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王爷快跑:王妃又凶又野》李璇玑,李璇茵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王爷快跑:王妃又凶又野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李璇玑
简介:

临近午时三刻,艳阳高照
<\/p>

京城里面,发生了一件很轰动的事情,臭名昭彰的李璇玑,终于要被斩首了!<\/p>

被押赴刑场的李璇玑,浑身是伤,穿着囚衣,被官兵带到了邢台跪着
<\/p>角色:李璇玑,李璇茵
小说《王爷快跑:王妃又凶又野》李璇玑,李璇茵完整版免费阅读

《王爷快跑:王妃又凶又野》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斩首示众


临近午时三刻,艳阳高照。

京城里面,发生了一件很轰动的事情,臭名昭彰的李璇玑,终于要被斩首了!

被押赴刑场的李璇玑,浑身是伤,穿着囚衣,被官兵带到了邢台跪着。

周围全都是一些围观的百姓,有人拿着鸡蛋,有人拿着烂叶,纷纷向李璇玑投掷而来。

原本已经狼狈不堪的李璇玑,身上更是脏得要死。

这些,她都已经不在意了,她默默地抬头望了望天空,今日的阳光,特别刺眼,让她快睁不开眼睛了。

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有多眷念这时光,因为等会儿,她的脑袋就要分家了。

她,再也看不到明日的太阳了。

监斩官宣读了判决书,判处李璇玑死刑,即刻执行。

不过,在临死前,允许李璇玑的家属上前最后说几句话,以表仁慈。

上来的是李家二房的妹妹李璇茵。

“璇茵,你来看我了?”李璇玑声音沙哑地问道。

“姐姐,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是舍不得你吧?反正你马上就要被斩首了,我也不怕告诉你,其实这一切,都是我做的。”

李璇茵在她耳边,悄声说了一句,“誉王的母妃,是我杀的,只是你运气不好,刚好撞见,我就顺水推舟,栽赃到你的身上,而且,我还怀了誉王的骨肉,以后,我就是誉王妃了。”

李璇玑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平时对她那么好的璇茵,她竟然如此狠毒!

“为什么……为什么……”

“谁让你抢走了我的誉王,像你这样卑贱的人,早该死了,活该当我的垫脚石!李璇玑,永别了,赶紧去死吧!呵!”

最后那一声冷笑,让李璇玑寒凉到了骨子里面。

她大声喊道:“大人,我是被冤枉的!我不是杀人凶手!我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是李璇茵!”

每个死囚临死的时候,都是要喊冤的,都已经见惯不惯了。

“午时三刻已到,来人,行刑!”监斩官将签牌扔在地上,开始下令。

“我是被冤枉的……冤枉的……”李璇玑之前不知喊了多少次冤枉,可是无人替她伸冤。

她被摁住了脑袋,身边的刽子手拿着一把大刀,喝了一口酒,喷在了刀上。

余光中,李璇玑看到人群底下,李璇茵那阴毒的眼神,是那么的得意。

亮铮铮的刀晃得人睁不开眼睛,李璇玑不甘心!

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有道黑色的身影忽然出现,手中的暗器弹走了刽子手的刀。

“璇玑,我来了!”

是他,夜北辰。

那个不受宠的皇子,那个有隐疾的皇子,那个让她厌恶至极的皇子!

“七皇子,你胆敢劫法场!”监斩官厉声问道。

“今日,我非要救下她不可!”夜北辰一剑砍断了李璇玑手上的铁链,带着她一起跑。

“皇上有旨劫法场者,格杀勿论!”

官兵涌了上来,将他们两人团团围住。

夜北辰带着李璇玑不断与人搏斗,不过以他一人之力,想要从这么多人中劫走李璇玑,无疑是死路一条。

“七皇子,下官再给你一次机会,赶紧放开她回来!”

“不放!”夜北辰的眼神很坚定。

随后,监斩官挥了挥手,弓箭手开始准备了。

无数的弓箭对着他们两人,今日,是插翅也难飞了!

“射!”

无数的箭向他们飞来,好像下了一场密密麻麻的雨一样。

“夜北辰!”李璇玑大喊一声。

夜北辰原本想要带着李璇玑飞走的,终究还是被射了下来。

他把李璇玑藏在后面,自己用身体抵挡了密密麻麻的箭。

李璇玑看到夜北辰的胸膛,插满了箭,她不停地颤抖着,“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来!”

最后,来救她的人,居然是她最不喜欢的七皇子夜北辰!

曾经她最厌恶的那个夜北辰啊!

“因为……你在我心上啊。”夜北辰望着李璇玑,淡然地笑了。

“为了我,你被万箭穿心,值得么?”李璇玑的眼泪一滴滴地落了下来。

“值得,这是我做过,最值得的事情。”

“你真傻……”

“璇玑……没能娶到你,是我一辈子的遗憾,你……你可以唤我一声夫……夫君吗?”

李璇玑泣不成声,原来,这个男人可以用生命来爱她。

“夫君。”

“璇玑,真乖,我……我死而无憾,只是没能救下你……”说完,夜北辰笑着闭上了眼睛。

“夜北辰……啊!”李璇玑抱着夜北辰的尸体,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

刹那间,百姓们看见,刚才还是烈烈炎日,转眼间开始下雪了。

六月飘雪!

无数的雪花纷纷飘零而落,立马将整个京城都染上了一层白。

泪水模糊了李璇玑的眼眸,她恨!

恨自己有眼无珠,恨自己那么愚蠢,恨自己的无用,才会落到如今的地步。

“大人,七皇子已死,快处置了犯人!”李璇茵在一旁提醒道。

监斩官挥了挥手,无数的冷箭,直接射穿了李璇玑的身体。

李璇玑就这样倒在了雪地上面。

你死了,我还有什么理由活着呢!

血,渲染了周围的雪,那么凄美而悲凉。

……

三月的阳光,暖和地射了进来。

躺在床上的少女,朦胧地睁开眼睛。

光……

她看见光了!

她还没死吗?

李璇玑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景象。

这里是她的闺房,她浑身是鞭伤,被抬回来的。

因为李璇茵的设计她与外男在一起,她被父亲李世弘给打得半死,差点丢了半条命。

这……这不是发生在一年前的事情吗?

李璇玑起身出去看了看,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她重新回到了一年前的那天。

“呵呵……呵呵!”李璇玑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小姐,你怎么下床了啊!小姐!”丫头小芸赶紧过来。

“小芸,我还活着……我还活着……”

“是啊,小姐,你身体还很虚弱,还是回去赶紧躺着吧,我给你上药!”

李璇玑回到床上,整理了一下思绪。

她,李璇玑,在京城里面臭名昭彰,是出了名的。

不仅败坏了李家的名声,还与外男在一起私会,丝毫不顾及自己是女儿身。

只要在京城,提到李璇玑的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她的那个妹妹李璇茵,却是大家心中的白月光,小仙女。

她温柔善良,美丽大方,恪守规矩,知书达理,有素质有教养。

想到这里,李璇玑笑了笑,她终于活明白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爷快跑:王妃又凶又野》

第2章 不能再重蹈覆辙


“璇玑……璇玑,你好些了吗?”

说曹操曹操就到。

只见李璇茵身着一袭粉色的纱裙,盈盈地走了进来,那张清纯的脸,看不出来有丝毫的心机算计。

她演技这么好,怪不得上一辈子,被她骗得团团转。

按照事情发展,李璇茵会给她送来一盒药,治疗伤口用的,说用了不会留疤,但其实李璇玑用了以后,身上不仅美好,还烂了,最后留下了很多疤痕。

在大街上,李璇玑的衣裳被牛盲撕烂了,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她身上的丑陋。

“有事儿吗?”李璇玑冷漠地问道。

知道李璇茵的恶毒嘴脸以后,她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璇玑,我已经替你向父亲求情了,你放心吧,父亲只是一时生气,等你好了去认个错,相信父亲一定会原谅你的,对了,这是我给你买的肌肤膏,听说用了以后,身上不会留疤的。”

果不其然,李璇茵将药膏给拿出来了。

“多谢璇茵小姐。”小芸替李璇玑接过了。

“璇玑,你好好养身体,等好了以后,才能再见到你喜欢的誉王殿下啊!”李璇茵一番说辞以后,瞥了一眼李璇玑,这才离开。

“小姐,这璇茵小姐人真是好,府中就属她对你最好了。”小芸在一旁说道。

李璇玑心想,看来这李璇茵的演技真是滴水不漏,连小芸都没有看出一点破绽,一心觉得李璇茵是为了她好。

“小芸,把药膏拿去扔了吧!这件事情不准说出去!”

小芸虽然不解,可是她知道李璇玑的脾气,一向都是很任性的,喜欢胡来,不顾后果。

李璇玑的父亲李世弘是当朝丞相,姑姑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荣贵妃,李家一族,在京城里面,满门荣耀,地位卓然。

一切都很好,可偏偏就生出了李璇玑这样的不孝女,让李家人蒙羞。

李璇玑的母亲王氏,原本是李世弘的原配,但因王氏出生商贾之家,李世弘拜相以后,就嫌弃她了。

后纳了户部侍郎的女儿张氏为二房,张氏手段了得,她母亲曾经是乐人,深得真传,一身狐媚功夫,将李世弘吃得死死的,生了一个女儿,便是阴狠的李璇茵。

如今这丞相府里面的管家大全,也落到了张氏手中。

还有三房周氏,周氏出生不高,是李世弘在外面一夜风流娶回来的。

不过周氏很能生,生了一对儿女,分别是李璇月和李文浩。

这偌大的丞相府,就这么一个男丁,这也是三房受宠的原因。

大房式微,现在府中,就只有张氏和周氏在名争暗斗,恨不得弄死对方。

李璇玑分析了一下目前的情况,按照前世的发展,接下来,李世弘会让她去乡下的别院居住,永远不要回京城。

等到风声过了,再随便找个乡下人家,将她给嫁了!

她嫁的人是一个又丑又老的老头儿,她逃婚了,从乡下逃婚到京城找李璇茵帮忙。

谁知,李璇茵竟然将荣贵妃的死,栽赃到她的身上,害的她被斩首!

她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于是,第二天,李璇玑就去见了父亲李世弘。

李世弘原本是不愿意见她的,是她悄悄的潜入他的书房。

李世弘看着这个女儿,心中一阵厌恶。

“既然你来了,那正好,你如今名声狼藉,丞相府再也容不下你了,你的两个妹妹还没有嫁人呢,决不能让你留在京城,败坏了我们李家的名声,等你好了以后,就去乡下的别院居住吧,到时候,让张姨娘给你找个好人家嫁了。”

李璇玑深知自己的父亲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自私自利,利欲熏心,将自己的前途权势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他根本不会关心自己的生死。

“父亲,我知道我之前做了很多错事,我会改过自新的,我觉得父亲现在应该关心一下自己的在官场上的处境吧!”李璇玑不吭不卑,语气很平淡。

李世弘看着自己的这个女儿,平时在他面前,就好像老鼠见到猫,现在居然和他这样说话,眼睛敢直视他了。

“你胡言乱语什么!”

按照前世的发展,朝中有人参了李世弘一本,说他徇私枉法,勾结外人,收受了大齐使臣的礼物,意图出卖大周的机密给大齐。

皇帝知道以后,十分震怒,立马让人来丞相府搜查,结果真的搜到了来自大齐的东西。

因为这件事情,丞相府差点被灭满门,他差点丢了乌纱帽,要不是荣贵妃求情,让皇帝好好查证一下,李家满门就真的死了。

后来虽然洗清了,可是皇帝对于李世弘,还是有一些猜忌的。

“父亲,敢问您前几日,是否收到一份大礼,拳头大的南海夜明珠?”

李世弘震惊地望着李璇玑,“你……你怎么知道的?”

“父亲,您宠爱璇茵,想必给她看过吧,是璇茵告诉我的,父亲可知,这南海夜明珠来自大齐,私自收大齐使臣的礼物,当今的皇上会怎么看?我劝父亲,还是将夜明珠在今晚送出府邸去吧!要是有人参你一本,后果会怎样?”

……

隔天。

真的有禁卫来丞相府,来时大肆搜查,大家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一阵紧张。

关键这个时候,李世弘也不在府邸里面,只有李璇玑知道是为了什么。

王氏也担心地问道:“璇玑,这到底怎么了?”

“母亲,您放心,没事儿的,咱们快回屋子里面吧!”

王氏虽然不得宠,可是在府中的日子,也过得去,因为王家有钱。

王家在扬州一带是做生意的,当年王家可支持了李世弘不少的钱财。

所以王氏一直都不缺钱的。

不久,李世弘就回来了,他的样子,好像要虚脱了一样,刚从鬼门关走了回来。

“大人,您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何刚才有禁卫来附中搜查!”张氏询问。

李世弘看了看,没有发现李璇玑,便问道:“璇玑那丫头呢?”

“大人,您不是下令,说今日让璇玑回乡下别院住吗?估计在收拾东西吧!”

“让她别收拾了,以后就让她留在府中吧!”

“为什么?”张氏和李璇茵看了看,都不明白。

之前还对李璇玑十分厌恶,现在怎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爷快跑:王妃又凶又野》

第3章 璇玑姑娘请自重


原本,李世弘只是小心行事的,才将夜明珠送出府的,他根本不相信李璇玑说的话,哪里会又那么凑巧,没想到,今日在朝堂之上,真的有人参了他一本。

皇上下旨搜查,结果什么也没有搜到,不然,他真的难逃一劫了。

“我自有我的道理。”

李世弘不愿意多说,张氏也就没问了。

但是母女两人心里一直不爽,这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借口,将李璇玑给赶走,她们母女扶正的日子就不远了,结果出现了这样的纰漏。

……

几日过后,李璇玑身上的伤也好了不少。

李璇茵看到她活泼乱跳的,心里有些奇怪,“璇玑,你的伤好了?”

她明明给了药膏,是可以烂肌肤的,她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是啊,多谢妹妹的药膏,不然都好不了这么快呢!”李璇玑讽刺地笑了笑。

李璇茵当时就懵了,难道药膏环节出了问题?并不是烂肌肤的,而是帮助她恢复的好药?

“小姐,小姐,誉王和七皇子来了!”李璇茵身边的丫鬟着急地跑过来。

听到誉王来了,李璇茵忍不住的开心,她看了看一旁的李璇玑,“璇玑,你最喜欢的誉王来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他啊?”

李璇玑看见誉王,就一副花痴的样子,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还不知道呢,一定会被父亲责骂的!

记得有一次,在宴会上面,李璇玑就表白誉王,喜欢他,想要嫁给他之类的,当时被很多人看见了,京城里面,纷纷说她不要脸,不知羞耻!

“好啊。”李璇玑果然答应了。

不过,她可不是去见誉王的,她想要见他,夜北辰

夜北辰不受宠,至今还没有封号,只是一个卑微的七皇子而已。

不过,夜北辰可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至少,是除了娘亲以外,对她最好的人了。

誉王夜北霄和李世弘谈了一些事情,大约也是关于之前李世弘被陷害一事,这是大齐故意使用的招数,想要离间君臣。

夜北霄是一个很有才的人,长得风度翩翩,为人正直,只是有些时候,容易被人蒙骗,譬如向李璇茵这样的人。

谈完以后,李世弘知道他女儿的心思,而且他也有意,让自己其中一个女儿,嫁给夜北霄联姻,达到强强联合的效果,所以才会让夜北霄来院子里面用茶的。

“誉王殿下!”李璇茵看见他,一脸温柔的姿态,忽略了身边的夜北辰。

誉王看了看李璇茵和李璇玑,微微颔首。

“听说璇玑之前受罚了,现在身子可好些了?”夜北霄问道。

李璇玑与外面男人私会的事情,都已经传到了誉王的耳中,看来这全京城的人,又知道了。

在夜北霄的眼中,他是瞧不上李璇玑的,无才无德,难登大雅之堂,刚才只是客气话而已。

然而,李璇玑并未理会夜北霄,将目光放在了夜北辰的身上。

眼中有些湿意,目光炙热。

她,终于再见到他了。

“夜北辰,你过来,我有话要对你说。”李璇玑直接说道。

众人都傻眼了,以为自己听错了。

李璇玑看到誉王,就好像饿狼看到小白兔一样,恨不得扑上去,绝对不会放弃一个和誉王说话相处的机会。

今日怎么……把人家给忽略了,转向了那个卑微的七皇子。

夜北辰望了一眼夜北霄,便跟着李璇玑上前去了。

李璇茵趁机开始挑拨,“誉王殿下,您说,这姐姐何时和七皇子这般好吗?还将他单独唤走,也不怕影响到自己的名声吗?”

“哼!像她这样的人,还有名声吗?”夜北霄讽刺。

夜北辰看着李璇玑,淡淡地问道:“璇玑姑娘可是有事儿?”

李璇玑二话不说,上前就抱住了他,“有事儿,当然有事儿!”

这一刻,她感觉太幸福了!

上一辈子,她欠了夜北辰太多太多了。

“璇玑姑娘,请你自重。”

李璇玑噗嗤一笑,“行啦,夜北辰,别在我面前装了,你是什么样子的人,我还不清楚吗?你喜欢我,一直暗恋我,偷偷摸摸的保护我,关心着我所有的事情。”

夜北辰:“……”他的眼眸里面,有些许的震惊,有些许的不解。

这丫头以前不是挺讨厌他的吗?

怎么现在,会对他说这些话?

“夜北辰,以前是我不好,从现在你,你给我听着,换我来保护你,护你周全!”李璇玑很认真地说道。

夜北辰则是不以为然,“璇玑姑娘怕是泥菩萨过河吧!”

丞相府水生火热,他不是不知道,李璇玑在府中过得很艰难的。

“你别看不起人,我告诉你,夜北辰,这一辈子,你就是我的人了,是我的夫君!”

“璇玑姑娘,不要胡言乱语,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怎么可以如此大胆!”

李璇玑这番话,实在是让人震惊,女子含羞完全没有了。

不过,夜北辰打心眼里,却是很欣赏的。

“你娶了不就是了?夜北辰,你可一定要等着我啊!”

“七弟,走了!”夜北霄过来喊道。

夜北辰双手作揖,微微颔首,便与夜北霄离开了。

回到皇子府,夜北辰身边的随从凌风问道:“殿下,今日你从丞相府回来以后,似乎心情特别好。”

“有么?”

“有,极少见到您笑,但是今天,你一个人不知偷偷的笑了多少回了。”

“凌风,你说,以前讨厌一个人,有一天忽然间变得很喜欢了,这是为什么啊?”夜北辰想了很久也想不通。

“殿下,您说的是璇玑姑娘吗?”

见夜北辰没有说话,凌风就知道是了。

“璇玑姑娘以前有多么厌恶您啊,现在忽然对您好,属下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阴谋,殿下可别轻易相信。”

阴谋?

但是夜北辰觉得,李璇玑在说这话的时候,是认真的,绝没有半点欺骗。

也罢,改天问问清楚吧!

……

“璇玑,方才你与七皇子说什么啊?非要拉到一边去,好像有什么秘密似的。”李璇茵过来问道。

“想知道吗?”

“想。”李璇茵点了点头。

“想知道我还就不愿意告诉你了。”

“璇玑,你怎么了?为什么最近对我总是这样?我哪里了得罪你了吗?”李璇茵楚楚可怜的样子,真是惹人怜惜。

“你心里不清楚?”

“我……我不知道我究竟做了什么。”

李璇玑瞥了她一眼,“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来告诉你!”

说完,李璇玑见四下无人,一把将李璇茵推入荷塘里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爷快跑:王妃又凶又野》

第4章 妹妹,我来救你了


上辈子,李璇茵可没少设计她,让她滚入荷塘,差点淹死她!

“啊!”李璇茵尖叫一声,在水里不停地扑腾着,“救命啊!救命啊!”

“妹妹,我来救你了!”李璇玑一笑,然后跳入水中,看着李璇茵要浮起来,又将她按下去。

一来二去的,李璇茵喝了不少的泥水,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李璇玑一看,有人过来了,她提着李璇茵的衣裳,将她拖起来了。

“快,救人啊!快啊!”李璇玑喊道。

府中下人赶紧过来捞人,李璇茵被捞上来,还有一口气,只是头发乱了,脸上除了淤泥,还挂了几根水草!

这件事情闹到了李世弘那里,李璇茵哭着闹着,说是李璇玑推她下去的。

“李璇玑,璇茵是你妹妹,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李世弘厉声问道。

反正从来不会问她,只要李璇茵说什么,李世弘就认定错在于她。

“父亲,是璇茵自己失落跌下去的,和我没有关系,我看见了就去救她了,不然,我为什么也浑身湿透了,若是我推她下去的,我又干嘛要娶就她,不知直接让她淹死好了,父亲,冤枉啊! ”

张氏听了,指着李璇玑破口大骂,“你这小贱人!你就是妒忌我们家璇茵,所以才这样做的!你败坏名声也就算了,现在还想让我们璇茵去死吗?你好狠的心。”

李璇玑冷笑,看着李世弘,“父亲,好歹我也是您的亲生女儿,你让她骂我是小贱人,父亲,我是小贱人,那您呢?”

李世弘听了,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闭嘴!”他瞪了一眼张氏。

张氏的确无法无天了,说话一点都不考虑后果。

“你们几个说,可有看见璇玑小姐救人?”李世弘指着几个当时的下人。

“小的看见了,当时璇玑小姐一直喊着救人,还让小的们,先将璇茵小姐救起来。”

有下人作证,李世弘看着李璇茵,眼光里面有怀疑了。

李璇茵又开始哭了起来,“父亲,那是她演的,在这之前,是她把我推下去的,父亲,你要相信茵儿啊!”

“够了!你们两个,都给我跪到祠堂里面去好好反省反省!”李世弘大骂。

李璇玑和李璇茵被关到祠堂里面去了。

李璇茵的脸上,还挂着泪痕,“璇玑,你为什么要陷害我!为什么,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李璇玑冷笑,“好,简直好得很!这些年,我在京城里面,臭名昭彰,哪怕是我丞相嫡女,也没有人正眼瞧过我,我被全京城的人唾弃,都是拜你所赐!”

“你……你在说些什么啊!”李璇茵睁大了眼睛。

也许她也没有想到,李璇玑有一天忽然醒悟了,她怎么全都知道了!

每次李璇玑做错了事情,她就买通人,在外面大肆宣传。

若李璇玑不出事儿,她就让她出事儿,再败坏她的名声。

一桩桩一件件,久而久之,京城里面的人,是越来越厌恶这个嫡出小姐。

“还演是吧?李璇茵,你累不累啊,我警告你,从今以后,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从京城名媛,跌落下来的,也让你尝尝这种被人唾弃的滋味儿。”

李璇玑目光寒烈,像一道寒光射来,李璇茵心中忽然颤了一下。

她暗暗篡紧了拳头,心中恨意滔天。

“李璇玑,你没有这一天的,你活该一辈子被我踩在脚下!”李璇茵狰狞地说道。

“呵!真面目终于露出来了?不装可怜了!不装柔弱了?”

李璇玑这是打算撕破脸皮,正式向李璇茵开战了!

跪了一个晚上,李世弘才允准她们从祠堂出来。

小芸赶紧将李璇玑扶着回院子,“小姐,您快去看看夫人吧!夫人担心你,去求老爷,谁知道,老爷心里烦躁,踹了夫人一脚,夫人当场便晕倒了!”

“什么!”李璇玑大吃一惊。

她这个娘亲虽然没用,可一直都是爱着她的,她绝不能让她受委屈。

李璇玑去看了王氏,王氏脸色苍白,“璇玑。”

“母亲,我来了。”

“璇玑,我箱子里面,还有……还有很多钱,你拿着回扬州去,去投靠你的舅舅他们,这里容不下我们母女,我会跟你父亲说,把嫡出的位置腾出来,他也就不会为难你了,母亲只希望你平平安安的就好,这大宅院里面,不适合我们……”

李璇玑知道王氏都是为了她着想。

前世,王氏也是这么对她说过。

不过,她是个不孝女,骄傲自负,自持嫡女身份,目中无人,经常忤逆王氏,惹得她生气。

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王氏,还跟她大吵一架,说她一定要嫁给誉王,她才不会回到扬州那种穷乡僻壤的小地方。

和京城是没得比的。

这一世,她不那么想了。

李璇玑觉得,扬州一定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地方,她真的很想去。

可是,上辈子她死得那么惨,这辈子怎么会轻易离去?

她必须要李家的人,所付出代价!

“母亲,你放心,我已经不是以前的璇玑了,以后,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

翌日,李世弘从宫中带回来消息,说皇上和荣贵妃已经同意了,准备将李璇茵许配给誉王夜北霄。

李璇茵母女高兴得合不拢嘴

有了誉王未婚妻这个身份,李璇茵愈发的得意了,府中的下人,也开始巴结。

等到李璇茵成了誉王妃,张氏的地位,也必定会得到提升的。

而王氏的病越来越重了,家中请的大夫,一个不如一个。

李璇玑听说,在城外,有一个医术了得的大夫姓胡,他医术了得。

李璇玑便出门寻找了。

听说胡大夫就住在这附近,李璇玑找了又找,都没有瞧见!

“李璇玑,你怎么会在这里?”忽然有人叫住了她。

居然是誉王夜北霄,可真是冤家路窄啊!

“李璇玑,本王知道,本王和璇茵定亲,你心里不高兴,可是你也不用纠缠跟踪到这种地方吧,本王警告你,我最讨厌的就是像你这样的人!一点女儿家的样子都没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爷快跑:王妃又凶又野》

第5章 一起虐渣渣


她还没开口说话,就被一顿训,今日出门是没看黄历么?

“誉王殿下,你自我感觉良好我不怪你,你以为你是香饽饽吗?谁见了都想咬一口,你这样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实在是为人所不齿!”

“大胆!你怎么跟我们殿下讲话的?李家怎么会教出你这样没规矩的女儿,之前你怎么纠缠我们殿下的,你心里没点数吗?”夜北霄身边的小厮路遥骂道。

他真是没见过如此大胆的女子!

“狗急跳墙?你家主人都没说话,用得着你来教训我吗?我就算再不济,那也是丞相府的嫡女,你算什么东西,狗仗人势?”

说完,李璇玑瞥了一眼夜北霄,“誉王殿下,管好你手下的人吧,逾越了。”

“殿下,她……”

夜北霄做了一个手势,路遥没有说话了。

这李璇玑的嘴,何时变得这般厉害了,难道是想要换一种方式来接近他?

夜北霄讽刺地笑了笑,真是一个用尽手段的人!

李璇玑暗叹自己倒霉,怎么就不巧遇上了夜北霄。

胡大夫是找到了,但是他医术高明,想要让他看病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李璇玑拿了钱财诱惑,他都不为所动,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回来了。

结果后来,胡大夫居然自己找上门来了,给王氏看了病,李璇玑**得心里纳闷呢!

之前是请不到,现在主动上门,里面必有蹊跷。

“小姐,夫人的身体不是因为虚弱,而是中毒引起的,她常年服用了一些微量的毒药,日积月累,所以现在越来越气虚了!”

“中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璇玑大吃一惊。

“是一种叫水香子的毒,长期混入饮食里面,不会让人察觉的,但是日积月累,对人的身体就有害。”

李璇玑明白了,有人想要毒死她的母亲,这样,就可以扶正了!

二房还是三房做的?

她现在毫无头绪!

“小芸,从今以后,我母亲的饮食,你务必要亲自看着,要是有难处,你就去外面馆子买,一定要格外小心!以前的那些东西,不能再吃了!”

“是,小姐。”

李璇玑暗暗发誓,一定要揪出幕后之人。

难怪,前世的时候,王氏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在得知她杀人要被斩首的时候,当场就气得断气了!

月色如钩,高高地悬挂在黑色的苍穹之上。

李璇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一直在想着下毒的事情。

突然,有一个黑影潜入了进来,李璇玑赶紧提高警惕。

她拿起了藏在枕头下面的匕首,做好了要搏斗的准备。

当黑影靠近的时候,李璇玑拿出匕首就刺了出去,先发制人!

黑影反应很快,立马抓住了李璇玑的手腕,两人交锋起来。

李璇玑用另一只手开始打他,他拉着她的手腕,将她甩了出来,趁机将她给压制。

“你是谁?为什么要来杀我!”李璇玑问道。

二房和三房,就这么等不及了吗?

“是谁说,我是来杀你的!”一道好听的声音响起。

黑影拿下了面巾,露出一张俊美无双的脸颊。

“夜北辰!”

“璇玑姑娘,居然会功夫?”倒是让夜北辰有些惊讶。

“本姑娘的事情,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

“怎么?之前还说要保护我,现在就要杀我?你的承诺呢?”

“夜北辰,半夜三更你不睡觉,闯入我的闺房做什么?别坏了我的名声!”

夜北辰挑了挑眉,“你还有名声可言么?”

“就算没有,可是你这又算什么!”

夜北辰直接坐在了房间的凳子上面,“想必你已经听说了,誉王已经和你的妹妹李璇茵定亲了,我担心你想不开。”

“呵!我有什么想不开的,我觉得他们好非常适合,表子配狗,天长地久!”李璇玑满不在乎地说。

夜北辰眯着眼睛望着她,似乎在打量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竟然敢骂誉王是狗?胆子不小啊!”

“反正他也没听见,你又不会告密,有什么不敢的!”

“那我和你呢?”

李璇玑狡黠一笑,“臭味相投!”

“什么意思?”

“京城众多名媛千金,你就瞧得上我这个名声狼藉的人。王公贵族中,我就瞧得上你这个身份卑微的皇子,你说,咱们是不是臭味相投?嗯?”李璇玑挑了挑眉。

“谁说的我瞧上你了?”

“还不承认是么?夜北辰,你可是为了我,连命都不要的人。”李璇玑想到夜北辰被万箭穿心的场面,她心里一阵悸动。

“你太高看你自己了吧!”

李璇玑走进了夜北辰,猝不及防地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我跟定你了,就算你不要我,我也会死皮赖脸地跟着你!”

夜北辰顿时愣怔了,他没想到,李璇玑竟然如此大胆。

她以前对誉王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吗?

“胡大夫,我威逼利诱,重金相求,他都不来府中给我母亲治病,可我前脚刚走,他后脚就来了,想必,是你在其中的原因吧。夜北辰,偷偷做那么多的事情,为何又不让我知道呢!分明就是喜欢我!嘿嘿!”李璇玑很自信地说道。

都说丞相府的二小姐李璇玑,是个无脑愚蠢的人,其实,她是最聪明的人。

“璇玑,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夜北辰有些恍惚,感觉不真实一样。

“以前的我,已经死了,你信么?”李璇玑笑了。

“信,所以,联手吗?”

“联手做什么?”

“虐渣渣。”

“好,咱们一起虐渣渣,让之前欺负我们的人,全部付出代价!”

这一晚,李璇玑活得更加明白了,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

翌日。

宫中传来荣贵妃的旨意,让李家三姐妹同时进宫。

李璇玑感到有些意外,这个从来不待见自己的姑母,今日居然也邀请她入宫了。

一早,李璇茵就收拾打扮得非常漂亮,一袭粉色的翠烟纱裙,将她的身材衬托得玲珑有致,看样子是精心打扮过的。

同行的还有李璇月,是三房所出,李璇月平时不声不响,但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虽然没有李璇茵打扮得那么精致,但是也很得体,处处都透露着小心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爷快跑:王妃又凶又野》

第6章 果然有事情


若说这李璇茵是一朵白莲花,那这李璇月,就堪称一朵绿茶了。

李璇茵瞥了一眼李璇玑,看她今日穿的什么,救一件素色的裙子,连一朵绣花也没有,太简单了。

头发也只是弄了一个丸子头,用了一根素簪子别着,简直太丑了!

“姐姐,今日是入宫见荣贵妃娘娘,你怎么如此打扮啊!这也太俗气了一些吧!”李璇茵终于忍不住了。

“只要人不俗气就好了,你话这么多,看来那天,荷塘里面的污水没喝够吗?”李璇玑冷眼瞥了她一眼。

“李璇玑,你……你别太过分了!”提到那天的事情,李璇茵心里就愤怒不已。

都是她推自己下去的,府中竟然没有一个人肯相信。

“好了,两位姐姐,别吵了,我们都是父亲的女儿,应当和睦才是。”李璇月适时地跳了出来。

“闭嘴!一个嘴臭还嫌不够?又来一个?”李璇玑话里全是讽刺,李璇月的脸色很难看。

从小,这李璇茵做一朵白莲花,而李璇月则是当假好人,让人觉得她非常明事理,是个好姑娘。

马车里面的气氛有些诡异,很快,到了皇宫。

李璇茵又忍不住了,“李璇玑,父亲临走的时候,让我好好带着你,我可警告你,这里可是皇宫,收起你那套刁钻跋扈的性格,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可救不了你!”

李璇玑好笑地瞥了她一眼,“你要是再说话,我现在就把你的衣裳撕烂,让你暴露在众人眼中!”

“你……你敢如此无礼!”李璇茵睁大了眼睛。

“反正我在京城已经名声狼藉了,不差这一回,倒是你,美丽的璇茵姑娘,要是你丢脸了,看那誉王,还会娶你吗?呵!”

“李璇玑,你太够分了,我回去以后,一定要告诉父亲!”说着,李璇茵便往前面去了,最好离李璇玑远一些。

这个疯子,能够将她按在水里面,差点淹死她,还有什么是不能做出来的。

“姐姐,这璇玑是怎么了?之前她特别听你的话,怎么现在变得如此狠毒了!”李璇月不解地问。

“我怎么知道,大病一场,结果就这样了,哼!她得意不了多久了!”李璇茵的眼里,闪过一抹狠毒。

因为很快,她就蹦跶不起来了!

入了紫霞宫,三人都在大殿里面候着,等待着荣贵妃到来。

李家一族的兴衰,和宫中的荣贵妃离不开,荣贵妃母亲是皇帝身边最受宠爱的人,地位仅次于皇后之下。

如今,皇后膝下无子,只有一个长乐嫡公主,而荣贵妃,却有一个聪明能干的儿子誉王,备受皇帝宠爱,宫中的人,谁不尊敬!

“贵妃娘娘到!”

三人赶紧上前行礼。

“都起来吧,自家人,今日不必多礼。”荣贵妃说道。

李璇玑悄悄地看了看这个姑妈,在她的印象中,极少见到这位姑妈,每次入宫,荣贵妃都会让李璇茵和李璇月入宫,而她就是被遗忘的那一个。

因为她名声狼藉,荣贵妃连看都不想看她一眼。

但是今日,她怎么让自己入宫了,李璇玑觉得,这里面一定又蹊跷。

“姑妈,多日未见,您更加的美艳动人了!”李璇茵嘴甜,立马开始巴结。

这也是荣贵妃那么喜欢她的原因,还让她做了自己未来的儿媳。

荣贵妃包-养得很好,虽然上了一些年纪,但风韵犹存,这个阶段的女人,更招男人的喜爱。

“璇茵,你小嘴儿真是甜,姑妈就喜欢听你说话,前些天,姑妈得了皇后一些赏赐,就想着你们了,今日,你们一人挑一件吧!”

说着,宫女端着一个托盘过来,上面放着三支步摇,没一支都是精心打造的,皇家的东西自然不会差。

“姐姐,我们姐妹三人中,您最大,要不您先选吧!”李璇茵说道。

这份谦让,让荣贵妃见了,心中十分满意。

李璇茵不愧是李家最杰出的女儿,知书达理,懂得谦让,将来一定会是一个贤妻良母。

“璇茵说的对,姐姐,您是长姐,您先选,璇月最小,璇月就最后一个吧!”李璇月这朵绿茶,也想表现一番。

李璇玑笑了笑,不过就是一支步摇而已,用得着做这么多戏吗?

她一句话没说,直接走过去,看都不见一眼,随手就拿了一支。

目光瞄了一眼李璇茵和李璇月,似乎在说:这下你们满意了?

李璇茵和李璇月都没有料到,这李璇玑居然这么直接,至少也应该多看几眼啊,好像她根本不在乎这步摇,倒是她们小气了!

“姐姐母亲的娘家,不愧是扬州一带做生意的,姐姐应当是好东西见多了,这步摇对于姐姐来说,恐怕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之物了,倒是我们两个小家子气了。”李璇茵趁机说道。

荣贵妃听了,脸色果然立马就变了。

就算李璇玑的母亲娘家是做生意的,但这是宫中之物,李璇玑居然还一脸嫌弃的样子,让她心里很不爽。

“妹妹,您说笑了,这商贾之家,终究是登不上大雅之堂的,我不是嫌弃贵妃娘娘赏赐的步摇,只是觉得,贵妃娘娘的东西都是好的,无论选哪一支都是一样的,妹妹怎么就误解了呢!”李璇玑微微颔首,说话很轻。

给足了荣贵妃面子,也驳了李璇茵。

“好了,都不要说了,璇玑留下,你们都去外面的御花园逛逛吧!难得入宫一趟。”

李璇茵和李璇月微微福身,便离去了。

李璇玑就有些纳闷儿了,怎么唯独将她给留下了,难不成方才说的话有什么问题?

荣贵妃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李璇玑,李璇玑并没有闪躲,淡定地询问:“不知贵妃娘娘让璇玑留下来,是有何事情吩咐?”

“璇玑,你过来。”荣贵妃挥了挥手。

突然这么热情,非奸即盗啊!

“贵妃娘娘,您有什么事儿,就直说了吧!”

“你怎么那么见外啊!璇茵她们都唤本宫姑妈,本宫可是你的亲姑妈啊!”

李璇玑:“……”我和你熟么?

荣贵妃挥了挥手,让手下的人,拿来了一个小箱子。

箱子打开以后,里面琳琅满目,全是一些女儿家喜欢的珠宝首饰。

“璇玑,其实姑妈还是很疼你的,姑妈知道,你一直喜欢誉王,今日,姑妈就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好好听话,将来誉王会娶你为妾的。”

李璇玑讽刺地笑了一下,果然是有事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爷快跑:王妃又凶又野》

第7章 是你高攀不起的破烂


“姑妈,璇玑不明白您的意思。”

“如今朝中的局势,我相信你也是听说的,皇后膝下无子,可是他将二皇子睿王养在身边,睿王是誉王的唯一竞争者,只要你嫁给睿王为妾,给誉王刺探消息,等誉王有朝一日登上皇位,定会娶你的,到时候,至少也是封一个贵人,你便可以如愿以偿了。”

呵呵!如此阴毒的算计,都想得出来,难怪这荣贵妃肯下这么大的血本,一箱子的好宝贝儿,都给她了。

“若是璇玑不肯呢?”

荣贵妃听了,脸上露出了一抹狠厉的表情,方才的热情,全然没有了。

“若是不肯,璇玑,你在家中虽然是嫡女,可是你的地位怎么样,你心里是有数的。”

言外之意就是,她不得不答应,就算她拒绝,李世弘也会逼着她同意的。

李璇玑笑了笑,“既然如此,那就一切听姑妈的。”

“好,你真是一个聪明人,只要你办好了事情,以后不会亏待你的。”

李璇玑心事重重地走出了紫霞宫,睿王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她心里很清楚。

要说她李璇玑是一个臭名昭彰的人,那么睿王,也好不到哪里去。

纨绔好色残暴也是名声在外,只是他母妃死的早,一直依靠皇后长大,因此才会成为皇位的竞争者。

在马车上,李璇月见李璇玑心事重重,好奇地问:“璇玑,姑妈将你留下来,跟你说什么了?”

“关你什么事情!”李璇玑毫不客气,跟这朵绿茶有什么好说的。

“别问她了,她现在心情不好,因为她很快就要嫁给睿王了。”李璇茵忽然来了一句。

李璇玑望着她,“你早就知道了!”

“当然,这可是父亲和姑妈商量好的,姐姐,真是对不起了,我就要嫁给誉王,而你要嫁给睿王了,我不是存心想要抢你的人。”李璇茵故意装的很无辜的样子,实际上心里开心得不行。

“听说,这睿王是个残暴的人,府中的侍妾,就数不胜数了,而且他……他还有怪癖,喜欢把折磨人,听闻,从誉王府抬出去的姑娘,浑身都是伤呢,太可怕了。”李璇月说着,还抖了抖。

这是京城已经传开的事情,李璇玑当然也知道,她们两人,在这里幸灾乐祸呢。

“姐姐,那妹妹就提前恭喜你了,说不定睿王会对你更特别一些呢!”

看李璇茵得意的样子,李璇玑再也忍不住了。

她一把揪住李璇茵的衣裳,将她从马车上面一脚踹了下去。

“啊!”李璇茵发出一阵惨叫声音。

里面的李璇月,已经震惊得不行了,一脸惊恐地望着她。

“你再废话,我连你一起丢出去!”

“你就不怕别人说你狠毒吗?将自己的亲妹妹丢下了马车!”

“狠毒?更狠毒的事情,我还没做呢!反正我已经名声狼藉了,也不怕这一茬,你要是敢多嘴,下场就跟李璇茵一样。”

李璇月赶紧捂着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了。

她感觉身边坐了一个活阎王似的,一路上胆战心惊。

李璇茵被扔下了马车,被人路人指指点点,她只能哭泣,博得众人的同情,这京城的老百姓,更加指责李璇玑了。

欺负幼妹不说,还将人家扔到了大街上,简直可恶!

回到家里,李璇茵哭着向李世弘和母亲张氏告状,张氏自然是想要将李璇玑抓起来,像以前一样,毒打一顿。

不过,被李世弘阻止了。

因为不久,李璇玑就要嫁给睿王,替他们当眼线,这下可打不得。

李璇茵咬牙切齿,也只能作罢,心里暗暗想着,等李璇玑嫁给了睿王,看她还怎么嚣张,一定会被睿王给折磨死的。

李璇玑眼下又要被卖掉了,心里一直在盘算该怎么办。

翌日,她悄悄的出门,去了一趟睿王府。

睿王夜北鸣听到李璇玑来了,有几分惊讶。

那个京城里面,名声狼藉的李璇玑居然要嫁给他当小妾!

要不是父皇的旨意,他怎么会甘心娶这样的破烂,都如此破了,还扔给他!

李璇玑进来时,看见睿王正在饮酒作乐,左拥右抱,都是一些年轻漂亮的姑娘。

手时不时的还在人家姑娘身上捏几下,真是恶心极了。

京城的纨绔,果然是出了名的。

“见过睿王殿下。”

睿王瞥了她一眼,“找本王什么事儿?”

“睿王殿下,小女有件事情,想要同睿王殿下讲,有关睿王殿下前程之事。”

夜北鸣挥了挥手,让弹琴抚曲的人都下去了。

“你最好别骗本王。”

“睿王殿下,想必您已经知道,这皇上要将我许配给您当小妾的事情吧!”

“哼!提到这件事情,本王就生气,别人不要的破烂,居然塞到本王的头上,要不是荣贵妃在他耳边吹风,父皇也不会做这个决定!”

破烂?

李璇玑皱了皱眉,就算是破烂,那也是你高攀不起的破烂!

“睿王殿下,正好,反正我也不想嫁给你,而且,我直接与你说了吧,这荣贵妃其实安排我来你身边当眼线的,所以,殿下要小心啊,最好是想办法取消这门婚事。”

睿王打量了一下李璇玑,见她身材还不错,顿时生了几分兴致。

“取消婚约,可以啊,不如你现在就好好的伺候我一次,到时候再取消也不迟。”

说着,这睿王就想要对李璇玑动手动脚。

李璇玑一下子躲过去了,她在认真和这废物讲话!他居然还动了那心思,果然是烂泥扶不上墙!

“睿王殿下,请你自重!”

“装什么装!李璇玑,你在京城与男人私会的事情,早已传遍了,你就是个不检点的女人,和那青-楼里面的女子,有什么两样?快,过来让本王亲一个,本王会好好疼你的。”

砰!

李璇玑一脚给夜北鸣踹了过去,直接将他踹飞在地上。

“贱人,你敢对本王无礼!本王告诉你,我娶定你了,到时候,有你好果子吃!”

李璇玑算是看清楚了,这厮根本不在乎什么奸细不奸细的,他只想着自己的吃喝玩乐。

夜北鸣说完,从外面冲进来一些侍卫,将李璇玑给围住了。

“来人,给本王抓住她,反正早晚都是本王的人,今天本王非要得到她不可!还真有些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爷快跑:王妃又凶又野》

第8章 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入火坑


早知道夜北鸣是这副德行,她就不来了!

李璇玑握紧了拳头,做好了要打斗的准备。

就在这时,有一个黑衣人忽然闯入,抓住李璇玑的手,直接将她给带走了,此人轻功很是厉害。

“你是谁?”李璇玑被带到了郊外。

“是我。”面纱摘下,看见的是七皇子夜北辰那张俊俏的脸。

“原来是你啊,你怎么知道,我在睿王府的?又跟踪我啊?”李璇玑眨了眨眼睛。

这家伙,分明就是喜欢她的!

“你想多了,我只是路过。”

“上次是谁说,我们一起联手虐渣渣的,现在怎么就反悔了?”李璇玑觉得,这男人也真善变啊。

“联手,是因为我有意要夺位,我想你误解了。”

夜北辰,并不是大家表面上所看到的那个样子,其实野心勃勃,一直伺机而动。

将来,这大周的江山,必定在他囊中。

“误解就误解吧,反正我都要嫁给睿王那坏人了,你就不心疼?”

“以你的性格,睿王欺负不了你。”

“欺负不了我,刚才你救我做什么?口是心非!”

夜北辰始终一脸淡漠,没有任何表情,就是不肯承认他心里面所想的。

“看,睿王的人来了。”夜北辰忽然说道。

李璇玑往后一看,没有人啊!

再看看身边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影儿了!

“夜北辰!你个骗子!”这么幼稚的把戏,她居然上当了!

……

不日,睿王府便派人来丞相府送了纳李璇玑的礼物。

上次得罪了睿王,这睿王非要将李璇玑弄到身边,好好的折磨才甘心。

东西虽然不多,也是一种礼节。

王氏将李璇玑拉到房间里面,还是一边抹泪一边说道:“璇玑,母亲已经写信给你舅舅他们,希望他们能够来京城将你给带走,离开京城去扬州乡下过日子吧,母亲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入火坑啊!”

“母亲,你放心,我不会跳进去的,这件事情,女儿自有打算!”

小芸也在一旁偷偷哭泣,暗自感叹自己小姐怎么那么命苦!

明明是嫡长女,现在却要变成别人的妾室。

而二房那张氏所出的庶女,却要成为正儿八经的誉王妃!想想就觉得太不公平了!

“姐姐,姐姐。”正说着,李璇茵来了她们院子。

小芸现在对李璇茵没了好感,没好气地问道:“璇茵小姐来做什么?”

李璇茵看了看李璇玑,温柔地笑了笑,“璇玑,父亲说了,你和睿王的婚事,就定在下个月初八,初八可是一个好日子,父亲说,让母亲当着你今天出去买一些嫁妆,快跟我走吧!”

“我们璇玑不要什么嫁妆,你赶紧给我滚出去!”王氏厉声吼道。

李璇玑异常的冷静,她笑了笑,“好啊,那我们走吧!”

如今丞相府里面,已经是二姨娘张氏当家了,李世弘把什么事情都交给她来办,她一个妾室,比当家主母还要风光。

马车上面,除了张氏,李璇茵也跟着去了。

李璇茵看了一眼李璇玑,“恭喜啊,姐姐,你很快就要嫁入睿王府了。”

“李璇茵,今日是给我买嫁妆,你跟着去做什么?”

张氏赶紧说道:“璇茵在家中没事,跟着出去看看,反正她和誉王的婚事也将近了,以后好买嫁妆。”

李璇玑冷笑一声,没有说话了。

马车在京城里面最繁华热闹的街道停了下来,三人一同进入了一家珠宝店铺。

里面的东西,满目琳琅,每一样都无比的精致。

“母亲,你看这只簪子好漂亮啊!”李璇茵一脸兴奋。

张氏也挺高兴的,“这支步摇更好看,母亲给你戴上看看!”

“两位客官,你们真有眼光,这支翡翠玲珑步摇,可是刚到的新货呢,你们可是第一个买家!戴在小姐的头上,简直熠熠生辉,小姐太漂亮了!”店小二开始不断巴结讨好。

“母亲,我想要这支步摇。”李璇茵听到别人夸赞她,她心里就觉得开心。

李璇玑看着这对母女,觉得很讽刺,这到底是在给她买嫁妆,还是在给李璇茵买嫁妆啊?

就在李璇茵对步摇喜欢得紧时,李璇玑走过去,一把从李璇茵的手里抢了过来。

“你干什么!”李璇茵被激怒了。

“张姨娘,父亲可是说了,给我嫁妆,我现在就喜欢这支步摇,张姨娘你看着办吧!”

“母亲……呜呜呜……那支步摇是我先看上的!”李璇茵开始撒娇了。

她的东西,决不能被李璇玑给抢走。

“哟,妹妹,你不是最懂得谦让了吗?你的温柔贤惠,在京城可是出了名的,怎么还和姐姐抢步摇啊,这可是要给我买嫁妆啊!”李璇玑故意说得很大声。

周围看珠宝的人,纷纷往这边看,顿时就明白了。

“是啊,姐姐买嫁妆,妹妹居然要抢,这是何道理?”

“看来,这家中有是一个宠妾灭妻的,否则,庶女怎么会跟嫡女抢东西。”

“买嫁妆这种事情,也是当家主母的事情,一个姨娘居然出面了。”

……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指指点点,让张氏母女的脸上很不好看。

张氏重重地掐了一下李璇茵。

李璇茵的眼泪立马就出来了,“姐姐,对不起,我不该抢你的东西,我只是一时喜欢,没有忍住。这支步摇你收着吧,你戴着她嫁给睿王为妾,一定会很漂亮的。”

众人一听,李璇茵要嫁给睿王了,纷纷很震惊。

“那个残暴的睿王?李璇玑居然要嫁给她了?”

“不是正好,臭味相投吗?李璇玑也不是什么好人,可能这就是报应吧!”

“听说她之前不检点,和男子私会呢!”

李璇茵一句话,立马改变了局势,真是有几分的小聪明。

李璇玑臭名昭彰,在京城是出了名的,李璇茵的温柔善良,更是被众人称赞,大多数的人,还是很反感李璇玑的。

“今天这里这么热闹啊!”一道好听的声音忽然想起了。

李璇玑一看,是七皇子夜北辰!这家伙怎么来了?

“见过殿下。”张氏等人看见了,福了福身。

夜北辰虽然不受宠,到底也是一个皇子,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的。

“原来是璇茵小姐啊,璇茵小姐,多谢你送的荷包,本皇子很满意。”夜北辰说道。

李璇茵顿时就懵了,“殿下,您在说什么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爷快跑:王妃又凶又野》

第9章 李璇茵脚踏两只船


“那日,你不是送了本皇子一个荷包吗?你看,如此漂亮精致,绣工了得,一看就是京城有名的才女璇茵小姐绣的。”

夜北辰有模有样地说着,还拿出了一个荷包,荷包上面有一个茵字,李璇茵的脸色一阵苍白。

她之前绣的荷包,是给誉王殿下的,还没送出去呢,怎么就到了七皇子的手中!

李璇玑见机会来了,赶紧见缝插针,“璇茵,你不是和誉王殿下定亲了吗?你怎么还绣荷包给七皇子啊?莫不是,你心里喜欢的人,其实是七皇子,并非誉王殿下?”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这荷包为何会在七皇子的手上,我没有……”李璇茵立马就慌了,可是越解释越乱。

她怎么会和这个不受宠的七皇子扯上关系!

张氏反应很快,立马打圆场,“七皇子,可能是误会了,这荷包之前被小女不小心搞掉了。”

“所以,二夫人您的意思是,这是本皇子捡的?”说完,夜北辰又看向了李璇茵,“璇茵小姐,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既然你无意,为何要偷偷塞给本皇子荷包?”

“你胡说!我没有!为什么要冤枉我!为什么!”李璇茵厉声吼道。

众人议论纷纷。

“真是没想到,京城第一才女李璇茵,居然也偷偷脚踏两只船啊!”

“一边和誉王殿下定亲,一边又勾搭七皇子,真是可耻!可恨!”

“刚才还抢自己秦姐姐的步摇呢,看来是之前都是装的!”

……

李璇茵听到众人那些不堪入耳的话,恨不得找一个地方钻起来。

“七皇子,您要是继续污蔑小女的清白,我一定会追究到底的!”张氏发怒了。

可不能因此毁了璇茵和誉王的婚事。

“好啊,二夫人,既然你要分辨个明白,不如,咱们去衙门吧!”

张氏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

去衙门!这不是丢脸丢到家了吗?

就算是赢了又如何,丢脸的还是李璇茵,可能还会影响到和誉王的婚事。

不得已,张氏只能拉着李璇茵离开这里。

“七皇子殿下,好巧啊,又是路过?”李璇玑走到夜北辰面前,挑了挑眉。

这家伙出现得倒是及时,以前她怎么没有发现,他对她是如此的上心。

夜北辰瞥了李璇玑一眼,“口是心非的女人,之前还说,要嫁给本皇子,现在,居然那么开心的来挑选嫁妆。”

“吃醋了?”

“吃醋?你以为本皇子会对你上心吗?”说着,夜北辰摇着折扇,悠哉地走了。

李璇玑明显地闻到了一股酸酸的醋味儿,还说没有,这家伙才是口是心非吧!

店小二见原本好好的生意,忽然间就搅黄了,心里觉得实在不值得,便叫住了李璇玑。

“李小姐,这支步摇,您还要不要啊?”

李璇玑回头,笑了笑,“要,怎么不要?”

店小二一开心,赶紧说道:“那小的给您包起来!”

“小二,把你们店铺里面最值钱的东西,全部拿出来我看看!”

“小姐,这只手镯,可是上好的和田玉做的。”

“您看看,还有这玉佩的做工,哪家店铺有我们家好!”

……

店小二一个劲儿地推荐,李璇玑大手一挥,“全部包起来,送到丞相府,另外把帐算到睿王府的头上,去睿王府拿钱吧!”

“什……什么!”店小二有些犹豫。

“怎么了?我可是睿王的人,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我下个月初八就要嫁给睿王了,睿王的聘礼都送到我们家了,睿王宠爱我,说只要是我喜欢的,他就会满足我的,你快去办吧,要是惹我生气了,小心睿王封了你们店铺。”

睿王夜北鸣在京城里面的势力,他们是知道的,出生不高,但是背靠皇后,又有大将军做后盾,将来皇位继承人的大热人选啊!

他们是惹不起的!

李璇玑逛完了珠宝店铺,又去另外几家店铺,见着东西就开始买,帐算不都算到睿王的头上。

回到丞相府,二房和三房看着堆满院子的东西,都傻眼了!

“怎么会有这么多东西?这是谁家送的大礼啊!”三房周氏悄悄地询问。

“母亲,我也不知道。”李璇月也是不解啊。

二房张氏则是以为,这是李世弘的某个朋友送的,心里还挺高兴的。

李世弘这时恰好从外面回来,张氏就赶紧迎了上去,“老爷,您快看看,这么多礼物呢,这是谁家送来孝敬老爷的啊!”

李世弘当时也懵了,“我不知道啊!怎么会有如此多的东西!”

随便打开一个盒子,不是珠宝就是花瓶摆件等等,还有那些珍贵的布匹,简直像堆山一般。

就在众人疑虑的时候,李璇玑回来了。

“你们都别猜了,这些东西,是睿王殿下给我买的。”

“睿王?睿王出手如此大方?这恐怕将整条街都给你搬到家里面来了吧!”李璇茵不相信。

“的确是这样的啊,不然这些人怎么会送东西到府上呢,看来睿王还是挺疼我的。”

“既然是嫁妆,璇玑啊,那这些东西,父亲就暂时先替你保管吧,等下个月你出嫁,再一并收拾了与你一起送到睿王府。”

李璇玑瞥了一眼李世弘,这老狐狸打的什么主意,她心里还不知道吗?

无非就是看上了那些字画和古董,他在朝中与皇后一党的人争斗不断,自己怕落人口实,不敢收太多的礼,见着这么多的好东西,当然想据为己有了。

“父亲,这就不必了,我还有母亲呢,母亲毕竟是这个家的主母,我母亲替我保管就行了,小芸,还不赶快把这些东西,搬到院子里面去。”

“是,小姐!”小芸高兴得不行。

李世弘等人见了,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睿王给的。

加上,李璇玑还有在睿王的身边当眼线,为了将来,他们只能任由她去了。

但是心里,真不是滋味儿啊!

李世弘看了看张氏,便询问道:“今日,让你去给璇玑买的嫁妆,你没有买吗?居然让睿王出手了!”

张氏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回话,李璇玑便抢先了。

“父亲,今日璇茵妹妹也去了,她与我看上了同一支步摇,可是二夫人不给我买,然后我们就闹得不愉快,她们就回来了。”李璇玑一脸无辜,像是受害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爷快跑:王妃又凶又野》

第10章 二房失去管理权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李璇茵想要解释。

张氏在背后,拉了她一把,示意她不要说了,万一把七皇子和荷包的事情抖出来,会影响到她的婚事的。

这个亏,她们母女吃了!

等到李璇茵嫁给了誉王以后,再好好的收拾李璇玑这个贱人!

“好啊!我让你们买嫁妆,居然给自己的女儿买!看来,我真是太纵容你了!”

李世弘说着,一巴掌打在了张氏的脸上,张氏的脸肿得老高了。

“老爷,我知道错了,我明天……明天就带着璇玑出去重新买!一定会让璇玑满意的!”

“够了!以后,这府中的事情,就交给三房,你也不必管了!”

“老爷……老爷……”张氏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她管家都十多年了,现在要眼睁睁的交给三房,她怎么甘心啊!

三房的周姨娘见了,十分欢喜,上前福了福身,“老爷,妾身一定会管理好这个家的。”

她们倒是没料到,天大的好事儿,就这样落到她们三房的头上了。

之前和张氏争来争去,都争不赢,张氏那狐媚手段了得,哄得李世弘上了天,如今,终于苦尽甘来了。

对于管家一事,李璇玑倒是不在乎,这小小的丞相府,她还没放在眼里过。

回到院子,母亲王氏看见这么多的东西,询问了以后,有些发愁了,“璇玑,这么多东西,屋子里面都放不下了,而且,放这么多的东西在身边,也不安全啊!”

“母亲,这个我早就想过了,明日,小芸你出去联系,把这些东西被变卖了,换成银票,放在手里。”

“小姐,我们要这么多银票做什么啊?”

“以后,有的是地方用钱,我想,另立府邸,离开丞相府!”

“什么!”小芸和张氏,都吓了一跳!

这自古来,就没有过这样的事情,一个女子,竟然要脱离自己的家,另立府邸,这可是大不孝的啊!

“母亲,难道你还愿意待在这破院子里面,每天看着她们勾心斗角吗?这些年,要不是扬州外公家的支持,你能在这院子里面活下去吗?所以,我们必须要为自己寻一条出路。”

王氏想了想,的确是这样,自从二房管事儿以来,一直克扣她们院子的用度,曾经一度都快过不下去了。

幸好她写信回了扬州老家,老父亲知道你以后,担心她,每月给她寄一些银两过来,这才得以度日。

“可是,璇玑,这……这能成吗?你父亲……”王氏的心里,还是很担心。

“放心,母亲,没有把握的事情,女儿不会去做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总有一天,我们会扬眉吐气的!不再受他们的腌臜气!”

王氏看着李璇玑,心里很欣慰,“璇玑,你长大了,你和以前大不一样。”

“母亲,以前都是我不好,是我不懂事,不知道你为了我好,还经常和你吵嘴,让您伤心,以后,我不会了,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王氏听了很欣慰,她抱着李璇玑,眼睛里面含着泪,觉得自己终于苦尽甘来了,女儿能够懂她了。

……

翌日。

睿王府门口汇集了大量要债的人。

夜北鸣听说以后,直接将面前的被子掀倒了!

“本王什么时候去他们店铺里面赊东西了!一个个的跑到本王府上要账,这是什么意思!”

“回王爷,听他们说,是……是您未来的小妾做的,就是那个李璇玑。”

“李璇玑?她去外面买东西,居然算到本王的账上,这是什么道理!”

“可是……京城的人都知道,她下个月就要嫁给您了,所以现在已经是您的人呢,自然就把帐算到您的头上了。”

“荒唐!”夜北鸣气得不行,“给本王将他们全部赶走!否则,杀无赦!”

属下吓了一跳,“王爷,这万万不可啊,要是真的杀了,到时候会引起公愤的,外面那么多人呢,少说也有二三十个。”

一个好解决,可是一群,哪里敢杀啊!

“没用的东西,滚!”夜北鸣狠狠地踹了手下一脚。

一拳打在了案几上面,“李璇玑那小贱人,从本王府上逃走以后,居然给本王下了这么一个套,简直可恶!”

说完,夜北鸣便要出去看看。

结果还没走到门口,他也吓了一跳,王府的大门,都围满了,好多人拿着单据来要债的。

“王爷王爷!”手下赶紧扶住踉跄的他。

“走!走后门!”

……

皇宫。

外面的荒唐事儿,已经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面了。

皇后在皇帝面前,为夜北鸣求了情,但是也把夜北鸣叫来,训斥了一顿。

“你是怎么做事儿的!居然如此宠幸一个妾!赊了如此多的帐!”皇后指着夜北鸣骂个不停。

“母后,儿臣真的没有,是那李璇玑,故意陷害儿臣的!”

“她陷害你?看来,这背后之人,定时荣贵妃出的主意,他们是想要毁了你的名声,让你父皇责怪你,幸好本宫替你求情了,你赶紧去把外面那些债的事情,处理了!”

“可是……儿臣哪里有那么多的银两啊……”夜北鸣说着,小心翼翼地望了一眼皇后。

皇后一脸恨铁不成钢,当初怎么就养了这个窝囊废!还不如那个不受宠的七皇子呢!

最后,还是皇后拿出了自己的积蓄,替夜北鸣摆平了,夜北鸣也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发誓等到下个月初八,娶了李璇玑回来,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的!

从皇宫出来,夜北鸣碰见了七皇子夜北辰,心里正有气呢,于是就拦住了他。

“去哪儿啊,七弟?”

“皇兄。”夜北辰拱了拱手。

“夜北辰,这是要去见父皇?知道我让父皇失望了,你便好去表现表现?”

“皇兄,您想多了。”

夜北鸣冷哼一声,“想多了?我看你就是巴不得我不好!看你那副样子,就感到晦气,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是大周最晦气的人吗?自从你生下来的那一刻,国师就说,你将来回祸害大周的江山!”

继续阅读《王爷快跑:王妃又凶又野》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