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被虐死后,总裁他每天哭卿卿最新章节,江慕,林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夫人被虐死后,总裁他每天哭卿卿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江慕
简介:

“她在这里找孩子都快半个月了吧?”<\/p>

“是啊
听人说,她白天晚上都在找,饿了就抱着馒头啃,晚上就蹲在路上眯一会儿
衣服都好多天没换了,鞋子也磨破了,真不知道怎么撑下来的
”<\/p>角色:江慕,林烟
夫人被虐死后,总裁他每天哭卿卿最新章节,江慕,林烟全文免费阅读

《夫人被虐死后,总裁他每天哭卿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谁能帮帮她


“她在这里找孩子都快半个月了吧?”

“是啊。听人说,她白天晚上都在找,饿了就抱着馒头啃,晚上就蹲在路上眯一会儿。衣服都好多天没换了,鞋子也磨破了,真不知道怎么撑下来的。”

“怎么就她一个人,她丈夫跟家人呢?”

路人的议论声纷纷杂杂。

只是林烟太久没休息,脑子昏昏胀胀的,连带着他们的话都听不大清。

她的孩子已经失踪快半个月了,江慕忙着陪周语嫣,她爸妈还在记恨她,连电话也不肯接。

只有她在意她的孩子。

林烟一闭眼,就是乐乐在哭着喊“妈咪救我”。

她的体力接近极限,却不敢停下,也不能停下。

“不好意思打搅一下,你有见过这个孩子吗?”林烟把传单递了出去。

她嗓子太哑了,有些字甚至没发出声。

路人没大听清,看到传单,才知道她在找人,“抱歉,没看到。”

“谢……”

头疼得像是要炸裂,林烟连谢谢都没说完,就倒了下去。

……

“妈咪,乐乐好怕,你在哪儿呀?”

林烟喘息着,猛地睁开眼,见自己躺在家里,江慕的助理就站在一旁。

“你总算醒了。”助理不耐烦道:“这都是你半个月内晕倒第几次了?”

每次她晕倒,路人报警,警察通知江总后,江总都得让他去医院接人。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江慕不在乎林烟这个妻子,他身边人都知道,所以连他的助理都敢对她这般大吼大叫。

“江慕呢?”林烟道。

她是他的妻子,却连他的面都见不到。

只能在晕倒的时候,希望他能过来一下,她好跟他说找孩子的事情。

她这些天发传单,在人流量最大的商场屏幕上、还有各个广告位投放寻人启事,钱已经花得七七八八了。

想要在那些节目上投放寻人启事,需要更多的钱。

助理见她又问这个问题,挖苦道:“江总心里没你,你晕多少次都没用。”

这话难听,但是事实。

林烟看着助理离开,心中苦涩无比,却无法怪罪江慕。

他们是高中同学,曾经也是众人羡慕的情侣。

只是那时候,江家隐瞒了江慕的身份,林烟爸妈嫌弃他是个穷小子,强行把她送出国。还安排人随身监视她,不允许她跟江慕再有半分联系。

回国后,她才知道,那三年里他父母意外去世,他被迫辍学接手公司。

在他最落魄的日子,是一个叫周语嫣的女孩子陪在他身边。

他爱上了她。

而江慕娶林烟,也不过是因为他爷爷用周语嫣的前途,威胁他罢了。

……

林烟下床,揉了揉有些发疼的上腹。

她是妇产科医生,平日里特别忙,饮食不规律,早早就得了胃病。

胃疼早就习惯了,她没太当回事,现在满脑子都是钱钱钱。

江慕以前很喜欢画画,曾经跟她说过想当画家。只是后来他父母意外去世,他不得不接手家中公司,成为一个商人。

不过他对画的热爱没变,买了不少名家的画,在客厅里就挂着好几幅。

林烟找到那幅春日宴,搬了一把椅子,小心翼翼去摘。

她记得江慕当时花三千万拍下的这幅画,若是她卖出去,就有钱去电视台投放寻人启事了吧?

“你在做什么?”

身后突然传来江慕的声音,林烟吓了一跳,身体踉跄,险些摔在地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被虐死后,总裁他每天哭卿卿》

第2章 他不会再上当了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过来,搂住了林烟的腰。

林烟站在椅子上,低头时正好撞进江慕的视线。

他恨她,平日里对她就一副疏离的模样。可今天又有些不一样,他眼底像是结了冰,凉得瘆人。

“你回来了?”

江慕手上的力气很大,林烟被禁锢得有些疼。

她掰开他的手,跳下椅子,小声道:“我十几天联系不到你,又急着用钱,就……”

江慕讥讽道:“你急着用钱,就可以卖我的东西?”

他捏着她的下巴,“你还真把自己当这个家的女主人了!”

“对不起。”

他的话每次都能朝着林烟心脏最软的位置扎。

她压下心中酸涩,哑着声音哀求道:“你恨我没关系,可乐乐也是你的孩子,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找她?”

她长得很漂亮,是那种弱柳扶风似的柔弱美人。

以往她蹙下眉梢,江慕都恨不得把她抱在怀里哄着,可如今再看她这般楚楚可怜的样子,他只觉得恶心。

“我的孩子?”

江慕冷笑一声,走到客厅茶几前,打开抽屉抽出一份文件,扔到了她的脸上。

“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

纸张有些锋利,在她脸上划下细长的伤口。

有些疼。

林烟垂眸,蹲下shen,见扔在地上的是一份亲子鉴定报告。

“你……怀疑我出轨?”

“这难道不是事实?骗我养一个小野种养了四年多,林烟,你不该当医生,该去做演员才对!”

江慕见她这时候还一副梨花落雨的可怜样,那股恶心的感觉又涌上来了。

林烟被野种两个字压得几乎喘不过气。

怪不得乐乐丢了,他一点都不担心,原来他一直把乐乐当做……野种啊。

林烟站起来,看着面前满眼血丝的男人,“我不知道你从哪儿做的亲子鉴定,可我从来都只有你一个男人。”

江慕冷笑,“那莫星宇呢?你在国外跟他交往的那半年是假的?”

当年的事情三言两语难以解释清楚,林烟张了张嘴,不知该从哪儿开始解释。

但在江慕看来,这就是她默认了。

算算怀上乐乐的时间,差不多也是她跟莫星宇还没分手的时候。

江慕攥了攥拳,不知道他刚刚在期待些什么。

八年前他被这个女人抛弃,难道八年后他还要重蹈覆辙,被这么一个贪慕虚荣水性杨花的女人耍得团团转吗?

江慕转身便走,林烟想追上去解释,却浑身乏力,摔倒在地上。

身后倒地声很重,江慕脚步迟疑了一下,但很快便离开。

她惯会玩这些小把戏,他不会再上当了!

江慕上车,心里乱糟糟的,等回过神,车已经开了江边。

夜色无边,乌云遮盖了月亮。

不大明亮的光线下,隐约能看到他泛红的眼。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是周语嫣打来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被虐死后,总裁他每天哭卿卿》

第3章 我会尽快跟她离婚的


林烟跟江慕每次做时都很小心,她以为他不想要二胎。

原来不是不想要,只是不想要从她肚子里出来的而已。

周语嫣问道:“阿慕,你回家跟林烟说孩子的事了?”

“嗯。”

想起乐乐平时笑眯眯喊爹地的模样,江慕便觉得心里闷得难受。

他养了四年多的孩子,却不是他的。

世界上大概没有比他更蠢的人了。

周语嫣叹了口气,劝道:“我觉得林烟就是势利了些,花心了些,可她应该不至于蠢到把她跟别人的孩子养在你跟前。”

她道:“韩娇娇说那些头发是乐乐的,我看未必。还是把乐乐跟莫星宇带回来,再做一份鉴定,然后当面跟莫星宇对质,问清楚得好。”

韩娇娇是莫星宇的未婚妻。

乐乐失踪的第二天,她便找到江慕,哭着说莫星宇劈腿林烟。两人这么多年一直藕断丝连,乐乐就是他们俩的孩子。

她拿出一张莫星宇小时候的全家福,乐乐跟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除此外,还拿出了一些乐乐的头发,说江慕可以去做亲子鉴定。

【我怀疑乐乐是他们私生子后,偷偷取材,找人做亲子鉴定。】

【不过就算我再小心,还是被他们发现了。他们可能担心被你发现乐乐是私生子的事实,所以才自导自演这么一场孩子失踪的戏。】

这是韩娇娇的原话。

她说这些时,还给江慕看了两份监控录像。

一份是上午十点多,林烟跟莫星宇见面谈话。

第二份是下午三点多,莫星宇带着乐乐从机场离开。

这足以佐证韩娇娇的话。

江慕收回思绪,“你怎么还替她说话?”

周语嫣道:“我不是替她说话,我只是担心你。”

“我不会再被她影响了。”江慕蹙了蹙眉,紧接着低声温柔道:“谢谢你语嫣,我会尽快跟她离婚的。”

语嫣对他太好,他却总惦记着那个女人,这让他觉得对不住语嫣。

医院内。

周语嫣挂了电话,面色略显阴郁。

阿慕果然还是对林烟抱着一丝希望啊,既然这样,那她就让他对林烟彻底失望!

这是林烟欠她的!

次日,林烟刚起床,同事打来电话。

“林医生,你今天上班对吧?你快来医院,有个孕妇点名让你做剖腹产。她胎位不太正,情况紧急,可我们怎么劝都没用!”

医院同事打来电话,催得很紧。

林烟已经请假十几天了,主任说她今天再不上班,就要开除她。

她找孩子需要钱,不能丢了这份工作。

“我这就过去!”

林烟匆忙应了一声,趿拉着拖鞋跑到医院时,而手术室已经准备好了。

“林医生,你路上摔倒了吗?我先给你处理下伤口。”小护士见她鞋子都跑丢了一只,胳膊肘跟膝盖上也在流血,有些心疼。

林烟倒觉得没什么,病人要紧:“孕妇怎么样了?”

她换上手术服,边跟小护士沟通边往手术室里走。

林烟以为这就是很普通的一场手术,只是等进去时,她才发现里面的孕妇是周语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被虐死后,总裁他每天哭卿卿》

第4章 还有更糟糕的事


“林医生?林医生?”

见林烟脸色惨白地发愣,助手有些担心地喊她。

林烟嗯了一声,“开始吧。”

她讨厌、嫉妒周语嫣,但绝对不会把这种情绪带到工作中。

……

周语嫣说胎位不正,其实也不是很严重,只是她故意折腾林烟,让林烟亲手接生而已。

剖腹产也就进行了两个小时,手术一结束,江慕便冲进来看望周语嫣。

他向来冷淡的眉眼间,尽是关切。

“你怎么样?”他问道。

“很疼很难受,但是我把孩子平安生下来了,再苦再累也没什么,你不用心疼我的。”周语嫣窝在江慕怀里,满脸娇羞。

“乖,辛苦了。我们以后不生了。”江慕轻声哄着她,视线却往林烟那边瞥了眼。

她看着心不在焉,像是根本不在意。

“嗯。”周语嫣往他怀里又靠了靠,咬唇道:“我看林烟身上受伤了,你别光关心我。”

林烟捂着还在流血的胳膊肘,怕江慕太担心,她压下心中酸涩,小声道:“我没事,只是一点小伤而……”

“她是医生,比我们心里有数。”

江慕没再看林烟,只一下一下抚摸着周语嫣的头发。

林烟没说完的话像是变成了钉子,在喉咙钉了一排,疼得她说不出话。

周语嫣声音更小了,她怯怯地看向林烟那边,“可是……你只对我这样体贴,她看我的眼神让我有些害怕。”

直到听见这话,江慕才抬头看向林烟,眸中一下子染上了冰霜,“林医生看够了吗?”

“抱歉。”

林烟松开还在流血的胳膊肘,转身走向外面。

林医生……他的态度可真疏离啊。

几个护士跟助手跟在后面,他们压根没听见江慕跟周语嫣后来说的话,嘴里还在叽叽喳喳——

“她老公好帅啊!”

“不只帅还疼人,那么多男的只关心孩子,像这样关心老婆的人可真稀罕。”

“听说咱们妇产科一个医生生孩子的时候,她老公跟婆家人连来都没来?那才是真得可怜……”

“咳咳。”

有人打断了最后一人的话,冲她示意了下林烟的方向。

除了新来的几个实习生,妇产科的人都知道,林烟当初生孩子时,她丈夫都没到场。实际上林医生结婚五年了,他们连她老公的面都没见过,甚至都不知道有没有那号人。

林烟忙了一整天,也听妇产科的人谈论了一天江慕。

听他们说他长得多好看,家里多有钱。

听他们说他多金还专情,看起来冷淡,却贴心地每次陪周语嫣产检。两人有多般配,感情有多好。

听了一天,难受了一天。

林烟几次张嘴,却还是把那句他是我老公咽了下去。

喜欢一个人时,就连他背叛了他们的婚姻,她也不忍伤他半分,不愿意让他被人诟病。

她啊,大概是没救了。

……

林烟以为孩子丢了,丈夫喜欢上别人就已经是她这辈子最糟糕的事情了,可却还有更糟糕的事情等着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被虐死后,总裁他每天哭卿卿》

第5章 胃癌……晚期


下午三点,林烟刚结束一台手术,正想着再去找江慕借钱时,同事打来电话,让她去拿检查结果。

她最近晕倒好几次,做了检查,检查结果今天才出来。

“胃癌……晚期?”

林烟坐在办公室里,笑得很牵强,“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她只是饮食不健康,胃炎而已,怎么就成了癌症呢?

“我检查了好几次,没出错。”同事叹气道:“其实我想打电话让你丈夫过来拿的,可是接电话的是他助理,说他没空。”

不是没空,只是有关她的事,他都没空而已。

林烟走出办公室时,脑子一片空白。

她找了同事代班,自己坐在天台上吹风。

楼层很高,下面人群如蝼蚁。

林烟腿悬在半空,好像微微一倾身,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乐乐,你说,妈咪还没找到你,怎么就偏偏这时候得了癌症呢?是不是老天爷嫌妈咪工作忙,没照顾好你,这是对妈咪的惩罚啊?”

林烟拿着手机,犹豫着给江慕打了电话。

就算他对她误会再多,知道她得了癌症,也会借钱给她治病的吧?

那样她就可以拿着从他那借来的钱,去找孩子了。

然而——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您稍后再拨。”

连续拨打几次都是一样的结果,林烟再三纠结,第一次把电话打到了周语嫣那里。

“哪位?”

手机那端传来了熟悉的男声。

果然,他不是忙,只是刻意不接她的电话而已。

“是我。”林烟道:“我……”

“你怎样我不关心。语嫣刚生完孩子,身子虚,受不得刺激,你不要再给她打电话了。”

电话挂了。

林烟怔怔地拿着手机,身体微颤。

天台的风可真凉啊,像是能吹进灵魂里。

周语嫣身体虚,那她这个胃癌晚期的人呢?

江慕是真讨厌她啊,连听她说完一句话都不愿意。

林烟想笑,可表情却比哭还难看。她脑子里乱糟糟的,都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回去的。

这一晚,江慕没有回来。

他心爱的女人刚为他生下一个孩子,他陪着他们母子都来不及,又怎么愿意回到这个他讨厌的家呢?

林烟几乎睁眼到天亮。

胃癌发作时,疼得睡不着。

好不容易不疼了,闭上眼,脑子里都是江慕细心呵护周语嫣的场景,嫉妒羡慕得睡不着。

次日,林烟是被电话声吵醒的——

医院打来电话,说周语嫣投诉她做手术时携带私人恩怨,故意在她体内留下了纱布。周语嫣说,只要林烟认真跟她道个歉,她不会追究这件事。

把纱布留在身体里……

周语嫣怎么会想出这么可笑的栽赃办法?

林烟去了周语嫣的病房,“我没做过那种事,不可能为这个跟你道歉!你最好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说出真相,这样你不至于太难堪!”

她警告完周语嫣,转身要走。

周语嫣却喊住了她,“你不想找你女儿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被虐死后,总裁他每天哭卿卿》

第6章 女儿是被周语嫣带走的


听此,林烟一愣,回头道:“你知道乐乐在哪儿?”

“当然了,本来就是我让人把乐乐带走的。哦,阿慕以为乐乐是野种的事情,也是我做的。”

真是个蠢货!

都半个月过去了,竟然一点都没发现,还要她来提醒。

就这种人,也配做阿慕的妻子?

当初知道她跟阿慕在一起,这种蠢货就该识趣点,主动离开才是。

林烟看着周语嫣脸上灿然的笑,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只觉得血液顺着四肢百骸往脑子里冲。

“你为什么找人带走乐乐?乐乐呢?她现在在哪儿?”

林烟走到病床前,双手抓着周语嫣的肩膀。

她实在不知道,她到底什么地方对不起这个女人,她拆散她的家庭不够,竟然还安排人带走她的女儿!

周语嫣见她这般疯狂,笑得愈发灿烂了。

她就不喜欢林烟总是一脸与世无争的白莲花样,装什么?

“我不能告诉你,那个小野种在哪儿。但我可以告诉你,当天我就让人把她交给一个人贩子了。”

“哦,对了。那个人贩子最喜欢打断小孩子的手脚,再让他们去乞讨。你那个女儿好像身体不怎么样吧?人贩子可不会好心给她做专业的止血包扎,说不准她撑不住就死了。”

林烟听着这些话,只觉得眼前一黑,耳畔都在嗡嗡作响。

她之前因为紧急手术被叫回医院,把乐乐托付给同事照顾。

可同事当时在值班,临时走开了一会儿。而乐乐在用儿童手表接了一通电话后,就走出医院,在监控盲区走丢了。

她一直觉得是自己的责任,是她这个当妈的没照顾好孩子。

甚至因为内疚,江慕这些天不找孩子,只一心陪着周语嫣,她也没说什么。

可是现在,周语嫣却说是她让人带走乐乐的,而且乐乐可能死了。

最好的情况,也是被人断了手脚,扔在街上当乞丐?

“乐乐现在到底在哪儿?!”林烟心像是被人撕裂了,她红着眼睛,咬牙切齿摇晃着周语嫣。

刚刚还嚣张无比的周语嫣,却突然换了一张委屈的脸,“林医生,我好疼,求求你松手。”

“你在做什么?!”

林烟身后传来江慕冷漠至极的声音,下一秒,她被甩在地上。

昨天林烟急着跑来医院给周语嫣做手术,路上摔了一跤,磕到尾巴骨跟胳膊肘。如今又被江慕这么一摔,她疼得半天没爬起来。

江慕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走到了周语嫣跟前。

“阿慕,我好怕。”

“别怕,我在。”

江慕把周语嫣搂在怀里,扭头冷着脸对林烟道:“滚出去!”

他还听人说,林烟当街晕倒进了医院,但看她现在对语嫣动手,身体倒是好得很!

“乐乐在哪儿?”

林烟根本没听进去他的话,她吃力地爬起来,不管不顾冲向周语嫣。

然而,她连人都没碰到,就被拽住了。

江慕手刚好按在她流血的伤口上,她疼得嘶了一声,他却没松手,反而加大了力气。

“你跟莫星宇自导自演,带走乐乐的事情,我们都已经知道了,不用再演戏了!”

林烟被这一句话喊懵了,“莫学长带走了乐乐?”

“还演?”

江慕蹙眉看了眼林烟胳膊肘上的伤口,硬生生把她拽出去。

她不配在病房里污语嫣的眼!

林烟这半个月找乐乐,每天只休息两三个小时,身体本就虚。再加上癌细胞蚕食她的身体,她刚刚对着周语嫣喊就已经花了全部的力气。

江慕走得快,她跟不上,几乎被他半拖着往外走。

到门口,他一撒手,她便控制不住摔在地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被虐死后,总裁他每天哭卿卿》

第7章 他不信她


疼。

身上每处都疼,像是要散架。

林烟手撑在地上,几次都没爬起来。

江慕冷眼看着她做戏,他蹲下shen,一把扯下她脖子上的工作证,顺着窗户便扔了出去。

“喜欢当医生是吗?就冲你对语嫣做的这些,我让你这辈子都做不了医生!”

“不……不要……”

林烟面色惨白冲到窗户边,伸手却抓了个空。

她眼睁睁看着工作证消失在视线中,无力地瘫坐在地上。

“是周语嫣让人带走乐乐的,刚刚在病房内,我也没对她动手。江慕,你就信我一次,不可以吗?”

林烟仰头看着江慕,声音都在颤抖。

可留给她的,只有他的背影。

还有,重重的关门声。

……

林烟最后几天工作都不用做了。

当天全医院传遍了她将纱布留在病人体内,而且发疯殴打病人的事情,她是被医院辞退的。

林烟觉得纱布留在体内这种栽赃手段好笑,然而周语嫣却实打实给她上了一课:

周语嫣体内确实取出了纱布,她咬定了看见林烟放的。

而跟林烟同时进行手术的那些同事,不知是被收买了还是真得没注意,只说不知道是谁放的。

副院长相信她的为人,觉得中间有什么误会,有心把这件事给压下去。

但有江慕插手,这件事根本压不下去,而且副院长还险些被这件事殃及。

医院大厅。

林烟抱着一个箱子,里面是她在医院的所有东西。

她胳膊肘跟膝盖的位置已经不再渗血了,但是伤口也没处理,看起来十分狼狈。

不时有人看向这边——

“听说她殴打病人被辞退了。”

“人家刚做完剖腹产的孕妇,她怎么下去的手?”

林烟兢兢业业废寝忘食做了这么多年的医生,就因为江慕跟周语嫣,她连离开医院时的这点体面都没了。

她一直都知道江慕恨她,却没想到他可以狠心到这地步。

“林医生,都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们也不想赶人,你还是自己主动走吧。”保安见她停下不动,十分为难。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林烟抱着箱子,神情木讷离开。

有江慕护着,她连想接近周语嫣,问问乐乐现在在哪儿都不行。

她的工作也丢了,她从哪儿拿钱去找孩子、去治病呢?

林烟站在医院门口,满心疲惫给江慕打了电话。

“我没有自导自演。周语嫣自己承认了,是她带走乐乐,还伪造了亲子鉴定书。乐乐现在有危险,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可以等把她救回来后,重新做亲子鉴定。”

“为了让我跟语嫣分开,这就是你想出来的好主意——把所有的事情栽赃给她?”

江慕道:“不用你说,我会把他们带回来,跟你当面对质的。”

他不信她。

自始到终都不信。

林烟喉咙里涌上一阵咸腥,她用手擦掉嘴边渗出的血,再想说话时,手机那端已经挂了。

周语嫣可以拥有江慕所有的爱跟包容,而她这个正牌妻子,他连多跟她说几句话,都算是施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被虐死后,总裁他每天哭卿卿》

第8章 让她……生不如死


只是,林烟现在连悲春伤秋的时间都没有。

乐乐在那种没良心的人贩子身边,太危险了,她要早点把乐乐找回来。

“乐乐失踪那天,她……”

林烟实在没办法了,想给那天照顾乐乐的同事打个电话,看能不能找到点新线索。

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我知道的都已经跟你说了,麻烦以后别再来烦我了。你工作忙,照顾不了孩子,那你就别生。生了照顾不好孩子,丢了就怪我这种好心人,你这种不负责的妈妈可真够行的!”

乐乐刚丢时,同事还有些心虚。

可林烟就找了她问了两次当时的具体情况,同事就烦了,觉得林烟在怪她,后来态度越来越差。

这次噼里啪啦说完后,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留下林烟一个人怔愣地留在原地,大夏天却感到了彻骨的凉意。

她算是别人嘴里的老好人,平日里讲究与人为善,别人找她帮忙,她几乎没有推脱过。

她曾经一直觉得,她跟周围人关系不错,人缘还算可以。

可不论是有同事偷偷在周语嫣体内留纱布,帮着后者诬陷她,还是刚刚这个同事的态度,都让她发现她有多么的自以为是。

“就是她。听说她做手术时,还因为个人恩怨,在人家肚子里留了一块纱布。”

“那也太吓人了!”

路人窃窃私语声跟厌恶嫌弃的视线,让林烟无所适从。

她曾经跟江慕说过,她想成为人人敬仰的好医生。

可现在,他却让她成了人人喊打的没品医生。

她毫不设防地把所有软肋展现在他面前,而他却用那些,让她……生不如死。

……

林烟没回家,抱着东西去了林家。

有江慕护着,她根本别想靠近周语嫣,她需要林家人的帮忙。

林家公司去年资金链出问题,让她求江慕帮忙。她求了,但是他没答应,她爸妈便埋怨上了她,也不肯借钱让她找乐乐。

但她现在已经有了乐乐的线索,她爸妈应该不至于狠心不管。

至于江慕说学长带走了乐乐,她压根没当真。

学长那样绅士又善良的人,不会配合周语嫣做出拐带孩子这种龌龊事。

林烟回去时,林父林母拿着东西,像是要出门。

“爸妈。”

林烟喊了一声,林父林母却没理会她,匆匆上了车。

她也顾不上那么多,扔下东西,匆匆追了过去。

“你来做什么?”

林母见她追过来,不悦地质问了一句。

林父动了动妻子,“算了,她来就来了。”

差不多从林烟求江慕帮家里没成功开始,夫妻二人对她一直是这种态度,她都已经习惯了。

车子启动,林烟小心翼翼又急切地说道:“爸妈,我知道乐乐在哪儿了!”

她把周语嫣的原话说了,本以为她爸妈好不容易知道外孙女的线索,会跟她一样高兴,另外震撼于周语嫣的无耻。

然而,林父林母都只是冷漠地看着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被虐死后,总裁他每天哭卿卿》

第9章 你需要尽快治疗


林母不满道:“乐乐丢了以后,语嫣还挺着肚子帮你一起找了几天,你不感谢她就算了。居然还编造这种谎话,去栽赃诬陷语嫣?”

这番话如同一盆冷水,浇到了林烟的头上,“我没说谎……”

林母眉头皱得更深了,“烟烟,我知道你嫉妒语嫣。可你不能因为阿慕喜欢她,就给她身上泼这种莫须有的脏水。”

林烟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却没发出声音。

她不懂,江慕总是偏心周语嫣就算了。

为什么她的父母也总是偏袒周语嫣呢?

医院很快就到了,林烟随着林父林母一起去了周语嫣的病房。

爸妈不相信她没关系,只要她见到周语嫣,就有问出乐乐下落的机会。

哪怕,机会渺茫。

……

病房里,江慕坐在周语嫣床边,正跟她含笑逗着他们的孩子。就在一个小时之前,林烟以为就算他误以为乐乐不是他的孩子,但他至少曾经是爱乐乐的。

可是此时看着江慕逗弄孩子时的样子,她突然又有些不确定了。

他真得爱过他们的孩子吗?

他在乐乐跟前,好像从没笑得这么开心过。

“你又来做什么,被医院开除还没长教训?”

江慕听见动静,抬头看向林烟,眼神冷漠。他往边上挪了挪,幅度很小,但她还是注意到了。

他把周语嫣跟孩子护在了他身后,这是怕她伤害到他们母子吗?

可被伤害的那个人,分明一直是她啊!

林母无奈道:“就算让烟烟走,至少也等她给语嫣道完歉。”

这次江慕没反驳,像是默认了。

林母看向林烟,等着她道歉。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替林烟做决定,以往她跟周语嫣发生矛盾的时候,每次她都是被逼着道歉的那一个。

明明不是她的错,为什么每次都要她道歉呢?

林烟双手绞在一起,身心俱疲:“爸妈,我路上跟你们解释过了,是周语嫣自己承认她找人带走了乐……”

啪。

一巴掌落到了林烟脸上,火辣辣的疼。

林母愤怒地看着她,“你胡说八道够了吗?”

林烟错愕抬起头,嘴里有浓郁的血腥味。

这是她妈第一次打她。

她不懂,为什么她妈宁愿相信一个插足她婚姻的第三者,也不愿意相信她呢?

林烟下意识看向江慕的方向,可他只是冷冷看着她。

平日里周语嫣破一点皮,江慕都心疼得不得了。

轮到她,哪怕她在他跟前挨打,他也无所谓。

而更可笑的是,她才是他的妻子。

“我让你道歉,你傻愣着干什么?”林母冲她喊了一声。

林烟从小是个乖顺的孩子,从未忤逆过父母的话。可她这会儿看着她的母亲,却觉得有些陌生。

她知道有江慕跟她爸妈护着,她今天从周语嫣嘴里问不出什么了。

林烟摸了摸被打疼的脸,在林父林母的批评声中,转身跑出了病房。

路上,同事打来了电话。

“林烟,你现在已经不用工作了,还是尽快安排治疗吧。你也是医生,应该知道,治病的时机很重要,拖不得。”

治疗……她哪儿来的钱啊。

林烟拿着手机,感到茫然。

她孩子丢了,还检测出来胃癌晚期,可不论她的父母还是她的丈夫,却都在关心刚生完孩子的第三者。

她的人生,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一团糟?

“我会去治疗的。”

但在这之前,她要先找到乐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被虐死后,总裁他每天哭卿卿》

第10章 他叫他们孩子野种


江慕跟林父林母都偏袒周语嫣,根本不相信林烟。

她实在没办法,只能再次去报了警,说周语嫣恶意拐带了她的孩子。

可除了周语嫣自己承认的那句话外,林烟半点证据也没有,甚至连两人当时的录音都没有,警方根本不可能立案。

这半个月内,警察们其实已经见过林烟很多次了,也很同情她。

见她一直在警局耗到晚上还没走,其中一个女警走过来道:“外面在下雨,我给你丈夫打过电话了,他过来接你,应该快到了。”

除了有生理需要的时候,江慕会主动回家,平日里林烟基本上都见不到他人。

她之前犯胃病疼得走不了路时,他都不肯来接她,这次怎么可能过来?

林烟心中闪过万千思绪,却在这时,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江慕穿了身黑色西装,手里拿着把大伞,眉眼冷峻。许是外面的雨大,他撑着伞,肩膀上还是带了湿气,额前碎发在滴水。

见到他,林烟略略一愣。

他竟然真得来了?

他……是不是也没有她想象得那么不在乎她?

江慕眸色晦暗看向林烟,声音冷沉,“过来。”

林烟纠结地看了眼警察,最后还是站起来,跟在江慕身后出去了。

警察帮不了她,她再留着也没用。

外面雨正大,江慕默不作声撑开伞,将她遮在伞下。

雨水落在伞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林烟睫毛颤了颤,抬头看江慕。

路灯昏黄,铺天盖地的雨声围绕着他们。

黑色大伞分割开他们和雨幕,从林烟角度看,江慕下颚跟颈部曲线在夜色下像是完美的艺术品。

“不走是要我抱你?”

见她半天不动,江慕漠声道。

林烟低头,“不是。”

只是他从未特意接过她,也从未给她撑过雨伞,以至于她有些贪恋他此时的这丁点温柔,所以反应有些迟钝而已。

江慕看着她,眉梢紧蹙。

她脸以前有这么白吗?

他记不得了,没注意过。

两人先后上了车。

江慕眼底满是厌恶,“演戏都演到警局了,林烟,我真是小瞧了你的能耐!”

林烟现在连自己的病情都顾不上,又怎么可能会在乎他的这点嘲讽?

她满心都是孩子,“我没演戏,你被周语嫣骗了!她亲口说的,她把乐乐扔给了人贩子,乐乐现在有危险。你能不能把乐乐先找回来?”

听她又一次说这个事,江慕脸色彻底冷了下来。

“在你不遗余力栽赃语嫣的时候,她还在替你说话。让我先把那个小野种接回来,再做下亲子鉴定,以免误会了你。林烟,你有良心吗?”

林烟被他冷冰冰盯着,只觉得她的心也跟着凉了。

野种。

又是野种。

他现在已经连乐乐的名字都不愿意叫了。

林烟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无论她说什么,在他看来都是谎言。

她压了压眼角酸涩,甚至不敢当着他的面哭。

那样他大概又会觉得她矫情。

林烟坐在副驾,给莫星宇发消息。

林烟:学长,你方便借我点钱吗?

她的丈夫跟父母都不帮她,她从周语嫣嘴里问不出消息,只能想办法在节目组投放寻人启事,希望别人能提供些线索。

林烟消息刚发完,莫星宇还没回复。

江慕伸过来手,拿走手机,然后打开车窗,扔了出去。

继续阅读《夫人被虐死后,总裁他每天哭卿卿》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