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火》小说最新章节,洛森屿,顾叙白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焰火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十一
简介:洛森屿在二十岁那年嫁给了北城顾氏集团总裁顾叙白,这是一桩顺了洛森屿暗恋多年的婚姻,婚后顾叙白对她体贴,照顾,基本上是有求必应,于是在这样的一段婚姻里,洛森屿逐渐以为,顾叙白也是爱她的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她看着顾叙白抱着她名义上的妹妹,温柔的说:“很快她就可以给你移植骨髓了
”那一刻,洛森屿内心崩塌,原来,她以为的爱,以为的婚姻,从头到尾,不过是顾叙白为救白月光设下的一个局罢了

角色:洛森屿,顾叙白
《焰火》小说最新章节,洛森屿,顾叙白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焰火》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娱乐新闻,绯闻对象找上来了


初冬时节,刚过六点,北城已被黑夜笼罩,阴冷的天空,寒霜覆盖的道路两侧透着无尽的寒意。

洛森屿从律师事务所出来,就被人挡住去路。

挡住她的人叫许知觅,娱乐圈新晋小花,前段时间刚走红。

洛森屿皱起眉头看着面前的人,寒风中,她身着藕色大衣,脚下踩着一双五厘米左右的高跟鞋,没有化妆,素净的一张脸却让人移不开目光。

许知觅看着洛森屿,语气里带着微嘲。

“你就是洛森屿?”

洛森屿没说话。

“我当是什么人呢,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律师罢了,长得也一般,说说,你是怎么勾搭上顾先生的,能让顾先生前几日大驾光临来接你?”

许知觅口中的顾先生是顾氏集团总裁顾叙白。

也是,洛森屿隐婚一年的丈夫。

她眉目间透着浅浅的凉意,在打量许知觅的同时开口。

“许小姐是以什么立场,什么身份来质问我呢?”

许知觅大概是没有想到洛森屿会这样反问,她面色不大好看。

“我告诉你,洛森屿,你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没有任何背景的律师,不要妄想爬上顾先生的床,你这样的,顾先生才看不上呢?”

洛森屿站在原地,视线里,许知觅说完这话踩着高跟鞋趾高气扬离开。

这人来这一趟,只是为了警告她不要接近顾叙白。

不要妄想爬上顾叙白的床?

大白天的,脑子里不期然出现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顾叙白看不看得上她这个人她还有待商榷,但那人每次在床上的强势霸道,对她身体,倒还是有那么一些兴趣的。

洛森屿想的入神,以至于手机响起的时候,她愣了好一会才接起。

“喂。”

男人声线低沉,简单地一句话无法窥探情绪如何。

“在哪里?”

洛森屿抿了抿红唇,素净的脸上带起一丝笑意。

“刚出律所。”

那边的人沉默了半秒。

“需要我让司机去接你?”

“不用,小七在附近办事,等会她会来接我。”

小七,全名迟晚,迟家一众小辈中排行第七,所以大多数人都是直接称呼她为小七。

也是洛森屿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

听她这么说,顾叙白也没有再说什么,很快就挂断电话。

而洛森屿则在电话挂断后许久都没有动作。

小七车子停在律所门口,洛森屿打开车门上车。

“等好一会了?”小七问。

洛森屿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开口。

“没,刚出来一会。”

小七性格直率,忍不住的吐槽。

“我说这顾叙白怎么那么小气啊,家财万贯,给你买张车会死吗?”

洛森屿低头把玩手指。

“没必要,司机接送也挺好的。”

“你啊,就是这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话说,顾叙白新闻上的事情,他给你解释了吗?”

洛森屿眸色深了深,小七口中关乎顾叙白的事情,其实是一花边新闻。

前日凌晨,北城八卦记者拍到顾叙白与许知觅一起出现在酒吧,两人姿态亲昵,之后酒吧离场又去了酒店,自此一夜未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焰火》

第2章 可他却说,这是顾太太的待遇


“媒体捕风捉影的事情,没必要放在心上。”洛森屿低低的开口,语气平静。

“这哪里是捕风捉影啊?就算是捕风捉影,顾叙白也该跟你解释一下,你是她的妻子,隐婚就算了,难道他还想外面彩旗飘飘?”小七气愤的说。

洛森屿却敛眸不语。

她跟顾叙白隐婚一年,说是夫妻,但他们之间除了在床上时候像夫妻,其余时候基本没什么交谈。

“这样的事情,怎么都该跟你解释,晚上你回去,如果他还是不说,你就主动的问,看看他是怎么说的。”

小七对这件事情挺执着,洛森屿淡淡的应了声:“我知道了。”

但到底是问还是不问,她自己都还没有想好。

……

车子驶入沁湾铭园,小七不想见顾叙白,拒绝洛森屿邀请,洛森屿见状也不勉强。

打开门进去,客厅沙发上,男人手里拿着手机正在讲电话。

洛森屿撇了撇嘴,没说话,去了卧室。

洗完澡,洛森屿换上家居服,走出浴室卧室里多了一人。

男人站在阳台上,袖口微微往上卷起,流利的下颌线条,轮廓精致,从这边看去,气质矜贵。

洛森屿走过去,含着笑开口,语气淡然自若。

“打完电话了。”

男人走近,将她拉入怀里。

“吃过饭了?”

洛森屿点头,又想到什么,她抬眸问顾叙白。

“你还没有吃吧,我去给你做饭。”

她说着,朝卧室外走。

客厅里,洛森屿做好饭,顾叙白又在打电话了,她将餐具放到桌上,刚准备离开,那边顾叙白不知什么时候挂断了电话,开口叫住了她。

“陪我吃饭。”

洛森屿应声回头,顾叙白已经朝着餐桌走去,她只好跟过去。

吃饭的途中,顾叙白时不时的开口,问的都是一些稀松平常的事情。

“最近工作忙不忙?”

洛森屿漫不经心的回:“还好。”

“下个周我要出差,到时候你不要忘记回老宅。”

从跟顾叙白结婚后,他们就每个周都要回一次老宅,顾家老宅,住着顾叙白的母亲木清。

“好。”

她低低的应了声。

饭后,顾叙白去洗澡,洛森屿留下来收拾。

等到她回到卧室的时候,男人还没有出来,她的梳妆台上却多了一条价值不菲的项链。

从跟顾叙白结婚到现在,他几乎每个月都会给她送一次礼物,项链,耳坠,衣服包包。

一开始的时候,洛森屿拒绝,可他说,这是作为顾太太应该有的。

这话,是对她身份的认可,也是因为这一句话,每一次收到顾叙白的这些礼物,她都心有暖意。

即使她对这些首饰衣服,一点兴趣都没有。

洛森屿想到小七说的话,想到顾叙白与许知觅的新闻。

她告诉自己,也许她应该去问问顾叙白。

或许,跟许知觅的那些新闻只是一个误会呢。

心里想法落定,洛森屿刚想等顾叙白出来就问问他。

可大床上的手机在这时来了短信。

是许知觅。

——叙白,谢谢你送我的项链,我很喜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焰火》

第3章 那一瞬间,她脑子一片空白


洛森屿呼吸一滞,那一瞬间,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项链?

她朝着梳妆台处看去。

那礼物,突然变得讽刺了起来。

……

顾叙白从浴室里出来,洛森屿坐在床上,目光有些冷凝。

听到声音,她换上一副平静的神色望去。

顾叙白几步走到床上,修长的大手落在她腰间,俯身,亲吻。

洛森屿在他手掀起衣服下摆准备进一步动作的时候,握住他的手。

顾叙白动作微微一顿,与她对视。

洛森屿反而镇定下来,她脸上带着笑,开口的时候声音温淡。

“你的手机。”

她将手机递到他面前,顾叙白一愣。

“你有一条短信,处理一下吧。”

洛森屿补充。

顾叙白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看到上面的消息,没有说话,拿着手机离开卧室。

他走后,洛森屿一个人躺在床上,想到刚才她拒绝顾叙白时男人眼里浮现的不悦。

她苦涩的笑了笑。

这人,似乎真的只有在床上的时候,会表现出喜怒哀乐来。

洛森屿想到第一次见顾叙白时,那年她十八岁。

母亲病重,家庭条件不好,她几度差点放弃学业。

就在那时,顾叙白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愿意资助她上学,愿意帮她付母亲的医药费,以此作为条件,他要她在两年后嫁给他。

这么久过去,洛森屿还是对那天的顾叙白印象颇深。

后来,她尝试找尽所有的话语来形容顾叙白对她的重要性,最后确定。

那天的顾叙白是光,他的出现,带走了她当时所有的黑暗与末路。

她对顾叙白,是义无反顾的喜欢,是暗自窃喜的爱意。

所以后来嫁给顾叙白,她是欢喜的。

可如今……

这婚姻,怎么让她有种说不出的苦涩呢。

……

翌日一早,洛森屿早早起床,早餐做好后才见顾叙白慢悠悠的从卧室出来。

洛森屿抬头看他,低声说了句。

“早,吃早餐吧。”

顾叙白径直来到她面前,俯身,在她额头留下一个吻。

这算是顾叙白的一个小喜好,他总是喜欢亲吻她的额头跟锁骨,记得有一次她问他为什么?

他含着笑反问她,不喜欢吗?

怎么会不喜欢,只要是他,无论怎样,她好像都没有抵抗力。

男人在她失神间开口,刚起床,声音还透着几分沙哑。

“许知觅去找你了?”

突然提到这人,洛森屿微愣。

“嗯,昨天。”她坦白,既然他主动提及,她没有要回避的道理。

“她是公司合作的艺人。”

公司合作的艺人?

洛森屿默不作声。

又听顾叙白说:“那项链也是公司作为合作对象送给她的礼物。”

洛森屿终于抬起头来,她静静的看着顾叙白,实际上心里却波澜起伏。

他愿意解释。

连日来因为许知觅不愉快的心情好了很多。

她主动搂住顾叙白的脖子,声音软软的道。

“谢谢你。”

男人手落在她柔软的发丝。

“真听话。”

洛森屿此刻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之中,并没有听到顾叙白的这句话。

若是她足够敏感,可以发现,顾叙白这三个字,是多么的突兀也多么的意义深长。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焰火》

第4章 她的解释,怎么像是笑话呢


洛森屿最近接了一个案子,每天在律所忙到脱不开身。

顾叙白出差前交代她要去老宅看望木清,这件事情她一直都记在心里。

所以今天,她下班的很早。

刚坐上车去老宅,洛森屿就接到了小七的电话。

“森屿,下班了吗?我来接你,我们一起吃饭。”

洛森屿浅声开口。

“我要回顾家老宅,顾叙白不在,我去看望我妈。”

小七有些哀怨。

“怎么顾叙白都不在,你还要去老宅啊,他妈不喜欢你,你一个人去,岂不是要承受很多?”

洛森屿没放在心上。

“她是长辈,再如何不喜欢我,我都不该跟她计较,而且只是去看看她,很快我就会回。”

小七无奈的说:“那好吧,你去吧我们改天再一起吃饭。”

跟小七挂断电话,洛森屿闭上眼睛假寐。

顾家老宅坐落在城北的半山腰,这一片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居住,洛森屿从车上下来,门口,管家倪姨看到她来,微微点头。

“少夫人回来了。”

洛森屿点头。

“妈呢?”

“老夫人在客厅等您。”

洛森屿走进去,果然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木清。

木清,在嫁给顾叙白父亲之前就是大家闺秀,接受的一直都是门当户对的观念。

当年,顾叙白跟她结婚,她出身到家庭都不被木清喜欢。

但木清左右不了顾叙白的意思,只好看着顾叙白跟她扯证。

只是,虽然结婚了,这么长时间来她一直都不受木清待见。

此刻,木清端坐在沙发上,长长的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挽在身后。

洛森屿抿抿唇。

先一步开口。

“妈。”

木清未抬头,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

“叙白还没有回来?”

“没有,原定明天回。”

“你知道他这次去出差,主要是做什么吗?”

洛森屿觉得木清这话问的奇怪。

“妈,我从来不过问他工作上的事情。”

木清脸色冷下来。

在洛森屿还没有做出其他反应的时候,木清一叠照片直接甩到她的脸上来。

“看看,你这个顾少夫人当的到底有多失职?”

洛森屿被照片锋利的边角划到脸颊,可她顾不及脸上的伤。

她葱白的手指落在那些照片上。

照片一共三张。

第一张是在飞机上。

第二张是在餐厅。

第三张是在酒店的走廊上。

而这三张照片的主人公都是顾叙白跟许知觅。

洛森屿指尖泛白,有种悲凉渐渐渗入内心深处。

她看着那些亲密照,想到不久前顾叙白跟她说的那些话。

“洛森屿,你是顾少夫人,如果说,连自己的丈夫都管不住,那你也没有必要再占着顾少夫人这个位置,早日跟叙白离婚还各自自由罢了。”

木清动了怒,没有袒护洛森屿,反而说出这样一番凉薄的话语。

洛森屿咬住唇,指尖陷入手心传来一阵疼意。

“这是许小姐,我知道的,叙白曾经跟我说过,许小姐是公司的艺人,不是妈你想的那样。”

洛森屿话音刚落下,就受到木清的嘲讽。

“你这样的人,果然是从骨子里就是下贱的,一个女人连最基本的判断都没有,就这样的你,也活该叙白不在意你了。”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焰火》

第5章 我来接你,情理之中的不是


从顾宅出来,洛森屿失魂落魄。

手里拿着的是那三张照片,她一步一步走的缓慢。

在木清看来,她信任顾叙白还是一个笑话,如此清楚明白的事实摆在她的面前,她还要袒护顾叙白,不是自欺欺人是什么?

可是啊。

那个人是顾叙白啊。

是她的丈夫,是她爱到深处无法克制汹涌的人啊。

她从不是对别人言之听之的人,只因为是顾叙白,他说他跟许知觅没什么,她就相信他。

她也在想,什么时候她也变成了这样?

喜欢一个人的第一反应到底是什么呢?

以前洛森屿不明白,但现在,她好像知道了。

是自卑。

她对顾叙白的这份爱,就是低到尘埃里的自卑。

这三张照片,洛森屿想了很多次处理的办法,当做不知道?

她做不到。

所以在顾叙白回国的那天,洛森屿请了半天假。

她去机场接顾叙白,时隔一星期不见,再次见到顾叙白,男人将她抱在怀里亲吻,洛森屿却因为那些照片有些抵触这样的亲昵。

在来之前洛森屿在心里想,如果见到的是顾叙白跟许知觅一起回来,她要怎么做?

可不是,顾叙白是一个人。

他站在她身边,牵着她的手,带着她朝机场外面走去。

“工作不忙吗?怎么想到要来机场接我?”

顾叙白未低头,视线落在正前方。

洛森屿微微抬头,看到的是他优越的下颌线。

她低低的笑。

“我来接你,你不高兴吗?”

顾叙白没说话。

洛森屿意料之中。

她自顾自接着往下说。

“你是我的丈夫,我来接你,情理之中的不是。”

顾叙白突然停下脚步来,他垂眸,漆黑的双眸落在她身上。

“机场人多眼杂。”

机场人多眼杂?

这话是在提醒她,她们,只是隐婚的关系吗?

许知觅能够陪在他身边,跟他一起出差,两人几次三番被拍到,这么说来,她好像连一个许知觅都比不过。

车子开往沁湾铭园,洛森屿坐在顾叙白身侧,之前的谈话到一半。

她想到那三张照片,木清知道这件事情,她就算不想提,也必须要张口。

“你在出差时间,跟许小姐的那些事情被人拍下来了,照片到了母亲手里,母亲有些生气,这件事情,我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跟你提前说一声。”

洛森屿话落下很长很长时间,顾叙白都没有开口,就在她以为男人要以这样的方式越过这个话题时,顾叙白唇角带起似有似无的笑。

他的目光落在她脸上,显得有几分意味深长。

“试探我?”

洛森屿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情绪有些异常。

“没有。”

“是吗?”

他勾唇反问。

但似乎也只是随口这么一问,问完后就移开了目光。

洛森屿从来看不透顾叙白心里的想法。

过了一会,她再次开口,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

“公司跟许小姐的合约期很长吗?”

“嗯。”

“公司应该很看重许小姐吧。”

“她是新产品的品牌挚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焰火》

第6章 她问的啊,是确实多


所以,你跟她只是合作的关系吗?

那为什么,每次拍到的照片,都是那么的亲密,都是那么的引人遐想。

洛森屿可以确定的一点是,顾叙白那么精明的人,知道她这些话里的意思。

但他还是不愿意多说,是觉得,没必要跟她说呢?还是他跟许知觅,本就没有什么。

洛森屿想的多了,眉头狠狠皱在一起。

她觉得这样反复心烦且没有意义。

她跟顾叙白是夫妻,她爱他的同时也需要知道他心里的想法。

思及此处,洛森屿转过头,她看着顾叙白,舔了舔下唇,道:“我最近一直听到你跟许小姐的新闻,许小姐也一直对你心存爱慕,我个人觉得,这不太好。”

顾叙白掀起眼眸,目光落在她身上。

许久不言,再开口,他的声音浅淡,只有漫不经心,其他情绪再也无法窥探。

“不高兴了?”

“如果我说是呢?”

她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

四目相对,顾叙白双眸深不见底,那仿若有着巨大漩涡的墨色像是要将她整个人都吞噬一般。

在她的注视下,顾叙白忽地轻笑,他依旧云淡风轻。

“嗯。”

嗯?

嗯是什么意思?

洛森屿动了动唇,想要问个究竟的时候,车厢里传来一阵规律的铃声。

是顾叙白的电话响了。

“喂。”

“……”

“嗯,我知道。”

“……”

“这么点问题,还需要我来吗?”

“……”

“好了,我知道了,我会找时间联系的。”

“……”

洛森屿视线落在窗外,车窗外车水马龙,她沉默着欣赏这人间百态。

男人声音低沉悦耳,她不自觉的失神。

她问的啊,是确实多。

顾叙白啊,也是真的足够不在意。

这人,随时都是这副模样。

她又一次质疑,他们这婚姻了。

顾叙白,是爱她的吗?

他跟她结婚,只是因为她合适吗?

……

咖啡厅。

洛森屿从坐下来就在发呆,小七坐在她对面,实在忍不住了。

“我说,你要是实在受不了顾叙白这样,就跟他离婚吧。”

小七的话拉回了洛森屿的思绪。

她略微震惊的看着小七。

“我怎么能跟他离婚呢?”

“怎么不能了,他对你的态度一点都不在意,还几次三番的跟许知觅闹出绯闻来,这样,你难道也还要继续下去吗?”

洛森屿低下头,声音有些闷闷的。

“他在我最难的时候,带给了我希望。”

“所以,你是要告诉我,那些从前,能够一直支撑你原谅他后来所有?”

洛森屿轻叹。

“原谅两个字严重了吧,他又不是真的跟许知觅上床了,还不至于那样,小七。”

“不是原谅是什么?他那么回避跟许知觅的事情,说不定只有你一直傻傻的以为,他从身到心都是属于你的。”

小七气愤,说出的话也有些直接。

没有注意到洛森屿在她说完这句话之后明显变了的神色。

“会吗?”

“谁知道呢。”

洛森屿脸色有些白,为了让自己的情况看起来不是那么糟糕,她喝了口咖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焰火》

第7章 孰轻孰重,一下子体现


正准备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就听到咖啡厅的大屏上传来一则新闻。

——顾氏集团旗下娱乐公司发布声明,表示结束跟当红小花许知觅终止合作,这一举动引起了很大轰动,所有人都在猜测,许知觅跟顾氏集团的合作为什么会突然结束?

洛森屿愣愣的看着大屏,相比起她的迟钝,小七的反应激烈多了。

“哇,这是什么情况?”

洛森屿摇头,她也想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我说,这顾叙白不会是因为你不喜欢许知觅,就做了这么多吧?”

洛森屿抿了抿唇,不说话。

她仍记得那天她说不喜欢许知觅的时候,顾叙白的表现。

那个时候,他的表现足够淡然,根本不像是要为了她的话做点什么的样子。

“哎呀,我们在这里猜测这么多也没有意义,你直接打电话问顾叙白,看看他怎么说?”

小七催促着她,希望她给顾叙白打电话。

洛森屿逐渐拿起了电话。

她给顾叙白打电话。

却不想,电话打出去,直到自动挂断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小七说:“顾叙白那狗男人兴许是有什么事情在忙不方便接电话,你发个消息给他,他看到了就会给你回电话。”

洛森屿抬眸看着窗外,这是她下意识的动作,无意识的把玩手机,在小七的注视下,她收回视线,在手机上打下了这样一句话。

——叙白,晚上回家吃饭吗?

小七好奇她是怎么说的,凑过来看。

待看清她发送的内容,有些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

“你怎么不问他许知觅的事情啊?”

洛森屿无意说太多。

“有些人,反复提到,倒是让自己变得有些咄咄逼人,虽然我的确因为他的这行为感动,但是那么特意的问起,如果不是因为我,岂不是要闹出多少笑话来。”

“好像有一点道理。”

洛森屿笑,她低头看手机。

手机上没有任何动静,不得不说,她的第六感还是挺准的,这消息,一直晚上都没有得到顾叙白的回答。

晚上回到家,洛森屿坐在沙发上,兀自失神。

男人推开门走进来时,已经是晚上十点。

听到声音,洛森屿从沙发上回过头。

四目相对,她看着顾叙白,白天看到新闻时的迫切心情已被平复。

她眸光里带着笑,却并未起身走向顾叙白。

“回来了。”她温声道。

顾叙白大步流星,在她身侧的沙发前坐下。

“没有等我吃饭吧?”

“没。”他原来看到短信了啊。

“有一个客户,很重要,没来得及回你的消息。”他解释道。

洛森屿暂且相信。

她主动的伸出手,环住顾叙白的腰。

“今天我跟小七吃饭,看到了一则新闻。”

她没有直接了当。

顾叙白摸了摸她的额头,吻了吻她的唇。

“喜欢吗?”

这句喜欢吗自然不会是问她喜不喜欢他的吻。

洛森屿错愕。

“真的是因为我?”

“不然呢?”

“可是你之前说,许知觅是公司重要的合作者。”

“你是我的妻子。”

孰轻孰重,一下子就体现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焰火》

第8章 堪称完美,她能说什么


洛森屿没忍住。

她扑到顾叙白的话里,低声开口,声音带着浅显易见的愉悦。

“那天我说的时候,你的态度那么冷淡,我原以为,你并没有放在心里,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是吗?”

顾叙白总喜欢这样的反问。

他性子淡,大多数时候都是沉默寡言。

此刻,他脸上惯有的笑,声音低沉悦耳,语速不急不缓。

可就是这样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反而时时透着一种高深莫测,让人没有办法猜透他此刻心里想的是些什么。

后来的后来,洛森屿好几次想到此刻,都后悔自己没有抬头。

只要她抬头,就能发现,顾叙白眼里有些多余的情绪。

当然,那是后话。

此刻,在听到顾叙白那么说之后,洛森屿眉眼间都是掩饰不住的笑。

“谢谢你。”

她发自内心的说。

“是我应该做的。”

“在你心里,我能够有如此对待,我很开心的。”

顾叙白没有说话。

只是抱着她,亲吻她。

夫妻之间,情到深处,很多事情也就发生的很自然。

顾叙白抱着她回了卧室。

他将她抵在卧室门前,握住她的手,眸光深邃,沾染了一丝欲望,他亲吻她的锁骨。

反复之下,吻住她的唇。

后面是门,洛森屿无路可退,只好任由他掠夺。

……

洛森屿再次醒来的时候,卧室内一片漆黑。

她伸手摸了摸一侧,并没有如想象中那么触到温热。

她打开床头灯,并没有在卧室见到顾叙白。

她摸索着起身,来到书房。

果不其然,在书房看到了顾叙白。

她推开门走进去的时候,男人正在打电话,见她进来,男人对着电话那边的人说了句:“先这样吧,再见。”

挂断电话,顾叙白双手交叉,姿态悠闲。

“怎么醒了?”

“大概是没有你在睡不安稳?”

洛森屿含着笑说。

她很少开这样的玩笑,话出口,顾叙白还没什么反应,她自己却不好意思了。

“我看你刚在打电话,是在忙吗?”她先一步转移话题。

顾叙白倒也没有纠结于她刚才说的那句话。

“没什么,工作上的事情。”

洛森屿点点头,没深问。

“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律所放假,我要回我妈那几天,去看看她们。”

“什么时候?”

“下周一吧。”

顾叙白没说话。

洛森屿试探的说。

“我这次可能要多去几天,你照顾好自己。”

“嗯,我会的,你待够了再回来,我会让助理准备礼物,到时候你带去给她们。”

洛森屿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

但也知道,这才是正常的。

结婚一年多以来,顾叙白从来没有跟她一起回去看过母亲跟外婆。

每次她说要回去的时候,顾叙白都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忙。

最后也只能她一个人回去。

同样的,虽然顾叙白人不跟她去,却每次都会准备丰厚的礼物让她带回去。

他似乎把什么都处理的很好,让她找不出生气的点来。

“好。”

她点点头。

强压下心里的那抹不舒服。

继续阅读《焰火》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