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宁,傅瑾衍《荒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荒唐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柒岁半
简介:简宁追傅瑾衍,想方设法,世人皆知,傅瑾衍躲简宁,绞尽脑汁,挖坑设计
傅瑾衍:从小到大,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待!简宁:******再次见面,傅瑾衍视线落在简宁大腿根的旗袍分叉,声音肃冷:这件旗袍只准在家穿
简宁看了看傅瑾衍的女伴,红唇扬起,声音又娇又媚,好的,哥哥
...   
角色:简宁,傅瑾衍
简宁,傅瑾衍《荒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荒唐》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逃出


蓉城,半晚时分。

郊区第三精神病院突发火灾,火势连天,在秋风的运作下,火势越燃越烈。

“跑了!真的跑了!”

“槽,怎么就跑了呢?这要怎么跟杜总交待?”

“还交待个P!要不就说死了吧!”

一处阴暗的地下室里,满地的狼藉,只有一张巴掌大的窗户,还有一张看起来摇摇欲坠随时可能会坍塌的木床。

地下室门外,站着五六个看起来护工模样的人七嘴八舌,一个个面露焦急,脸色难堪的很。

最后,一个年过五十的中年男人捂着口鼻往里面瞧了一眼,一脸嫌弃的说:“跑了就跑了吧!杜总都两年没来瞧过了,显然已经是把这位忘了。”

其他人闻言不作声,皆是默认下这个决定。

彼时,距离精神病院不远处的街头,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路边,一个男人一身西装革履的站在车门外,嘴角叼着烟,时不时恣意懒散的看一眼手腕间的手表。

“跑出来了吗?”

“傅总,里面接应的人说跑出来了。”

助理话音刚落,马路尽头出现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衣衫褴褛,蓬头垢面。

“傅总,是简小姐。”助理情急喊出声。

“接人!”男人蹙眉看了眼向前奔跑的身影,将嘴角的烟一口吐在地上。

人影越来越近,男人眉峰越蹙越深,一旁的助理忍不住小声嘀咕,“傅总,简小姐怎么被折磨成了这副样子。”

“闭嘴!”男人厉声,咬牙。

——“傅瑾衍!”

声音轻柔,像是小猫挠在人心尖上。

傅瑾衍箭步上前,大手一伸,撑住简宁的手臂。

手臂细到不足盈盈一握,似乎稍微握的用力些,就会把她的手臂捏断。

“谢谢。”简宁道谢,双眼泛红,不着痕迹的将手臂从傅瑾衍手里抽出。

简宁没想到这辈子还能从这个鬼地方逃出来,直到刚才看到傅瑾衍之前,她都一直以为这是个圈套。

但虽然心里想着或许会是个圈套,她也依然想奋力一搏。

“上车。”傅瑾衍打量了下简宁身上的穿着,脱下外套搭在她身上。

简宁一直都在逃出来的心有余悸中神游,忽然身上落下一件外套,下意识的抖了下身子。

见状,傅瑾衍没作声,皱着的眉又加深几许,无声的打开了车后排的门,“走吧,我妈这个点该等急了。”

“好。”简宁低声回应,转身上车。

从上车开始,简宁就再也没开口说过一句话,整个人缩在靠近车窗的位置,像是在尽量减低自己的存在感。

窗外高楼耸立,跟她进精神病院前相差不算太远,那刺眼的阳光灼的她想流泪。

约莫在半个小时后,迈巴赫在一座别墅外停下,助理小跑下车,为简宁打开车门。

“谢谢。”简宁小声道谢,嘴角扬了数下,像是想极力扯出一抹笑,但最终没能成功。

“简小姐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的。”助理应声,上前为简宁按响门铃。

两人之间的互动被车内的傅瑾衍看在眼里,眸色深深。

门铃按响后数秒,从里面走出来一位穿着奢华的中年女人,一身素色旗袍袭身,在看到简宁的霎那,女人红了眼眶,颤抖着声音开口,“宁宁。”

简宁闻声,身子僵了下,泪目。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荒唐》

第2章 疏离


三年前。

简家大小姐大婚,被蓉城众人津津乐道。

传言,简家大小姐简宁原本喜欢的是傅家少爷傅瑾衍,从青春稚嫩追到能穿嫁衣,就在大家都以为傅瑾衍会动心时,傅瑾衍却把简宁推给了自己最好的兄弟杜衡。

虽说这一举动没成全了简宁多年的情谊,但是在那个时候也被盛传为一段佳话。

令谁都没想到的是,在简宁进门的第二个月,简家被杜家吞并,简宁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这一进去,就是三年。

待搬迁京都的傅家发现,为时已晚。

简宁被姜韵拉着手进门,两人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抹眼泪。

姜韵当年跟简宁的母亲是闺蜜姐妹,两人从念高中开始就在一个宿舍,再到大学,最后到步入社会双双嫁入豪门,情分颇深,在姜韵的眼里,简宁就相当于是自己的半个女儿。

“宁宁,你放心,姜姨一定不会让你白遭了这份罪。”姜韵边说,边轻拍简宁的手背,看着她昔日里如丝绸般的皮肤被折磨的不复往日光泽,心头再次涌上一抹难过。

姜韵话落,转身看向守在一旁的佣人,“去帮小姐放洗澡水,多放点柚子叶!”

佣人点头应声退下,简宁随之站起身,乖巧懂事的开口,“姜姨,我先去洗澡。”

待简宁离开后,姜韵起身,冷眼看向傅瑾衍,“杜家那边你打算怎么处理?”

傅瑾衍倚靠着楼梯站着,衬衣袖微微向上挽了几分,手臂上搭着简宁穿过的衣服外套,满是霉味,他却像是没闻到,从兜里掏出一根烟叼在唇边点燃,抽了几口,眸色讳莫如深,“人都回来了,不急。”

姜韵闻言,继续喋喋不休的说,傅瑾衍嘴角边的烟明明灭灭,好半晌,他淡着声音说了句,“妈,我上去瞧瞧那丫头还缺什么。”

“洗澡能缺什么?就算是缺什么也轮不到你帮忙,你以为你们两这会儿还是小时候?你难道还要上去给她搓背不成?”姜韵面色难堪,话落,傅瑾衍咬着的香烟在嘴角颤了颤。

相比于客厅里的嘈杂声,简宁整个人没在浴缸里,安静如斯,如果不是水面偶尔吹出的水泡,这一幕如果被旁人看到,还以为她溺死在了浴缸里。

能够重生的感觉,真好!

只是可惜,物是人非,家破人亡!

简宁无声的哭,眼泪跟浴缸里的水混搅在一起。

约莫在一个小时后,简宁从浴缸里起身,走到淋浴下,把自己冲洗干净,在擦拭身体的时候看着镜子里面黄肌瘦的自己,说不出是该哭还是该嘲讽。

对于当年的事,没几个人知道实情,所有人都以为简宁是兴高采烈的嫁给了杜衡,鲜有人知,她之所以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那点卑微可怜的自尊心。

在得知傅瑾衍准备迎娶那位当红小明星时,简宁的第一想法就是结婚,任何人都可以,只要能让她快速跟傅瑾衍划清关系。

她不想待傅瑾衍结婚的时候,整个蓉城的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盯着她。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这点小心思会被杜衡利用,说起来,全都是活该!

简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当年的一幕幕开始轮番上演,她的深夜买醉,傅瑾衍的凉薄戏谑,杜衡的伪装深情不移……

忽地,门外一阵轻缓的敲门声将她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简宁闻声穿戴整齐开门,傅瑾衍倚站在门外,两人四目相对一时无言,恰好在这个时候傅瑾衍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低头看了眼,按在耳边,温凉着的说:“我说了几次,我回家后不准给我打电话,嗯?”

傅瑾衍说话的声音肃冷,但因为后缀加了那个‘嗯’字,听起来磁性低沉又蛊惑,就像是在调教某些小猫小狗。

简宁知晓,他是在跟女人打电话,而且还是一个深爱他的女人,因为当年,这样的戏码,也在他们俩身上上演过无数次。

眼看着面前的一幕,简宁内心嘲讽,表面却表现得平静。

待傅瑾衍挂断电话,简宁弯唇率先开口,“今天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跟你说谢谢。”

“举手之劳,你放心,杜衡那小子,我绝不会让他好过。”傅瑾衍薄唇挑开,伸手入兜去摸烟盒。

“谢谢,我有些累,想休息。”简宁声音温柔,说出的话却是在下逐客令。

闻声,傅瑾衍摸烟盒的手稍顿了下,道了句‘好’,转身跨步离开。

楼道里,姜韵手里端着一碗燕窝,像看热闹似的看向从简宁房间里走出来的傅瑾衍,“被赶出来了?意料之中,刚才宁宁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人家那是在跟你划清关系,你要是识相,以后就离人家远点。”

“妈,我还是你亲儿子吗?”傅瑾衍一手撑在墙壁上,另一只手捻着手里的烟。

姜韵推他一把,迈步往简宁房间里走,边走边碎念着说:“我倒是希望你不是!”

傅瑾衍收手入兜,没接话。

卧室里,简宁红着一双眼久久没动,直到姜韵进门,才扯动唇角喊了声,“姜姨。”

“瞧瞧你现在瘦的,待会儿我喊家庭医生来帮你做个全身检查,这段时间你必须全听我的话,帮你好好调养调养。”姜韵心疼的看着简宁,叹着气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荒唐》

第3章 入职场


自从那天之后,连续三个月,傅瑾衍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简宁再也没有见过他。

直到她提出想出去工作,当晚傅瑾衍满身疲惫的出现在傅家宅院,一进门,看到她蹙眉问,“我妈说,你想出去工作?”

“是。”简宁如实应声,下意识的从沙发上起身。

三年不见,傅瑾衍身上少了年少时的几分吊儿郎当,多了几分沉稳笃定,生人勿近的强大气场,让她觉得不太舒服。

瞧出简宁的不自然,傅瑾衍解领带的手顿了下,剔她一眼,“想好去哪儿工作了吗?”

“还没。”简宁接话,思忖几秒,再次开口,“想随便找个地方,便利店收银员也可以,至少,可以赚到钱。”

简宁说完,傅瑾衍解下领带,随意扔到一旁的沙发扶手上,抬手捏了捏发疼的眉心,“是我最近工作太忙粗心了,回头我给你一张卡,你先用着,你现在身体刚刚复原些,不急……”

“傅瑾衍。”不等傅瑾衍说完,简宁蓦地打断他的话,一字一句的说:“我想自己工作。”

傅瑾衍侧目,看着简宁眼底的认真,一瞬间有些恍惚,似乎觉得她哪里跟以前不一样了,但一时间又说不上来。

两人在客厅攀谈,恰好姜韵从厨房里端着果盘出来,笑吟吟的插话,“宁宁想工作,你就让她工作嘛!你们公司有合适的位置吗?如果有的话,帮宁宁安排一个。”

“没有。”傅瑾衍阔步走到沙发前,拿起茶几前的水杯抿了一口杯子里的水,身子嵌入沙发里,抬手将衬衣纽扣解开两颗,修长的腿微微敞开,恣意懒散。

“我觉得后勤部跟财务部就不错。”姜韵自顾自的说,用牙签扎着将一块火龙果递到简宁唇边,“宁宁你喜欢哪个?”

“哪一个工资会高些?”简宁轻启红唇,咬住火龙果,轻轻一咬,红色的汁液从唇角溢出些,染在娇艳欲滴的红唇上,再加上她最近被养胖了些,皮肤白皙搭配上红润的唇,瞧着莫名蛊惑人心。

这一幕,让姜韵看的一时失了神,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傅瑾衍,发现自己儿子跟自己的反应差不多。

姜韵见状轻咳,“财务吧,我觉得财务会更高些,瑾衍,是吗?”

傅瑾衍倏地回神,没作声,起身径直往楼上卧室走去。

跟姜韵擦肩而过时,姜韵抿着唇角轻笑,“儿子,宁宁就定下去财务部了啊!下周一报道!”

说完,姜韵神秘兮兮的靠近傅瑾衍,用仅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怎么样?宁宁被我养了三个月是不是特别水灵?”

傅瑾衍闻言,脚下步子一顿,脑海里浮现刚才简宁吃火龙果的模样,心底莫名燥火,“妈,我劝你还是死了那份心,我对简宁,从小到大一直只当妹妹看待!”

“你说妹妹就妹妹喽,我又没说什么!”姜韵嘴角噙笑,见傅瑾衍脸色不好看,火上浇油,“哦,对了,你李阿姨的侄女前些日子刚从国外留学回来,你回头没事去见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荒唐》

第4章 新人顶包


在姜韵的安排下,第二天简宁就办理了入职手续,进入了傅氏财务部。

对于简宁这个空降兵,部门同事诸多猜测,一来,财务部这个地方太过敏感,别说简宁这样的无证人员,就算是有证,也不一定能进得来,二来,三年时间,物是人非,谁都不记得蓉城以前还有个简家,更别提她这位过气的简大小姐。

在刚入职的前几天,一众同事还对她敬而远之,但是随着时间越久,他们发现简宁不单单长得漂亮,性格也好,为人处世极懂分寸。

“简宁,你也太棒了吧!居然连双皮奶跟提拉米苏蛋糕都会做,谁以后要是娶到你,算是祖上积德冒青烟啊!”

一个男同事嘴里吃着简宁带来的点心,不住的夸赞。

“小裴,你直接说自己喜欢简宁不就好了,用得着夸的这么委婉吗?”其他人跟着打趣。

被称作小裴的男人闻言脸骤红,“你们,你们别瞎说,简宁估计已经有男朋友了。”

“还没。”简宁柔声应答,说完,人事部几个男同事互相看一眼纷纷眼冒精光,只是,还没等他们激动一秒钟,简宁又笑着补了句,“我现在只想赚钱工作,目标是买一套属于自己的小房子。”

“简宁,身为女孩子买什么房子?选个优秀的老公不就什么都有了?”另一个女同事跟着开玩笑。

几个人吵吵闹闹的打趣,谁都没注意一道倾长的身影停驻在门外。

“傅总,简小姐似乎很受大家欢迎,尤其是男同事,听说简小姐刚入职不到一个星期,已经收到好几束玫瑰花了。”

“柯以名,你是不是最近很闲?”

“没有没有,身为傅总您的助理,我怎么可能会很闲。”

柯以名回话,傅瑾衍冷眼瞧了他一眼,迈步离开。

这一段小插曲没人注意,简宁跟几位同事打趣过后,走到自己办公桌前,刚打开电脑,屏幕上忽然弹出一条娱乐新闻——杜氏集团联姻,高调迎娶博雅集团千金!

博雅集团?

简宁片刻失神,握着鼠标的手收紧。

“简宁,看八卦呢!”同事卢小小靠近,手里拿着一袋薯片,递到简宁面前,“尝尝,我最喜欢的味道。”

简宁浅笑了下,伸手拿了一片,塞进嘴里嚼了两下,笑着发问,“突然弹出来的娱乐新闻,顺手点开看看。”

“嗯,这位杜总啊!听说以前跟咱们傅总关系特别好,最后不知道因为什么闹掰了,大家都传言说是因为一个女人。”卢小小八卦,说着说着,凑到简宁耳朵前,压低声音:“简宁,在我们公司是不能提杜氏的哦,会被罚款的,一次二百!”

简宁闻言,笑着点点头,“谢谢啊!小小,我都不知道。”

“哎呀,客气什么啊!”卢小小摆摆手,一脸痴迷样的盯着简宁看,“简宁,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好漂亮啊!而且,最主要的是,你好温柔啊!每次跟你说话我都不敢太大声,感觉怕吓到你。”

卢小小说的夸赞,简宁忍不住扑哧笑出声,“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我是性子不够欢脱,我倒是挺喜欢你这样的性子!”

两人互吹了一波彩虹p,正聊着,财务部长忽然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夹,‘啪’的一声摔在就近的办公桌上。

“上月我出差,再三警告你们核对好财务报表后再往上提交,你们一个个都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

财务部长名叫李建德,年龄四十五开外,为人谨小慎微,胆子小的很,简宁入职的当日,他为了防止她是某位高管的空降兵,亲自跑了人事部三次以作确定。

李建德话落,在场的一众人谁都不开口。

“不说话是吧?你们以为不说话这事就过去了?一个个都是财务部的老人了,居然能犯这种低级错,简直就是可笑!柯助理刚才亲自打电话过来,说傅总让这次做财务报表的人亲自去他办公室一趟,你们自己说吧,谁去!”李建德气得不轻,敞开的西服外套里,啤酒肚都随着他发怒一挺一挺的。

“说啊!一个个平时不是都很能说吗?怎么?到这个时候都哑巴了?”李建德双手叉腰,扫过众人。

——“要不就让简宁去嘛!她是新人,承担这种低级错误最合适了。”

人群里,一道女声响起,说话的人故意拿捏着调调,满是嘲讽恶意。

说话的人叫陆蔓,财务部的老人,也是目前财务部C组的组长,听说在银行对接方面是一把好手。

简宁淡漠的看了眼说话的人,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她。

“陆蔓,你故意的吧!这次报表我明明记得就是你们组做的,凭什么让简宁替你们组背黑锅!”卢小小看了眼简宁,见她不作声,以为她是胆小,一把将人拽到身后护住。

“卢小小,这个时候可不是你充大头的时候,你别忘了,你也刚刚转正不久,她不去,要不,你去?”陆蔓讥讽。

陆蔓说完,悠悠的站起身,看向李建德,“李部长,不是我欺负新人,这种情况摆明了就是新人去更合适,像简宁这种没有会计证的就更合适了,傅总见到她最多骂几句,如果让老人去,万一傅总一生气把人开除……”

要不说职场人心险恶呢!

这段时间简宁自认为跟财务部的人相处还不错,但是这个时候除了卢小小之外,居然没一个人站出来替她说话,尤其是在陆蔓这番言论后,其他人更是保持沉默,纷纷用期翼的眼神看向她,希望她能背下这次黑锅。

李建德沉默了会儿,落眼在简宁身上,不分由说,“简宁,你待会儿去一趟傅总办公室,就说上月的财务报表最后是你核算的!”

“李部长,简宁是这个月才来的,上月的财务报表……”卢小小紧攥着简宁的手,一脸的替她不甘。

“她不去你去!你们两自己选一个吧!”李建德怒瞪卢小小一眼,根本没给她说全话的机会,直接转身离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荒唐》

第5章 恨吗


随着李建德离开,财务室里安静如斯,大家都开始忙忙碌碌各自忙各自的,清早那会的和谐,似乎根本没存在过。

卢小小依旧挡在简宁身前,整个人气鼓鼓的。

“好了,我去!”简宁莞尔一笑,说着,伸出手拍了拍卢小小的手臂。

“简宁,要不我去吧!你才刚来不久,你不知道,傅总的脾气……”卢小小还想说什么,只见简宁冲她温温柔柔的弯唇,宽慰,“没事的,你放心吧!”

简宁话落,走出财务室。

离开财务室后,简宁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总裁办,而是走去洗手间,在隔间里抽了根烟。

她的温柔大方是装的,她的隐忍不作声也是装的,目的,只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找杜衡报仇。

说实话,她打小在这个圈子里长大,什么踩低捧高的事情没见过,今天财务室里发生的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一根烟抽完,简宁从兜里摸出一早准备好的漱口液,小喝了半口漱口,从隔间里走出。

简宁乘坐电梯直达二十三层,站在总裁办门外,轻抬手敲门。

“进!”里面的人冷声开口。

简宁闻声推门,提步走进。

傅瑾衍的办公室里跟她印象中一样,黑白相间,色彩单调却不失沉稳。

从简宁进门开始,傅瑾衍一直都在低头翻看文件,直到隔着办公桌站着的柯以名轻咳开口,“咳咳,傅总,是简小姐。”

闻言,傅瑾衍抬头,在看到简宁后,意外的挑了下眉,“有事?”

“财务那边做错的财务报表……”简宁说半句留半句,但是在场的两个人却都听懂了。

犯错后让新人顶包,其实也算得上每个部门的潜规则,往往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大家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打的愿打,不愿意挨的咬牙也得挨。

简宁话落,傅瑾衍没作声,柯以名抬手尴尬的轻咳两声,“傅总,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出去吧!”傅瑾衍淡漠着声音回话,柯以名如蒙大赦,转身离开。

有关于傅瑾衍跟简宁之间的事,了解最多的就是柯以名,当年他跟傅瑾衍还是大学同学,一度以为两人郎才女貌会终成眷属,万万没想到,两人到最后会走到这一步。

柯以名离开后,傅瑾衍起身,走到饮水机前倒了杯水,递给简宁。

简宁伸手接过,浅笑了下,客套询问,“傅总,会被罚款?还是开除?”

傅瑾衍闻声没接话,走到落地窗前背对着她,低头从烟盒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前,深吸一口,吐半口烟卷,“简宁,出来之后你还从来没说过报复的话。”

闻言,简宁身子一顿,握着水杯的手收紧。

“这性格不像你,你以前睚眦必报。”傅瑾衍削薄的唇叼着香烟,劣笑,烟蒂在他唇间被咬到变形。

“你也说了,那是以前。”简宁淡笑,走到办公桌前,将手里的水杯放下。

“不恨吗?恨杜衡!恨我!”傅瑾衍取下唇角的烟,回过头。

继续阅读《荒唐》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