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爱情,十有九悲(莫离,白莫离)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莫离
简介:深夜,云城,隐秘俱乐部
白莫离戴着黑色的蝴蝶面具走了进去
抬眼往前看,只见男人站在舞池中央,身姿挺拔,气场强大,俊冷的宛如帝王
他是厉氏集团总裁,云城最....
角色:莫离,白莫离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莫离,白莫离)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心机女


深夜,云城,隐秘俱乐部。

白莫离戴着黑色的蝴蝶面具走了进去。

抬眼往前看,只见男人站在舞池中央,身姿挺拔,气场强大,俊冷的宛如帝王。

他是厉氏集团总裁,云城最具权势的男人,也是白莫离的丈夫。

结婚三年,他却从未碰过她,今晚,她要成为他真正的妻子。

“啊!”的一声尖叫。

刚刚贴近,男人就将她横空抱起,直接走向了最里面的包间。

舞池里立即发出巨大的哄笑声。

嗯?怎么回事?

白莫离有些发愣,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他粗暴的扔到了床上,她下意识的将右腿往后挪了挪。

啪的一声,面具扯掉,厉景辰摄人心魂的脸露了出来。

白莫离呼吸窒了下,不论什么时候,她看到他总会心动。

“啊!”

厉景辰欺身而上,白莫离再无法分神,他的大手移上她的面具,白莫离狠命的拽住了。

“不要!”

白莫离心里喊。

不要在这个时候看到她的样子。

她害怕他会……

“装什么清纯!!”

凌厉的声音自头顶传来,厉景辰语气里透着浓烈的嘲讽。

白莫离疼的额上冒汗,咬紧了牙关。

她看着男人英俊的面庞,心里松了口气,她和他终于成了真正的夫妻。

厉景辰‘蛮横’的占有着她,一遍又一遍,根本停不下来。

这是什么女人?竟然如此美味!

他几次想要摘掉她的面具,却都被她制止了!

呵!

明明她先过来撩,却又跟他玩这套?

厉景辰心生鄙夷,可身下动作却一步快过一步,直到释放。

白莫离忍不住尖叫,脸上面具掉了下来。

四目相对!

“是你!”

厉景辰满眼震惊,旋即起身,像是躲避瘟疫一般迅速。

白莫离胸口起伏不定,忙忙的抓住他的手,“景辰,你别这样,我是你的妻子,也是你的女人啊。”

“我的女人?”厉景辰冷嘲的甩开她,“你为了让我碰你,竟然跑到这种地方给我xiayao,暗算我,白莫离你果然够心机!”

“xiayao?”白莫离连忙解释,“我没有做那个,我其实才刚刚到,就被你……”

“还演?”厉景辰快速穿好衣衫,口气凉薄又嫌恶,“三年前,要不是你想方设法的讨好老太爷,又拼命的设计我,你以为就凭你一个白家私生女,也能坐上厉太太的位置吗?真是没有想到,你现在竟然连这种下流的手段都使出来了!白莫离,你真是刷新我的下限,让我不得不恶心!”

那些事情白莫离根本没有做过,她简直是百口莫辩,“我从未刻意讨好爷爷,真的,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是真正的夫妻了,景辰,我终于可以和你……”

“闭嘴!”厉景辰冷酷暴躁的睨了她一眼,好像刚才那场欢yu于他来说是耻辱一样,“别以为睡了一觉,你就成我的女人了,你是不是,由我说了算!”

他匆忙看了眼手表,暗含警高,“一会清歌就要来了,你最好别招惹她!”

话音刚落,咚咚咚,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第2章 我怀孕了


“景辰,景辰你在吗?”门外,曼妙的女声一遍遍的呼喊。

听到这声音,白莫离神色立变,定定的看着男人。

“去柜子里。”厉景辰冷酷的盯了她一眼,示意她躲进去。

白莫离纹丝不动,她才是他的正牌太太,凭什么要她躲柜子里?

“我不要。”她强硬的,“我才是你老婆!”

厉景辰反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不想明天去离婚的话,就给我老实点!”

白莫离猩红了眼睛,他竟然用离婚威胁她!

他们的婚姻,是爷爷和母亲极力促成的,她不会离!永远不会!

“景辰,景辰你在吗?”门外催促越来越急。

厉景辰眸中似火。

白莫离抬头看了他一眼,委屈的捡起了碎掉的衣服钻进了柜子里。

收拾妥当,厉景辰迅速打开门。

“景辰,你真的在这?怎么这么晚才开门啊?”白清歌嘟着嘴,不满的小手在他胸膛捶了几下。

厉景辰搂着她的腰,轻声道:“喝了点酒,过来这边休息一下,这里很闷,咱们出去吧。”

白清歌大步往里面走,优雅的坐在床上,“不嘛,找了你这么长时间,人家要歇一歇。”

厉景辰顺势坐在她的侧面,健硕的身躯正好将柜门遮挡的严严实实。

白莫离透过门缝只能看到他英俊的侧脸。

“景辰,我怀孕了!”白清歌靠在厉景辰的身上,娇羞的说道。

轰!

柜子里的白莫离只觉五雷轰顶!

白清歌,她同父异母的姐姐,竟然怀了她丈夫的孩子!

“你说什么?”厉景辰激动的声音发颤。

白清歌骄傲的捧着他的脸,“我说我怀了你的孩子!景辰,你要当爸爸了!”

厉景辰兴奋的将白清歌抱了起来,“宝贝儿,我爱你!”

白莫离见着这一幕,心如刀绞!

“我不想孩子出生在一个不完整的家庭,你什么时候和莫离离婚?”白清歌问道。

厉景辰冷冷的哼了声,“放心,我会很快跟她离婚的,当初要不是老爷子逼迫,我怎么可能娶她?如今老爷子去了欧洲,我即刻就与她离婚!”

白清歌假惺惺的,“万一爷爷不同意怎么办?”

“他不同意也得同意!”厉景辰强硬的姿态,分明是说给白莫离听的,“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上那个女人!跟她在一起的每一秒都是折磨,这个婚,我离定了!”

白莫离默默攥紧拳头,指甲嵌入了肉里。

她想起母亲临终前对她说,要她尽快怀上厉景辰的孩子,要她在厉家站住脚。

可却没有想到,结婚三年,白清歌宛如梦魇一般,时时刻刻出现在她的婚姻里,让她片刻不得安生。

如今,她更是怀了景辰的孩子!

白清歌握着厉景辰的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那我和宝宝一起等着你,景辰,答应我,给宝宝一个温暖的家。”

“好!”厉景辰毫不犹豫,回答的霸道利落。

白莫离气的胸口发疼,心在滴血,她再也忍受不住,砰的推开了柜门,从里头走了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第3章 看不起


“啊!莫离!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白清歌突然见到白莫离走出来,惊吓的连连后退。

白莫离看见她那张虚伪的脸,就无比厌烦,她适时的调整好站姿,冷傲的说道:“我是景辰的妻子,跟他到酒店不是很正常吗?反倒是你,无名无分的靠在他身上是什么意思?”

白莫离的衣服本就被撕的衣不蔽体,身上更是惨不忍睹,白清歌见了之后,泫然欲泣,哽咽的回头看着厉景辰,“景辰,你,你答应过我,说不会碰她的,你……”

捂着脸,悲痛欲绝。

“白!莫!离!”一字一句,阴沉至极!

厉景辰声音恶寒,“你再敢多说一句,我要你的命!”

白莫离心底不忿,默默攥紧拳头,“我为什么不能说?明明我才是你的妻子不是吗?我就是要告诉她,我们才是合法的,我也是不可能离婚的!你们休想绕过我在一起!”

“景辰,你……”

白清歌仿佛再也承受不住,痛哭着跑了出去。

厉景辰连忙追上,“清歌,等等……”

白莫离下意识的抓住了厉景辰的手,“景辰,你听我……”

啪!

重重的一声响,白莫离被甩在了地上。

厉景辰眸中透出巨大的恶寒与厌恶,“清歌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饶了你!”

白莫离跌在地上,下意识捂住了右腿。

她抬头看了一眼,厉景辰早已经没了身影。

白莫离眼眶猩红,泪水决堤,她歪歪扭扭的穿上了鞋,狼狈的走了出去。

没人察觉到,她的一双鞋有什么不同,也没人察觉到她走路的姿势有点怪。

厉景辰一夜未归,白莫离枯等了一宿,直到次日一早,助理的电话打了进来,她才回过神。

公司出了点状况,她必须要去处理一下。

厉景辰并不信任自己,她做的任何事情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但是她从不计较,依旧尽心尽力为公司做事。

略微收拾一番,走出了别墅大门。

刚要上车,手臂突然被人抓住,“白莫离,你跟我走!”

厉景辰冷冽的声音自头顶传来,白莫离抬头看他,只觉他满目阴霾。

“你要带我去哪?”白莫离本能觉得不好。

厉景辰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生拉硬拽的扯着她上车。

白莫离用力挣扎,嘶吼,“你到底要带我去哪?我是不会跟你离婚的!”

“离不离婚,这事从来不是你说了算!”厉景辰手上用力,拧着她的胳膊,将她扔在了座椅上。

轿车开的飞速,很快停在了医院门口。

“医院?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白莫离下意识的缩了缩右脚。

那里很不堪,她不想让他知道。

“清歌出车祸了!需要你的血!”厉景辰几乎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白莫离顿了下,抬头冷笑,“她又想耍什么把戏?一年三六十五天,她有三百天都待在医院!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话音刚落,手臂上是彻骨的痛,厉景辰几乎将她的手臂捏的变形,“我亲眼看到她倒在了血泊里,她是你的姐姐,你竟然连这点同情心都没有,还在这里取笑,白莫离你真的很让人看不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第4章 孩子没了


厉景辰将白莫离拉到了输液室,对着医生毫不怜惜的说道:“清歌需要多少血,就抽她多少血!”

白莫离快速的收回自己的胳膊,“我不抽!A型血多的是,凭什么非要抽我的!”

她的身体素质不好,白清歌分明就是故意的,什么车祸,她根本不信!

厉景辰亲自按着她的胳膊,看着针头刺进她的皮肤里,“这都是你欠她的!”

白莫离委屈的泪水无声的掉,“我到底哪里亏欠她了?她是白家大小姐,从小吃好喝好,众星捧月一般的长大,我们结婚,我并没有逼迫你,是爷爷做的主,从小到大,我处处不敢出错,处处让着她,难道现在连我的丈夫,也要让我让出去吗?景辰,明明我才是你的妻子啊!”

明明最爱你的人是我,为了跟你在一起,我拼命的学习你喜欢的东西,拼命的变得比谁都优秀,就是希望能和你在同一个频道上,可你为什么连多看我一眼都不愿意?

厉景辰置若罔闻,好似根本没有听到白莫离所说的话,此刻他的心中在乎的只有白清歌的安危。

良久后,白莫离抽完血,摇摇晃晃的从输液室出来。

刚到白清歌病房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痛哭声。

“孩子!我的孩子没有了!”白清歌歇斯底里的叫喊。

白莫离下意识的一顿,心底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是你!是你害死了我的孩子!”白清歌突然发疯似的冲了过来,一巴掌将白莫离打的浑身一滞,要不是她靠着墙,此刻一定已经倒在了地上。

“白清歌!你发什么疯!”白莫离脸色苍白,匆忙往后躲了躲。

白清歌却是步步紧逼,眼神恶毒,“要不是你,我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没了!都是你害得,我要你偿命!”

白莫离慌忙的往回跑,可她身上半点力气也无,一步步走的很慢。

白清歌却是步履飞快,一点不像刚经历过车祸的人,她抓住白莫离的头发用力往后撕扯,“还我孩子的命!还我孩子的命!”

白莫离头皮发麻,疼的本能用手一推,只听白清歌啊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白莫离右脚不稳,也跟着倒在了地上,她只觉头晕目眩,眼睛迷糊的几乎要睁不开。

“清歌!清歌,你怎么样?”厉景辰自远处飞快奔过来,将白清歌抱在怀里,“清歌,你别吓我!”

“景辰,景辰……”白莫离轻声喊。

厉景辰回过头狠厉的瞪了她一眼,“白莫离,害死了孩子还不够!你又对清歌做什么!”

白莫离支撑着最后的意识,“我,我真的没有做什么……”

“够了!”厉景辰的厌恶达到了顶点,他抱起白清歌大步离去,“从今天起,我和你再没有任何关系!”

白莫离还欲说些什么,却见着厉景辰怀中的白清歌突的睁开眼睛,冲着她得意的笑。

“她,她是……”

白莫离意识涣散,很想要追上去戳穿白清歌的假面孔,却还未起身又倒了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第5章 我还好


“签了它!”

白莫离刚睁开眼睛,男人便将离婚协议甩在了她的面前。

“快点签了它,别逼我动手。”厉景辰声音冷酷,脸上看不到半点多余的情绪。

白莫离手上吊着点滴,挣扎着坐起来,面色冷静的,“我不签!我不离婚!”

“我永远都不会爱上你,你每天把自己困在婚姻的枷锁里,又有什么意思?”厉景辰语气强硬,失望之极。

好不容易有个孩子,却又夭折!

他对白莫离除了满腔恨意,再没有其他。

如果可以,他真是宁愿杀了这个女人!

白莫离倔强的说道:“你怎么知道你不会爱上我?话不要说得那么绝对。”

厉景辰怒极了,反倒是冷笑了出来,“真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自信?那我就再告诉你一遍,这辈子我的心里都只有白清歌一个人!”

白莫离的眼泪哗啦啦的掉,她胡乱的伸手抹去,声调哽咽,“她到底哪里好?她明明就是骗你的,景辰,她的孩子不是我弄的,她只是……”

“只是故意陷害你是不是?”厉景辰截住她的话,抢先说道。

白莫离不知如何表达,木讷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在骗你,但是我说的都是真的,景辰,你为什么就不愿意相信我?”

厉景辰决绝的起身,“你要我怎么相信?相信你三年前没有讨好爷爷,和我结婚?相信你没有故意刺激清歌,让她流产?还是要我选择不相信自己亲眼所见的东西,而去相信你的信口雌黄!”

“不是的!你听我说。”白莫离争辩。

厉景辰冰冷的看着她,“不必再说了!离婚协议你不签字,那就等着法院传票吧,从现在起你也不必再去公司,该给你的钱已经打到你的卡上,寰宇以后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从今往后都别再缠着我!再纠缠,等待你的就是终身牢狱!”

话毕,厉景辰再无半点留下的意思,大步走了出去!

“景辰!景辰!”白莫离急急的从床上下来,追了出去。

厉景辰转身去了另外一间病房,白清歌娇滴滴的迎了上来,“景辰,我不想待在这里,我想回家。”

厉景辰亲吻她的额头,“好,我们现在就回去。”

他抱着她,旁若无人一般,直接穿过走廊走了出去。

“景辰!景……”白莫离挡在他们面前。

白清歌蔑视的看了她一眼,撒娇道:“景辰,我不想看到她。”

厉景辰眼神凶狠,转头吩咐保镖,“把白莫离给我拦住,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她离开医院半步!”

白莫离本能追上,却被一群保镖死死按住,纠缠间右脚钻心一样的疼,差点无法站起来。

“莫离。”突然一道温润的声音传来。

白莫离一瞬惊住,紧接着手臂一轻,有人推开保镖,轻轻扶住了她。

“怎么走的那么急,你的腿还好吗?”陆淮城温和的话语,仿若清风拂面,让白莫离愣在原地。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右脚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我,我还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第6章 不值得


“你怎么会在这里?”镇定后,白莫离有些不自在的问道。

陆淮城和她从小一块长大,彼时他是陆家大少爷,而她不过是白家的私生女,因为他们关系要好,陆母曾特地警告她,要她离自己儿子远一点。

因此,白莫离渐渐的和陆淮城开始疏远,如果不是他一直都当她是朋友,又知晓她的秘密,白莫离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再和他联系了。

陆淮城微笑道:“刚从国外回来,今天第一天上班。”

他是陆家第一继承人,却固执了选择了医学,成为了天才的外科医生。

“他们是怎么回事?”陆淮城指着那些保镖问道。

白莫离不想让他过多的知道自己和厉景辰之间的不堪,便摇了摇头,“哦,没什么的。”

陆淮城见她不太想说,便也不再追问。

在他的帮助下,下午,白莫离就出了院。

为了表示感谢,晚上,白莫离在江南酒店请他吃饭。

“莫离,这三年你过的还好吗?”陆淮城在她结婚那天出了国,连她婚礼都没参加。

白莫离轻轻嗯了一声,“我挺好的。”

“你的腿……”他轻声问。

白莫离擦了擦嘴角,低头看了眼,“没事,我穿了特定的鞋子,一般情况下,没人能看的出来。”

白家是吃人的地方,她本来就是私生女,若是自小被人知道了身患残疾,不管她多么有能力,也会被那群人骑在头上欺负,她只能一开始就忍受巨大的痛苦,将腿脚的事情隐瞒了下来。

她表面上极力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可落寞的眼神却将她出卖。

幼小时,有很长一段时间,白莫离因此被同伴嘲笑,甚至被他们戏耍,被当做大家取笑的对象,那段历史,就像是恐惧的噩梦,只要回想起来,她都会禁不住发抖。

所以她很害怕这个秘密被厉爷爷知道,被厉景辰知道,她害怕面对他们那样的眼神。

陆淮城将她的神情看在眼里,配合着她也装出平淡的模样,“那就好,如果你有哪里不舒服,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可以帮你。”

“嗯,我会的。”白莫离微笑着应下了。

她与陆淮城是在6岁那年认识的,当时她跟着母亲一起出海,当时她跟着母亲一起出海,参加一个盛大的游轮聚会,在那里结识了小小的陆淮城,结果中途的时候,游轮莫名其妙的破了一个洞,渗透了许多水,当时的情况尤为混乱,所有人都在尖叫着逃生。

白莫离将自己的优先逃生机会让给了一个发高烧的小男孩,可却没想到,游轮瞬间倾倒,她被桌子压到了右腿,等救助队来的时候,一切都迟了。

她成了个瘸子,走路一拐一拐的,只有穿特定的鞋子,加上刻意的调整好姿势,外人才看不出来。

陆淮城给她夹了块她最喜欢吃的海鲜,默默摇头,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自己落下了终身残疾,她却是连那人是谁都不知道。

真的很不值得。

楼梯处,厉景辰正往外走,今天晚上有个重要的项目要谈,他是应约过来的。

刚进门,抬头就看见了坐在窗口处的两个人。

白莫离笑靥如花的模样,让他非常不舒服。

成天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转头却在这里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

果然够心机!

“白莫离,没有我的准许,谁让你出院的?”冷冽的声音里充满了嘲讽,厉景辰半点情面不留,当场呵斥。

白莫离和陆淮城皆是顿了一下,两人同时抬头,白莫离欣喜的笑道:“景辰!我,我已经好了,不用住院了,你别担心嘛,你看,淮城回来了,你们也很长时间没见了吧?”

她希望厉景辰至少在外人面前能配合她,不让她那么难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第7章 你喜欢就拿去


“景辰,好久不见。”陆淮城温和的站了起来。

厉景辰冷笑了声,“是有些日子没见了。”他转而看向白莫离,无比冷酷,“我没有准许,谁让你出院的?”

白莫离挽着他的胳膊,显出亲热的模样,“我已经没事了,你不用担心的,大家难得见一次,坐下一起吃吧。”

狠狠皱起眉,厉景辰嫌弃的将她手臂甩了出去,“我不是担心你身体如何,我是不想你出来作乱再去伤害清歌,现在立刻给我回去。”

丝毫不顾及她的心情。

被他甩的往后退了一步,白莫离却还是紧抓着他的胳膊不放,“景辰,你胡说些什么呢,赶快坐下吧。”

她的眼睛里满是乞求。

楞了一下,厉景辰看了一眼旁边一脸关心的陆淮城,这才明白她意思。冷笑一声,他强硬的抽出手臂,一点面子也不给:“我没有时间在这里陪你们玩,白莫离你马上走。”

说着,就要叫助理和保镖。

“厉景辰,你这是做什么?不要太过分了!”陆淮城站起来,护在白莫离身前。

本来怕白莫离难堪,陆淮城不想插手两人之间的事,但他现在实在是忍不住了。

“为什么非要送她去医院,莫离又没有病,她是你的妻子,不是任由你摆布的物品!你能不能对她有一点尊重?”

厉景辰满是不在乎,面上皆是嘲讽,“尊重?就凭她也配,她这种蛇蝎心肠,靠着不光彩的手段谋求上位的女人,只会让人倒胃口!”

“景辰,我求你不要再说了好吗?”白莫离难堪极了。

结婚前,陆淮城问她会不会后悔,她说永不后悔,她还说,厉景辰一定会喜欢上自己的。

可现在一切都成了笑话。

“莫离,别伤心。”陆淮城安慰着她,心中涌起一阵心疼。

厉景辰眸中讽刺意味更足:“你既然喜欢这种女人,那就拿去好了,只要你有办法让她跟我离婚,我立刻就成全你们。”

白莫离蓦地僵住,一直隐忍的泪水夺眶而出。

只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他竟把她当做玩物,拱手送给别的男人。

一颗真心被践踏的支离破碎。

陆淮城气得两眼冒火,他怎么敢如此羞辱她!双拳紧握,他硬忍着没有一拳砸过去:“厉景辰,莫离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居然就这么对她?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为我付出?这么多年,她除了不择手段,耍尽心思之外,还做过什么?她这种死缠烂打的女人,就是白送给你,我都不会在乎!”

看到白莫离躲在陆淮城身后落泪,厉景辰心里不知道怎么升腾起一抹烦躁。

“赶快回医院,别再这里丢人现眼了!”

压下心中不对劲的感觉,他马上叫来助理和保镖,强势的将白莫离带走。

这两人一分开,厉景辰心情瞬间舒畅了不少。

没提防却被陆淮城一拳打在脸上。

“厉景辰!这么对莫离,将来你会后悔的!”陆淮城胸膛剧烈起伏,几乎要将那个秘密脱口而出。

“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初和这个女人结婚!”厉景辰毫不犹豫的回击,然后雷厉风行的带走了白莫离。

擦了一下嘴角的血,陆淮城看着他们逐渐走远的身影,紧紧攥住了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第8章 你算什么东西


车上,白莫离泪如泉涌,声音却是暗了下去,“你真的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把我送给别的男人吗?”

厉景辰透过昏黄的灯光看了她一眼,觉得她猩红的眼眸里,满是他不愿意看懂的东西,便迅速的别过头,冷笑,“只要你跟我离了婚,他想要怎么样都是他的事。”

言外之意,明显不过。

白莫离吸了吸鼻子,“厉哥哥,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因为真的喜欢,所以才会隐忍。

这句话,厉景辰听过了无数遍,他鼻子里头嗤笑了声,“你的喜欢就跟你的眼泪一样廉价,我不会觉得有任何的感动。”

白莫离胡乱的抹了抹脸,一个人靠在车窗上默默地看着窗外。

只觉心底一片冰凉。

很快到了医院,助理打开车门,白莫离失魂落魄下了车,右脚不小心踩到了裙子,整个人倒在了地上,厉景辰连扶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又想要耍什么心思?白莫离,别再我面前装可怜,你的演技我欣赏不来。”

话毕,安排保镖把她带进去,厉景辰转身就走,连看都未看她一眼。

白莫离一个人蜷缩在床上,只觉累到了极致,可却是睡不着,睁着眼睛到了天明。

吱呀一声,门打开,却是白清歌走了进来。

白莫离脸色微微变了变,“你来干什么?我不想见到你。”

“火气这么冲?看来你在这里过的还不错,竟然还有力气这么大声。”白清歌拉了张椅子坐下,妖娆妩媚,“我劝你尽快和景辰离婚,不要自讨苦吃,无论你待在他身边多久,他都不会喜欢你的。”

白莫离眼睛里都是恨,白清歌是她这辈子绕不过的一个坎儿,自己处处忍着她,她却贪得无厌什么都想要。

白莫离抬起脖子,声音清冷,“我不会离婚白白便宜你的,就算景辰不喜欢我,我也不会让你如愿。”

可实际上,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快要撑不下去了。

这么说,无非是呈口舌之快。

话音刚落,便是啪的一声清脆响。

没了厉景辰在场,白清歌面目尽显,她抓住白莫离的头发,嚣张跋扈,“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越是这么做,景辰只会越恨你!现在公司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了,我劝你趁早把厉太太的位置也交出来!厉太太本就是属于我的。”

白莫离头皮发麻,冰冷的笑,“他总是说我演技好,可却从看不见你的表演,三年前明明讨好爷爷的是你,他却认为是我,你的孩子根本不是我弄掉的,他也认为是我,这么多年你颠倒黑白,他为什么就是看不到?”

“那是因为他的心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是白家人人敬重的大小姐,我是他的心头肉,你不过是个贱三的女儿,你算是什么东西,别不自量力了,尽早离婚,否则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白清歌有恃无恐,目中无人。

是啊!

自己又算得了什么?

白莫离心底犹如万箭穿心,嘴上却偏要倔强,“我是他的厉太太!”

“你!贱人!”白清歌劈手扇了她几个巴掌,“你怎么不去死!”

撕扯间,她踩中了白莫离的右脚,白莫离当即惨叫一声,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你和你妈一样都是贱骨头!”白清歌兀自怒骂,恨不得一刀了结了白莫离才好。

白莫离右腿脚踝部分疼到扭曲,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白清歌叫嚣着威胁,“不想跟你那个贱人妈一样早死的话,就尽早把离婚协议给签了!不然,你只会生不如死!”

“你说什么?”白莫离蓦地一顿,紧紧抓住她的胳膊,“你说我妈早死,她的死是不是你害的?是不是你害了她,是不是?”

白清歌说漏了嘴,忙转移话题,“无可奉告!”

白莫离挪着上前抓着她的腿,“你把话说清楚再走!”

白清歌厌烦的踢了她一脚,“滚开!别挡道!”

叮!脚下传来一阵金属声。

白莫离猛地收回双脚,脸色瞬间惨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第9章 是个瘸子


“刚才那是什么声音?”白清歌疑惑的往下看。

“没,没什么,你走吧。”白莫离心虚的捂住脚,不想让她发觉。

白清歌却是一把将她身上的裙子撸了上去,眼睛直勾勾的看她的右脚。

只见白莫离的右脚脚踝处,嵌了一根钢铁支架,支撑着右腿和脚掌,而她的脚掌中心有一道极深的疤痕,丑陋之极。

“滚开!”隐藏了多年的秘密一朝被揭开,白莫离情绪瞬间爆发,“滚!”

她想要站起来,一瘸一拐的又倒了下去。

“哈哈哈!你原来是个瘸子!真是没想到,你竟然装了这么长时间!”白清歌仰天大笑,“难怪,你从来都没有穿过高跟鞋,为了争夺白家的资产,不惜从小就受那样的罪,你果然还是有些心机的。”

为了白家的资产?

白莫离泪水涟涟冷笑着摇了摇头。

那年她刚好7岁,母亲告诉她,白家是名门贵族,她本是私生女,又是个女孩子,要是腿脚再有问题,以后就算有再大的能耐,也不会受到重用,所以带她去医院安装假肢。

可她当时年纪小,因为腿脚的原因整日被同伴嘲笑,怎么都不愿意出门,不敢见任何人,最后母亲倔不过她,便也由着她了。

结果在白家门口看到了厉景辰,那个酷酷的小男孩一脸严肃的踢足球,白莫离看着他的脸失了神,什么也不顾了,拉着母亲的手,去了医院将右脚的伤处隐藏了起来。

她喜欢他,想要以后也可以和他一起踢足球啊。

可到头来,他却最厌恶自己。

这难道就是命吗?

“莫离,你怎么样?”听说白清歌到了医院,陆淮城一大早就急急的赶了过来,一看到这个场景,立刻将白莫离护在身后,“白清歌,你做什么?”

白清歌顺手理了理耳边碎发,不在乎的讥笑:“陆少你激动什么?我就是看了看莫离的脚而已。”

“这里是医院,请你立刻出去!”陆淮城向来不喜欢白清歌的惺惺作态,听到这里更是心疼莫离。

白清歌根本不在乎他的态度,自顾自的说道:“陆少你就别装了,你喜欢白莫离,只怕比我还希望她和景辰离婚。”

“你!胡说什么!我只希望莫离能够幸福。”陆淮城声音逐渐低了下去,掩饰了慌乱的内心。

他喜欢白莫离,喜欢到明明早已经知道当初她救的那个小男孩是谁,却不敢告诉她,他害怕那个人知道了真相后,会对她好,那自己就真的是万分之一的希望都没有了。

白莫离抱着双脚沉浸在自己的悲痛中,根本无暇顾及他们两个人的对话。

她心底早已血流成河。

白清歌却是已经看出了端倪,冷笑道:“陆少,我只想跟你说,其实你我才是真正的站在同一条线上的人。”

陆淮城艰难分辨,“我和你并不一样。”

他将白莫离重新抱上了床,轻声安抚道:“莫离,别难过,我还在。”

白莫离心底遭受巨大的重创,下意识的抱紧他痛哭了出来,“淮城,她知道我的秘密了。”

“没事的,那些都不要紧,其实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身体,记住,千万不要在乎别人的眼光。”陆淮城心疼的抱着她。

吱呀一声,门被大力推开,竟是厉景辰饱含怒意的站在了门口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第10章 不如早点分开


“景辰,你怎么来了?”白清歌立刻换了脸色,语气柔软娇媚,楚楚动人的靠在了他的身上。

厉景辰一时间竟是没有顾及到她,他的眼睛紧紧盯着床上两个人,凉薄的开口,“陆少,白莫离毕竟是我名义上的女人,你要是真想碰她,是不是也得等她离婚之后?”

陆淮城身体一僵,手却并没有立即放开,“她受伤了,情绪很不好。”

“呵!”厉景辰对这个说辞嗤之以鼻,“白莫离,别忘了你厉太太的身份!要是你做了什么有损厉家门风的事情,你担不了那个责任!”

这似乎是他第一次承认她的身份。

白莫离轻轻推开陆淮城,声音里有浓重的鼻音,“我和淮城清清白白,并没有什么。”

白清歌立刻说道:“两个人都在床上了,还说没什么,景辰,莫离她根本就没有她说的那么喜欢你。”

厉景辰脸色陡然间立变,眸中阴晴不定,“她的喜欢,谁稀罕!”

白莫离的心早已麻木,只是不想拖累陆淮城,“淮城对我一直都很好,我和他自小一起长大,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和他之间你也是知道的,我们并没有什么。”

“还说没什么?我好心过来看你,你们两个人不但不领情,还倒打一把,想要将我赶出去,现在都这样亲密了,竟然还在辩解,你说你既然都想要出轨了,为什么还要害我的孩子,难道就见不得我和景辰在一起吗?”白清歌适时的红了眼圈儿。

果然,一提起孩子,厉景辰的口吻变得更加厌恶,“你这种毒妇,有哪一句话能当真?我说了,只要你签了离婚协议,你想找哪个男人都随便你!”

陆淮城眉眼一动,却是没有开口。

白莫离心底失望,仰头看着他,“你就那么相信她的话吗?”

“那是的当然!”厉景辰没一点犹豫,“清歌不像你那么恶毒。”

白莫离闭上眼睛,两行清泪落了下来,再也不想挣扎,“好,我答应你,和你离婚,协议书拿来吧,我现在就签字。”

白清歌和陆淮城面上都是一喜。

不同的是,白清歌喜出望外,陆淮城却是一瞬控住了情绪。

“莫离,你真的想清楚了吗?”他问,声音里藏着压下的激动。

白莫离看了一眼厉景辰,“我想清楚了。”就是追一辈子,他的心里有的还是白清歌,对自己永远都是厌恶。

“景辰,她终于肯离婚了,赶快把协议书拿给她。”白清歌欢喜的催促。

厉景辰却是眼神复杂,完全没有愿望实现的喜悦感,只有满腔气愤,他质问白莫离,“你确定你刚才说的话吗?”

白莫离内心悲凉,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怕她不离吗,“我确定,我和你离婚。”

“呵呵呵!好!你等着!”

话落,厉景辰大步转身走了出去!

白清歌晃了晃神,连忙追了出去,“景辰,不如让助理现在就把协议书送过来吧,万一莫离以后反悔了怎么办?”

反悔!

厉景辰心头一顿,他想起白莫离刚才那种眼神,她会反悔吗?

继续阅读《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