

继续阅读《恨君不懂相思意》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